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人行道上的遭遇
 瀏覽169|回應0推薦3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tzi
嵩麟淵明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人行道上的遭遇



From The New World" - II - Largo


自從搬家到龍岡地區居住後,我習慣在早晨九點半到十點左右,從龍東路走到榮民南路,轉仁慈路經龍慈路,到龍岡路三段,再繼續直走去接龍東路,然後轉回住處。這樣的一段路程總共約有九公里。

今晨九點二十分,我換了 T-shirt、短褲,穿了襪子、球鞋,戴上口罩和帽子,就走出家門,做我每天例行的運動功課。外面的陽光明媚。走在樹蔭夾道的人行道上,雖然依舊汗流浹背,但風兒強勁涼爽,感覺並不會酷暑難受。我的心情是輕鬆歡愉的。

因為不是週末,也不是上班時間,人行道上似乎只有我一個人行走,看不到其他行人。我孤獨的一路走到龍慈路,經過一些住宅和商業大樓後,我走上的人行道,它的左邊有一片翠綠的菜園和田野。這時,我有點吃驚的看到在我的前面十餘公尺處,有個人正半臥倒在碰巧沒有樹蔭的人行道中間。在明燦的陽光下,有人倒臥在人行道上?這讓我感到有點突兀。那個人是喝醉酒了嗎?是生病了嗎?還是另有原因?

我邊走,腦筋邊飛快的在打轉。我想起報上和電視時常有報導,那些關於在路上的碰瓷和訛詐的種種新聞。我問自己,那倒臥在前面的人,是否有可能要訛詐呢?因為我才剛搬到這地區一兩個星期,對這一帶的民情和治安,實在並不是很清楚。我應該對那個倒臥在人行道上的人,採取什麼樣的態度呢?我的心裡實在很矛盾。

很快的,我就走到這個人的前面,看見在身旁還有一個裝滿物品的塑膠袋。我對自己說:「還是不要多管閒事,自找麻煩吧!」

我從這個人身旁走過,繼續往前走了幾步,心裡卻開始覺得非常的不安。我心想:「如果那個人真的是身體不適而倒臥在那裡,怎麼辦?萬一是急病,這裡幾乎看不到行人,若沒有送醫,情況也許會變得很糟糕。」可是我卻又忍不住想:「萬一是碰見訛詐的情形,怎麼辦?我會不會百口難辯?」

我的心靈在幾番交戰和掙扎後,我還是轉過身子往回走,決定去關懷一下。我對自己說,要是遇見了訛詐情事,那我就自認倒楣吧!

這個倒臥在人行道的人,起初我沒法從外表看出是位男士或是女性,因為他(她)頭蓄的是中性的短髮,臉上沒有化妝,兩頰凹陷,沒有鬍鬚,耳垂也沒有便於戴耳環的耳洞。身上穿的是灰色的 T-shirt 和藍色的短褲。他(她)豐腴的大腿和小腿下,是光著腳丫子的,並沒有穿鞋子。年齡?看起來應該有五、六十歲吧?

我蹲在這個人的身前,問說:「你(妳)是身體不適嗎?是生病了嗎?」她右手輕壓著左邊腹部,張口,但沒有發出聲音。我從她的口型,知道他(她)是說:「疼。」

我說:「我打電話叫救護車送你(妳)到醫院好嗎?」

他(她)對我一直搖擺著手,不要我打電話。我問了數次,他(她)都是一個勁兒的搖著手。「妳這樣可以嗎?」她點點頭。我不能勉強她,只好對她說:「那我就繼續往前走了。」她點點頭。

我往前走了大約二十公尺,發現路邊的草地上散落了好幾包藥房所開出的藥劑,還有一雙很新的紅色拖鞋。我覺得有點奇怪。怎麼會有人將幾袋全新的藥丸拋棄在路邊呢?我忍不住撿起其中的一袋,看看是什麼藥品。上面寫著女性病人的名字,標明是治療高血壓的藥物。其他幾袋似乎也和治療高血壓以及產生的副作用有關(例如治便秘)的藥品。我突然想到,這些藥劑會不會是屬於那位倒臥在人行道上的人的?會不會是因為血壓太高而感到暈眩,以致沒法提穩塑膠袋,才導致裡面的藥品掉落在路邊的草地和自己後來臥倒在人行道上?

我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性,於是將幾個散落在草地上的藥袋子一一撿起,然後回頭走到那個人倒臥的地方,並問那幾袋藥房開出的藥品,是不是他(她)的?他(她)點點頭(這時我才敢確定她是一位女士)。我問說,在那些藥袋子散落的草地前面,還有一雙紅色的拖鞋,是不是她的?如果是的話,我可以走回去替她撿回來。她搖搖頭。

我心想,如果她是血壓太高而暈眩倒地,那麼她一個人在這裡,真是太危險了。我再次問她,讓我打電話請救護車送她到醫院好不好?她還是搖搖頭。我問她是否有家人我可以聯絡?她還是搖搖頭。「妳只有一個人?」她點點頭。「妳是住在附近嗎?」她又點點頭。

我說:「我送妳回去好了。」她搖搖頭。我說:「妳一個人在這裡太危險了。不用急,我在這裡陪妳。等妳感覺好些,頭不暈的時候,我可以先扶著妳走到前面,有樹蔭的地方休息,因為在這裡,妳一直曝晒在陽光下,也不是辦法。」

在休息了一段時間後,她緩緩的,吃力抖索的勉強站了起來,並伸手要去提那塑膠袋。她的手一直在顫抖,我知道那個裝滿東西的塑膠袋有些重量,對她目前的身體狀態而言,會是太大的負擔,所以我說:「別擔心,我會幫妳提那個塑膠袋。」

她的身體狀況實在是不佳。人行道邊,有些地方有圍欄或是牆壁,她就兩手扶著圍欄或是牆壁緩步慢行,一步一停頓;在沒有圍欄或牆壁可以扶持支撐之處,我便一手提著她裝滿物品的塑膠袋,另一手攙扶著她。豆大的汗珠從她的臉上流下(大概是虛汗或是冷汗)。許多次,她大概有點虛脫,膝蓋一彎,似乎要跪跌下去,我得立即用點力氣去支撐她。我告訴她不用急,走幾步就可以停下來,休息一下;到了有樹蔭的地方,不妨坐下來休息久一些。

我們行進的速度非常的緩慢。在緩步的時候,她時常會捂住心窩,或是輕輕拍打心臟的地方。一個多小時後,我們總共還走不到一百公尺。在有樹蔭和長椅的地方,她坐下來休息的時候,看到我站在旁邊提著她裝滿物品的塑膠袋。她說:「放下袋子吧。」這是她第一次開口發出聲音對我說話。

我說:「妳是心臟不適嗎?我看到妳不時用手捂住心臟或是輕拍心窩。」

「會疼。」她說。

兩個多小時後,我們行走的進展非常有限。我看到在十幾二十公尺外,有一家 7-Eleven。在它的外面廊下,有幾張桌椅供客人坐下來休息和喝咖啡及冷飲,此刻空著沒人坐在那陰涼的地方。我對她說:「我們到那兒坐下休息會舒服些。」我攙扶著她,費了一番功夫,才走到第一張小圓桌前坐定。我進去店裡買了兩瓶舒跑,一瓶給她,一瓶我自己飲用,因為我也著實口渴了。

我們休息了很久。為了打發時間,我找了些話題試著跟她聊聊。我問她有沒有小孩?她說,有個女孩。「就住在這附近嗎?」我問。她點點頭。我問:「要不要我打電話請她來接妳?」她搖搖頭說:「沒用的。她死了。」

「死了?」我吃驚的問:「多久以前的事?」

「昨天。」她說。

「昨天?」我更是震驚了。

「她昨天自殺了。」這位女士喝完了我拿給她的舒跑,服用了幾顆藥袋子裡取出的藥丸,然後拿出香煙盒,點燃一根香煙,邊吸煙邊說,她很後悔昨天跟女兒吵架,使女兒想不開而自殺;要是沒跟女兒吵架,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妳的先生呢?」我問。

「我沒有結婚。」她接著說,她的孫子正是要當兵的年齡:「昨天聽到孫子大叫的時候,我知道女兒死了,我只有奪門而逃;我想逃得越遠越好。」

「為什麼要逃呢?」我問。

「因為我不敢面對現實;因為我害怕面對孫子……」她說:「如果昨天我沒有跟女兒吵架,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吵架導致女兒自殺,的確是件很遺憾的事;但母女吵架也是常有的事,誰也不會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啊。」我試著安慰她。

她一支煙接著一支煙的抽下去,一再說到她很後悔跟女兒吵架,造成這樣的憾事;她說她知道應該面對現實,但是她又感到害怕,沒有勇氣面對,使她想要逃避。她對我談起待她很好的哥哥,還有被她當受氣包的妹妹;她覺得自己的脾氣太火爆了。她談起她的姪女和自己的女兒。然後她談起她的癌症和她對手術的恐懼以及化療的痛苦(我這才知道,她不但有高血壓,還罹患了癌症)。親人不了解她的恐懼與免疫系統因癌症術後的衰退,去看她也不戴口罩和防護措施,使她前後感染了新冠肺炎,受盡苦難……

她一根香煙接著一根香煙的抽,並且心中的話一波一波的傾瀉出來,這和一兩個小時前不言不語的她,真是大不相同。我似乎成了她傾訴的對象。這時,我也較能了解,有高血壓病症的她,一定是因為突然遭到女兒自殺的打擊下,才會到診所拿藥後的途中,病弱的身體難以承受壓力,而倒臥在人行道上。

「大哥,」六十歲的她最後對我說:「我倒臥在陽光下的人行道上,看見你從我的身旁走過,然後你又回頭來關懷我。你知道嗎?那時我的眼淚都掉落下來了,因為你只是一個陌生人,而且你的年齡比我還大,但你卻回過頭來,關心一個倒在人行道上的陌生人。大哥,我真的很感謝你……」

「相互關懷,本來就是我們做人應有的態度,不是嗎?」我說。

「女兒自殺了,我原本只想逃得越遠越好,因為我不想面對現實,因為我害怕!」她說:「但是因為你的出現,你的協助,使我知道我不能逃難,我必須去面對。」

「的確,」我說:「人生總有許多憾事,遲早總要去面對。這種事,逃避並不能解決問題,而且也不可能逃避一輩子。」

「我知道,」她說:「因為你的關懷,你看,我現在已經往回走了。你給了我勇氣,去面對現實;我不會再逃避了!」

我看她說話滔滔不絕,而且條理分明,又有力量,精神狀況也不錯,和兩個小時前的病弱、顫抖和難以站穩及挪動腳步,是大不相同。於是問她:「身體現在恢復得還好嗎?有把握一個人走回家嗎?」

她說,有把握。

我說:「那麼,我就要繼續往前走,去完成我今天預訂的走路運動囉。」

她說,好。

我說,多保重。

我離開的時候,口乾舌燥,飢腸轆轆,因為我已經陪伴她將近四個小時了。





人行道上的遭遇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4/01/20240121001.pdf

             (2024-01-21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後來我跟嫂嫂提及此事,她說,如果遇到這樣的事情,最好還是報警處理。過後不久,我就看到了一則在台大醫院旁,有關一位年輕女士倒臥地上,企圖訛詐的新聞報導(見下面所附的視頻,供大家參考)。我想,我這輩子的生活都相當的單純無知,總是趨於相信絕大多數人是善良的。還好,那次我的確是幫到了有需要的一個人。下面的一些照片,是事情所發生的地區;我是在事後一兩個星期,雨後出去運動時所拍的,這也許可以提供讀者一些較為具體的畫面。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四個月又三個星期。背景音樂是德弗扎克的「新世界」的第二樂章。

台大旁遇"妙齡女求救"幫打電話! 男險入"恐佈陷阱"?!│中視新聞 20231019



她就倒臥在這一帶


步道的一邊是田野


步道有些地方有圍欄


有些地方有圍牆


園地


當時我們就坐在那 7-Eleven 最外面的小圓桌的椅子上


事情發生的附近景觀。附近有許多大樓,可是步道上看不到行人(我在那裡三、四個小時,只見兩三個行人)。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7221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