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全民監督
市長:uskmt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全民監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僑民有話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另一位看 2014年臺灣九合一選舉國民黨慘敗
 瀏覽644|回應0推薦0

uskm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另外一位的看法

2014年臺灣九合一選舉國民黨慘敗的分析

記得參選2008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時,依承諾辭去中國國民黨主席,〔因為馬英九在2005年7月以高達72.36%得票率擊敗王金平成為中國國民黨主席〕為要當〝全民總統〞,並提出誘人的「633」政見〔2016年臺灣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的目標。〕,大家都因為要推翻那貪腐的陳水扁政權,全台民眾及海外僑胞不分藍綠,無不全力以赴投票給馬英九,三組候選人,馬英九得票率高達51.6%,可見臺灣民象對他的寄望,尤其在他就職後立刻對貪腐的陳水扁實行境管,及其積極以在九二共識為基礎,與中國大陸發展兩岸關係,大家對馬英九都賦予極大的希望。

但馬英九上臺後表現得有點飄飄然,不顧臺灣民眾在陳水扁當政時期民進黨肆意撕裂族群,形成藍綠嚴重對立的政治生態環境,馬英九不切實際地想當“全民總統”,急於同國民黨切割,刻意去取悅不投自己票的500多萬綠營選民,不關心藍營對他的付出。

例如為馬英九在市長任內幫他核銷特別費的余文案,余文並未貪一分錢只是便宜行事,把一些零碎的小額發票用一張金額相同的大額發票替換,綠營硬以偽造文書罪起訴余文,並被判一年有期徒刑,2008年6月13日〔馬英九己就職〕入監服刑,余文在服獄期間,馬英九未曾拜訪余文家人〔余文的父親〕或到監獄探訪過余文一次。

再有2009年3月,行政院新聞局派駐多倫多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新聞組組長郭冠英以筆名「範蘭欽」在海外《大眾時代》網站發表文章〝認為228事件是臺灣人排擠外省人及當時政府反台獨,而認為陳儀是愛民清官,蔣介石、陳儀當時處理是極對的。〞等多篇文章,綠營堅持要法辦,最後郭冠英被撤職。

而相反的陳水扁兒子陳致中在瑞士聯合銀行〔UBS AG〕的9.3億瑞士法郎被瑞士聯合銀行凍結,並認為陳致中是洗錢,函請臺灣情資單位調查,該案交特偵組查辦,特偵組最終以查無陳水扁海外洗錢證據,全案簽結,陳致中幾乎未坐一天牢獄,陳水扁親家趙玉柱、婿趙建銘父子股票內線交易案、吳乃仁賤賣台糖公司土地案等有關民進黨員所涉及的案子都被輕判等等。

這些案件的對比,無不使藍營人士寒心。再者大家辛辛苦苦把馬英九送進了“總統”府,但他上臺後,不但不酬謝轎夫,卻把果實送給了一些逍遙派甚至綠營幹將。

國民黨地方實力派內心當然是極不滿意的,因為政治是很現實的,誰擁載你,都是想能分一杯羹,現在國民黨政治人物是空歡喜一場,這個做法令藍營人士無不心存不滿。

此外馬英九在用人上存在較大的失誤,在他當選組閣時,曾有高層人士建議他起用宋楚瑜,被他所拒,而他主張用專家學者,而這些專家學者都是些不太適合在議會鬦爭及紙上談兵不能實幹的〝好人〞。

另外馬英九為要表現出全民總統的樣子,處處與綠營妥協,但在立法院中所有他的政策都受到綠營的杯葛。

因此他為能控制立法院的國民党藉立法委員,2009年7月26日國民黨舉行黨主席選舉,馬英九又喊出了「完全執政負完全責任」為由,再度參選黨主席,以得票率93.87%再度當選黨主席,他雖當選了國民党党黨主席,但從前競選前所說的不當國民黨黨主席的承諾不是跳票了嗎?〝君無戯言〞,他己失信於民了。

另外2009年8月6日至8月10日間的莫拉克颱風,台灣中南部及東南部引起嚴重水災,期間臺灣多處淹水、山崩與土石流,其中以位於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小林部落滅村事件最為嚴重,造成474人活埋,後據政府統計,這次颱風水災,因政府災難處置不當,共造成681人死亡、18人失蹤。

台灣各界紛紛指責政府防災救援不力,引發廣泛民怨,雖然他處處討好綠營,但並沒有得到綠營的回報,毫不留情地要追究政治責任,最後導致劉兆玄內閣於同年9月初宣佈總辭,這是典型的綠營處處阻礙他的施政。

另外最受綠營媾病的國民黨從前遺留下來的兩個問題:

一個是黑金政治,一個是黨產問題,這兩個問題被民進黨抓住不放,成為國民黨兩條甩不掉剪不斷的小辮子,馬英九這個“不沾鍋”不願也不敢去承擔處理這兩個棘手問題,以致使馬英九領導的政府聲望大幅滑落。所以執政一屆下來他的民調只剩下30%左右了,幾乎失去了本來藍營的基本盤。

2011年馬英九的第二屆總統選舉,本來藍營的基本盤己經鬆動,但大家為了不願讓不認同中華民國的民進黨當政,全國上下及海外僑胞無不含淚投票,馬英九在第二次勝選後尚未就職前的2012年1月15日,在他的競選總部慰労輔選幹部及志工時說:「未來四年我沒有連任壓力了,但有歷史評價壓力,一定會盡心盡力把事情做好,為社會及歷史留下典範。……….. 。」。

於是馬英九再度忽視藍營,他認為沒有選舉了,不再要靠藍營投他票了,馬英九還是一心一意要做他的〝全民總統〞,但馬英九最失策的敗筆是任命王金平為立法院長,王金平在立法院拿了〝朝野協調〞神主牌,跟民進黨〝和稀泥〞,雖然國民黨立委佔多數席,但當民進黨要阻止法案通過時,可以霸佔主席臺、打架、拉麥克風等等,立法院長雖有立法院員警權,立法院警衛勤務規則第五條規定:「為維護會場秩序、防止危害及保護委員安全,警衛人員得應院會或委員會主席之召喚,進入會場,執行警衛勤務。」,但王金平從來不用,因為他要跟民進黨〝和稀泥〞,這樣才能顯示出王金平的權威來,以致馬英九雖是黨主席,這種〝和稀泥〞通過法案的方式,始終無法解決一些困難題案。

所以這次九合一選舉國民黨慘敗有以下原因:

馬英九無感,臺灣民眾的有感:

一、 由於馬英第二任,總統就職後可能太重視歷史對他向評價,還不死心地要創造歷史,做〝全民總統〞,在2012年11日4日宣佈停發軍公教人員的年終慰問金〔此案陳水扁任內有人提過,但陳水扁不敢碰〕,引起藍營一片喧譁譴責之聲,原來他認為沒有連任的壓力,可以不理會藍營選票的支援,可以一意孤行了。

所以在這次選舉中完全失去了藍營基本盤的支持,但媒體及党工仍蒙了眼睛,認為是年輕族群的首投族對執政黨不滿投綠營票所致,當然這是原因之一,但我認為馬英九及黨工仍忽視藍營的基本盤,由於臺灣的特殊政治背景,軍公教退休人員幾乎青一色是藍營,這次九合一選舉前夕,11月11日上午10點左右,在臺北榮民總醫院接撥車候車處,一位老榮民〔退伍的老士官〕在罵:『老子一輩子的青春都賣給了國家,每月給我兩、三萬塊錢退休金,我跟老伴過日子好苦嘔!年年盼望年終慰問金,好在過年時,兒孫回來時添點菜,給孫兒孫女發個小紅包,現在年終慰問金沒了,真是日子難過。現在你馬英九跪在我面前,要我投連勝文一票我都不會投!』,受到幾乎全部在等車的榮民鼓掌叫好。

現在我們來算算看,臺灣自1992年開始每年生育嬰兒不超過30萬人,所以算算今年的首投族不會超過120萬人,全臺灣今年的投票總人數據統是12,259,504人,但退休軍工教人員大約有50萬人〔按主計署2012年軍公教退休人員據統計445,000人〕,到2014年更多〕,但依靠退休金維生的應該超過百萬人〔因為有眷屬〕,再有在眷區長大的人,所以全台共有一、兩百萬是〝深藍營投票族〞,因此退休軍工教人員,絕對是藍營的基本盤,因為馬英九要做〝全民總統〞留下歷史評價,順應綠營要求,停發軍公教人員的年終慰問金,使藍營老百姓有感,這才是國民黨這次選舉失敗的最主要原因。

二、教改問題,李登輝命李遠哲主持教育改革,結果學生的課業負擔沒有減輕,弄得中學教科書版本都無法統一,初中升高中的考試爭論不休,搞到臺灣辨了146所大學,每年產生數以千計的博士,而大學裡找不到合格的教授,碩士畢業生淪為豪宅門衛的怪現象,馬英九對教改在這一問題上沒有投入太多心力,如宣導專料職業教育,督促教育部門認真執行,只讓幾位學者專家各自論述,未有實質的作為,這對一些有在就學學生的家長及在學的學子而言,當然是有不滿意的感覚!年青人不是為反國民黨而不投票給國民黨,學生的家長對子女就學無所適從,學子大學畢業後前途盲盲,這些人當然有感!

三、房地產沒有實施合併登記,房地產稅沒有實施按實價苛稅,沒有苛徵空屋稅,另外沒有像中國大陸那樣,任何人購得土地後空置兩年,國家一定強制收回,以致臺灣造成財團及建商炒作房、地產,使房價節節高升,這一問題也是討論很久,解決方法很簡單,最主要原因是財團建商,找一些執行上的雞毛蒜皮事,在立法院阻撓通過法案〔可能一些委員、高官自己有多棟房地產,不希望法案通過〕,所以法案遲遲無法通過,於是房價年年漲,財團、建商年年賺,年輕人永遠無力購屋。老百姓當然有感!

四、賦稅不公,為使有錢人財產留臺灣,遺產稅從50%降為10%,有錢人財團的財富都是靠臺灣老百姓及政府才會致富的,為什麼不能像美國那樣,你在全世界任何地方賺了錢都要向政府繳稅?而政府不能靠減稅讓有錢人留在臺灣,這種作法世界上先進國家還沒見過,這是非常的不公平的,這是讓升鬥小民最有感的!

五、馬英九喜好他人的歌功頌德,經常剪綵破土,親近財團,一些和馬英九親近的企業財團大老闆,被老百姓戲稱為〝馬友友〞,不像蔣經國與升鬥小民為友。雖然馬英九自身清廉不黏鍋,但身邊親信官吏貪汙,如林益世及賴素如等,致使形象不佳,這也是使老百姓有感!

六、食安問題處理無方,食安是人民的切身問題, 2011年5月臺灣有關單位向國家質檢總局通報,發現臺灣“昱伸香料有限公司”制售的食品添加劑含有化學塑化劑成分磷苯二甲酸二酯(2-乙基己基)(DEHP),此後,不斷驗出各種飲料甚至藥品都含有塑化劑;令人不得不沉思監管是否存在漏洞。

2013年5月,媒體報導臺灣義美食品公司使用過期“大豆分離蛋白”製作泡芙;2013年8月,臺灣食品衛生單位突擊檢查發現,此前以“純天然”為賣點,風靡全台的“胖達人”麵包違規添加9種人工香精,涉嫌以虛假廣告欺騙消費者;2013年10月,臺灣彰化檢方查出,大統長基公司製造的100%特級橄欖油不僅摻混廉價葵花油及棉籽油,還違規添加禁用的“銅葉綠素” ,該公司製造的花生油不含花生、芝麻油不含芝麻、辣油不合辣椒,而馬英九還不警惕,臺灣檢方10月8日查獲頂新旗下正義公司以餿水油再加工充食用豬油出售,引發下游數百家廠商產品下架,因已消售多年,數以千噸的餿水油己被臺灣民眾吃下肚,引起強烈民怨!足見馬英九的無能,未予重視食安事件,致使以上食安事件一再,再而三地發生。

反覌中國大陸,2008年9月9日媒體首次報導石家莊三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嬰兒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事件,致造成嬰兒腎功能不全死亡的事件,9月13日已經拘留了19名嫌疑人,傳喚了78人,事件被證實後,9月13日被處分的官員有:石家莊市分管農業生產的副市長張發旺、石家莊市委副書記、市長冀純堂相繼被撤職。河北省省委常委、石家莊市委書記吳顯國免職。國家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於9月22日引咎辭職。

2009年1月22日,奶農張玉軍、高俊傑及耿金平三人被判處死刑,三鹿董事長田文華被判處無期徒刑,由此可看中國大陸對食安的重視,事發不到一個月高級官員被撤職或引咎辭職,四個月就把主犯三人判死刑,公司董事長判無期徒刑。我們臺灣民眾看了有感嗎?政府不作為之感!

七、辦事無能,馬英九在選舉時的〝633〞競選口號已無法兌現,要實踐〝633〞口號,首先應認真專注教育改革,宣導職業教育,培養專業人才,再大力推展企業升級〔工業升級〕,如發展:生技工業、精緻化工、量子科技製品、精密工具機、自動化機具、光學儀器、醫療儀器等等,這樣才可以使產品附加價值提高,工資所得也能提高,GDP年增率也就自然提升,這樣〝633〞口號才可以兌現。現在弄得一團亂,教改讓家長無所適從,年輕人就業無門,即使有了職業,年輕人的工資按物價指數是在倒退的,現在流行的所謂〝工資22K〞。這些都使馬英九的無能暴露無遺,於是臺灣民眾只有總統無能之感!

又如處理王金平關說案2013年9月8日馬英九召開記者會,措辭嚴厲地批評王涉嫌關說:“是侵犯司法獨立最嚴重的一件事對王金平等人涉及司法個案關說感到沉痛!”,並稱:“立法院長若涉入司法關說,將是非常嚴重的恥辱”,11日表示王金平已經不適任立法院長,王金平當日被撤銷黨籍〔因王金平是國民黨派的不分區立法委員,一旦撤銷黨籍,就失去立法院長之職〕,但當天下午王金平委託律師邱太三提出確認黨籍存在的民事訴訟,並提出假處分案,王金平假處分案獲判成功。

最後在雙十國慶大會上,馬英九還要與王金平握手,參加王金平主持的慶祝國慶大會,身為國家元首,元首的身份如此被糟蹋,還把個清官檢察總長黃世銘以洩祕給總統,判了一年兩個月有期徒刑,反覌大陸,習近平在公眾場合沒對周永康說一句重話,周永康犯法乘乘地被送入牢內。這些民眾有感嗎?有感,總統無能之感!

八、馬英九沒有培養年輕幹部,這一點也就是國民黨年輕幹部被人民稱為權貴第二代、第三代的原因,我們國民黨的中生代:如臺北市長郝龍斌的父親是郝伯村、競選臺北市長的連勝文的父親是連戰、新北市長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原桃園縣長吳志揚的父親是吳伯雄、競選嘉義市長陳以真的父親是耐斯集團創始人之一陳鏡堯,這些國民黨的中生代不是權貴之子就是富商之後,連勝文只是在競選的時候到餐廳打打工,做做清道夫,住住老眷區,擺個樣子,不像民進黨培養的是礦工之子賴清德、裁縫師傅之子林佳龍、女工之子鄭文燦,都是出自清寒家庭,靠自己的努力,民眾有感!國民黨的參選人都是權貴之後!

九、馬英九就職後,依據九二共識與大陸積極宣導開展往來,如兩岸三通,方便臺灣和大陸兩岸人民的往來,使大陸人民來台人數增加增加,僅2013年大陸來台觀先就達287萬餘人次,賺取了44億美元,振興了臺灣旅行覌光業。另外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定》於2010年9月12日實施後,也提升了兩岸的經濟活力,加速了臺灣經濟增長,按中國商務部統計2013年大陸與臺灣雙邊貿易額達1,972.8億美元,其中大陸對臺灣出口為406.4億美元,同比上升10.5%;自臺灣進口大陸為1,566.4億美元,同比上升18.5%,臺灣享有1,159.6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假如沒有ECFA的簽訂,臺灣的吳郭魚、鰻魚、各式水果等農魚產品如何銷到大陸?像這些馬英九的德政,政府未加宣傳,人民只聽到民進党惡意宣傳,造成無知的百老姓有恐中、拒中之感。

以下幾點是馬英九自我感覚良好,我們看民象有無感覺?

一、 在司法改革上,馬英九說:『完成最高法院公開分案的制度,雖然很多最高法院法官反對,但是正確的事就是要推行。』,這種司法改革,不要說一般大眾,連你、我這些不打官司的人有感覚嗎?沒有感覚!

二、馬英九說:在國際空間上,我國也返回「世界衛生大會」與「國際民航組織」雖然仍不能以國家的名義進入,這仍需要努力,但這已經是個突破,這是外交的突破,馬英九自我感覚良好。參加再多的國際組織,沒有比柴、米、油、鹽、醬、醋、茶來得更重要,這種成就一般民眾不會有感覚!

三、在世界經貿上,也完成對非邦交國-新加坡與紐西蘭的雙邊經貿協議。如果兩岸服貿與貨貿協議能完成,還很有機會與更多非邦交國簽定 協議,馬英九認為這是對外貿易談判成果。但現在尚未談成,現實的進口奶粉沒降價反而漲價,這個馬英九自認為得意之作,人民有感覚嗎?沒有感覚!

四、馬英九任內到2013年10月7 日止,共有131 個國家及地區給予中華民國護照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待遇。另外重新讓松山機場成為東亞各國的直航機場,不僅直航中國大陸,還直航日本與南韓,一掃在扁政府任內松山機場死氣沉沉的樣子,臺北又再度融入東亞重要的轉機城市。這是

馬英九經常掛在嘴邊講的最得意之施政,這些施政方便了那些人?是一般老百姓嗎?只是對有錢人的旅遊者、企業家出國有感,99%臺灣民眾不可能經常岀國,老百姓有感嗎?老百姓不會有感覚!

以上各節都是我對此次選舉國民黨慘敗的檢討,總之我感覚馬英九太在乎歷史對他的評價,故一直容忍綠營對他施政的杯葛,所以前文化部長龍應台說:『馬英九把微小的〝我〞看得太大了。』,再有就是無能,無法駕馭王金平在立法院的運作,又沒有開闊的胸襟,聽說在馬英九第一任總統當選後,高層有人建議他重用宋楚瑜被拒,不敢用能力比他強的人幫他治國,以致造成這一次國民党政治史上的重大失敗。最後我把馬英九父親馬鶴淩生前對他兒子馬英九的評語:「由於他的高度自尊、自信,就容易將事件思考簡單化,容易引發領導危機;聽不進反對意見,又忽視溝通,就易造成人際關系緊張;過於追求完美,就不能體諒別人的缺點,接受別人建議,以致守經有餘,權變不足。」 ,此評語真是入木三分。

羅智強對戰周玉蔻熄火 宣布《封么榜》停刊

2014-12 自由時報

〔本報訊〕近來與名嘴周玉蔻唇槍舌戰打得火熱,一向砲火猛烈的羅智強突然累了?今(21日)他在臉書上打了3000多字文章敘述近日心情,直說不斷被「內心的憂鬱黑潮」襲捲,快要屍骨無存,因此決定退出,是第一集也是最後一集的《封么榜》宣布就此停刊!

周玉蔻近日賣力追查總統府高層是否有收受頂新集團非法政治獻金之事,總統府前副秘書長羅智強急忙跳出來為馬護航。(圖擷取自羅智強臉書)

周玉蔻近日賣力追查總統府高層是否有收受頂新集團非法政治獻金之事,總統府前副秘書長羅智強急忙跳出來為馬護航。(圖擷取自羅智強臉書)

21日他在臉書上打了3000多字長文敘述近日心情,直說不斷被「內心的憂鬱黑潮」襲捲,快要屍骨無存,因此決定退出,對比前幾篇貼文反差很大。(圖擷取自羅智強臉書)

21日他在臉書上打了3000多字長文敘述近日心情,直說不斷被「內心的憂鬱黑潮」襲捲,快要屍骨無存,因此決定退出,對比前幾篇貼文反差很大。(圖擷取自羅智強臉書)

周玉蔻近日賣力追查總統府高層是否有收受頂新集團非法政治獻金之事,這讓總統府前副秘書長羅智強急忙跳出來為馬護航,並以故事暗諷「妖怪」周玉蔻正以「妖邏輯」抹黑馬英九,12月20日早上6點54分「《封么榜0001》周玉蔻的么邏輯之一」正式出刊,甚至還有「明日預告」:將舉辦「國民黨史上最吃裡扒外立委投票」,請網友拭目以待。

沒想到事隔一日不到,羅智強今天凌晨便在臉書上表示,「自己的修為還是不夠」,為一個不值得生氣的人動了怒,讓自己陷入濃濃的「黑色憂鬱」,自己就快要被吞噬了,更怕影響到老婆和2個女兒。

羅智強放上自己在6月寫下的一段日記,並表示自己過去一年來經濟狀況、心理壓力陷入低潮,抹黑打擊鋪天蓋地,又沒有穩定收入,山窮水盡快要無路可退,於是只好別無選擇「舉劍回擊」。

但3天過後羅智強發現自己並不快樂,並以「食人族」的故事說明自己從周玉蔻唇戰中抽身的原因,「『遇到食人族的兩難』,是不理她,讓她把我啃得屍骨無存?還是反咬她,讓自己也變成食人族?過去三天,我選擇讓自己變成食人族。可是我要從此變成食人族嗎?我很清楚,那不是我,那不是我要的人生。」

羅智強宣布《封么榜》僅此一集,「和大家說聲抱歉,《封么榜》只出了一集就停刊,昨天預告的投票,請原諒我,我也不想辦了。」但也強調「並不代表,必要時,我不會再次變身為食人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羅智強臉書全文:

各位親愛的朋友:

沉澱了一下,想想,自己的修為還是不夠。

妻對我說:「不值得被一個不值得的人激怒。」

是的,我生氣了。但我為什麼會生氣?

我想,從一段心情談起,這是我在今年六月寫下的一段日記:

「今天驚心動魄的體會到黑色憂鬱狂潮湧來以及退去的模樣。

大約在下午四點多,和朋友聊完後,忽然心情就開始漸漸的陷入低盪。覺得現在手上的事情,沒有一件有意義的;看見兩個女兒很難過,雖然現在的她們開心無憂,但將來呢?她們要面對人生裡多少的痛苦?而我這個做父親的,可能完全幫不上她們;覺得自己很失敗,完全看不到前路;覺得靈魂被拘禁在充滿痛苦的軀體裡,不知何時才能解脫……我心裡隱隱知道,這些感覺是因為我的心被一股黑色的暗影所魅惑,但我完全沒有辦法抵擋這股暗影一塊一塊地在啃噬我的心,只能任由它擺布我的心情。

從陪女兒去滑草,到一家人去吃晚餐,我表面上很鎮定,一樣和家人有說有笑的,但那全部都是偽裝,我的心早就空掉了,成了一個無底洞,不斷的呑噬著我所剩不多的力量,我甚至覺得,我的偽裝快要到了臨界點,我不知道還能偽裝多久。

吃晚餐時,我一點食慾也沒有,其實今天我根本沒吃什麼東西,但卻完全不餓,飢餓感趨近於零。但我意識到我不能不吃東西,唯一的精神能量與意志力,就是用來催促自己吃晚餐,吃得很痛苦。

我忽然害怕,因為,這是近來,憂鬱狂潮襲得最凶猛的一次,我害怕,我會不會就此就被這個黑色的幽靈攝去魂魄。我甚至有一點想放棄,就讓自己被這黑色幽靈抓走吧,不想掙扎了,就讓自己掉進那黑色的憂鬱深淵算了。

但不知為什麼,大約在六點半的時候,就在一瞬間,忽然,被黑暗籠罩的心射入了一道陽光,慢慢地變暖,憂鬱慢慢地退去,心又平靜了下來。覺得眼前的難會隨時間淡化改變,覺得,只要有耐心、有恆心,沒有克服不了的難處,沒有衝不過的難關。心情忽然轉為中性。

這股黑色憂鬱,在今天傍晚淹沒我近二個小時,又忽然的撤退。很少這麼具象而強烈的體會這黑潮的來去,趁著記憶還新,把這一段心情起落記錄下來。

我不知道,這黑潮下一次什麼時候會再度來襲,但也沒辦法,今天的經驗,讓我意會到這股黑潮力量的強大與不受控制,一旦他忽爾降臨,自己殘存的理智,好像根本不堪一擊,好像只能靜靜地等著他自動的退去。2014.6.16」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過去這一年,我雖然努力堅強,卻過得很艱難。除了在TVBS的三個月工作有薪水外,其餘將近半年,我都處在接近收入斷絕的窘境,很長一段時間,我只剩下一個兼任的教職,然後靠一個字一塊錢、二塊錢的稿費在掙生活。

還好,我還有一些積蓄,還好在T台那三個月的收入尚豐(並非那些名嘴說的天價,但和T台有保密協議,我不能說出薪水),加上刻意的撙節開支,所以雖然持續赤字,但還不至於立刻斷炊。

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路在哪裡?而且赤字若持續下去,經濟雖不會立刻斷炊,但有一天會斷炊。

可是,那時候,我的「名聲」太大,九月的事得罪了王、得罪了連,在國民黨內已無立足之地(補充一點,那段時間,王和連並沒有打壓我,這一點要幫他們「澄清」。因為,他們不需要,國民黨內的其他人,招子都很亮,他們不想得罪王和連,會主動閃我閃得遠遠的)。要去企業工作也困難,因為企業也怕惹麻煩。

加上各方撲天蓋地的抹黑,我再堅強,也只是血肉之軀,漸漸的,我知道自己走在憂鬱深淵的邊緣,危危欲墜。

事實上,應該這麼說,有一段時間,我幾乎每天固定在傍晚左右的時間會陷入深沉的低潮,我會不由自主地握緊拳頭,一顆心好像掛上了千斤萬斤的鉛塊。我每天都要提醒自己:「我不可以倒下去,我倒下去沒關係,但我的二個女兒怎麼辦?」

我每天早上打起精神去晨游,就是希望用運動來抵禦內心的憂鬱黑潮。

那時候的我,不管在心情上或在現實上,都幾乎走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現在,各位知道,我為什麼「生氣」了吧!有名嘴誇張的影射我收了頂新十億。如果,我在總統府副秘書長的任內,「願意」收黑錢,我豈會走到如此地步?

我為什麼會被激怒?因為,我可以接受別人笑我笨、笑我傻、笑我拙,但我從未收受不義之財,卻被人抹成關說納賄的大門神!世間之謬,莫此為甚!

一向比我堅強的妻,有一天看了電視,眼眶泛紅地對我說,她覺得好心痛,「這世界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的老公不貪不取,卻被說得如此貪婪、如此不堪!如果這樣,當初你倒不如去貪去取,至少,被罵是活該,是罪有應得,你不用覺得受冤受辱!」

這些心情,我一直不想說的原因,是因為,我說了,大概馬上就會有人又把矛頭指向馬總統,罵他無情無義。但一則,他也不知道我當時的處境。二則,團隊也不是沒有對我遞出關懷。

我很感謝江宜樺前院長,他其實也不知道我的處境,但細心而體貼的他,曾經託人來問我,生活可以嗎?需不需要他幫忙安排工作?他說他已想到一份待遇還不錯的工作。

我想了想,我很感動江院長溫暖的體恤,在人人避我如瘟疫的當時,他還來關心我。但我還是請來詢的人回覆:「我還好,暫時不用。」(江院長,對不起,希望我說了這件事,不會造成你的困擾。)

因為,我知道,因為九月的事,我身上揹的火太大,任何透過公部門安排的工作,都會被打成酬庸。我自己被打也就罷了,還會拖累關心我的人,拖累我以前的長官。

我不知道,江院長捎來的溫暖,有沒有馬總統的意思?因為我沒有問。但不管有沒有馬總統的意思,總之,這個團隊,也不是對我沒有關心。只是,他們自己都風雨飄搖了,我何必增加他們的負擔?

婉謝江院長的好意後,妻苦笑著虧我:「你們馬團隊下來後,雖一能做的工作就是『失業』。」想想也是,大概除了失業,當過馬幕僚,大部分的工作大概都會被說成酬庸。

我很感謝我的妻子,今年七八月時,我申請到去史丹佛大學當訪問學人的機會,但機票加必須自理的食宿,也是一筆支出。史丹佛給了我三個月的訪問時間,但我卻一度猶豫要不要放棄,考量的就是經濟,這筆支出省下來,可以多支應幾個月的生活費。

但妻對我說:「這個機會難得,而且,你也應該出去轉換一下心境。你不用過度擔心,就算你出國,我們的積蓄省著用,還可以再支撐個一年沒有問題。」

幾經討論,我決定採折衷案,雖然史丹佛大學給我的訪問期是三個月,我縮短為五個禮拜。

我的情況,在我去史丹佛大學訪問後,開始一一好轉。心情得到了調整,憂鬱的情況大幅好轉,回國後,稿約和演講邀約變多,也意謂著收入增加,加上接了一些和創作、文創有關的工作,經濟收入漸漸穩定,生活工作也過得充實忙碌。

我很喜歡、也很滿足這樣一個與世無爭的生活,工作閒瑕陪陪家人女兒、讀讀書、寫寫風花雪月,生活別有一種不同的風景,也漸漸遠離政治的喧囂。

而這也是另外一個讓我生氣的地方,我努力的靠自己的能力,好不容易沉潛耕耘了一片小小天地,但那一股黑色力量就是不肯放過我,只因為,我曾經幫過馬總統,就要用致我於死的手法抺黑我、打擊我、非要將我趕盡殺絕不可。

我沒有辦法沉默,因為他們直接打擊我的人格操守,那是我最後剩下的東西。除了舉劍回擊,我別無選擇。

「好!既然江湖敵我,那我就出來與江湖敵!」一股盛怒凌於心中,既然你們不留活路給人,那要戰就戰吧!我足足站上三天火線,燒了三天版面。

可是,三天過後,我發現,我並不快樂。我想學慕容復,以周玉蔻之道,還治周玉蔻之身。但,我的內心有另一個更大的聲音迴盪,我不是慕容復,我討厭變成周玉蔻。

冷靜後,我漸漸清楚,那不是我要的自己。

但就像我之前說過的故事:「遇到食人族的兩難」,是不理她,讓她把我啃得屍骨無存?還是反咬她,讓自己也變成食人族?

過去三天,我選擇讓自己變成食人族。可是我要從此變成食人族嗎?我很清楚,那不是我,那不是我要的人生。

其實,這中間還是有被食人族吃,或當食人族吃人以外的選項。只是那需要智慧,去找出這個選項。

我該努力,去找出這個選項。

和大家說聲抱歉,《封么榜》只出了一集就停刊,昨天預告的投票,請原諒我,我也不想辦了。但這不代表我決定退縮,這一次的事件,我也學到了一件事,我是躲不開這些是非的,不管我願不願意,我是逃不過這股黑色力量的追擊的,我知道,他們不會放過我的,就像他們不會放過馬總統一樣。

只是,我會試著用另一種符合我的個性的方式去發聲。但我也要告訴那些黑色的力量,我希望用文明的方式作戰,並不代表,必要時,我不會再次變身為食人族!不。要。逼。人。太。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934&aid=5256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