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豁燃的短篇小說劇場
市長:豁燃。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豁燃的短篇小說劇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她的她
 瀏覽790|回應0推薦0

我是凱南Ken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

 

那是剛升大三的某天早上,我看見了她,一身雪白的洋裝,長髮曝曬在太陽下,黑得透亮,像極了活生生的陶瓷娃娃,混在嬉戲談笑的同學群之中,她顯得安靜,但就是這樣特別吸引我的注意,我承認,我喜歡文靜的女生。

 

我對自己的長相頗有信心,被說帥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也憑藉著這副模樣交了幾位女朋友,卻都是無結局般謝幕,這絕對不是我的問題,我以人格擔保,我這人非常不花心。

 

太漂亮太安靜的女生一直是大家公認最難接近的女生類型之首,因為他們會給人一種不能親近的壓迫感,雖然很多人喜歡,卻沒人敢前進一步,而我就是這種勇於挑戰不可能的人,所以我決定了,我要追她。

 

我從學校網頁裡找到她們班的課表,她讀歷史系,這是我的天敵,每當歷史課我必戰敗,除了睡覺還是睡覺,真搞不懂大人常常在教我們做人要往前看,為什麼還要我們了解從前的歷史,若真要了解,就讀台灣史就好了,沒事還要學什麼西洋史,西洋史又有好多分支,光一個歐洲就有好多次戰役,好幾個世紀衍生的文化,從習慣、從穿著、從禮儀,串連起從前的光榮,這聽進我耳裡,累積的不是知識,而是耳屎,毫無意義的分泌物。

 

講這麼多,其實就是我不喜歡歷史,但……我喜歡她,林佳芳。

 

喜歡一個人,就要喜歡她的全部,這不知道是哪時候流傳的噁心話,我聽進去了,每個禮拜三的下午,我都沒課,就會去她們班旁聽,可是每次都只能坐在她附近,因為她身旁總有許多蒼蠅圍著,我並不是在說林佳芳像大便,只是這些男生像極了不要臉的蒼蠅黏著她繞,卻都沒進一步告白的膽子。

 

這天,我感覺到她有些不一樣,而坐位周圍的蒼蠅群還是一樣飛來飛去。

 

從她慘白的雙唇,和刻意隱瞞痛苦的表情看來,她應該是那個來了,在加上她從包包裡翻了又翻,找了又找,卻沒有拿出半點東西的行為看來,她衛生棉沒了,我知道她很緊張,可身邊那些蒼蠅軍團卻仍感覺不出來,依然聊得起勁。

 

『妳跟我出來一下。』說完,沒等她回應,我拉起坐在坐位上的她,走出教室,離開那些令人作噁的男生目光。

 

我讓她在廁所等我,而我飛快的到7-11買一包衛生棉、一杯熱可可和兩條巧克力,在快速的奔回廁所找她,然後將衛生棉整包給她,她一臉驚訝的看著我,我只是對她笑著。『妳先進去換吧,我等妳出來。』

 

過了大概十分鐘,聽到開門聲,她走了出來。

 

「謝謝……」她對我點頭。

 

『哈,小意思。』

 

「可是妳怎麼會知道我……」她說話的聲音時在很小也很慢,還沒等她問完,我就先搶答一步。

 

『細心觀察,其實很容易就知道你的狀況,至於尺寸……我猜的,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

 

「謝謝。」她再度向我道謝。

 

『不會啦,還有這個拿去』我將手上的熱可可遞給她,也順便將口袋的巧克力拿出來,『喝點熱的,對肚子比較舒服,然後巧克力就想吃就吃。』

 

「恩。」她說,目光一直盯著我看,看到我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ㄜ,,,,,,反正就多休息啦,知道嗎?』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恩。」

 

進教室後,我還是坐在附近。不同的是,她今天比較晚離開教室,這是個機會,有了剛剛的表現,我想我可以開口告訴她我的心意,成功率應該會增加不少。

 

『嘿,回宿舍嗎?』走出教室,我從後面走到她旁邊,笑著問她。

 

「恩。」她看著我微笑。

 

『那一起走可以嗎?』

 

「好。」

 

『那一起吃飯可以嗎?』

 

「嗯哼。」

 

『那一起看電影可以嗎?』

 

「好。」

 

『那看完電影一起去看星星如何?』

 

她突然停下腳步,轉向我這邊,與我對視,時間好像凝結住了許久,我被她盯得許久,我……

 

「妳是在約我嗎?」她心知肚明的問著,因為她問我同時嘴角是上揚著。

 

『是。』我想我不需要再隱藏了。

 

「為什麼?」

 

『因為我不喜歡妳身邊有那麼多隻蒼蠅。』

 

「為什麼?」

 

『因為……他們不懂妳。』

 

「意思是妳懂我?」

 

『實不相瞞,我比任何一個男生都還要懂妳。』

 

她仰起了一抹燦爛而迷人的微笑,當晚我們去吃了晚餐,去看了電影,也在宿舍頂樓一起看星星。

 

 

2.

 

一段成功的愛情就是要批上婚紗,步入禮堂,

 

要讓所有的人見證,要被所有的人祝福,

 

在掌聲中走入人生另一個里程碑,

 

這是婚姻,也是個儀式,

 

重點就是……要讓社會承認你們之間的關係。

 

很重要嗎?

 

我想這對大部分的女生來說都很重要……

 

 

我跟林佳芳開始交往,每天陪著她到教室後,我才去自己的教室上課;下課前五分鐘,我就會先自行離開教室,到她的教室外面等她,順便看看那些蒼蠅男同學們還會不會繞著她打轉,然後在陪她一起走回宿舍。

 

她習慣中午不吃東西,想減肥,但我會買點粥或麵包讓她止點餓,她也會欣然的吃一點,而晚餐的話,通常都是我去買來宿舍跟她一起吃,畢竟從宿舍走到餐廳要十五分鐘,走到學校外面要三十分鐘,在不懶的人都變懶了,就連她的室友也時常透過她來拜託我一起買,真是懶到一個不行。

 

我還能說什麼呢?喜歡她,就要喜歡她的全部;更何況這是愛。

 

說到我們之間的娛樂也非常豐富,逛街吃飯看電影就不說了,我們會去阿里山看日出,去西子灣看夕陽,去台東泡溫泉,一天將台南小吃一次品嘗完,到小港機場看飛機,到墾丁玩水,當中也少不了親密互動,牽手、抱抱已是平常的事,我們甚至敢在坐火車時,就當眾親起嘴來,絲毫不避旁人眼光。

 

「我們感情穩定嗎?」某次在火車上,她頭靠在我肩膀這麼問我。

 

『還不錯阿,怎麼這麼問?』

 

『妳覺得我們之間會有結果嗎?』

 

……』她這問題讓我不知該怎麼回答。

 

認識林佳芳之後你會知道她非常順從,非常的依賴,她就是那種想從對方身上得到很多安全感的小女人個性,她的想法很傳統,女生就是要嫁人,以後就是要有個家庭,她會這麼問,無非是想得到我一個承諾,一個讓她安心的承諾,但這就是我擔心害怕的地方,我永遠會敗給這一個問題,永遠……

 

在那之後她也沒說什麼,我們之間也沒什麼改變,我可以說除了上課,我們幾乎都膩在一起,卻不會感覺到膩,我們可以從天南聊到地北,從海枯聊到石爛,甚至在送她去教室時,因為話題還沒聊完,我很自然的也坐到她旁邊繼續聊。

 

當然,我的那堂課就被記曠課,我必須請假才不會被扣操行成績,而我也很誠實的在請假事由上寫「和我女朋友聊天聊到忘我」,交給老師後,我被賞了一記白眼,隨後是個疑惑的眼神在我身上游走,我知道她在想什麼。

 

再笨的人都知道,那張假單當然被駁回,操行當然就被扣分。

 

我的操行分數就這麼扣著、扣著……直到她畢業典禮的那一天。

 

我都忘了說,她比我大一屆,當她畢業後,我才剛升大四,在她畢業後的一個禮拜,應徵進一間報社從事文字編輯的工作,很順利的就業了,當晚我還找了一家餐廳請她吃了一頓大餐,不知道她是突然想起還是已經有在計畫,竟然開口邀請我到她們家吃飯,這讓我感到意外,但也沒拒絕的理由。

 

我們之間的感情其實一直都很順利的在進行,直到她約我到她家吃飯的那一次才有了變化。

 

 

3.

 

到了去她家吃飯的那一天,我們約在晚上七點,剛轉進巷子,就看到她站在門口迎接我,我停好車,走到她身旁,在她嘴唇上親啄了一下,她便帶著我進去,剛進家門時,我就已經感覺到很異樣的眼光在我身上打量,讓我有點彆扭了起來。

 

『林爸爸、林媽媽好。』我還是要有禮貌,先問好才行。

 

「飯還沒煮好,隨便坐。」林媽媽招呼著,可我卻感受不到一點善意。

 

林佳芳進廚房幫忙,我則坐在沙發的最邊邊,林爸爸坐在沙發另一端,一起看著電視,我早已忘了當時電視裡在演什麼,因為我根本無心注意電視,而是在注意林爸爸的那雙眼睛,瞧得我坐立難安。

 

「開飯囉。」林佳芳從廚房裡探出頭說。

 

『我來幫忙端。』我說。利用端菜時間趕快離開現場。

 

看著桌上滿滿菜色豐富的佳餚,我吃起來卻覺得無味,並不是林佳芳和林媽媽的手藝不好,而是添加了一種調味叫作沉默。

 

「你們在一起多久了?」林媽媽首先打破沉默。

 

「差不多一年了。」佳芳說完看了我一眼。

 

『是,一年了。』我跟著回應。

 

「也該玩夠了吧。」林媽媽這話讓我震驚了一下。

 

「媽,你在說什麼啊!」林佳芳似乎也被這話嚇了一跳。

 

「適可而止,一時的貪玩就在今天結束可以嗎?陳同學。」

 

『林媽媽,我們並不是在玩這段感情,而是在認真經營這段感情。』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她爸媽不接受我,我想該是說清楚的時候了。

 

「憑什麼?」林爸爸咄咄逼人的問著。

 

『就憑我愛她這三個字。』

 

「但妳是個女生,就算妳長得像男生的,你們終究是有分別的妳知道嗎?」

 

「媽,夠了啦……

 

「妳不要說話,是妳一直為這段感情感到煩惱的,我正在幫妳解決。」林媽媽接著說:「我女兒想要個有結果的愛情,而你們之間是不會被承認的,更沒有未來可言,希望妳明白我的意思。」

 

我聽到這句已經一肚子火了,哪有心情吃這頓飯,我說:『難道兩個人的愛情不是彼此相愛就夠了嗎?』說完,我站起身,頭也不回的往門口走去,儘管林佳芳怎麼叫我我都不理,我想就到這裡就夠了。

 

剛騎上機車,就聽見有腳步聲追了出來。

 

「美琪……呼、呼......希望妳……妳不要生…………生氣」她匆忙得跑到我機車旁,氣喘吁吁的說著,我則是沉默看著她。

 

她調整了一下呼吸後繼續說:「我爸媽說話就是很直接,希望妳不要介意。」

 

『妳早該跟我說清楚了。』

 

「我……

 

『我們之間就到這裡就好了,我想這是妳希望的。』我剛說完,她的眼淚已經一顆一顆的流了出來。

 

「為什麼……」她頭低下,邊啜泣邊吐出這三個字。

 

『因為我是個女人,我們之間是同性關係,一輩子沒有結局的同性關係。』說完。戴上安全帽,連再見兩個字我都硬生生的吞了下來,我想還是不要再見了,慢慢摧起油門,轉出了那條巷子,從她的生命中離開了。

 

那是我十年前的回憶,也是我最後一次戀情,到現在,我仍然清楚記得分開那一晚我以時速90公里騎馳在道路上,周圍景色逐漸模糊,並不是車速太快,而是我的眼淚不斷的模糊了我的視線。

 

她是我最愛的女朋友,卻跟我前幾任一樣,無結局般謝幕……END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71&aid=4867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