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導演的筆
市長:侯剛本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舞蹈戲劇【導演的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變男變女就"戲"你
 瀏覽494|回應0推薦0

侯剛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極乾坤,男女有別
生旦淨末丑,神仙老虎狗。
「反串」這個字眼對大家來說並不陌生,講開了,就是男扮女裝或女扮男裝的意思。但是,如果你在生活中和朋友「哈拉」時,還能吐出一句諸如「坤生乾(ㄑㄧㄢˊ)旦」這等更高級的戲劇專業術語,嘿嘿!保證朋友會對你刮目相看,視你為「文化人」!
所謂的坤生,即為女扮男裝;倒推回來,乾旦自然就是男扮女裝。想想看,我們的老祖宗還真有學問,居然運用陰陽太極的概念,以「乾坤」稱呼反串演員。這樣典雅的說法,相較於有些民眾用人妖、不男不女、homo(homosexual,早期醫學為同性戀者所下的病理性定義。後經美國精神病學協會正式將其自「精神疾病」中刪除)等極不友善的字眼加諸反串藝人(或具有這種特質的人),聽來更顯尊重!
「臺上三分鐘,臺下十年功」,別看這些反串藝人在臺上光鮮亮麗,他們的藝術成就也是下苦功磨練出來的!甚至反串藝人在養成過程中所經歷的辛苦血淚,還不見得是一般常人的你我,可以經得起的考驗!

◎表演學小字典(box)
「乾坤」本是《易經》中的兩個卦名,後來常被借稱為天地、陰陽、男女、夫婦、日月等相對名詞或概念。其中「乾」指男,「旦」則是戲劇中的女性角色,「乾旦」即指男扮女裝;反之,「坤生」就是女扮男裝。

*反串演員,訓練艱辛
無論是男扮女或女扮男,反串演員的遴(ㄌㄧㄣˊ)選標準裡,先天條件(如個頭、扮相、嗓音、功底等)占了非常大的部分。
例如一個長得白皙(ㄒㄧ)清秀的男生,若擁有甜美嗓音、纖細修長的身材,甚至扮旦角(ㄐㄩㄝˊ)的模樣比女生還漂亮的話,那麼,他很可能就是「祖師爺賞飯吃」的乾旦人選。像民國初年,透過當時報章媒體,歷經全國票選,而紅透半邊天的四大名旦──梅蘭芳、程硯秋、尚小雲、荀慧生,就是最好的例子。
倘若個頭高大魁梧、嗓音低沉具有磁性的女生,老師父們則會在「分科」過程中依照客觀條件,安排她唱小生或老生,甚至是大花臉(傳統戲劇中的淨角,多飾地位較高、舉止莊重的人)!當然,要是這個貌似男孩的女生,擁有得天獨厚的好武功,那她鐵定是個唱武生的料。若你看過兩岸知名的「女鍾馗(ㄎㄨㄟˊ)」裴豔玲教人歎為觀止的現場演出,大概會以為她是個具有特異功能的女超人吧!
不管坤生或乾旦,除了演員天生的外型條件外,訓練身段更是一項浩大工程!「口眼身手步,樣樣見功夫」,這些臺上見真章的功法,若是回推到臺下的魔鬼訓練:走腳步、跑圓場、唱腔、做工(戲劇中的動作、表情,其中最難的是唯妙唯肖的神韻訓練),甚至是日常生活裡「養成內化」的穿著打扮、言行舉止……這些都是反串演員必經的艱辛訓練歷程。
當然,乾旦演員必須面臨的倒嗓(變音)、坤生演員每月的生理期……這些人類正常發育的成長變化,很多時候對反串演員來說,是他們受限的一大主因,也是避也避不了的難關!嚴重的話,這個「小時了了(ㄌㄧㄠˇ)」的天才反串演員,甚至會因為這些生理變化,從此被打入冷宮,向殘酷的舞臺說拜拜……由此可知,反串演員的養成是多麼不易!
不過,向來以「演員劇場」掛帥的中國傳統戲曲,針對反串議題的另一種論點,亦有專家學者提出,並非以性別男女做為解釋演員反串登台的論述。而是以該演員(無論是乾旦或是坤生)改唱另一種,不同於自己原本專攻的角色時,亦能算是一項反串的舞台表演。
無論是用性別男女來「反」,或是用角色跨界來「串」;總而言之,反串表演的舞台造詣,說來說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女角登臺,開創天地
中外皆然,在父權社會體系之下,各家百業向來就是重男輕女的結構,甚至連被古人蔑視為「下九流」、「戲子」的表演藝人,亦處於相同的思考氛圍。
在戲臺上,各式各樣的「江湖十二腳(角)色」裡,不論飾演男角或女角,依據行(ㄏㄤˊ)規,當時絕大多數都由男人演出。至於女性,可能就在「家班式」的家族企業裡,躲在後臺打雜、煮大鍋飯、帶小孩。這樣的文化現象,如今還能在臺灣鄉下的野臺戲家班中看到。
後來,東、西方社會對於兩性平等的議題漸漸開放後,才慢慢打破以往男人在戲臺上男女老少通包的行規,觀眾也較有機會看到女角登臺表演。她們扮演起女性角色除了自然散發嫵(ㄨˇ)媚風情,更能挑動觀眾心弦外,有些條件不錯的女演員,反串起英俊瀟灑、風度翩翩的小生時,更受到廣大女性觀眾的喜愛!
當然,有人喜歡看「查某」(閩南語,指女子)演,也會有人愛看「查甫」(閩南語,指男子)搬(即搬演、扮演之意),特別是在人類生性喜歡蒐奇嘗鮮的好奇心驅使下,這樣具有觀眾需求的文化,自然就繼續存在與流傳下來。只是因著國度、區域的文化風俗不同,呈現出來的方式自然有所差異。

◎江湖十二腳色(box)
清朝李斗的《揚州畫舫錄》中曾記載:「梨園以副末開場,為領班。副末以下,老生、正生、老外、大面、二面、三面七人,謂之男腳色;老旦、正旦、小旦、貼旦四人,謂之女腳色;打諢(ㄏㄨㄣˊ。意為戲劇表演中以笑話、諧語相戲謔,使劇情生動逗趣)一人,謂之雜。此江湖十二腳色,元院本舊制也。」

*反串藝術,風靡全球
放眼包羅萬象的中華文化,像京劇、歌仔戲及其他地方戲曲中,均能看到藝人反串的影子。像梅蘭芳、程硯秋、尚小雲、荀慧生等四大名旦,你可別被他們女性化的名字給騙囉!他們四人可是正港的堂堂男子漢呢!例如愛國藝人梅蘭芳在中國對日的八年抗戰裡,為了不幫日本人唱戲娛樂軍民,刻意蓄鬍表達對日本政府無言的抗議!這段故事,已成為中國戲劇史代代相傳的美善佳話。
回到臺灣,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常看到的歌仔戲裡,反串角色的出現更是家常便飯!舉凡楊麗花、葉青、黃香蓮、李如麟、孫翠鳳、陳亞蘭、小明明(偶像小生施易男的媽媽)……這些家中長輩們都叫得出名號的「英俊小生」們,就在女扮男裝興盛的歌仔戲生態裡,擁有非常突出的舞臺表現!
她們優異的演出,甚至讓金鐘獎主辦單位要頒獎項給楊麗花時,不知道應該將她歸入最佳男主角還是最佳女主角哩!
此外,如果稍有一點年紀的人,可能還看過五○年代的黃梅調電影。當時也有個非常優秀的反串藝人,就是飾演梁山伯的超級女星──凌波!當時大家對黃梅調的瘋狂熱愛可說是萬人空巷,甚至還有崇拜凌波的女性粉絲,一度性別錯亂的想要嫁給這位扮相俊俏的「梁兄哥」呢!
順帶一提,生旦淨末丑,不是只有小生或小旦可以反串;只要有天分、興趣及觀眾緣的任何一個演員,都能在任何一個角色行當(ㄏㄤˊ ˙ㄉㄤ,傳統戲曲演員專業分工的類別)裡,反串變裝、粉墨登場!例如京劇裡飾演「丑婆子」的媽媽桑,或歌仔戲裡的翠娥、小鳳仙、小咪,甚至是紹興戲裡有個已逝的老藝人「喇叭花」……她們可都是近代戲曲史上,個個叫得出名字的好角兒!
除了中國傳統(地方)戲曲外,像日本能劇、南亞傳統舞蹈卡塔卡里、歐美的歌劇,甚至是地球村裡,各種數算不盡的地方民間劇種表演,演員反串的案例,恐怕說上一千零一夜也說不完呢!

*戲裡戲外,性別尊重
今天,只要我們打開電視、走進戲院,或步入街頭巷尾,甚至是近在眼前的周遭親友中,說不定就有人在從事「紅頂藝人」、變裝秀,或迷戀同人誌(指未經商業出版或以私人名義發行的個人創作物,題材不限,多指漫畫、遊戲、音樂、模型等作品)及cosplay(即角色扮演)等活動。電視新聞中,不時也能看見跨國企業總裁在公司尾牙或政治人物於選舉造勢場合,為了凝聚人氣,不惜下海變裝,自娛娛人。
網路上,更不乏傳來傳去「這個男的比女生漂亮」、「比男生還帥的女性」這般賞心悅目的圖片及影片。加上社會風氣開放,有時走在街上,某個和你擦身而過的陌生人,他/她那雌雄難辨的裝扮,還真教人搞不清楚究竟是男是女!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說來說去,反串文化好像已隨著性別意識越來越開放的這些年,從舞臺上的小板塊,轉移到生活中隨處可見的角落。
無論是電影《霸王別姬》裡,張國榮飾演的京劇旦角表演藝術家程蝶衣的翩翩身影;或是《豔光四射歌舞團》中,那群男扮女裝的姊妹淘們,嘻笑怒罵的打鬧在一起……總而言之,回到生活人際關係與互相尊重中,我們都不應該因為性別歧視,諷損嘲罵「娘」、「人妖」、「變態」、「homo」、「陰陽人」等難聽話語。特別是當這些人若靠相關工作維生,我們應對這樣的表演藝術家,心生更多敬重與感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424&aid=3337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