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春天的婚禮
 瀏覽354|回應0推薦2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嵩麟淵明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春天的婚禮






半年前,老三選擇在秋高氣爽,彩葉繽紛的十月下旬,在藍嶺山脈(Blue Ridge Mountains)旅遊景點的 Asheville 舉辦婚禮。現在回想起來,我猜想小孩對婚禮的決定,應該是著重於以慶祝和歡樂為基調。老二決定在半年後,在春暖花開的四月下旬,要在他母校的玫瑰花園裡舉辦婚禮;我猜想,那應該會是比較傳統的婚禮吧?

春天雖然是百花齊放的季節,卻也是「乍暖還寒時候」,而且時晴時雨,天氣很難掌握啊。在婚禮前的一個禮拜,我看氣象預報,在小孩居住的城市,婚禮當天有百分之九十會下雨。隔了兩天,氣象預報改為當天是多雲的天氣;接著又說,還是會下雨。變來變去,弄得大家都有點無所適從,因為天氣的晴或雨,對於婚禮的進行或是其他活動,影響都很大。例如說,婚禮前一晚的親人和密友的輕鬆聚會,原訂在餐廳的露天頂樓舉行,要是下雨了,那就必須要改在室內了。這還不是最糟的,因為婚禮的彩排和正式的婚禮,是訂在玫瑰花園舉行。要是下雨了,怎麼辦?總不能讓新郎、新娘及賓客都在室外淋雨,變成落湯雞吧?要是前一天的彩排沒下雨,正式婚禮時卻下大雨,怎麼辦?或是彩排時下大雨,次日要正式舉行婚禮時卻沒下雨,那又怎麼辦?

因為氣候的變化多端,小孩幾次傳來變更活動行程和地點的電子郵件,弄得我有些糊裡糊塗的。我想,氣候的難以掌握,對小孩的壓力想必更大吧?行前,小孩傳來訊息說,我不用參加婚禮的彩排,只要參加傍晚與親人和密友的聚會就可以了。

婚禮的前一天,我上了州際高速公路,天空的雲層很厚,時灰時暗,欲雨不雨。我開車行駛了兩個多小時,進入了小孩要舉行婚禮的城市。小孩為我訂的旅館就在市中心的最主要街道上。我依照導航系統把車駛到市區,發現街頭人潮洶湧,大概是在舉辦什麼活動。就在旅館的正前方,我看見路口被擺了拒馬,上面貼著紙張,寫了「此路已關閉」的幾個大字,有警察在執行勤務。我心想,這可糟了,車子開不進去,我要怎麼停車?我要怎麼到旅館去登記入住?

我緩緩的開著車子,在附近繞了又繞,找不到其他通往旅館的道路。眼看著聚會的時間慢慢的接近,我有點急了,於是趕緊找個地方停車,打電話給老三求援。他已經抵達這個城市,而且是入住在另一個旅館,因此他沒有遇到我所面對的狀況。他趕緊上網幫我查詢,告訴我說,在另一個路口有個叫做 Commons Parking Garage 的,是有許多層樓的大型計時收費停車庫,就在旅館的隔壁。他要我先把車子停在裡面,然後到旅館登記入住。

我說:「好。」但我心想:「車子不是應停在旅館的停車場嗎?如果我停在收費的停車庫,是我自己要付費呢?還是由旅館來支付?此外,我要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走路到旅館去,豈不累人?」如今多想無益,還是先去停車吧!

大概是已經快要歡聚的時候了,老二一直沒有我的訊息,就在這個時候打了電話問我到了沒有?我說旅館前的道路被警察關閉了,他弟弟告訴我繞道至 Commons Parking Garage 去停車。

老二說,對,就把車停在那兒。

我把車子緩緩開進停車庫的一樓,牆上有一排字寫著:「一樓保留給 Hyatt Regency 旅館停車」。我看到在最邊邊正巧有一輛車要倒車出去,所以我等那部車子出去後,趕緊停了進去。下車後,發現在出口的旁邊,正臨近那非常大棟的旅館,覺得我現在手提著行李和西裝等等大包小包的東西,不必走遠路,可說算是幸運的了。

我在櫃檯要登記入住的時候,問那位負責接待的先生說:「要進來的道路被警察關閉了,我只能把車停在旁邊的停車大樓,沒法停在旅館的停車場,那麼這兩、三天的停車費要怎麼算呢?」那位先生笑著說:「你把車停在那兒就對了,停車費也要你自己負擔。」

我聽了有些詫異。那位先生很客氣的笑著說:「因為這是在市區裡,空間很少,旅館本身並沒有停車場,所以你必須停在那個自行付費的 Commons Parking Garage。」

老三和媳婦開車來接我去與老二的親人及密友歡聚的車上,我忍不住心中的疑問,問說為何旅館沒有提供停車場,還要自行付費停車呢?通常旅館不是有自己廣大的地面停車場或是地下停車場嗎?

小孩說,在市區裡的旅館,因為空間稀少,沒有自己的停車場,也是很常見的。

我這鄉巴佬是第一次碰上,算是長見識了。

我在旅館裡看到許多盛裝的年輕男士和女士,路上也滿是盛裝的年輕人在走動,這大概也是交通受到管制和主要街道被關閉的主因吧?我不知道到底都是些什麼活動?媳婦說,看他們的年齡和裝扮,應該是高中生舉辦的 Prom 舞會吧。

我們及時抵達歡聚餐廳的露天頂樓,雨不但沒有飄下來,偶而還撒落一些陽光呢。小孩為我引見了他未婚妻的母親,她的弟弟、妹妹和他們的女友和男友,還有她的阿姨和姨父。小孩也介紹了他的幾位好朋友跟我認識。

小孩的岳母一家住在北卡羅萊納州最大的都市夏樂特(Charlotte),而我的老三就在那個城市當醫師。巧的是,老二的小舅子念的也是醫學院,而且即將畢業,因此跟老三早已認識,也有共同的話題。媳婦的阿姨和姨父帶了一個東方臉孔的年輕人來歡聚。那位年輕人兩隻手臂,尤其是手指扭曲變形,顯然是患了腦性麻痺之類的疾病。起初我感到有些迷惑,怎麼會有一位身有殘疾的年輕東方人跟他們在一起呢?

在經過小孩的介紹及與媳婦的阿姨和姨父交談後,才知道年輕人是他們在五年前去大陸領養的兒子。我問年輕人會不會說國語?他說,會。

因為他的腦性麻痺造成他說話和表達異常困難,而我也聽得非常吃力。我們都很努力的試著交談和溝通。在談話中,我知道他今年十九歲,是天津人,姓衛(「是衛生的衛」,他這麼對我說),名字叫禮X(第二字我沒聽清楚,但不好意思向說話吃力的他一再追問);是五年前養父母到天津接他到美國的。我問他,在美國生活習慣嗎?他說,習慣。「想不想家?」我又問。他說:「想;計劃明年回去一趟。」

他的養父母知道我在退休前,從事的是資訊工程方面的工作。他笑著說,啊,又是電腦資訊人。他說他的養子也喜歡電腦資訊,正在修「爪」什麼的課程。年輕人便接著說,是爪哇(Java)和大蟒蛇(Python)。

我們喝些飲料,吃點食物,隨意的聊了聊。老三怕我太勞累,在聚會結束前,先開車送我回旅館。在路上,我忍不住想著,媳婦的阿姨和姨父千里迢迢的到大陸去,收養了一個有腦性麻痺疾病的中國人為子,這種胸懷真的是令我非常的欽佩。通常人們若無子嗣而不得不收養時,大概都會挑選健康和聰明伶俐的小孩,希望以後養子或養女可以在未來負起養老送終的責任。收養有殘疾的小孩,不但需要付出大量的精力(甚至金錢)照顧他,而且還得在自己衰老前,為小孩的未來生活做規劃和準備。換句話說,在收養後,自己要加倍的辛勞和付出。我無法不為這種精神和作為而感佩,因為他們為這位年輕人的未來,提供了更好的環境和更多的機會。

一夜無話。次日下午四點多,老三開車和媳婦到旅館來接我,要到大學的玫瑰花園,參加老二的結婚儀式。大學的校園非常美麗,遊客不少(尤其是週末或其他假日)。天色雖然有些陰暗,但沒有落下雨來,我們都很感慶幸。

賓客一一進入玫瑰花園,一切就緒後,一位年輕女士開始彈奏豎琴音樂,花童沿途撒下花瓣,然後證婚人致詞,介紹新娘與新郎相識的前因後果,接著新娘和新郎分別說說自己的心中話,然後是新娘的母親帶領禱告和新郎的母親誦讀一小段經文。在女歌手高唱「Make You Feel My Love」後,新娘與新郎便交換誓約和交換婚戒。在女豎琴手、男小提琴手和女歌手一起演奏和演唱的音樂聲中,禮成。

整個程序下來,居然一滴雨都沒落下,運氣真好。

然後我們移師至一個叫做 Sum Bar 的餐廳。起初我對這個餐廳的名字感到有點好奇。我們先進入酒吧大廳寒暄、喝飲料和酒及吃些輕食。我意外的發現,桌上擺著鮮紅的紙巾上,除了印上新娘與新郎的燙金名字及結婚日期外,中間竟然是一個大大的燙金「囍」字,而且連乳白色的杯子上,也印了相同的字樣,只是顏色改為朱紅色。我突然開始明白餐廳叫做 Sum Bar 的原因了。這個 Sum 字應該是Dim Sum (廣式飲茶)的簡稱。啊,這是廣式餐廳和酒吧啊!

不久,我們被引進餐廳,賓客坐定就開始上菜。老二站起來致謝和發表感言,並舉起香檳向大家致意。不喝酒的我,不能免俗,就這樣喝了唯一的一杯酒。

打開布餐巾,我發現包著的是一雙筷子,並沒有供應刀叉。我心想,這對新婚夫妻竟然「逼」著這些老美賓客們使用筷子,吃中國風味的飯菜,真夠狠的。想到這兒,我竟然忍不住微笑起來。

餐後,已經晚上九點多了。賓客們留下來繼續喝酒和跳舞。老三夫婦送我回旅館休息。

在旅館洗好澡,我舒適的躺在床上。想起三個小孩年幼時,我為小孩餵食、換尿片、擦屁股、洗澡(每天下班回到家門,換下衣服,我的首要大事,就是替小孩們洗澡。一個接一個的洗,總是洗得我滿頭大汗,衣服濕透。我替大兒子洗到他七歲,他才自己洗澡呢)。那麼多年,我是小孩心中的頂樑柱,他們的衣食住行,全都要依賴著我。但一轉眼,我頭髮少了,花白了,體力衰退了,年紀大了,老了。突然間,我發現,我和小孩的角色互換了。就以這次參加老二的婚禮和半年前參加老三的婚禮來說,要不是小孩幫忙預訂旅館,在我不熟悉的城市接送,並且時時陪伴在我身旁,我這個沒有什麼方向感的路痴,若要獨自應付這些事情的話,一定是夠嗆的!

在我東思西想之時,旅館外雷聲轟隆,閃電不斷,雨水傾盆而下;大雨終於到來了。

雨,下了一整夜。第二天我離開旅館,在開車回家的州際高速公路上,雨勢大到視野模糊,難辨道路和前面行駛的車輛。許多車子都打開緊急燈,不斷閃著黃燈。

我加倍小心翼翼的開車。在平安返抵家門後,我傳簡訊給三個小孩報平安。在給老二的簡訊裡,我還加上了下面的這一段:

我覺得你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因為這一兩個星期的氣象預報,都說在你婚禮和跟親友歡聚的時候會下雨,甚至是豪雨。結果呢?在餐廳頂樓的歡聚,雨沒有落下;在玫瑰花園舉行的婚禮,也沒有一滴雨水掉下來;婚禮後,在餐廳宴請時,還是沒有下雨。雨,是在一切活動順利舉辦完成後,才兇猛的橫掃這個世界,而且一直持續到次日的一整天!這樣看來,老天是非常眷顧和疼愛你的,因此,你的婚姻生活可要快樂、美滿和長長久久喔。



春天的婚禮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3/09/20230915001.pdf

             (2023-09-15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二兒和媳婦及她的弟、妹與他們的男(女)友


媳婦和她的弟弟及妹妹


在露天頂樓的歡聚


三兒與媳婦


我入住的旅館大廳


玫瑰花園


賓客步入玫瑰花園


彈奏豎琴以娛賓客


彈豎琴、小提琴和獻唱


新娘和新郎先說說心中話


晚宴前賓客們先交誼、喝飲料、吃輕食


大大的燙金「囍」字


上菜前兒子先致謝和感言


餐後新娘和新郎互餵蛋糕


二兒子的小舅子與他的女友跟三兒的太太閒聊

【延伸閱讀】
(小)兒子在美國的婚事https://blog.udn.com/FuChen/178815840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四個月。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721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