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台海問題民間智囊
市長:畢殿龍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台海問題民間智囊】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情參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畢殿龍:中日撕破臉,若不能使之服則必使之弱
 瀏覽345|回應0推薦0

畢殿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畢殿龍:理性抵制日貨,不能使之降服也必使之衰弱
日本政府通過釣魚島的國有化方案後,引起了兩岸四地及全世界各個地方華人的憤怒,中國大陸和台灣更是出台了系列反制措施。特別是北京方面第一時間公佈了釣魚島海域的領海基線,並當即派出6艘海監船,衝破日本的封鎖,到釣魚島海巡宣誓主權。同時,許多城市爆發了遊行抗議。日本購島的始作俑者的兒子石原伸晃更是感嘆:中國是不是瘋了?顯然中國的反應大大出乎日本甚至美國的預料。日本政府已經騎虎難下,逼迫北京方面今後必須長期的、不可逆的、強硬的反制措施。這種博弈的結果,若不能將日本政府制服,也要使之變弱。


中日圍繞整個釣魚島的對抗不但在範圍上會波及整個東海,在時間上也會曠日持久。因為中日雙方(包括台灣),都出台了一系列不可逆的主權宣示和實施措施。同屬東方民族的中日政府,對主權的執著和重視,沒有一場分出勝負的博弈,相信各方都不會後退一步。


北京方面,除了做好了應對各種規模的軍事衝突的準備外,一場曠日持久的對日本產品和服務的自覺抵制,會越來越深入和普及。針對日本產品服務的民間自發的理性行為,作為加入WTO的中國政府,不會提倡,但也會樂觀其成。儘管這種抵制行為可能同時對中國的經濟帶來一定的副作用。但作為各種礦產資源齊備、豐富,市場和經濟總量龐大的中國,在這種持久的經濟戰下,無疑佔有相當的優勢。


對日本產品的抵制,可能會影響到中國部分民眾的生活。也會傷及中國的經濟,但和一場代價昂貴的軍事戰爭相比,這樣的經濟戰就顯得特別的重要和必要。民眾激憤之後,重歸理性和秩序的反制行為,更將溫和和長久。在這場持續不知幾時的經濟戰中,需要注意以下方面:


其一,理性、秩序和漸進。現在已經使用和購買了相應產品的,應該尊重這種存在。不能出現任何打砸等過激的違法行為。誠如有民眾在日本品牌車上貼的廣告紙一樣:本人購車在前,日本犯賤在後,以後抵制日貨。經營日系產品的商家,在中日繼續對抗的情勢下,甚或比使用者更有經營風險的敏感。但民間要給其收縮和結束這種經營的時間和空間。


其二,在抵制日系產品和服務的同時,積極尋找合適的替代品等。如,美國和德法系列的車替代日本系列的車等。比如美國的柯達相機替代佳能、索尼、尼康等。找到合適的可以替代產品,不但不會影響到民眾的生活質量,也同時會讓更多的美國和歐洲的企業和商家,認為對他們是一種難得的商機,會在這場經濟戰中,爭取到更多、更有力的支持者。中國將來能夠生產出可以取代的產品更好。


其三,抵制自願和非歧視原則。經濟戰是一種溫和和長期的,每個人的選擇和落實都有一個過程。日系產品總量,在短期內迅速地減少已經是一個極大的勝利。不要為此而激進形成國內民眾的矛盾和對立。要認識到,在這個問題上,得允許政府和民間不同,人和人的選擇不同,時空和發展的趨勢不同等。打砸產品是犯罪,個人和單位不購買某類產品,是​​情感不是犯罪。


其四,民間理性抵制日貨,應該爭取國際社會的理解。日本歷史上多次侵略中國,日本每次戰勝,都要中國割地賠款。二戰日本對中國犯下的滔天罪行不但不反思,反而任由右翼勢力的膨脹和對中華民族的情感底線進行挑戰。二戰中國作為戰勝國,不但沒有要日本割地,連對中國的戰爭賠款都沒有執行完。對中國固有的領土釣魚島,日本率先打破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最低默契,中國人乃至整個華人世界的憤怒,自在情理之中。


其五,抵制切記半途而廢,如果不能將其制服,也要通過抵制將其制弱。對一個國家產品的自覺抵制,不僅僅是一種情緒的發洩和情感的表達,更是一種目標的實現。誠如日本政府所說,讓其逆轉通過的釣魚島國有化方案,是完全不可能的。不資敵,至少不因為自己使其更加強大,就是情感表示的同時的一種努力的目標。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中日既然撕破了臉皮,政府不便做的,民間自可自行其是。這在任何政府都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出現這種局面,完全是日本政府一手造成的。 (按畢殿龍搜索參看拙作《日本政府為自己挖了個怎樣的?》)

總之,民間理性抵制日貨,是民眾的情緒的宣洩、情感的表達。政府無權和無法左右民眾的情感方向。日貨抵制的範圍和時限,要看日本對自己行為反省的態度。這不是對普通日本民眾的反制,而是對沒有擔當、不惜犧牲日本民族利益,以滿足​​日本政客私慾的本能反應。中國甚至整個華人社會自發並有持續擴大之勢的對日系產品和服務的抵制,只能算是一種被動的經濟戰。如果中日對抗繼續升級,作為政府或團體組織,相信會有更主動的、系統的經濟戰。儘管這種局面不是大家所樂意看到的,但卻是對抗反制之下,一種必須的手段:雙方都會,不能使之降服,卻可使之衰弱。政府不能做、不去做、不敢做或做不到的,就無權干涉民眾在法律範圍內的自發動作。
畢殿龍
本部落格文章沒有注明轉帖者,均為原創,轉載本人原創文章時需要注明作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692&aid=487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