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雨霧迷濛中上煙囪岩
 瀏覽332|回應0推薦4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嵩麟淵明
玄宇居
麥芽糖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雨霧迷濛中上煙囪岩



我們公司很少華人,因此剛從美國西部的洛杉磯跑到美國東南地區來上班的老趙,很快的就跟我熟識起來,有空時常會一起出去吃中飯。有一天,他問我這個城市附近是否有哪些好玩的地方?

我問他說:十幾二十年前,「最後的莫西干人(The Last of the Mohicans)」那部非常賣座的電影,你一定是聽說過,或是看過吧?

他說,是啊。

我說:電影中的許多野外的場景,例如劇中雙方戰鬥時,他們在大瀑布和流水邊巨大岩石上,奔跑追逐的壯麗畫面,就是在北卡羅萊納州的「煙囪岩州公園(Chimney Rock State Park)」裡取景拍攝的。

老趙問我去過那個公園沒有?

我答道:去過啊,而且還去過好幾次呢。我這麼一說,竟不由得想起,第一次我是跟一些台灣來的留學生同往的;那時我的大兒子才五歲,二兒子剛兩歲,而老三還是個在襁褓中的小 baby 呢!

「最後的莫西干人」這部電影在一九九二年的秋季上演,是既賣座又獲好評(獲得幾個獎項,有一個是奧斯卡的混音「sound mixing」獎)的一部影片。之後,我帶小孩前往遊玩,那時公園大概是有點配合宣傳或是打鐵趁熱的作法,將影片男主角 Daniel Day-Lewis (曾獲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在此片中飾演偵查員納梯‧邦坡(Natty Bumppo))的戲服,還特別在公園中販賣禮物和紀念品的店裡,掛起來展出呢。

老趙聽了,於是對「煙囪岩州公園」深感興趣,要我找時間帶他前往一遊。他跟我喬好了一個星期六去遊玩。沒想到日期臨近時,電視上的氣象預報說,週末在那個地區下雨的可能性很高,甚至可能會下大雨,因此到了星期五,我對老趙說︰「星期六如果不下雨的話,我就帶你去煙囪岩州公園,好吧?」

樂觀的老趙說:「雨如果下得不大,我們也去好吧?」

從他的回答,可以知道他想去探訪的熱切心意。我不想掃他的興,只好回答道:「好啊。」其實我是有些擔心的,因為如果在北卡羅萊納州的那個地區下雨,那麼在山上的茂密森林裡,雨勢不但更大,而且雨霧籠罩下的森林,能見度和視野一定很小,搞不好,啥也看不到。

我們約好次日清晨在他上班的停車場碰頭。當天晚上我上網查詢「煙囪岩州公園」的天氣,發現次日百分之八十會下雨,所以我實在是相當的擔心。

晚上我提早就寢。在上床前,我先準備了一些水果、礦泉水和零食,可以在路上吃。可是躺在床上,我卻遲遲沒法入睡,既怕睡過頭,又擔心次日山上的雨勢不知會有多大?如此一來,竟然害我輾轉反側,難以成眠。我爬起床來開啟電子信箱和上網隨意瀏覽,結果搞到深夜兩點鐘還沒睡覺。次日清晨和老趙碰頭時,我有點累,頭也頭有點重,還有些許睡意。

老趙問:開車沒問題吧?

沒問題,我說。

路上的樹葉多半變黃變紅了,只是細雨一直下個不停,四野是迷迷濛濛的。

在公園的山下有一個小城,叫做 Lake Lure,大概是因為附近有個湖就叫這個名字的緣故吧?

開了將近三個小時的車,我們進入了「煙囪岩州公園」的森林區,只見樹葉彩色繽紛,雨霧在樹枝草葉間瀰漫湧動,景色有如是在夢境中。汽車往前再行數英哩,便到了購票口。兩位年輕微胖,充滿愉快笑臉的售票員說:「今天百分之八十會下雨,在山上可能什麼都看不見喔!」

我開玩笑的說:「我們開了數小時的車,人和車都已經到了這兒,妳們才告訴我們要下雨的消息,是不是太遲了些呢?」

她們也笑了起來。其實這是她們的善意,等於告訴我們,如果現在不買票,回頭還來得及,免得花錢買票,在雨霧籠罩下,進去卻什麼都看不到或看不清楚。但老趙和我都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理,決定要購票進去。成年人的門票是一張十四美元。付了錢,售票小姐祝我們有個愉快的一天。

山上廣大的停車場上,疏疏落落的只有三、五部車停在那兒。我對老趙說,過去幾次我到這兒,可是從最上面這個大停車場,再沿著山坡的停車場一直到最下面的路旁,都停滿了車喔!那時停車還需要靠公園管理員來指揮交通和安排停車位呢。今天,顯然不是到這裡來的理想天氣。

山上的雨霧更濃了,往山下眺望,真是除了一片灰濛之外,啥也看不見。在陽光亮麗的日子,從這兒可以遠遠望見山下美麗的湖光山色,被繽紛多彩的秋葉環繞著,那真是美得沒法用文字去形容與描述。今天倒是什麼美景都看不到了,因為雨霧那麼濃,能見度那麼低。「不過,」我對老趙說:「起碼今天我們的運動量會是夠的,因為我們上坡下坡,山徑石級,總要走它一遭的,對吧?」

我們拾級而上,從岩壁走進色彩斑斕的樹林。突然我們聽到好像是驟雨的巨大聲響。老趙和我面面相覷,不禁駐足再細聽,心想:這回非成為落湯雞不可了。等了一會兒,並沒有豆大的雨水打到身上。我們狐疑的往上張望,只見森林裡整片樹梢上的落葉,在風中龐大而且壯烈的同時飄下(過去我們未曾看過這樣眾多的落葉同時飄零的氣勢),發出了有如巨大驟雨敲打屋檐和樹梢的聲響,氣勢真的是相當的驚人。後來每聽到這種有如強勁驟雨的聲響,我們便駐足仰頭,觀賞那壯觀的落葉,直到後來,我們突然發現,這回我們聽到的,不是落葉在風中飄蕩下來的聲響,而是雨勢真的變大了。我們的衣服都被打濕了。還好我們已從瀑布回來,到了停車場,可以打道回府了。

在下山的路上,雨勢越來越大。我的衛星導航系統失靈了,不知是否因為天氣不好又在森林和山區之故?螢幕上幾次出現『衛星收訊失落』的情形,就此突然的斷訊。在螢幕上的地圖,車子的圖像一下子變成為一個問號!這教人如何是好?幸好我有個 backup plan,在出門前,已將從孤狗查詢到的路線列印出來。在斷訊期間,我只有看紙認路囉。

出了森林,衛星導航系統才再度恢復正常。大雨,持續下著。我對老趙說,這實在是很奇妙或是很奇怪的一天,因為山上樹葉已經如此多彩,應該是去看紅葉的好時機才對,可是天氣不肯合作,它偏偏下起雨來!說這樣很掃興嗎?還好當時只是細雨迷濛,我們還可以在樹林山壁間,到處走走,要下山時,雨勢才開始變大,沒有真正淋成了落湯雞。要是我們來的時候就下著現在的雨勢,那麼我們就連想在外面走動走動也不可能了。

是啊,是啊。老趙連聲回答。

「要是持以正面的思維,今天的出遊,我們還算是相當幸運的啦!」我忍不住說。

是啊,是啊!老趙又連聲回答。

車開到半途。我對老趙說:「你看看,天空上是些什麼?」

「啊,什麼?出太陽啦?」老趙不敢置信的說。

「是啊,出太陽了,天也藍起來了!哎,哎,為什麼今天早晨老天不給我們這種天氣呢?哎,哎!」我們都忍不住這樣的哀嘆起來。

我開著車在回家的路上。這一路,天空是一片蔚藍,陽光到處明燦燦,亮閃閃的,連夕照都溫暖亮麗呢。哎,哎,真是會讓人想要捶心肝呀!

【附記】
大約是二零零五年前後,我在返台休假期間,美蓉妹妹知道我喜歡逛書店,有一天帶我去一家大賣場,因為裡面有好幾處書攤,擺放許多新、舊書籍和音樂及電影的光碟。我在無意間看到了「最後的莫希干人」的中譯本,就買了一本回家。回到家後,打開此書,讀到封面內頁的「關於本書」,它最後是這麼寫的:(「編按,本書曾改編為電影《與狼共舞》,由凱文科斯納主演,是金球獎與奧斯卡獎的最佳影片。」)使我不覺啞然失笑,因為我沒有想到編者竟然會如此的畫蛇添足,張冠李戴,錯得那麼的離譜。也許編者的本意是要強調小說受到重視,而且已被拍成奧斯卡金像獎的影片。可是卻由於編者沒有適當的查證,徒然凸顯出他的草率和無知,因為「與狼共舞」是一九九零年根據 Michael Blake 的「Dances with Wolves」所拍成的,是一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影片等等七項奧斯卡獎金像獎的大賣座影片;而「最後的莫希干人」則是一九九二年的影片。




雨霧迷濛中上煙囪岩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3/05/20230503001.pdf

             (2023-05-03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不到一個月前,老趙從洛杉磯打電話來跟我閒聊。談著談著,他突然蹦出一句話說:「當年我們去煙囪岩州公園遊玩的時候,那林間大片落葉的氣勢,真是驚人呀!」我聽了不覺暗笑,心想:「我前些日子才寫了一篇跟他到煙囪岩州公園遊玩和那驚人落葉氣勢的文章,沒想到經過了那麼多年,他還記憶猶新,可見當時我們是如何的受到震撼!」因為文章尚未刊出,所以我便沒有跟他提起我寫這篇文章的事情。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三個半月。


煙雨迷濛中的 Lake Lure


Lake Lure 和我


雨霧迷濛中的煙囪岩


煙囪岩州公園地標之一的「惡魔頭」


煙囪岩州公園的瀑布


「最後的莫西干人」電影招貼


煙囪岩州公園的林間山徑


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7203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