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摧枯拉朽
市長:彩虹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摧枯拉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故鄉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故鄉的情
 瀏覽253|回應0推薦0

彩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老家來人了,他談到了家鄉的很多情況、很多的變化,還有兒時的玩伴們,這鄉情勾起了我對故鄉深深的眷戀。說心裏話,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就進入了多思、多夢的季節,不知不覺回到了童年和少年時代,你的魂就會纏繞在那黑土、藍天、草原、鮮花環繞的故鄉的情感裏。
  1
  我的家鄉在黑龍江省一個偏遠的一個屯子。聽母親講,那裏過去只有幾戶人家,是個小了不能再小的屯子。這個屯子裏的人們大多數都是旗人,是滿清晚期逃到這裏來的人。我們家是我的爺爺領著我的奶奶逃命來到這裏的,隱姓埋名、改了漢姓在那裏生存下來的鑲黃旗的後人。後來爺爺和奶奶繁衍了我父親弟兄六個後代,再後來就有了我們一代一代的DNA延續了。
  我父親在家裏排行老四,他有三個哥哥和兩個弟弟,他們六個孩子,都是我爺爺和奶奶的寶貝。所以在他們的童年裏的文化教育都是奶奶親手給的,要是那個孩子不聽話、不讀書、不完成她的作業那是是要打的。這個教育的傳統也留給我們這一代了,到現在我見了我的母親時我還會想起我童年不愛學習愛玩埃的打。我現在想起來母親的教育是有她的道理,因為男孩子玩是天性,淘氣也是天性,而我的淘氣是讓母親無法接受的。記得小學一年時,我們放了學,幾個男孩就聚集在一起,光著腚、抱著衣服書包,喊著口號順著馬路向小河跑去,到了河邊把書包、衣服一放下,一個一個站好一排,拿著小雞雞尿尿,然後用尿往自己的肚臍眼抹下就一個猛子向河裏紮下去,一玩就玩到太陽落下山才回家。有一次我在紮猛子時不小心把頭撞在了河裏的石頭上,出了不少的血液。那一次回家後叫母親打了我,她一邊打我一邊說著我,讓我張記性。就是那次的打讓我至今忘不了,因為我的左手幾天不趕拿東西。
  高中畢業的那一年,母親帶我回了一趟老家,記得那是春季,是個花的季節。我和母親下了火車坐著毛驢車順著小路走著走著,當走到離屯子不遠的一片荒草地時,我們租的毛驢車就是不走了,趕車的老板,用鞭子打那個毛驢它也不走,後來我看到母親留下了眼淚,她含著淚水下了車,她在包裏拿出了一沓黃子,她顫抖的用手差著火柴點著紙,口裏也不知道她說的什麽話,然後上了毛驢車,她和那個老板說走吧,我的一個孩子就葬在這裏,然後母親含著淚水回過頭和我說,你姐姐小良子七歲那年埋葬在了這裏。說來也怪,那個毛驢車還真的走了。我想那是我的小良子姐姐想我們了,讓我們在這裏陪陪她啊。我是個唯物主義者,我從來就不信這些事情,但我相信心靈的感應,我相信那是姐姐的呼喚,也相信母親對每個她的孩子的愛,母愛的慈祥和偉大。
  2
  我的出生地,是個美麗富饒的地方,那裏流淌著我的母親河――訥米爾河,河的兩岸黑黑的土地,水草肥美,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清晨當你站在家的門口,你就感到你的頭頂繚繞著草原和炊煙的芳香和氣息。你放眼望去,在你的遠處綠綠的原野上,百花在唱著歡樂的歌;小燕子在你的身旁飛來飛去,正在成雙成對地壘著自己的愛巢;放牧的孩子手裏拿著皮鞭哦哦的趕著牛羊;下地春種的人們也趕著馬車拉著種子搶著春播;那氣息、那景象、那生命的色彩所帶來的感受會使你忘記路途的疲勞。
  我和母親回老家的第一個感受就讓我這個十八歲的心醉了,醉的不知這裏是那裏?這是我的家鄉嗎?我的家鄉這麽美麗嗎?是啊,我醉了,是醉在春天家鄉的夢裏,是醉在那純樸的鄉情裏,是醉在原生態裏。現在的老家很多年沒有回去了,那裏的面貌是否依然?那裏的草原、那裏的天、那裏的牛羊、那裏的百花、那裏的燕子是否還是原生態?我不敢想,也不敢去過問,因為那是過去、那是我十八歲的記憶。
  記得家鄉的老屋是小小的馬架子式的四合院,主房是南的朝向五間,東西各是院墻,大門兩邊各是兩間,很有歷史的滄桑感,也很破舊,正房的墻面是用報紙糊的,天棚也是報紙糊的,每個房間都有一個用土坯壘的大火坑。到了晚上,當你鉆到被子裏,你著炕的身子就會暖暖的,它會讓你睡在美麗的夢裏。那一年我在老屋睡下時,我在夢裏清楚的記得我三大爺(我父親的三哥)還過來給我這個晚輩蓋蓋被子,那一刻我體會到了父親般的愛。我記得從我四歲起,從來都是母親晚上給我蓋被子,從來不知道父親是什麽樣的愛自己的孩子。這種感覺,到現在有時我還在夢裏常常笑醒。三大爺和我父親長相差不多,高高的大個子,一臉的慈祥,是個老實巴交的文化人。
  老家的飯菜我吃得佷香,早上三大爺給我做的黃米豆飽,粘著用甜菜熬的糖熙,吃著水煮的雞蛋,那是我這一生吃過三大爺做的飯,到現在我也沒有忘記。因為那頓飯,雖然放在現在不算什麽,但那時就是過年了,那是三大爺舍不得吃的雞蛋啊,是要用來孵化小雞的蛋啊,從三大爺愛中我真的體會到了什麽是親人的愛,什麽是血親的愛。三大爺的兒子叫柱子,比我年長十幾歲,我對他沒有什麽印象,聽說他英年早逝了。聽我母親講,我們家族規矩很多,奶奶在的時候,我母親這幾個兒媳婦都得早晚到她的床前早晚請安,那時我二大爺和我父親都在張學良的部隊,六叔叔在東北抗聯,大爺、三大爺和五叔叔在家裏照顧我的爺爺和奶奶。後來奶奶想在外的三個兒子,眼睛都哭瞎了。爺爺和奶奶我從來就沒有見過,我記憶裏就像對父親一樣沒有印象,只是從母親的回憶中知道一些事情。
  聽說家鄉的老屋早就不在了,變成了新的村莊。不管現在的家鄉變化的多麽好,多麽漂亮,對我來說還是那個老屋使我留戀。因為那個老屋是我的爺爺、奶奶和父輩的居住過的地方,那裏有我對他們愛的回憶。
  3
  老屋不在了,我的夢丟失了。我常常在夢裏去尋找那個父輩們居住過的老屋。我在夢裏找的好累、好辛苦,每當我在夢裏醒來眼角都掛著思念的淚。
  老屋,你在我的夢裏回來吧?你回來好嗎?因為我喜愛你的純樸。
  我喜愛你,不是因為你的歷史滄桑,世界上比你滄桑的老房子還有很多。我喜愛你,不是因為在那裏曾經居住過我的長輩們,這世間還留下了我母親對你的眷戀,還有我出生和十八歲的記憶。我喜愛你,只因為我是個遊子,從小我就不甘寂寞,希望有個念想遊走在我的夢裏。
  因為只有你回到我的夢裏,我才知道我的出生。因為那年,玉皇大帝把我送到人間,降生在這裏,老父親諄照母親的叮囑到城裏向鐵匠要了個耙鉅子,在母親生我的時候,是你用它把我的靈魂牢牢的釘在那老屋裏,我才知道了我的名字的由來,才知道了來人間位置,並發現自己的價值,就連玉皇大帝也感動了,他為我的降臨讓老黑龍灑給那片沃土下了一場春雨。
  昨天晚上,我知道你是有生命的,你又再次的回到了我的夢裏。你不知道,我在夢裏是多麽的高興,我像個沒有長得大的孩子又撲到了你的懷裏,我高興的哭了,那是幸福的淚水,那淚水流淌到了那家鄉的母親河裏。我爬起來,像小時候一樣光著腚,喊著小夥伴們,讓他們站成一排,手裏照舊拿著小雞雞撒尿,又用尿抹了抹肚臍眼,又一個猛子再次紮進了母親河裏。
  你回來了,你又回到相子的夢裏。我真想展開我的雙臂,把你和家鄉的屯子和那整個的草原、百花、生靈摟在我的懷裏,向你傾訴我積攢了幾十年的離愁別緒。
  我在夢裏還是早晨站在老屋的門前,還是看著遠方的那景、那草原、那百花、那頭頂成雙成對的小燕子……
除去黑暗,我们本就生活在彩虹之中,唯求真理与正义是人生快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367&aid=393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