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退休生活
 瀏覽377|回應0推薦2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嵩麟淵明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退休生活



大學的老同學們裡,除了三數位自己開公司或辦工廠的,還過著半退休生活,仍然沒有完全放手之外,其他人都過著完全退休的生活了。是啊,都已到這個年紀了,能夠不退休嗎?

老同學們都奮鬥了一輩子,大多事業有成,生活不成問題,如今除了含飴弄孫之外,他們對退休生活的安排,似乎也都依照自己的個性和興趣,計劃並且實踐,過得非常的多彩和有趣。

在我們的大學同學群組和臉書上,時常可以看到他們生活的動態與有趣的分享。例如:自己當老闆的彩五,平日品茗,介紹世界各地各種有名的茶葉,也勤練書法(有空便到故宮博物院觀賞歷代名帖),在家時就種花蒔草,戶外則是地區飛盤運動的領導人之一;順地從航運公司總經理職位退休後,不但試著栽植各類出名咖啡,研究咖啡泡法,還苦練薩克斯風,吹奏台灣和世界名曲以自娛,並拍下視頻和同學們分享;惠長買了一塊山坡地,在協助照料孫兒女之餘,還忙著植樹造林;建成攜帶簡單行李,手拿柺杖,獨自旅遊台灣各地,看盡台灣山水美景,名勝古蹟;裕雄與愛妻攜手,旅遊台灣和世界各地;國榮夫妻參加歌唱訓練班,並到卡拉OK與朋友們南征北戰;淑慧和同樣愛好攝影的夫婿,不但跑遍台灣的高山名川,也到世界各地,拍攝了無數精彩作品,跟大家分享;崑煌喜歡運動,除了健行慢跑之外,在此年齡還去跑馬拉松,近日就輕鬆的跑完了關廟龍崎的半馬;已經不良於行的瀛生,長年收藏和品味大小木雕以及木材和毬果有關的的工藝品……

那麼,對於自己的退休生活,我又有什麼計劃呢?雖然我也喜歡與人結伴旅遊(例如與大學同學的幾次國內、外旅遊,以及跟同鄉友人阿貞她們的梨山、武陵國家公園之旅和到花東秀姑巒溪的泛舟等等)。但我也不是太熱衷旅遊,一方面,在任何荒山野嶺,小花野草,我都能夠受到感動,覺得美好,並不是覺得非要去看名山大川不可;另一方面,在陌生的地方和旅店,我通常睡眠不會太好(會認床?)加上我是個路痴,一到陌生地方就迷路,因此更少選擇單獨旅行。此外,我的個性比較內向安靜,也不會到熱鬧喧嘩的地方(例如舞廳、歌廳、酒吧和夜店)。比較適合自己個性的活動,我覺得應該是較為靜態的閱讀、寫作、聆賞音樂、靜坐冥想等等事情。

在我原先的退休生活計劃中,包括了每日的運動(快步健行八到十公里),以保持適當的身體健康,閱讀文藝書籍和寫作,並選擇目前流行而且自己感到興趣的電腦語言,持續閱讀和撰寫電腦程式以維持運用腦力的習慣。此外,聆聽音樂,上網看時事報導,以了解世界發生了什麼大事,看電影和連續劇做為休閒娛樂。總之,不會讓自己整日無聊和無所事事。

從少年時代起,寫作就是我的主要興趣之一。在我成長的年代,寫作的最主要發表園地,就是各大、小報紙的副刊。但自從網際網路在這個世界氾濫以來,紙本報紙的空間,已被壓縮到生存困難。國內、外已有許多報紙被迫熄燈關門。剩下來掙扎求生的那些報紙,有的取消了副刊,有的壓縮了版面,有的一個星期只有三、四天副刊的版面。許多版面嚴格要求只接受三、四百字的文稿,最多也不能超過一千兩百字。過去的副刊編輯多半是四、五十歲以上,學養都非常的豐富,且對待投稿者也保持專業、尊重和有禮的態度;如今,有許多編輯對投稿者似乎是異常的無禮:既不告訴作者是否已經收到文稿,也不通知是否採用,寄出的稿件永遠是有如石沉大海,對作者不理不睬,永無消息。聽到一些朋友提到在台灣投稿的經驗和寫作環境後,在異國生活了超過四十年的我,對台灣文藝圈的生態,早已非常的陌生。我對自己退休後保持寫作的想法,是比較不樂觀的。

因此,我原想在退休後,把重心放在閱讀電腦程式設計書籍和撰寫電腦程式為樂。對於寫電腦程式,我曾經是非常的狂熱。寫得廢寢忘食,不眠不休,是一點都不誇張的,因為我始終覺得,寫電腦程式既可以解決問題,又可以加強自己的邏輯思維,實在是很棒的一種感覺和訓練。此外,我覺得持續運用腦力思考和邏輯分析,或許可以避免(或延遲)老人痴獃症的降臨。在退休前,我甚至都已經決定了要使用哪兩種電腦語言來「玩」電腦,並且要同時玩顧客端和伺服器端的電腦程式設計。

退休後,由於不用上班,我開始回台灣。在台灣一住便是四、五個月(無法整年長住,因為在美國還有房子和其他事務必須處理,例如報稅、繳水、電、社區管理費、郵件處理和繳車子與房子的保險費,等等等等)。我隨身帶了筆電和電腦程式設計書籍返台,準備用來消磨我的部份退休時光。

有一天,遇見一位朋友,看見她時常貼出她在更生副刊發表的詩文跟我們分享。因為過去我沒聽說過這個報紙的名字,因此很好奇的問她,這是哪裡的報紙?她說是台灣東部的最大報。她年輕時代就跟我一樣,常在報紙副刊上發表作品,因此跟我交換了一些投稿的經驗。在談話中,我很自然的問起她投稿更生副刊的經驗。她說,她覺得起碼更生副刊的編輯是負責、認真的,投去的文稿在一個多星期到兩個星期間,不管採用與否,必定會收到回覆,不像她投寄其他副刊時,絕大多數那永不回覆和永不刊登的惡劣經驗。「文稿雖然會積壓稍久,但總比永無音訊和永不刊登要好得太多了。」她強調說。

我在知道她投稿更生副刊那很正面的經驗後,對她說:「那麼我找時間也試試看。」

有一天,我寫好了一篇文章,突然心血來潮,便對自己說:「那麼這篇就試投更生副刊看看吧。」這時,我才警覺到,我並沒有更生副刊編輯部的電郵信箱。在我居住的中壢和平鎮地區,買不到更生日報,連在圖書館裡也找不到。無奈之下,我只好上網搜尋。但我對更生日報的版面很陌生,找來找去,就是沒找到副刊編輯部的電郵信箱。我只在網頁上看到一個電郵信箱(記憶中,那是讓讀者詢問或反應事務的信箱)。最後,在無奈之下,我就把文稿寄到那個電郵信箱了(有點死馬當活馬醫的味道),並且對自己說:「希望文稿會被轉至副刊編輯部。要是沒法寄達,我就放棄投稿到那兒的想法了。」

非常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幾天後,我收到了副刊編輯的回覆,說文稿合用,並附上副刊編輯部的電郵信箱,要我今後將稿件寄到那兒。這使我對更生副刊有了極為正面的印象,因此我決定今後要將文稿投寄到更生副刊。

時間過得很快,在不覺間,我持續投稿更生副刊也已超過三年了。由於不斷的構思和尋找題材,我發現自己頭腦的靈活度,似乎沒有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退化。過去在文思湧動時,下筆為文,三、四千字的文章,時常通宵達旦,熬夜不眠,不寫完絕不停頓或休息。現在年紀大了,體力已經沒有那麼好,要一氣呵成變得很困難,而且一熬夜,次日必定疲憊不堪,甚至頭疼,我必須分段和分日來完成一篇文章。漸漸地,我發現這種寫作方式也有好處,因為文章在要接續寫下去前,我必定會重讀先前已經寫好的那些段落,這給我重新審視文章架構是否完整沒有缺漏?也給我重新審視文字用語的機會,得以更正不妥的辭彙或遺漏的文字,甚至無意中使用的錯別字。有時候,字句雖然是毫無問題,但在重讀的時候,覺得若換個方式來呈現,效果會更好,或讀起來會更順暢些。在這樣重讀和斟酌遣詞用字間,我發現自己在不覺間,仍然在進步中。活到老,學到老,真的是一點都不假。

被留用的文章,何時會刊出,沒法預先知道。年輕時,文章若被採用,就會天天一大早翻閱報紙,渴望見到自己的作品。只要文章在副刊上出現,就是件令人興奮的大事,可以高興一整個星期。但到了現在這個年齡,文章見報已經不是什麼天大的事情了。如今,每天以平常心上網到更生日報的網頁瀏覽,偶而見到自己的文章出現在眼前,心裡自然是喜悅的。在非常平淡無奇的退休生活裡,文章刊出的小小喜悅,雖然為日子增添了一些色彩和滋味,但心中比較在意的,卻是這篇刊出的文章,是否帶給讀者正面的意義或是影響?以自己向來的生活心態、為人和人生觀,相信自己所寫的文字,都是正面的、健康的。我寫的文章,不願,也不想譁眾取寵,只希望能帶給讀者一些喜悅、歡愉、鼓勵和啟發。每當文章刊登出來後,我依然會重新閱讀和檢視,看看是否還有可以為將來的文章做為借鑒或改進之處。我也會試著欣賞副刊版面的編排和設計,也會試著欣賞主文的插畫(自己的文章在刊出前,有時我會試想,這樣的內容需要配上什麼樣的插畫?有時連自己都覺得,那文章的內容,實在不易配上插畫,但等文章刊出時,我看了又不得不佩服插畫作者的巧思)。

一轉眼,我已經度過了六、七年的退休生活。在這段時日裡,我發現自己竟然沒有閱讀幾頁的電腦書籍,大部份的精力都花在寫作和閱讀小說上面了。

記得我曾在「寫電腦程式和寫詩文」(二○二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更生日報副刊)一文裡,提到我對寫作和寫電腦程式都深感興趣。雖然寫作和寫電腦程式,像是兩件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不過,其實他們也有許多相似的地方:寫電腦程式,是根據我們所學的電腦語言,以自己的創意,來解決問題;寫作,是根據我們日常使用的語言文字,以自己的創意,來抒發思想、情感或描寫故事。兩者都是根據一種(或者數種)語言文字,來做心靈上的,創造性的活動。兩者不同的是:電腦程式可以用來解決問題,而詩文則是用來觸及人的情感和心靈深處,撫慰人心。我覺得很慶幸,自己的一隻手有能力寫電腦程式以解決問題,另一隻手有能力寫詩文來感動人心。

我的退休生活,現在看來,還是以自然的文字來抒發思想、情感和描寫故事,安慰和鼓舞人心的喜愛,要更多更多。用電腦語言寫程式以解決問題這種事,我看,還是留給更年輕的人去幹吧。

【附記】
退休後,我仍能持續不輟的維持寫作的習慣,我要感謝更生副刊的能夠維持園地對外公開和不排斥外稿的精神與態度,我也要感謝副刊編輯的認真敬業(審稿不拖延)和對投稿者的專業精神(在合理的時日內,通知作者文稿是否合用),與作者的溝通也是謙虛有禮的。在這裡,我想對副刊編輯說一聲:「感謝有你(妳)!」

2018年的9月21日,建成兄帶著阿秋和我去探望瀛生兄。瀛生兄的家裡擺滿了木製藝術品,我們一邊品茗一邊欣賞他的收藏,晚上他還請我們出去用餐。那時他使用電動輪椅,還能操作自如,在大街小巷到處跑。瀛生兄在學生時代和我常有互動,他在美國唸博士班時,也跟住在美國的我常有聯絡。現在重睹那時在他家拍攝的一些照片,便格外的想念他。祈望瀛生兄的身體能夠持續保有適當的狀況。
























退休生活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3/09/20230905001.pdf

             (2023-09-05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中華電信在九月一日起,結束了讓人上傳影音,儲存在伺服器(server)上的服務,因此文章沒法配背景音樂了。是否有哪位朋友知道何處,還有提供讓人免費上傳和儲存影音的伺服器?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五個月又一個星期。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7212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