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老街溪的夏日風情
 瀏覽140|回應0推薦3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嵩麟淵明
tzi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老街溪的夏日風情



Mozart - Clarinet Concerto in A major, K. 622


在退休的前幾年,我就決定每年要回到台灣度過半年至九個月的退休生活。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在異國生活的歲月,遠比我在故土的時光多得多,如今小孩已成長獨立,我可以在台灣與親人、朋友和同學們多聚聚。選擇在平鎮賃屋而居的理由也很簡單,一方面要到機場很方便,另一方面是我親愛的妹妹和表弟就住在此地,而另有幾位表兄弟也住在與平鎮相連的中壢。此外,哥哥和許多堂兄弟就住在故鄉的楊梅,它也與平鎮接壤。

然而,世事難料。怎麼也沒想到,等我真正退休時,妹妹和哥哥已先後離世,表弟也從平鎮搬家到竹北。在平鎮,我突然有一種孤單的感覺。然而,人生總是免不了會有許多遺憾。在這樣的處境下,我退休後要住在平鎮的既定想法,仍然沒有改變。

我選擇在一棟大樓裡租下兩個臥室的房子,理由也很簡單,因為它是建好只有數年的大樓,有很好的管理,附近的生活機能也不錯,而最重要的,就是它到老街溪步道的一個入口,只有二、三十公尺的距離。我深切的體會到,在退休以後的生活,如果不保持適當運動的習慣,體能的退化和衰老的速度,只會加快。

從我的住處到步道入口,往左原本只能走到在二OO一年九月被颱風摧毀的新光吊橋邊;往右則可通往環鄉橋邊。

在我搬進租賃的房子後不久,新的吊橋在舊址旁被重建起來,橫跨寬大的溪流,連接對岸的步道;若不走吊橋,往前有新開闢的步道,一直可延伸至那漂亮的拱橋。走過拱橋,經廣仁宮,就進入小公園的步道或自行車道。過馬路前行,可以走到新吊橋的另一頭,再由吊橋跨越溪流,回到原先走過的步道,這樣便形成了一個 loop。

若從步道入口往右走,原本只能到環鄉橋邊,後來在環鄉橋前約十公尺,工程往下推進,經過橋下,新開闢了自行車道(兼步道),直達三崇橋。從那兒越過馬路,可繼續走老街溪步道。在抵達新勢公園後,繼續前行,一路會經過翠堤橋、中正橋、中山橋、中央橋、老街溪觀景區、新明橋和環北橋。大約在兩、三年前,在步道起點的環北橋又往前開闢了一段新的步道,大概有一公里多至兩公里。這段新的步道是另有風味。我第一次走到那兒的時候,芒花遍野,彷彿走進了武俠電影畫面中的蘆花蕩呢。

從新的步道起點走到終點,根據我手機上的健步導航系統,大約有七至八公里。

我原本習慣從我的住處進到步道入口,然後往右走,經過新勢公園,一直走到環北橋,然後再往回走。但是這個路程需要經過幾條馬路。雖在路口設有紅綠燈,可是有些人不守交通規則。我有數次在綠燈時過馬路,被騎摩托車闖紅燈的婦女,輕微擦撞了我的左手臂,使得旁邊一位在等候綠燈的騎機車男士,都忍不住對那位闖紅燈的婦女騎士大聲破口飆罵道:「看不懂紅燈啊?闖什麼闖!」

有了幾次這樣不愉快,也令人失去安全感的經驗,我的路線改為從三崇橋走到廣仁宮,一趟約兩點五公里,而且只需在廣仁宮附近跨過車輛不多的一條馬路。這樣不但安全得多,而且來回各兩趟,我的運動量就可達到十公里了。

在這一趟兩點五公里的路程裡,四季各有不同的景致,步道和溪流的兩旁各有不同的花草樹木和各種農作物與菜圃。

夏季的老街溪最熱鬧。蟬鳴沿途競奏,蛙聲在臨晚鼓譟不已。白鷺鷥和夜鷺或在溪流上空飛翔,或在水流石塊邊啄食小魚。溪流上到處都是龐大的魚群,有些地段隨風拂面而來的,竟是有點魚腥味的空氣呢。這也引來一些在溪邊或站或是坐在石上的釣客。

越來越成熟的稻田,那低垂的稻穗一片金黃,在等候收割。菜園裡,地瓜葉、空心菜、茭白筍、高麗菜,還有其他各種青菜,一片鬱鬱蔥蔥。絲瓜、苦瓜和南瓜,先是在竹篷上爬滿了寬大的綠葉,接著開滿金黃色,或大(南瓜)或小(苦瓜)的花朵,然後就結滿了不同的果實,等待採收。收穫後的玉米田,只剩一片密集的高桿。路旁的香蕉樹結了成串成串的香蕉;木瓜樹上也是結實纍纍;而火龍果則是一顆顆碩大紅艷。

鄰近吊橋的路旁,有一排的柚子樹,樹下棲息了一些流浪貓。許多愛貓的男士和女士,每天傍晚都會拿些貓食來餵牠們。牠們的毛色乾淨漂亮,顯然是被照顧得很好。那一排的柚子樹已經結了滿樹的柚子,看它們一天一天長大,令人不禁會想問:是中秋節快到了嗎?

除了稻田、菜園和各種果樹之外,周遭更是各種翠綠的竹子和樹木,例如苦楝、烏臼、松樹、合歡、木槿、杉木、榕樹、樟樹、變葉木、無花果、紫薇(鮮紅色、粉紅色和白色)、金露華,還有許許多多我認識卻不知道名字的樹木。遍地的野草,最囂張的應該是鬼針草(咸豐草)和它無所不在的白花黃蕊吧?


傍晚往廣仁宮的方向走去


走向廣仁宮旁的拱橋


通往拱橋的老街溪和步道


拱橋和遠處的高架公路


傍晚的新建吊橋


樹上的蟬兒


夕照下的建築和等待收割的稻田


結實纍纍的柚子樹




老街溪的夏日風情(2 之 1)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3/11/20231127001.pdf

到步道上走路運動的人,可說是男女老少都有。年輕力壯的男女結伴慢跑;年老的人們,緩步慢走,有的還得依賴枴杖助行;不良於行的老人,有家人或看護推著輪椅到處看看。我看到有幾位不良於行的年輕男女,可能是曾經罹患小兒麻痺症,一腳穿著輔助厚鞋,一手扶著步道邊的欄杆,慢慢走動。我每天都看到他們來來回回的在鍛練,這對他們而言,應該是辛苦而吃力的。只見他們不時要停下腳步,擦汗和歇息。他們的恆心和毅力令我欽佩,使我暗地裡在心中為他們呼喊一聲:「加油!」常見年輕的媽媽,推著娃娃車在步道上透透氣。不過,並不是每部娃娃車上坐著的,都是嬰兒或是幼童,因為她們推著的,也很可能是嬌小可愛的毛孩子(以白色的居多)。

步道上騎自行車是被允許的,只是有些人風馳而過,令人感到有點不安,所以我在行走時,只敢穩定的前行走直線,不敢隨意或快速的變更向左或向右的位置,因為那後面快速而來的腳踏車,很可能騎士會應變不及而把行人撞倒(若真如此,後果就真的堪憂)。在老街溪步道上的標示,是不允許騎摩托車的,但是總還會看到一些不守規矩的人。

在我進入步道入口附近的右上方,有個鐵路橋橫跨溪上,時常可以看到各種類型和各種顏色的火車,南來北往,轟隆轟隆的急馳而過;入夜可遠遠的看到在車廂裡的燈光,還有或坐或站的旅客。在你心裡毫無防備的時候走到橋下,常會有火車正巧在此刻從鐵路橋上急馳而過。那震耳欲聾的轟隆聲,真的會讓人有點魂飛魄散的驚嚇(有次阿秋就被那突然傳來的駭人轟隆聲,嚇得直撲到了我的身上)。

在我每天走過的路線上,有幾處地攤販賣他們自己種的蔬菜和水果。一處在三崇橋邊,一處在環鄉橋旁,另一處則在我到步道的入口處。在新光吊橋附近,有時會有人賣玉米和青菜,也有人賣養生包子和饅頭。在廣仁宮前的小公園門口,常有人開著小貨車到此售賣更多種類的青菜蔬果和雞蛋。在小公園門口的馬路對面停車場,時常可以看到賣包子和饅頭,或是西式點心的車子,也可以看到售賣咖啡和西式糕餅的車子。在炎熱的夏天,有人賣冰品和豆花,也是很自然的事。

有的人在運動後,順便買些蔬菜水果或包子、饅頭以及西點麵包等等帶回家,有的人在運動中途,乾脆先喝杯咖啡或是吃點冰淇淋、冰豆花,休息休息再繼續運動。

在新建好的吊橋旁,常見到的比較有趣的風景有下面幾個:
〈一〉擺放著音響配樂,對著晚風吹奏著薩克斯風的男士。有時是一個人獨奏,有時是三數個人一起演奏。他們的技巧已有相當的水準,聽起來是悅耳的,尤其是當他們吹奏起我兒時或少年時代,在街頭巷尾常常聽到的歌曲(例如南屏晚鐘)時,更是使我邊走心靈便邊往兒時舊夢的方向飛翔。
〈二〉一對年輕的情侶(或是夫妻?)開著小汽車帶來一對色彩鮮艷而美麗的,屬於熱帶雨林的巨大鳥兒,將牠們置放在一個他們攜帶來的木架上。我猜是讓鳥兒出來透透氣的。台灣的生活空間那麼的擁擠和狹小,要在家飼養那麼巨大的鳥類,我想對飼養者和鳥兒都是件很辛苦的事吧?
〈三〉有位中年男士,在三崇橋外的不知什麼地方,每天騎腳踏車到這兒來練習最近似乎頗為流行的「超慢跑」。只見他在吊橋邊那排由水泥砌成的低矮建築(可以讓人當長條椅一般坐下來休憩),擺上架起的手機和打開配著音樂及節拍的軟體,然後他便跟着節拍,滴答滴答的在原地踩著和緩的步子。我不禁想起宗樹表弟曾經向我推薦這項運動,因為他覺得練習超慢跑,帶給他許多身心的益處。我看那位中年男士每天都在勤練起碼一個半鐘頭到兩個鐘頭的時間。我怎麼知道?因為我時常走完十公里時,他都還在繼續超慢跑呢。有許多次,我都幾乎忍不住想要問他:「超慢跑對你的身心是否助益多多?」但我終究還是沒有開口詢問,一方面怕打斷或干擾到他的練習,另一方面也和我內向的個性有關。

在吊橋的另一端,有位年輕的女士,擺了一套音響和讓人投入金錢的四方形小箱子,抱著吉他賣藝,自彈自唱。只是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出來運動會隨身帶錢的?我自己穿著短褲和 T-shirt 出來運動,身上基本是沒帶錢的。

在靠近廣仁宮的拱橋下,有一大塊水池,上面種了許多蓮花,疊磊了許多小石塊。看到那些小石堆,使我想到在西藏和新疆地區的居民,他們好像是有在路旁纍石祈福的習俗。我不知道在拱橋下堆疊的那些石塊,只是為了增加美感,還是也有祈福的意思?每次在這兒經過,我總會放慢腳步,欣賞一下那些石塊。漸漸地,我發現,只要願意敞開心懷和想像力,就可以為石頭堆找到一些意義和美好。例如:有一堆石頭,我看到了一個婦女懷抱著一個嬰孩;我看到了慈愛;另一堆石塊,我看到了一個打躬作揖的男人,我也看到了謙恭有禮。

在水池旁種滿了野薑花,綠葉白花,風來時,清香也隨之而至。我還看到了一串串的月桃花,從開花,凋謝,到結果。月桃花帶我回到了兒時,因為小時候,在回老家的路旁,就常常可以看到月桃花,而我一直很喜歡月桃花。

老街溪的夏日,充滿了陽光,充滿了不同的色彩,充滿了各種聲音,充滿了花香。魚兒在水中游,引來三三兩兩的釣客和立在水中覓食的夜鷺和白鷺鷥。幾隻白鷺鷥在溪流上空飛翔,像是那天上廣闊的藍天白雲,不意中飄落下來的幾片雲朵。

夏天的老街溪,風情萬種,令人喜愛。


火車經鐵路橋駛過老街溪


拱橋下的水池和石堆


打躬作揖的男人和懷抱著嬰孩的婦人


夕照下的建築和老街溪


老街溪和左前方的廣仁宮


溪裡密密麻麻的魚群




老街溪的夏日風情(2 之 2)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3/11/20231128001.pdf
             (2023-11-27 & -28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過去幾年,我寫了好多篇與老街溪和老街溪步道有關的文章。這篇可能是最後一篇了,因為在寄出這篇文稿後,我就搬家了。隨後會有一些和我的新住處有關的文章。請期待。

隨遇而安,處處都有美好的風景與生活。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三個月又三個星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7217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