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全民監督
市長:uskmt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全民監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台灣歪風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再容忍 官說
 瀏覽1,014|回應0推薦1

uskm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龍女CHANG, HSIU-FEN

官商勾結

龐大的利益操控空間來牟取不正當私利,癥結在於:直到今日,台灣仍有許多「假民營、真國營」的壟斷性企業。這些企業,一來在市場上始終是壟斷性企業,毫無競爭對手,二來則以民營化形式身份,擺脫政府內部體制與國會的監督,所以處於二不管地帶,當然就是滋長官商勾結的絕佳溫床。

醜陋的台灣人官商勾結 誰放了王又曾?

大盜死不足惜官有罪  死掉一個王又曾不足惜,我所可惜的是政府!沒有李登輝,根本不可能有王又曾;沒有陳水扁,根本不可能延續官商勾結、發揚光大王又曾徹底的污染了政商正常關係,醜化了前後兩任總統!我原以為檢調單位偵辦王又曾掏空案,猶可「亡羊補牢」抓幾個主管官員依法追究,更可以大快人心。誰知道如此重大複雜的案情,不問一個官員就起訴了;起訴書漏洞百出,居然也拿得出手,公諸於世,真是笑話一則。我一直忿忿不平,後來看到檢官起訴百萬紅衫軍為首的十六人;又看到檢察官根本不知道「徵罪不舉」,起訴一位從無前科的老婦人,罪明是僅僅因「失憶」在商場拿了一把價值二十九元的小鐵刀。至此,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檢察官不知道老婦人的「錯」不構成起訴,更不知道百萬紅衫軍轟動世界奉為「群眾運動」的典範。既然有這種不食人間煙火、不知世界大事的檢察官,區區王又曾一案算什麼呢?有什麼忿忿不平的呢?有陳水扁這樣的總統,當然會冒出這種貨色的檢察官。

官商勾结促成荷兰占台

  1624年是台湾历史上很关键的一年,这一年,荷兰人来到台湾,开始长达38年的统治。多数人以为荷兰人是积极主动地占领台湾,其实他们原本计划进占澳门、澎湖,没能成功之后,才不得不选择来到台湾。
  17世纪时,欧洲市场大量需求中国的生丝和瓷器,贸易获利很可观,荷兰人想尽办法要和中国建立联系管道。
  荷兰人属意澎湖
  1612年,高等商务员科恩率领两艘船抵达万丹(印尼爪哇岛最西端的贸易重镇)后,继续前往雅加达,后来科恩成为荷兰在万丹与雅加达的商馆馆长。对荷兰人来到台湾,他任内的决策颇具关键性因素。
  为了对付占领澳门的葡萄牙人与马尼拉的西班牙人。科恩和英国合作,各派5艘船,以日本平户为基地,在台湾海峡与菲律宾之间巡行,以阻止西、葡的船只前往日本贸易,也阻挡中国船只前往马尼拉经商。
  于是马尼拉的西班牙人主张在台湾设立基地,以便突破荷兰和英国的海上阻拦,和中国进行贸易。
  科恩得到消息后,为了避免让西班牙人在中国贸易上先驰得点,很快命令雷尔生组成舰队,攻占澳门或澎湖,并先到台湾寻找良港。
  当时荷兰人比较台湾和澎湖,除了澎湖的港口更适合让船货转运或停泊的因素之外,对于由巴达维亚、暹罗(今泰国)出航往来台湾与日本的荷兰海船来说,澎湖更是重要的中继站;再者,澎湖距离中国较近,可以阻截马尼拉的西班牙人、澳门的葡萄牙人与中国、日本间往来的商船。就商业据点的选择而言,荷兰人认为台湾不如澎湖理想。
  澎湖除了渔产之外,没有生产制造日用品,荷兰人只好在厦门附近海岸寻找补给和贸易机会,甚至抢劫中国船只或登陆打劫村庄。
  雷尔生到澎湖,毕竟不是来打家劫舍的,于是到福州见巡抚商周祚希望进行贸易,商周祚却要求荷兰人先离开澎湖,才能与中国进行贸易;雷尔生表示没有权力决定撤离澎湖,更要求中国船只不可以到马尼拉与西班牙人贸易。最后双方约定,由中国派人到巴达维亚与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交涉,但是谈判还没开始,福建、澎湖已经开打了。新任福建巡抚南居益一上任就下令沿海实施戒严,要赶走荷兰人。
  接着南居益发动第二次进军,雷尔生仍不愿撤出澎湖;第三次进军时,便以火炮包围荷兰人。雷尔生只好请示巴达维亚要求撤出澎湖,并多次请辞,荷兰东印度公司于是派宋克前来接替,宋克到达澎湖时,明朝官兵很快从4000人增加到一万人,船只由150艘增为两百艘;荷兰官兵不到一千人,其中有100多人是少年。宋克要求进行和平谈判,但是明军已准备兵分三路进攻荷军,眼看一场战争即将爆发,这时,关键性人物李旦神奇地出现了……
  李旦是当时最大的贸易走私业者,抵达澎湖后,先和荷兰人商定谈判条件,再与福建总兵俞咨皋谈判,他提出“荷兰人从澎湖撤走,但福建当局应该允许荷兰人到台湾贸易”的意见。当时澎湖属于中国领土,台湾还是化外之地,不是福建官员的责任区,因此福建官员很快同意了这个方案,和荷兰签订《明荷议和》,内容是荷兰退出澎湖后,可以占领台湾,明朝官方没有异议;荷兰人可以到中国通商,中国商船也可以到台湾、爪哇与荷兰人交易。
  这个戏剧性转折看似经过荷兰人与明朝正式协议,其实没有经过明朝廷的认可,而是福建地方官员为了尽快让荷兰人离开澎湖,找李旦说服荷兰人到台湾,因此有人将李旦称为“左右台湾命运的商业钜子”。
  福建地方官卖台
  李旦与荷兰人早在日本就建立了商务关系,在台湾、日本、福建的三角贸易中,也是一方之霸。之前福建总兵俞咨皋即曾透过李旦的影响力,不让日本商人与中国海商到澎湖和荷兰人做生意,使荷兰人孤立无援;这次更透过李旦让荷兰人撤出澎湖到台湾去。现在回头看,荷兰人占领台湾,福建地方官应负起直接责任。
  李旦介入谈判时,向荷兰人分析情势,建议荷兰人据守台南安平港,因为鸡笼和淡水不是优良的船泊停靠地,且附近番人很凶恶,虽然有金矿,但中国人不会说出金矿的产地。他的话影响荷兰人选择到台湾南部,也是台湾历史从南向北发展的原因。
  李旦之所以积极协调,力促荷兰人放弃澎湖,带有私人利益的因素。他属于漳泉海商,菲律宾是其主要贸易地区,荷兰人占据澎湖之后,坚持“不准中国商船到马尼拉”条款,使他在台湾、日本、福建的三角贸易受到影响,若能让荷兰人放弃这个条件,最大受益者正是李旦等海商。后来荷兰人来到台湾,甚至完全要依赖李旦的仲介,才能取得中国的生丝。
民间海商竟然可以介入国家重大事务,可见明朝地方官商勾结情况之严重。但也正因如此巨大的商业利益,官商之间才积极合力地促成荷兰人在台湾落脚!荷兰人与台湾的关系竟在这种前提下连结,如今看来不免令人心生感触。

黑心民代

 photo 50_zpsfa87dfe3.jpg

 photo 17_zps56ace9f2.jpg

 photo 41_zpsa79108ee.jpg

東場也好 吸場也罷 能抄黑廠的 都是好場



本文於 修改第 1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934&aid=5022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