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導演的筆
市長:侯剛本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舞蹈戲劇【導演的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發現福爾摩莎的西乃山:苗栗禱告山的印象之旅
 瀏覽515|回應0推薦0

侯剛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行前出發 

    禱告山,一個全球華人基督徒人人皆知的福音聖地;然而,這座寶山聖地仔細細究後發現,居然很多住在苗栗(甚至當地談文村)的居民,可能都還不見得知道,這座如此低調卻又聞名於世的「福爾摩莎西乃山」。 

    久聞聖地聖名,也一直很想找個機會,來到聖山一探究竟的我。總算在夢花文學獎的驅使之下,讓我有個以報導文學「師出有名」的合理理由,請求禱告山授權讓我藉此機會引領讀者們,深入聖地一窺聖山的神聖榮光…… 

華人教會聖地,低調座落談文村 

    一路從台北出發,由中山高頭份交流道下來後,便隨著台一線「造橋鄉」方向的指標前進。沿途風光明媚,映入眼底的村莊景緻,好似叫人宛如深陷在宮崎 駿動畫世界裡,似夢似真的醉心迷惘。 

    談文車站,一個好似《龍貓》卡通裡的一座村莊小車站。就這樣,與世無爭地在田野間,守護著一班班台鐵南來北往的過往列車。豈知,這個靜無人煙的車站不遠處,顯少人知,只要再沿著山路駛過育達商業技術學院的阿八窩,不需五分鐘的車程,竟是全球基督教華人敬拜讚美,領受聖靈恩膏與奇妙醫治的神聖寶山。 

    苗栗禱告山,全名為中華祈禱院。為何別名又稱禱告山?係源於韓國汝乙島趙庸基牧師的教會聯想延伸而來。豈知近二十七年如此安靜低調的座落在談文村的群山翠嶺間,苗栗禱告山的別號聖名,如今不知早已遠遠超越了,原為中華祈禱院本名的門號數倍之遙。 

    叫它苗栗禱告山也好,或叫中華祈禱院也罷。總之,即或二十多年來,一次又一次盛大轟動地舉辦過,將近八百場超級大型的福音特會;然而,這畝與世隔絕的談文小村一隅;竟自宛如好似《哈利波特》「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秘境桃源,緊緊地牽繫著所有身心靈待得救贖與盼望的善男信女。 

話說苗栗縣禱告山與台灣眾教會的共生關係 

    當台灣所有的各項資源,多半集中在台北都會區,甚或幾個諸如新竹、台中、高雄……等大城市時,很多時候,一些大型的宗教特會甚至福音藝術演出活動,往往承辦單位多半基於參與人數多寡,以及成本回收效應……等實際面向考量下,跳過山城苗栗亦是常有之事。然而,「感謝上帝讓台灣的禱告山位在苗栗,這對苗栗牧會的我而言,有很多大型優質的宗教特會活動,即使會友們想參加,大家也不用再千里迢迢地往新竹台中跑,甚至遠赴北上台北。這對當地基督徒的靈命造就與信仰提昇,是件很棒的事。」銅鑼長老教會蔡士逸牧師,心懷感激地說道。 

    事實上,禱告山成立的本意,其實是一個跨宗派(長老會、浸信會、神召會、信義會、貴格會、靈糧堂、聚會所……等教派)的教會機構。「很少人知道,一個牧者傳道在牧養教會與會友的過程中,有著太多的辛苦與不為人知的心理壓力,並非一般會友甚至非基督徒所能想像。然而,原本禱告山成立的目的,是要以關懷教會、建造牧者、藉著禱告成為台灣各地教會的幫助與後盾……」中華祈禱院總幹事吳翠華牧師說:「可是,慢慢地當上帝將福音傳入華人的地土,特別是以自由富裕且宗教開放自由的台灣,做為整個華人福音的火車頭時,邀請全球海內外教會界的一流講員,舉辦一場又一場造就人心的特會活動,似乎也讓禱告山成為一個極美的福音出口。」 

    佔地約七甲的中華祈禱院,原本是一片荒蕪的山林地。然而,約莫近二十七年前,一位經商失敗負債二千多萬的葉姓商人,因著受到信仰的感召之下,憑著信心慷慨地為教會奉獻地土時;奇妙的是,沒有多久不但宛如天價般的債務,得以輕省地償還之外,上帝還為這位為禱告山奉獻地土的商人,再多賺回了三十萬。以致這位蒙恩的商人,不但再次將這三十萬,毫無保留地為主奉獻外,甚至後來更是放下一切全職委身,如今已然也是一位,為主忠心事奉的虔誠牧師。 

    「禱告山,像是一座用禱告為眾教會祝禱的發電廠。很多時候禱告的力量,並非肉眼所能看見。然而,透過禱告的力量,往往你會感受的到,上帝就在這其間,行出許多讓人驚訝稱奇的諸般美事。」中華祈禱院戴義勳院長說。 

    去過禱告山的人,都知道那裡有處二十四時的萬國禱告殿。進那殿裡,除了有從不間斷地聖樂播放之外,更有不少傳道牧者們,輪番接力地跪在台灣地圖與世界地圖下,奉主的名為著台灣與世界各地,許多貧窮戰亂紛爭不斷、人心疏離的地土角落,付上無條件的流淚禱告與敬虔守望。 

    就像大型紀錄片《十字架:耶穌在中國》裡,許多社會學家們所說:「很多時候,當基督教無關是不是一個外來宗教的問題時。基本上,這個教義的背後核心,它所正視關懷的,單單只是『人』的問題。無關種族,無關國籍;不分男女,不分貧賤…… 

    當禱告山的存在價值,已不再只是一座肉眼所看的見,座落於山城小鎮裡的秘境聖地。它的存在,更是扮演著時時刻刻為著台灣眾教會、為著華人、為著地球上,每個需要被祝福被禱告的地方,獻上默默祝禱的活水源頭。 

走出教會象牙塔,從事社區工作迎向人群 

據統計,苗栗境內目前約有八十二間教會。然而,即或在這畝佔地約莫1820平方公里,人口近56萬的扇型山城裡;縱然看似八十多間為數不少且大小宗派的會堂林立其間,然而,在全山城總人口不到1%的基督徒中,特別是當基督教信仰精神欲意深耕根植客庄時;首先面對的難關便是傳統客家人克勤克儉、質樸保守、慎終追遠、祭祖思親的族群思想,加上普遍大眾對於基督教乃是一種外來的信仰,導致福音社區化的工作,這麼多年來為要在客家村落,實際達到徹底的落實與推廣,箇中並非易事。 

    「以我們教會為例,為著推動福音工作,教會便在牧會的這些年間,嘗試了很多種根植社區的作法。最後,我們在教會裡成立了一間幼稚園,提供社區居民在幼兒托育,以及學齡前的兒童教育與照護中,另一個可以列為考慮的選項。」三義長老教會主任牧師邱志仁說,「當然,透過教會藉由幼兒教育在這幾年,根植社區的努力之下,雖然慢慢地贏得社區居民的肯定與支持,甚至藉著這樣的社區服務,也慢慢贏得大家對教會的信任與好感。然而,福音工作如何與客家傳統文化與民間習俗,在不相牴觸並且能夠更多地正向互動地接軌與結合,以致幫助客庄鄉親明白,其實基督教的信仰,不但沒有違背祖先們所流傳下來的美善特質。反倒是聖經在這個部份的信仰教導中,更有諸處相輔相成不相違背的呼應。我想,這應該是未來身在當地牧會的我們,必須繼續積極努力的地方。」邱牧師有感而發地表示。 

    畢竟,放眼全台灣,僅僅不過不到5%的基督教人口裡;很多時候,基督教對一個東方國家而言,的確許多人也當它是種「舶來品」的外來信仰。只是,若是打破所謂「東方VS西方」、「本地VS外來」的思維框架,回到一個人性關懷的角度來看。事實上,每個身處在貧窮、困苦、病痛、難處的世人們,恐怕沒有人會不喜歡、甚至不想要被祝福、被關懷、被照顧,與被呵護。 

    「在我的觀念裡,我認為教會就好像是一種落實在社區生活中,專門提供愛與關懷的Seven-Eleven,」苗栗縣議員高榮盛說,「如果一個教會的力量不夠大,為什麼不聯合附近的幾個教會,一起發展幾項關懷社區回饋鄉民的工作。像是相約幾個會友,穿著教會所發的制服去做社區環保工作,甚至到醫院關懷病人與家屬…;你看生活中,有這麼多需要被關懷的人與事,等著基督徒捲起袖子去做時。如果幾個想做事的弱小教會,能夠將所有人力、物力與財力各項資源團結起來,推動各項社區服務工作與文化活動,這對於關懷社區回饋鄉里,將有具體的果效,甚至贏得鄉民們對教會的信任,進而鄉親們才有可能願意放下心防,嘗試接觸福音與信仰。畢竟,要是一個人沒有得到過教會的幫助,卻三番兩次地被路邊發福音單張的人傳教,那種感覺的確是讓人很不舒服。這也就為什麼,本來大家就已經對基督教視其為「外來信仰」,產生先入為主的防備恐懼與排斥。假如基督教真如聖經上所說,是一個造就人的宗教,且教會的存在與會友們彼此相愛的互動關懷,亦是人們身心靈上,生活中最實質的幫助時。傳遞福音的確是要用在對整個社區與居民生活上,給予最實質的助益方為上策。這也就是為什麼聖經上說,要用諸般的智慧,並且要學習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的方式,將福音傳至地極的最好例證。」高榮盛議員中肯的建議道。 

    以禱告山為例,教會傳道人們與當地造橋鄉公所,長年來對於社區服務與關懷的事物上,皆有諸多有口皆碑的建樹貢獻。禱告山除了認養道路清潔與社區環境保護工作之外;中華祈禱院更是不定期地捐獻金錢,透過鄉公所社會課的轉介,幫助在地有需要的弱勢居民。正如造橋鄉鄉長張雙旺對於禱告山,給予極高規格地肯定讚揚說道:「禱告山是我們造橋鄉最好的鄰居。」 

    顯然,根植在當地的地方教會,本來也就應當是社區最實質的社會資源之一。然而,當教會如何發揮「愛心便利店」的功能,進而以社會服務工作落實照顧當地居民,實質助人行為傳遞信仰本是一種令人「心服口服」的最佳證明。 

信徒千里迢迢走訪聖山,各為尋求一線生機 

    那天,因著上禱告山做採訪,以致有幸接受禱告山的隔宿招待中認識靖捷:這位來自新竹靈糧堂黃贊彥牧師的公子。 

靖捷再過幾天將下部隊當兵,趁著入伍的最後倒數計時,父母建議他入伍前,何不上一趟禱告山,透過安靜尋求與讀經默想中,思索未來的道路。 

不只是靖捷,很多基督徒在面臨各自生命中,許許多多無法解決的問題時,也都曾上禱告山尋求前面的道路。高榮盛議員更是曾經選在跨年狂歡的時節,單獨上禱告山安靜尋求,未來新的一年應該如何扮演,上帝所量給他為民喉舌的角色位份。這些虔誠的基督徒們,不辭路途遙遠,帶著宛如朝聖的心情走上禱告山;且在上山後,或透過閱讀聖經,或藉著靈修默想,或彼此生命建造分享,沉墊心情重整思緒,始至下山後方能重新得力,再次勇敢面對現實生活重新開始。 

不只是尋求未來的道路,有人上山是為領受豐富內容的心靈饗宴,有人則透過聖靈恩膏病得醫治,甚至有人更因邪靈附身,藉著牧者傳道協助驅魔趕鬼……;就像台北的秀梅所說,原本不信耶穌的他,因著曾被鬼附導致飽受身心痛苦煎熬。經由家中篤信耶穌的姐姐介紹,抱著姑且一試走上禱告山。那天上山,就在葉牧師的驅魔趕鬼中,不但使他身心重獲自由,甚至原本困擾他多年的脊椎嚴重側彎,以及長短腳...等問題;讓原本無神論的秀梅,所有身心靈上的種種病症,皆在那次上山的奇妙過程中,完全得到醫治。從此全家人皆在秀梅那次親身經歷神的見證下,一個個同歸主名。 

有人說禱告山像學校;有人覺得禱告山是醫院;有人認為禱告山是一家專門供應,各式各樣生命資源的百貨公司;甚至更有人以「信心加油站」、「喜樂發電廠」……等各種貼切比喻,描述著他們腦海裡各自解讀的心靈圖像中,那座座落在太平洋福爾摩莎島上,充滿聖潔光輝的苗栗禱告山。 

再探透過禱告所帶來的超自然力量 

    禱告真的有用嗎? 

    禱告山所發生的種種神蹟奇事,難道也算是一種「基督教版」的怪力亂神嗎? 

    「事實上,人類本來就有自癒的力量」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系錢玉芬教授說:「這是透過心理學與精神醫學種種臨床研究,眾所皆知的事實。」雖然,禱告的力量是無法以科學的方式來檢驗測量。然而,就台北市立萬芳醫院精神科治療師施以諾老師表示:「在精神團體動力學中有一種療效因子therapeutic factors叫「宣洩」(catharsis),指當一個人能夠講出某些壓抑在心裡的話時,便可能達到某些精神方面的療效,因為禱告絕對可以發揮這種療效因子。但所能產生的效益絕對不僅止於此。」錢玉芬教授亦補充提到,「禱告,可以是一種自我內心的告白,也可以是一種對造物主的對話。透過禱告裡的情緒表達,可以幫助一個人的原本可能混亂的心情,藉此得到疏解。」錢教授表示,「當然,禱告的方式,可能有命題式的禱告(有目的與需求的禱告)、對話式的禱告(禱告者與尋求對象的心靈互動),甚至宣告式的禱告(帶著信心宣告心裡所想的事)。」 

    顯然,透過具象化的語言,將抽象的心理狀態藉由禱告,確是能夠幫助祈禱者與代禱者,在邊表述邊整理思緒的過程中,或直接或間接地達到情緒醫治的療效。「畢竟,信仰的力量確實可以給人有未來的盼望,以及前途方向的指引,即便這些都不見得是可以透過科學上量化的……」施以諾老師說。 

    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回想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可能或在原生家庭、或在學習歷程,甚或當兵、出社會工作,甚至結婚生子另組新家庭…;總之,每個人生階段,或多或少難免留下心理上的創傷。只是創傷所殘留在心底的輕重多寡,亦決定著一個人是否需要接受心理輔導、精神治療、藥物治療,甚至住院隔離療養。「其實,」錢玉芬教授認為,「人的創傷最後所帶來的結果,往往會讓自己失去生活能力與自主能力。要是一個人能夠適度地讓自己的情緒,在不損人,不傷己,不壓抑的前提下,透過當下喜怒哀樂的表達釋放,就能避免積壓更多不必要的心理創傷。」由此可見,當心理覺得受傷不舒服時,禱告亦是其中一種尋求心靈創傷自癒修復的方式。且在健康管理上,禱告對健康是絕對有好處的。就像施以諾老師也覺得,「醫學上發現,當一個人壓力大時,會導致免疫力下降。如果運用禱告能夠使壓力得到疏解,便能維持甚至增強免疫力。這也就是為什麼,禱告能夠發揮許多令醫學界無法解釋的奇蹟,特別是一些患重病的基督徒,因著禱告,都讓自己的病程有相當喜出望外的轉變……」施以諾老師表示。 

    以錢玉芬教授綜合歸納多年來,許多心理醫治書籍的理論,解釋何謂「醫治」的定義所得到的結果是:「事實上,『心理醫治』具有可以整合將潛意識思緒成為意識想法、發現功能不良的性格與信念、駁退功能不良的性格與信念、自我功能的提升、了解統合自我並願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以及積極改變自己……等六大正向意義。」錢老師提到,「不過,一個人若是受過有系統的相關知識訓練,是可以達到自助的效果。當然,要是一般人沒有受過知識系統的開發,但內心卻對心靈層面產生渴慕時;這時候,基督徒所謂的「聖靈」(一種存在於人類意識裡的神性),便會在「凡祈求的必得著,尋找的必尋見,叩門的必為你開門」的前提下,啟動這套自我內在醫治的神奇功能。然而,那些上禱告山曾被接受內在醫治經歷的個案,若就心理學角度的科學觀點來看,這樣的醫治過程,就醫治的定義檢視,仍然只是停留在『整合潛意識成為意識』的初步階段,幫助當事人心裡那些原本隱而未現,甚至若隱若現不夠具體化的心思意念,透過有意識化後的具體化,促使當事人能在有清楚意識的情況下感受的到,如何控制這些難以捉摸的心懷意念。」不過,錢老師強調:「這些被醫治的個案,其實在下山後所要面臨的,是後續必須自己學習經歷與克服後續五項,讓人真正可以得到完全被醫治的生命歷程。如此一來,才能夠在「日子到了」與「時候滿足」的條件之下,達到聖經上所說的「攻克己身」與「叫身服我」的境界……」。 

    透過禱告所發生種種難以解釋的超自然力量,究竟基督教所信的上帝是否真是傳說中的真神?到底宗教信仰是人們茶餘飯後的精神消遣,還是一種生活當中人人不可或缺的精神必需品? 甚至當一個人面對海海人生裡,種種難以算計測度的旦夕禍福中,如何透過信仰與藉著禱告,讓自己化險為夷轉悲為喜,並將自己的相對優勢拉到最大,且不必要的折損點減到最低……;箇中難以解釋的奧秘,也只能夠敬待讀者看倌們,擇時上山遠離塵囂親身體驗了…… 

採寫後記 

    很難想像,太平洋的花綵列島上,竟然有座東方的西乃聖山,座落在福爾摩莎的苗栗山城裡......

    很難想像,山城裡那群本可追逐名利,享受優渥生活的社會菁英,竟願為著信仰為著耶穌,選擇救贖靈魂克儉度日,生活辛苦卻覺甘之如飴…… 

    很難想像,多少失喪靈魂帶著無數生命重擔流淚上山豈知個個下山後,竟能宛若重生般地歡喜歸家……

    很難想像,當你與我一起透過悅讀,所共同走過這趟談文小鎮的深度印象之旅後;是否有朝一日你也願意整飭行囊,一入寶山親身體驗邂逅一場,單單就只為你量身訂作,此行鐵定永生難忘的聖山經歷…… 

※特別感謝 

戴義勳(中華祈禱院院長) 

吳翠華(中華祈禱院總幹事) 

蔡士逸(苗栗縣銅鑼鄉長老教會牧師) 

邱志仁(苗栗縣三義鄉長老教會牧師) 

張雙旺(苗栗縣造橋鄉鄉長) 

高榮盛(苗栗縣議員) 

黃靖捷(新竹靈糧堂會友) 

邊秀梅(台北靈糧堂會友) 

錢玉芬(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系專任助理教授) 

施以諾(輔仁大學職能治療學系專任講師、台北市立萬芳醫院 

精神科治療師) 

以及全體苗栗禱告山傳道同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424&aid=3335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