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豁燃的短篇小說劇場
市長:豁燃。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豁燃的短篇小說劇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蔡頭伯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午夜情挑
 瀏覽911|回應0推薦0

蔡頭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已經上班快四個月了,但是對這棟大樓有一百多戶的住戶,
完全認識名字的也才不到三分之二,原因有很多,
有些開車族的人進出都是由地下室的停車場,因此就很難認識,
也有些人雖時常看見由管理室旁的大門進出,但是並不知道名字,
也很難認識,除非是有別人告知名字,
或是來管理室領取掛號信件認識的,還有些住戶房東並不住在這兒,
只把房屋租給別人,而且又時常換新的房客,
這也讓江聰明剛開始時,常常搞不清楚誰是房東誰是房客˙
雖然說現在已經熟悉比較多的房東跟住戶,
但是也有一些比較熟悉的住戶卻搬走了,換來的又是一批新的住戶˙
就像跟江聰明很有話談的G棟7樓在百貨公司賣化妝品的何麗淑,
在兩個禮拜前搬走了,因為她買了新房子,
地點是美術館附近剛建好的大樓新家˙
還有E棟4樓很有禮貌的轉圈圈乖乖女也搬走了,
為了要配合上學方便,全家就搬到她就讀的學校附近了˙
 
剛接班不久,一陣年輕又好聽的笑聲,從中庭由遠而近的傳來,
她們是一對雙胞胎,無論身材臉蛋都很相似,
如果她們不自動報名字,江聰明是分不出誰是姐姐誰是妹妹的,
比較大的叫林冠亞,小的叫林冠仙,已經是高中二年級了,
她們是前天才跟爸媽搬過來的新住戶,
也就是已經搬走的何麗淑以前住的G棟7樓˙
看著雙胞胎姊妹往公園去打羽毛球,江聰明想起年輕還未結婚前,
每每在禮拜天的早上,表哥的兩個雙胞胎男孩,
都會來他的房間跟他搶棉被窩在一起,
當時無論是兩人分開或是站在一起,他都分不出誰是哥哥誰是弟弟,
到現在這對雙胞胎都已經結婚生孩子了,
江聰明還是一樣分不出誰是哥哥誰是弟弟,
所以,認識雙胞胎可以說是江聰明最煩惱也是最頭痛的事了˙
 
晚上八點多,來領取掛號的E棟6樓林老先生,
已經是七十多歲的年紀了,曾是一家國民小學的校長,
幾年前退休後就沒事可作,整天到處找人下棋泡茶聊天,
太太因為有風濕之類的病痛,行動比較不方便,
就很少下樓,只有傍晚會下來公園陪老公散步,
生有兩個男孩子都是留美博士,也都在美國結婚生子了˙
林校長來管理室領掛號,江聰明連忙請他坐下來,
然後拿了掛號信給他,順便讓他簽收,林校長撕開信封,
裡面有一封信跟幾張照片,拿出信來讀,又拿起照片看看,
然後面帶微笑的把照片拿給江聰明看,
說這是在美國的小兒子所生的小男孩,已經一歲多了,剛學會走路˙
江聰明看了照片後說...
「林校長,你真好命呢,兩個孩子都是留美的,
而且都是博士,往後那些孫子一定都會有出息的˙」
林校長聽了江聰明的話後,起先點點頭說了聲
「嗯~謝謝˙」
接過了江聰明遞過來的照片的手卻停頓了一下子,
臉色隨即轉為憂傷,江聰明覺得很奇怪的問說...
「林校長,你身體不舒服嗎?」
想不到此話一出,林校長卻連續說了兩次....
「我不該讓他們出國的,我不該讓他們出國的˙」
說完後忍不住的從眼角掉下了眼淚˙
 
林校長表情很無奈的說出了他心中對兩個兒子的不滿,
他說本以為讓孩子去美國留學是一項很光宗耀祖的事,
等他們回國後,兩位老人家就可以很安逸又快樂的過個晚年,
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兩個兒子在美國求學期間,
每年還會回來一次看看雙親,完成學業後卻不回來了,
連取媳婦也都在美國,現在兩個兒子也都各生了一個兒子,
兩老想要看看孫子,也都要跑到美國才能看到˙
最難過的一次是去年太太病重住院,
打了好幾通電話要兩位孩子回來看看住院的母親,
但是得到的回答,卻是推託在美國有重要的事分不開身回來,
想到傷心處,林校長眼淚就流不止,像這種不溫暖的家庭問題,
江聰明也只能長吁短歎的安慰林校長保重身體了˙
 
過了12點,江聰明坐在藤椅上,
看著螢幕上有乘人的八個電梯上昇下降,
電梯裡的人有些動作非常有趣,有的人對著鏡子搔首弄姿,
有的人作打太極拳的動作,也有比較累的人,會蹲下來休息˙
突然看到F棟的電梯門打開,
進來的是上個月才結婚的F棟13樓新婚夫婦,
江聰明的眼睛突然一亮,
很有精神的注視著電梯裡那個新娘子的動作˙
已經看過兩次了,左太太很喜歡在電梯裡對先生作出挑逗的動作,
江聰明猜想今晚應該也會吧˙果然,
穿著時髦的左太太故意把整個背後倒在被逼到電梯角落的先生身上,
而且還會慢慢搖晃著全身,就好像隨著優美的音樂聲在擺動一樣,
這幅美好的畫面,江聰明覺得好像在那一部電影看過,
這種美麗的浪漫畫面,看在江聰明眼哩,
遠遠超過H棟8樓的唐先生跟太太在電梯內的擁抱,
更勝過F棟9樓同居男女的接吻動作˙
左太太很漂亮的隨意誘惑,一方面讓江聰明很羨幕先生的幸福,
另一方面也猜到呆會到了房間,左先生一定會有一連串的動作,
想到這兒江聰明卻也有點感到莫名其妙的興奮˙
 
深秋的夜晚,帶有寒意的陣陣冷風,吹進了管理室,
讓江聰明趕緊把玻璃窗關上,只留下一條小細縫,
這樣吹進來的風也不會太大,
還可以幫助管理室裡面的幾部電腦散熱˙
這時,一輛黑色嬌車駛往公園左邊一角的停車格停下,
江聰明看了背後的時鐘,已經一點了,
G棟9樓的房小姐走過管理室跟江聰明打過招呼後,
走出了大門,往公園角落的黑色嬌車方向走去˙
已經有兩個禮拜的時間了吧,大概都是這個時間,
那部黑色汽車就會出現在公園前面的角落,
而房小姐也會配合時間過去會合,車門打開,
走出來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穿著適當的男士˙
說他是男士,那是因為江聰明覺得他的年紀應該在四十歲左右˙
在男士下車後,跟房小姐倆人或手拉手,
或肩併肩的在公園到處散步,說些悄悄話˙
每當倆人走過管理室正對面的公園階梯前的空地時,
江聰明就會感覺頭痛,因為那是離管理室最近的距離,
就只隔著一條大馬路而已,也是整個公園內,
在管理室可以看的最清楚的地方,雖然很努力的回想,
可是,江聰明還是想不起來,這位似曾相識的男士是誰?
 
在兩個禮拜前,倆人第一次在公園散步,經過管理室前面時,
那次江聰明就有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這位男士,
而且不只是見過一次,而是很熟悉的那種感覺˙
今晚依舊有那種感覺,也許是年紀大了,記憶力減退,
無論如何的用盡腦筋,還是無法想起眼前的這個男士是誰,
只好搖搖頭說算了,不想了,還是來吃點東西填飽肚子比較實在˙
因為晚上只吃了一碗米粉湯,肚子也覺得有些餓了,
就拿出太太準備讓他宵夜吃的東西,那是兩個不同口味的甜甜圈,
咬在嘴裡的是草莓口味的,江聰明覺得很好吃,
聽太太說那是在台北上班的女兒寄回來的,
想起家裡的女兒跟兒子,就覺得很幸福,
尤其是很愛說話的太太最可愛了,說她愛說話並不過分,
人家電視上演的連續劇明明就只有半個小時,
太太卻可以嘰哩瓜啦的說上一個小時,
這點江聰明也很佩服太太的能言善道˙
 
雖然很少跟女兒通電話,對於她在台北的一舉一動還是很清楚的,
因為太太就會找時間說給他聽,像今天吃午飯時,
太太就有講女兒的公司有規定,
公司補助所有的員工都要去學一些運動項目,
女兒上次學的是瑜珈課,這次卻選擇跳奪標舞˙
想到這裡,江聰明吃東西的嘴巴卻突然停止動作,
趕快拿張衛生紙把嘴裡還未吞下的東西吐出來包住,
然後吐了口氣很興奮的說...
"想起來了,想起來了,他是教奪標舞的夏老師˙"
原來是曾經在江聰明上個工作場所裡面教奪標舞的一位老師,
那是一家會員制的健康休閒俱樂部˙
這位夏老師當時也只是教了幾個月而已,
而且也已經有好幾年不見了,所以,江聰明一時想不起來,
記得上次見面是三年前,江聰明跟太太去愛河邊散步時,
無意中看到他跟一位年輕的女孩子也在散步,
因為夏老師一個禮拜只來公司上一節課,而且好像也上不到幾個月,
因此不認識江聰明也應該算是很自然的事˙
只是,當時的江聰明記性比較好,所以一眼就認出是夏老師˙
 
夏老師在公司教奪標舞的時期,受到很多會員的喜愛,
時常有仰慕的會員約去看電影或餐廳吃飯,
因為常被其她愛管閒事的會員看到,而說給櫃檯小姐聽的˙
江聰明會知道這種八卦消息當然也是從同事的口中聽來的˙
只是,夏老師到底有沒有結婚過,這點江聰明是完全不知道的,
只知道他是一個很花心的人而已˙
至於G棟9樓的房小姐,她是怎樣的一個人,
因為很少接觸,江聰明更是不清楚了,
也只知道她是個三十歲左右的房間設計師,
所以,對於倆人在公園的這段戀情,江聰明是無法評論的˙
今晚的訪客很少,
就只有B棟11樓的謝昆明先生的幾個親戚來參加家族聚餐,
在兩點半時就全部離開了˙
還有A棟8樓中風的張先生因為腳痛,
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下來走動了˙
三點過後,到換班前,
江聰明除了接到有人抗議的對講機說B棟4樓王小姐的狗狗亂叫,
也就沒其他事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