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的鬱金香
 瀏覽286|回應0推薦3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麥芽糖
嵩麟淵明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我的鬱金香



Fairy Tale 【傳奇】


從少年時代起,鬱金香這個名字,就一直讓我覺得很美,引起我的遐想。後來看到一些在荷蘭的鬱金香花田照片,那各種鮮艷美麗,一支支有如高腳酒杯的花朵,密密麻麻,有如一望無際的彩虹地毯般的畫面,真是令人驚艷。那時,我就想,有一天,如果我有塊地,我也想要種一些鬱金香來欣賞欣賞。

由於對鬱金香這個名字的喜愛,當時連那位法國英俊有名的國際大明星,亞蘭德倫所主演的一部影片,現在雖然內容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但是影片的名字卻是至今都仍記得清清楚楚的,只因為片名就叫「黑色鬱金香」。

由於對鬱金香這個名字的喜愛,自然我也會去尋找一些有關鬱金香的有趣資訊。

據說鬱金香可能是原產於現今的土耳其或是伊朗,因為這兩個地方都有溫暖乾燥的夏季。有一種鬱金香Tulipa Clusiana,有時也被叫做波斯鬱金香(Persian tulip)。這種鬱金香的高度在十四到十六英吋(約在三十五、六公分至四十一公分)之間,花瓣在閤起來的時候是紅色,但在開放時卻是白色。因為它這種從紅色開放成白色之故,也常被喚做女士鬱金香(lady tulip)或是蜜糖鬱金香(candy tulip)。這種鬱金香可以在美國南方成長,並且也受到喜愛。

在一五九三年,植物學家卡羅盧斯•克盧修斯(Carolus Clusius)從康斯坦丁堡(Constantinople)買回一些鬱金香的花球到荷蘭南方的萊登城(Leiden),想要好好的研究研究,因為他相信鬱金香可能有醫藥的價值。這些花球有的被偷走了,因為這些有異國風味的鬱金香,對人們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不久,許許多多鬱金香的變種,就被培育出來了。

十七世紀是鬱金香在荷蘭的黃金時代。在對此物最瘋狂的時期,荷蘭人對於擁有地位和威望象徵的鬱金香,以及投資鬱金香可能帶來財富的誘惑,竟然會無法抗拒到願意售賣自己的房子,只為了想要購買鬱金香的花球。

這種人們一窩風的跟風行為,雖然聽起來好像很令人費解,但它卻又是時常發生,而且舉世皆然。例如在這輩子中,有一件事令我印象非常的深刻,那就是在我的少年時代,可能是因為當時文鳥有好價錢之故,台灣曾經有很多人一窩風的,非常瘋狂的去購買和飼養文鳥。過了一段時日之後,由於供需的失衡,文鳥的數量已經多到市場沒法消化,因此文鳥的價格一跌再跌,乃至崩潰。原本珍貴的文鳥,後來變得一文不值的被賣到燒烤店,人家都還不見得願意收購,因為數量實在多到不知如何是好!

在這段人們對鬱金香瘋狂喜愛的時期,有故事說,一個商人請一位滯留在海外已有一段時日的送貨船員回家吃鯡魚早餐,可是這個水手喜愛吃的卻是洋蔥。他留意到有一顆「洋蔥」被放在一個很很奇特的地方,因為它是跟非常昂貴的,絲製的綢緞展示在一起的。他當時沒有多加思考,拿起那個「洋蔥」配著鯡魚,吃起了他美味的早餐。這頓早餐的代價非常的昂貴,因為他吃下了價值等於他一年薪水的鬱金香花球!這位不幸的船員竟然為了這頓早餐,被送進了監牢裡!

我在退休前換了一棟剛建好,只有三個臥室,外加一個 FROG(Finished Room Over Garage,就是車庫上,有如是在二樓的第四個臥室或是書房)的小房子。當時連草坪都還沒有鋪上呢。在簽完約,完成購買程序,要搬來入住時,前院和後院的草坪總算是鋪上了。

在門前附近的那塊地,除了已種了一排小灌木叢之外,我也種了一棵桂花和一些風信子及會開金黃色花朵的 Daylily 之類的花卉。在前院還有幾棵高大的松樹和造景所形成的小島(island)。我在那小島上種了兩株黃梔和三棵玫瑰,其他地方便鋪滿了松針。

後來我到 Home Depot 和 Lowe`s 閒逛的時候,看到一大堆廉售各種花球的攤子,大概是栽植花球的季節到了。五個、八個、十個不同花球,包裝在附有美麗照片的一個個塑膠袋裡。我好奇的東翻西瞧,看到了鬱金香的花球也在其中。我突然想起了自己青少年時期對鬱金香的種種想望。於是便想,我是不是該買些回去種呢?如果買了,又要種到哪裡才好呢?

我想了想,前院那有幾棵松樹的小島,如果我把那些鋪滿松針的土地稍微清理一下,在土壤裡埋下鬱金香的花球,是否可行呢?幾經考慮,覺得似乎可以試試看。於是我買了二十個花球,想先試種一下。如果明年都美麗開花的話,我就再買五十個花球種下,並準備以後每年要多埋下五十個鬱金香的花球,直到整個 island 都種滿了密密麻麻的鬱金香。

我閉上眼睛,就似乎可以看到前院那個小島開滿搖曳生姿,有如高腳酒杯的各色鬱金香的美好畫面,而不禁微笑起來。

在埋種花球後,我眼看著它們冒出嫩芽,長出綠葉,花莖逐漸抽長,並且萌生了花苞。

有一天,一直盼望著的鬱金香終於逐一開放了。我看了,在興奮中,卻又難免有那點小小的失望,因為在我眼前的鬱金香,似乎並不像我在攝影畫面上所看到的,那麼的鮮艷美麗和高挺,尤其是那些花朵,花瓣顯得有些鬆散張開,不像攝影展上那有如高腳酒杯的堅挺密實。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呢?是品種不同?是氣候相異?是土壤不合?是沒有施放適當的肥料?是種植、澆水和其他照顧管理的方式不對?

我雖然感到迷惑,但找不到答案。不過,我還是依照原有計劃,又買了五十個鬱金香的花球,埋種下去。我心想,即使在這兒開放的鬱金香不像圖片上的那麼美麗動人,但起碼那是屬於我自己的鬱金香,不是嗎?如果我能在前院的這個小島上,種滿鬱金香,當成百上千的鬱金香開放的時候,也會是個很動人的畫面,不是嗎?

所以第三年,我又埋下了五十顆鬱金香的花球。

但次年,我並沒有看到百花齊放。

有一天早晨,我看到有幾棵鬱金香已經長出了花苞。「我能夠期待著明天,會看到幾種顏色的鬱金香開放呢?」我心中是這麼想的。

但次日早晨,讓我驚訝的事情發生了。我發現那些花苞都消失了。我上前查看,只見每支花莖連接花苞的部位,都留有齧痕!

是什麼動物偷吃了我的鬱金香的花苞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但事態卻是越來越嚴重了,因為,不但每棵鬱金香只要長出了花苞,次日早晨就一定消失之外,而且等所有的花苞都被吃光了之後,那些來無影去無蹤的「兇手」,竟把我那些鬱金香的綠葉和花莖也全吃光了。

我望著那片狼藉的小島,欲哭無淚。這時,對門的鄰居摩妮卡正走出家門,看到我,打了招呼,並問我:「發生了什麼事啊?」

我說:「妳看看,我種的那些鬱金香,全被吃光了。而我連它們是被什麼動物吃光的?竟然都不曉得!」

「啊!那一定是被小鹿給吃光的啦!」摩妮卡相當肯定的說:「我時常在清晨,看到小鹿在庭院裡覓食的蹤跡。」

摩妮卡回去屋裡後,我依舊望著我那片已經蕩然無存的鬱金香園地發愣。這時,住在我右邊的鄰居莉莎也走出來了。她走過來寒暄之後,看到我那片狼藉的小島,忍不住說:「啊,這裡時常有小野兔出沒,必定是那些小兔子所犯的罪行啦!」

莉莎走回她的住處後,我還是忍不住望著我那些全面失守的鬱金香園地發獃。這時,一大群加拿大野雁正大搖大擺的從人行道走到我的院子裡來啄食。野雁所經之處,除了糞便隨行之外,花草皆是牠們的食物!

誰是我那些鬱金香的真正兇手呢?

小鹿?野兔?大雁?其他動物?以上皆是?

我沒有答案。但我只能打消了繼續栽種鬱金香的念頭,因為我知道,不管我種了多少,它們終究都會成為「他人」的食物。

停止栽植鬱金香兩年後,松樹下的小島,那片園地又蓋滿了松針(風一拂過,松樹就有松針會颯颯吹落),那兒再也看不到一點曾經栽植過鬱金香的痕跡了。






我的鬱金香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3/10/20231031001.pdf

             (2023-10-31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四個月。


滿是花苞的鬱金香


開始綻放的鬱金香


兩三朵正要開放的鬱金香


不像高腳酒杯的鬱金香


不高挺又不像高腳酒杯的鬱金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7215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