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123長短篇
市長:張爺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123長短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二二八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二二八當天 國民黨軍有沒有用機槍掃射群眾?
 瀏覽3,377|回應5推薦2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獨孤無劍
路人的爸爸

根據鍾逸人轉述楊逵說法:

「次晨(二月二十八日上午),群眾和學生組隊前往行政長官公署,意欲向陳長官陳情,不意卻遭到埋伏在二樓的衛兵的機槍掃射,當場死七人,負傷倒地的也十數名」   (《辛酸六十年》)

當天美國領事館駐台副領事柯爾趕往現場查看,他的說法是:

「正當我們試著衡量圓環事件的重要性及其因果時,突然傳來了機槍掃射聲,我們立刻轉到專賣局去.....空無一人,原來他們已轉向省政府(即長官公署)去了.....我們發現我們正介於重重武裝的國民黨軍及一群沉默的台灣民眾之間。在中間的碎石路上躺著一些因企圖衝進省政府被槍殺的手無寸鐵的老百姓。......當Paine檢查六個躺在地上的軀體時....發現六個人中有兩個仍活著」  (《被出賣的台灣》)

以上兩段出自不同人對同一件事的回憶,後者尚且是美國駐台外交官的見證,兩造說法死傷人數固有參差,但誤差不大。

奉告網路蜘蛛,這就是證據!由不得誰抵賴!

至於謝娥的說詞是國民黨要他說的,目的是安撫群眾,然而群眾見她睜眼瞎說,反氣得搗毀他的醫院,他才解釋他並沒有看到,只是被告知就信以為真。謝娥說詞早就被自己推翻,網路蜘蛛居然還稱道謝娥,這種史識也太瞎了吧。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894383
引用者清單(1)
2010/03/08 01:25 【123長短篇】 紐約時報關於二二八~ 國軍強姦殺人~的報導
 回應文章
生氣倒不如坦然面對「真問題」
推薦0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NetSpider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網友張某對人對事的態度都很有問題
2010/03/15 23:14

張某需要先檢查本身原發於 2010/03/07 01:33 言論
有無誤導嫌疑/矛盾,再來擔心別人。
寫歷史要力求客觀,如果你一心只是要證明「機槍說」,
先準備「經得起」考驗的證據,覺得碰到有力證據還是要
分析判斷。也該有「可能我錯了」的心理準備。
建議你沖個冷水澡,大聲唸三次 《網路城邦發言守則與禮節》
(你已多次犯規)並三思再下筆。
還有,如果你認真地寫了篇文章歡迎引用,但是文章短又與
回應重複,也加個聯結,很有「騙取點擊」之嫌疑。

又:海軍用的是 .50機槍,打的是自製飄浮靶,
船在航行中你還是要擊中,所以打法和你想的差很多。
當過兵的人很多,大話少說,「滿招損,謙受益」?

公署前的情況沒有嚴重到需要機槍。
陳儀還準備出來講話。杜繼平的敘述: 示威群眾只派出代表數名,
「二二八」的抗日英雄-廖進平不到一年前和陳儀一起
講過話耶。他也參加了遊行啊。
就算鳴槍示警沒有,連步槍都不會用了?竟然被嚇到動用機槍?
當時公署衛兵與民眾有相互射擊。衛兵受傷又何解?
「機槍掃射」後還有人敢圍觀?應該是逃散了遠遠窺視吧?

網友 Gail 與你引用的《被背叛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
中文翻譯本中:英文是 the rattle of machine-gun fire
翻成掃射有些勉強《柯爾人未在場》。直譯是「機槍喀喀聲」
聽來看也怪,如果用「機槍槍擊聲」、「機槍聲」反而順暢。
Reports Officer 翻成記者也不妥,Paine 是官員角色接近「觀察員」。
中文譯本有些地方翻譯,誤導嫌疑太大了。
還有打錯的:「得很意」應該是「很得意」。(12章 257頁)
中文譯本不可靠請看看英文

<><><><>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冷水澡喔 ~~
2010/03/16 00:30

這是你的網誌,我可以敬你三分,但你三番兩次指責我態度啦甚麼的,還要我讀甚麼《網路城邦發言守則與禮節》,沖甚麼冷水澡?

我謾罵你了麼?鄙詞穢語了麼? 蜘蛛先生在污衊我唷!有風度一點!

引用你的文章本來就是要平衡你的報導,但罵張爺「騙取點擊」,這就淪為「人身攻擊」了,不是麼?《網路城邦發言守則與禮節》和「冷水澡」您先享用吧。

不過~~既然你不歡迎我這麼踴躍的連結~~這篇我就不再作文章連結了~~

我說自己服役時全營機槍戰鬥射擊冠軍並沒有唬誰,營測驗我的分數就是單項全營最高分(only one)。另外一項是戰車砲,從清晨打到黑夜,超過十二小時,我打滿靶。這項分數全營只有十位以內的射手和我同分。

你不信我也無所謂,當兵時我有兩項射擊紀錄是兩年內沒有人達成的,真要吹牛我也會選擇在自己的網誌上大吹特吹,跟你吹牛作甚麼呢?又不是要在網路上把美眉?!真是的!別以蜘蛛之心度張爺啊!

NetSpider

「公署前的情況沒有嚴重到需要機槍。」

「陳儀還準備出來講話。杜繼平的敘述: 示威群眾只派出代表數名,「二二八」的抗日英雄-廖進平不到一年前和陳儀一起講過話耶。他也參加了遊行啊。就算鳴槍示警沒有,連步槍都不會用了?竟然被嚇到動用機槍?當時公署衛兵與民眾有相互射擊。衛兵受傷又何解?
「機槍掃射」後還有人敢圍觀?應該是逃散了遠遠窺視吧? 」

張爺回答你

1.正因為「沒有嚴重到需要機槍」,長官公署使用機槍才可惡!(官逼民反哪!)

2.誰告訴你群眾使用槍械了的?我們所見的文獻都清清楚楚交代:請願群眾是「非武裝的」。

3.群眾是來請願,而不是去觀光的,機槍掃射之後當然不會作「圍觀」這種無聊之舉,而是四散退後,與長官公署形成對峙,尋求對話乃至談判。

<><>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把話題扯到海軍幹嘛
2010/03/16 00:44

網路蜘蛛說

又:海軍用的是 .50機槍,打的是自製飄浮靶,
船在航行中你還是要擊中,所以打法和你想的差很多。
當過兵的人很多,大話少說,「滿招損,謙受益」?

我們在談海軍麼?長官公署布置的機槍手是海軍麼?顯然不是嘛!那麼把話題轉到海軍又是蜘蛛先生設的坑讓人去跳了?!

科爾的兵種是海軍,但只要是戰地軍人都知道(陸軍)機槍聲是怎麼一回事的,沒打過機槍也不可能沒聽過機槍聲的!

還有多少假問題請吧 (無奈)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905256
三破 NetSpider 的假問題:關於機槍造成的合理死傷人數
推薦0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正常情況下被機槍擊中,不太可能起身自行離去。(機槍子彈較長,貫穿力也強)而真的用了機槍,一共只有四死兩傷?」──NetSpider 

首先,不能排除有輕傷者自行離去,或者由遊行隊伍同仁攙扶送醫,因此柯爾所見的六具驅體不一定就是死傷的全貌。

另外,NetSpider 質疑用了機槍不可能只四死二傷。我要反問:為什麼不可能?NetSpider 使用過機槍麼?打過幾發子彈?怎麼打?固定靶還是活動靶?打中幾發?知道機槍發放子彈一樣講究技巧麼?

我告訴各位,我服役時是全營的機槍戰鬥射擊冠軍,這方面我應該比大多數人內行:NetSpider 質疑的機槍射擊死傷人數根本又是個是假問題。

天啊 這也是問題麼?
2010/03/15 22:05

「Paine 的行動的確十分勇敢,也應該會檢查到地上所有的軀體,柯爾雖急於離去也沒有寫什麼「傷者十餘人」呀?」──NetSpider 

實際死傷人數為何,我們也僅是將各家觀察一併呈上供大眾研判。我們不能排除一些傷勢較輕者為人攙扶離開,即時就醫,至於柯爾及沛恩所見,在地上的那六具驅體,他們一開始也無法確定生死,如果群眾敢趨前探視又不被射擊,說不定會將兩位重傷者送醫。柯爾既非第一時間就在現場目擊,他所說的傷亡人數當然不足以反駁其他人的說詞。總之,場面混亂,人數眾多,遊行隊伍人來人去,又沒造冊點名,有人將傷者估個十幾人,沒甚麼好挑剔的。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905048
柯爾先耳聞機槍聲 隨後目擊被槍殺倒地的民眾
推薦0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柯爾是聽到機槍聲(或連續槍聲? ),並非目擊者。而他也搭乘吉普,從聽到機槍聲到由專賣局(現在公賣局同一地),再到長官公署(行政院所在)一共要多久時間?」──NetSpider 

柯爾說他聽到「機關槍的掃射聲」,國軍是用美製武器,而柯爾可是位軍人喔,不會連步槍連擊和機槍掃射聲都分辨不出來的。

另外,柯爾耳聞的是「機槍聲」,目擊的則是「倒地民眾死者四傷者二人」,柯爾吃飯的地點離專賣局只數百英尺,見專賣局無人再轉往長官公署,路程不超過一千五百公尺,以車速每小時六十公里計,總時程大約在兩分鐘以內。以聲音傳達來說,一兩公里之內機槍連擊聲應該夠清楚。

而且

再說,柯爾的見聞也不是孤證,鍾逸人轉述楊逵說法,和記者周傳枝(逃到大陸改名為周青)的說法也都具體證實:公署守衛軍確實以機槍掃射群眾。這些事在場證人說得歷歷如繪,轉述者說詞也能相符,又豈只是「聽說」兩個字而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905009
群眾「四處奔散」不等於「廣場淨空」: 再破 NetSpider 的假問題
推薦0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網友 Gail引用之『慘死於「二二八」的抗日英雄』所言:『斯時,頂樓佈陣的憲兵及機關槍向忠孝西路中山南路十字路口及火車站方向的群眾做持續之掃射。群眾聽到槍聲後,四處奔散。』」兩邊說法就對不起來。掃射?四處奔散?真的是這樣,柯爾抵達公署前廣場時,應該只有衛兵與地上軀體,怎麼可能還有一群圍觀民眾?」──NetSpider 

如果網路蜘蛛是以〈慘死於「二二八」的抗日英雄〉否定《被背叛的台灣》相關記載,等於是拿第二手資料否定第一手資料,這種史料運用方式是任意而缺乏訓練的。

反之,如果NetSpider 採信的是喬治柯爾的說法,並假設兩造敘述也如其暗示的那般相互矛盾,那麼NetSpider 最終也只能推論說:「群眾沒有四處奔散」,卻無法推論「公署守衛沒有使用機槍(射擊群眾)」。

但更重要的是,NetSpider 之提出此問,完全是基於對文本的濫意詮釋。NetSpider 將所謂群眾四處奔散,解讀成公署前廣場乃至南北幹道上的群眾完全淨空。然而這哪是該篇文章的含意呢?!NetSpider 基於扭曲語意的誤讀而產生的質疑,自是標準的「假問題」了。

根據柯爾的說法,他驅車抵達長官公署時發現軍民雙方對峙,而他正處於兩造的中間。這話無異於表示,軍民之間保持著一定的「空間」(距離),此正好呼應「四處奔散」之說:原本抗議民眾要直入長官公署與陳儀交涉嚴懲兇手的,已而為衛兵所阻擋,正喧鬧不止時,樓上埋伏的機槍突然掃射群眾,群眾因而向外圍奔散,散至一定安全距離後守衛就停止射擊,而群眾傷亡倒地者留在原地,四散者則圍繞在公署前與官方對峙。

兩種敘述根本沒有對不上的問題。再強調一次, NetSpider 的質疑完全是基於對文獻的扭曲解釋。

任何問題我都不會迴避,但也回勸 NetSpider 不必刻意製造假問題來要求他人「專注」,事實上把專注力牽到假問題上反而是「分神」。然而真理越辯越明,混淆視聽勢必徒勞無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904980
破 台北人NetSpider 對於「二‧二八長官公署掃射群眾事件」的路癡式假問題
推薦0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Gail 提供民報紀載,佐證二二八當天長官公署守軍對群眾開槍一事。

NetSpider 對此繼續提出反駁,企圖以民報所言之時間點反駁Gail 所提出的杜繼平文章,藉以消滅杜繼平敘述之可信度。然而這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完全是基於對文章的誤讀以及對於台北地理空間的誤解。換言之,NetSpider 提出的,根本是一項瑣碎而無意義的假問題。

http://blog.udn.com/NetSpider/3809769?raid=3204971#rep3204971

試證明如下↓

首先是Gail 對守軍屠殺事件的補證:

<><><>

Gai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0/03/11 15:19
再貼一文,1947年3月5日民報,請蜘蛛先生注意「下午一時」那一段的描述:

NetSpider 的回覆是:

NetSpider(NetSpider) 於 2010-03-12 13:48 回覆:

民報與科爾說法證明杜繼平所言有所不實

1947年3月5日民報說法:
上午九點以後,民眾遊行、破壞,都未有聽到開槍聲,對吧?
下午一點以後,才到「公署」請願。
《衛兵阻止是因為陳儀要出來講話,這不算合理?》
「以機槍掃射,當場死傷及被補者數名」,除了「機槍說」外與
柯爾、鄭士鎔之言都相符。
杜繼平說法是:群眾聽到槍聲後,四處奔散 」,「時間」是「二十八日
上午八點」,地點是「公署大門」,時間「上午」「下午」不同沒有矛盾?
至少民報未證明此說。
民報後面還說:陳儀接受了民意代表要求,但是鬧事的人也沒有因此停下來呀。

事實上杜繼平說的是

二十八日上午八點,在大橋頭集合的民眾由銅鼓隊作前鋒經延平北路、忠孝西路至重慶南路公賣局台北分局。萬華隊經貴德街、中華路、愛國西路至公賣局總局抗議。大稻埕隊到台北分局找不到分局長後至總局和萬華隊會合。這時民眾大亂無法控制,而後民眾分三路(博愛路、重慶路、中山南路)至行政長官公署前忠孝西路一帶集合起來,派代表數名前往公署大門口,斯時,頂樓佈陣的憲兵及機關槍向忠孝西路中山南路十字路口及火車站方向的群眾做持續之掃射。群眾聽到槍聲後,四處奔散。 

八點鐘是指在大橋頭、貴德街以及大稻埕三路人馬的集合時間,不是抵達長官公署的時間。

以大橋頭隊伍為例,大橋頭廣場在今天的民權西路大橋國小附近,長官公署則在離台北車站不遠的方今行政院所在地。換句話說,從大橋頭到長官公署,如果搭乘捷運頭尾也要五站何況三路遊行隊伍的原本目標是公賣局,幾經周折才會同前往長官公署。

因此八點集合,九點出發,大稻埕隊和萬華隊到專賣局會合時恐怕已經中午時分,再研商各隊路線轉赴長官公署,曰「下午一點」抵長官公署是常識上可接受的時間。

相信我,我對台北街道和路程很熟的。

Gail 不是台北人,對北市街道不熟,空間感和遊行時程抓不準是很自然的,可NetSpider 不是住台北麼!? 怎麼還會誤解呢?

提假問題消磨寶貴時間有何意義?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903421
慘死於「二二八」的抗日英雄廖進平
推薦0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海峽評論》32期-1993年8月號有關廖繼平的報導也描述二二八當天,政府軍即用機槍掃射群眾這就是官逼民反的真相,因此二二八事件的「先暴後鎮」說自是昧於史實的曲解。

以下為Gail提供的文章/連結,尤其注意其中藍色粗體字。

慘死於「二二八」的抗日英雄廖進平的家世與生平

杜繼平

家世

 廖進平先生世居福建省漳州府詔安二都官坡,清代渡海來台,落戶於西螺,至第十三世廖時聆公,由西螺遷居西大屯(今台中市),復移至葫籚墩。廖家經累世經營,遂成地方望族。

 廖進平的父親廖乾三是廖家第十五世,生於一八五三年四月二十六日。一八八五年,劉銘傳任台灣建省後首任巡撫。一八八七年,劉銘傳以廖乾三在葫蘆墩區擁有一百餘名役丁子弟,於鄉里間頗有聲望,任命三十四歲的廖乾三為葫蘆墩區區總理。當時葫蘆墩區有葫蘆墩街、上南坑、下南坑、圳寮庄、翁仔庄、大湳庄、鐮仔坑口、烏牛欄庄、楓樹腳(街長張鏡心)、堤雅(區長張顯臣)、潭仔乾(今潭子鄉,區長林瓊彰)、三角仔庄(庄長呂汝玉)、社口庄、神岡庄(今神岡鄉)、后里庄(今后里鄉)等十五區庄。

 廖乾三歷經劉銘傳、邵友濂(一八九一年到任)、唐景崧(一八九五年六月五日逃返大陸)三任巡撫,均任葫蘆墩區總理。

 一八九五年九月,日軍侵入葫蘆墩,廖乾三率眾退至下南坑的水源山地。經張鏡心、張顯臣、呂汝玉等位區、庄、街長的勸說,始向日軍輸誠。日據五年後,即一九○○年元月,廖乾三就任台中廳葫蘆墩區長。

 廖乾三深富民族主義精神,在一八九五年─一九○二年的第二期武裝抗日期間,暗助廖添丁、簡大獅、林少貓、林天福等抗日義士,與彼等皆有來往。第二期武裝抗日結束時,據日本官方統計,台灣同胞被殺者達一萬一千九百五十人之多。

 一九一三年九月,富於抗日精神的廖乾三有感於台灣人不能享有與日本平等的教育機會,便和阿罩霧(霧峰)的林烈堂、林獻堂兄弟,清水蔡蓮舫、板橋林本源家、鹿港辜顯榮等巨賈名流碩彥計二○四人集資建立台灣人自設的台中中學校(今省立台中一中),使台灣青年也可受到良好的教育。後來,又在本籍地的大社庄提供私地,徵募資金創建了「岸裡公學校」(現在的岸裡國民小學)。

 廖進平自幼承父親廖乾三民族意識的薰陶教誨,復受漢學啟蒙,及長即積極參與各種抗日的社團與活動。

年譜一八九五年,一歲。

 七月十七日,廖進平生於葫蘆墩東上堡(今神岡鄉大社村),排行第四。

一九○四年,八歲。

 三月,進入甫創立二年的葫蘆區唯一的公學校讀書。

一九一○年,十四歲。

 廖進平深具漢學基礎,在學校表現極為優異,三月以第一名畢業於葫蘆墩公學校。

一九一一年,十五歲。

 四月,進入台灣總督府農事試驗場(今台中農專)。

一九一二年,十六歲。

 與東勢角土牛庄(今東勢鎮)的大地主劉炳桂(客家人)三女劉邁結婚。

一九一三年,十七歲。

 三月,於總督府農事試驗場畢業。

一九一四年,十八歲。

一月,任葫蘆墩區鴉片取締所書記。

一九一五年,十九歲。

 一月十五日任葫蘆墩區市場書記。

一九一六年,二十歲。

 三月廿四日任葫蘆墩區役所書記。廖進平任職期間,一面經營家裏的田產,改良耕種技術,並指導農民改良農地。

 三月二十一日,獲邀成為日本赤十社社員(紅十字會員)。當時此會會員甚少,在台灣,若非社會顯達斷不得入會。彼時會員有:辜顯榮、陳清波、林獻堂、許丙、簡朗山等,俱為社會或政界顯貴。

 七月,廖進平拿自己改良的稻米參加總督府食糧局的比賽,表現優異,獲得「稻立毛競作會銅牌賞(殿軍賞)」。

 十一月,組織葫蘆墩同志事務會(今商工業職業公會),被選為庶務會計(今財務長)。

一九一八年,二十二歲。

 一月十五日,被選為葫蘆墩教育會評議員。

 三月二十日,兼營土木建造業。

 六月一日,經營「進平籐具工場」。

一九一九年,二十三歲。

 四月一日,早稻田大學文學科講議錄全科修業。

 八月廿四日,參加日本全國勤業博覽會出品籐製手鞄獲得妙技銅賞牌(殿軍)。

 十月廿六日,參加日本第二十五屆全國特產品博覽會出品籐製手提鞄,得進步銀賞牌(亞軍)。

一九二○年,二十四歲。

六月十七日,(日本領台始政二十五週年紀念日)長男德政在大社庄出生。

 八月二十三日,參加日本全國美術博覽會出品籐製旅行手提鞄獲得有功一等金賞牌(冠軍)。

 十月一日,當選台中州豐原郡神岡庄議會議員。

 十月十七日,於台中機場迎接謝文達駕機返台訪問。

 十一月三日,赴日考察三星期(福岡、廣島、福山、大阪、京都、靜岡、東京、金、福井、神戶、門司等)。並暗訪首倡「台灣同化會」的日本民權運動家板垣退助伯爵。

 當時,抗日先進蔣渭水在台北太平町開設「大安醫院」,一些台北醫學校和師範學校的學生常在蔣渭水的醫院討論台灣的前途,本年十一月,蔣等人成立了「文化公司」。參加推廣者有台北醫學校學生李應章、吳海水、何禮棟等,以及師範學校學生謝春木、盧丙丁、蔡朴生等人。

一九二一年,二十五歲。

 八月十五日,當選日本同仁會豐原郡評議員兼任豐原支部長。

 十月十七日,經蔣渭水長期倡導策畫,「台灣文化協會」在台北大稻埕的靜修女學校宣告成立。與會三百多名會員多為各地菁英,會中推舉林獻堂為總理、楊吉臣為協理、蔣渭水為專務理事。廖進平經同鄉邱德金(醫師,蔣渭水台北醫學校的同學)介紹加入文化協會,結識蔣渭水、黃朝生、謝春木、黃旺成等。廖進平加入文化協會後,便積極參與活動,在豐原地區召募會員。林碧梧、陳木榮等均於此時加入。

一九二二年,二十六歲。

 四月一日,被選為豐原街事務調查委員會委員。

 八月二十日,被任為豐原青年團第二分團長。一九二五年,二十九歲。

 廖進平單身至台北,投資台灣物產罐頭會社,任取締役(董事)。

一九二七年,三十一歲。

 一月三日,文化協會分裂。「台灣文化協會」自從成立以後,內部便有分歧,以蔣渭水、連溫卿、王敏川、陳炘、廖進平、陳其昌、謝春木等為首的社會主義,與林獻堂、蔡培火、陳逢為主的民族主義保守派相互對立。至此而水火不容,宣告分裂。

 二月十八日,廖進平與劉立傅、廖進殿等人在豐原創立「豐原店員會」的勞工組識。

 六月二十七日,蔣渭水、邱德金、謝春木、廖進平、陳炘等人在台中市東華名產會社召開「台灣民眾黨」創立協議會,通過「台灣民眾黨創立案」。

 七月十日,蔣渭水等人假台中聚英樓舉行「台灣民眾黨」成立大會。提出:州市街庄自治機關之民選並付予議決權,選舉法應採普通選舉制,期實現集會、結社、出版之自由,並即時准許台灣人在島內發刊報紙雜誌……等主張。

一九二八年,三十二歲。

 四月一日,廖進平被選為台灣儀式革新代表理事。

 四月廿三日,三男德雄在神岡庄六社村出生。

 五月一日,廖進平被聘任為豐原總工友會顧問,當日因於勞動節集會,下午七時遭豐原警方逮捕拘留,至翌日下午十二時釋回。

 五月十四日,廖進平又因散發台灣議會請願書宣傳單,下午五時被豐原警察課逮捕拘留,翌日下午九時釋回。

 七月十五日,民眾黨假台南市西門町南座劇場召開第二屆黨員大會,出席黨員一二○人,並決議向總督府要求制定保障勞工、保護小自耕農的法律。

 八月三十日,廖進平因林登富被警察拷問致死告訴事件,被檢送台中刑務所收押九天(八月三十日上午九時──九月八日下午三時)。

 十月七日,民眾黨召開中央委員會,通過政治經濟勞動委員章程,決設立政治、經濟、勞農委員會,廖進平被選為勞農委員(主任為謝春木)。

一九二九年,三十三歲。

 一月十日,民眾黨召開中央執行委員會,議決通過謝春木、陳旺成、邱德金、陳其昌和廖進平為常務委員。

一九三○年,三十四歲。

 二月十一日,廖進平被聘為台灣工友總聯盟顧問。

 三月十一日,夜中被豐原郡警察課刑警張程等逮捕,遭灌水拷問致重傷,入台北谷口醫院治療十五天。

五月九日,被選為台灣民眾黨台中支部主幹。

 十月二十七日,霧社發生重大的武裝抗日事件,舉世震驚。廖進平代表民眾黨前往調查實況。

 十二月八日,針對霧社事件,廖進平和蔣渭水、謝春木、許胡等代表民眾黨致電日本內閣總理、貴族議院議長、拓務大臣,要求撤換台灣總督、警務局長、台中州知事(縣長)等應負責任者,並致電在野的大眾黨、勞農黨請速派員至台調查霧社事件。

一九三一年,三十五歲
 

 一月,被任為日本社會運動通信社台灣支區長,亦獲選為豐原信用組合監事。

 二月十八日,民眾黨在黨部召開第四屆黨員大會,共有一七二人參加。會上決議通過廖進平提議的綱領修改案:

 (一)爭取勞工、農民、無產市民及一切被壓迫民眾的政治自由。

 (二)擁護勞工、農民、無產市民及一切被壓迫民眾的日常利益。

 (三)努力勞工、農民、無產市民及一切被壓迫民眾旳擴大組織。

 綱領一表決通過,警察署長即出現會場,當場宣佈取締民眾黨,並逮捕蔣渭水、廖進平、陳其昌、許胡、盧丙丁、梁加升、李友三、白成枝、張晴川、楊慶珍、蔡少庭、陳天恆、黃江蓮、林水木等十六人。

 二月二十三日,蔣渭水、廖進平、張晴川及謝春木、陳其昌等主要幹部發表連署聲明曰:「台灣民眾黨雖死,但台灣人依然存在,只要專制政治存在一天,解放運動也依然存在一天。……」

 八月五日,蔣渭水因南北奔波,不幸罹患傷寒,逝世於台北,其遺言曰:

 「台灣社會運動既進入第三期,無產階級勝利迫在冒睫,凡我青年同志務須極力奮鬥,舊同志亦應倍加團結,積極援助青年同志,切望為同胞解放而努力。」

 蔣渭水逝世後,同志們組織治喪委員會,悼念這位偉大的民族解放領袖,廖進平擔任了出殯遊行的總指揮。此後,日本警方一直嚴密監視廖進平參與的政治活動。

 一九三二年,三十六歲。

 任台灣新民報台中支局編輯。

一九三三年,三十七歲。

 調任台灣新民報總社社會部記者。


一九三六年,四十歲。

 調升台灣新民報社務委員。

 本年,廖進平為向工商界發展而和陳清波(台北茶王陳天來三男,第一劇場與蓬萊閣老闆,日本置族議院議員)、詹天馬(廣播界名嘴,二二八事件發生地點天馬茶行老闆)、巫世傳(迪化街豪商,神農氏蔘藥本舖老闆)等設立株式會社廣福洋行,擔任專務取締役(今總經理)。

 一九四五年,四十九歲。

 八月,台灣光復後,廖進平為方便與由大陸返台的文化協會,台灣民眾黨及從事政治活動的同志敘舊、聯絡,將樓下辦公廳改裝為服務處。

九月三十日,廖進平迎接張士德上校(張克敏,台中縣大甲人,農民組合出身)等一百餘位第一批返台人士。又迎接了李翼中(國民黨省黨部主委)、葛敬思(行政長官公署秘書長)、張邦傑(高雄市旗後人,抗戰期間在大陸組織「台灣革命同盟會」擔任主席)。其後,劉啟光、李萬居、黃朝琴、游彌堅(四人號稱「半山」四大金剛)連震東、謝東閔等「半山」陸續返台。

 十一月,蔣渭川、張晴川、廖進平、黃朝生、呂伯雄、,王萬得,曾得志等假台北太平町三丁目(今延平北路二段)的三民書局(蔣渭川經營)二樓成立台灣政治建設協會。蔣渭川任常務理事兼總務部長,王萬得任常務理事兼組織部長,黃朝生任常務理事兼財政部長,張晴川任常務理事兼經濟部長,廖進平任常務理事兼宣傳部長。其他李仁貴,王添燈,白成枝,陳春金,曾得志,陳黃旺成,楊元丁,楊良,黃朝清等,任理監事。政治建設協會成立後,廖進平時常在第一劇場,永樂座,城隍廟,龍山寺等處舉行演講會,攻擊陳儀治台無方(經濟日日惡化,物價節節高漲,米糧有行無市,人民餓斃街頭等),致於日後招來殺身之禍。「二二八事件」後,陳儀(首謀指揮者柯遠芬)發佈叛亂首要廖進平(名列其中)被通緝而遇害,此實為原因之一。

 一九四六年,五十歲。

 五月四日,為抗議北京大學生沈崇被美軍士兵強暴案件及紀念五四愛國運動。動員人民團體,青年學生集體遊行。這次光復後的第一次大遊行是由台灣政治建設協會所主導,廖進平和呂伯雄率領社會團體,學生隊集結在台灣行政長官公署四周,並且代表台灣人民向陳儀抗議,經濟破壞發生米荒等人禍。學生隊由廖進平三男廖德雄擔任總指揮,聯合了台灣開南商工、台北工業、成功中學、泰北中學、台北商業等學生參加遊行。另外各地角頭組織,如獅鼓陣也參加。這次遊行算是順利結束,最後由廖進平及呂伯雄攜帶抗議書面呈陳儀,他們三人並由二樓正面陽台走出,對群眾演講後,宣佈解散。

一九四七年,五十一歲。

 二月廿七日,下午六點半廖進平和白成枝、黃朝生、張晴川、呂伯雄、王萬得等人正在天馬茶房的隔壁萬里紅酒家二樓開會。樓下發生公賣局查私煙傷人事件後,群眾騷動,廖進平一行乃下樓查看,目睹現場的一切情況,遂臨時開會商議,決定抗議活動,當天晚上十一點多廖進平回家,就跟三男德雄說,稍早曾發生查緝私煙致槍殺死人之事,明天早上八點,人民團體要在台北橋頭及龍山寺集合,準備先至公賣局抗議後,再到長官公署向陳儀抗議,並請妥善處。所以叫廖德雄隔天到校後連絡台北市各校,召集學生待機,在十一點後帶著學生隊至長官公署東面集合云云。

 二十八日上午八點,在大橋頭集合的民眾由銅鼓隊作前鋒經延平北路、忠孝西路至重慶南路公賣局台北分局。萬華隊經貴德街、中華路、愛國西路至公賣局總局抗議。大稻埕隊到台北分局找不到分局長後至總局和萬華隊會合。這時民眾大亂無法控制,而後民眾分三路(博愛路、重慶路、中山南路)至行政長官公署前忠孝西路一帶集合起來,派代表數名前往公署大門口,斯時,頂樓佈陣的憲兵及機關槍向忠孝西路中山南路十字路口及火車站方向的群眾做持續之掃射。群眾聽到槍聲後,四處奔散。

 一方面學生隊(台北商業初三以上約一百五十名,台灣開南商工約四百餘名,台北工業約三百名,成功中學約五、六十名,延平學院、法商學院計十數名)在廖德雄(台北商業自治會會長,後參加台北市二二八處理委員會委員兼台灣忠義服務隊副總隊長、糧食組長)總指揮下,下午十二點半左右(時間由政治建設協會聯絡指定的),分成四路(林森南路、杭州南路、忠孝東路、北平東路)向著長官公署前進,約好在一點半左右至警務處集合,前隊到警務處之時就看到長官公署的屋頂士兵向忠孝西路的群眾射擊中,因而停止前進。二時左右接到政治建設協會的聯絡員之通知後撤離學生隊,退回各學校。

 三月一日,政治建設協會派市參議員黃朝生、吳春霖、李仁貴、陳春金及張晴川參加中山堂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

 三月三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改組,廖進平(委員兼糧食組長)呂伯雄(委員兼總務組副組長)加入該會。

 三月六日下午,台灣政治建設協會上海辦事處負責人張邦傑來電說,蔣介石已派兵不日將抵達台灣云云。晚上,廖進平趕回家中準備衣服等要逃亡避難。當時三男(德雄)正好在家,廖進平告德雄說,國軍最晚三月八日就會到台灣,屆時可能會展開屠殺云云。故命令德雄把學生組織的忠義服務隊解散。言畢,八時左右離開家門。

 三月十一日,八時左右有二名便衣人員帶數名憲兵來家欲逮捕廖進平。二名便衣人員持短槍直衝二樓上來,在徹底搜查屋子後,只抓到長男(德政)三男(德雄)二兄弟,找不到廖進平後,便沒收私人信函及重要文件資料,至十時左右才離去。便衣人員臨走前,還交待二兄弟要儘速聯絡廖進平,要他來報告,否則要抓走二兄弟。同日同時(八時左右)同批憲警人馬在八條通(今中山北路一段二三五巷,天津街附近)的小橋上抓走了李仁貴(一九○一年十一月廿八日生,四十七歲)台北縣盧州鄉人,台北市參議員,台灣政治建設協會理事,日治時代在八條通口(今中山北路一段一三三號經營日本神戶牛販賣店「御成軒」,株式會社廣福洋行取締役社長,南邦電氣株式會社取締役社長等)。廖進平遇難經過如下:

 他是在八里坌往淡水渡船的碼頭附近散步時,被台北憲兵隊和淡水分隊會合逮捕。他六日下午八時離家後先到陳清汾家(貴德街錦記茶行)躲了三天,後再到台北市義勇消防隊總隊部(今延平派出所隔壁之消防隊)住了三天後,沿淡水河到蘆州李貴選里長家。後李里長再安排他至八里的山區躲藏,不幸當時二二八發生前一個月,因賭場糾紛,持短槍打死下厝庄(雙連、赤峰街一帶)角頭綽號憨獃永隆的大橋頭角頭流氓李彩鑑(綽號皮蛋)也躲在那裏。過去聽過廖進平演講識得他,為了貪得獎金便向憲兵隊告密。

 三月二十日,上午九點多,自稱某憲兵隊班長傅某手持金庫的鑰題和廖進平親手寫給次女(鴛鴦)的便條,上面寫道:一給持此字條之人三千元帶回來應用。二鴛鴦的結婚照常舉行,不用等我回來云云。傅班長說他被關在林森南路泰北中學女子部後面的憲兵隊。次日,次女與倪雲娥女士(台灣詩人王白淵的主人)趕到,但他已被送走。因而倪女士帶同次女拜訪游彌堅(台北市長)、丘念台、謝東閔等幫忙解救,但後來均無消息。

 廖進平遇難後,留下了,母陳鼻(七十六歲)妻劉邁(五十一歲)妾唐血(四十四歲)長男德政(二十七歲今美術畫家,二二八建碑委員)次男德潛(二十五歲,當時在日本東京醫大附屬醫院實習中。後在東京都新宿區開業「廖醫院」一九九○年三月病逝),三男德雄(二十歲),四男德北(十四歲,就讀成功中學初中一年級),次女鴛鴦(二十二歲),三女秀雪(十七歲,泰北中學女子部初三)四女秀春(八歲,中山國校一年級就讀中)五女秀文(六歲)等大家屬。□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894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