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使小說閣】
市長:優天使-【四個警察】  副市長: 奐想者 ゚晴天〃天使×∫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天使小說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Sweet Spy 第三章-1
 瀏覽255|回應0推薦1

奐想者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陳明裕(阿川)

11月10日

「妳最近沒有惹上什麼麻煩吧?」吳警官擔心的問。

「沒有!怎麼會呵呵」李順愛乾笑著,她目前的麻煩可多著呢!不知道吳警官問的是哪一個。她首先想到的是安全帽,今天一定要找時間先將它毀屍滅跡。

「昨天有個奇怪的老伯來找妳,說什麼妳拿走他的筆之類的話。」

「老伯?筆?哪有這樣的事。」李順愛一臉疑惑。

「李巡警妳沒有沒有在做什麼奇怪的兼差吧?」吳警官紅著臉問,雖然他自己也覺得李巡警不是那種人,但是想到昨天那一身西裝筆挺的怪老伯,他還是不得不問。

「兼差?我哪有時間啊!不過等等為了趕快籌到租房子的保證金,也許我該去找個兼差才對在那之前」李順愛又看了一眼通往2樓的門,一邊喃喃自語了起來。

「李巡警!回神!」吳警官搖搖頭,大叫一聲把李順愛拉回現實,他怎麼會去懷疑她的為人呢?還好她神經很大條,好像沒有發現他話中的意思。

「抱歉喔大叔,我現在就出去巡邏。」

「好。總之妳自己要一切小心。」

「我知道了!大叔。」

李順愛騎著巡邏警車穿梭在大街小巷,一路上都沒發現一台黑色私家車在尾隨著她。

她經過一條小巷弄,聽到了爭執的聲音,於是停下車走過去查看。

一名身材高挑的美麗女子,穿著單薄的衣服在一家賓館門口和一位看似老闆娘的胖婦人對罵。胖婦人看到有警察上門來關切,於是趕緊說道:「反正妳要是拿不出錢來就不要再住了!之前欠的幾天房錢我也不要妳還了,就當我自認倒楣,妳趕快走吧!」

「我是治安中心的巡警,這裡發生什麼事?」

老闆娘看了女警一眼,露出嫌惡的眼神,碰的一聲就把門關上。

「搞什麼這麼兇?」李順愛回過身來,身後的女子正在撿拾散落一地的衣物,於是她跟著蹲下來幫忙。她溫柔的問著:「小姐,妳還好吧?」

「不關妳的事!」美麗女子口氣不善,但是轉過身來看見李順愛時嚇了一跳。「妳是李順愛!」

「妳妳不是崔智秀嗎?」

兩個女人瞬間轉變為驚喜的擁抱,都忘了剛剛那場山雨欲來的風暴。

幾個原本在圍觀的路人發現沒什麼好戲可看,都漸漸散去。

「妳怎麼會在這裡?妳不是畢業後就去演戲了嗎?」高中時的回憶一下子出現,智秀當時就很漂亮,全校男生都為之瘋狂,跟她剛好相反。

「是啊我等一下就是要去片場。」

「妳怎麼穿的這麼少我知道了這是戲服嗎?」

對。」崔智秀發現這個高中同窗還是跟以前一樣少根筋,想說出實話反而說不出口。

「對了!我聽說妳畢業以後沒多久就結婚了,不是嗎?」

是啊!」這下換李順愛不知該怎麼回答。

「那妳現在怎麼在當警察?」

「就變成這樣了說來話長。」

一陣冷風吹來,智秀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看李順愛不想回答後也不勉強她。「妳說的治安中心,是前面公園旁邊的那個嗎?」

「是啊!」

「那...我要先走了,我快來不及了,改天再去找妳!」

「好。」

她提著大袋的行李一邊往前走,一邊回頭對她說:「下次碰面記得把妳老公介紹給我喔!」

看著智秀帥氣離去的背影,李順愛輕嘆了口氣,不是故意要瞞著她,只是很難提起老公的事,她怕自己會控制不住眼淚,尤其是在老朋友的面前。

她正要走回去牽機車,一個老伯很有禮貌的上前擋住她的路。

「請問,妳是李順愛小姐嗎?」

「是的,請問您是哪位?有什麼事嗎?」

「請跟我來一趟就會知道了。」話一說完,刺猬在李順愛背後輕拍了兩下,她馬上失去意識,癱軟在刺猬的懷裡。

                                                     

李順愛小姐,今年22歲。她的雙親都已經過世,高中很勉強的唸完以後,就和第一個相親的對象交往、半年後結婚。」

『什麼!她看起來那麼年輕!她已經結婚了?』韓祐一坐在鋼琴前面聽取刺猬的報告,原本無意識撫弄著琴鍵的手指,因為這個意想不到的內容而停下來。

「是的。但是

『但是?』

「他們剛結婚都還沒去度蜜月,她先生就去出差,在回家的途中發生車禍喪生了。」

『什麼!?那她為什麼會當上警察?』

「因為她先生是警察。她先生死後,她以警察遺孀的身分破例加入,原本擔任第一夫人的護衛隊,但是因為太笨手笨腳了,很快就被調走,之後又輾轉被調了好幾個不同的單位,最後才待在現在的治安中心,擔任交通巡警。」

『你說她丈夫是出車禍死的?』

「對!被闖紅燈的大卡車撞上,還沒送到醫院就死了。」

韓祐一望著躺在他大床上的女人,想到相遇那天她說過的話。

知道嗎?我對闖紅燈很敏感,所以比較嚴格。

該死!想到他差點對她做出同樣的事,心裡一陣愧疚。

他走到床邊,仔細盯著她的臉。她安祥的睡在那裡動也不動,他不禁彎下腰,將臉靠過去想要確認她的呼吸。

她濃密的長睫毛依然緊閉著,從她的臉上可以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但是看的出來她沒有化妝,白皙的皮膚呈現出健康的自然美,有別於平常他身邊常常見到的那種濃妝美人。

意識到自己靠的太近,他忽然直起身子,回過頭,擔心的問著刺猬。

『為什麼那麼久了她還沒醒?是不是你下手太重了?』

「我對我的身手很有信心。」說完他看了看手錶。「她應該要醒了!」

床上的人動了一下,刺猬挑眉看了他一眼,帶著你看吧!的表情。

李順愛坐起來伸伸懶腰,這一覺可睡的真舒服。當她轉頭看見兩個陌生男人盯著她看時,讓她嚇了一跳。

她環視著周圍想要搞清楚自己在什麼地方,發現自己坐在一張大床上,低頭看身上的衣服,都還好好的,連拉鍊都沒有拉下來,她稍微鬆了一口氣,再次抬頭,對上的是一張過分英俊的帥臉。

『嗨!』韓祐一露出親切的笑容,試著想要解釋現下的狀況。

但是看到旁邊那個老伯之後,順愛終於回想起自己是怎麼被帶來這裡的,她反射性地跳離大床,一邊抓起枕頭往男人的方向丟過去。

「你們想幹什麼?為什麼綁架我!」她慌亂的抓起週遭任何可以拿到的東西丟過去。最後終於摸到自己身上的配槍,手忙腳亂的取出槍來指著眼前的兩人。「你們不知道嗎?綁架是重罪!你們把手舉起來!」

韓祐一和刺猬好笑的看著她未經訓練的笨拙動作,雖然知道已經將她手槍上的彈匣取出來了,還是乖乖配合著她的指令,把手舉高表示善意。

「轉轉過去!快點!」

兩個男人又聽話的照作,韓祐一對刺猬暗示了一下,要他說話。

小姐。我們不是要綁架妳,只是有些話要問妳而已。」

順愛還是把槍指著他們,一邊慢慢繞過床尾向他們走過去好把射程縮短,她知道自己射擊的成績有多差。

「什麼話不能在外面說,非要把我帶來這裡?」

「你不覺得這位先生有點面熟嗎?」

韓祐一側轉過身對她微笑。

李順愛愣了一下,這帥哥怎麼這麼眼熟?

『我只是想要拿回我的筆。』

「什麼?筆?」又是她聽不懂的英文等一下!這個人!她的回憶突然跑出來敞篷跑車!

「是你!你闖紅燈的罰單!」李順愛急的語無倫次了起來,發現韓祐一對她點點頭,她下意識把結論導到另一方面。「你這人會不會太過分了!如果不服氣我開你罰單的話,你可以去申訴啊!幹麻把我抓來這裡!」

「請不要誤會。」刺猬代表發言,韓祐一贊同的點點頭。

「誤會!?什麼誤會?我真的要瘋了!」李順愛看起來一副快要氣壞了的樣子。

「真的不是因為不服氣妳開的罰單。」刺猬冷靜的說。

「那是為了什麼?」

「妳那天不是拿走了這位先生的原子筆嗎?」

李順愛開始回想,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好吧!她真的常常忘了帶筆在身上,所以也常常不小心把別人的筆帶回家。她慢慢把持槍的手放下來,但心裡還是一堆疑惑。

「真的只是為了原子筆?」

韓祐一無奈的點點頭。

「只不過是一枝筆而已,大不了我賠錢給你嘛!」這男人長的這麼高大,怎麼卻這麼小器。難道那是一枝很貴的筆嗎?她印象裡那隻筆很普通啊?

「我看還是把實情跟小姐說明好了然後向她尋求協助。」

『不行!你在想什麼?她若知道我們的身分會有生命危險的!』韓祐一激動的叫了起來,他斜睨了李順愛一眼。

「雖然所處的大環境不同,但畢竟我們都同樣都是在為國家工作,和她解釋清楚的話,一定會願意幫我們的。」

『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們的工作這麼重要!而且那麼多危險!就算她能理解,我們也不能要她攪和進來!』

李順愛看著兩個男人吵起來,雖然她聽不懂英文,可是老伯的話她可是聽的清清楚楚。她努力想要去理解他話裡的意思,尤其見他們的表情越來越嚴肅,爭吵的聲音越來越激烈,她就越感到疑惑。

「就算是那樣也要告訴她!」

『不!』

「一定要說!」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一個普通人怎麼有辦法理解間諜這種工作!』

「就算那樣也要說,我們只是在為國家的情報機關效勞」發現自己說錯話,刺猬驚愕的掩住嘴。

韓祐一則瞪大了眼睛,一副要把他吃下肚的表情。

「對不起!」刺猬鞠躬道歉。

他氣的轉身走到窗邊,背對著刺猬,不願意再跟他說話。

刺猬轉而面向李順愛。「既然妳都聽到了,這樣也只能將實情告訴妳了。」

「什麼?」李順愛嚇的又舉起槍對著刺猬,不過刺猬並沒有畏懼,反而大步走到她面前,一臉嚴肅。

「從現在起你所聽到的每件事,一直到死都要守口如瓶。可以做到嗎?」

一陣沉默無形的壓力,使李順愛呆呆的點了點頭。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794&aid=3669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