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FUN-Learning2.0
市長:angelefly天使鷹-親愛的孩子  副市長: 麥咖啡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FUN-Learning2.0】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新鮮]物分享特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四、梅蘭芳與情人孟小冬
 瀏覽545|回應0推薦1

angelefly天使鷹-親愛的孩子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太陽戲迷

(轉載故事)梅蘭芳與情人孟小冬

    梅蘭芳分別與兩位妻子和睦相處,一切看來都還美滿,可就在1926年,也就是梅、福結婚5年後,又一個女人介入了梅蘭芳的感情生活,這就是社會議論頗多的“梅孟之戀”,女主角是唱老生的孟小冬。

    孟小冬名若蘭,字令輝,藝名小冬。她祖籍山東濟南,1908年12月9日出生在上海一個京劇世家。祖父孟七,是與譚鑫培同時代的著名文武老生兼武凈演員,為了生計,率家從北方遷到上海。他的5個兒子都子承父業,進入京劇行。孟小冬的父親叫孟鴻群,因排行老五,人稱孟五爺,工文武老生及武凈,孟小冬是他的長女。

    孟小冬生長在這樣一個京劇世家,自小耳濡目染,對演戲十分愛好,同時又表現出戲曲天分。孟鴻群認準女兒是可造之材,打小就讓她勤學苦練,並且拜師學藝。孟小冬因聰慧好學,進步很快,1914年,才只有6歲的孟小冬,便開始搭班去無錫演出了。8 歲那年,她又正式拜舅父(一說姑父)仇月祥學習孫(菊仙)派老生,12歲時在無錫新世界正式登臺,14歲時在上海乾坤大劇場演出,因扮相俊美,嗓音洪亮,引人注目。這期間,她不但應工老生,連武生也唱。1924年,孟小冬輾轉北上,先至天津,後到北京。

    1925年6月5日夜,孟小冬在北京前門外大柵欄三慶園首演,劇目為全本《探母回令》,演出獲得巨大成功。這一年的8月,北京第一舞臺有一場盛大的義務戲,大軸是梅蘭芳、楊小樓的《霸王別姬》,倒二是余叔岩、尚小雲的《打漁殺家》,倒三就是孟小冬和裘桂仙的《上天臺》,連馬連良、荀慧生等名角的戲都排在前面,可見這場演出對孟小冬來說意義何等重大。從此,她在京城聲名鵲起,以後的營業戲賣座幾乎與梅蘭芳、楊小樓、余叔岩相持平。

    正值妙齡的孟小冬生一雙大眼,鼻子直挺,嘴唇飽滿,從五官到臉頰的線條,于女子的圓潤中,又隱現男子的直硬。眉目之間常常帶了一絲憂鬱,閒坐時,滿是處子的嫻靜;回過神來,則又透露出一股迫人的英氣。她的扮相俊逸儒雅,姿態柔美又不失陽剛;她的嗓音高亢、蒼勁、醇厚,全無女人的棉軟與柔弱,聽來別有韻味。天津《天風報》主筆沙遊天非常欣賞孟小冬,在文章中稱之為“冬皇”,這一稱號隨即便被公眾接受,“冬皇”美譽一時四傳。

    梅孟之戀若在常人,其實就是一件很尋常的事,只不過他二人皆是京城名角,連起居衣著芝麻大的事情都為眾人所關注,戀情自然更是街談巷議的好話題,報刊當然無例外地特別起勁,兩人戀情發展的每一步,都是引人入勝的好新聞。

    關于這場戀愛是如何發生的,有的說是梅蘭芳身邊的朋友為了某種目的撮合的;有的說是梅太太王明華因身患沉疴,而預先安排。比如署名“傲翁”的作者曾在天津《北洋畫報》上寫的一篇文字中就說:梅娶孟這件事,“最奇的是這場親事的媒人,不是別人,偏偏是梅郎的夫人梅大奶奶。據本埠大陸報轉載七國通訊社消息說道:梅大奶奶現在因為自己肺病甚重,已入第三期,奄奄一息,恐無生存希望,但她素來是不喜歡福芝芳的,所以決然使其夫預約小冬為繼室,一則可以完成梅孟二人的夙願,一則可以阻止福芝芳,使她再無扶正的機會,一舉而得,設計可謂巧極。不必說梅孟兩人是十二分的讚成了,聽說現在小冬已把訂婚的戒指也戴上了。在下雖則未曾看見,也沒得工夫去研究這個消息是否確實,只為聽說小冬已肯決心嫁一個人,與我的希望甚合,所以急忙地先把這個消息轉載出來,證實或更正,日後定有下文,諸君請等著吧!”

    “傲翁”這樣寫文章,寫這樣的文章,實在是很不負責任的,而且在未曾提供確鑿證據的情況下,單憑道聽途說,就把梅蘭芳發妻王明華說成一個死之前還要設計害人的狠毒女人,如此隨意敗壞他人名譽,實在過分。其在文章中,不止一處說“聽說……”,挑明消息來源不實,連題目都寫的是“關于梅孟兩伶婚事之謠言”,似乎並未以假充真,蒙騙讀者,實則玩的是“春秋筆法”,一面說明是謠言,一面卻將謠言傳播出去了,自己卻又不用負責,逃掉了幹係,委實危害不淺——不僅對于梅蘭芳及其家人,對于讀者也會產生誤導。因為他把“梅大奶奶”為梅孟做媒一節,寫得繪聲繪色,不怕人不信。也果然後來就有寫孟小冬的人對此加以引用,更做實了這段傳聞。

    其實不用多猜測,梅孟之戀的發生,雖然當事人特殊情況種種,也總不外乎兩情相悅、兩性相吸而已。對藝術的共同的熱愛與追求,兩人同臺演戲配合默契,臺下互相傾慕對方的才華,經常交流藝術,如此產生感情,是再自然不過的了。

    1926年8 月28日的《北洋畫報》上,“傲翁”又撰文說:“小冬聽從記者意見,決定嫁,新郎不是闊佬,也不是督軍省長之類,而是梅蘭芳。”當天的《北洋畫報》上還刊發了梅、孟各一張照片,照片下的文字分別是“將娶孟小冬之梅蘭芳(戲裝)”、“將嫁梅蘭芳之孟小冬(旗裝)”。這可能是媒體最早一次對梅孟戀情作肯定報道。次年2 月,梅孟雙雙相偕從上海返回北京,梅孟關係似乎得到了證實。總之,梅蘭芳與孟小冬的新屋設于東城內務部街的一條小巷內。

    梅孟之戀雖因他二人在世人眼中特別般配而被稱頌一時,卻終未能長久。之中原由眾說紛紜,最富戲劇性色彩的當屬收錄在《京劇見聞錄》中的一篇文章,據說作者曾與梅蘭芳交誼深厚。他這樣寫道:“當時梅跟孟小冬戀愛上了,許多人都認為非常理想,但梅太太福芝芳不同意,跟梅共事的朋友們亦不同意。後來梅的祖老太太去世,孟小冬要回來戴孝,結果辦不到,小冬覺得非常丟臉,從此不願再見梅。有一天夜裏,正下大雨,梅趕到小冬家,小冬竟不肯開門,梅在雨中站立了一夜,才悵然離去。所以二人斷絕來往,主動在孟。”

    又有人說兩人分手是因為震驚京城的一樁“血案”。

    關于這件事,當時京、津大小報刊紛紛在顯要位置予以報道,天津《大公報》的標題是:“詐財殺人巨案”;北京《晨報》的標題為:“北京空前大綁票案,單槍匹馬欲劫梅蘭芳,馮耿光宅中之大慘劇”,更幾乎用了整幅版面,詳細報道事件經過;《北洋畫報》配以罪犯被梟首的相片……

    這件案件,因為它的轟動效應,給梅蘭芳與孟小冬帶來了很大影響,有人甚至將他二人的日後仳離,也歸結于此,因為福芝芳說了句,“大爺的命要緊”,使梅蘭芳痛下決心離開孟小冬,回到福芝芳身邊去。而孟小冬,在事過6年之後,還在為此遭人詬詈,以至氣得在報上刊登啟事,洗刷自己,警告他人。

    這樁案件的過程雖然有些離奇,可是就案件本身來說並不復雜,警方不僅當場將罪犯擊斃,案件也很快處理完畢。可是,就是這樣一個看似簡單的案件,卻又因了不為人知的緣故,竟變得撲朔迷離。

    這樁“血案”的真兇到底是誰,迄今仍有兩個版本,令人難下結論。

-angelefly天使鷹
最佳副市長就是我 FUN-Learning2.0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993&aid=3201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