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詩與美的對話
市長:映彤  副市長: 淘氣麗莎翎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詩與美的對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美之光影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宗白華《美學的散步》
 瀏覽2,408|回應1推薦5

映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文達
濯雨
喵永
西映
映彤

中國詩畫中所表現的空間意識 


宗白華圓滿的中西學養

 

宗白華(18971986)原名宗之櫆,字伯華。哲學家、美學家、詩人。江蘇常熟虞山鎮人。

宗白華的父親宗嘉祿比較趨向維新,曾東渡日本考察教育,受西方的影響較大,其母方淑蘭是安徽詩人方守彝之女,受過良好的傳統文化教育,宗白華從小就在這種中西思想合璧的家境中長大,後來又在新式學校、教會學校中學習,青年時期又長年遊學海外。這種環境和經歷,不但很好地促進了宗白華對中西文化的深入瞭解,使其能在日後的詩學美學研究中放眼世界,保持一種平等公允的態度,中西馳騁。

生前惟一一部美學著作--《美學散步》。把中國體驗美學推向了極致,後人很難再出其右,他作為一個審美悟道者本身已成為一種道顯而美的象徵。但我們還應藉著散步者的靈光,走進茫茫天地之間去不斷求索。

 

內容摘要

 

現代德國哲學家斯播格耐(OSpengler)在他的名著《西方之衰落》裡面曾經闡明每一種獨立的文化都有他的基本象徵物。在埃及是“路”-- 埃及金字塔裏的甬道,在希臘是“立體”--雕像,在近代歐洲文化是“無盡的空間” 近代歐洲的最大油畫家倫勃朗(Rembrandt)的風景。這三種基本像徵都是取之於空間境界具體的表現是在藝術裡面。是我們領悟這三種文化的最深的靈魂之媒介。

 

鄒一桂認為西洋的透視的寫實的畫法"筆法全無,雖工亦匠",只是一種技巧,與真正的繪畫藝術沒有關係,所以"不入畫品"中國畫法六法上所說的“經營位置”,不是依據透視原理,而是“折高折遠自有妙理’

中國審美空間意識的表徵是用心靈的俯仰的眼睛來看空間萬象,是節奏化的音樂化的宇宙感。其中的有限與無限是相通相生的。

 

藝術境界是心靈化的,中國審美空間意識產生的主要途徑是靜觀

哲學根源是中國人的主體精神與宇宙精神相契相通,是陰陽虛實相生的,是動力學。

 

三遠

 

西洋畫的空間是一個幾何學的科學性的透視空間

中國畫所採用的是"三遠法"(即高遠、深遠、平遠),畫家的眼睛不是從固定角度集中於一個透視的焦點,而是流動著飄瞥上下四方,一目千里,把握全境的陰陽開闔、高下起伏的節奏

西洋人站在固定地點,由固定角度透視深空,他的視線失落於無窮,馳於無極。

 

推、遠

 

宗白華認為“推”是如中國書法所引起的空間感。稱為力線律動所構的空間境。

就像黃 才松 老師提出說明的圓的組合變化、動線、佔邊、佔角、指向哪裡…….

華琳提出“”字以說明中國畫面上“”之表出。畫論中的三遠之定法--遠欲其高,當以泉高之,遠欲其深,當以雲深之。遠欲其平,當以煙平之。

 

虛、實

 

中國人的最根本的宇宙觀是《易經》上所說的“一陰一陽之謂道”。我們畫面的空間感也憑藉一虛一實、一明一暗的流動節奏表達出來。(空間)同實(實物)聯成一片波流,如洪流之推波。明同暗也聯成一片波動,如行雲之推月。這確是中國山水畫上空間境界的表現法。

王船山《詩繹》裡說:“右丞妙手能使在遠者近,摶虛成實,使虛的空間化為實的生命

 

俯、仰

 

中國畫在畫台階、樓梯時反而都是上寬而下窄,好像是跳進畫內站到階上去向下看。西洋人曾說中國畫是反透視的。他不知我們是從遠向近看,從高向下看,所以“折高折遠自有妙理”,另是一套構圖。

我們從既高且遠的心靈的眼睛“以大觀小”,俯仰宇宙。杜甫尤愛用“俯”字“傲睨俯峭壁” “遊目俯大江”,“俯”不但聯繫上下遠近,且有籠罩一切的氣度。

 

無窮

 

宗白華進一步說:"中國人和西洋人同愛無盡空間(中國人愛稱太虛太空無窮無涯),但此中有很大的精神意境上的不同。中國人對於這無盡空間的態度卻是如古詩所說的:'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而心嚮往之。'……中國人於有限中見到無限,又於無限中回歸有限。他的意趣不是一往不返,而是迴旋往復的。""中國人不是向無邊空間作無限制的追求,而是'留得無邊在',低徊之,玩味之,點化成了音樂。

 

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王維的輞川詩有一絕句云:  “北垞湖水北,雜樹映朱欄,逶迤南川水,明滅青林端。  在西洋畫上有畫大樹參天者,則樹外人家及遠山流水必在地平線上縮短縮小,合乎透視法。而此處南川水卻明滅於青林之端,不向下而向上,不向遠而向近。和青林朱欄構成一片平面。而中國山水畫家卻取此同樣的看法寫之於畫面。 “樹杪玉堂懸。”(杜審言)“碧松梢外掛青天。”(杜牧)

玉堂堅重而懸之於樹杪,這是畫境的平面化。青天悠遠而掛之於松梢,這已經不止於世界的平面化,而是移遠就近了。這不是西洋精神的追求無窮,而是飲吸無窮於自我之中!我們宇宙既是一陰一陽、一虛一實的生命節奏,所以它根本上是虛靈的時空合一體,是流蕩著的生動氣韻。

 

 

大象無形”從中國古代哲學的高度探討了藝術意境的實質

 

李白詩云:地形連海盡,天影落江虛有無相生,使天地的實相變為虛相,點化成一片空靈,老子說:大象無形。藝術家用太空、太虛,無、混茫來暗示或像徵這形而上的道,這永恆創化著的原理。這就是實中之虛,即實即虛的境界。道是虛靈的是出沒太虛自成文理的節奏與和諧,老莊講以空虛不毀萬物為實,強調虛比實更真實,是一切真實的原因。畫家由陰陽虛實譜出的節奏,雖涵泳在虛靈中,卻綢繆往復、盤桓周旋,撫愛萬物,而澄懷觀道。 
中國畫中的虛空不是死的物理空間間架,而是讓物質能在裡面移動,反而是最活潑的生命源泉。

 

 

論證引述:

 

1.拈花微笑的審美境界讀宗白華《中國詩畫所表示的空間意識》作者: 張青雲

2.一個獨特的存在”—論宗白華比較詩學的獨特魅力 作者:歐陽文風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    

3.中國繪畫審美的時間意識 作者: 劉悅笛

 

結論:

 

宗白華先生曾說過:中國人愛以生活體驗真理,卻不愛以思辯確認真理……中國人一向忽視邏輯。宗白華在追尋傳統精神的過程中顯示了一位文化啟蒙主義者的天真與真誠。初看這篇文章時,速度很慢,當中存在太多的哲學思想與中國詩學,是有些咬文嚼字峰迴路轉的,需要一再的深思與融會,才能體會他的情境與論述,但初體驗後對於虛實與構圖時的思考,開始有另一層體會,目前仍在反覆咀嚼中,越覺有味!對以水彩寫生進入水墨的我,學習拋開透視去檢視畫面,用心靈的俯仰的眼睛來看空間萬象,受益良多!


轉貼自

Ellen's 畫話Blog


千峰映月竟無言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9&aid=4827288
 回應文章
宗白華的詩
推薦3


映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濯雨
文達
映彤

宗白華也寫詩,他的詩跟現代的新詩不同;

讀之讓人感受到深刻的美感。

宗白華新詩選 

人生

理性的光
情緒的海
白雲流空,便是思想片片。
是自然偉大麼?
是人生偉大呢?

一時間
覺得我的微軀
是一顆小星,
瑩然萬星裡
隨著星流。
一會兒
又覺著我的心
是一張明鏡,
宇宙的萬星
在裡面燦著。
 

築室

我築室在海濱上
紫霞作簾幕,
紅日為孤燈。
白雲與我語,
碧月照我行。
黃昏倚坐青石下,
藍空卷來海潮音!
 
我們

我們並立天河下,
人間已落沉睡裡。
天上的雙星
映在我們的兩心裡。
我們握著手,看著天,不語。
一個神秘的微顫
經過我們兩心深處。
 

月的悲吟

好友太陽謝著人間去了,
他雪峰上最後的握別
呼醒了我深穀中的沉夢。
我睡眼惺忪,悄悄地扶著山岩而起。
臉霞紅印枕,綠鬢堆雲,
我從覆鬟中,偷偷地看見那遠遠的人間了。
啊,可愛的人間,我相思久了,如今又得相見!——
噫,可愛的人間,你怎麼這樣冷清清的,不表示一點聲音?
你歌詠我的詩人,何處去了?
你頌揚我的弦音,怎不聞了?
沉寂的林中
不看見攜手的雙影。
明窗的樓上
不聽見負手的沉吟。
都城寥廓,空餘石壁森森了!
我寸心驚跳,淒然欲淚。
可愛的人間,他竟忘了我麼?——
牆上的藤花,心憐我了,
她低低垂著頭,臨風欲墮。
湖上的碧水,她同情深了,
淚光瑩瑩,向我亮著。
啊,池邊的水蓮,也忍不住了,
合起了雙眸,含淚睡去。
青山額上,罩滿愁雲,默默對我無語。
泉水嗚咽著,向東方流去。
噫,可愛的人間,還是不見一個人影!
我淚眼紅了,
頭涔涔欲墜,
且覆臥在曉雲中罷!
 
小詩

生命的樹上
凋了一枝花
謝落在我的懷裡,
我輕輕的壓在心上。
她接觸了我心中的音樂
化成小詩一朵。

 

生命的流

我生命的流
是海洋上的遠波
永遠地照見了海天的蔚藍無盡。
我生命的流
是小河上的微波
永遠地映著了兩岸的青山碧樹。
我生命的流
是琴弦上的音波
永遠地繞住了松間的秋星明月。
我生命的流
是她心泉上的情波
永遠地縈住了她胸中的晝夜思潮。
 
有贈

她們麼?
是我情天的流星
倏然起滅於蔚藍空裡。
准有你,
是我心中的明月,
清光長伴我碧夜的流雲。

戀愛

戀愛是無聲的音樂麼?
鳥在花間睡了,
人在春間醉了,
戀愛是無聲的音樂麼!
 
綠蔭

“啊,醒醒罷,
綠蔭如夢,將你籠罩住了!”
她倚坐在碧蘿邊,
藤花吹落襟上,
不曾微微覺著。
小鳥悄悄的啄到裙邊了,
她輕輕抬起雙眼,
又複沉沉低下。
啊,她幽思深了。
濃重的綠蔭
將她籠在濃夢中了。

一切群生中
我頌揚投火的飛蛾!
唯有他,
得著了光明中偉大的死!
 

瑩白的雪
深黃的葉
蓋住了宇宙的心。
但是,我的朋友,
我知道你心中的熱烈
在醞釀著明春之花。
 
春與光

你想要了解春麼?
你的心情可有那蝴蝶翅的翩翩情致?
你的歌曲可有那黃鶯兒的千囀不窮?
你的呼吸可有那玫瑰粉的一縷溫馨?
你想要了解光麼?
你可曾同那疏林透射的斜陽共舞?
你可曾同那黃昏初現的冷月齊顫?
你可曾同那藍天閃閃的星光合奏?
 
月夜海上

月天如鏡
照著海平如鏡。
四面天海的鏡光
映著寸心如鏡。
 
乞丐

薔薇的路上
走來丐化一個。
口裡唱著山歌
手中握著花朵。
明朝不得食
便死在薔薇花下。


問祖國

祖國!祖國!
你這樣燦爛明麗的河山
怎蒙了漫天無際的黑霧?
你這樣聰慧多才的民族
怎墮入長夢不醒的迷途?
你沉霧幾時消?
你長夢幾時寤?
我在此獨立蒼茫,
你對我默默無語!
 
東海濱

今夜明月的流光
映在我的心花上。
我悄立海邊
仰停星天的清響。
一朵孤花在我身旁睡了
我挹著她夢裡的芬芳。
啊,夢呀!夢呀!
明月的夢呀!
她在尋夢裡的情人,
我在念月下的故鄉!

解脫


心中一段最後的幽涼
幾時才能解脫呢?
銀河的月,照我樓上。
笛聲遠遠傳來——
月的幽涼
心的幽涼
同化入宇宙的幽涼了。


晨興


太陽的光
洗著我早起的靈魂。
天邊的月
猶似我昨夜的殘夢。



  
夜將去。   
曉色來。   
清冷的藍光   
進披幾席。   
剩殘的夜影   
遁居牆陰。   
現實展開了。   
空間呈現了。   
森羅的世界   
又籠罩了脆弱的孤心!

  
啊,詩從何處尋?   
在細雨下,點碎落花聲!   
在微風裡,飄來流水音!   
在藍空天末,搖搖欲墜的孤星!   

系住

  
那含羞伏案時   
回眸的一粲,   
永遠地系住了我   
橫流四海的放心。  

 紅花

  
我立在光的泉上。   
眼看灩灩的波,   
流到人間。   
我隨手擲下紅花一朵,   
人間添了一分春色。  


 

彩虹  

彩虹一弓   
豔絕天地。   
我欲造一句之詩,   
表現人生。  


 
 

宇宙意識與古典藝術
——宗白華新詩導讀
 

鄒建軍  周鋼山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9&aid=4827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