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全民監督
市長:uskmt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全民監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爆料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李登輝是下一個
 瀏覽743|回應0推薦0

uskm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陳水扁遭起訴 李登輝是下一個?

陳水扁涉貪遭檢官起訴,有媒體報導特偵組下階段偵辦的目標,已鎖定另一位卸任總統李登輝,因為陳水扁曾經爆料,李登輝在總統任內也曾經洗利用人頭帳戶洗錢。(中廣新聞網張德厚報導)

扁家洗錢案曝光後,陳水扁曾公開爆料說,李登輝「也利用人頭帳戶,匯了10億左右到國外。」,雖然李豋輝反擊說,陳水扁的爆料,「全屬空穴來風、子虛烏有之事。」不過,平面媒體報導說,特偵組在扁辦搜出了40多箱機密文件,其中發現一份調查局洗錢防制中心製作的「鞏案洗錢報告」,內容詳細記載李登輝執政末期,到扁接任總統的前兩年間,總計約17億元國安密帳資金流向,其中有近十億元被輾轉匯往新加坡等國家,最後流向不明 。

平面媒體還指出,檢調重啟偵辦國安密帳案,懷疑李登輝任內有公款遭挪用炒股,並發現綽號「阿丁」的股市作手陳賢保,曾透過海外人頭帳戶,匯款5千萬到李登輝的戶頭,雖然陳賢保辯稱是單純政治獻金,不過,匯款是在李登輝卸任之後,而陳賢保也無特定政治傾向,突然大手筆捐贈政治獻金,顯然不合常情。

對於被檢調鎖定調查國安密帳案的傳聞,近李登輝的人士表示,此案調查局及國安局都已經調查過了,這是政治放話,不是法律案件。

如果要查李登輝的話,那不如也查查蔣家.戒嚴時期哪會分得那麼清楚.國庫=黨產=蔣家提款機.馬英九應該不會笨到去惹李登輝.

《新新聞》 李登輝的第一槍

最可能發動「第一槍」的是前總統李登輝,雖然表面上目前他還在靜觀其變。據確切的資訊所知,李登輝已認定台聯黨的「階段性任務」完成,李登輝正和民進黨內渴望改革的「新世代」,積極籌備組新政黨,李登輝已找金主資助籌備工作,明年一月,就要發表政策白皮書,春節過後,就要正式宣布創黨。 

取代民進黨成泛綠共主 

李登輝的這個「新政黨」,並不是過去被傳言許多次的「第三勢力」,也不再是找王金平、謝長廷的結盟。據參與人士透露,李登輝判斷,民進黨Game over,玩完了,李登輝是以「取代民進黨亡黨後的廣大缺口」為目標。 

李登輝並非「有夢最美,希望相隨」,他有客觀環境為依據,事實上,他還借用了當年的國安體系老班底,進行了綿密的統計和分析。 

從去年的「高捷案」、到今年的「台開案」、「SOGO禮券案」、「國務機要費發票案」,台灣的「藍/綠」氣勢雖然有明顯的消長,國民黨坐享其成,士氣大振。但從李登輝這位政治精算師的角度看來,所有的數據證據中,泛藍的板塊並沒有擴大,並沒有爭取到原來的「泛綠」板塊,泛藍陣營的政黨認同也沒有大幅增加。 

泛藍實質未成長,民進黨選情卻低迷,怎麼一回事?參與運作人士表示:「主因是淺綠和正綠選民,已經很疏離和心死了,不想投票。」而泛藍士氣大振,板塊選民投票意願高,此消彼長。

機會就在此,以台灣的「五十對五十」的藍/綠基本政治結構來看,儘管陳水扁緊抓了約一三%到一八%的「深綠」板塊,占全民二到三成的「親綠」、「淺綠」和「正綠」,遠比「深綠」板塊還要大的板塊選民,卻成了當前政治版圖中的「無主物」,這,正是李登輝的目標。 

抓得住這批「疏離」的綠選民,才有「揭竿起義」本錢。李登輝等研判,這批對目前執政者疏離的綠選民,焦慮感很深,他們擔憂國民黨輕易就班師回朝,他們正在「等待果陀」,祇要有人登高一呼,「正綠」就有新教主。 

泛綠板塊正持續剝落中 

原本,蘇貞昌最有機會,但他這段日子的遲疑和觀望,已經讓這個機會漸漸流失了。謝長廷也許也想,但「高捷案」如影隨形,讓長廷不易說服這些群眾。 

李登輝能重新成為「正綠」教主嗎?並不容易,這些年以來,李登輝的「深綠」色彩太濃厚了,突然要「轉向」,說服力上還要加許多把勁。更何況,李登輝八十多歲了,能帶頭衝鋒陷陣到什麼程度? 

李登輝瞭解這一點,他結盟的對象選定「綠六組」和周奕成等「新世代」,問題是,這些年輕人雖然有活力,但大多是出身黨職和國會助理,並沒有真正的選民基礎。除非在二○○七年立委選舉中,他們能一鳴驚人,才可能真正在政壇上有號召力,進而展現影響力。 

李登輝的企圖有現實侷限,卻未必代表陳水扁能平穩地撐完任期,客觀的事實依然在,正綠、親綠、淺綠的選民,苦悶還是需要出路,蘇貞昌和謝長廷也還是有機會,這批綠色的群眾「無主物」,還是會想找一個寄託對象。這個趨勢一直很明朗,先是所謂「親綠」的「七一五學者」點火,「綠六組」和「新世代」跟進,接著施明德等「老綠」走上街頭狂飆,泛綠板塊就好比剝洋蔥般,一層一層在脫皮。這些「洋蔥皮」,正在等人收割。

 撼動依然持續在發生。十一月三日,陳瑞仁起訴書一出爐,許多過去施明德一直希望召喚的民進黨大老,和過去推倒國民黨戒嚴體制的社運前輩,都密集地和施明德總部的「綠幹部」以及美麗島事件受難者紀萬生老師進行了頻繁的接觸。當晚當施明德「在情勢所逼」下,帶眾重返凱道時,一些「綠頭」,如張富忠、簡錫瑎等人,並未到現場,據瞭解,他們正和「正綠」、「淺綠」接觸得很頻繁。 

阿扁放棄菁英投向草根 

據瞭解,這些人,包含了在一九七五年到一九八五年那一段台灣「自力救濟」時代的社運健將,也包含了施明德和魏千峰一直希望「召喚」的民進黨「超過院長級的大老」,這位「大老」,還更明確地向紀萬生等人表態,「不能再寄望陳水扁了」。但他們研判,十一月三日,民進黨沒有立刻發難,陳水扁就不會「立刻」下來,在北高市長選舉壓力下,謝長廷至少得拚到票數不難看;蘇貞昌則是要顧慮新潮流有搶下高雄市的壓力下,此當口,不可能「立刻」造反。 

但祇要再有「引信」引爆,甚至不必等到十二月九日敗選之後,阿扁就可能再度面臨非倒不可的壓力了。 

另外,據瞭解,陳瑞仁的起訴書出來之後,連一向「鐵桿挺扁」的律師界都更離心了,趙建銘的台開案,司改會系統的律師,就有強烈爭辯,據瞭解,原本顧立雄並不打算自己上陣;他希望羅秉成律師上陣,羅秉成不肯,顧立雄才基於「被告也有人權」,基於「情義」上陣。這回,據瞭解,律師界中看到起訴書,「心證」更明確,「鐵桿挺扁」變「鐵桿反扁」,就算顧立雄還有「情義」,但律師界的普遍態度,卻是往對陳水扁更不利的趨勢在走。 

民進黨從黨外到執政的群眾根基是什麼?是高等知識分子、醫師、律師等社會菁英和基層群眾結合在一塊,陳水扁拚命往基層的草根群眾靠近,失去的卻是高等知識分子、醫師、律師等等社會菁英,這就是李登輝和施明德、張富忠等人判斷,陳水扁已是日薄西山的信心根源。他們相信,「黨外世代」和「學運世代」正在集結,再有風吹草動,這股曾推倒國民黨威權統治的力量,可以推倒控制國家機器程度遠遠不及的民進黨 

人多嘴雜導致事跡敗露 

為何有此自信?從國務機要費的起訴書中,他們看到了陳水扁和吳淑珍的「罩門」,容或陳水扁和吳淑珍真如阿扁所宣稱的,並沒有「主動A錢」的「動機」,但從陳瑞仁起訴書中的犯罪真相中,更像是一種「總統府就是我家」的「心態」。 

也就是說,第一家庭運用的方式,像是把國務機要費當成是一筆「零用錢」,正因為不是處心積慮,所以才這麼大張旗鼓,漏洞百出,會有這麼多「日常用品」出現。而想要遮掩的方式,從七百一十二張「有問題」發票的包羅萬象看來,第一家庭可說是事先壓根沒想到會出事,所以這麼「誇張」的用了這麼多「閒雜人等」的發票。人多果然嘴雜,沒想到就此被李慧芬一個人給掀了底。 

目前坊間還有議論的,第一家庭被傳涉入了「十六個案件」,從國務機要費的過程粗略(包含連「串供偽證」的「甲君」都很容易被識破),這十六個案件的處理,第一家庭能有多謹慎?可以想見,社會不滿的情緒持續高漲下,下一個「李慧芬」隨時可能會出現。 

還能挺多久?民進黨黨中央的態度,也在鬆動中,這次,連游錫堃都被傳出「建議」陳水扁拋出「一審定罪才下台」,不是立刻進行反撲。台開案,阿扁「權力下放」,擺平一切,這次阿扁還忙著「安內」,多次急召蘇貞昌,退讓到「下台條件說」,就可看出,「保皇」強度已在衰變之中,愈來愈護不住了。再有一個「引信」被點燃,還能護多久? 

此情此景下,泛綠板塊的不安,正像一股股暗潮蠢蠢欲動中,陳水扁「平安」到任滿,機率其實是愈來愈低了,祇要有一個新的「李慧芬」,或者是金融單位的某些經手人再跳出來,再有更多弊端浮現,陳水扁的「王朝」,離覆滅,不遠了。 

因為,政治是現實的,「真相」從來就不是「說詞」,而是「利益」大於一切,既然親綠、淺綠和正綠的板塊正在串連之中,這麼肥美,規模比「深綠」還要大的「無主物」,除了李登輝覬覦,蘇貞昌謝長廷,必要時,怎麼可能不加入搶食呢? 

李登輝的盤算是組成第二大黨 

文\蘇奕溱(更多詳細內容,請看本期《新新聞》雜誌) 

國務機要費案起訴書出爐,就像掀開了潘朵拉盒子般,將民進黨捲進政治風暴,陳水扁總統的危機使得曾經幾度甚囂塵上的「第三勢力」,在始終不見成熟之下露出了一線生機。紅衫軍休兵之際,陳瑞仁檢察官底牌一掀,造成政壇大地震,政壇板塊分崩離析,前總統李登輝因此找到了得以見縫插針的空間。 

自從陳水扁等人的弊案疑雲爆發以來,外傳李登輝屬意依憲法繼位的副總統呂秀蓮,結合國民黨本土派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形成所謂的「第三勢力(呂王結盟)」。但台聯主席蘇進強從一開始否認,直到近來才親口證實,意味著第三勢力的成形已日愈接近,雖然蘇進強強調「第三勢力」是超越藍綠、「一股中道的新興力量」,但據瞭解,「第三勢力」其實就是所謂的「政黨重組」。 

李登輝的判斷是,國務機要費案偵結起訴吳淑珍等人,無論陳水扁是否願意下台負責,「火都已燒到民進黨了」,然而下不下台不是問題,「民進黨如何處理?能否符合社會期待才是關鍵。」勢必都將造成民進黨的危機。 

但這些對民進黨失望的人不會由綠轉藍,形同給了台聯一塊「殖民地」;再加上,當初台聯成立的目的為民進黨的「側翼部隊」,如今,在李登輝看來,「台聯階段性的任務已告完成」,「也該是結束的時候了」。所以倘若第三勢力順利形成,亦為台聯壽終正寢之日,李登輝盤算的是「消滅台聯,另起爐灶。」 

第三勢力已存在但缺乏組織化 

「消滅」台聯的方法,是將之併於「第三勢力」鑄成的爐灶,甚至準備吸收民進黨和以王金平為首的本土國民黨等,成為新興政黨,廣納百川之下,便成了僅次於國民黨的「第二大黨」。李登輝要的不單僅是第三勢力的竄起,更要組成具有影響力的政黨,融入台聯、民進黨、國民黨,更不排除親民黨的可能,正好符合李登輝強調的非藍非綠、中道力量,也像蘇進強所說的,「第三勢力已經存在,祇是缺乏集結、組織化。」李登輝要做的就是穿針引線的人。 

親李幕僚不諱言,曾利用一套複雜但精準的程式針對明年立委選舉估算,結果是國民黨屆時席次過半的機率是百分之八十幾。這樣的數字「讓李登輝非常憂心」,國會形同成了國民黨可直接運用的資源,「情況會很可怕」。在與幕僚研商後,李登輝決定以爭取立法院的席次為目標。 

由於上一屆的立委選舉,李登輝主張民進黨的八十五席加上台聯的三十五席,泛綠合作好使國會擁有過半席次。如今決定不做民進黨的陪葬品,李登輝卻也無法寄望台聯,於是有了第三勢力引起政黨重組,組成「第二大黨」的構想。 

世代論壇獲得關注但仍非重點 

一群由民進黨青年世代團體籌組的「世代論壇」,除了對陳水扁的譴責撻伐之聲引人注目,更得到了李登輝的「關注」;據瞭解,世代論壇正緊鑼密鼓地準備起草一套七本的《政策白皮書》,每本六十多頁,內容為雜誌形式,洋洋灑灑,是一個黨的執政指南,預計將於明年二月農曆新年前完成,因為「三月就是各黨二○○八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屆時第三勢力將不缺席」,這套《政策白皮書》正好是第三勢力可端出的牛肉。 

外傳出錢讓世代論壇準備「出書」的人是由李登輝點名幫忙的金主,雖然資金並非李登輝親自掏腰包,但卻是李登輝的「旨意」。 

不過,和世代論壇合作之中也遇到了釘子。知情人士坦言,世代論壇中「有人打算加入明年立委選戰」,但在民進黨內勢必沒有他們的生存空間,李登輝準備利用第三勢力組成「第二大黨」,世代論壇雖然認為可像搭便車般地改以「第二大黨」的身分參選立委,但對於第三勢力其實僅是「政黨重組」的做法無法苟同,希望李登輝能以「新面孔、新生代的人為主要考量」,非由目前檯面上幾位可見的天王級人物主導第三勢力。不過知情人士接著表示:「出書的合作不是重點,李登輝也覺得世代論壇其實不重要。」 

李王兩人仍處於評估觀望階段 

親李人士指出,以李登輝的個性,「局勢明朗前絕不會出手」;他還說李登輝是個非常懂得「下棋」藝術的人,既然必須起手無回,就更要有一擊即中的把握後才出手。雖然王金平總是以「聞所未聞」回應,台聯方面也消毒表示尚未確定共主,但這正是王金平與李登輝之間的「默契」,「兩人都還在觀望的階段」,李登輝要的是一出招就能真的改變政局,王金平也在評估對自己最有利的時機。 

國務機要費案起訴了吳淑珍,無疑是人民信賴司法的一劑強心針,更成為倒扁活動的助燃劑。紅螞蟻再次出動了,民進黨面對大眾的質疑聲浪,甚至即將爆發的壓力鍋,暗潮不斷,正是李登輝的「第三勢力」朝「第二大黨」邁進的最大推進力。   李登輝還有市場嗎?--- Camtasia.US

拉法葉艦案起訴求刑 李登輝

綜合台灣媒體消息,台“高檢署”偵辦拉法葉軍購弊案的特調小組,查出軍火商汪傳浦一家六口通過六十個海外帳戶洗錢,前海總艦管室上校郭力恆與哥哥郭問天收受賄賂,昨天將汪傳浦等八人依貪污等罪嫌起訴,並具體求刑。其中汪傳浦被求處無期徒刑、郭力恆二十年。

  李登輝和郝柏村在拉法葉採購案中扮演的角色,一直受各界關注。起訴書記載,海總向時任台“行政院長”的郝柏村報告拉法葉購案時,郝柏村批示“應於軍事會談中向李登輝‘總統’提報”。但李郝兩人在拉法葉案中,都未列被告。

  據台灣媒體報道,拉法葉案是陳水扁2000年政黨輪替上任后宣示徹查的指針性弊案。陳水扁不止一次公開說,“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不過,特調小組歷兩波起訴,真相還未浮現。

  特調小組昨天起訴汪傳浦、汪妻葉秀貞、汪的四名子女汪家興、汪家勇、汪家明、汪君玲,及郭力恆、郭問天兄弟。汪傳浦因涉及尹清楓命案被依殺人罪嫌通緝,逃亡海外,被列為十大通緝要犯。

  特調小組指出,汪傳浦、葉秀貞、郭力恆以本人、家族成員或海外紙上公司等名義,收取購艦佣金總數高達美金五億二千萬元(約新台幣一百六十億元)。

  調查顯示,在汪傳浦介入購艦案前,台灣幾已確定採購韓艦決策,他們三人不可能扭轉政策改向法國購艦,認定還有共犯待追查,將繼續偵辦。

  特調小組辦案兼追贓,透過司法互助凍結汪傳浦等人在瑞士的三十三個帳戶,已由檢察總長吳英昭代表台當局向瑞士追討。

  另外,根據檢方所列的証據清單,李登輝似乎是在軍方決定和法國簽約採購拉法葉艦之后,才得知軍艦採購政策“由韓國的蔚山艦,轉成法國的拉法葉艦”。

  特調小組日前曾以証人訊問李登輝、郝柏村、前參謀總長夏甸等人,不過,起訴書隻記載李登輝的筆錄提及,1988年5月17日,海軍中將參謀長庄銘耀向他提報“海軍籌建二代艦計劃(光二計劃)”,決定以韓國蔚山艦為執行方案。

  郝柏村則証實,1989年5月8日,曾指示夏甸發電報要求台海軍總部暫緩與韓方接觸﹔同年五月下旬,再指示海總應於五月三十日向夏甸演示文稿,評估改採法國艦艇的可行性。

  1989年10月5日,台“國防部”參謀本部經郝柏村同意后,函覆海總同意“光二計劃”改以法國艦艇為執行方案,並指示應向法方嚴正聲明,不得有代理商介入或佣金等安排。

  1989年11月15日,法國將拉法葉艦的造艦規范及合約草案,送交海總﹔同年十二月四日,海總向郝柏村報告與法方研討的初步結論,台“國防部”的公文記載———“郝令示:本案簽約后,應於軍事會談中向李登輝‘總統’提報。”

  此外,根據海總艦管室內部簽呈,前海軍中將雷學明(第一波已起訴)等人為前海軍總司令葉昌桐制作韓國蔚山艦與拉法葉艦造價比較,葉昌桐在1991年7月10日曾批示:“暫存。兩次估價相差太遠,應先向法方表達我方不滿與關切。”

 檢方多次密訊李親信劉泰英

前參謀總長陳燊齡對購艦價格同樣有疑義,在公文中指示應查明法國海軍同型艦價格。盡管海總等各單位對拉法葉的採購價格有意見,許多軍方高層甚至提出質疑,但海總最后還是以不尋常的高價向法國採購拉法葉艦。

    特偵組立刻將“鞏案洗錢報告”中的5名可疑人頭一並限制出境,同時透過司法互助管道,請求新加坡等國協助清查資金流向。

    而臺“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查出其中有部分人頭賬戶,是供李親信劉泰英及開發金前總經理胡定吾使用。胡定吾到案後,特偵組也數度派人前往臺北監獄密訊劉泰英,據悉,兩人部分證詞對李登輝不利。

    臺灣檢調單位也證實,臺“國安局”在1994年執行鞏案,所需3.3億元經費,當年已由“國安密賬”支出完畢,“總統府”卻在5年後函文“外交部”要求編列“機密外交”預算“歸墊”這筆款項,且這筆巨款最後竟流入“臺綜院”賬戶,其中1億多元作為興建“臺綜院”大樓,另1億多元則被用來投資股票,已觸及侵佔公有財物罪。檢調單位將傳訊李登輝,查明真相。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934&aid=4350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