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奇跡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奇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資治通鑒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資治通鑒卷一百五十九 梁紀十五(乙丑、545年)
 瀏覽381|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資治通鑒卷一百五十九

    梁紀十五 高祖武皇帝十五大同十一年(乙丑、545年) 

    梁紀十五 梁武帝大同十一年(乙丑,公元545年) 

    [1]春,正月,丙申,東魏遣兼散騎常侍李獎來騁。 

    [1]春季,正月,丙申(十七日),東魏派兼任散騎常侍的李獎到梁朝聘問。 

    [2]東魏儀同爾朱文暢與丞相司馬任胄、都督鄭仲禮等,謀因正月望夜觀打簇戲作亂,殺丞相歡,奉文暢爲主;事泄,皆死。文暢,榮之子也;其姊,敬宗之後,及仲禮姊大車,皆爲歡妾,有寵,故其兄弟皆不坐。

    [2]東魏儀同爾朱文暢和丞相司馬任胄,都督鄭仲禮等人,打算趁正月十五的晚上觀看打簇戲的機會謀反叛亂,殺掉丞相高歡,推奉文暢爲主上;事情泄露以後,他們全被處死。文暢是爾朱榮的兒子;他的姐姐原來是敬宗的皇后,現在與鄭仲禮的姐姐大車都是高歡的妾。她們受到高歡的寵愛,所以她們的兄弟都沒有受牽連。 

    歡上書言:「幷州,軍器所驟,動須女功,請置宮以處配沒之口;又納吐谷渾之女以招懷之。」丁未,置晉陽宮。二月,庚申,東魏主納吐谷渾可汗從妹爲容華。 

    高歡向孝靜帝上書說:「幷州是聚集了衆多軍需武器的地方,隨時都需要婦女工作。請您設置宮室來安置被分配到當地籍沒的女人,再請陛下納吐谷渾的女子入宮,以便招降吐谷渾國,對它實施懷柔政策。」丁未(二十八日),東魏設置了晉陽宮。二月,庚申(十一日),東魏孝靜帝納吐谷渾可汗的堂妹爲妾,封她爲容華。 

    [3]魏丞相泰遣酒泉胡安諾陀始通使于突厥。突厥本西方小國,姓何史那氏,世居金山之陽,爲柔然鐵工。至其酋長土門,始强大,頗侵魏西邊。安諾陀至,其國人皆喜曰:「大國使者至,吾國其將興矣。」 

    [3]西魏丞相宇文泰派酒泉的胡安諾陀開始出使突厥,幷與之溝通。突厥原本是西方的小國,以阿史那氏爲姓,世世代代居住在金山的南面,爲柔然國充當打鐵工。到了酋長土門統治時期,突厥才開始强大起來。它多次侵犯西魏西部邊疆。安諾陀來到突厥,突厥人都高興地說:「大國的使者一來,我們國家就要興盛了。」 

    [4]三月,乙未,東魏丞相歡入朝于鄴,百官迎于紫陌。歡握崔暹手而勞之曰:「往日朝廷豈無法官,莫肯舉劾。中尉盡心徇國,不避豪强,遂使遠邇肅清。衝鋒陷陣,大有其人;當官正色,今始見之。富貴乃中尉自取,高歡父子無以相報。」賜暹良馬。暹拜,馬驚走,歡親擁之,援以轡。東魏主宴于華林園,使歡擇朝廷公直者勸之酒;歡降階跪曰:「唯暹一人可勸,幷請以臣所射賜物千段賜之。」高澄退,謂暹曰:「我尚畏羨,何况餘人!」 

    [4]三月,乙未(十六日),東魏丞相高歡到鄴都朝拜國主,文武百官在紫陌迎候他。高歡握著崔暹的手慰勞他說:「以前朝廷裏不是沒有法官,但却沒人能舉報彈劾。中尉你盡心盡力報效國家,不畏强暴,才使天下四方平安無事。爲國家的利益而衝鋒陷陣大有人在;做官做得正派,這樣的人我今天才見到。今天的榮華富貴是中尉你自己取得的,我們高歡父子倆沒有什麽能相報的。」于是,賞賜給崔暹一匹好馬。崔暹連忙叩謝,不料馬驚跑起來,高歡便親自攔住它,拉過馬頭,把轡頭交給崔暹。東魏孝靜帝在華林園設宴,讓高歡在朝廷中選擇一位正直的官員向他勸酒。高歡退下一級臺階跪著說:「只有崔暹可以向您勸酒。同時,請您把我射箭所得賞賜的千段絹帛轉賜給他。」高澄從朝廷上退下之後對崔暹說:「我尚且對您非常敬畏,羡慕,何况其他人呢?」 

    然暹中懷頗挾巧詐。初,魏高陽王斌有庶妹玉儀,不爲其家所齒,爲孫騰妓,騰又弃之;高澄遇諸塗,悅而納之,遂有殊寵,封琅邪公主。澄謂崔季舒曰:「崔暹必造直諫,我亦有以待之。」及暹咨事,澄不復假以顔色。居三日,暹懷刺墜之于前。澄問:「何用此爲?」暹悚然曰:「未得通公主。」澄大悅,把暹臂,入見之。季舒語人曰:「崔暹常忿吾佞,在大將軍前,每言叔父可殺;及其自作,乃過于吾。」 

    然而崔暹內心却很奸詐。當初,西魏高陽王元斌有一個庶出的妹妹玉儀,在元斌家裏是個微不足道的人,做了孫騰的歌舞妓,後來孫騰又拋弃了她。高昆澄在路上遇到了她,很喜愛她,便收她爲妾,備受高澄寵愛,被封爲琅邪公主。高澄對崔季舒說:「崔暹一定會對我直言相諫,但是我也有辦法對付他。」等到崔暹向他請示事情,高澄不再對他和顔悅色。三天之後,崔暹懷裏揣著名帖來見高澄,高澄問:「你何必帶著名帖見我?」崔暹膽怯地說:「因爲我還沒有進見過公主。」高澄非常高興,拉著崔暹的胳膊,把他帶入室內與公主相見。事後,崔季舒對別人說:「崔暹恨我奸佞,他每次在大將軍面前時都說他的叔父應該被殺掉。而他自己的所作所爲,却早已超過我了。」 

    [5]夏,五月,甲辰,東魏大赦。 

    [5]夏季,五月,甲辰(二十六日),東魏大赦天下。 

    [6]魏王盟卒。 

    [6]西魏的王盟去世。 

    [7]晉氏以來,文章競爲浮華,魏丞相泰欲革其弊。六月,丁巳,魏主饗太廟。泰命大行台度支尚書、領著作蘇綽作《大誥》,宣示群臣,戒以政事;仍命「自今文章皆依此體。」 

    [7]從晉朝以來,天下文章競相以詞藻繁富相誇,西魏丞相宇文泰想革除這一不良風氣。六月,丁巳(初十),西魏文帝到太廟祭祖。宇文泰命令大行台度支尚書、領著作蘇綽寫了一篇《大誥》,宣讀給文武大臣們聽,勸誡大臣們勤于政事,西魏還下命令:「從今以後,文章都要按照這種方式來寫。」 

    [8]上遣交州刺史楊討李賁,以陳霸先爲司馬;命定州刺史蕭勃會于西江。勃知軍士憚遠役,因詭說留。集諸將問計,霸先曰:「交趾叛換,置由宗室,遂使混亂數州,逋誅累歲。定州欲偷安目前,不顧大計;節下奉辭伐罪,當死生以之,豈可逗橈不進,長寇沮衆也!」遂勒兵先發。以霸先爲前鋒。至交州,賁帥衆三萬拒之,敗于朱鳶,又敗于蘇曆江口,賁奔嘉寧城,諸軍圍之。勃,之子也。 

    [8]梁武帝派遣交州刺史楊討伐李賁,幷讓陳霸先擔任司馬;命令定州刺史蕭勃領兵與楊的軍隊在西江會合,蕭勃知道軍中將士害怕遠征打仗,就花言巧語勸說楊原地停止不前。楊召集各位將領尋問計策,陳霸先說:「交趾郡的反叛,其罪責在于宗室,因而使許多州混亂不堪,隨意捕人殺戮多年。現在定州刺史只想苟且偷安于眼前,還顧不上有什麽大的打算。現在您奉皇上之命討伐有罪之人,應當生死不顧,全力以赴,怎麽可以逗留不進,長敵人志氣而滅自己威風呢!」于是,陳霸先率自己的部隊首先出發。楊讓陳霸先做先鋒。到了交州,李賁率領三萬軍隊抵抗,在朱鳶被打敗。後來又在蘇曆江口被打敗。李賁逃往嘉寧城,各路軍隊將他圍住。蕭勃,是蕭的兒子。 

    [9]魏與柔然頭兵可汗謀連兵伐東魏,丞相歡患之,遣行台郎中杜弼使于柔然,爲世子澄求婚。頭兵曰:「高王自娶則可。」歡猶豫未决。婁妃曰:「國家大計,願勿疑也。」世子澄、尉景亦勸之。歡乃遣鎮南將軍慕容儼往聘之,號曰蠕蠕公主。秋,八月,歡親迎于下館。公主至,婁妃避正室以處之,歡跪而拜謝,妃曰:「彼將覺之,願絕勿顧。」頭兵使其弟禿突佳來送女,且報聘;仍戒曰:「待見外孫乃歸。」公主性嚴毅,終身不肯華言。歡嘗病,不得往,禿突佳怨恚,歡輿疾就之。 

    [9]西魏與柔然國頭兵可汗密謀聯合起兵討伐東魏,東魏丞相高歡爲此事很擔心,便派行台郎中杜弼出使柔然國,替他的長子高澄求婚。頭兵可汗對使者說:「高丞相如果爲自己娶親就可以。」高歡猶豫不决。婁妃對他說:「這是國家大事,希望您不要猶豫。」長子高澄與尉景也勸他。高歡于是派遣鎮南將軍慕容儼前往柔然國去定親,稱柔然王的女兒爲蠕蠕公主。秋季,八月,高歡親自在下館迎接蠕蠕公主。公主來到了東魏,婁妃將自己居住的正室讓給蠕蠕公主住;高歡向婁妃跪拜感謝她,婁妃說:「公主會發現我們的關係,希望你和我斷絕來往,不要再來看我。」頭兵可汗派他的弟弟禿突佳前來護送他的女兒,幷且作爲對東魏的回訪。他又告誡公主說:「等到看見外孫之後你再回來。」公主性格嚴肅剛毅,終身不肯說漢語。高歡有一次病了,不能前往她的住處,禿突佳很有怨氣,高歡便立即抱病登車去公主那裏。 

    [10]冬,十月,乙未,詔有罪者復聽入贖。

    [10]冬季,十月,乙未(疑誤),梁朝頒下詔書:重新允許有罪的人交錢贖罪。 

    [11]東魏遣中書舍人尉瑾來聘。 [11]東魏派中書舍人尉瑾來梁朝聘問。 

    [12]乙未,東魏丞相歡請釋邙山俘囚桎梏,配以民間寡婦。 

    [12]乙未(疑誤),東魏丞相高歡請求釋放邙山的戰俘,把民間的寡婦許配給他們。 

    [13]十二月,東魏以侯景爲司徒,中書令韓軌爲司空;戊子,以孫騰錄尚書事。 

    [13]十二月,東魏任命侯景爲司徒,任命中書令韓軌爲司空,戊子(十四日),任命孫騰爲錄尚書事。 

    [14]魏築圜丘于城南。 

    [14]西魏在長安城南面建造了一個祭天的圓丘。 

    [15]散騎常侍賀琛啓陳四事:其一,以爲「今北邊稽服,正是生聚教訓之時,而天下戶口减落,關外彌甚。郡不堪州之控總,縣不堪郡之裒削,更相呼擾,惟事征斂,民不堪命,各務流移,此豈非牧守之過歟!東境戶口空虛,皆由使命繁數,窮幽極遠,無不皆至,每有一使,所屬搔擾;駑困守宰,則拱手聽其漁獵,桀黠長吏,又因之重爲貪殘,縱有廉平,郡猶掣肘。如此,雖年降復業之詔,屢下蠲賦之恩,而民不得反其居也。」其二,以爲「今天下所以貪殘,良由風俗侈靡使之然也。今之燕喜,相競誇豪,積果如丘陵,列肴同綺綉,露臺之産,不周一燕之資,而賓主之間,裁取滿腹,未及下堂,已同臭腐。又,畜妓之夫,無有等秩,爲吏牧民者,致資巨億,罷歸之日,不支數年,率皆盡于燕飲之物、歌謠之具。所費事等丘山,爲歡止在俄頃,乃更追恨向所取之少;如復傅翼,增其搏噬,一何悖哉!其餘淫侈,著之凡百,習以成俗,日見滋甚,欲使人守廉白,安可得邪!誠宜嚴爲禁制,道以節儉,糾奏浮華,變其耳目。夫失節之嗟,亦民所自患,正耻不能及群,故勉强而爲之;苟以純素爲先,足正雕流之弊矣。」其三,以爲「陛下憂念四海,不憚勤勞,至于百司,莫不奏事。但鬥筲之人,既得伏奏帷,便欲詭競求進,不論國之大禮,心存明恕;惟務吹毛求疵,擘肌分理,以深刻爲能;以繩逐爲務。迹雖似于奉公,事更成其威福,犯罪者多,巧避滋甚,長弊增奸,實由于此。誠願責其公平之效,黜其讒慝之心,則下安上謐,無僥幸之患矣。」其四,以爲「今天下無事,而猶日不暇給,宜省事、息費,事省則民養,費息則財聚。應內省職掌各檢所部:凡京師治、署、邸、肆及國容、戎備,四方屯、傳、邸治,有所宜除,除之,有所宜减,减之;興造有非急者,徵求有可緩者,皆宜停省,以息費休民。故畜其財者,所以大用之也;養其民者,所以大役之也。若言小事不足害財,則終年不息矣;以小役不足妨民,則終年不止矣。如此,則難可以語富强而圖遠大矣。」

    [15]散騎常侍賀琛向梁武帝啓奏了四件事:其一,認爲「現在北方的東魏已經降服,該是讓百姓繁衍後代,積蓄物資,對他們實行教育訓導的時候了,而天下的戶口却减少了,關外戶口减少得更厲害。郡不堪忍受州的催逼,縣不堪忍受郡的搜刮,千方百計地互相騷擾,只知道橫徵暴斂,百姓不堪重壓,各家紛紛流離失所,這難道不是州郡長官的過錯嗎?東部地區戶口空虛,都是由于國家政令太繁多引起的,即使是偏僻邊遠的地方,也無所不至。每次來一位使者,所屬地區便受到騷擾,那些無能的地方官員,就只好拱手聽命,讓他們漁獵搜刮,强暴狡詐的地方長官,又趁機更加貪婪地剝削。縱然遇到廉潔正直的官員,郡守還要加以阻撓。象這樣,朝廷儘管年年降旨要人民恢復生産,多次下令免除賦稅,但百姓却不能回到他們原來的住所。」其二,認爲「當今天下官吏之所以貪婪、殘暴,確實是由于奢侈靡爛的風俗造成的。當今,在喜慶飲酒的日子裏,人們竟相攀比奢華;果品堆積得如同小山,美味佳肴擺在席上如同美麗的刺綉一樣,百兩黃金,還不够一次酒宴所用的錢。來賓與主人所需要的只是吃飽,沒等到走下殿堂,那些食物就當成腐爛發臭的東西拋弃掉。再者,無論什麽等級,都蓄養妓女。而當官統治百姓的人,得到了巨大的財富,他們離職回家之後,這些銀兩也維持不了幾年,全都用在操辦飲酒、歌舞的花銷中了。他們所破費的東西象小山一樣多,而尋歡作樂只在一時,于是他們更加悔恨以往在做官時向百姓索取得少了;如果能重新做官的話,他們便加倍地攫取、吞噬百姓的財物。這是多麽違背道義啊!其餘淫侈之事,數不勝數,這種習慣漸漸成了風氣,而且日漸滋長,一天比一天嚴重,要想使人們恪守廉正清白,怎麽能辦到呢?真應該嚴格制定禁止的措施,用節儉來引導人們,糾昆正虛浮不實的弊端,使其耳目一新。對官吏失去節制的感嘆,也是人們自己憂慮的,我正羞愧于不能使大家有這樣的認識,所以要勉强去做,如果能以正直清白爲前導,足能糾正那些雕殘失節的弊病」。其三,認爲「陛下您憂國憂民,挂念天下,不畏辛勞,以至于各部門都直接向您奏事。但是那些才短識淺氣量狹小的人,既能靠近您,向您啓奏,便想騙得您的信任,爭相飛黃騰達,而不顧國家大局,不能心存寬恕,只一味地吹毛求疵,擘肌分理,過分苛細,以嚴酷爲能幹,把糾舉別人過錯幷且呵斥驅逐人看成是自己的任務。他們的作爲,表面上雖然似乎在奉公辦事,實際上是更實現了他的作威作福。結果使犯罪者增多,用巧妙辦法逃避罪責的人也很多,滋長了弊病,增加了邪惡,實際上就因爲這個原因啊!我真誠地希望能達到公平的效果,革除奸佞小人妄進讒言的邪惡念頭,那樣,全國上下就會安定,就沒有僥幸心理帶來的憂患了。」其四,認爲「現在天下太平無事,但仍沒有一點空閑時間,應該馬上精簡事務,節省掉一些花費。减少了事務,百姓就能修養生息,節省一些開銷,國家就可以聚集資財。各機構應該自己對照職責範圍,分別檢查下屬部門:凡是京師的官府、衙門、官邸、市肆以及朝廷儀仗、武事裝備,地方上的屯戍、驛傳、地方官衙等,有應該革除的,就要革除它,有應該削减的,就要削减掉它。興建的工程有不急需的,徵收的賦稅勞役有可以暫緩的,都應該停止减省,以節約開銷,讓百姓得到休息。因此,儲蓄財貨是爲了能有大的作爲,讓人民休養生息是爲了能讓他們服大役。如果說小事不足以破費多少錢財,就任意花費的話,那就終年不會停止了。如果認爲小的勞役不會妨礙百姓的話,那就會終年有勞役,百姓沒有休息的時候了。像這樣,就很難談到國富民强,幷且圖謀遠大的事業了。」 

    啓奏,上大怒,召主書于前,口授敕書以責琛。大指以爲:「朕有天下四十餘年,公車讜言,日關聽覽,所陳之事,與卿不异,每苦倥偬,更增惑。卿不宜自同茸,止取名字,宣之行路,言『我能上事,恨朝廷之不用。』何不分別顯言:某刺史橫暴,某太守貪殘,尚書、蘭台某人奸猾,使者漁獵,幷何姓名?取與者誰?明言其事,得以誅黜,更擇材良。又,士民飲食過差,若加嚴禁,密房曲屋,云何可知?儻家家搜檢,恐益增苛擾。若指朝廷,我無此事。昔之牲牢,久不宰殺,朝中會同,菜蔬而已;若復减此,必有《蟋蟀》之譏。若以爲功德事者,皆是園中之物,變一瓜爲數十種,治一菜爲數十味;以變故多,何損于事!我自非公宴,不食國家之食,多歷年所;乃至宮人,亦不食國家之食。凡所營造,不關材官及以國匠,皆資雇藉以成其事。勇怯不同,貪廉各用,亦非朝廷爲之傅翼。卿以朝廷爲悖,乃自甘之,當思致悖所以!卿云『宜導之以節儉』,朕絕房室三十餘年,至于居處不過一床之地,雕飾之物不入于宮;受生不飲酒,不好音聲,所以朝中曲宴,未嘗奏樂,此群賢之所見也,朕三更出治事,隨事多少,事少午前得竟,事多日昃方食,日常一食,若晝若夜;昔要腹過于十圍,今之瘦削才二尺餘,舊帶猶存,非爲妄說。爲誰爲之?救物故也。卿又曰『百司莫不奏事,詭競求進』,今不使外人呈事,誰尸其任!專委之人,云何可得?古人云:『專聽生奸,獨任成亂,』二世之委趙高,元後之付王莽,呼鹿爲馬,又可法歟?卿云『吹毛求疵』,復是何人?『擘肌分理』,復是何事?治、署、邸、肆等,何者宜除?何者宜减?何處興造非急?何處徵求可緩?各出其事,具以奏聞!富國强兵之術,息民省役之宜,幷宜具列!若不具列,則是欺罔朝廷。倚聞重奏,當復省覽,付之尚書,班下海內,庶惟新之美,復見今日。」琛但謝過而已,不敢復言。 

    賀琛啓奏之後,梁武帝勃然大怒,把主書召到面前,口授敕書指責賀琛。大致內容是:「我有江山已四十多年,每天都耳聞目睹許多從公車官署中轉來的臣民直言不諱的上書,他們所陳述的事情,與你所說的沒有什麽不同。我常常苦于時間倉促,現在你的奏摺更增添了我的糊塗和迷惑不解。你不該把自己和才能低下的軟弱之人混同在一起,只是圖個虛名,向行路之人炫耀說:『我可以向皇帝上書陳述意見。遺憾的是朝廷不采納。』爲什麽不分別明著說:某位刺史橫徵暴斂,某位太守貪婪殘酷,某位尚書、蘭台奸詐虛滑;漁獵百姓的皇差姓什麽叫什麽?從誰那裏奪取?給了誰?如果你能明白地指出這些,我就能殺掉、罷免他們,再選擇好的人才。還有,官吏百姓的飲食豪華過度,如果加以嚴格禁止,他們在密室裏,你又怎麽知道呢?倘若挨家挨戶搜查,恐怕更增加了對百姓的騷擾。如果你指的是朝廷中生活奢侈,我是沒有這種情况的。昆以前飼養的祭祀用的牲畜,很久沒有宰殺了。朝廷如有朝會,也只是吃一些蔬菜罷了。如果再削减這些蔬菜,一定會被譏諷爲是《詩經•蟋蟀》所諷刺的晉僖公那樣的人。如果你認爲供佛、事佛奢侈,那些供品都是園子裏的東西,把一種瓜改爲幾十個品種,把一種菜做成幾十種味道。只因爲變著花樣做才有了許多菜肴,對事物又有什麽損害呢?我如果不是公宴,從不吃國家的酒食,已有很多年了。甚至宮中的人,也不吃國家的糧食。凡是營造的建築,都與材官和國匠無關,都是用錢雇人來完成的。官員們有勇敢的,也有膽怯的,有貪婪的也有廉正的,也不是朝廷爲他們增添了羽翼。你認爲朝廷是有錯誤的,于是就自以爲是。你應該想一想導致錯誤的原因!你說:應該以節儉引導百姓,我已經三十多年沒有房事,至于居住,不過只有能放下一張床的地方,宮中沒有雕梁畫柱;我平生不愛飲酒,不喜好聲色。因此,朝廷中設宴,不曾演奏過樂曲,這些都是諸位賢臣們所看到的。我三更便起,治理國家大事,處理政務的時間依據國家事務的多少來定,事務不多時,中午之前就能把它們處理完,事務繁忙時太陽偏西時才能吃飯,常常每天只吃一頓飯,既象在過白天,又象在過黑夜。往日,我的腰和腹超過了十圍,現在瘦得才只有二尺多點,我以前圍的腰帶還保存著,不是亂說。這是爲了誰工作?是爲了拯救萬民的緣故。你又說:『官員們沒有不凡事都向您禀奏的,一些人用盡伎倆想升官。』要是從今不讓外人奏報事情,那麽誰來擔負這個責任呢?委托管理國事的專人,怎麽能够得到呢?古人說:『只聽一方面的話就會出現奸佞小人,專任一人必定要出禍亂。』秦二世把國家大事委托給了趙高,元後把一切托付給了王莽,結果趙高指鹿爲馬,顛倒是非,又怎麽能效法他們呢!你說:『吹毛求疵』,又是指誰?『擘肌分理』,又是指哪件事?官府、衙門、官邸、市肆等等,哪個應該革除,哪些該削减?哪些地方興建的工程不急?哪些徵收的賦稅可以遲緩?你要分別舉出具體事實,詳細啓奏給我聽!用什麽辦法使國家富裕,軍隊强大,應該如何讓百姓休養生息,减除勞役,這些都該具體地列出,如果不具體地一一列出,那你就是蒙蔽欺騙朝廷。朕正在準備側耳細聽你按上述要求重新奏報,届時自當認真閱讀,幷把你的高見批轉給尚書省,正式向全國頒布,只希望除舊布新的善政美德,能因此而出現在今世。」賀琛只是向梁武帝謝了罪,不敢再說什麽。 

    上爲人孝慈恭儉,博學能文,陰陽、蔔筮、騎射、聲律、草隸、圍棋,無不精妙。勤于政務,冬月四更竟,即起視事,執筆觸寒,手爲皴裂。自天監中用釋氏法,長齋斷魚肉,日止一食,惟菜羹、糲飯而已,或遇事繁,日移中則嗽口以過。身衣布衣,木綿皂帳,一冠三載,一衾二年,後宮貴妃以下,衣不曳地。性不飲酒,非宗廟祭祀、大饗宴及諸法事,未嘗作樂。雖居暗室,恒理衣冠,小坐、盛暑,未嘗褰袒,對內竪小臣,如遇大賓。然優假士人太過,牧守多浸漁百姓,使者干擾郡縣。又好親任小人,頗傷苛察;多造塔廟,公私費損。江南久安,風俗奢靡,故琛啓及之。上惡其觸實,故怒。 

    梁武帝爲人很守孝道,待人慈悲,彬彬有禮,生活又節儉。他博學多才,善寫文章,對陰陽、蔔筮、騎射、聲律、草、圍棋無所不精。他對國家事務很勤勉,冬天,四更一過,他就起來工作。由于天氣嚴寒,握筆的手都粗糙得裂口子了。自從天監年間信仰釋迦牟尼的佛教以來,長期齋戒吃素食,不再吃魚肉。每天只吃一頓飯,也只不過是些菜羹,粗米飯罷了。有時遇到事務繁多,太陽移過頭頂了,就漱一漱口算吃過飯了。他身穿布衣,用的是木棉織的黑色帳子。一頂帽子戴三年,被子蓋二年才換一床。後宮裏貴妃以下,不穿拖地的衣裙。他生性不喝酒,如果不是在宗廟舉行祭祀,或是辦大宴席以及進行其他的拜佛等活動,就不奏樂。儘管他居住在幽暗的房子中,却一直衣冠楚楚,坐在宮中便座上,在酷暑的日子裏,也沒有袒胸露懷。對待宮中太監小臣,象對待尊貴的賓客一樣。但是寬待士大夫太過分,牧守大多漁獵百姓,皇帝的使臣又干擾郡縣。梁武帝本人又愛親近任用奸詐的小人,很失之于苛刻挑剔。他還興建了許多塔和廟,使公家和私人都破費損耗。江南一帶長期安定,形成了生活奢侈的風俗,所以賀琛在奏摺中提到了此事。武帝不喜歡他觸及事實,所以大爲惱怒。 

    臣光曰:梁高祖之不終也,宜哉!夫人君聽納之失,在于叢脞;人臣獻替之病,在于煩碎。是以明主守要道以禦萬機之本,忠臣陳大禮以格君心之非,故身不勞而收功遠,言至約而爲益大也。觀夫賀琛之諫未至于切直,而高祖赫昆然震怒,護其所短,矜其所長;詰貪暴之主名,問勞費之,條目,困以難對之狀,責以必窮之辭。自以蔬食之儉爲盛德,日昃之勤爲至治,君道已備,無復可加,群臣箴規,舉不足聽。如此,則自餘切直之言過于琛者,誰敢進哉!由是奸佞居前而不見,大謀顛錯而不知,名辱身危,覆邦絕祀,爲千古所閔笑,豈不哀哉! 

    臣司馬光曰:梁武帝不得善終,是應該的。國君之所以在聽取意見,接納進諫方面出現過失,就是因爲只注意了瑣碎細小的事情而沒有雄才大略。大臣進諫時所犯的毛病,也在于煩瑣。因此賢明的君主要抓住最主要的問題以駕馭萬事的根本,忠心的大臣要陳述大的方針政策來勸阻君主想得不對的地方,所以作爲君主不需親自動手操勞,就能取得大的功效,作爲大臣說得簡明扼要便收到很大的效益。縱觀賀琛的進諫,可以說還未達到直言極諫的地步,而梁武帝却已經勃然大怒,袒護自己的短處,誇耀自己的長處。質問賀琛貪婪暴虐的官吏名字,追問徭役過重、費用鋪張的具體項目,用難以回答的問題來困擾他,用無法對答的言辭來責備他。梁武帝自認爲每頓飯只吃蔬菜的節儉作風是極大的美德,忙到太陽偏西才吃飯這種勤勉的工作態度是最好的治國辦法,爲君之道他已具備,再沒有什麽需要增加的了,對于大臣的規勸,認爲全不值得去聽取。象這樣,那麽其餘比賀琛的進諫更懇切、直率、激烈的話,誰還敢去對他說呢!因此,奸佞小人在眼前也視而不見,重大决策顛倒錯誤也不知道,聲名受辱,自身危亡,國家顛覆,祭祀斷絕,被千古人憐憫譏笑,難道不很悲哀嗎? 

    [16]上敦尚文雅,疏簡刑法,自公卿大臣,咸不以鞫獄爲意。奸吏招權弄法,貨賂成市,枉濫者多。大率二歲刑已上歲至五千人;徒居作者具五任,其無任者著升械;若疾病,權解之,是後囚徒或有優、劇。時王侯子弟,多驕淫不法。上年老,厭于萬幾。又專精佛戒,每斷重罪,則終日不懌;或謀反逆,事覺,亦泣而宥之。由是王侯益橫,或白晝殺人于都街,或暮夜公行剽劫,有罪亡命者,匿于王家,有司不敢搜捕。上深知其弊,溺于慈愛,不能禁也。 

    [16]梁武帝真心崇尚文章禮樂,對刑法則疏遠忽視。從公卿大臣以下,都不重視審判刑案。奸佞的官吏便擅權弄法,受賄賂的東西多得象市場出售的商品一樣,無辜受害擴大冤獄的事很多。大約被判二年以上刑罰的人每年多達五千;判罰勞役的人各自運用技巧服役勞作,那些沒有一技之長的人就要被套上枷鎖;如果有人病了,就暫時爲他解開枷鎖,這以後,囚徒中有能力行賄的人借此得到優待,沒有能力行賄的人就會加劇痛苦。當時,王公貴族的子弟,大多驕奢淫逸,不遵守法規。武帝年紀已老,滿足于處理日常的各種事務,又專心研究佛教戒律,每次裁决了重大罪犯,就一天不高興,有人密謀反叛朝廷,事情被發覺後,他也哭泣悲傷一番幷且原諒了這個人。由于這樣,王公貴族們更加專橫。有人在都城街道于光天化日之下把人殺死,有人在夜晚時分公開搶劫,有罪在身的逃命之人,藏在王侯家中,有關官吏不敢前去搜捕。梁武帝深深知道這些弊端,由于沉溺于慈悲仁愛,也不能禁止這些現象。

    [17]魏東陽王榮爲瓜州刺史,與其婿鄧彥偕行。榮卒,瓜州首望表榮子康爲刺史,彥殺康而奪其位;魏不能討,因以彥爲刺史,屢征不至,又南通吐谷渾。丞相泰以道遠難于動衆,欲以計取之,以給事黃門侍郎申徽爲河西大使,密令圖彥。 

    [17]西魏東陽王元榮任瓜州刺史,與他的女婿鄧彥一同前往瓜州。元榮死後,瓜州最有威望的大姓人家上表請求讓元榮的兒子元康做刺史。鄧彥于是殺掉了元康,篡奪了這個職位。西魏無力討伐他,便任命鄧彥爲瓜州刺史。但多次徵召他,他都不來,又與南面的吐谷渾勾結。西魏丞相宇文泰因爲離瓜州路途遙遠,很難興師動衆地討伐他,便想用智謀征服鄧彥。他派給事黃門侍郎申徽擔任河西大使,密令申徽算計鄧彥。

    徽以五十騎行,既至,止于賓館;彥見徽單使,不以爲疑。徽遣人微勸彥歸朝,彥不從;徽又使贊成其留計;彥信之,遂來至館。徽先與州主簿敦煌令狐整等密謀,執彥于坐,責而縛之;因宣詔慰諭吏民,且云「大軍續至」城中無敢動者,遂送彥于長安。泰以徽爲都官尚書。 

    申徽帶領五十名騎兵前往瓜州,來到了瓜州後,就住在賓館裏了。鄧彥見申徽沒帶什麽隨從,沒有懷疑他。申徽派人暗中勸說鄧彥歸順朝廷,鄧彥不聽從勸告,申徽又派人表示贊成鄧彥留在瓜州的計策。鄧彥聽信了這些話,于是昆來到申徽住的賓館。申徽事先已與瓜州的主簿敦煌人令狐整等密謀策劃好了,在座位上捉住了鄧彥,把他捆綁了起來;接著就宣讀詔書安撫百姓和官吏,幷且說:「大批人馬隨後就要來到。」瓜州城裏沒有敢亂動的。于是,申徽便把鄧彥押送到了長安。宇文泰任命申徽爲都官尚書。

    中大同元年(丙寅、546)

    中大同元年(丙寅,公元546年)

    [1]春,正月,癸丑,楊等克嘉寧城,李賁奔新昌獠中,諸軍頓于江口。

    [1]春季,正月,癸丑(初十),楊等人攻克了嘉寧城,李賁逃奔新昌的獠人地區,各路人馬便停留在江口。

    [2]二月,魏以義州刺史史寧爲凉州刺史;前刺史宇文仲和據州,不受代,瓜州民張保殺刺史成慶以應之,晉昌民呂興殺太守郭肆,以郡應保。丞相泰遣太子太保獨孤信、開府儀同三司怡峰與史寧討之。

    [2]二月,西魏任命義州刺史史寧爲凉州刺史,前任刺史宇文仲和依然占據著凉州,不接受新刺史的取代。瓜州人張保也殺掉了瓜州刺史成慶來與宇文仲和呼應。晉昌郡人呂興殺掉了太守郭肆,以此來響應張保。丞相宇文泰派遣太子太保獨孤信、開府儀同三司怡峰和史寧一同討伐叛逆。 

    [3]三月,乙巳,大赦。 

    [3]三月,乙己(初三),梁朝大赦天下。 

    [4]庚戌,上幸同泰寺,遂停寺省,講《三慧經》。夏,四月,丙戌,解講,大赦,改元。是夜,同泰寺浮圖灾,上曰:「此魔也,宜廣爲法事。」群臣皆稱善。乃下詔曰:「道高魔盛,行善鄣生,當窮茲土木,倍增往日。」遂起十二層浮圖;將成,值侯景亂而止。 

    [4]庚戌(初八),梁武帝臨幸同泰寺,就住在寺裏的臨時官署中,講讀《三慧經》。夏季,四月,丙戌(十四日),梁武帝講經結束,實行大赦,改換年號。這天夜裏,同泰寺的塔起火,梁武帝說:「這是魔鬼造成的,應該大規模地做一些佛事活動。」文武大臣們都說好。于是,梁武帝下詔說:「道高魔盛,行善發生障礙,應該大興土木,建造規模要超過以往。」于是便開始起造一座高十二層的佛塔;將要建成之時,正趕上侯景叛亂,便中止修建了。 

    [5]魏史寧曉諭凉州吏民,率皆歸附,獨宇文仲和據城不下。五月,獨孤信使諸將夜攻其東北,自帥壯士襲其西南,遲明,克之,遂擒仲和。

    [5]西魏史寧慰問安撫凉州的百姓和官吏,全州吏民都歸順了他,唯有宇文仲和占據著凉州城不肯投降。五月,獨孤信派遣將領們在夜晚攻打城的東北角,自己統率壯士襲擊城的西南角,黎明時分,攻克了凉州城。擒獲了宇文仲和。 

    初,張保欲殺州主簿令孤整,以其人望,恐失衆心,雖外相敬,內甚忌之。整陽爲親附,因使人說保曰:「今東軍漸逼凉州,彼勢孤危,恐不能敵,宜急分精銳以救之。然成敗在于將領,令孤延保,兼資文武,使將兵以往,蔑不濟矣!」保從之。 

    當初,張保想要殺掉瓜州主簿令狐整,因令狐整很有聲望,殺掉他會失去民心,所以張保儘管表面上尊敬令狐整,但在內心却非常忌恨他。令狐整假裝親近,依附于張保,便派人勸張保說:「現在獨孤信的軍隊正在漸漸逼近凉州,凉州的形勢孤立無援,十分危險,恐怕不能抵擋住獨孤信的軍隊。應該趕快分派一些精銳部隊援救凉州。但是,成功或失敗的關鍵在于將領的能力。令狐整是個文武兼備的人才,如果派他率領軍隊前往凉州,沒有不成的事。」張保采納了令狐整的建議。 

    整行及玉門,召豪杰述保罪狀,馳還襲之。先克晉昌,斬呂興;進擊瓜州,州人素信服整,皆弃保來降。保奔吐谷渾。 

    令狐整帶領軍隊行軍到了玉門,他召集起英雄豪杰,歷數張保的罪狀,帶領騎兵返回瓜州襲擊張保。他先攻克了晉昌,斬除了呂興。然後攻打瓜州,當地人平素都信服令狐整,因此都叛離張保,向令狐整投降。張保逃往吐谷渾。 

    衆議推整爲刺史,整曰:「吾屬以張保逆亂,恐闔州之人俱陷不義,故相與討誅之。今復見推,是效尤也。」乃推魏所遣使波斯者張道義行州事,具以狀聞。丞相泰以申徽爲瓜州刺史。召整爲壽昌太守,封襄武男。整帥宗族鄉里三千餘人入朝,從泰征討,累遷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 

    大家商議後,一致推舉令狐整擔任瓜州刺史。令狐整對大家說:「我們因昆爲張保叛逆作戰,恐怕使全瓜州人都陷入了不義的境地,所以才共同討伐他。今天我又被大家推舉爲瓜州刺史,這是明知錯誤而加以仿效,會罪上加罪啊。」于是,他便推舉西魏派來出使波斯的張道義暫且主持瓜州的日常事務,幷將情况上報朝廷。西魏丞相宇文泰讓申徽擔任瓜州刺史,召令狐整擔任壽昌太守,加封爲襄武男。令狐整率領他的宗族、同鄉共三千多人進京入朝,跟隨宇文泰征討叛逆,他逐步升官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又加官侍中。

    [6]六月,庚子,東魏以司徒侯景爲河南大將軍、大行台。 

    [6]六月,庚子(二十九日),東魏任命司徒侯景爲河南大將軍和大行台。 

    [7]秋,七月,壬寅,東魏遣散騎常侍元廓來聘。 

    [7]秋季,七月,壬寅(初一),東魏派散騎常侍元廓來到梁朝聘問。 

    [8]甲子,詔:「犯罪非大逆,父母、祖父母不坐。」 

    [8]甲子(二十三日),梁武帝頒布詔書:「罪犯如果不犯有大逆不道的罪行,他的父母以及祖父母不被連坐。」 

    [9]先是,江東唯建康及三吳、荊、郢、江、湘、梁、益用錢,其餘州郡雜以穀帛,交、廣專以金銀爲貨。上自鑄五銖及女錢,二品幷行,禁諸古錢。普通中,更鑄鐵錢。由是民私鑄者多,物價騰踴,交易者至以車載錢,不復計數。又自破嶺以東,八十爲百,名曰「東錢」;江、郢以上,七十爲百,名曰「西錢」;建康以九十爲百,名曰「長錢」。丙寅,詔曰:「朝四暮三,衆狙皆喜,名實未虧而喜怒爲用。頃聞外間多用九陌錢,陌减則物貴,陌足則物賤,非物有貴賤,乃心有顛倒。至于遠方,日更滋甚,徒亂王制,無益民財。自今可通用足陌錢!令書行後,百日爲期,若猶有犯,男子謫運,女子質作,幷同三年。」詔下而人不從,錢陌益少;至于季年,遂以三十五爲百云。 

    [9]在此以前,長江之南只有建康及三吳、荊州、郢州、江州、湘州、梁州、益州等地使用貨幣。其他的州和郡雜用穀物或帛等實物交換。交、廣兩地專門使用金銀作爲貨幣。梁武帝自己鑄造了五銖錢和女錢,讓這兩種貨幣一起在市場流通,幷且禁止使用各種古代貨幣。普通年間,又鑄造了鐵錢。從此民間私下裏鑄造貨幣的人很多,造成物價沸騰猛漲。做買賣的人竟至于用車來拉錢,而不再逐個算計。還有,從破嶺往東,每八十文折合一百文,人們稱它爲「東錢」。江州、郢州以西每七十文折合一百文,被稱爲「西錢」。建康地區每九十文折合一百文,被稱爲「長錢」。丙寅(二十五日),梁武帝頒布詔書說:「朝四暮三,衆猴便都高興,名稱不同而實際意思一樣,但喜怒却不同。近來我聽說外界大多用九陌錢,這樣錢减少了,那麽物價就會昂貴,錢充足了,物價就會低賤。幷不是東西本身有貴有賤,而是人們的思想顛來倒去。說到邊遠地區,那裏貨幣混亂的狀况更是一天比一天厲害。這只能擾亂國家的制度,不會使百姓的財富增多。從今以後,應該在全國通用足陌錢。頒布命令的文書發出以後,以一百天爲期限,在百日之外如果還有人違犯這一制度,就要服三年勞役。男子被罰到邊遠地區搬運東西,女子要以身抵押服勞役。」詔書頒布下去之後,百姓却不按這種制度去做。錢陌變得更少了。到了末年竟以三十五文算做一百文了。

    [10]上年高,諸子心不相下,邵陵王綸爲丹楊尹,湘東王繹在江州,武陵王紀在益州,皆權侔人主;太子綱惡之,常選精兵以衛東宮。八月,以綸爲南徐州刺史。 

    [10]梁武帝年事已高,他的兒子們彼此互不相服,邵陵王蕭綸任丹楊尹,湘東王蕭繹任江州刺史,武陵王蕭紀任益州刺史,他們的權力都跟皇帝一般;太子蕭綱很忌恨他們,常常挑選一些精銳軍隊來保衛東宮。八月,梁武帝任命蕭綸擔任南徐州刺史。 

    [11]東魏丞相歡如鄴。高澄遷洛陽《石經》五十二碑于鄴。 

    [11]東魏丞相高歡前往鄴城。他的兒子高澄將洛陽五十二塊刻有《石經》的石碑遷到了鄴城。 

    [12]魏徙幷州刺史王思政爲荊州刺史,使之舉諸將可代鎮玉壁者。思政舉晉州刺史韋孝寬,丞相泰從之。東魏丞相歡悉舉山東之衆,將伐魏;癸巳,自鄴會兵于晉陽;九月,至玉壁,圍之。以挑西師,西師不出。 

    [12]西魏調幷州刺史王思政擔任荊州刺史,幷讓他從諸將中推舉一位可以代替自己鎮守幷州州治玉壁的將領。王思政推舉了晉州刺史韋孝寬,丞相宇文泰采納了他的意見。東魏丞相高歡率領崤山以東的全部兵馬將要討伐西魏。昆癸巳(二十三日),高歡便帶兵從鄴城出發,到晉陽與其他將領會師。九月,到達了玉壁,將玉壁包圍起來。他們向西魏的軍隊挑戰,西魏的軍隊却不出來應戰。 

    [13]李賁復帥衆二萬自獠中出,屯典澈湖,大造船艦,充塞湖中。衆軍憚之,頓湖口,不敢進。陳霸先謂諸將曰:「我師已老,將士疲勞;且孤軍無援,入人心腹,若一戰不捷,豈望生全!今藉其屢奔,人情未固,夷、獠烏合,易爲摧殄。正當共出百死,决力取之;無故停留,時事去矣!」諸將皆默然莫應。是夜,江水暴起七丈,注湖中。霸先勒所部兵乘流先進,衆軍鼓噪俱前;賁衆大潰,竄入屈獠洞中。 

    [13]李賁又率領兩萬人馬從獠人居住區出發,把軍隊屯集在典澈湖一帶。他在那裏建造了大量戰船,充滿了整個典澈湖。進攻李賁的各路軍隊都害怕他的戰船,便停在了典澈湖口,不敢進入湖內。陳霸先對將領們說:「我軍出征時間已經很長了,將士們疲憊不堪,况且我孤軍無援,進入敵人的心臟地區,如果第一戰打不勝的話,怎能指望活著回來!現在我們應該趁著他多次失利,人心沒有穩定,而夷、獠都是些烏合之衆,很容易被摧毀消滅,正應當共同出生入死,竭盡全力打敗李賁。如果無緣無故地停留在湖口,機會就要失去了!」將領們聽完陳霸先的話,都默默無語,沒有響應。這天夜裏,江水暴漲了七丈高,流到了典澈湖中。陳霸先率領他的軍隊順流先進入湖中,衆多人馬在鼓聲中一起呐喊衝殺。李賁的軍隊被打得慘敗,逃進了屈獠洞裏。

    [14]冬,十月,乙亥,以前東揚州刺史岳陽王爲雍州刺史。上舍兄弟而立太子綱,內嘗愧之,寵亞諸子。以會稽人物殷阜,故用兄弟迭爲東揚州以慰其心。兄弟亦內懷不平。以上衰老,朝多秕政,遂蓄聚貨財,折節下士,招募勇敢,左右至數千人。以襄陽形勝之地,梁業所基,遇亂可以圖大功。乃克己爲政,撫循士民,數施恩惠,延納規諫,所部稱治。 

    [14]冬季,十月,己亥(初六),梁朝任命前東揚州刺史岳陽王蕭爲雍州刺史。梁武帝沒有選擇蕭他們幾個兄弟,而立太子蕭綱作爲接班人,他在內心裏覺得愧對蕭,他對蕭的寵愛僅次于對他的其他幾個兒子。由于會稽這一地區人口稠密,物産豐富,所以梁武帝讓蕭他們幾個兄弟輪流擔任東陽州刺史,用此來安撫他們。蕭幾兄弟在心裏也感到忿忿不平。蕭認爲,皇帝人已經衰老,朝廷的政治中有許多毛病,于是,他便開始儲備物資和財産,屈己下人,禮賢下士,在天下招募勇敢善戰的人,他身邊的人已達到幾千人。因爲襄陽的地理優勢很大,它是梁朝大業的根基,梁武帝就是從襄陽起兵才奪取天下的,所以如果遇到天下大亂,就可以在此圖謀大業。于是,蕭便嚴格要求自己,撫慰、順應百姓與官員們的心理,多次對他們實施恩惠,廣泛聽取大家的規勸和意見,他所管轄的地區被治理得井井有條。 

    [15]東魏丞相歡攻玉壁,晝夜不息,魏韋孝寬隨機拒之。城中無水,汲于汾,歡使移汾,一夕而畢。歡于城南起土山,欲乘之以入。城上先有二樓,孝寬縛木接之,令常高于土山以禦之。歡使告之曰:「雖爾縛樓至天,我當穿地取爾。」乃鑿地爲十道,又用術士李業興《孤虛法》,聚攻其北,北,天險也。孝寬掘長塹,邀其地道,選戰士屯塹上;每穿至塹,戰士輒禽殺之。又于塹外積柴貯火,敵有在地道內者,塞柴投火,以皮排吹之,一鼓皆焦爛。敵以攻車撞城,車之所及,莫不摧毀,無能禦者。孝寬縫布爲幔,隨其所向張之,布既懸空,車不能壞。敵又縛松、麻于竿,灌油加火以燒布,幷欲焚樓。孝寬作長鈎,利其刃,火竿將至,以鈎遙割之,松、麻俱落。敵又于城四面穿地爲二十道,其中施梁柱,縱火燒之,柱折,城崩。孝寬于崩處竪木栅以捍之,敵不得入。城外盡攻擊之術,而城中守禦有餘。孝寬又奪據其土山。歡無如之何,乃使倉曹參軍祖說之曰:「君獨守孤城而西方無救,恐終不能全,何不降也?」孝寬報曰:「我城池嚴固,兵食有餘。攻者自勞,守者常逸,豈有旬朔之間已須救援!適憂爾衆有不返之危。孝寬關西男子,必不爲降將軍也!」復謂城中人曰:「韋城主受彼榮祿,或復可爾;自外軍民,何事相隨入湯火中!」乃射募格于城中云:「能斬城主降者,拜太尉,封開國郡公,賞帛萬匹。」孝寬手題書背,返射城外云:「能斬高歡者准此。」,瑩之子也。東魏苦攻凡五十日,士卒戰及病死者共七萬人,共爲一冢。歡智力皆困,因而發疾。有星墜歡營中,士卒驚懼。十一月,庚子,解圍去。 

    [15]東魏丞相高歡的軍隊日夜不停地進攻玉壁,西魏的韋孝寬隨機應變昆地抵抗東魏的進攻。玉壁城中沒有水源,城中的人要從汾河汲水,高歡于是派人在汾河上游把水决開,使汾河水遠離玉壁城,他們在一個晚上便完成了這一移汾工程。高歡在玉壁城的南面堆起了一座土山,想利用這座土山攻進城裏。玉壁城上原來就有兩座城樓,韋孝寬讓人把木頭綁在樓上接高,讓它的高度常常高于東魏堆的土山,以抵禦東魏的進攻。高歡見到這種情况,便派人告訴韋孝寬說:「即使你把木頭綁在樓上,使樓高到天上,我還會鑿地洞攻克你。」于是,高歡便派人掘地,挖了十條地道,又采用術士李業興的「孤虛法」,調集人馬,一齊進攻玉壁城北面。城的北面,是山高穀深的非常險要的地方。韋孝寬叫人挖了一條長長的大溝,以此長溝來阻截高歡挖的地道。他挑選了精兵良將駐守在大溝上面,每當有敵人穿過地道來到大溝裏,戰士們便都能把他們抓住或殺掉。韋孝寬又叫人在溝的外面堆積了許多木柴,貯備了一些火種,一旦地道裏有敵人,便把柴草塞入地道,把火種投擲進去,幷用皮排吹火。一經鼓風吹火,地道裏的敵人全部被燒得焦頭爛額。敵人又用一種堅固的攻城戰車撞擊城墻。戰車所到之處,沒有不被摧毀撞壞的,西魏沒有一種武器可以抵擋它。韋孝寬便把布匹縫製成一條很大的幔帳,順著攻車撞城的方向張開它,因爲布是懸在空中的,攻車無法撞壞它。敵軍又把松枝和麻幹之類的易燃物品綁在車前的一根長竿上,又在其中灌油,點起火,用來燒毀韋孝寬的幔帳,幷且還想燒毀城樓。韋孝寬便讓人製造了一種很長的鈎,幷把它的刀刃磨得很鋒利,等火竿快要到時,用長鈎遠遠地切斷它,附著在火竿上的松枝和麻幹便都紛紛墜落。敵人又在玉壁城墻下四面八方挖了二十條地道,幷在地道中用木柱支撑地上的城墻,然後放火燒掉這些木柱。于是城墻坍塌了。韋孝寬在城墻坍塌的地方堅起一些木栅欄來保衛玉壁城,敵人無法攻進城去。在城外,東魏攻打玉壁城的方法已經用盡,而在城內,韋孝寬抵禦敵人的辦法還綽綽有餘。他又從高歡手裏奪占了那座堆起的土山。高歡不知道怎麽辦好,就派倉曹參軍祖勸說韋孝寬:「您獨自一個人守衛這座孤城,西面又沒有救兵,恐怕最終也不能保全它。爲什麽不投降呢?」韋孝寬回答他說:「我的城池堅固無比,士兵和糧食都富富有餘,進攻的人是白白辛苦,而守城的人却以逸待勞,哪有一個月之內就已需別人援助的。我倒是擔心你們這麽多人有回不去的危險。我韋孝寬是個關西男子漢,一定不會做投降的將軍的!」祖又對城裏的人說:「韋孝寬享受著西魏的榮華富貴和功名利祿,倒還可以這樣做,但其餘的士兵和百姓,爲什麽還要跟他一起赴湯蹈火呢?」于是,便向城裏射去賞懸捉拿韋孝寬所定的報酬數額,上面寫道:「凡是能斬殺韋孝寬而投降的人,就拜他爲太尉,幷且加封他爲開國郡公,賞賜萬匹絹帛。」韋孝寬便在它的背面提筆寫字射回城外,上寫:「能殺掉高歡的人,也能得到同樣獎賞。」祖是祖瑩的兒子。東魏的軍隊對玉壁城苦苦攻打了五十天,戰死以及病死的士兵總共達到七萬人,全都埋在一個大墳墓裏。高歡的智謀用盡了,也未攻下玉壁城,又氣又急,因此得了疾病。這時,有顆流星墜落在高歡的軍營中,東魏的士兵們都很驚怕。十一月,庚子(初一),東魏軍隊解除了圍攻,離開了這裏。 

    先是,歡別使侯景將兵趣齊子嶺,魏建州刺史楊鎮車厢,恐其寇邵郡,帥騎禦之。景聞至,斫木斷路六十餘裏,猶驚而不安,遂還河陽。

    原先,高歡曾另外派遣侯景率領軍隊進兵齊子嶺。西魏建州刺史揚正在鎮守車厢這個地方。他聽到東魏向齊子嶺進軍的消息之後,害怕東魏侵犯邵郡,就率領騎兵前去抵禦東魏軍隊。侯景聽說楊來到,就讓人砍了許多樹木堆在路上,阻斷了六十多裏道路,仍惴惴不安,于是便回到了河陽。 

    庚戌,歡使段韶從太原公洋鎮鄴。辛亥,征世子澄會晉陽。 

    庚戌(十一日),東魏丞相高歡派遣段韶跟從太原公高洋鎮守鄴城。辛亥(十二日),高歡召長子高澄到晉陽相會。 

    魏以韋孝寬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進爵建忠公。時人以王思政爲知人。 

    西魏任命韋孝寬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幷晉升爵位爲建忠公。當時人們都認爲王思政很能識人。 

    十一月,己卯,歡以無功,表解都督中外諸軍,東魏主許之。 

    十一月,己卯(疑誤),高歡認爲此次出征沒有取得戰績,就上書要求解除都督中外諸軍的職務,東魏孝靜帝同意了他的請求。 

    歡之自玉壁歸也,軍中訛言韋孝寬以定功弩射殺丞相;魏人聞之,因下令昆曰:「勁弩一發,凶身自隕。」歡聞之,勉坐見諸貴,使斛律金作《敕勒歌》,歡自和之,哀感流涕。 

    高歡從玉壁回到東魏之後,他的軍中傳言說韋孝寬用定功弩射殺了丞相高歡。西魏的人聽到這一傳言後,便頒布命令說:「强勁的弩一射,元凶自己就死了。」高歡聽到了這些話,勉强坐起來召見權貴們,他讓斛律金作了一首《敕勒歌》,高歡自己也跟著樂曲和唱,悲哀之感油然而生,不禁痛哭流涕。 

    [16]魏大行台度支尚書、司農卿蘇綽,性忠儉,常以喪亂未平爲己任,紀綱庶政;丞相泰推心任之,人莫能間。或出游,常預署空紙以授綽;有須處分,隨事施行,及還,啓知而已。綽常謂「爲國之道,當愛人如慈父,訓人如嚴師。」每與公卿論議,自晝達夜,事無巨細,若指諸掌,積勞成疾而卒。泰深痛惜之,謂公卿曰:「蘇尚書平生兼讓,吾欲全其素志,恐悠悠之徒有所未達;如厚加贈謚,又乖宿昔相知之心;何爲而可?」尚書令史麻瑤越次進曰:「儉約,所以彰其美也。」泰從之。歸葬武功,載以布車一乘,泰與群公步送出同州郭外。泰于車後酹酒言曰:「尚書平生爲事,妻子、兄弟所不知者,吾皆知之。唯爾知吾心,吾知爾志,方與共定天下,遽舍吾去,奈何!」因舉聲慟哭,不覺卮落于手。 

    [16]西魏大行台度支尚書、司農卿蘇綽,秉性忠厚儉樸。他常常把消除人民的死喪禍亂當做是自己的責任,每天處理許多國家大事。丞相宇文泰對他推心置腹,非常信任,沒有人能離間他們的關係。有時宇文泰外出,常常預先把一些簽上名的空白紙交給蘇綽。如果有必須要安排的事,可以根據情况加以處理,等宇文泰回來之後,蘇綽告知宇文泰就行了。蘇綽常常說:「治國之道,應該象慈父愛護孩子一樣愛護百姓,要象嚴師訓導學生一樣訓導百姓。」他經常與王公大臣們商議國家政務,從白天談到夜晚,無論國事是大是小,他都瞭如指掌。最後積勞成疾而死。宇文泰對他的死深感悲痛和惋惜。他對王公大臣們說:「蘇尚書一生廉潔謙讓。我想按照他平素的志向辦理他的後事,只怕衆多吏民不理解我的用意。如果對他厚加追贈,又違背了我們以往的相知之心。該怎麽辦才好呢?」尚書令史麻瑤越次序先進言說:「節儉辦理他的後事,便是表彰蘇尚書美德的最好辦法。」宇文泰采納了麻瑤的意見。用一輛白色喪車載著蘇綽的遺體,送回老家武功安葬,宇文泰和大臣們步行護送靈車走出同州城外。宇文泰在靈車後面把酒灑向大地,他悲慟地說:「尚書一生做的事,你的妻兒、兄弟不知道的,我都知道。這世上只有你最瞭解我的心意,也只有我瞭解你的志向,我正要與你一同平定天下,你却這麽快就離開我而去,這如何是好!」于是便放聲痛哭起來,不知不覺中,酒杯從手上滑落到地上。

    [17]東魏司徒、河南大將軍、大行台侯景,右足偏短,弓馬非其長,而多謀算。諸將高敖曹、彭樂等皆勇冠一時,景常輕之,曰:「此屬皆如豕突,勢何所至!」景嘗言于丞相歡:「願得兵三萬,橫行天下,要須濟江縛取蕭衍老公,以爲太平寺主。」歡使將兵十萬,專制河南,杖任若己之半體。 

    [17]東魏司徒、河南大將軍、大行台侯景,右脚比左脚短,所以,騎馬射箭對他來說幷不擅長,但是他足智多謀。高敖曹、彭樂等將領都是當時最勇猛的,侯景常常很輕視他們,對人說:「這些人就象受驚的猪一樣橫衝直撞,流竄侵擾,能撞到哪里去呢!」侯景曾對丞相高歡說:「我願意率領三萬人馬,橫掃天下,應當渡過長江把蕭衍那老頭子綁來,讓他做太平寺的寺主。」高歡派他帶領十萬兵馬,全權管理黃河以南地區,對他的依靠、任用,就好象他是自己的半個身體一樣。 

    景素輕高澄,嘗謂司馬子如曰:「高王在,吾不敢有异;王沒,吾不能與鮮卑小兒共事!」子如掩其口。及歡疾篤,澄詐爲歡書以召景。先是,景與歡約曰:「今握兵在遠,人易爲詐,所賜書皆請加微點。」歡從之。景得書無點,辭不至;又聞歡疾篤,用其行台郎潁川王偉計,遂擁兵自固。 

    侯景一貫輕視高澄,他曾對司馬子如說:「高王在世的時候,我不敢存有异心。如果高王去世了,我不能與那個鮮卑小子共事!」司馬子如趕快捂住了侯景的嘴。到了高歡已病入膏肓的時候,高澄便假借高歡的名義寫了一封書信召侯景前來。以前,侯景曾與高歡有過約定,他對高歡說:「現在我在遠處掌握著軍隊,人們很容易從中搞鬼。以後凡是您賜給我的書信都請您加一個小黑點。」高歡同意了侯景的要求。現在,侯景拿到了高歡的書信後,信上却沒有黑點,便推托沒有去。後來他又聽說高歡的病情已經很嚴重了,就采納了他的行昆台郎潁川人王偉的計謀,聚集軍隊,鞏固自己的勢力。 

    歡謂澄曰:「我雖病,汝面更有餘憂,何也?」澄未及對,歡曰:「豈非憂侯景叛邪?」對曰:「然。」歡曰:「景專制河南,十四年矣,常有飛揚跋扈之志,顧我能畜養,非汝所能駕禦也。今四方未定,勿遽發哀。庫狄幹鮮卑老公,斛律金敕勒老公,幷性遒直,終不負汝。可朱渾道元、劉豐生,遠來投我,必無异心。潘相樂本作道人,心和厚,汝兄弟當得其力。韓軌少戇,宜寬借之。彭樂心腹難得,宜防護之。堪敵侯景者,唯有慕容紹宗,我故不貴之,留以遺汝。」又曰:「段孝先忠亮仁厚,智勇兼備,親戚之中,唯有此子,軍旅大事,宜共籌之。」又曰:「邙山之戰,吾不用陳元康之言,留患遺汝,死不瞑目。」相樂,廣寧人也。 

    高歡問高澄:「雖然是我病了,可你的臉上却有另外的憂慮,這是爲什麽?」沒等到高澄回答,高歡又說:「莫不是擔心侯景要反叛?」高澄回答說:「是的。」高歡又說:「侯景專制河南已有十四年了,他一直飛揚跋扈,有奪取天下的志向。只有我能駕禦他,你很難駕禦他。現在,天下還沒有安定,如果我死了,你不要馬上發喪。庫狄幹這位鮮卑老人,斛律金這位敕勒老人,他們倆都是性格耿直、强勁有力的人,終不會對你負心的。可朱渾道元、劉豐生他們倆遠道前來投奔我,也一定沒有背離我們的心意。潘相樂原來是個道人,心地和善厚道,你們兄弟幾個人會得到他的幫助的。韓軌有點耿直愚魯,你們應寬容待他。彭樂的內心很難推測,應該提防他。所有人中,能够與侯景對抗的,只有慕容紹宗一人。我故意不讓他得到富貴,就是要把他留下給你。」高歡接著又說:「段孝先這個人忠實、正直、坦白、仁慈、厚道,既有勇又有謀,在所有內外親屬中,只有這個人,軍機大事要和他一起商量。」高歡又說道:「邙山戰役時,我沒有采納陳元康的忠告,給你留下了隱患,我死不瞑目。」潘相樂是廣寧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745&aid=7166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