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山叫久留與菜園行走
 瀏覽141|回應0推薦2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嵩麟淵明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山叫久留與菜園行走



Beethoven - 6th Symphony Pastoral


晉斌表弟問我星期六是否已安排了節目?我說沒有。他說,那麼週末他帶我到復興鄉的山上走走可好?我說當然好。於是我們約好了星期六早上九點五分由他來接我。

表弟準時接我上車,一路從平鎮經大溪進入復興鄉。我是個路痴,表弟一邊開車,一邊介紹附近的道路與環境,並且跟我談起親人與朋友,以及自己生活上的一些遭遇和故事。我們很久沒有這樣輕鬆,而且不被打擾的談遠說近了。

進入了復興鄉,不久車子便開始爬坡;是有點陡的坡。表弟擔心我不能適應這種陡坡。我說沒事。他把車子停在一個平臺上,說車子原可往上再開一段路,但聽說前面施工,怕車子沒法開過去,所以就只好車停此處,為此我們要走一段路,而且是上坡。「沒問題吧?」表弟問。我說,正好可以考驗一下我的體力。

坡還真是有點陡。走了一會兒,我的呼吸就很是深沉,但感覺很好,尤其山間的空氣是如此的新鮮,那是街市裡污染混濁而且有些怪味的空氣,所不能比擬的。表弟邊走邊介紹附近土地的幾個主人。遠處山腰處有棟木屋,表弟說,是一位當了台灣女婿的德國人的房子;據說他們想搬到這附近住呢。

我們看到許多東倒西歪的樹苗,有的已經枯死了。表弟說,花了十五萬買了樹苗,請人來整地與種植,自己沒時間來監督,事情就做得七零八落;花了這些冤枉錢,真可惜。

除了種些桃、李、松樹和肖楠之外,也有許多野生的桑樹和百香果。路邊更有許多野菜,例如野芹菜和在清明節用來做一種客家粄時使用的野菜(我忘了名字,是艾草?)。表弟開始在一棵樹上採摘嫩葉,並且問我知不知道那是什麼樹?我說不知道。他說是野生的香椿,他的太太秀珠特別交待他要採集一些回去。

山上霧起雲湧,四處像是蒙上了面紗,看不真切。表弟說,山上的霧氣很難預料。現在是一片朦朧,可是五分鐘後,卻可能撥雲見日;有一次山下是個雨霧迷茫的天氣,到了此處,卻是明朗無雨。他正說著,老天像是要印證他的話一般,山腰那棟有紅色屋頂的房子,突然從迷朦中清晰的呈現出來了。

表弟手指著遠處,說那是東眼山,又指著另一個方向,說在晴朗的日子,可以看到台北的101大樓呢。正說著,在山巒交界的風口,又是一陣一陣的雲霧湧現。山上的氣候,就是如此的多變。

我們輕鬆適意的邊走邊聊,就已經到了可以午餐的時候了。我們往下走向停車處的路上,看到一個中年人汗濕了衣服在工作,原來是那塊平地的主人。雖然和表弟是初次見面,他們談到山上整地、種樹等等事情,相談甚歡,彼此交換了電話號碼,我們才上車。

在短短的車程後,表弟帶我在一家餐廳的停車場停了車。這個餐廳有個很獨特的名字,叫做「山叫久留」。這是個鄉村音樂餐廳。取名「山叫久留」,原有歡迎三教九流人士之意,後來又被比較有想像力,也比較有詩意的人解讀為「在深切的呼喚你,你要久留在此仙境」。

因為表弟過去曾來過,而且現在還沒有什麼客人,等停好車,餐廳的女主人就走出來歡迎我們了。我指著最前面那座漂亮的山嶺,問是什麼山?她問我那山看起來像什麼?因為有霧籠罩,我看不出端倪。她說,天氣晴朗的時候,它看起來有點像是長毛象。她一邊說,一邊指著右邊說那是象鼻子。我凝視那兒,再加上一點想像力,還真有點像是長鼻向右的象頭呢!女主人說,那是泰雅人的聖山,叫做「卡外山」。

女主人為我們拍了一些照片,我們才走進餐廳。餐廳裡的裝璜很有原住民的特色。我們歡愉的用餐,喝了咖啡,才離開復興鄉。

在路上,表弟說,他要到楊梅附近的那塊園地去餵狗,問我要不要去?

一方面我喜歡鄉野,另一方面我已退休,有的是時間。所以我回答道,我是個退休的人,有的是時間,他要到那兒都可以。

車子離開復興鄉,經過大溪,趕到楊梅一帶的鄉間,進入屬於晉斌和宗樹兩個表弟的園地(被稱為他們的「開心農場」)。這些日子,他們請人來施工,除了新植了一些樹苗之外,又清除了雜草,比起上回我來時的雜草叢生,看起來清爽多了。

停好車,表弟驚訝的發現有兩隻鵝被他的狗咬死了。原來施工的人打開圍欄後,沒有關回去,讓鵝跑出來時,被綁著鍊條的狗攻擊了。雖然心痛,卻已成事實,也無可奈何。處理好被咬死的鵝,關好圍欄,也餵了狗,表弟開始忙著為他的菜圃澆水。

附近擁有幾個魚池的林先生走過來聊天。四十幾歲的他很健談。除了談種菜之外,他也談到養魚。他說一般人養魚用飼料,四、五個月就長到兩、三斤重,他的不餵飼料,魚兒只吃池裡的小蝦,所以需要三、四年,鱸魚才能長到兩、三斤重,因此他養的魚,肉質絕非市場上賣的鱸魚可比;他所賣的魚,當然也比市場的價格貴。

表弟在做完園裡的工作後,跟林先生買了六條鱸魚,每條從超過兩斤半到將近四斤。表弟說太太剛好回楊梅的娘家,所以先送魚過去那兒,然後我們才向中壢的方向進發。

在回家的路上,表弟接到女兒的電話,問他在那裡?晚餐要煮什麼?

表弟說他跟我在一起,要女兒多煮些飯菜。我一聽,趕緊說不用了。

表弟中午請我在「山叫久留」吃了中飯,我豈能再去叨擾晚餐,讓忙了一天的表弟無法休息?我請他在我住處的附近讓我下車就可以了。

我下了車,原想買幾個包子和饅頭當晚餐。我東搖西晃的漫步到「三慢包子饅頭店」,卻發現他們週六公休,於是我只好繼續往下走,走到「山東包子饅頭店」,結果也沒有開店。無奈之下,我只好折返,到平日我外食時去的「陳媽媽便當店」用餐。我這輩子還不曾連續吃了那麼長時期的便當呢!

還好,吃便當的日子終於即將結束。




山叫久留與菜園行走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4/01/20240126001.pdf

             (2024-01-26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山野霧氣迷朦


有個餐廳叫做「山叫久留」


餐廳的外觀


表兄弟坐在餐廳前的庭園裡


在庭園裡望向左邊的卡外山


餐廳裡的擺設


餐廳裡的裝璜很有原住民的特色


餐廳的窗外


表兄弟在餐廳的庭園裡


霧氣迷朦的山野


表弟的田園


為菜澆水的表弟和養魚的先生


為菜澆水的表弟和養魚的先生­


陣陣柳丁花的清香


盛開花朵的滿天星


開心農場的花樹


盛開的菜花


開心農場旁的水田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三個月又三個半星期。背景音樂是貝多芬的第六(田園)交響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722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