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奇跡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奇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資治通鑒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資治通鑒卷一百六十一 梁紀十七(戊辰、548年)
 瀏覽230|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資治通鑒卷一百六十一

    梁紀十七 高祖武皇帝十七太清二年(戊辰、548年)

    梁紀十七 梁武帝太清二年(戊辰,公元548年)

    [1]春,正月,已亥,慕容紹宗以鐵騎五千夾擊侯景,景誑其衆曰:「汝輩家屬,已爲高澄所殺。」衆信之。紹宗遙呼曰:「汝輩家屬幷完,若歸,官勛如舊。」被發向北斗爲誓。景士卒不樂南渡,其將暴顯等各帥所部降于紹宗。景衆大潰,爭赴渦水,水爲之不流。景與腹心數騎自硤石濟淮,稍收散卒,得步騎八百人,南過小城,人登陴詬之曰:「跛奴!欲何爲邪!」景怒,破城,殺詬者而去。晝夜兼行,追軍不敢逼。使謂紹宗曰:「景若就擒,公復何用!」紹宗乃縱之。

    [1]春季,正月,已亥(初七),東魏慕容紹宗帶領五千精銳騎兵前後夾擊侯景的軍隊。侯景欺騙他的士兵們說:「你們這些人的家屬,已經被高澄殺掉了。」侯景手下的士兵都相信了他的話。慕容紹宗從遠方高喊著:「你們的家屬都平安無事,如果你們回歸,官職和勛爵會象從前一樣封給你們。」說完,他披散著頭髮面向北斗星發誓。侯景的士兵們不願意南渡,他的將領暴顯等人各自統率自己的部隊投降了慕容紹宗。侯景的人馬全面潰敗,士兵們爭相搶渡渦水,河水都被敗兵們阻斷、不再奔流了。侯景與自己的幾個心腹之人騎馬從硤石渡過了淮河。他們逐漸收集了一些潰散的士兵,步兵、騎兵共有八百人。他們向南經過一座小城時,有人登上了城墻上面呈凸凹形的短墻對侯景謾駡道:「跛脚的奴才,看你還想做什麽!」侯景聽完惱羞成怒,攻破了這座小城,殺掉了駡他的人之後帶兵離去。他們晝夜兼行,追擊他們的東魏軍隊不敢逼近。侯景派人對慕容紹宗說:「侯景如果被抓去,您還有什麽用呢?」慕容紹宗于是便放過了他。

    [2]辛丑,以尚書僕射謝舉爲尚書令,守吏部尚書王克爲僕射。

    [2]辛丑(初九),梁武帝任命尚書僕射謝舉爲尚書令,守吏部尚書王克爲僕射。

    [3]甲辰,豫州刺史羊鴉仁以東魏軍漸逼,稱糧運不繼,弃懸瓠,還義陽;殷州刺史羊思達亦弃項城走;東魏人皆據之。上怒,責讓鴉仁;鴉仁懼,啓申後期,頓軍淮上。

    [3]甲辰(十二日),豫州刺史羊鴉仁因東魏軍隊逐漸逼近,聲稱糧草運輸接濟不上,捨弃了懸瓠城,回到了義陽;殷州刺史羊思達也丟弃了項城逃走。這些地方都被東魏軍隊占領了。梁武帝十分惱怒,斥責了羊鴉仁,羊鴉仁很害怕,啓奏梁武帝申請寬限一段時期,幷把軍隊駐扎在淮河上游。

    [4]侯景既敗,不知所適,時鄱陽王范除南豫州刺史,未至。馬頭戍主劉神茂,素爲監州事韋黯所不容,聞景至,故往候之,景問曰:「壽陽去此不遠,城池險固,欲往投之,韋黯其納我乎?」神茂曰:「黯雖據城,是監州耳。王若馳至近郊,彼必出迎,因而執之,可以集事。得城之後,徐以啓聞,朝廷喜王南歸,必不責也。」景執其手曰:「天教也。」神茂請帥步騎百人先爲鄉導。壬子,景夜至壽陽城下;韋黯以爲賊也,授甲登陴。景遣其徒告曰:「河南王戰敗來投此鎮,願速開門!」黯曰:「既不奉敕,不敢聞命。」景謂神茂曰:「事不諧矣。」神茂曰:「黯懦而寡智,可說下也。」乃遣壽陽徐思玉入見黯曰:「河南王,朝廷所重,君所知也。今失利而投,何得不受?」黯曰:「吾之受命,唯知守城;河南自敗,何預吾事!」思玉曰:」國家付君以閫外之略,今君不肯開城,若魏兵來至,河南爲魏所殺,君豈能獨存!何顔以見朝廷?」黯然之。思玉出報,景大悅曰:「活我者,卿也。」癸丑,黯開門納景,景遣其將分守四門,詰責黯,將斬之;既而撫手大笑,置酒極歡。黯,睿之子也。

    [4]侯景戰敗後,不知道該投奔哪里。這時鄱陽王蕭範被任命爲南豫州刺史,還沒有上任。馬頭戍主劉神茂,平素不被監州事韋黯所容。當他聽說侯景來到,便前去迎候侯景。侯景問他:「壽陽離這個地方路途不遠,城池險要、堅固。我想要前往投奔,韋黯他能接納我嗎?」劉神茂回答說:「韋黯雖然占據著壽陽城,但他只是監州官罷了。如果您率兵到了壽陽近郊,韋黯一定會出來迎接,趁此機會拘捕他,事情就可以成功。得到壽陽城之後,再慢慢地啓奏皇上,讓皇上知道此事。朝廷對大王南來歸順很高興,一定不會責怪你的。」昆侯景聽完握住劉神茂的手說:「真是天教我也。」劉神茂請求率領一百名步兵和騎兵先去做嚮導。壬子(二十日)。侯景夜間來到了壽陽城下。韋黯以爲是賊盜來了,披上鎧甲登上了城墻。侯景派手下人告訴韋黯說:「河南王侯景戰敗前來投奔此鎮,希望趕快打開城門!」韋黯說:「我因爲沒有接到皇帝的聖旨,不敢聽從你的命令。」侯景對劉神茂說:「事情不妙了。」劉神茂回答說:「韋黯懦弱幷且缺少智謀,可以讓人勸說他改變主意。」于是,侯景派壽陽人徐思玉進城拜見韋黯說:「河南王是朝廷所器重的人,您是知道的。現在他失利前來投奔你,怎麽能不接納他呢?」韋黯說:「我所接受的命令,只知道要守衛壽陽城,河南王戰敗了,與我有什麽相干!」徐思玉說:「國家付予你統兵在外的權力,現在你不肯打開城門,如西魏的軍隊追來,河南王被西魏人殺掉,你怎能獨自生存呢!你還有什麽臉去見朝廷?」韋黯認爲徐思玉說得很對。徐思玉出城秉報了侯景,侯景非常高興地說:「救活我的人,正是你啊。」癸丑(二十一日),韋黯打開了城門接納侯景。侯景派他的將領分別把守四個城門。他斥責韋黯不馬上接納他,要斬殺韋黯。不久,侯景又拍手放聲大笑起來,擺出酒宴,盡情歡樂。韋黯是韋睿的兒子。

    朝廷聞景敗,未得審問;或云:「景與將士盡沒。」上下鹹以爲憂。侍中、太子詹事何敬容詣東宮,太子曰:「淮北始更有信,侯景定得身免,不如所傳。」敬容曰:「得景遂死,深爲朝廷之福。」太子失色,問其故,敬容曰:「景翻覆叛臣,終當亂國。」太子于玄圃自講《老》、《莊》,敬容謂學士吳孜曰:「昔西晉祖尚玄虛,使中原淪于胡、羯。今東宮復爾,江南亦將爲戎乎!」

    朝廷聽說侯景戰敗,沒有能詳細地查問。有人說:「侯景與他的將士全軍覆沒了。」朝廷上上下下都爲此而擔憂。侍中、太子詹事何敬容來到東宮,太子說:「淮河北面又有消息了,侯景一定會免于身亡,幷不象人們所傳說的那樣。」何敬容說:「得知侯景終于死了,這實在是朝廷的福分啊。「太子聽完大驚失色。問他爲什麽這樣說。何敬容說:「侯景是個反復無常的叛臣,他將會使國家大亂。」太子在玄圃親自講讀《老子》、《莊子》,何敬容對學士吳孜說:「昔日,西晉始祖崇尚玄妙、虛無之說,結果使中原淪喪在胡人、羯人手中。現在東宮太子又這樣做,江南恐怕也將成爲胡人的天下了吧!」 

    甲寅,景遣儀同三司于子悅馳以敗聞,幷自求貶削;優詔不許。景復求資給,上以景兵新破,未忍移易。乙卯,即以景爲南豫州牧,本官如故;更以鄱陽王範爲合州刺史,鎮合肥。光祿大夫蕭介上表諫曰:「竊聞侯景以渦陽敗績,只馬歸命,陛下不悔前禍,復敕容納。臣聞凶人之性不移,天下之 惡一也。昔呂布殺丁原以事董卓,終誅董而爲賊;劉牢反王恭以歸晉,還背晉以構妖。何者?狼子野心,終無馴狎之性,養虎之喻,必見饑噬之禍矣。侯景以凶狡之才,荷高歡卵翼之遇,位台司,任居方伯,然而高歡墳土未幹,即還反噬。逆力不逮,乃復逃死關西;宇文不容,故復投身于我。陛下前者所以不逆細流,正欲比屬國降胡以討匈奴,冀獲一戰之效耳;今既亡師失地,真是境上之匹夫,陛下愛匹夫而弃與國。若國家猶待其更鳴之辰,歲暮之效,臣竊惟侯景必非歲暮之臣;弃鄉國如脫屣,背君親如遺芥,豈知遠慕聖德,爲江、淮之純臣乎!事迹顯然,無可致惑。臣朽老疾侵,不應干預朝政;但楚囊將死,有城郢之忠,衛魚臨亡,亦有尸諫之節。臣爲宗室遺老,敢忘劉向之心!」上嘆息其忠,然不能用。介,思話之孫也。

    甲寅(二十二日),侯景派遣儀同三司于子悅飛馬返回建康,把自己戰敗的事啓奏朝廷,幷且自己請求革職貶官。梁武帝下詔沒有答應。侯景又請求爲他補充財物和給養,梁武帝因爲侯景的軍隊剛剛被打敗,沒有忍心把他調動。乙卯(二十三日),梁武帝就讓侯景擔任南豫州牧,他原來的官職還依然保持;又任命鄱陽王蕭範爲合州刺史,鎮守合肥。光祿大夫蕭介上表進諫說:「我私下聽說侯景在渦陽打了敗仗,單槍匹馬前來歸順。陛下您不追悔他從前造成的灾難,又敕免幷容納了他。我聽說惡人的秉性不會改變,天下的惡人是一樣的。昔日呂布殺死了丁原,來侍奉董卓,而最終又殺死了董卓,成爲叛賊。劉牢反叛王恭,歸附晉朝,但又背弃了晉朝,製造邪惡事端。爲什麽呢?因爲狼子野心,最終也不會有馴服、順從的秉性,以喂養老虎爲例,一定會出現被饑餓的老虎吃掉的禍患。侯景憑藉著他的凶狠與狡猾 的才能,受高歡的豢養和保護,身居高位獨據一方,然而,高歡死後墳土還未幹,他就反叛了高氏。只是因爲叛逆的力量還不足,他才又逃奔到了關西。宇文泰沒有收容他,所以他昆才投靠了我們。陛下您以往這所以不拒細流,接納了侯景,正是爲了象漢代在邊境上設置屬國安投降的胡人來對會匈奴那樣,欲讓侯景來對付東魏,希望他同東魏打一仗;而現在侯景既然亡師失地,吃了敗仗,那麽他便只是邊境上的一個平常之人,陛下您捨不得區區一個侯景,却失去了與友好國家的和睦,如果國家還等待他自新之時,晚年效力,我私下認爲侯景必定不是晚年效力的臣子。他拋弃家國象脫掉鞋一樣輕率,背弃國君、親人象丟掉草芥一樣容易,他怎麽會懂得遠慕聖德而來,做我們梁朝純貞的臣子呢!他的所作所爲很明顯,沒有人會感到迷惑不解。我已經衰老,又受疾病侵擾,本不應該干預朝廷政事。但是楚國令尹子囊在臨死時,還叮囑子庚修築郢都的城墻,不忘保護社稷。衛國的史魚將死之時,尚有讓兒子置尸窗下進諫衛靈公之舉。我身爲皇族遺老,怎麽敢忘記劉向的一片忠心!」梁武帝魏很贊賞蕭介的一片忠心,但是却不能聽從他的忠告。蕭介是蕭思話的孫子。

    [5]己未,東魏大將軍澄朝于鄴。

    [5]己未(二十七日),東魏大將軍高澄來到鄴城朝拜國主。

    [6]魏以開府儀同三司趙貴爲司空。

    [6]西魏任命開府儀同三司趙貴爲司空。

    [7]魏皇孫生,大赦。

    [7]西魏文帝的孫子降生,大赦天下。

    [8]二月,東魏殺其南兗州刺史石長宣,討侯景之黨也;其餘爲景所脅從者,皆赦之。

    [8]二月,東魏殺掉了南兗州刺史石長宣,這是討伐侯景的同黨。其餘被侯景所威脅,迫不得已隨從他反叛的人都被赦免了。

    [9]東魏既得懸瓠、項城,悉復舊境。大將軍澄數遣書移,復求通好;朝廷未之許。澄謂貞陽侯淵明曰:「先王與梁主和好,十有餘年。聞彼禮佛文云:『奉爲魏主,幷及先王,』此乃梁主厚意;不謂一朝失信,致此紛擾,知非梁主本心,當是侯景扇動耳,宜遣使諮論。若梁主不忘舊好,吾亦不敢違先王之意,諸人幷即遣還,侯景家屬亦當同遣。」淵明乃遣事侯僧辯奉啓于上,稱「勃海王弘厚長者,若更通好,當聽淵明還。」上得啓,流涕,與朝臣議之。右衛將軍朱异、禦史中丞張綰等皆曰:「靜寇息民,和實爲便。」司農卿傅岐獨曰:「高澄何事須和?必是設間,故命貞陽遣使,欲令侯景自疑;景意不安,必圖禍亂。若許通好,正墮其計中。」异等固執宜和,上亦厭用兵,乃從异言,賜淵明書曰:「知高大將軍禮汝不薄,省啓,甚以慰懷。當別遣行人,重敦鄰睦。」

    [9]東魏得到了懸瓠、項城後,完全恢復了有的疆土區域。大將軍高澄多次派人送交國書,再次請求與梁朝通和、友好。朝廷沒有允許。高澄對貞陽侯蕭淵明說:「先王與梁主和睦相處,有十多年了。聽說他拜佛的文字中寫著,爲魏國國主奉佛,同時也提到先王。這是梁主的真情厚意,沒想到一朝失信,竟導致如此紛亂。我知道這幷不是梁主的本意,一定是侯景煽動罷了。我們應該派遣使者去商討一下,如果梁主沒有忘記舊日兩國這間的友好關係,我也不敢違背先王的意願與梁朝爲敵。我會立即遣返留在北方的人,侯景的家屬也會同時得到遣返。」蕭淵明于是派遣省事夏侯僧辯向梁武帝呈遞了奏書,聲稱:「勃海王高澄是寬宏大量、十分厚道的長者,如果梁朝再次與東魏關係友好的話,高澄會允許我回到梁朝的。」梁武帝看到蕭淵明的啓奏後,流下了眼泪。便與朝中大臣們共同商議此事。右衛將軍朱异、禦史中丞張綰等人都說:「平息敵寇,安息百姓,講和對于我們來說確實很好。」只有司農卿傅岐認爲;「高澄爲什麽要和我們講和?這一定是他設下的離間計,之所以讓貞陽侯蕭淵明派來使者,目的是想讓侯景自己産生猜疑。侯景的心神不定,心裏不安寧,就一定會圖謀叛亂引起灾禍。如果您答應與東魏友好往來,就正好墮入了高澄的圈套,中了他的奸計。」朱异等人固執地主張應該與東魏和好,梁武帝也厭倦了戰爭,于是便同意了朱异的意見,賜給蕭淵明一封信,信上說:「知道高大將軍待你不錯,我看了你的奏摺,心裏感到很寬慰。自當另外派遣使者到魏國,以便重新建立兩國之間的和睦友好關係。」

    僧辯還,過壽陽,侯景竊訪知之,攝問,具服。乃寫答淵明之書,陳啓于上曰:「高氏心懷鴆毒,怨盈北土,人願天從,歡身殞越。子澄嗣惡,計滅待時,所以昧引一勝者,蓋天蕩澄心以盈凶毒耳。澄敬行合天心,腹心無疾,又昆何急急奉璧求和?豈不以秦兵扼其喉,胡騎迫其背,故甘辭厚幣,取安大國。臣聞『一日縱敵,數世之患』,何惜高澄一竪,以弃億兆之心!竊以北魏安强,莫過天監之始,鐘離之役,匹馬不歸。當其强也,陛下尚伐而取之;及其弱也,反慮而和之。舍已成之功,縱垂死之,使其假使强梁,以遺後世,非直愚臣扼腕,實亦志痛心。昔伍相奔吳,楚邦卒滅;陳平去項,劉氏用興,臣雖才劣古人,心同往事。誠知高澄忌賈在翟,惡會居秦,求盟請和,冀除其患。若臣死有益,萬殞無辭;唯恐千載,有穢良史。」景又致書于朱异,餉金三百兩;异納金而不通其啓。

    夏侯僧辯返回東魏,路過壽陽城。侯景私下查訪知道了這件事,便拘捕了他,向他尋問情况。夏侯僧辯把一切都告訴了侯景。侯景于是寫了一封回復蕭淵明的書信向梁武帝陳述啓奏說:「高氏內心象毒酒一樣狠毒,北方人民對怨恨至極。天從人願,高歡終于死去。他的兒子高澄繼承了他父親的惡毒,滅亡的時間已經不長了。高澄僥幸打勝了渦湯戰役的原因,大概是上天要動蕩其心,好讓他惡貫滿盈吧。高澄的行爲如果合乎上天的意願,心腹要害如果沒有毛病,又爲什麽要急急忙忙地捧璧求和呢?還不是因爲關中的軍隊卡住了他的咽喉,柔然的軍隊在他的背後步步逼的緣故,所以他才用甜言蜜語,豐厚的錢財,來換取同我朝之間關係的安定。我聽說『一天放縱敵人,就會成爲幾代人的禍患』,您何必要憐憫高澄這小子,而背弃億萬人民的心願呢!我私下認爲北魏安定强大的時期,莫過于天監初年,但鐘離戰役,北魏却片甲未回。當其强大之時,陛下尚且還討伐幷戰勝了它,現在東魏力量薄弱了,您反而顧慮重重與它講和。捨弃已經成就的功業,去放縱東魏這個瀕臨死亡的人,使它能托命强梁,把禍患留給後世。這不僅讓我扼腕嘆息,也讓有志之士感到痛心啊。以前,楚國的伍了胥投奔了吳國,楚國終于被吳國滅掉;陳平離開項羽,劉邦任用了他從而使國家興盛起來。我雖然比古人才疏學淺,但是,我的忠心却和他們一樣。我知道高澄是忌恨我投奔梁朝,就象忌恨賈季投翟,隨會投奔秦一樣。他請求講和結成盟國,只是希望除掉他的心腹之患。如果我死了能對國家有益,我萬死不辭。只恐怕千百年後,在史册上留下陛下的污點。」侯景又寫信給朱异,幷贈給朱异三百兩黃金。朱异收下了侯景的錢財却沒有把侯景的奏摺向梁武帝呈遞。

    己卯,上遣使吊澄。景又啓曰:「臣與高氏,釁隙已深,仰憑威靈,期雪仇耻;令陛下復與高氏連和,使臣何地自處!乞申後戰,宣暢皇威!」上報之曰:「朕與公大義已定,豈有成而相納,敗而相弃乎!今高氏有使求和,朕亦更思偃武。進退之宜,國有常制,公但清靜自居,無勞慮也!」景又啓曰:「臣今蓄糧聚衆,秣馬潜戈,指日計期,克清趙、魏,不容軍出無名,故願以陛下爲主耳。今陛下弃臣遐外,南北復通,將恐微臣之身,不免高氏之手。」上又報曰:「朕爲萬乘這主,豈可失信于一物!想公深得此心,不勞復有啓也。」

    己卯(十七日),梁武帝派遣使者去慰問高澄,吊唁高歡。侯景又向梁武帝奏說:「我與高氏父子之間的嫌隙和仇恨已經很深,我仰仗您的威靈,期待著報仇雪耻。現在陛下又與高氏修好講和,讓我何處安身呢?請求您讓我再次與高澄交戰,來顯示梁朝的皇威!」梁武帝寫信回答侯景說:「我與你之間君臣大義已定,怎會有你打了勝仗就接納你,打了敗仗就拋弃你的道理呢?現在,高澄派遣使者來求和,我也想停止干戈。應該進還是應該退,國家有正常的制度,你只管清靜自居就行了,無需費心去考慮這些!」侯景又向梁武帝啓奏說:「我現在已貯備了糧草,聚集了士兵,喂了戰馬,藏好了武器,不日便 可收復北方。我不能出師無名,所以希望陛下您能爲我做主。現在陛下把我弃這在外,南北雙方又開始互相溝通,只怕微臣的性命,將難免死在高澄之手。」梁武帝又寫信給侯景說:「我是大國這君,怎麽可以失信于人呢!我想你深深知道我的這番心,你不必再啓奏了。」

    景乃詐爲鄴中書,求以貞陽侯易景,上將許之。舍人傅岐曰:「侯景以窮歸義,弃之不祥;且百戰之餘,寧肯束手就縶!」謝舉、朱异曰:「景奔敗之將,一使之力耳。」上從之,復書曰:「貞陽旦至,侯景夕返。」景謂左右曰:「我固知吳老公薄心腸!」王偉說景曰:「今坐聽亦死,舉大事亦死,唯王圖之!」于是始爲反計:屬城居民,悉召募爲軍士,輒停責市估及田租,百姓子女,悉以配將士。

    侯景于是假造了一封來自東魏都城鄴城的書信,信中寫道要用貞陽侯昆蕭淵明交換侯景。梁武帝打算答應這一要求。舍人傅岐說:「侯景順爲山窮水盡才歸至正道,投奔梁朝,捨弃了他是不吉祥的。况且侯景也身經百戰,他怎麽肯束手就擒呢!」謝舉、朱异說:「侯景是敗軍之將,用一個使者就會把他召回來。」梁武帝聽從了謝舉、朱异的話,給鄴城回信說:「貞陽侯早一到,侯景晚上會押送回去。」侯景對左右的人說:「我就知道這個老傢伙是個薄情寡義之人!」王偉對侯景勸說道:「現在,我們等著聽候梁國安排也是死,圖謀大業也不過一死,希望大王您考慮一下這件事!」于是侯景才開始有把叛之計:將壽陽城內所有的居民,都招募爲軍隊的士兵。立即停止收取市場稅及田租。百姓之女,都被分派給將士們。

    [10]三月,癸巳,東魏以太尉襄城王旭爲大司馬,開計儀同三司高岳爲太尉。辛亥,大將軍澄南臨黎陽,自虎牢濟河至洛陽。魏同軌防長史裴寬與東魏將彭樂等戰,爲樂所擒,澄禮遇甚厚,寬得間逃歸。澄由太行返晉陽。

    [10]三月,癸巳(初二),東魏任命太尉襄城王旭爲大司馬,任命開府儀同三司高岳爲太尉。辛亥(二十日),大將軍高澄南巡至黎陽,從虎牢渡過黃河到達了洛陽。西魏同軌防長史裴寬與東魏樂等人交戰,被彭樂抓獲,高澄以禮相待,待他很優厚,裴寬找了個機會逃回了西魏。高澄由太行出發,返回了晉陽。

    [11]屈獠同斬李賁,傳首建康。賁兄天寶遁入九真,收余兵二萬圍愛州,交州司馬陳霸先帥衆討平之。詔以霸先爲西江督護、高要太守、督七郡諸軍事。

    [11]在屈獠洞有人將李賁斬殺了,他的首級被送到建康城。李賁的哥哥李天寶逃到了九真郡,收聚剩餘的二萬人馬包圍了愛州,交州司馬陳霸先率領軍隊討伐幷掃平了李天寶。梁武帝下詔任命陳霸先爲西江督護、高要太守、督七郡諸軍事。

    [12]夏,四月,甲子,東魏吏部令史張永和等僞假人官,事覺,糾檢、首者六萬餘人。

    [12]夏季,四月,甲子(初三),東魏吏部令史張永和等人僞造任官文書授人官職,事情敗露之後,由別人糾查、檢舉出的人以及自首的人達六萬多。

    [13]甲戌,東魏遣太尉高岳、行台慕容紹宗、大者督劉豐生等將步騎十萬玫魏王思政于潁川。思政命臥鼓偃旗,若無人者。岳恃其衆,四面陵城。思政選驍勇開門出戰,岳兵敗走。岳更築土山,晝夜攻之,思政隨方拒守,奪其土山,置樓堞以助防守。

    [13]甲戌(十三日),東魏派遣太尉高岳、行台慕容紹宗、大都督劉豐生等人,率領十萬步兵和騎後到潁川攻打西魏王思政的軍隊。王思政命令部隊把戰鼓和軍旗都放倒在地,好象沒有人一樣。高岳自恃人馬衆多,從四個方向攻打潁川城。王思政挑選了一些驍勇善戰的將士打開城門出去應戰,高岳的軍隊被打敗逃走了。高岳改變了戰術,又修築了一座土山,日夜不停地攻城。王思政隨機應變守衛潁川城,幷且奪取了土山,在土山上修築了崗樓和低矮的城墻來輔助潁川的防守。

    [14]五月,魏以丞相泰爲太師,廣陵王欣爲太傅,李弼爲大宗伯,趙貴爲大司寇,于謹爲大司空。太師泰奉太子巡撫西境,登隴,至原州,曆北長城,東趣五原,至蒲州,聞魏主不豫而還。及至,已愈,泰還華州。

    [14]五月,西魏文帝任命丞相宇文泰爲太師,任命廣陵王元欣爲太傅,任命李弼爲大宗伯,任命趙貴爲大司寇,任命于謹爲大司空。太師宇文泰侍奉太子巡撫西部邊境地區。他們選 進入隴地,然後到達了原州,經過了北長城。向東至五原,至達了蒲州。後來他們聽說西魏文帝身體不適就返回了國都。等回到都城後,西魏文帝的身體已經痊愈了。宇文泰便返回了華州。

    [15]上遣建康令謝挺、散騎常侍徐陵等聘于東魏,復修前好。陵,之子也。

    [15]梁武帝派遣建康令謝挺、散騎常侍徐陵等人到東魏去聘問。恢復從前的友好關係。徐陵是徐的兒子。

    [16]六月,東魏大將軍澄巡北邊。

    [16]六月,東魏大將軍高澄到北部邊境地區巡視。

    [17]秋,七月,庚寅朔,日有食之。

    [17]秋季,七月,庚寅朔(初一),這一天有日食現象。

    [18]乙卯,東魏大將軍洽朝于鄴。以道士多僞濫,始罷南郊道壇。八月,昆庚寅,澄還晉陽,遣尚書辛術帥諸將略江、淮之北,凡獲二十三州。

    [18]乙卯(二十六日),東魏大將軍高澄到鄴城上朝。因爲道士中有許多是假冒的,東魏便將南郊的道壇廢除了。八月,庚寅(初二),高澄返回晉陽,他派尚書辛術統率諸將奪取長江、淮河以北的地區,一共占領了二十三個州。

    [19]侯景自至壽陽,徵求無已,朝廷未嘗拒絕。景請娶于王、謝,上曰:「王、謝門高非偶,可于朱、張以下訪之。」景恚曰:「會將吳兒女配奴!」又啓求錦萬匹爲軍人作袍中領軍朱异議以青布給之。又以台所給仗多不能精,啓請東冶鍛工,欲更營造。景以安北將軍夏侯夔之子爲長史,徐思玉爲司馬,遂去「夏」稱「侯」,托爲族子。

    [19]侯景自從來到壽陽,就不斷地提出要求,朝廷都未曾拒絕過他。侯景請求梁武帝,要娶王家或謝家的女子爲妻。梁武帝說:「王和謝家門第高貴,你與他們不相配,你可以從朱、張以下的家族中尋訪、聘娶。」侯景爲此心中十分怨恨梁武帝,說:「將來,我要讓吳人的女兒許配給奴僕!」他又向梁武帝啓奏,要求朝廷賜給他一成匹錦緞,給官兵制作戰袍。中領軍朱异建議給侯景青布。侯景又以武器不精良爲理由,向梁武帝啓奏請求派來東治的鍛造工人,打算再營造一些武器。侯景任命安北將軍夏侯夔的兒子夏侯爲長史,任命徐思玉爲司馬。夏侯于是去掉了姓氏中的「夏」字,只稱「侯」字,假托是侯景的同族子孫。

    上既不用景言,與東魏和親,是後景表疏稍稍悖慢;又聞徐陵等使魏,反謀益甚。元貞知景有异志,累啓還朝。景謂曰:「河北事雖不果,江南何慮失之,何不小忍!」貞懼,逃歸建康,具以事聞;上以貞爲始興內史,亦不問景。

    梁武帝既然沒有采納侯景的意見,與東魏友好往來,和睦相親,這以後,侯景寫給梁武帝的奏摺態度漸漸不恭傲慢起來。後來他又聽說徐陵等人出使東魏,心裏反叛的念頭就更强烈了。元貞知道侯景對梁朝有异心,多次向侯景請求返回朝廷。侯景對元貞說:「黃河北邊的事雖然沒有成功,長江南又何必擔心會失掉呢,何不稍稍忍耐一下!」元貞聽後十分恐懼,逃回了建康城,把這些事都告訴了梁武帝。梁武帝任命元貞爲始興內史,也沒有再追問侯景這些事。

    臨賀王正德,所至貪暴不法,屢得罪于上,由是憤恨,陰養死士,儲米積貨,幸國家有變;景知之。正德在北與徐思玉相知,景遣思玉致箋于正德曰:「今天子年尊,奸臣亂國,以景觀之,計日禍敗。大王屬當儲貳,中被廢黜,四海業業,歸心大王。景雖不敏,實思自效,願王允副蒼生,鑒斯誠款!」正德大喜曰:「侯公之意,暗與吾同,天授我也!」報之曰:「朝廷之事,如公所言。僕之有心,爲日久矣。今僕爲其內,公爲其外,何有不濟!機事在速,今其時矣。」

    臨賀王蕭正德,無論到哪里都貪婪殘暴,不遵守法令,多次受到梁武帝的怪罪。因爲這些蕭正德心裏對梁武帝十分憤恨。他暗中豢養一批肯爲他效忠的敢死之人,儲存糧食,積攢財物,希望家發生意外事變。侯景知道蕭正德的心意。蕭正德在北方時與徐思玉是知己,侯景于是便派徐思玉給蕭正德送去了一封書信。信上說:「現在天子上紀已大。奸臣亂國,依我看梁朝沒有多少日子就會出現灾禍,遭到失敗。大王你實屬是君位的繼承人,中途却被廢黜,四海之人都歸心于您。侯景雖不聰敏,實在想親自爲您效勞,希望大王您答應百姓的要求,上天可鑒我的誠心!」蕭正德喜形于色地說:「侯公的心願,正好與我相同,這真是天授我也!」于是給侯景回信說:「朝廷中的事,正如你所講的那樣,我有這個打算已很久了。今天,我在朝廷裏面,你在朝廷外面,我們相互呼應,一定會成功!事不宜遲,現在正是好時機。」

    鄱陽王范密啓景謀反。時上以事專委朱异,動靜皆關之,异以爲必無此理。上報範曰:「景孤危寄命,譬如嬰兒仰人乳哺,以此事勢,安能反乎!」范重陳之曰:「不早剪撲,禍及生民。」上曰:「朝廷自有處分,不須汝深憂也。」範復請以合肥之衆討之,上不許。朱异謂範使曰:「鄱陽王遂不許朝廷有一客!」自是範啓,异不復爲通。

    鄱陽王蕭範秘密啓奏梁武帝,告訴他侯景要密謀反叛。當時,梁武帝把有關邊境方面的事全都委托給了朱异,邊境有什麽動靜都直通朱异。朱异認爲蕭範所說的一定沒有道理。梁武帝于是給蕭寫回信說:「侯景孤單一人,境况危險才寄身于我們。這好象是剛出生的嬰兒要仰仗人的乳汁來哺育一樣。由此看來,他怎麽能反叛呢!」蕭范再次向梁武帝陳術說:「如果不早些把他消滅就昆會給百姓帶來灾禍。」梁武帝回答說:「朝廷對這件事自有處置,你不必再過多憂慮此事了。」蕭范又請求梁武帝動用合肥的軍隊去討伐侯景,梁武帝沒有同意。朱异對蕭范的使者說:「鄱陽王竟不允許朝廷養一個食客!」從此以後,蕭范給梁武帝的奏表,朱异便不再爲他呈遞梁武帝了。

    景邀羊鴉仁同反,鴉仁執其使以聞。异曰:「景數百叛虜,何能爲!」敕以使者會建康獄,俄解遣之。景益無所憚,啓上曰:「若臣事是實,應罹國憲;如蒙照察,請戮鴉仁!」景又言:「高澄狡猾 ,寧可全信!陛下納其詭語,求與連和,臣亦竊所笑也。臣寧堪粉骨,投命仇門,乞江西一境,受臣控督。如其不許,即帥甲騎,臨江上,向閩、越,非唯朝廷自耻,亦是三公旰食。」上使朱异宣語答景使曰:「譬如貧家,畜十客、五客,尚能得意;朕唯有一客,致有忿言,亦之失也。」益加賞賜錦彩錢布,信使相望。

    侯景邀羊鴉仁一同反叛梁朝,羊雅仁拘捕了侯景派勸他反叛的信使,幷把這件事報告了朝廷。朱异說:「侯景的反叛軍隊只有幾百人,能有什麽作爲!」梁武帝命令把侯景的信使送到建康的監獄裏,不久,又釋放了他。侯景更加肆無忌憚,向梁武帝啓奏說:「如果我的事是事實,我應該受到國家法律的制裁。如果我能承蒙你的關照和詳察,請您殺掉羊鴉仁!」侯景又啓奏說:「高澄爲人十分狡猾,怎麽可以完全相信他的話!陛下聽信了他的謊言,力求與他和好,我在私下裏對這件事也感到魏可笑。我怎敢冒粉身碎骨的危險,投身我的仇人高澄呢,請求您將長江西部的一塊地區,劃歸我控制。如果您不答應我一這要求,我就統率兵馬,來到長江之上,殺向閩、越地區。這樣,不僅朝廷蒙受耻辱,也會使三公大臣們顧不上吃飯。」梁武帝讓朱异代替他向侯景的信使回答說:「比如一個貧寒的家庭,蓄著了十個 、五個食客,還有讓他們滿意,我只有一個客人,就招致了你這些憤慨的話,這也是我的過失啊!」這之後,梁武帝對侯景的賞賜更多了,賞給了他許多鮮艶華美的彩帛及錢幣,信使往來不斷,道路相望。

    戊戌,景反于壽陽,以誅中領軍朱异、少府卿徐、太子右衛率陸驗、制局監周石珍爲名。异等皆以奸佞驕貪,蔽主弄權,爲時人所疾,故景托以興兵。、驗,吳郡人;石珍,丹楊人。、驗迭爲少府丞,以苛刻爲務,百賈怨之,异尤與之昵,世人謂之「三蠹」。

    戊戌(襯十),侯景在壽陽反叛。他以殺掉中領軍朱异、少府卿徐、太子右衛率陸驗、制局監周石珍爲藉口反叛了梁朝。朱异等人由于爲人奸詐、善于花言語阿諛奉承,驕奢淫逸而又貪婪,欺騙梁武帝、玩弄權術,被當時的人所痛恨,因此侯景以此爲藉口起兵叛亂。徐、陸檢是吳郡人。周石珍是丹楊人。除與陸檢曾輪流擔任少府丞。因爲他們做事苛刻,商人們都他恨他們。朱异與他倆的關係尤其親昵,因此,世上的人都稱他們三個是「三蠹」。

    司農卿傅岐,梗直士也,嘗謂异曰:「卿任參國鈞,榮寵如此。比日所聞,鄙穢狼籍,若使聖主發悟,欲免得乎!」异曰:「外間謗黷,知之久矣。心苟無愧,何恤之言!」岐謂人曰:「朱彥和將死矣。恃諂以求容,肆辯以拒諫,聞難而不懼,知惡而不改,天奪之鑒,其能久乎!」

    司農卿傅岐,是個爲人耿直的官吏。他曾對朱异說:「你掌握朝政大權,得到的榮譽和受到的寵幸如此多。近來傳聞都是些污穢、狼藉之事。如果讓聖明的君主發現以後明白過來,你能免于罪責嗎!」朱异回答說:「外面對我的誹謗和玷污,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如果我心裏沒有慚愧,又何必憂慮別人講些什麽呢!」傅岐事後對別人說:「朱异快要完了。他仗著自己能巴結奉承來求得歡心,肆意爲自己狡辯,拒絕別人的勸告,他聽到灾難要降臨而不怕,知道自己的罪惡,却不思改悔,上天要懲罰他,他還能活得長麽!」 

    景西攻馬頭,遣其將宋子仙東攻木栅,執戍主曹等。上聞之,笑曰:「是何能爲!吾折棰笞之。」敕購斬景者,封三千戶公,除州刺史。甲辰,詔以合州刺史鄱陽王范爲南道都督,北徐州刺史封山侯正表爲北道都督,司州刺史柳仲禮爲西道都督,通直散騎常侍裴之高爲東道都督,以侍中開府儀同三司邵陵王綸持節董督衆軍以討景。正表,宏之子;仲禮,慶遠之孫;之高,邃之兄子也。

    侯景向西進攻馬頭,派遣他的將領宋子仙向東去攻打木栅,幷捉住了戍主曹等人。梁武帝聽說這件事以後,笑著說:「這些人能幹出什麽!我折斷一根木棍就把能鞭打他。」梁武帝下令懸賞,能殺掉侯景的人,封爲三千戶公幷授昆予州刺史之職。甲辰(十六日),梁武帝下詔,任命合州刺史鄱陽王蕭范爲南道都督,北徐州刺史封山侯蕭正表爲北道都督,司州刺史柳仲禮爲西道都督,通直散騎常侍裴之高爲東道都督,侍中開府儀同三司、邵陵王蕭綸持節監督各路軍隊以討伐侯景。蕭正表是蕭宏的兒子。柳仲禮是柳慶遠的孫子,裴之高是裴邃哥哥的兒子。

    [20]九月,東魏濮陽武公婁昭卒。

    [20]九月,東魏濮陽武公婁昭去世。

    [21]侯景聞台軍討之,問策于王偉,偉曰:「邵陵若至,彼衆我寡,必爲所困。不如弃淮南,决志東向,帥輕騎直掩建康;臨賀反其內,大王攻其外,天下不足定也。兵貴拙速,宜即進路。」景乃留外弟中軍大都督王顯貴守壽陽;癸未,詐稱游獵,出壽陽,人不之覺。冬,十月,庚寅,景揚聲趣合肥,而實襲譙州,助防董紹先開城降之。執刺史豐城侯泰。泰、范之弟也;先爲中書舍人,傾財以事時要,超授譙州刺史。至州,遍發民丁,使擔腰輿、扇、傘等物,不限士庶;耻爲之者,重加杖責,多輸財者,即縱免之,由是人皆思亂。及侯景至,人無戰心,故敗。

    [21]侯景聽說官軍前討伐他,便向王偉詢問策略,王偉說:「邵陵王的軍隊如果到來,他們人多,我們人少,一定會被他的軍隊所圍困。我們不如放弃淮南,專心一意向東進軍,統率輕裝騎兵直襲建康。臨賀王蕭正德在建康內部反叛,大王你在建康城外發動攻勢,天下不難平定!軍隊貴在行動速迅,您應該馬上上路。」侯景于是讓自己的表弟中軍大都督王顯貴守衛壽陽城。癸未(二十五日),侯景詐稱出外巡游、打獵,出了壽陽城,人們都沒有發覺這件事。冬季,十月,庚寅(初三),侯景楊言要到合肥,便實際上却襲擊譙州。譙州助防先打開城門,投降了侯景。侯景拘捕了史豐城侯蕭泰。蕭泰是蕭范的弟弟。他以前曾擔任中書舍人,花費了大量錢財賄賂當時的達官貴人,被破格提 拔爲譙州刺史。到了譙州,他到處徵發民夫,爲他抬著高到人腰部的轎子,手持障塵蔽日的扇,以及雨傘等器物,不論是土族還是庶族,如果誰耻于做這些事,就會遭到木棍的加重毒打。誰多送給他錢財,就免除誰的勞役。由于這些,人們都希望天下大亂,等到侯景來到譙州時,人人都沒有作戰的願望。所以戰敗了。

    庚子,詔遣寧遠將軍王質帥衆三千巡江防遏。景攻曆陽太守莊鐵,丁未,鐵以城降。因說景曰:「國家承平歲久,人不習戰,聞大王舉兵,內外震駭,宜乘此際速趨建康,可兵不血刃而成大功。若使朝廷徐得爲備,內外小安,遣羸兵千人直據采石,大王雖有精甲百萬,不得濟矣。」景乃儀同三司田英、郭駱守曆陽,以鐵爲導,引兵臨江。江上鎮戍相次啓聞。上問討景之策于都官尚書羊侃,侃請「以二千人急據采石,令邵陵王襲取壽陽;使景進不得前,退失巢穴,烏合之衆,自然瓦解。」朱异曰:「景必無渡江之志。」遂寢其議。侃曰:「今茲敗矣!」

    庚子(十三日),梁武帝下詔派遣寧遠將軍王質統率三千人馬沿長江防衛和阻止侯景的進攻。侯景向曆陽太守莊鐵的軍隊發動了進攻。丁未(二十日)慶鐵率全城軍民投降了侯景。幷對侯景說:「國家連續安定許多年了,人們都已不習慣作戰,聽說大王您起兵,朝廷內外都感到很震驚和害怕。應該乘機迅速逼近建康,那樣,不經過流血打仗就能取得成功。如果讓朝廷漸漸有所防備,朝廷內外也稍稍安定一些,只要派遺一千名瘦弱的士兵徑直占據采石的話,大王雖然有百萬精銳軍隊,也不會成功。」侯景于是留下了儀同三司國英以及郭駱守衛曆陽,讓莊鐵擔任嚮導,帶領軍隊來到了長江邊上。防衛長江的官員相繼依次把侯景反叛的近事啓奏給了梁武帝。梁武帝向都官尚書羊侃尋問討伐侯景的計策。羊侃則請求:「派二千人馬快速占據采石,幷命令邵陵王襲擊、奪取壽陽,讓侯景不能前進,退又失去巢穴。這些烏合之衆,自然也就土崩瓦解了。」朱异却說:「侯景一定沒有渡過長江的打算。」于是,沒有采納羊侃的建議,羊侃說:「現在梁朝就要敗亡了。」

    戊申,以臨賀王正德爲平北將軍,都督京師諸軍事,屯丹楊郡。正德遣大船數十艘,詐稱載荻,密以濟景。景將濟,慮王質爲梗,使諜視之。會臨川太守陳昕啓稱:「采石急須重鎮,王質水軍輕弱,恐不能濟。「上以昕爲云旗將軍,代質戍采石,征質知丹楊尹事。昕,慶之之子也。質去采石,而昕猶未下渚。諜告景云:「質已退。」景使折江東樹枝爲驗,諜如言而返,景大喜曰:「昆吾事辦矣!」己酉,自橫江濟于采石,有馬數百匹,兵八千人。是夕,朝廷始命戒嚴。 

    戊申(二十一日),梁武帝任命臨賀王蕭正德爲平北將軍、都督京師諸軍事,把軍隊駐扎在丹楊郡。蕭正德派遣了幾十艘大船,欺騙別人說這些船是用來運蘆葦的,而暗中却用來載侯景的軍隊過江。侯景將要渡過江時,擔心王質從中作梗,便派間諜觀察監視他。正好這時臨川太守陳昕向梁武帝啓奏說:「采石急需重兵把守,王質的水軍力量薄弱,恐怕不能頂事。」梁武帝于是任命陳昕爲云旗將軍,代替王質守衛采石。徵調王質到丹楊任丹楊尹。陳昕,是陳慶之的兒子。王質離開了采石,而陳昕還沒有去采石就任。間諜把這一情况告訴了侯景:「王質已經離開采石。」侯景讓間諜把長江東岸的樹枝折斷進行驗證,間諜按照他的吩咐做了之後返回。侯景非常高興地說:「我的事能成了!」己酉(二十二日),侯景從橫江渡過長江到達采石,一共有幾百匹馬和八千士兵。這天夜裏,朝廷才下令實行戒嚴。

    景分兵襲姑孰,執淮南太守文成侯寧。南津校尉江子一帥舟師千餘人,欲于下流邀景;其副董桃生,家在江北,與其徒先潰走。子一收餘衆,步還建康。子一,子四之兄也。

    侯景分幾路人馬襲擊姑孰城,抓住了淮南太守文侯蕭寧。南津校尉江子一統率千余水軍,想在長江下流攔擊侯景的軍隊。江子一的副將董桃生,家住在長江北面,他與手下人率先潰敗逃走。江子一聚集了剩下的人馬,徒步回到了建康。江子一是江子四的哥哥。

    太子見事急,戎服入見上,禀受方略,上曰:「此自汝事,何更問爲!內外軍事,悉以付汝。」太子乃停中書省,指授軍事,物情惶駭,莫有應募者。朝廷猶不知臨賀王正德之情,命正德屯朱雀門,寧國公大臨屯新亭,大府卿韋黯屯六門,繕修宮城,爲受敵之備。大臨,大器之弟也。

    太子見情况緊急,便身穿戎裝進入皇宮見梁武帝,領受梁武帝的指示,梁 武帝對他說:「這些事是你自己的事,又何必問我呢?朝廷內外的軍政事務,我全都交給你了。」太子于是進駐中書省,指揮布置軍事事務。人們情緒惶惶不安,沒有人敢應募出征。朝廷還不知道臨賀王蕭正德已暗中投降了侯景這一 情况,仍命令蕭正德駐兵把守朱雀門,命寧國公蕭大臨駐守新亭,大府卿韋黯率兵駐守六個城門、修繕皇宮的城墻,爲一旦遭受敵人進攻做好準備。蕭大臨是蕭大器的弟弟。

    己酉,景至慈湖。建康大駭,禦街人更相劫掠,不復通行,赦東•西冶、尚方錢署及建康系囚,以揚州刺史宣城王大器都督城內諸軍事,以羊侃爲軍師將軍副之,南浦侯推守東府,西豐公大春守石頭,輕車長史謝禧、始興太守元貞守白下,韋黯與右衛將軍柳津等分守宮城諸門及朝堂。推,秀之子;大春,大臨之弟;津,仲禮之父也。攝諸寺庫公藏錢,聚之德陽堂,以充軍實。

    己酉(二十二日),侯景的軍隊到達了慈湖。建康全城都非常驚恐,禦街上人們互相搶奪虜掠,街道已不能通行。朝廷敕免了東西冶、尚方錢署以及建康城拘押的囚犯。任命揚州刺史宣城王蕭大器爲都督城內諸軍事,任命羊侃擔任軍師將軍,輔助蕭大器。命南浦侯蕭推守衛東府,命西豐公蕭大春守衛石頭,命輕車長史謝禧、始興太守元貞守衛白下,命韋黯與右衛將軍柳津等人分別守衛宮城的各個城門以及朝廷的殿堂。蕭推是蕭秀的兒子。蕭大春是蕭大臨的弟弟,柳津是柳仲禮的父親。梁武帝把各官署倉庫裏貯藏的錢財聚集起來,集中在德陽堂,用來補充軍需。

    庚戌,侯景至板橋,遣徐思玉來求見上,實欲觀城中虛實。上召問之。思玉詐稱叛景請間陳事,上將屏左右,舍人高善寶曰:「思玉從賊中來,情僞難測,安可使獨在殿上!」朱异侍坐,曰:「徐思玉豈刺客邪!」思玉出景啓,言「异等弄權,乞帶甲入朝,除君側之惡。」异甚慚悚。景又請遣了事舍人出相領解上遣中書舍人賀季、主書郭寶亮隨思玉勞景于板橋。景北面受敕,季曰:「今者之舉何名!」景曰:「欲爲帝也!」王偉進曰:「朱异等亂政,除奸臣耳。」景既出惡言,遂留季,獨遣寶亮還宮。

    庚戌(二十三日),侯景的軍隊到達了板橋。他派遣徐思玉前來拜見梁武帝,實際上是想探聽一下建康城裏的虛實。梁武帝召見了他幷問了他一些事。徐思玉假稱他背叛了侯景,請求單獨向梁武帝報告情况。梁武帝要屏退左右,舍人高善寶說;「徐思玉從叛賊那裏來,真假難以推測,怎麽可以讓他單獨昆留在殿堂之上!」朱异正坐在梁武帝身邊侍奉,他說:「徐思玉難道是刺客嗎!」徐思玉拿出了侯景的啓奏,上面寫道:「朱异等人玩弄權術,我請求帶兵入朝,除掉國君身邊的壞人。」朱异感到非常慚愧和恐懼。侯景又請求梁武帝派一名懂得事理的舍人出來總錄侯景要說的事幷且分辨是非。梁武帝于是派中書舍人賀季、主書郭寶亮跟隨徐思玉一起到板橋來慰勞侯景,侯景面向北方承接了詔書。賀季問:「你現在的舉動到底要幹什麽?」侯景回答說:「是想稱皇帝。」王偉上前說道:「朱异等人搞亂了國家政務,我們是要除掉奸臣的。」侯景已經說出了他的罪惡目的,于是便拘留了賀季,只打發郭寶亮返回皇宮。

    百姓聞景至,競入城,公私混亂,無復次第,羊侃區分防擬,皆以宗室間之。軍人爭入武庫,自取器甲,所司不能禁,侃命斬數人,方止。是時,梁興四十七年,境內無事,公卿在位及閭裏士大夫罕見兵甲,賊至猝迫,公私駭震。宿將已盡,後進少年幷出在外,軍旅指,一决于侃,侃膽力俱壯,太子深仗之。

    百姓聽說侯景的軍隊來到,爭相逃入城裏。官員與百姓混雜在一起,不再有秩序。羊侃布置防守計劃,每處都安排皇室成員來監督。軍隊的官兵爭相進入武器庫,自己拿兵器和盔甲,掌管武器庫的人不能禁止,羊侃下令斬殺了幾個人,才制止了這種混亂。這年,是梁朝建立後的第四十七年,國內一直平安無事,在職的公卿以及閭裏士大夫都很少見到兵器和鎧甲。現在,叛賊突然來到,形勢緊迫,官員與百姓都很震驚。朝廷中的老將已經沒有了,後來晉升的青年將領都正在外面征戰或防守邊境,軍隊的指揮權,完全由羊侃一人决定。羊侃有膽有謀,太子深深地仰仗于他。

    辛亥,景至朱雀桁南,太子以臨賀王正德守宣陽門,東宮學士新庾信守閃雀門,帥宮中文武三千余人營桁北。太子命信開大桁以挫其鋒,正德曰:「百姓見開桁,必大驚駭;可且安物情。」太子從之。俄而景至,信帥衆開桁,始除一舶,見景軍皆著鐵面,退隱于門。信方食甘蔗,有習箭中門柱,信手甘蔗,應弦而落,遂弃軍 走。南塘游軍沈子睦臨賀王正德之黨也,復閉桁渡景。太子使王質將精兵三千援信,至領軍府,遇賊,未陳而起。正德帥衆于張侯橋迎景,馬上交揖,既入 宣陽門,望闕而拜,欷流涕,隨景渡淮。景軍皆著青袍,正德軍幷著袍,碧裏,既與景合,悉反其袍。景乘勝至闕下,城中懼,羊侃詐稱得射書云:「邵陵王、西昌侯援兵已至近路。」衆乃小安。西豐公大春弃石頭,奔京口;謝禧、元貞弃白下走;津主彭文粲等以石頭城降景,景遣其儀同三司于子悅守之。

    辛亥(二十四日),侯景來到朱雀門浮橋的南面,太子命臨賀王蕭正德把守宣陽門,命東宮學士新野人庾信把守朱雀門,統率皇宮中的三千多名文武官員在浮橋北面安營扎寨。太子命令庾信斷開浮橋以挫折侯景部隊的鋒芒。蕭正德說:「百姓看到斷開浮橋,一定會非常驚恐,應該暫且先安撫百姓的情緒。」太子采納了蕭正德的意見。一會兒,侯景的部隊來到。庾信率領人馬斷開了浮橋,剛除掉了一艘大船,看到侯景的士兵都戴著鐵面具,于是便後退,隱藏到城門樓上。庚信正在吃甘蔗,一枝箭飛來射中了城門柱子。庚信手中的甘蔗隨著弓弦的響聲墜落到了地上。于是,他拋弃了軍隊逃走了。南塘游軍沈子睦,是臨賀王蕭正德的同黨。他們趁機閉合了浮橋,讓侯景渡河。太子派遣王質率領三千精兵去增援庾信。王質的軍隊到了領軍府,遭遇到了侯景的軍隊,王質的軍隊還沒有擺開陣勢就逃走了。蕭正德率領他的人馬在張侯橋迎接侯景。他們在馬上相互作揖。進入宣陽門後,蕭正德面向後宮叩拜,哽咽流泪,跟隨侯景一起渡過秦淮河。侯景部隊的士兵都穿青色戰袍,蕭正德部隊的士兵都穿紅色戰袍,戰袍裏子是青綠色的。與侯景部隊會合後,蕭正德就命令他的士兵全部將戰袍襯裏朝外反過來穿。侯景乘勝進軍來到城樓下面,城裏的人十分恐懼。羊侃謊稱得到了一封射進來的書信,書信上說:「邵陵王和西昌侯的援兵已經到達附近」。大家這才稍稍安定下來。西豐公蕭大春放弃了石頭,逃奔京口;謝禧、元貞等人放弃了白下逃走;津主彭文粲等人率石頭城軍民投降了侯景,侯景便派遣他的儀同三司于子悅來守衛石頭城。

    壬子,景列兵繞台城,幡旗皆黑,射啓于城中曰:「朱异等蔑弄朝權,輕作威福,臣爲所陷,欲加屠戮。陛下若誅朱异等,臣則斂轡北歸。」上問太子:「有是乎?」對曰:「然。」上將誅之。太子曰:「賊以异等爲名耳;今日殺之,無救于急,適足貽笑將來,俟賊平誅之未晚。」上乃止。壬子(二十五日),侯景讓士兵列隊圍繞在台城周圍,他的戰旗都是黑色。他叫人向城內射去了一封書信,信上說:「朱异等人專權,作威作福,我被他所陷害,想殺掉我。如果陛下您殺掉朱异等人,那麽我就收兵回北方。」梁武帝問太子:「有這樣的事嗎?」太子回答說:「有」。梁武帝于是要斬殺朱异。太子對梁武帝說:「侯景這個叛賊只是以殺朱异等人爲藉口罷了,今天您即使殺掉了朱异,對當前的緊急情况也無濟于事,只會被後人耻笑,等到平定侯景之後再來殺掉他也不晚!」梁武帝于是才沒有殺掉朱异。

    景繞城既匝,百道俱攻,嗚鼓吹唇,喧聲震地。縱火燒大司馬、東•西華諸門。羊鑿門上爲竅,下水沃火;太子自捧銀鞍,往賞戰士;直將軍朱思帥戰士數人逾城出外灑水,久之方滅。賊又以長柯斧斫東掖門,門將開,羊侃鑿扇爲孔,以槊刺殺二人,斫者乃退。景據公車府,正德據左衛府,景党宋子仙據東宮,範桃棒據同泰寺。景取東宮妓數百,分給軍士。東宮近城,景衆登其墻射城內。至夜,景于東宮置酒奏樂,太子遣人焚之,台殿及所聚圖書皆盡。景又燒乘黃厩、士林館、太府寺。癸丑,景作木驢數百攻城,城上投石碎之。景更作尖項木驢,石不能破。羊侃使作雉尾炬,灌以膏蠟,叢擲焚之,俄盡。景又作登城樓,高十餘丈,欲臨射城中。侃曰:「車高塹虛,彼來必倒,可臥而觀之。」及車動,果倒。

    侯景將城包圍起來後,各處一齊攻城。他們敲著戰鼓,吹起了口哨,喧囂的聲音震撼了大地。侯景叫人放火燒大司馬、以及東華、西華等門。羊侃派人在門上鑿出一些洞,用水灌入其中去澆滅火焰。太子親自捧著銀制的馬鞍,前去犒賞那些勇敢殺敵的戰士。直將軍朱思率領幾名士兵翻過宮墻到外面去灑水。過了很久火才被澆滅。侯景又讓人用長柄斧子吹東掖門,門快要被砍開了,羊侃叫人在門扇上鑿出小孔,用槊刺殺了兩名敵人,砍門的士兵才退了回去。侯景占領了公車府,蕭正德占領了左衛府,侯景的黨羽宋子仙占領了東宮,範桃棒占領了同泰寺。侯景把東宮裏的幾百名歌女分給了他手下的官兵。東宮靠近台城,侯景的士兵登上了東宮城墻向台城內射箭。到了夜晚,侯景在東宮擺設酒宴,奏起音樂。太子叫人用火燒東宮,台殿以及殿內收藏的圖書全部化爲灰燼。侯景又派人去焚燒乘黃厩、士林館以及太府寺。癸丑(二十七日),侯景製作了幾百個木驢用來攻打皇城,城上的人向木驢投擲石塊它們擊碎了。侯景又改制了一種尖頸的木驢,石頭無法將它砸破,羊侃讓人製作了一種象雉尾形狀的火炬,點上火一起投向木驢,很快木驢就全部被燒掉了。侯景又製造了一種攀登城墻的高樓戰車,高十多丈,想用它居高臨下向城裏射箭。羊侃說:「戰車很高,地上的壕溝土很虛,戰車一來一定會倒下,我們可以埋伏起來觀看它。」等到戰車一動,果然倒下了。

    景攻既不克,士卒死傷多,乃築長圍以絕內外,又啓求誅朱异等。城中亦射賞格出外曰:「有能送景首者,授以景位,幷錢一億萬,布絹各萬匹。」朱异、張綰議出的兵擊之,問羊侃,侃曰:「不可。今出人若少,不足破賊,徒挫銳氣;若多,則一旦失利,門隘橋小,必不致失亡。」异等不從,使千餘人出戰;鋒未及交,退走,爭橋赴水死者大半。

    侯景既然攻城沒有成功,死亡、受傷的士兵又很多,于是便修築起一條長長的圍子來隔斷皇城內外,同時又向梁武帝啓奏請求殺掉朱异等人。皇城裏也向城外射出賞格,上面寫道:「有能把侯景的首級送來的,就把侯景的爵位授與他,幷賞賜一億萬錢,一萬匹布,一萬匹絹。」朱异、張綰商議要出兵攻打侯景,徵詢羊侃的意見,羊侃說:「不可以。現在,如果派出少量人馬,不能攻破賊兵,只會白白挫傷自己的銳氣;如果派出的人馬很多,一旦失利,城門狹窄、浮橋又小,一定會導致重大傷亡!」朱异等人不聽從羊侃的勸告,派遣一千多人出去與侯景的軍隊作戰;還沒交鋒,就退了回來,在爭著過橋時掉進水中淹死的人有半數以上。

    侃子,爲景所獲,執至城下,以示侃,侃曰:「我傾宗報主,猶恨不足,豈計一子,幸早殺之!」數日,復持來,侃謂曰:「久以汝爲死矣,猶在邪!」引弓射之。景以其忠義,亦不之殺。

    羊侃的兒子羊被侯景俘獲,侯景把他帶到了城墻下面給羊侃看。羊侃說:「我羊氏豁出整個宗族報效君主,尚不够,怎麽會在乎一個兒子,希望你早點殺掉他!」幾天以後,侯景又把羊侃的兒子押來。羊侃對羊說:「我還以爲你早就死了,怎麽還活著呢!」于是 使拉弓射羊。侯景因羊侃是個忠義昆之人,也沒有殺掉羊。

    莊鐵慮景不克,托稱迎母,與左右數十人趣曆陽,先遣書紿田英、郭駱曰:「侯王已爲台軍所殺,國家使我歸鎮。」駱等大懼,弃城奔壽陽,鐵入城,不敢守,奉其母奔尋陽。

    莊鐵擔收侯景不能攻克皇城,便推托說要去迎接母親,同手下幾下人一起奔向曆陽。他先給田英、郭駱發了封信說:「侯王已經被官兵殺死,朝廷派我回來鎮守曆陽。」郭駱等人看到信後大驚失色,丟弃了曆陽城逃奔壽陽。莊鐵進入曆陽城後,不敢據守,便侍奉他的母親一起逃往尋陽。

    十一月,戊午朔,刑白馬,祀尤于太極殿前。

    十一月,戊午朔(初一),梁武帝讓人殺死一匹白馬,在太極殿前祭禮戰神尤。

    臨賀王正德即帝位于儀賢堂,下詔稱:「普通以來,奸邪亂政,上久不豫,社稷將危。河南王景,釋位來朝,猥用朕躬,紹茲寶位,可大赦,改元正平。」立其世子見理爲皇太子,以景爲 妻以女,幷出家之寶貨悉助軍費。

    臨賀王蕭正德在儀賢堂即皇帝位,下詔:「從普通年間以來,奸佞小人擾亂了朝政,皇上長期患病,國家危難將至。河南王侯景,離開自己的封邑來到朝廷,扶持我繼承了皇位,今實行大赦,改年號爲『正平』。」蕭正德立自己的長子蕭見理爲皇太子,任命侯景爲丞相,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侯景,幷將家中財寶全部拿出來,資助軍需。

    于是景營于闕前,分其兵二千人攻東府;南浦侯推拒之,三日,不克。景自往攻之,矢石雨下,宣城王防許伯衆潜引景衆登城。辛酉,克之;殺南浦侯推及城中戰士三千人,載其尸于杜姥宅,遙語城中人曰:「若不早降,正當如此!」

    于是,侯景在皇城前安營扎寨,分兵二千攻打東府;南浦侯蕭推帶兵抵抗侯景,侯景的部隊進攻了三天,沒有攻克東府。侯景便親自帶兵攻打東府,箭和石塊象雨點一般地落下,宣城王防許伯衆暗中引導侯景的軍隊登上了城墻。辛酉(初四),攻克了東府。侯景殺死了南浦侯蕭推以及守城戰士三千人,把他們的尸體用車拉到杜姥宅堆積起來,從遠處向城裏的人喊道:「如果不早點投降,便是這樣下場!」 

    景聲言上已晏駕,雖城中亦以爲然。壬戌,太子請上巡城,上幸大司馬門,城上聞蹕聲,皆鼓噪流涕,衆心粗安。

    侯景聲稱梁武帝已經去世,就連城裏的人也以爲侯景的話是真的。壬戌(初五),太子請梁武帝巡視全城,梁武帝巡幸到大司馬門時,城上的守軍聽到皇帝來到,都喧噪起來,流下了眼泪。軍心這才稍稍安定下來。

    江子一之敗還也,上責之。子一拜謝曰:「臣以身許國,常恐不得其死;今所部皆弃臣去,臣以一夫安能擊賊!若賊遂能至此,臣誓當碎首以贖前罪,不死闕前,當死闕後。」乙亥,子一啓太子,與弟尚書左丞子四、東宮主帥子五帥所領百餘人開承明門出戰。子一直抵賊營,賊伏兵不動。子一呼曰:「賊輩何不速出!」久之,賊騎出,夾攻之。子一徑前,引槊刺賊;從者莫敢繼,賊解其肩而死。子四、子五相謂曰:「與兄俱出,何面獨旋!」皆免胄赴賊。子四中,洞胸而死;子五傷,還至塹,一慟而絕。

    江子一戰敗回到了朝廷,梁武帝責怪他。江子一向梁武帝叩拜謝罪說:「我以身許國,常擔心不能爲國盡忠而死,現在,我的下屬都背弃我離去,我一個人怎麽能迎戰侯景!如果侯景竟能攻打到這兒來的話,我發誓會粉身碎骨以贖前罪,我不死在皇宮前面,也會死在皇宮後面。」乙亥(十八日),江了一向太子啓奏,要求與他的弟弟尚書左丞江子四、東宮主帥江子五一起率領一百多人打開承明門出戰賊兵。江子一帶領人馬一直抵達到侯景的軍營,賊兵按兵不動。江子一高呼:「你們這些叛賊爲什麽不快些出來應戰!」過了很久,侯景的騎兵出來了,從兩面夾擊江子一。江子一徑直向前沖,揮槊殺敵;隨同江子一一起來的人不敢隨他繼續向前沖,敵人砍下了江子一的肩膀把他殺死了。江子四、江子五相互說道:「我們和哥哥一起出來,有什麽臉面獨自回去呢?」于是,他們倆都脫下甲胄沖向敵人。江子四被敵人的長矛穿透了胸膛而死。江子五被刺傷了頸項,回到戰壕時,大哭一場也死去了。

    景初至建康,謂朝夕可拔,號令嚴整,士卒不敢侵暴。乃屢攻不克,人心離沮。景恐援兵四 集,一旦潰去;又食石頭常平諸倉既盡,軍中乏食;乃縱昆士卒掠奪民米及金帛子女。是後米一升至七八萬錢,人相食,餓死者什五六。

    侯景剛到建康時,以爲很快就能攻克建康,所以當初他的軍隊號令嚴格,儀容整齊,士兵們不敢侵擾、陵暴百姓。等到多次攻打建康城都沒有攻克時,人心開始離散、沮喪。侯景擔心救援建康的軍隊從四面八方彙集到這裏,遲早會有潰退的一天。另外,由于石頭城備用糧倉的糧食已經吃完了,軍隊缺乏食物。于是,侯景便縱容他的士兵去掠奪百姓的米糧以及金銀、絲織品和百姓的兒女。從這以後,大米的價格一升漲到七八萬錢,以致造成人吃人的情况,被餓死的人達到十分之五六。

    乙丑,景于城東、西起土山,驅迫士民,不限貴賤,亂加毆捶,疲羸者因殺以填山,號哭動地。民不敢竄匿,幷出從之,旬日間,衆至數萬。城中亦築土山以應之。太子、宣城王已下,皆親負土,執畚鍤,于山上起芙蓉層樓,高四丈,飾以錦,募死士二千人,厚衣袍鎧,謂之「僧騰客」,分配二山,晝夜交戰不息。會大雨,城內土山崩;賊乘之,垂入,苦戰不能禁。羊侃令多擲火,爲火城以斷其路,徐于內築城,賊不能進。

    乙丑(初八),侯景在城東、城西堆起兩座土山,他驅趕、逼迫百姓去勞動,不論以前身份高貴或低賤,都亂加棒打、拳擊。那些疲憊不堪、瘦弱生病的人就被殺掉、填入土山中。百姓的哭喊嚎叫聲驚天動地。百姓們不敢逃走或隱藏起來,全出來順從了侯景。十天的時間,人數達到幾萬。建康城中也建造起土山對付侯景建造的土山。太子、宣城王以下的人都親自背土,手握簸箕與鐵鍬挖土和裝土,在土山上築起了幾層芙蓉高樓。樓有四丈高,用彩帛和毳布裝飾起來。朝廷又招募了二千 名敢于拼死戰鬥的士兵,給他們穿上厚厚的戰袍和鎧甲,稱之爲「僧騰客」。朝廷把這些戰士分配在東土山和西土山上,他們日夜不停地與侯景的軍隊交戰。這時,趕上大雨滂沱,城內的土山崩潰了,賊兵趁此機會,從高處往城內垂吊士兵。朝廷的士兵與賊兵浴血奮戰,但也沒有能攔住敵人。羊侃命令部隊多多投擲火把,形成一道火墻以切斷賊兵的來路,接著在城內築起城墻,侯景的軍隊無法攻進來。

    景募人奴降者,悉免爲良;得朱异奴,以爲儀同三司,异家資産悉與之。奴乘良馬,衣錦袍,于城下仰詬异曰:「汝五十年仁宦,方得中領軍;我始事侯王,已爲儀同矣!」于是三日之中,群奴出就景者以千數,景皆厚撫以配軍,人人感恩,爲之致死。

    侯景招募那些身爲奴僕而投降了他的人,免除了他們的奴僕身份,讓他們成爲平民。侯景得以朱异的奴僕後任命他爲儀同三司,幷把朱异家的資産都賞賜給了他。這個奴僕騎著好馬,穿著錦袍,在載墻下仰頭駡朱异:「你做了五十年的官,才只作到中領軍,我剛投降侯王,就已經擔任儀同了。」這樣一來,三天之內,數以千計的奴僕都出城投奔了侯景。侯景都給予他們豐厚的賞賜,幷把他們分配在自己的軍隊中。這些奴僕人人感激侯景的大恩,願意爲他拼死效力。

    荊州刺史湘東王繹聞景圍台城,丙寅,戒嚴,移檄所督湘州刺史河東王譽、雍州刺史岳陽王、江州刺史當陽公大心、郢州刺史南平王等,發兵入援。大心,大器之弟;,偉之子也。

    荊州刺史湘東王蕭繹聽說侯景包圍了台城,丙寅(初九),實行了戒嚴。他寫了檄文派人送給他所管轄的湘州刺史河東王蕭譽、雍州刺史岳陽王蕭、江州刺史當陽公蕭大心,郢州刺史南平王蕭等人,讓他們派遣軍隊進京救援。蕭大心是蕭大器的弟弟,蕭是蕭偉的兒子。

    朱异遺景書,爲陳禍福。景報書,幷告城中士民,以爲:「梁自近歲以來,權幸用事,割剝齊民,以供嗜欲。如曰不然,公等試觀:今日國家池苑,王公第宅,僧尼寺塔;及在位庶僚,姬薑百室,僕從數千,不耕不織,錦衣玉食;不奪百姓,從何得之!僕所以趨赴闕庭,指誅權佞,非傾社稷。今城中指望四方入援,吾觀王侯、諸將,志在全 身,誰能竭力致死,與吾爭勝負哉!長江天險,二曹所嘆,吾一葦航之,日明氣淨。自非天人允協,何能如是!幸各三思,自求元吉!」

    朱异讓人送給侯景一封書信,向侯景陳述了當前的禍福利害。侯景給朱异回了信,幷且告訴城中的官兵,信中說:「梁朝最近幾年來,奸臣當權,搜刮平民,以滿足他們自己的嗜好和欲望。如果你們認爲不是這樣,請你們來看看這些:今天國家的園林,王公貴族的住宅、僧侶尼姑的寺塔,還有那些在位的昆官員,他們妻妾成群、隨從和僕人達幾千人,他們既不耕作、又不織布,穿的 却是錦綉衣服,吃的是珍貴食物。如果他們不掠奪百姓,從哪兒會得到這些東西呢 我之所以來到都城,是旨在殺掉掌權的奸佞之人,幷不是想推翻國家。現在城中的人指望四方的援兵,我看這些王侯、諸將,他們的心意只在于保全自己,誰會竭盡全力、戰鬥到死,與我爭奪勝負呢!長江天險,連曹操、曹丕都感嘆無能爲力,我像用一根蘆葦一樣輕易渡過,掃除塵霧,重見光明。如果不是上天保佑、百姓協助,怎會如此!希望各位三思而行,自求吉祥。」

    景又奉啓于東魏主,稱:「臣進取壽春,暫欲停憩。而蕭衍識此運終,自辭寶位;臣軍未入其國,已投同泰捨身。去月二十九日,届此建康。江海未蘇,干戈暫止,永言故鄉,人馬同戀。尋當整轡,以奉聖顔。臣之母、弟,久謂屠滅,近奉明敕,始承猶在。斯乃陛下寬仁,大將軍恩念,臣之弱劣,知何仰報!今輒賫啓迎臣母、弟、妻、兒,伏願聖慈,特賜裁放!」

    侯景又向東魏孝靜帝啓奏說:「我進攻幷已奪取了壽春,想暫時停下來休息一下 。但蕭衍知道他的氣數已盡,自己辭掉了皇帝的寶座;我的軍隊沒有進入梁都,他就已捨身同泰寺了。上月二十九日,我軍來到建康。天下未平,戰事暫停。談起故鄉,人、馬都很依戀。不久,我就要整頓隊伍,回到北方朝拜皇上。我的母親和弟弟,很早就聽人說被殺害了,最近收到皇上的詔書,才知道母親和弟弟還在人間。這是因爲陛下待人寬厚、仁慈,高大將軍念日舊恩,我能力弱劣,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今天特地送去奏摺想接我的母親、弟弟、妻子、兒女,希望聖上大發慈悲,釋放他們。」

    己巳,湘東王繹遣司馬吳曄、天門太守樊文皎等將兵發江陵。

    乙巳(十三日),湘東王蕭繹派遣司馬吳曄、天門太守樊文皎等人率領軍隊從江陵出發。

    陳昕爲景所擒,景與之極飲,使昕收集部曲,欲用之。昕不可,景使其儀 同三司範桃棒囚之。昕因說桃棒,使帥所部襲殺王偉、宋子仙,詣城降。桃棒從之,潜遣昕夜縋入城。上大喜、敕鐫銀券賜桃棒曰:「事定之日,封汝河南王,即有景衆,幷給金帛女樂。」太子恐其詐,猶豫不决,上怒曰:「受降常理,何忽致疑!」太子召公卿會議,朱异、傅岐曰:「桃棒降必非謬。桃棒既降,賊景必驚,乘此擊之,可大破也。」太子曰:「吾堅城自守以俟外援,援兵既至,賊豈足平!此萬全策也。今開門納桃棒,桃棒之情,何易可知!萬一爲變,悔無所及;社稷事重,須更詳之。」异曰:「殿下若以社稷之急,宜納桃棒,如其猶豫,非异所知。」太子終不能决。桃棒又使昕啓曰:「止將所領五百人,若至城門,皆自脫甲,乞朝廷開門賜容。事濟之後,保擒侯景。「太子見其懇切,愈疑之。朱异撫膺曰:「失此,社稷事去矣!」俄而桃棒爲部下所告,景拉殺之。陳昕不知,如期而出,景邀得之,逼使射書城中曰:「桃棒且輕輕數十人先入。」景欲衷甲隨之,昕不肯,期以必死,乃殺之。 

    陳昕被侯景抓獲。侯景與陳昕一起暢飲,侯景想任用陳昕,讓他聚集起部曲,陳昕沒有答應。侯景便派他的儀同三司範桃棒把陳昕關押起來。陳昕便趁機勸說範桃棒,讓他率自己的部下襲擊王偉、宋子仙幷殺掉他們,然後到建康城去投降。范桃棒聽從了陳昕的勸說,夜間暗中將陳昕用繩子縋到建康城內。梁武帝知道了這一情况後非常高興,下令賜給範桃棒銀券,上面刻著:「事情成功的那天,封你爲河南王,立即擁有侯景的人馬,幷且賜給你金銀、絹帛以及歌伎!」太子擔心陳昕欺騙梁武帝,對此事猶豫不决。梁武帝生氣地說:「接受對方投降是常理之中的事,你爲什麽突然又疑神疑鬼的!「太子召集公卿大臣們開會商議此事,朱异、傅岐說:「范桃棒投降梁朝一定不是假的,範桃棒投降後,叛賊侯景一定會驚慌,乘此機會攻擊他,可以大敗叛賊。」太子說:「我們堅守城池,等侯外面的援兵,援兵到來後,叛賊何悉不平!這才是萬全之策。現在如果打開城門接納範桃棒,範桃棒的情况,怎麽會那麽容易就能知道!萬一情况發生變故,後悔莫及;事關江山社稷,必須再仔細地考慮。」朱异說:「殿下若以國家危機爲重就應該接納範桃棒;如果您猶豫不决,我不知道結果會怎樣。」太子始終不能下定决心,範桃棒又派陳昕啓奏說:「現在,我只率領我的部下五百人前來,如果到達城門時,我們會全部自動脫下鎧甲,請朝廷開門接納我們。事情成功之後,我何證抓獲侯景。」太子看到范桃棒很懇切地要求進城,就更加懷疑他。朱异捶胸感嘆道:「失去這次機會,國家就完了!」不久,範桃棒被他的部下告發了,侯景把他吹去四肢殺掉了。陳昕昆不知道範桃棒已經被殺死,仍按照原定日期從城內射一封書信,信上說:「範桃棒暫且輕裝率領幾十人先進入建康。」侯景想把鎧甲穿在裏面跟隨這些人進入建康城,陳昕不肯答應,决心一死,侯景就把他殺掉了。

    景使蕭見理與儀同三司盧輝略戍東府。見理凶險,夜,與群盜剽劫于大桁,中流矢而死。

    侯景派遣蕭見理和儀同三司盧輝略一起鎮守東府。蕭見理爲人凶惡、陰險。夜裏,他與一群强盜一起到大桁去搶劫,被飛來的流箭射中死去。

    邵陵王綸行至鐘離,聞景已渡采石,綸晝夜兼道,旋軍入援,濟江,中流風起,人馬滋者什一二。遂帥寧遠將軍西豐公大春、新塗公大成、永安侯確、安南俟駿、前譙刺史趙伯超、武州刺史蕭弄璋等,步騎三萬自京口西上。大成,大春之弟;確,綸之子;駿,懿之孫也。

    邵陵王蕭綸走到了鐘離,聽說侯景已經從采石渡過了長江,蕭綸便日夜兼程,回軍建康救援朝廷。渡過長江時,船到了江中心却刮起風來,落入水裏淹死的人、馬有十分之一二。于是,蕭綸便率領寧遠將軍西豐公蕭大春、新塗公蕭大成、永安侯蕭確、安南侯蕭駿、前譙州刺史趙伯超、武州刺史蕭弄璋等人及三萬步兵、騎兵從京口向西進軍。蕭大成是蕭大春的弟弟。蕭確是蕭綸的兒子。蕭駿是蕭懿的孫子。

    景遣軍至江乘拒綸軍。趙伯超曰:「若從黃城大路,必與賊遇,不如徑指鐘山,突據廣莫門,出賊不意,城圍必解矣。」綸從之,夜行失道,迂二十餘裏,庚辰旦,營于蔣山。景見之大駭,悉送所掠婦女、珍貨于石頭,具舟欲走。分兵三道攻綸,綸與戰,破之。時山巔寒雪,乃引軍下愛敬寺。景陳兵于覆舟山北,乙酉,綸進軍玄武湖側,與景對陳,不戰。至暮,景更約明日會戰,綸許之。安南侯駿見景軍退,以爲走,即與壯士逐之;景旋軍擊之,駿敗走,趣綸軍。趙伯超望見,亦引兵走,景乘勝追擊之,諸軍皆潰。綸收餘兵近千人,入天保寺;景追之。縱火燒寺。綸奔朱方,士卒踐冰雪,往往墮足。景悉收綸輜重,生擒西豐公大春、安前司馬莊丘慧、主帥霍俊等而還。丙戌,景陳所獲綸軍首虜鎧仗及大春等于城下,使言曰:「邵陵王爲亂兵所殺。」霍俊鉻曰:「王小失利,已全軍還京口。城中但堅守,援軍尋至。」賊以刀毆其背,俊辭色彌厲;景認而釋之,臨賀王正德殺之。

    侯景派遣軍隊來到江乘阻擊蕭綸的軍隊。趙伯超對蕭綸說:「如果從黃城的大路上去,一定會與敵人相遇,我們不如徑直進軍鐘山,突然占領廣莫門,出其不意出現在敵人面前,建康城之圍一定會解除。」蕭綸采納了趙伯超的建議,夜間行軍,迷失了道路,多走了二十多裏地。庚辰(二十三日)早上,在蔣山安營扎寨。侯景見到這種情况十分驚恐,把他所掠奪來的婦女和珍寶全部運送到石頭城,他準備好了船隻想逃走。同時又分兵三路攻打蕭綸,蕭綸的 軍隊與侯景把軍隊交戰,打敗了侯景的軍隊。這時,山峰上還有寒冷的積雪,蕭綸便把軍隊帶到了愛敬寺。侯景把軍隊布置在覆舟山北面。乙酉(二十八日),蕭綸進軍到了玄武湖畔,與侯景對面地擺開戰陣,但沒有交戰。到了黃昏,侯景提出改到明天再交戰,蕭綸答應了。安南蕭駿看到侯景退兵了,以爲他逃跑,就與精壯的士兵一起追趕侯景的軍隊。侯景回轉軍隊攻擊蕭駿的人馬,蕭駿戰敗逃走,奔向蕭綸的軍 營。趙伯超看見了這一情况,也帶領軍隊逃跑,侯景乘勝追擊,梁軍全部潰敗。蕭綸收集了將近一千殘兵,逃進了天保寺。侯景步步追。放火焚燒了天保寺。蕭綸逃往朱方,士兵們踩著冰雪前進,有很多人凍壞了脚。侯景把 蕭綸的物資全部收繳,活捉了西豐公蕭大春、安前司馬莊丘慧和主帥霍俊等人返回原地。丙戌(二十九日),侯景把他所抓獲的俘虜和斬殺的首級、鎧甲、武器以及蕭大春等人帶到建康城下向城內展示,幷讓人對城裏人說:「邵陵王已經被亂兵殺死!」只有霍俊反駁說:「邵陵王只是遇到了小小的挫折,他已經率領全部軍隊返回京口。城中的士兵只要堅守城池,援軍很快就會到來。」賊兵用刀毆打霍俊的後背,霍的言辭更尖銳,臉色更嚴厲。侯景認爲霍俊是位義士便釋放了他,臨賀王蕭正德把他殺害了。

    是日晚,鄱陽王範遣其世子嗣與西州刺史裴之高、建發太守趙鳳舉各將兵入援,軍于蔡洲,以待上諸軍,范以之高督江右援軍事。景悉區南岸居民于水北,焚其廬舍,大街已西,所地俱盡。

    這天晚上,鄱陽王蕭範派遣他的長子蕭嗣與西豫州刺史裴之高、建安太守昆趙鳳舉等人各自率軍救援建康,軍隊駐扎在蔡州,等待長江上游的各路人馬。蕭范讓裴之高統領長江右邊援軍的軍務。侯景把住在秦淮河南岸的居民全部趕到了秦淮河北岸,燒毀了他們的房屋,沿河大街以西的居民房産全部被清除掉了。

    北徐州刺史封山侯正表鎮鐘離,上召之入援,正表托以船糧未集,不進。景以正表爲南兗州刺史,封南郡王。正表乃于歐陽立栅以斷 援軍,帥衆一萬,聲言入援,實欲襲廣陵。密書誘廣陵令劉詢,使燒城爲應,詢以告南兗州刺史南康王會理。十二月,會理使詢帥步騎千人夜襲正表,大破之;正表走還鐘離。詢收其兵糧,歸就會理,與之入援。

    北徐州刺史封山侯蕭正表鎮守鐘離。梁武帝徵召他前來援救朝廷,蕭正表推托說船隻和糧草還沒收集起來,不肯派兵前去。侯景任命蕭正表爲南兗州刺史,封他爲南郡王。蕭正表于是在歐陽設立栅欄以阻斷增援朝廷的軍隊。他率領一萬人馬,表面上聲稱是進兵援救建康,實際上想要偷襲廣陵。他寫了封密信引誘廣陵縣令劉詢,讓他燒毀廣陵城作爲內應。劉詢把此事告訴了南兗州刺史南康王蕭會理。十二月,蕭會理派遣劉詢率領步兵、騎兵一千人夜間偷襲蕭正表,把蕭正表的軍隊打得一敗塗地。蕭正表逃回鐘離。劉詢收集了蕭正表殘兵和糧食武器,把它們交給了蕭會理,幷和他一起率領軍隊去救援建康城。

    癸巳,侍中、都官尚書羊侃卒,城中益懼。侯景大造攻具,陳于闕前,大車高數丈,一車二十輪,丁酉,復進攻城,以是蝦蟆車運土填塹。

    癸巳(初七),侍中、都官尚書羊侃去世,建康城裏更是人心惶恐。侯景大造攻城器具,幷把這些器具陳列在城樓前。高大的占車高達幾丈,一輛車有二十個車輪。丁酉(十一日),侯景又向皇城發動進攻,用蛤蟆車運土填平戰壕。

    湘東王繹遣世子方等將步騎一萬入援建康,庚子,發公安。繹又遣竟陵太守王僧辯將舟師萬人,出自漢川,載糧東下。方等有俊才,善騎射,每戰,親犯矢石,以死節自任。

    湘東王蕭繹派遣他的長子蕭方等率領一萬步兵、騎兵前來建康救援,庚子(十四日),援兵從公安出發。蕭繹又派遣竟陵太守王僧辯率領一萬名水軍,從漢川出發,用船運載糧食順水東下。蕭方等才智過人,擅長騎馬射箭。每次與敵人交戰,他都親自冒著箭林石雨殺敵,以爲節義而死爲己任。

    壬寅,侯景以火車焚台城東南樓。材官吳景,有巧思,于城內構地爲樓,火才滅,新樓即立,賊以爲神。景因火起,潜遣人于其下穿城。城將崩,乃覺之,吳景于城內更築迂城,狀如却月以擬之,兼擲火,焚其攻具,賊乃退走。

    壬寅(十六日),侯景用載有火種的車燒皇城東南樓。材官吳景心靈手巧,他讓人在皇城裏面的地上建起一座樓。大火剛滅新建的樓就立起,賊兵認爲是神助建立的樓。侯景趁大火燃燒起來的時候,偷偷派人從下面鑿城挖洞。城將要崩塌時,城內的人才發覺。吳景讓人們在城內修造了迂回曲折的城墻,它的形狀好似半圓形的月亮。同時,還向敵人扔擲火把,焚燒了他們的進攻器具。賊兵這才退兵。

    太子遣洗馬元孟恭將千人自大司馬門出蕩,孟恭與左右奔降于景。

    太子派遣洗馬元孟恭率領一千人馬從大司馬門衝殺出去,元孟恭與隨從人員主動投降了侯景。

    己酉,景土山稍逼城樓,柳津命作地道以取其土,外山崩,壓賊且盡。又于城內作飛橋,懸罩二土山。景衆見飛橋迥出,崩騰而走;城內擲雉尾炬,焚其東山,樓栅蕩盡,賊積死于城下。乃弃土山不復修,自焚其攻具。材官將軍寧嶷降于景,教之引玄武湖水以灌台城,闕前皆爲洪流。

    己酉(二十三日),侯景修築的土山逐漸逼近皇城城樓。柳津命令土兵挖地道來掏空土山下麵的土。城外的土山崩塌了,山四周的敵人幾乎全被壓死了。柳津又讓人在城內修築了一座飛橋,飛橋懸空籠罩在兩座土山上。侯景的人馬一見有座飛橋遠遠地伸出,一片混亂,爭著逃走了。城裏的人又向城外投擲雉尾火炬,焚燒了東土山,東土山的樓和栅欄全部被燒盡。敵人尸體積壓在城下。于是,侯景放弃了土山,不再修建它,幷自己把進攻用的器具燒毀了。材官將軍宋嶷投降了侯景,幷出主意讓他引玄湖水來淹灌台城,宮門前都是洪水。

    上征衡州刺史韋粲爲散騎常侍,以都督長沙歐陽監州事。粲,放之子也,還,至廬陵,聞侯景亂,粲簡閱部下,得精兵五千,倍道赴援。至豫章,聞景昆已出橫江,粲就內史劉孝儀謀之,孝儀曰:「必如此,當有敕。豈可輕信人言,妄相驚動!或恐不然。」時孝儀置酒,粲怒,以杯抵地曰:「賊已渡江,便逼宮闕,水陸俱斷 ,何暇有報!假令無敕,豈得自安!韋粲今日何情飲酒!」即馳馬出部分。將發,會江州刺史當陽公大心遣邀粲,粲乃馳往見大心曰:「上游藩鎮,江州去京最近,殿下情計誠宜在前。但中流任生,當須應接,不可闕鎮。今宜且張聲勢,移鎮湓城,遣偏將賜隨,于事便足。「大心然之,遣中兵昕帥兵二千人隨粲,粲至南洲,外弟司州刺史柳仲禮亦帥步騎萬餘人至橫江,粲即送糧仗贍給之,幷散私帛以賞其戰士。

    梁武帝徵調衡州刺史韋粲擔任散騎常侍,任命都督長沙人歐陽爲監州事。韋粲是韋放的兒子。當韋粲回到廬陵時,聽說侯景叛亂,韋粲簡拔部下,率領五千精銳士兵,加倍趕路前去援救朝廷。部隊來到豫章,聽說侯景已經出了橫 江,韋粲便到內史劉孝儀那裏與他商議。劉孝儀說:「如果情况真的是這樣的話,皇上應該有命令傳達下來。怎麽可以輕信別人說的話,輕率地行動起來自相驚擾呢!或許事情幷不是這樣。」這時劉孝儀設置了灑宴,韋粲聽完他的話勃然大怒,把酒杯摔在地上說:「叛賊已經渡過了長江,就要逼近皇宮了。水上、陸地的交通已全部被阻斷,朝廷麽會有空閑向我們 通報情况呢?假如朝廷無法發出命令,難道我們自己能够安心麽!韋粲今天哪兒有情緒飲酒!」于是,他就騎著馬飛快地出去布置軍事行運。將要出發時,正趕上江州刺史當陽公蕭大心派遺使者前來邀請韋粲。韋粲于是騎著快馬前去會見蕭大心。他對蕭大心說:「長江上游的藩鎮,江州離京城最近,殿下按情理來說,應該行動在前面的。但您是中流砥柱,身負重任,應做後應,不能沒有主將。現在,我們應該暫且虛張聲勢,移軍鎮守湓城,派遺你的副將隨我一同去,就足够了。」蕭大心同意了他的建議,便派遣中兵柳昕率領二千人馬跟隨韋粲一同前去。韋粲到達南洲時,他的表弟司州刺史柳仲禮也率領一萬多步兵、騎兵到了橫江。韋粲于是把糧食、武器提供給柳仲禮,幷且把自己的金銀、絹帛散發給柳仲禮的士兵用來獎賞他們。

    西豫州刺史裴之高自張公洲遣船渡仲禮,丙辰夜,粲、仲禮及宣猛將軍李孝欽、前司州刺史羊鴉仁、南陵太守陳文徹,合軍屯新林王游苑。粲議推仲禮爲大都督。報以衆軍;裴之高自以看位,耻居其下,議累日不决。粲抗言于衆曰:「今者同赴國難,義在除賊。所以推柳司州者,正以久捍邊疆,先爲侯景所憚;且士馬精銳,無出其前。若論位次,柳在粲下,語其年齒,亦少于粲,直以社稷之計,不得復論。今日形勢,貴在將和,若人心不同,大事去矣。裴公朝之舊德,豈應復挾私情以沮大計!粲請爲諸軍解之。」乃單舸至之高營,切讓之曰:「今二宮危逼,猾寇滔天,臣子當戮力同心,豈可自相矛!豫州必欲立异,鋒鏑便有所歸。」之高垂泣致謝,遂推仲禮爲大都督。

    西豫州刺史裴之高自張公洲派出船隻把柳仲禮的軍隊渡過江。丙辰(三十日)夜裏,韋粲、柳仲禮以及宣猛將軍李孝欽、前司州刺史羊鴉仁、南陵太守陳文徹等人的軍隊會合在一起,駐扎在新林的王游苑。韋粲提議推舉柳仲禮擔任大都督,告知下游的軍隊。裴之高自認爲年齡和官位比別人高,耻于居柳仲禮之下,韋粲的提議多日沒有决定下來。韋粲高聲對衆人說:「今天我們共赴國難,爲了鏟除叛賊。我之所以推舉柳司州,只是因爲他長期守衛邊疆,以前曾讓侯景害怕。况且他的人馬精銳,沒有人能超過他。如果論地位、資格,柳仲禮在我下面,如果論年齡大小,他也比我年少。只是爲國家考慮才這樣做,大家不要再爭論了。現在的形勢,貴在將領團結。如果人心不統一,大事就完了。裴公是朝廷中的有德望的老臣,怎麽能夾帶個人情感,敗壞國家大計呢!我韋粲請求爲各路軍隊解决這件事。」于是,韋粲一個人乘船來到裴之高的軍營,他語重心長地責備裴之高道:「現在,皇上和太子危在旦夕,狡詐的敵人罪惡滔天,做臣子的應該齊心協力,怎麽能自相矛盾,裴豫州一定要與大家離心异志的話,刀鋒箭就要有所指了。」裴之高流下了眼泪向韋粲謝罪,于是大家推舉柳仲禮爲大都督。

    宣城內史楊的華遣其子雄將郡兵繼至,援軍大集,衆十餘萬,緣淮樹栅,景亦于北岸樹栅以應之。

    宣城內史楊白華派遣他的兒子楊雄率領郡裏的士兵隨後趕來,衆多援軍彙集在一起,達十萬多人。他們沿著秦淮河竪立栅欄,侯景也在河北岸竪立栅欄來對付援軍。裴之高與北之橫以舟師一萬屯張公洲。景囚之高弟、侄、子、孫,臨水陣兵,連列于陳前,以鼎鑊、刀鋸隨其後,謂曰:「裴公不降,今即熟之。」之高召善射者使射其子,再發,皆不中。

    裴之高與他的弟弟裴之橫率一萬水軍駐扎在張公洲,侯景把裴之高的弟弟、侄子、兒子、孫子關押起來,臨河水擺開了戰陣,把裴之高的親屬鎖在一起押在隊列前面,將鼎鑊、刀鋸放在他們身後,然後對裴之高說:「裴公如果不投降,今天就把他們煮了。」裴之高把善于射箭的人召來,讓他用弓箭射中自己的兒子,射了兩次,都沒有射中。

    景帥步騎萬人于後渚挑戰,仲禮欲出擊之。韋粲曰:「日晚我勞,未可戰也。」仲禮乃堅壁不出,景亦引退。

    侯景率領一萬名步兵騎兵在後渚向援軍挑戰,柳仲禮想帶兵出去攻打他,韋粲勸他說:「天色已晚,我軍又很疲勞,不能應戰。」柳仲禮于是堅守營壘不出來應戰,侯景也領兵退了回去。

    湘東王繹將銳卒三萬發江陵,留其子綏寧侯方諸居守,諮議參軍劉之等三上箋請留,答教不許。

    湘東王蕭繹率領三萬名精銳的士兵從江陵出發,讓他的兒子綏寧侯蕭方諸留守江陵。諮議參軍劉之等人多次向蕭繹上書請求留下,蕭繹不同意。

    鄱陽王範遣其將梅伯龍攻王顯貴于壽陽,克其羅城;攻中城,不克而退,范益王其衆,使復攻之。

    鄱陽王蕭範派遣他的將領梅伯龍在壽陽攻打王顯貴的軍隊。攻克了外城,接著又攻打內城,沒能攻克,便退了回來。蕭范爲他增加了軍隊,讓他再次攻打壽陽。

    東魏大將軍澄患民錢濫惡,議不禁民私鑄;但懸稱市門,錢不重五銖,得入市。朝議以爲年穀不登,請俟他年,乃止。

    東魏大將軍高澄擔心民間貨幣太粗劣、分量不足,便考慮不禁止百姓自己鑄造錢。但在市場門口挂上秤,凡是不够五銖重的錢,一律不能入市場流通。朝廷官員商議後認爲今年糧食欠收,請等其它年份再實行這一政策,高澄便沒有實施此項措施。

    [23]魏太師泰殺安定國臣王茂而非其罪。尚書基丞柳慶諫,泰怒曰:「卿党罪人,亦當坐!」執慶于前。慶辭色不撓,曰:「慶聞君蔽于事爲不明,臣知而不爭爲不忠,慶既竭忠,不敢愛死,但懼公爲不明耳。」泰寤,亟使赦茂,不及,乃賜茂家錢帛曰:「以旌吾過。」

    [23]西魏太師宇文泰要殺他的封地臣屬王茂,但他幷沒有死罪。尚書左丞柳慶向宇文泰提出不同意見,宇文泰惱怒地說:「你偏袒罪人,也應當被治罪。」便把柳慶拘捕起來。柳慶言語神色毫不屈服,他說道:「柳慶我聽說,做國君的被事情的假像蒙蔽就是不明,做臣子的知道事情真相而不支爭辯就是不忠。我然竭盡全力爲國進忠了,不敢吝惜自己的生命,只是我怕你不明啊。」宇文泰這才醒悟,急忙派人傳令赦免王茂。結果沒有得及。于是,宇文泰便賜給王茂的家屬很多的錢帛說:「用它來表明我的過失吧。」

    [24]丙辰晦,柳仲禮夜入韋粲營,部分衆軍。旦日,會戰,諸將各有據守,令粲頓青塘。粲以青塘當石頭中路,賊必爭之,頗憚之。仲禮曰:「青塘要地,非兄不可;若疑兵少,當更遣軍相助。」乃使直將軍劉叔胤助之。

    [24]丙辰晦(三十日),柳仲禮夜間進入韋的軍營,部署各路軍隊。第二天早上,與侯景的軍隊交戰。各個將領各有自己要把守的地方。柳仲禮命令韋粲屯駐在青塘。由于青塘處于通往石頭的道路正中,叛賊一定會爭奪此地,韋粲很害怕屯駐在那裏。柳仲禮對韋粲說:「青塘是戰略要地,非得老兄你去不可。如果你擔心兵力少的話,我會再派軍隊協助你。」于是,柳仲禮便派遣直將軍劉叔胤協助韋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745&aid=7168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