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科學狂人
市長:大恐融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高中職【科學狂人】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成果發表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成發]990222~0228成發心得
 瀏覽681|回應0推薦1

ytf818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毛坤

[990222~0228]成發心得

[四人小組]葉庭光

成發札記

2010年2月25日星期二

中一中高瞻 葉庭光

元旦的煙火爆破了2009的最後一個夜晚,布幕被歡騰聲震碎,新的一年在五彩繽紛的星光下誕生。對一個普通的高二學生來說,學測來了;但對一個在高瞻計畫之下成長的學生而言,成發近了。

去年年底開始,成發的念頭逐漸在部份同學的心裡發芽生根,但那時候的我們有心無力,好比孔夫子推行仁德之治一般,每一次我們要有所作為時,不是遇到阻礙,就是受挫而毫無結果,同學們的不配合與不參與更是讓我們寸步難行,加上專題、段考以及競賽的壓力,我曾一度不想理會任何跟成發扯上關係的事物。期末考之前的這段時間,可以說是渾渾噩噩吧!我們毫無進展、毫無成就,在厭煩與疲憊中拉著步伐追趕著表訂的計畫,追趕著一張不會移動的紙張,一張曾經紀錄著「理想」的「夢想」。

然而,築夢踏實的追隨者基於其所背負的責任,在學長們正汗灑戰場的時候,重拾了破碎的信心。寒假的多次會議、同學們巧思的匯集、彼此之間嘴砲式的激盪,這些種種讓我們不再渾沌,不只生出了成發的架構,也生出了我們對成發的熱情,從組織的分配、影片的劇本、主題的構思,我們一一擊破,走到現在。

從我能成熟地獨立思考以來,我一直認上天會在各種適當的時機給予處於窘境的人們不同的提示,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而這次也不例外。「你沒辦法讓一個生命單獨存在,就像你沒辦法把一陣微風從風裡面分離出來。」這是我在寒假閱讀Mitch Albom所寫的〈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看到的一句話,我認為這句嘉言不但能夠激勵成發的士氣,更是我在這個階段最佳的心情與工作寫照。由於我們生活在一個群體裡面,不論天崩地裂、海枯石爛,我們都無法否認曾經締結下的緣分,既然這種關係恆久遠,我們何不把它完美地永流傳呢?只要我們多為這個團體多付出一點C少一點點自己的個性與利益,我們就能讓這個群體發光發熱,而我們自己不只與大家共享榮譽,更是在我們高中生涯裡留下永遠無法抹滅的回憶。

222,成發加油!

[四人小組]謝楷立

徐媽說這是心情週記那就當是心情週記罷

沒有華麗的文字,寫心,有點雜有點亂

當自己沒有朝著自己的目標走時我真的不懂了,當自己明明很清楚但卻沒有實行時,開始有點討厭自己。

高二上是迷茫的,拿著一個專題的名義飄來飄去,上課以手機掩蓋,我開始有點懷疑自己。當事情堆上來時就開始煩,感覺越活越不像自己,首次知道壓力實質化的感覺,課業、專題、社團、成發 …… 每想到一件事情便好像有一道圓環緊箍住自己的頭,那痛不錐心,而是海濤撞擊著腦袋,不斷。躺在床上蜷曲著身體,緊蹙眉頭,我還能做什麼?就這樣自從我懂事以來的第一次失眠。

那時適逢專題進行至降解階段,於是每天中興,課本塞在抽屜已經不是想不想面對的問題,於是段考前便更晚睡了,一封在段考凌晨寄出的簡訊:

「只要有枕和清風便能入夢,但終日神遊課外,反覆思量無所用心。太多太多的雜亂無章,以致考前雖有枕亦不能解燈入眠,遂以書卷埋鍾而戰,一夜無眠」

於是成績便不是不前了 … , 一直認為自己是壓力為無物,但是實質化以如此,現在我只希望在他具現化時還能保有一絲清明提醒自己保持微笑。

國際科展後我只能和 ian 說聲抱歉,時間交錯著時間過,成發成發成發成發,四個人起立時我望向窗外的天空問自己,然後低頭傾聽身上淡藍色制服在呢喃 ... ,告誡自己不要想總召結果卻被召集說服了,可笑? ( 同學對不起我仍心繫成績 ) 。

不知道從哪聽見的歌詞「 .. 去了就該傻傻向前衝 .... 」,日子一天一天過,寒假跑了所有大大小小地上或是線上的會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麻,沒有多想就這樣去了 ( 克魯曼的熱血是好物 ) 。

幾天前和 ian 到中興跑實驗, 9 個小時蹲不出半個成功的結果,那時天空已經暗下一段時間了,實驗室博班學長跑來聊天,他說高中青春就該約女中的出去趴趴走,整天打魔獸是台大認真也是台大,高中就該好好把握。我聽的斷斷續續,沒有和學長講太多,嘴上咬著學長說是安慰我們寂寞心靈的牛舌餅,我仍想著那套制服以及上頭的班號。

成發後的世界老實說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同學!大家便一起走吧,一起去看看那世界長什麼樣子,走過後才符合末未的精神,「走過後就是大家的!」

預祝 成發全國第一

楷立

[美宣組]徐右竹

成發週記2/28(日)

既然這是心情週記,那我就不諱言的說說到目前為止的feel

 我最近曾和一些朋友提過,自己開始有些壓力,抑不住,似已到了嘴角。面對學長學測的結束,面對沒有指考當退路的大學關卡,剩下三百多天的苦澀日子,我痛苦得很矛盾。那個關卡後面的天空,是不是真的一片蔚藍,還是我又像國中時一樣被老師騙了,被自己困惑了。為此我曾埋怨好多好多,低著頭,就被鞭笞著要昂首闊步,不露出微笑,就說你不客氣,到底誰有權管誰,誰在乎誰,都分不清了。走到這裡,不再魯莽脫隊,不用被人押著歸隊,但我更確認一件事。
 微笑著接下場佈組組長,一點都不矛盾,如果我的人生,規規矩矩的苦讀書,賺大錢,養家活口以終老,我就只會繃緊、收縮、最後失去自我。也許我學業精進、少年老成,早早地濟身鴻儒之列,不負眾望的考到社會的理想,這常被視為成功,但又極可能帶來一種損失--失落了不少青春體驗。因此我更確認一件事。
 余秋雨說:什麼季節觀什麼景,什麼時令賞什麼花,這才能使人生變的完整和自然。
 一條能相輔相成、兩全其美的路,存在。
 好多人搖搖擺擺走進這個世界,挺拔的活著。我寧可舞著,不帶一點叛逆,管他誰是誰的棋子,只要此時此刻還活著,還能思考,就能選擇自己的人生風景。

徐媽

------------------------------------------------------------------------------

麻煩尚未交出心得的同學儘速繳交!!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684&aid=3888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