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論壇
市長:乱石  副市長: 中州楚佩紫气东来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中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評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六十年国庆之际的一些思索
 瀏覽3,582|回應10推薦5

riquelm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hullo
-Uncle-
紫气东来
elai
中州楚佩

「天下」又為毛起風波了。在中共建國六十周年,改革開放三十周年之際,大家重新回頭翻歷史舊賬是自然的,尤其是西方列強在這波金融風暴中灰頭土臉,中國拔劍四顧心茫然之際。為未來計,中國人在這個節點回顧,梳理一下我們 1949 以來走過的幾條道路是必要的。對過去有了正確的認識,才能站起來昂首挺胸地走下去,不用繼續在歷史的長河里摸石頭。

作為一個臺灣後輩,中國歷史的小學生,我現在能做的僅僅是虛心學習,和以儘量客觀的態度與各位朋友討論切磋。這次論戰儘管火爆,也很好地突出了各方對毛時代的幾個主要論點。我想趁此機會,分享幾篇我在西西河所收集的重量級論述,透過毛看清他背後近代中國的發展脈絡。

-------------------------------------------------------------------------------------

【原创】六十年国庆之际的一些思索    [ 蜀生 ]


(1)和平

前日参加一个讨论会。会上一位应该算是成功的海外华人畅谈融入当地的话题。其中谈到了一点融入当地需要拥有对自身民族的一些自信的观点,深为赞同。但是,很快就感觉如鲠在喉,很不礼貌地当场提了一个问题。

那位先生的原话应该很有市场的,如下(记忆中的,而非完全复制,但应该是忠实地表达了他的意思),

在我们过去的岁月里,我们国家曾经有过27年到37年间的十年黄金发展时期,更有改革开放后这30年的经济大发展。这充分说明了,只要我们拥有了和平,我们中国人是足够聪明的,足够能干的,我们能够很快地靠自己发展起来,不比其他任何一个民族差。。。

当场本人举手提了一个不太礼貌的问题,先生,问题是谁来为我们提供这样的和平?我们最近30年的发展所需要的和平,难道不是靠我们自己更前面牺牲,挣来的么?

于是这个话题没有能够再继续下去,而是很快转到别的话题上去了。

联想起最近看到的台湾的舆论,几乎所有的所谓统派媒体(独派就不说了),都在有意或无意地把共产党当政的这六十年分割成两个部分,而且其评价也截然相反。于是,更进一步让人联想到井底大大的一句话,是改土归流,还是和平演变,这是一个问题。而我们自己呢,有没有认真思考过这背后的缘由。

(2)改革与开放

改革开放这个词,是在后三十年间成为话语词的。但是为什么要坚持改革开放,却是各有各的说法。放到整个本朝的六十年来看,或许我们更能够理解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坚持改革开放!

改革是什么?改革就是改变已有的做法,这么讲应该是不会错的,而且简单,易懂。那么,本朝从建国之初就一直在改革当中。建国初的新民主主义,五六年后的社会主义,而后反右,大跃进,文革,两个凡是,直至79年后的林林总总的各种改变。姑且不论各种改变是对,还是错,只看一个事实,那就是如很多大大所言,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利益共同体。事实是,建国六十年来,从太祖以下,各代领袖,都在有意识地避免形成一个稳定的利益共同体。否则,新民主主义时期的那些民主党派们,建国过程中南征北战的将帅们,文革期间上跳下窜的小将们,哪一个,不能形成一个超级稳定的利益共同体?相反,他们无一不在辉煌若干年后黯然退场。而后面三十年间,难道就不是这样么?个体户,大包干,乡镇企业,知识分子,哪一个群体是坚持辉煌超过了十年的(不说个体,而是说群体)。

那么,为什么要改革,要坚持改革,就很清楚了。就是要不停地建立,而又转移,在各个不同时期的受益群体。这样,从一个角度来说,会人人都不满意,都会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但是,同时,却又是人人都有希望,都希望下个饭盆里边的肉自己有份,至少自己的儿女辈有份。仔细琢磨,难道这么前三十年,后三十年,不都是这样么。只不过前三十年受益的利益二字主要是政治利益,而后三十的利益二字是经济利益罢了。

那么,与改革相密切联系的开放又作何解呢?说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一句老话来,问水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说白了,就是引进一些活力因子,利用外面的资源,而且是源源不断地利用外面的资源而已。而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改革能够进行下去,才能够打破既得利益集团的天生的趋向于稳定的利益共同体的企图。

问题是,开放,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事情。前面三十年我们难道没有开放么?前三十年不开放,哪里来的工业基础,哪里来的两弹一星,哪里来的黑朋友抬轿子进联合国?哪里来的中美苏大三角,从而来的后面与西方欧美全面的对等开放?

六十年的改革,六十年的开放啊。从这个角度来看,改革,开放都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问题只是在于,我们自己,清不清楚自己究竟有什么,究竟要什么,究竟在为什么。

(3)平等

六十年的时间,已经足够我们总结出一些东西了。

什么是我们的立国之本?或者说,我们这六十年,加上这之前的革命的109多年(土共是把自己的革命看作100多年以来的一脉相承的革命后来人的,参见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真正能够让我们总结成为根本的东西,是哪些?

本人不才,提出两点,供大家批评。

就两条。一是理论联系实践,或者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又或者说,知行合一。二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或者说,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第一条是手段,方法。第二条是目的,是方向。

那么,作为立国之本,为什么提出这两条来说,而不是其他的。这是因为,这两条是土共一切字面上的东西的出发点。换句话说,其他的东西,都是可以从这两条推演出来的。同时,这两条也是土共与中国其他政治主张,政治团体,相区分的,最为根本的两条。

首先说目的与方向。与很多政治主张,政治团体不一样的是,土共从来没有标榜过全民二字。相反,却总是强调,人民,以及为人民服务。什么是人民?又什么是非人民,又为什么不是全民?在土共的建党,革命过程中,从来没有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得到全中国绝大多数人的某种形式上的认可。这些形式包括形形色色的选举,投票之类的。同样,在本朝建政的这么六十年中,同样也没有。为什么?因为本朝的合法性的根源,根本就不同于其他政治团体,又或其他政治主张的合法性的根源。其根本的差异,就在于人民二字。

当说到人民二字的时候,其首先要明确的是一个有点政治不正确的概念,人,是生而不平等的。或者说,人是生而有差别的。只有承认了这一点,才会有下面的论述。

是的,人是生而不平等的。但是同时,人生而有要求平等的权利。注意,是生而有要求平等的权利,但不是本身生而平等,也不是生而有要求平等的能力。也正因为如此,才形成了土共意识形态里面极为核心的一个概念,人类社会是在不断演进的,或曰,历史唯物主义。为什么,因为生而不平等,与生而有要求平等的权利,以及各自要求平等的能力,构成了人类社会活动的基本的矛盾。而矛盾的演化,就推动了社会的前进,演化。而人类社会的演进方向,每个时候,总是有一个方向的,也就是说,每个时候,总归有一个当前的最为突出的,人类社会活动的矛盾。

那么,什么是人民呢?以及,什么是人民的对立面,人民的敌人呢?那就是,与当前,注意,是当前,走在化解当前的最为突出的社会矛盾的方向上的那么一群人,就是人民。相反,阻挠当前的最为突出的社会矛盾的解决的另外一群人,就是人民的对立面。换句话,人民的敌人。

那么,如何得知,什么是当前最为突出的社会矛盾呢?于是,回到人生而不平等这一点来。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意识到,或者观察到,当前最为突出的社会矛盾,以及,当前社会演进的方向的。那么,能够看到这些的人,或者群体,就无疑成为一个核心,而他们的方向,也就是整个社会的方向。

那么,在这样的意识形态下,土共是什么?土共就是那个核心。换句话讲,如果你是有能力的人,而你又不在这个核心里边,又不和这个核心的方向保持一致,那么,你是什么?自然就不是人民的一部分,而成为了人民的对立面。

人民呢,自然就是土共本身的来源,同时也是土共坚实的支撑,更同时又是土共力量的源泉,有更同时是土共努力的目标。只不过,这里的人类,被替换成为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以及从这片土地上走出去,却没有断绝关系的所有人而已。

中国人,中国人民,中国人民的核心,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那么,我等小民,又怎么来判断,土共所揭示的方向,或者,土共那些人所认识到的推动中国社会前进的主要矛盾,以及中国社会前进的方向,是正确的呢?

答案就在于土共自身,就在于土共自己提出的目标,以及其目标实现的程度。所谓,知行合一是也。

(4)自由

两年多前,曾经在一个公司里边与一个人共事过。这个人是个青年,在大赦国际干过好多个项目。谈起一个话题,他说,你难道不认为,你们应该有选择不要土共的自由吗?

我当时是这么反应的:我靠什么来判断,来选择?

然后我问他,你知道为什么土共六十年前当年能够成功吗?而为什么常申凯会转进到台湾那个小岛上面去吗?不为别的,因为土共们通常对着他的后面喊,跟我上,然后带头往前冲,冲啊冲的,就充(冲)满全大陆了。而常申凯们通常对着他的旁边喊,你们给我上,然后自己往后面转进。转进转进,就转进到台湾去了。。。

言归正传。对很多人而言,自由,是天赋与人的,人类的普世价值之一。所以,他们常常在乎的是,自己是不是被限制住自由了,被谁限制住了。

然后,对土共而言,准确地说,是对主流的中国传统士人而言,自由?人是生而不自由的。

大概这又是一个在很多人看来,政治不正确的观点。但是这是土共的意识形态里的一个很核心的观点。

本人不是学哲学的。所以不要批判俺下面的话。

人只是生而有自在的自由。自在,也就是自我存在。什么意思?就是说,当你还没有意识的时候,你是自由的。也就是大家普遍认可的那句话,无知觉的人,是幸福的,一个道理。而一旦当你有了知觉,对不起,你就不自由了,你就有各种感觉了,也就有各种主观的欲望了,注意,是主观的欲望,而不是本能的欲望。换句话说,你知道你想要什么,以及你知道你是得到了,还是最后没有得到。。。其间人与人的差别,只不过是知觉的程度深浅不同而已。

而土共直接承认,他们是自觉(自我察觉)地不自由的。他们,最终追求的是自觉地自由,而不是很多人认为的那样,人天生就应该是自由的。这样的自由,对土共而言,只不过是一种自在的自由而已。而自觉地不自由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不平等。而自我察觉的不平等,首先就是必然王国的存在,也就是人与自然的不平等,然后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天生的不平等,再然后就是人群与人群之间的不平等。于是,土共们追求(自觉地)自由,而不是保护,捍卫自由。而追求自由的手段,就是试图抹平自己察觉到的不平等。这就是土共所谓的,从必然王国,走向自觉地自由王国。

所以,土共这么想的,所谓知,也是这么做的,所谓行。而革命时期土共抛头颅,洒热血,这是行。土共宣扬国家独立,民族平等,阶级平等,这是知。知行合一,而建立的新中国。

但是,这是很不自由的一个过程。因为,当你说了你要做什么,然后你就被自己的所说限制住了,如果你想知行合一的话。

而且,这是一个剥夺他人自由的过程,当他人并不认可你的知,而是认为自己本来就自由自在地生活的时候。

所以,达赖的香格里拉没有了,龙应台的大江大海没有了,张爱玲的才子佳人没有了,常申凯的万民敬仰没有了。。。

对这些最后感觉了不自由的人来说,这一切,都来自于土共,这个邪恶之源。

而对土共而言,则是用自己选择的不自由(牺牲),换来了自己想要的自由(平等)。农民得到了土地,与地主平等了。奴隶失去了镣铐,与喇嘛们平等了,民族得到了独立,与列强平等了。。。而这些,都是土共在革命时期不断宣传,并且孜孜以求的东西。

于是进入到建国后。于是察觉更多的不自由(不平等),于是提出新的目标,于是实践新的理论,于是实现新的梦想。

当然也有失败。就如同建国前的那许许多多的让人崇敬的牺牲,以及那许许多多让人扼腕的牺牲一样。

土共说,我们要保家卫国,朝鲜胜了。
土共说,我们要超英赶美,大跃进败了。
土共说,我们要大民主,文革乱了。
土共说,我们要第三世界,进联合国了。
土共说,我们要大三角,尼克松来了。
土共说,我们要四个现代化,改革开放了。
土共说,我们要翻两番,实现了。
土共说,我们要坚持四项原则,89赢了。
土共说,我们要制造立国,成世界工厂了。
土共说,我们要小康,我们要中等发达,我们要。。。

自由吗?不自由吗?捍卫自由吗?追求自由吗?六十年的土共啊,你说,他在做什么?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44447
 回應文章
我有一位朋友就是比较特例的了
    回應給: happyreader(carpster) 推薦0


deutschina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好久之前和中州兄提到的那位在法国留学的朋友,她攻读的就是哲学博士学位

本来我们大学作同学的时候,读的是经济。这位女生平时言谈就给人有见地的感觉,我也很欣赏她。后来就听说她考入了人大哲学系。去年在qq上听说她被送到法国读哲学的博士了。

其实,我认为,以她为例子看,她也并非富二代之类,其实最重要的是哲学是她的爱好。也算是一个特例吧。当然,在整个社会中,他们也许是很少的一部分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65093
科学方法论
    回應給: 大風(lin2010) 推薦1


carpster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iquelme

在台灣,哲學是不被重視的.甚至被人輕視的.因為台灣人是功利導向的,是以賺錢多寡看一門學問的價值.大學生都是往熱門科系跑.也只注意將來是否對就業賺大錢有幫助.

>>>>大陆上的绝大多数高中生,选读大学科系和专业时,也是功力驱动型的,天文学、哲学、数学等与市场关系不是密切的专业,他们也是不会选择的。估计西洋社会也是如此。人嘛,读了几年大学,花了好几万两银子,毕业出来后反而找不到工作,谁都会受不了的,除非这个本来就家财万贯,不愁吃穿,是精神贵族。

专攻哲学的人在大陆虽然很少,可是,绝大多数大学生是有很好的哲学根基的,不少非哲学专业的大学生,其哲学素养,简直与哲学专业的不相上下。这得益于老共的在设计教育课程方面的政策和规定,类似当年台湾的教育部门规定大学生都要修读三民主义理论那样。在大陆,研究生(硕士生和博士生)还得完成《自然辩证法》(理科生),《反 杜林论》或《科学社会主义》(文科生)。不过,这两年,哲学方面的教学课时减少了不少,马虎应付的不少,结果呢,有的人,虽然读了研究所,可是,思辨能力并没有提高多少,还是糊里糊涂的。哈哈!顺便说一下,共产党虽然规定大学生都要修读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方面的哲学内容,但是,由于辩证法只是一种观察世界的科学方法论,因此它与政治方面的意识形态关系是不大的。当今西方人文社会学科中的世界级大师,没有一个不是哲学方面的行家里手的。而中国古人,如老子和孙子,也是哲学方面的顶尖高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64601
台灣人是功利導向的,是以賺錢多寡看一門學問的價值
    回應給: 紫气东来(cool17909) 推薦0


大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在台灣,哲學是不被重視的.甚至被人輕視的.因為台灣人是功利導向的,是以賺錢多寡看一門學問的價值.大學生都是往熱門科系跑.也只注意將來是否對就業賺大錢有幫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64116
哲学是最古老的学问之一
    回應給: riquelme(riquelme) 推薦1


hothil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Uncle-

“哲学”又作“智慧之学”,中国有“古圣先哲”“哲人”的说法。

简单说就是让人更聪明的学问。

我要补充,“经验”不是哲学,“经验”并不是总是有效的,上升不到理论的高度。

紫气兄提到的“月K线”“日K线”,是构成分析问题时参考的一个元素,分析“月K线”“日K线”可以说是方法,我看来就是“经验”,但不是哲学概念上的方法论的范畴,所有炒股的技术派都是“经验派”;但是通过对公司的价值分析,明确得出公司未来成长的方法,从而可以有效指导股市投资的方法理论,就属于“方法论”的范畴了。
这是我们理解上的不同。

呵呵,我自我分析一下,分歧产生的原因可能就在于技术派认为自己的方法是正确的,价值投资者认为自己践行的价值投资理论才是真正的投资不二法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46027
公开一个小弟以前的与riquelme兄问题有关的悄悄话
    回應給: riquelme(riquelme) 推薦3


紫气东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Uncle-
elai
riquelme

riquelme兄的问题,其实我之前有一个相关的悄悄话,现在公开也好。因为这个与riquelme兄提出的问题有一定的关联性,也是我的一个观察与疑惑。

这个悄悄话是我很早很早留言在一位台湾网友那里的。下面是全文。

 

既然谈到了教育与思维,老哥,台湾的教育体系有没有教哲学?像大陆这样?

如果教的话,是教授怎样的哲学系统?我觉得台湾人很多缺少哲学思维,这样很容易有利于政府统治的。

大陆的哲学教育基本是初中就开始。在义务教育阶段基本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系统。

大学专业分开后,哲学会引入其他流派。

我觉得这是启迪民智的做法。真正有哲学的熏陶,比较不容易被洗脑。

实际上,有哲学观的民众是不利于政府的统治的。哲学是锋利的思想快刀,政府要愚民其实是难的。

我想台湾很多人容易被绿营控制,也是因为没有哲学思维的原因吧。

西方有哲学的传统,中国传统上也有。西方的民主政治可以有效运行,小弟以为一个重要的文化背景因素就在于他们的政治家和人民相对的有哲学思维。有了这个——自由的思想,独立的意志才会有坚实的逻辑辩证能力作为基础而不流于空泛。民主政治才不会因为其固有的缺限而面临失灵!民主有赖于高素质的选民。否则,西方的民主一样是会面临极大困难的。没有哲学观的民主是一种可怕的政治。

民主如果没有哲学观与文化的加持,其根本是低效的!就如中国传统的封建统治,如果单纯看制度本身应该是很容易导致国家的失败。为何中国可以维持很久这样的制度存在?这个缺陷如此大的制度为何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可以确保国家与人民的基本安定?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封建宗法制度有其哲学传统与文化基础作为“软内核”存在。这很关键。

制度本身不具备任何的“解决”问题的自然作用,因为制度的执行还是需要人。而一个良好的哲学训练,会指导人的作为与品格!

我个人感觉中共教育体系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习了辩证唯物主义。这个是授之于“渔”而非“鱼”。

中共自己的历史与他的现实政策本身就要受到辩证唯物主义的检验与约束。然后基于辩证唯物主义本身的人文精神与价值要求,大家还可以怀疑并思考辩证唯物主义的本身对错或扬弃。比如我们大陆网上常有基于量子物理对于世界的认识,进而对唯物主义引申开来的“可知论”的批判与讨论就是一个例子。

我们这代大陆80后,学习过集体主义;被教育过“中共伟大”;学习过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学习过资本主义与自由主义;学习过中国传统的文化;学习过西方现代的知识;也见识过反对中共的论述与辩论;也见识过反中国文化的论述.............我们受到的教育与熏陶是多元与包容的。这个台湾的一些人可能不相信。当然,其中的主要世界观与方法论首先体现在辩证唯物主义上。

有这个基础的思维训练,我们自己可以寻找方向,道路与取舍对错——中国的伪民主蠢货派或者西方人以为念几句“普世价值”就可以颠覆一个国家的事情——在大陆显然面临挑战。哲学能力是一种认识世界,指导实践的思维能力——更是一种防忽悠的“防毒软件”。

台湾的教育是如何训练人的哲学能力的呢?顺便说下,小弟大学上课也是可以吃东西并小睡的。不过不是明文的校规,也非有全面的提倡。这个与老师的个人相当有关系。小弟就经常吃东西。呵呵。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45709
riquelme兄的问题很有趣
    回應給: riquelme(riquelme) 推薦3


紫气东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中州楚佩
-Uncle-
riquelme

哲学是科学的科学,本身就是形而上的东西。

riquelme兄问唯物辩证法能不能用来指导炒股,我的看法是不可以,也可以。

不可以是显然的,同样的逻辑丢回去,“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观”能够指导我们炒股吗?或者找老婆?或者信基督与佛教可以指导炒股吗?

实际上是都不行。

因此在这个含义上来说,riquelme兄显然将不同领域的东西简单化的引申了。哲学面与技术面显然不是一个可以直接比较的东西。

那么“可以”又怎么解释呢?这就体现在战略观与思维力上了——换言之就是指导思想或者中心思想——或者思路从何而来。

riquelme兄的疑惑其实还是一个哲学错觉——riquelme兄没有分清什么是“世界观”,什么是“方法论”。

比如“量变质变规律”——这个用来看待资本流动对于股市变化的影响就很有解释力。股市的涨跌变化完全是资本流动直接带来的——资本流动背后反应的是趋势与心理预期的变化。这样的变化显然是有过程,有临界线的。这从属于“量变质变规律”。

那么,知道这个哲学规律就可以了吗?不行,你还必须基于这个规律的指导意义来寻找一个可以实践的方法——我们知道月线图,K线图就是这样的方法论。

月线图,K线图可以用来炒股吗?当然可以!它们反应的是什么?它们反应的难道不是股市的大盘或者个股永续运动中的“量变——质变”循环吗?!实际上,每个人都在寻找趋势与跟上变化——甚至是无限逼近那个“量质转变的神奇时间”——什么是哲学的作用?百姓日用而不知啊!

我们再看毛泽东的革命——哲学观在里面起到的作用非常大——“积小胜为大胜”,“星星之火可以燎燃”是哲学——“以空间换时间”,“农村包围城市”是方法——这就是唯物辩证法下寻找方法论的经典思路与案例。

否则,按照经验主义,中共还在上海搞罢工和暴动——还在“必须首先夺取大城市”。如果这样,国民党的监狱可以一直盖到苏州了——中共一定死光了。

怎么跳出经验主义,盲目,无方向,唯心与主观的控制?!怎么在一连串的失败下总结教训,找到方向?!学习下辩证唯物主义吧!

哲学有什么用?你说他有用,他真有大用;你说他没有用,他也确实是虚的。

岳飞一句话说的好啊: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关键还是看是谁用啊!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45612
一点补充
    回應給: riquelme(riquelme) 推薦2


changfeng0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Uncle-
riquelme

deutschina的回复非常详尽。
我以为集集市长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也稍有些偏差。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强调的正是实践。这是一种哲学思想,是指导我们认识事物、思考问题的方法,不是教条。与牛顿定律这样的自然科学定理是两个层面的东西。虽然西方很多科学家在唯心的思想指导下创造了伟大的科学成就,但就社会学来讲,我确实认为马克思主义比起其他更为科学。

可能我们大部分人都不会反省和总结自己认识、判断事物的方法,因为这种方法已经植入潜意识。对我同一个人来说,是没法完成这样一个实验的:某现象我不用辩证法分析得到一种结论,再使用辩证法分析,发现对此现象的认识得到提高。辩证法不是公式。从这个层面来讲,我们怎样认识怎样思考,当然影响对股市的判断,也影响我们待人接物。

比如YST,我读他的文章,一贯感觉他的分析都是主观主义、形而上,这是他思想的瓶颈,并非说这种分析方法得到的结论怎么糟糕,而是这就决定了他的局限,决定了他的眼界,也决定了他永远不屑、也不能理解毛泽东。不可能有真正的大格局。不懂毛就不懂中国,不懂毛就不可能看透改革开放的前世今生。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45192
就實用論觀點來看
    回應給: riquelme(riquelme) 推薦1


lenganshih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Uncle-

您拋出了個爭議性話題,因為不是所有論述都適於所有場合,
但就實用論觀點來看,您的見解是對的,就好像你在藥局買東西
談些牛頓物理原理,或在廚藝學校談工業製圖,更像參觀畫廊談
牛肉麵水餃要如何做才好吃,這個觀點我也早有感受,就像孔子
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在西雅圖波音飛機製造公司上班的
工程師會罵那是句沒有用的廢話,所以孔孟話語不能解決今日人
們在分工細密且專業程度高深的各種工商學術環境領域般,所以
你去台灣的一些祭拜孔子神壇看到的都是冷清無人的場面,四書
能解決華爾街的金融問題嗎?之乎者也能解決火山爆發的預警問
題嗎?五千年前的「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能解決深海探測
的問題嗎?「一瓢食一擔飲回也不改其樂」能協助火星探測或食
品加工封裝問題嗎?所以,到過海外的人更能深刻體會這種感受
,美國人不需要研究四書,他們已是世界超強最富國家,就好像
你天天打禪習經,成天呼攏幻象,把個印度弄成數億赤貧,還要
說人生目的在追求來世,那現在就死去不是更簡單便捷些?一輩
子不務實的在追求來生,不去改善教育提升醫療擴大農業生產,
還要相互勸勉把現世的貧病困甘之如飴?所以你會看到很多經商
致富的有錢人腦袋沒啥文墨,但非常務實,或美國人已計畫登上
火星,但還有人樂於談論五千年前的「君子不器、君子遠庖廚」
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44861
我的感觉是
    回應給: riquelme(riquelme) 推薦3


deutschina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Uncle-
elai
riquelme

我是这样看的,政治课别的那些宣传共产主义的教条不说,就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我认为至少还是算不错的。毕竟,哲学至于我,就是告诉人们如何思考,如何看事物,看世界的,不同的角度,同一个事物看到的层面就会不同,至少对于扩展思维层面,还是有点作用的。小时候学习点基本哲学思想,也许是背书而已,但是逐渐长大之后,尤其是在分析问题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运用一些分析和看问题方法。说到这里,还想说说原来看庄子,也觉得很有趣。比方庄周梦蝶,就是一种思维方式的问题。还有就是里面说的无用之用,同样也是思维方式的问题。既然可以从不同层面考量一个问题,那么我认为对于事物的认识也会更加丰满。

「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要從辯證的觀點看問題。」
这应该是指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统一体。也就是你所说的辩证唯物论里面的一个要素。如果说有没有用,我是这样看的:与其问辩证唯物论对日常生活有没有用,不如问哲学对于日常生活有没有用。因为辩证唯物论实际上是哲学的一个分支而已。哲学,或者具体说辩证唯物论,说白了就是如何看问题的方法而已。具体在矛盾论上,就是既然认知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统一体,那么根据这个思想,对于日常思维判断的话,通俗说来就是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都是十全十美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这就是比较通俗的矛盾论思想了,当然随之而来的就是所谓二分法。如果非要举个例子,就拿台湾最近闹得最凶的ecfa争论来说吧。如果要曾矛盾论来看,ecfa本身肯定不是十全十美的,而是有好有坏。绿营一味强调的是他可能造成危害的一面,而蓝营则基本上是强调它的优点。这两种都是片面的看问题(汗~ - -!感觉俺在复制原来政治老师的话)。根据老毛的观点,不仅事物是矛盾的统一体,并且矛盾有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根据这样的观点,反映在后来抗日时期的共产党活动上,就是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当时坚定的信仰共产主义的时候,他们在还部分的同一些地主和资产阶级达成妥协,延缓土改(不像之前红军时期),原因就在于当时的斗争中,中华民族的抗战,对日作战成为了主要矛盾,而同一般地主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成为了次要矛盾。所以才有前述的情况。这里由衍生了另外一个,就是矛盾是可以转换的,任何事物也都不是一层不变的,就是我们原来所说的,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再回到ecfa,如果要用矛盾论来看,首先已经说了,其实蓝绿双发都是在强调问题的一个方面,而忽视另外一方面。但是从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来的角度看,就是,台湾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什么才是台湾经济体的主要症结?这才是需要厘清的地方。如果是认为意识形态是主要矛盾,是主要问题,那么当然可以不签,不同大陆来往。但是如果是发展经济,那么ecfa就是必须要签的。既然要签,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什么,就是ecfa的利弊了。而这个时候就应该考虑的主要是经济层面的利弊得失,而不是像绿营那样眉毛胡子一把抓,一下子说失业多,一下子说亲中卖台。因为后面的一个问题已经厘清,只有逻辑混乱才会这样语无伦次。

「透過現象看本質。」
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说法,我认为就是说,不要只看事物的表象,而是要分析它为什么会这样,本质是什么?比方说股市涨了,这是表象。为什么会涨?是因为经济根本转好还是热钱流入则是本质。从宏观上看的话,看到股市高涨就高兴,看到汇率升高就高兴,那么就是只看到了事物的表象,而没有看到事物的本质。而经过分析之后,如果得出的结论是股市上涨是因为热钱过量流入,国际游资在大量吸入,汇率上扬也是市场过度投机,看到国家资产结构本身不平衡的时候,那么这样的上扬和升高显然就不是好事。97的亚洲金融危机,如果要从这个角度分析,就是当时东南亚国家本身经济结构不平衡,短期投资过多,国家负债比例高,吸引了当时对冲基金的注意。当时的繁荣就是表象,国际游资的投资则是本质。不过,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由于外汇储备不足,无法同巨额游资抗衡,结果就是弃守汇率,造成汇率大幅波动。再说年初,台湾媒体说又钱淹脚目,说股市高涨了。由于当时我也正好在看大陆热钱的问题,后来发觉台湾的情况也差不多,当时股市的上扬,实际上是热钱的结果。记得还在udn的新闻评论里面也说过,后来台湾不也说要注意热钱吗?这就是本质和表象。
简而言之,就是,多问几个why

「量變累積帶來質變。」

至于量变带来质变,其实学这个的时候,本身没有太大感觉。倒是原来上数学还是物理的时候,老师倒扯到这方面了,印象有点深。说是物理还是数学记不清楚的原因在于,我记得是物理老师扯的,但是讲的内容反而是无穷大还是什么忘记了。大致是,由0到1,就是一个质变,而由1到万则只是量变。当然,当时仅仅只是附带讲了这么一句,倒是给我一个比较深的印象。这个例子没有什么别的意义。如果非要说,我认为用成语来说也比较合适,就是集腋成裘,聚沙成塔。这就是量变质变的问题。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


这是老马分析历史之后得出的观点。而一般这种“决定”之类,就是属于辩证法了。在马克思主义哲学里面,一般会这样两分,一个决定另一个,而另一个会反作用于前者。这样的关系和其矛盾论以及“联系论”的观点的相符的。
这个不同于经济学,说它会对具体经济活动有什么指导,至少我是没有看出来。但是,这个是用历史的角度看待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变化规律。我个人认为,既然这个被马克思发现的规律在人类历史上自原始社会开始直到现今都符合,那么,我就有理由相信,这样的规律对于未来下一个可能产生的新的经济制度同样适用。(算是一种经验主义,其实任何预测之类也同样也是这样的规律研究,对历史数据的规律研究,既然你提到股票,相信也很明了不论是蜡烛图判断还是通过对于波动性等其他指标的建模预测,其依据的都是历史数据去预测未来的发展趋势)回到这个问题,我认为他不是为了解决具体的经济问题而是可以运用这样的思维去判断未来的国家走向(尤其是对于大陆这样,在我出生之前开始搞改革,但是一直扭扭捏捏不肯承认自己是本质的转向资本主义的阶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44801
唯物史觀
推薦1


riquelm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Uncle-

之所以推薦這篇,一部份是我注意到臺灣和大陸人的一個主要差別 - 後者的馬克思辯證唯物史觀訓練。

大陸人中學時必修馬列主義政治課我是知道的,但是總以為就像臺灣高中考三民主義,一進大學就扔一邊去了。身邊認識的幾個大陸人沒有深交,大家忙的都是一樣的事情:老婆孩子賺錢吃喝玩樂。除了罵罵台獨美帝其他沒什麼不同。

網上論政可不一樣了。臺灣和海外網友跟一般西方人差不多,散漫得很,看到什麽講什麽,除了自由民主人權普世價值以外沒什麼中心思想(阿扁以來的藍綠政治狂不在其列)。大陸來的網友就不同了,不管是左是右都是有備而來,做足了思想準備。一開口沒幾句就上升到哲學高度,同時扣帽子也不手軟。「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要從辯證的觀點看問題。」「透過現象看本質。」「量變累積帶來質變。」「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這些術語大陸網友人人朗朗上口,解釋起政治和歷史來也都頭頭是道。我一後生台巴子,翻了翻書看到這麼一撮共匪搞革命居然有如此嚴密的理論體系,不免大為折服。

不過書本一對照現實問題就來了。且不論黨中央在改革開放以來所作出的一連串政治瑜伽,我只覺得好奇:對於大陸朋友,不論在國內還是國外,有了這麼一套唯物辯證思想武裝,對您的現實生活到底有什麽意義?對您解決生活上實際問題有幫助嗎?(馬克思主義可以用來炒股嗎?)有加強您的邏輯分析能力,還是反而是一個思想定式?辯證思維對您日常待人接物有影響嗎?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44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