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
市長:柳逸  副市長: 季閒莫莉﹝忘川﹞葉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ikuhiro作品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剝落的年代
 瀏覽981|回應4推薦8

ikuhiro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江水
一畝桑田
季閒
耕雲
莫莉﹝忘川﹞
一二三四
柳逸
葉莎

  不知怎地自從父親走了之後,我常常不自覺的開始探討父親的內心世界。

  父親‑‑或許已經走了很遠?或許在另一個世界裡過得很好?一年多來從沒有一點點他的消息,直到昨天夜裡,忽然看見他穿著一套休閒裝悠閒地來到我面前,我極力呼叫只聽見父親說:[沒事!沒事!],然後漸漸地從我眼前消失。

我驚醒於那句:[爸爸!你等一下。],也開始描繪思索剛才父親的影子,心中又想起父親的一生際遇。

父親出生於日據時代,年青時遇上了二次世界大戰,當然也不例外的被日軍派到南洋,據父親說,後來部隊輾轉到廣州,直到終戰才回來,所以得幸免於戰死。

戰後,父親從一個戰敗國的軍人變成一個戰勝國的百姓。小時候常聽父親常常抱怨這、抱怨那的,[怎麼又這樣?怎麼跟日本時代差那麼多?] ,父親就是這樣常常對母親抱怨著,也常聽母親安慰說:[再忍耐一下,過一段時間也許會較好。]

三、四十年代的台灣還處於農業社會,百姓確實在貧窮與困苦中求生活,母親說父親回來後看不慣現實的社會生活,常常以酒解愁甚至常常閉門獨飲。

[我討厭日本人。] 這是小時候父親對我說過的一句話,也說過他這一生將不再到日本(日據時代父親留學日本。),他後來也真的沒再去日本。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是討厭日本人?還是對日本遺棄了他而感到憤怒與懷恨。

回過頭說,其實父親卻常常要我們兄弟們多向日本學習,他說日本的科技與人性修養直得我們學習,他常常告訴我們他年青時到日本求學的故事,老師是如何的教導他,同學如何的有禮貌,又告訴我們日本人是如何的愛整潔、守秩序,聽了許多故事真的讓人好羨慕,恨不得自己是一個日本人。

父親的一生,掙扎在兩個世界裡,不論現實生活或是心靈世界。他忿恨中夾帶著懷念,失落裡帶著擁有,既不滿於現實又不得不接受它,他怨憤社會排斥他的理念、不了解他的想法,包括他的妻子與子女們。

去年底,我看到繆思出版社出版的一本書--[多桑的櫻花],從書中我發現台灣還有許多七、八十歲的多桑心靈上與我的父親一樣,活在兩個世界、兩個國家、兩個社會裡,他們看著那一道高深無解的心牆一層一層的、慢慢的被社會剝落,被歲月淘汰,直到生命終點被記憶遺忘。

我想----我是這樣的想的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473235
 回應文章
恭喜新年快樂
    回應給: 莫莉﹝忘川﹞(050605) 推薦5


ikuhiro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江水
柳逸
葉莎
莫莉﹝忘川﹞
耕雲

謝謝妳的回應 也祝福你新春佳節全家永遠幸福快樂

看過妳的回應,我深知當年戰後每個人的際遇均不同,有的輝煌騰達有的卻成了市井小民。

我的父親戰後曾到上海開設工廠,後來被共產黨徵收,回台後在高雄開設造船公司,不幸遇到白色恐怖,我十八歲時父親在板橋開設紡織廠卻被他的好友偷偷將公司財務移轉到他的帳戶,父親從此再也不相信任何一個朋友....

....................

如妳所說,你訪問的王先生我想他的父親是很幸運的人,像他那樣的應該不多,在我所接觸會說日語的多桑們中,我能體會出來他們都有一共同點 - - 就是很有禮貌、很敬重他人,不過如有觸及他們心底深處的事,他們幾乎都會關緊那扇心門,不隨意表達出來,我們只能站在門外,從細縫中窺見一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那個年代
    回應給: ikuhiro(ikuhiro) 推薦5


莫莉﹝忘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江水
ikuhiro
柳逸
葉莎
耕雲

       之前為了寫報告,訪問過一個有經過日本時代的知名企業執行副總。他的父親是日本時代的開明高中畢業,考入總督府(現在的總統府)做事,因此這個受訪者王先生,從小是讀的日本小學。太平洋戰爭爆發時,被疏散到鄉下。

        雖然租的房子,有養雞鴨,甚至豬肉都買得到,所以沒受過任何苦。我的母親只大他一歲,小時候吃不飽,只能吃樹薯。每次大人再用樹薯戳湯圓時,小孩都大喊不要吃湯圓。對照之下,真的不可思議。在日本小學和同學相處和睦,並沒有歧視的問題。反之,大約五、六年級台灣光復了,他因不會說台語,和國語被同學排擠。當然經過他的努力學習,還是考入建中。

       他的父親雖幫日本人工作,光復後卻也很順利的轉入省政府任職,沒有受到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的威脅。他的屬下有一個新任職的疑是共產黨,被捉去當然有去無回,他只被問了三次話,還是沒事。

        以王先生的年紀能唸到大學,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他讀的是後來的清大農化系。順利畢業,然後當兵回來,在那家企業任職實驗室。在一次實驗化學爆炸,因此頸部及右手嚴重灼傷,那時還沒勞保。經過幾次手術的矯正,手部還是變形,頸部也稍有變形。但老闆依然請他回去,經過比人家努力而升職,最後做到執行副總。

       現在年紀雖大仍在教日語,學生非常多,每個星期有八班課。

       我要說的是當年他是幸運的,比一般家庭過得好,也沒有因此比人家不努力。在日本時代,日本人在此把鐵路都連結,建設公路四百多條,教了台灣人衛生觀念。其實做得蠻多的建設。老一輩的又愛又恨,也是理所當然。各有時代的苦難,只希望未來會更好。在除夕的今天,祝福大家,新春快樂!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482920
童年的日本
推薦6


哲絮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江水
ikuhiro
柳逸
葉莎
耕雲
莫莉﹝忘川﹞

我的奶奶受日本教育,是學有專精的職業婦女。小時候經常聽奶奶說日語,看她寫日文,陪她睡榻榻米,生活中洋溢日本風,因此,日本是我童年時期對「異國文化」最初最美的認知。
我想,許多台灣老一輩的人對日本充滿懷念,就像大陸東北老一輩人懷念日本統治時期一樣。
我不知道香港人是否也懷念英國殖民?但我想過,如果台灣當年不是割讓給日本,而是讓英國殖民,此時,我們每個人的命運是否會改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481440
多桑
    回應給: ikuhiro(ikuhiro) 推薦6


葉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江水
柳逸
哲絮
耕雲
莫莉﹝忘川﹞
一二三四

ikuhiro  先祝您新年快樂

好久沒有見到老師動人的散文,    讀完這篇心湖又一陣盪漾
那樣的年代我小時候偶爾也聽父親提過
不過日據時代我的父親還是小學生吧 , 他對我提的不多

基於歷史仇恨,我是最討厭日本人的人,  可是上回去日本迪斯耐還是玩的好開心我還非常喜愛櫻桃小丸子和兩津勘吉
我的日本客戶一絲不茍的做事精神 ,  常常被我稱為龜毛   

受到ikuhiro的文字激盪,懶散的我今晚也要寫一篇散文....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473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