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新竹市培英國中第一屆校友會
市長:培英網站服務組  副市長: 呂欽文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社團【新竹市培英國中第一屆校友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培英小學堂/經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國特有的日本式失落?
 瀏覽470|回應3推薦1

朱家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袁正明


1、日、四小龍、中國大陸、越南,乍看都是強力推動投資,及發展製造業出口起家,成就一段時期的經濟奇蹟。


2、奇蹟之後,投資的生產力貢獻必然遞減。越南發展晚,還在奇蹟進行式;星、港早已過渡為服務型經濟;韓國長期過度投資,仰賴外債,終遇97金融風暴洗禮;台灣礙於政經情勢與規模,保守、小本經營,投資資金仰賴國內儲蓄,安渡國際風暴。隨著經濟繁榮,外貿依賴比重大,韓、台都降低仰賴投資,而擴大依賴人民消費發展經濟,政治與社福結構都無可避免因而改革。


3、暫不論中、日,四小龍都已走完過去由政府主導的全力發展投資模式,轉向較平衡的消費為主模式。消費包含民間消費與政府消費(主要是社福移轉支出) 。投資與外貿依然是關鍵,只是比重降低。韓、台差異仍大,暫不討論。


4、中、日經濟規模大,外貿統計數字雖然龐大,但在GDP的比重上,遠小於韓、台對外貿的依賴。中、日GDP的投資佔比高峰各為45%、37%,日本的是30年前,中國的是最近。一般成熟經濟體約<20%,新興經濟體約25%,台灣好些年都在15%上下。中、日的高峰,是壓抑消費,將資源扭曲轉移至投資發展的極致表現,是顯然難以持續的狀態。 div="">

5、眾所周知,奇蹟之後,日本已失落了30年。中國目前佔全球GDP 17%,日本30年前是18%,如今8%。政治意願強烈的話,中國還是可以維持投資GDP佔比45%,但由於投資效益遞減,GDP成長速度還是降低,將失落的起點與終點往後移,失落的幅度可能加大罷了。


6、在經濟基礎低時,政府主導,犧牲人民消費比重,將資源集中於投資發展,生產力提高的效益大於人民消費對經濟發展的貢獻。但隨著經濟基礎提高,過度投資的邊際效益遞減,功已成,身必退。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078&aid=7213511
 回應文章
印鈔只是製造更多的債
推薦0


袁正明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家一的貼文指出了問題,並暗示政府功成身退,交由民間(亦即市場機制)來處理。財新報導了日本30年後現況,提醒避免覆轍,也沒有提出解決的意見。我前面的回應對焦在日本科技(半導體產業)與貨幣匯率的廣場協議。當年日本的表象是金融泡沫,屬於普通經濟問題,解決的辦法就是政府不插手,讓泡沫自己破滅,亦即該倒閉的倒閉,讓債務消失,經濟自然重整。問題是:我們旁觀者「站著說話不腰疼」,政府可以袖手旁觀嗎?
30年前日本的金融問題是股市、房地產泡沫,今天中國大陸股市先退燒,現在政府出手救房地產債務。例如,政府選擇一些還有救的爛尾樓,出錢 (亦即印鈔)完工,成為所謂的保交樓,減少人民損失。但可能出現的問題是,如果泡沫沒破,導致停滯甚至通縮;房子雖然可以蓋好成交,但個人若工作不保,繳不起每月貸款,房價又下跌,個人與銀行都仍舊是「資不抵債」,就落入日本式失落,需要很長時間來消化債務。
美國2008年次貸危機更嚴重,但美國可以用印鈔解決問題,因為美元是世界的儲備貨幣,包袱由全世界一起揹。即使如此,美國隔三差五仍然需要調節利率與匯差,收回部分美元(也所謂金融搜刮,戲稱剪羊毛),否則國內通膨也難避免。
我覺得中國大陸的特殊體制,讓泡沫得利的大富豪失血補償,或許也能避免救經濟時被二度搜刮,這是美日的民主體制都沒有做到的事,當然,結果如何仍有待觀察。
註:華爾街造成2008年次貸危機,卻在政府出手救市後的2009年,發放了有史以來最大的紅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078&aid=7219168
中國財新網英文版:憂慮中國的日本式失落
推薦0


朱家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Caixin :


"Amid strong wage growth and rising prices, Japan is finally emerging from the quagmire of almost three decades of deflation."


"As China faces similar challenges that its neighbor did 30 years ago, Japan’s experience may offer lessons to Chinese policymakers about how to battle prolonged stagnation."


"To do so, China must resist the head-in-the-sand ostrich mentality that prevented Japan from identifying its crisis sooner, and avoid the hesitation and repeated wavering in easing monetary policy."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078&aid=7219109
選擇性退出
推薦1


袁正明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朱家一

所謂經濟奇蹟,通常是落後經濟體的基數低,擴張時的速率,遠超過成熟經濟體的正常成長率。經濟奇蹟不能長期持續,是數學規律,並不令人意外。投資佔比高也是相對經濟體基數低而言;台商去大陸投資感受最深,1990年初,百萬美元被當作大投資人接待,20年後,根本不算個事。其實,經濟奇蹟這個名詞,也是西方資本主義,以大人稱讚小孩一樣的眼光所賦予,不是那麼光榮。

資金不足,技術落後是經濟落後地區的現象,此時只有靠政府政策引導,吸引外資與技術,並調動國內資源配合發展經濟。比較爭議的是,在國內經濟已經起飛,民間資本充足、成熟,政府是否應該功成身退?我們回看30多年前,美國國會議員們拿著大鐵鎚公開砸日本電器產品作秀,強迫日本簽廣場協議,以及對日本半導體業的打壓,再看今天由美國政府主導,對中國貿易關稅與技術制裁,中國政府能功成身退嗎?

我覺得對於國家戰略發展,國計民生重大產業,平衡城鄉發展,例如:國民教育、健康保險、水電能源、主食農業生產保障、金融法規、大眾通訊、交通運輸等基礎建設,政府永遠有參與規範與主導的責任。至於民生消費產業,當然,政府應該是離得越遠越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078&aid=7217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