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鄉情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網上因緣 (大家一起來牽手)
 瀏覽1,268|回應5推薦9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OZ & SUSAN
黑娃
tzi
楊梅一老仙
泥土‧‧‧郭譽孚
奈米
笨腳獸 (洗腥割面 重出江湖)
謎謎~木瓜
yaduo

 

網上因緣 (大家一起來牽手)



引用文章:「網路原始人(大家一起來牽手)
     「有情的串連 ~ 部落客拉拉手


〈0〉牽手之前話從前


前幾天﹐在我的訪客簿上出現了 mushiner 兄的留言﹐說部落客大家一起來牽手﹐點
了我的名了。看了這則留言﹐我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所以趕快往訪他的部落格。
在拜讀他與牽手有關的大作之後﹐才知道他是被十里點了名的﹐而所謂的大家一起
來牽手﹐有點類似網上聯誼互動的一個運動。因為我不知道這個牽手運動的遊戲規
則(例如是否必須寫某種特定內容的文章?能點幾個名字?等等)﹐所以我就追溯
到十里的部落格﹐看看她點了 mushiner 兄的那篇文章﹐是否有跡可尋?結果發現
她是被三位網友點了名的﹐而她的文章內容又大不相同﹐是為一位網友的新書寫序。
遊戲規則是什麼?這可把我搞糊塗了。

在三個點了十里名字的人中﹐水色華姿我是知道的﹐所以我又追溯到了水色華姿的
部落格﹐結果嚇了我一大跳﹐原來在她的文章裡﹐赫然出現了我的名字!原來我早
就被她點名了﹐而我卻還不自知。我突然想起﹐在 mushiner 兄的留言之前好幾天﹐
也有水色華姿給我的留言。她說︰「好友﹐到部落客來拉拉手吧!」當時﹐我以為
那只是她善意的來問好﹐完全不知道拉拉手這個運動﹐目前正在網上如火如荼的展
開。我如此的一無所知﹐孤陋寡聞﹐當然全要怪我平日只專心寫我的心情日記﹐閉
門造車﹐鮮有與人互動﹐幾乎是在網海過著隱居生活之故。

這樣的往訪 mushiner、 十里和水色華姿的部落格﹐使我自然的想起在網路的星空
裡﹐自己是如何與他們交會的。這也很自然的使我想起﹐自己是如何闖進了聯合新
聞網的部落格世界的。這一切﹐真要從我如何開始在電腦上打中文和使用網路電子
信箱說起。


〈1〉我就是這樣開始打中文電子郵件的


因為自己的所學專業是電腦﹐工作的性質是資訊﹐所以網上搜尋以及電子郵件的使
用﹐我是很早就開始了﹐只是接觸中文網路和開始寫中文電子郵件﹐卻還是近十年
間的事﹐因為三十餘年前﹐我就已經浪跡異域番邦了。

那是在我們初中四十週年同學會前的一兩年吧?紹光有返台之行﹐有一些初中時代
的同學和朋友與他歡聚﹐於是衍生出了舉辦同學會的構想。鴻德被推舉為總籌辦人﹐
嗣洋非常有心的開始收集同學們的電郵地址﹐並且開始寫電子信件給老同學們。

嗣洋在小學和初中都不曾跟我同班﹐所以我跟他並不熟﹐也許我應該說﹐我並不認
識他﹐只聽過他的名字﹐所以當我第一次收到他的電郵之時﹐真是感到有點意外。
也是從他的電郵中﹐知道紹光返台和有一些同學藉此小聚之事。當時我想﹐雖然在
信件開頭的稱謂裡﹐他把我也列在其中的四、五個名字之一﹐但一方面因為我並不
認識嗣洋﹐另一方面他跟鴻德及紹光初中同班三年﹐在信中說些他們聚會之事﹐與
我並沒有直接的關係﹐我不妨就當個讀者﹐了解一下初中同學的動態就可以了﹐所
以我並沒有想到要回應。

嗣洋是個勤快的人﹐雖然我保持沉默﹐卻仍持續收到他的電郵。幾次下來﹐我自己
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了﹐覺得自己總該發聲﹐讓人知道我已收到信件之事吧?

想到要敲打鍵盤寫信﹐問題就來了。在這兒我使用的是英文視窗﹐要怎麼打中文信
件呢?我趕緊向家人求援。忘了是哥哥還是妹夫給了我一些中文視窗的磁碟(三點
五英吋的那種)﹐我特別去買了一個便宜的桌上型電腦﹐裝置了中文視窗﹐專門用
來打中文之用。可是﹐在有了中文視窗的電腦之後﹐問題又來了﹐因為我發現自己
對注音符號早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常常想要的字﹐卻是怎麼打都不會在螢幕上出現。
為了打一封短信﹐時常花了我四、五個鐘頭﹐有時從晚上八、九點鐘打到清晨四、
五點鐘﹐甚至徹夜未眠﹐也是很平常的事。中文打字所帶給我的那種極大的挫折感﹐
可想而知。

除了中文打字非常辛苦之外﹐讓我非常驚駭的是﹐我發現許多中文字我都忘了怎麼
寫了﹐錯別字一不小心就會冒出來。想到自己一直到留學初期﹐都還時常在國內主
要大報的副刊上發表文章的我﹐此時居然會有詞不達意和別字重重的情形﹐真是讓
自己傻眼了。久不使用的東西﹐包括文字﹐就會遺忘﹐這也是沒法避免的一件事。

一方面我警覺到不能讓自己的中文表達能力繼續退化下去﹐另一方面也因為嗣洋不
懈的努力﹐使得在網上用電郵互動的同學越來越多﹐越來越熱烈﹐而我很喜歡與老
同學們在網上一起回味少年趣事﹐以及談些現在和未來﹐所以不管中文打字帶給我
多大的挫折感﹐不管打一封信要花多少時間﹐我還是全心全力的投入了。我就是這
樣開始用中文打電子郵件的。


〈2〉我就是這樣開始寫心情日記的


有一天﹐在一位初中同學寄來的電郵中﹐附上了一個連結。我點選過去一看﹐原來
是鬍子先生的網頁﹐上面是非常優美的照片和音樂﹐令人驚艷。不久﹐鬍子先生與
我有了一些互動﹐我才知道他的網頁很受歡迎﹐達到三百萬的瀏覽人次。喜歡朋友
的鬍子先生從那時起﹐如有新作﹐在正式發表前﹐總會寄來讓朋友們先欣賞﹐他若
有好聽的音樂﹐也會寄來分享。

因為他在網上的名氣﹐有不肖之徒﹐想利用他的名字來做壞事。有一天﹐我收到鬍
子先生的電郵﹐說有人在雅虎的交友網以「鬍子先生」這個名字登記為會員﹐而且
從其文字和舉止﹐頗有騙色的企圖。為了打擊這種不肖之徒以及維護真正的「鬍子
先生」的名譽﹐他也在雅虎的交友網以「鬍子先生」為名﹐申請為會員。他希望朋
友們到他的網誌捧場和打氣﹐好讓那個冒牌的「鬍子先生」無所遁形。

是因為想去捧「鬍子先生」的場﹐我才知道有雅虎的交友網的。在那兒必須是會員
才可以留言﹐而會員又分有等級。最低一層的會員限制最多(例如每天只准寫一則
心情日記﹐而且限定在一百五十個字以內)﹐但是因為那種會員是免費的﹐所以我
就加入了。

原本加入雅虎交友網只是為了去支持鬍子先生﹐後來想想﹐既然會員可以免費享有
「心情日記」一欄﹐我何不加以利用?雖然它有嚴格的字數限制﹐我正可迫使自己
用字簡潔﹐而且也不用花太多的時間去記錄。我就是這樣開始寫心情日記的


〈3〉我就是這樣設立中文部落格的


在雅虎的交友網上﹐我一邊寫著簡短的心情日記﹐一邊學習網上的遊戲規則。寫著
寫著﹐許多遺忘的中文字悄悄地又回到我的腦海裡了﹐許多淡忘的過往﹐又靜靜地
呈現在我的心版上了。我文字的表達能力﹐逐漸恢復了﹐我想要寫的題材﹐也越來
越豐富了。我漸漸的覺得﹐一天只寫一百五十個字﹐實在讓人施展不開來﹐實在沒
法盡興﹐而我用注音符號打中文的技術雖然稍有進步﹐卻仍然有如蝸行牛步﹐趕不
上我的思路﹐令我覺得身、心都受到很大的束縛。

有一天在網上漫遊的時候﹐不知怎的鬼遣神差﹐我竟然到了聯合新聞網。我不知道
那是什麼﹐所以只有隨意點選。我看到了新聞和影藝報導﹐覺得很新鮮。後來不知
怎的﹐竟然看到了設立部落格的網頁。當時我並不知道所謂的社群與部落格﹐就是
英文的 blog。我看了它的說明﹐好像是和雅虎的交友網有點類似﹐也可以寫心情日
記。而它最吸引我注意力的﹐就是設立部落格不但是免費的﹐而且寫心情日記好像
也完全沒有字數的限制。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雖然我還搞不清楚部落格到底是怎麼
回事﹐也沒有完全讀懂其中的說明﹐我便這樣糊裡糊塗的申請為會員﹐而且設立了
一個中文的部落格。


〈4〉閉門造車的人也會有網友嗎?


在聯合新聞網設立部落格之後﹐我才發現這兒不但寫心情日記沒有字數限制﹐而且
功能比雅虎交友網多得太多了。別人的部落格有美麗的照片、動畫、背景音樂﹐看
得我眼花繚亂。在這塊園地﹐我不了解它的遊戲規則﹐也需要學習及適應新的環境。

當時因為家務事﹐正是在我的心情盪到了最低點的時候。我只知埋頭記錄自己心情﹐
說是閉門造車﹐是一點都不為過。我不知道網上可以互動﹐還可以推薦、留言和寫
回應。我也不知道網上還有人為了爭排名和爭人氣﹐而費盡心機﹐甚至到了使用不
法手段的程度(例如篡改管理系統的電腦碼來改變推薦和瀏覽人數)﹐也有為了爭
這種虛擬的名氣而相互咆哮謾罵﹐威脅傷害﹐甚至對簿公堂﹐導致原本親密如兄弟
姐妹的網友﹐一夕之間﹐反目成仇的。這些令我感到非常的費解。我原以為﹐大家
都跟我一樣﹐設立部落格﹐只是為了寫心情日記。

網上有成千上萬的部落格﹐有誰會留意到一個在網上踽跼獨行﹐連版面要如何編輯
都不知道的﹐新設立的部落格呢?答案是很少人。那時我也不介意這些﹐有沒有人
來訪﹐對我而言並不重要﹐因為我設立部落格﹐只是為了要用來寫心情日記。

〈Ⅰ〉恰恰、子虛烏有和野渡


在寥寥無幾的來訪者之中﹐若有人推薦或回應﹐當然就會引起我的注意了。而恰恰
就是其中之一。

當時我並不知道她是赫赫有名的網路一姐﹐是新聞網上第一個突破百萬瀏覽人次的
部落客﹐也是受邀出版小說的一位。她的回應及留言誠懇而正面﹐也樂於分享網路
經驗﹐給我一個好印象。我們漸漸有了互動﹐不管是在回應或是留言﹐都能聊得輕
鬆自然。在她一篇文章的看圖猜謎中﹐我猜中了她的真實姓名﹐嚇了她一跳﹐因為
那時在網上﹐除了她的親姐妹之外﹐大概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姓名。所以這位台大
中文系畢業的高材生也要我告訴她真實姓名﹐我則開她玩笑﹐也要讓她猜猜看。她
在屢猜不中之後﹐對我耍賴說﹐我應該告訴真實姓名﹐否則不公平。我想想﹐她為
人友善﹐告訴她名字也無妨。她就成了網上第一個知道我真實姓名的一位。

也許是因為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名字了﹐所以兩人在互動中﹐就覺得更加親切和自然
了﹐於是彼此也更樂於交換一些生活的悲喜和人生的經驗。後來她叫我一聲「葛格」﹐
我當然是欣然接受的。

因為跟她熟了﹐身為那時頗受歡迎的「雪後多倫多」城市市長的她﹐自然的就邀請
我加入她的城市了。

就是在那個城市﹐我結識了書法、繪畫、攝影、新詩和散文都非常出色﹐而且擅長
寫冷笑話的張天逸(另有筆名子虛、烏有)﹐以及專業是土木工程﹐文學素養卻非
常精湛的野渡(yaduo)。張兄好像已經淡出聯合新聞網了﹐不過我的部落格的首頁﹐
仍然使用他為我所書寫的「日麗風和 月朗星耀」。野渡仍在網上耕耘﹐和我至今都
仍有互動。

〈Ⅱ〉迷路愛麗絲


也是在和恰恰開始有互動不久﹐另有一位網友時常會來訪和鼓勵﹐她就是「迷路愛
麗絲」。「迷路愛麗絲」擅長寫詩﹐喜歡音樂、攝影和旅遊﹐又會製作動畫﹐也是
多才多藝的。

迷路愛麗絲是個非常感性的人。因為她收集許多包括歐美、國語、台語、粵語、日
語、韓語等等中、外的歌曲﹐可是就是沒有客語的歌曲。我這個客家人那時非常喜
歡阿淘的客家語歌曲。我對她說﹐我知道她不是客家人﹐但何不試聽阿淘的歌看看?

叫不懂客家話的人聽客家歌曲?雖然我覺得歌曲的旋律和阿淘的歌聲﹐都很感人﹐
即使不懂客家話﹐也應該可以感受到那份美妙的﹐不過﹐我還是有些擔心她會覺得
被冒犯了﹐因為我們在這虛擬的網路世界上﹐終究並不是熟朋友。

沒想到她真的就要去買阿淘的音樂 CD 了。因為那時阿淘並不是大紅大紫﹐要買他
的 CD 還要經過一些轉折。她說她買到了其中的兩張﹐第三張缺貨。她大街小巷的
找﹐非常投入﹐終於在一個雨天﹐在一個巷裡的小店﹐買到了第三張。

獲得了第三張﹐她馬上就寫「伊妹兒」告訴我﹐跟我分享她的喜悅。她很喜歡阿淘
的歌曲﹐說聽著讓她整晚感動落淚。她把歌曲一一轉換成 .mp3 的格式﹐然後分批
傳寄給我。在她的部落格裡﹐她多次使用阿淘的歌曲當背景音樂。她也喜歡跟我談
起那些歌曲所帶給她的感動。

可能是因為兩人受到同樣歌曲的感動﹐於是心靈就覺得更接近些﹐她時常跟我分享
她所收集的歌曲﹐帶給我許多安慰與歡樂。年輕的她﹐後來叫我「葛格」﹐也就是
很自然的一件事了。

時間流逝﹐她因為感情或是其他私事的困擾﹐在網上換了幾次名字﹐設立了不同的
部落格﹐跟我的互動大為減少﹐只是偶而會來推薦我的文章。

兩年前﹐我受到病毒的侵襲﹐病得很慘﹐暈眩、嘔吐、左耳聽力嚴重受損﹐每天苦
撐著不適的身體上班﹐身、心所受之苦﹐真是不足與外人道也。

有一天﹐我有點意外的看到她的留言﹐除了告訴我有關她新的部落格的網址之外﹐
還說她這些時日經歷了許多事情﹐等有機會才和我談述﹐她懷念跟我分享的﹐阿淘
那首「糖ㄅㄅ」。「記得嗎?我還曾用它做為我部落格首頁的背景音樂呢。」她接
著又說﹐在我的心情日記裡看到我被病魔折磨得那麼厲害﹐真是感到不捨。

那時﹐我的身體一直不適﹐所以沒有急著往訪她的部落格。我回覆她的留言﹐問她
近況如何?可是我沒有再獲得她的訊息。我不知道的是﹐當時她的癌症﹐其實已到
了最後階段﹐那個部落格﹐應該是她生命最後的心靈記錄吧?

不久﹐我的訪客簿有個陌生人的留言﹐說他是迷路愛麗絲的男友﹐迷路愛麗絲已經
因病往生了。他說﹐他的女友一直牽掛著尚未回覆我的留言﹐她原想告訴我她生病
的事情和生活的近況﹐可是在知道我的身體仍然不適之後﹐她實在不忍增加我心裡
的負擔。因為知道她一直牽掛著我以及她尚未回覆的留言﹐他覺得應該代她告訴我
她沒能回覆的真正原因﹐以了卻她離開塵世前的這件心事。

看了留言﹐我在震驚中﹐到了她的部落格﹐在淚眼中﹐讀著她一篇一篇病中的心情
日記﹐看到她接受治療﹐看到她的孤單﹐看到她鼓起勇氣面對打不贏的人生最後一
仗﹐看到在她身旁的人盡心照顧她的親友。她在病痛中﹐想必是努力尋求心靈的平
和。她的心情日記裡﹐習慣與照顧她的大哥哥互道晚安。「晚安﹐大哥。」她喜歡
以這樣的句子結束她的心情日記﹐仿彿這樣﹐她就可以安眠﹐不受病魔痛苦的摧殘。

在她留言告訴我她部落格的新網址之時﹐如果我當時就往訪﹐我就會從她的心情日
記中看到她生病的消息。雖然對她的病痛我幫不了什麼忙﹐但也許我可以多給予她
一些精神上的支援和安慰。她自己在生命的末期﹐仍體貼我不適的身體﹐不忍將她
不久於人世的消息告訴我。她告訴我她那個部落格的網址﹐也許就是含蓄的來跟我
道別的一種方式吧?可惜﹐我當時並不知道。

現在﹐我仿彿可以看到她一邊唱著那首「糖ㄅㄅ(蒲公英)」﹐一邊吹拂著蒲公英
的白絮的身影。相信在另一個世界裡﹐她不會再受到病魔的折磨﹐在另一個世界裡﹐
她永遠不會再迷路。

謝謝迷路愛麗絲在網上曾經跟我分享的音樂與心靈。晚安﹐迷路愛麗絲﹐晚安。

〈Ⅲ〉晨曦


在我設立部落格後不久﹐在雅虎交友網認識的晨曦﹐也因故想離開雅虎交友網﹐於
是我鼓勵她到聯合新聞網來設立部落格。她說:「我又不擅長寫文章﹐設立部落格
幹什麼呢?」我說:「不一定要寫文章啊!妳喜歡園藝和攝影﹐何不就在妳的部落
格主打花卉介紹和攝影?」這個建議她聽進去了。她開始摸索經營﹐彼此也常到對
方的部落格閱讀作品和推薦及回應鼓勵。由於她的努力﹐她專門介紹花卉的文字和
攝影﹐非常的受歡迎﹐不但成了極為熱門的一個部落格﹐而且她的身心變得更為健
康﹐攝影技術也更加精進了。然而﹐可能是因為興趣的差異和各自忙著自己部落格
的經營﹐彼此漸行漸遠﹐終於沒有再聯絡或是互訪了。

〈Ⅳ〉子茵和 cn


在我設立部落格後﹐來訪我的部落格的人數漸漸增加﹐推薦人數也往上昇。那時我
寫得非常勤快﹐幾乎每天都寫。文章被電小二邀請去喝下午茶的頻率也蠻高的。在
不覺間﹐我的部落格總在排名的前五頁﹐在被邀請喝下午茶的時候﹐更是排在第一
頁的前幾名。看看瀏覽人數和推薦的人數﹐總是不成比例。只要有推薦人的名字﹐
如果我感到好奇﹐我都可以到這位網友的部落格﹐看看她或他擁有的是什麼樣的部
落格。如果來訪而沒有按推薦﹐我就對來訪者一無所知。我的瀏覽人數總是比推薦
人數多了好多倍﹐有時我難免好奇﹐那些有如潛水艇的來訪者﹐到底都是那些人呢?

有一天﹐我看到了署名子茵的留言。她說她已經默默的閱讀我的心情日記有一段時
日了﹐一直到現在才讓我知道﹐我的那些心情日記帶給她的正面影響……

看了這樣的留言﹐我感到欣喜﹐覺得寫心情日記﹐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這使我
更充滿了寫作的熱情。

在往訪子茵的部落格時﹐才發現她有深厚的古典文學的素養﹐也是個寫古詩詞的高
手。學理工﹐每天要面對或撰寫電腦程式的她﹐能夠寫出那麼好的詩詞﹐的確令人
佩服。許久沒有提筆的她﹐很希望她能再提起筆來。

我的部落格的來訪者﹐大多是像子茵那樣﹐悄悄地來訪﹐靜靜地離開的網友﹐常常
要經過許久﹐因為某篇心情日記觸發他們的心緒而留了言或回了應﹐我才會知道有
這麼一位一直默默的來訪。後來叫我一聲大哥哥的 cn 就是另一個例子。

另外更有未登入自己的部落格﹐而以「路人甲」之類的名字回應或留言的﹐使我知
道有人來訪而且有感﹐卻不知道是什麼人。

〈Ⅴ〉十里和「年輕的五月」城市


大概是在我設立了部落格約一年或半載左右吧?有一天﹐在我的一篇文章裡﹐出現
了署名十里的回應﹐誇獎我那篇文章很感人。我在回覆中除了謝謝她之外﹐說那篇
文章我是認真投入感情﹐很誠懇用心的寫就的(大意如此)。沒想到她竟回覆了我
的回覆。她說︰「有誰寫文章不是投入真感情的?」唷﹐這個十里還真恰咧!看了
她的句子﹐雖然我承認自己的說法有點語病。是啊﹐有誰寫文章不是投入真情﹐誠
懇認真的去寫呢?可是這個十里是何方神聖?居然就這樣的單刀切入!

所以我就到她的部落格﹐看看她都寫些什麼東西。俗話說﹐不打不相識﹐真是如此。

後來我才知道﹐這位從雅虎交友網和無名小站轉戰到聯合新聞網的十里﹐是中文和
音樂雙修﹐以教鋼琴和兒童寫作為業﹐能寫能彈能唱而且有雙巧手﹐能繡也能製作
美麗的手工藝品﹐是個才女。後來她被一家大出版公司邀約﹐集結作品出版﹐也被
一家大報邀請寫專欄﹐這都是她努力的成果。

她設立了以音樂為主的城市﹐邀請我加入。在那兒﹐我結識了一些有學識有才華的
先生和女士們﹐例如 mushiner﹐最愛小提琴、西岸魚、小王子、泥土、霈青、
Wiltrue 等等等等﹐都是待人誠懇友善或是風趣活潑的朋友。

後來我自己設立了「年輕的五月」城市﹐十里拔刀相助﹐當了我的副市長﹐以她音
樂、美編和文字的才華﹐還有她的親和力﹐將這個城市辦得有聲有色。除了在她音
樂城的上述朋友外﹐更增加了許多學有專精的市民﹐例如野渡(yaduo)、謎謎、
傑玉、tzi、愛云、奈米、水色華姿、麥芽糖、笨腳獸、behappy、六月、Apple
Blossom、子茵、黑娃、桂花雨、楊梅一老仙、伊涵、egjc888 ……還有我的表弟
何伯和默默無聞﹐以及知心好友泡桐和 KG 都來來共襄盛舉。因為這個城市臥虎藏
龍﹐文學、音樂、藝術、攝影、歌唱、工程、經濟、烹調、旅遊……真是人才濟濟﹐
有不少是常在報刊發表作品和已經出書的作家﹐所以發表在城市的文章﹐時常被聯
合新聞網選入首頁。更有幾次﹐在同一天就同時有四、五篇被選入首頁的。

mushiner 為城市整理「懷念的中小學音樂課本歌曲」﹐並由霈青和十里協助翻譯歌
詞和收集資料﹐的確是用心良苦。

說到霈青和十里﹐我就忍不住想起泡桐。泡桐是我幾十年的知心好友﹐是經由我的
遊說﹐他才設立部格並且加入城市的。泡桐多才多藝﹐除了自己的專業之外﹐歌唱
和運動﹐樣樣皆行﹐而且國語、台語、客語、英語、日語﹐都能朗朗上口﹐又有搞
笑的天份﹐那陣子由他主導並與霈青、十里及其他市民搭檔搞笑﹐造成「蝗上」的
熱烈風潮﹐至今令人懷念不已。可惜﹐美好時光難以重現﹐泡桐已經淡出部落格的
世界﹐霈青這位幽默風趣﹐大家的開心果﹐如今也再見不到蹤影了。只是想讓他們
知道﹐大家都想念他(她)們。

愛云這位文筆好﹐努力音樂創作﹐篤信佛又積極獻身公益事務﹐是我一直很敬佩的
善良女士。她跟我在網上相遇的緣份﹐是因為我的一首短詩而起。由於她的影音製
作﹐原本僅僅是文字﹐經由她轉化成有風景﹐有語音﹐有音樂的另一種風貌。我們
合作了幾次﹐一直維持很溫馨的情誼。由於她專注於音樂創作﹐也很少出現在城市
了﹐怎能不令人懷念?

喜歡騎腳踏車趴趴走的傑玉﹐除了攝影美妙和文字動人之外﹐還有其他令人讚賞的
才藝﹐只是她過於謙沖﹐所以知道的人並不多。她熱心誠懇﹐也樂於分享資訊。在
我那段身體不適的日子裡﹐受到她許多關懷﹐至今仍能感受到那份溫馨。

與我在差不多同個年代在中央日報副刊發表作品的謎謎﹐與我在網上的交會﹐就是
因為我的一篇談投稿的心情日記。曾經獲得全國大專書法比賽冠軍﹐而且擁有中文
碩士學位的她﹐新詩、古典詩詞、散文、繪畫、書法皆強﹐為這個城市增色不少。
由於她科班出身的中文程度﹐也成了我的良師益友﹐時常承蒙她指正我的錯別字。

野渡文章的深厚有內容﹐而且他那憂國憂民和仗義執言的胸懷﹐每篇文章都獲得熱
烈的回響和討論﹐可說是城市良知的代表。

在我印象中﹐Apple Blossom 是個頭腦非常好﹐爽朗有正義感﹐而且誠懇友善的女
士。過去她除了常在我的心情日記上寫回應鼓勵之外﹐有一件事情讓我印象非常深
刻﹐過去我不曾對人提起。有一天﹐我看到她的留言﹐她說覺得桂花雨的想法不正
確﹐要我到桂花雨的部落格看看。看到這樣的留言﹐我在滿頭霧水中到了桂花雨的
部落格﹐原來在那篇文章中﹐桂花雨懷疑自己身上有個逐漸增大的凸起是腫瘤﹐但
因為她身旁有親友到醫院做癌症檢驗﹐接受西醫治療﹐結果都迅速失去生命﹐所以
她不想去檢驗﹐只想與它和平相處。在那篇文章裡﹐Apple Blossom 回應說不贊成
那種逃避的心理。我終於了解 Apple Blossom 所謂不同意桂花雨的看法﹐以及要我
去看看的用意﹐因為我不但是她們的市長﹐而且這位非常擅長攝影的桂花雨﹐還是
我的同鄉﹐也是我妹妹小時的好朋友。

於是我留言給這個如同妹妹的桂花雨﹐指出那是否癌症尚不得而知﹐不做檢驗﹐只
期待與疾病和平共處﹐是個鴕鳥埋沙的逃避心理。我說﹐說不定那根本不是癌症﹐
自己卻把它想成癌症﹐這不是自己嚇自己嗎?只有經由檢驗﹐才能確定那是不是癌
症。萬一真是癌症﹐要想跟它和平共處?妳雖很願意﹐但是癌細胞會願意嗎?倘若
知道是癌症﹐若不喜歡西醫治療﹐也可以嘗試中醫啊﹐不過﹐這也是必須要得到檢
驗結果才需做的決定啊!

桂花雨終於接受建議去做檢驗了。檢驗的結果是﹐那並不是癌症。壓在她身上好一
段時日的恐懼和憂慮﹐終於一掃而空。我打趣她說﹐今後不要再自己嚇自己了。

而這樣美好的結果﹐全都是因為 Apple Blossom 的關懷所致。如果她是個自掃門前
雪的人﹐她就不會那麼費事的到我訪客簿來留言了。因為這件事﹐讓我對 Apple
Blossom 一直心存敬意。

tzi 在我設立部落格的早期就有些互動了。虔誠基督徒的她﹐非常的友善﹐常給我
鼓勵﹐為我打氣﹐也會提起她從小在苗栗長大﹐因此學會說客家話的往事。

住在加拿大的 behappy 時常旅遊﹐我喜歡欣賞她的旅遊攝影及介紹。她也是時常不
吝惜給我支持與鼓勵的一位。

水色華姿在我設立部落格一段時日後﹐和我在網上有些互動﹐對她以家族排列﹐生
命的因果﹐以及以靈修為主的部落格﹐有相當深的印象。

egjc888 的創作不算多。有一回我讀到她一篇提到自己動手為小孩製作木椅的文章﹐
觸發我想起了自己也曾為小孩釘製小木椅的往事﹐也因此寫了一篇文章在世界日報
發表。她看到了說﹐她就覺得我會因此寫一篇文章﹐果真所料不差。

笨腳獸是位謙虛的博士教授﹐文筆好而且非常幽默。他初設立部落格時﹐到我這兒
來訪﹐說是網路一姐恰恰把我推薦給他的。我們因此而有了許多互動﹐後來才知道﹐
他和我是同個大學畢業的﹐只是他比我晚了幾屆。他對「年輕的五月」城市的支持﹐
可說不遺餘力。

篤信佛教﹐常去慈濟的活動當志工的奈米﹐雖然在城市裡不是很活躍﹐但是她總是
那麼謙虛溫和的付出﹐令人能充份感受到她的善意。

對台灣近代史有深入研究的泥土﹐雖然出版了歷史書籍和發表研究報告﹐可是在城
市裡總是給予他人的作品以正面的讚賞﹐而且也常寫出自己讀後獨特而細膩的心得
與感觸。

獨自創業的麥芽糖﹐時常分享他的資訊﹐也是城市的支柱。

當記者的楊梅一老仙﹐常以他獨到的新聞眼發掘有趣或是有意義的題材﹐再加上他
隨手攜帶的相機﹐捕捉動人的鏡頭﹐時常會吸引市民們的回應和討論。

黑娃跟楊梅一老仙及桂花雨都是我的同鄉。中學比我低了一、兩屆的黑娃﹐過去在
家鄉不曾碰面﹐幾十年後﹐卻在網上相聚﹐只能說人生真有意思了。


〈5〉我喜歡那些作家?


年輕時﹐我大概還算是文藝青年﹐的確是讀了不少中、外作品。每年諾貝爾文學獎
一發表﹐出版社趕著翻譯得獎者的作品出書﹐我總會買些來看。國內作家的作品也
是讀了不少。不過現在要舉出最喜歡的五位作家﹐實在是不容易﹐因為經過那麼多
年﹐住在異域番邦的我﹐早就跟國內的文藝叢書脫節了。年輕時代所喜歡的作家和
作品﹐如果再捧起來讀﹐是否仍然會喜歡﹐實在是不敢說。在這兒只能說一些青少
年的印象。

記得大學時代﹐余光中的詩和散文﹐我大概都讀了。白玉苦瓜、蓮的聯想等等﹐都
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他有一篇記事散文「地圖」﹐我至今都還記得。他翻譯的「梵
谷傳」讓我讀了非常感動﹐後來還因此曾寫了篇短文﹐發表在中央日報副刊上。所
以余光中可說是當時我很喜歡的作家之一。

糜文開和他的女兒合譯的「泰戈爾詩集」是我大學時代的床頭書﹐所以泰戈爾是我
那個年紀所喜歡的作家。

當時不知為什麼﹐我很喜歡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德籍作家﹐赫塞的作品﹐幾乎所有
他的中譯作品我都買來讀了。依稀記得他有本書叫做「漂泊的靈魂」﹐不知有沒有
記錯?

當時我也很喜歡王靖獻的「葉珊散文集」﹐那個年紀﹐讀著他在美國留學的心境和
異國景致的描述﹐覺得很有味道。那時很喜歡它﹐不知是因為文字優美﹐還是和我
年輕的夢幻有關。

金庸的全套武俠小說我都讀了﹐所以我不能否認自己喜歡那以歷史為經﹐武俠故事
為軸﹐充滿想像力﹐而且文筆相當好的武俠小說。其實我年輕時很喜歡讀武俠小說。
古龍、臥龍生、蕭逸和一些其他成名武俠小說作家的作品﹐我都幾乎讀遍了。

那時我也讀了陳鼓應的莊子和悲劇哲學家尼采﹐張曉風的從地毯的那一端﹐也喜歡
李敖犀利痛快的文字﹐琦君溫婉細緻的描述﹐蕭白對山野自然的記述﹐子敏小太陽
裡對幼年小孩的愛與生活情趣﹐張秀亞的北窗下……許多許多書﹐都帶給我很大的
喜悅與感動。

學生時代也曾喜歡吳宏一的「微波集」﹐和許達然的「含淚的微笑」。不知現在還
有沒有人記得這兩本書?

「微波集」﹐是光啟社出版的書﹐封面設計很典雅﹐而且紙質光滑也比較厚。這本
書多半是吳宏一大學時代﹐發表在中央日報副刊上三、四百字的短文。這樣短的文
章﹐時常會被說是補白之作﹐但那時我喜歡短短三數百個字裡﹐所表達出來的一絲
清純。喜歡它﹐大概和自己清純的年齡有關係吧?

許達然的「含淚的微笑」是一本薄薄的書﹐如果我沒記錯﹐是獲得青年文藝獎的一
本書。他文章裡用了許多不常見的字彙﹐當時讀起來覺得很有味道。

自從來美後﹐所讀的書﹐除了傳記之外﹐多半是消遣性質的偵探小說﹐用來鬆弛工
作後的緊張疲勞。

不久前大家談論的兩本非常轟動的書「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和「巨流河」﹐我都
讀過了(謝謝阿慶的購贈)﹐也都很喜歡。

不過我想在這兒說﹐我一直都非常喜歡 Frank McCourt 的三本回憶錄「Angela's
Ashes」(這本書獲得 Pulitzer 獎)、「'Tis」和「Teacher Man」。我喜歡他那
讓人淚中帶笑﹐笑裡含淚的幽默和動人文字﹐也非常喜歡不管在多麼絕望的境遇裡﹐
都不放棄希望的頑強。

〈6〉要牽誰的手?


許多在這篇文章裡提到的網友﹐據我所知﹐都已經被點過名了﹐例如恰恰、十里、
Apple Blossom、謎謎、奈米、水色華姿等等﹐我就不用在這裡重複點名了。在這兒﹐
就讓我點下面五位朋友的名字吧:

tzi、野渡(yaduo)、傑玉、笨腳獸和楊梅一老仙 。


(2011-07-22)


【後記】

沒想到要寫牽牽手的文章﹐竟讓我洋洋灑灑寫了一個上網回顧的這篇長文。就算是
一篇個人的紀錄吧﹐

我隨想隨寫﹐難免會有疏漏之處。萬一遺漏了那位朋友的記述﹐還請多多包涵我這
個有點年紀的小老頭了。


【又記】

這篇文章很長﹐原本不準備貼到城市來﹐怕佔了太大的篇幅﹐不過﹐謎謎建議﹐拉
拉手的文章應該也貼到城市來。身為市長的我﹐總不能只請其他市民貼文﹐自己卻
躲了起來﹐所以就鼓起勇氣﹐將它貼到城市裡來了。寫了這段「又記」﹐原本就長
的文章就更長啦。哎!



王昭君協奏曲 ~ 片段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4682635
 回應文章
過獎
    回應給: ☆耀星☆(FuChen) 推薦4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楊梅一老仙
泥土‧‧‧郭譽孚
yaduo
tzi

謝謝市長:

竟然稱老丐為支柱, 實在是不敢當. 老丐口無遮攔, 因為批評不慎, 得罪不少網友. 印象中, 記得喜歡市長的文章, 又見開設"音樂的翅膀"的十里來擔任副市長, 就混進來. 又因為獃得愉快, 就捨不得走了.

網路是個虛擬環境, 卻也見真情, 難免有悲歡離合.

這裡的溫馨, 成熟, 是老丐流連忘返的原因.

也希望老丐與所有的網友: 惜福, 惜緣!

老丐筆禿, 才淺, 謝謝大家包容!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4688134
張天逸的書畫及新詩
推薦5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謎謎~木瓜
楊梅一老仙
yaduo
tzi
笨腳獸 (洗腥割面 重出江湖)

 

我在這篇心情日記裡﹐提到我在「雪後多倫多」城市認識的張天逸﹐
說到他好像已經淡出聯合新聞網了。今天很偶然的看到恰恰發表在
「雪後多倫多」的文章﹐感嘆當年在城市裡認識的一些好友﹐多半已
經遠離﹐城市也已沉寂。我在討論區看到一篇張天逸的舊文章﹐於是
不帶任何期望的點選到他的部落格﹐竟意外的發現他最近發表了一些
新作。如果您有興趣看看張天逸的書畫及新詩﹐可以點選下面的連結︰

首頁 http://blog.udn.com/otnorot
文章創作 http://blog.udn.com/otnorot/article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4688041
平實自然最佳
    回應給: ☆耀星☆(FuChen) 推薦6


謎謎~木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楊梅一老仙
tzi
笨腳獸 (洗腥割面 重出江湖)
奈米
☆耀星☆
yaduo

許達然的遠行」沒讀過。

的確,現在年紀大了,我一點也沒耐性看過於雕琢或綺麗滿眼、卻

夢幻空虛得幾乎看不懂的文字。喜歡平實感人的自然筆調。

市長大人的作品親切流暢,總是讓人一口氣就讀完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4687694
許達然的書
    回應給: 謎謎(mmty1223) 推薦6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tzi
笨腳獸 (洗腥割面 重出江湖)
奈米
yaduo
謎謎~木瓜
楊梅一老仙

謝謝謎謎為我美言﹐不然想到自己這樣婆婆媽媽的敘述﹐很怕被指為上了年紀﹐變得嘮嘮叨叨了。

原來您也讀過「微波集」和「含淚的微笑」。記得許達然後來還出版一本「遠行」(書名不知有沒有記錯)﹐那時比較不喜歡這本後來出版的書﹐當時只覺得文字彫琢的痕跡太過明顯了。不過﹐那也只是年輕時的印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4687642
紙不短情更長
    回應給: ☆耀星☆(FuChen) 推薦8


謎謎~木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耀星☆
黑娃
tzi
yaduo
楊梅一老仙
泥土‧‧‧郭譽孚
奈米
笨腳獸 (洗腥割面 重出江湖)

市長「紙不短情更長」。心情日記寫得詳盡情真又欲罷不能的

綿綿長,屬您第一!

「微波集」和「含淚的微笑」都記得。您提的那些書正是我們

那時期普遍讀過的。所以,人說從喜歡什麼歌便可知其年紀。

同樣的,讀過什麽書,大概也略猜得著此人性格及歲數。

這首「王昭君協奏曲」與「梁祝協奏曲」味道類似,悠長優美,

耐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468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