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詩與美的對話
市長:映彤  副市長: 淘氣麗莎翎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詩與美的對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閱讀筆記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五月的玫瑰-視線
 瀏覽747|回應2推薦8

~奇異的奇異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葉莎
Willtrue
文達
映彤
哲絮
鳶尾
淘氣麗莎
辛夷

小時後最怕媽媽在公車上招呼我過去坐,

覺得大庭廣眾下,被媽媽大聲呼喚小名,真丟臉,

偏偏媽媽不死心,一直得喊到我耳朵發燙走過去,她才甘心!

我的孩子十五六歲時,每當我看到座位招呼他時,他也一樣不耐煩,

我才奇怪他怎麼這麼彆扭,都忘記自己當初也是如此!

青少年就是這樣,莫名其妙的不好意思,莫名其妙的不高興,

老是說:「別這樣!人家在看我啊!」其實都是自己心裡作祟,

不知要經過多少年,才能走出這種活在「別人眼光」下的陰影。

美國科學奇才費曼,是個了不起的科學家和熱愛生命的哲人,

他明知所愛的人罹患癌症,還是與她結婚,不管外人的評價,堅持自己所愛。

婚後他收到太太送他的禮物,打開一看是一盒鉛筆,

上面印著一行字,「親愛的查理,我愛你,貓咪」。

「貓咪」是他對太太的暱稱,費曼覺得禮物很好,只是萬一鉛筆不小心遺落。

被別人看到那一行字時,那多不好意思,

所以他拿了 一支鉛筆,把上面的字刮掉來使用。

第二天費曼又收到太太的信:「你把字刮掉了嗎?這算什麼?

你難道不以擁有我的愛為樂!」

太太還用大寫的字體寫著「你管別人怎麼想!」

下面附了一首詩:「若你以我為恥,你就是傻瓜,你就是傻瓜。」

看到這個小故事的時候,我喜歡費曼太太的真性情,

她開心的對費曼先生示愛,但是費曼先生也許是個低調的人,

他覺得「我愛你」是兩人之間的事,不需要讓同事茶餘飯後來說嘴。

所以費曼考慮的比較多,我不覺得費曼刮掉字就是不愛她,

即便是這樣,但還是在意別人的眼光˙˙˙˙˙

人活在世上真的很累,明明不顧愛人罹患癌症而娶她,

誰會質疑費曼不愛她的妻子?費曼自己卻怕太太一行示愛的字,招來訕笑!

這個故事來自費曼的自傳,之後他自己寫到,他對自己刮掉字感到後悔,

他們本來就很相愛,何必在意別人怎麼想?別人的評價算什麼?

最近我生病了,老是頭痛,我就戴了一頂帽子防風,

結果每個人見到都要問上一問?天氣不冷啊?你為什麼戴帽子?

妳趕時髦啊!奇老師?最後我還是屈服在無聊問題上,索性不戴了!

我還是活在別人的眼光下!


午夜的玫瑰一書中第52頁,邦子因為乳癌開了胸部的大手術,術後好一陣子因為右手使不上力,無法提重物,在某日出門購物時,東西稍多,所以連撐把傘的力氣都沒有。

邦子索性就在雨中信步走回家,然而路人紛紛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不斷的睜大眼睛好奇的盯著邦子 瞧,讓邦子萬分的不自在!

我們似乎時時刻刻活在別人的眼光中,即使是多麼的干卿底事?還是會放棄某些異於尋常人的舉動,我便是有感而發寫了上文,不知您是否也遇過類似的情況,好想做自己,卻因為別人的視線,最後還是放棄!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9&aid=3996501
 回應文章
忠於內心的想法
    回應給: 奇異的奇異果(zm7076) 推薦7


哲絮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宏哥菩薩
葉莎
Willtrue
~奇異的奇異果~
淘氣麗莎
文達
映彤

在不傷害別人的前提下,我喜歡為自己而活

忠於內心的想法,無懼他人的眼光

許多人喜歡為「面子」而活,我想說「面子一斤值多少」

在我討好別人以前,我想先討好我自己

如果為了討好全世界,卻輸了自我

到頭來不會真的快樂

我始終深信唯有讓自己開心

才能讓別人開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9&aid=3996818
活在別人的眼光中
    回應給: 奇異的奇異果(zm7076) 推薦6


淘氣麗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葉莎
Willtrue
文達
映彤
~奇異的奇異果~
哲絮

奇異果問的我想了一下,我好像,自我覺醒的很晚,
一直不知不覺的活在別人的眼光中,
任何的言行舉止,都有一定的標準,大眾接受的規定。

好像如果沒有「乖乖照別人的眼中」該有的樣子,自己都會「不自然」起來,
起初是別人加給的,後來變成自己給自己的,因為不想被別人「眼光攻擊」。
於是我學會一種,最安全的法則,盡量讓自己不會收到異樣眼光,認為這是最好的方式,直到,我似乎找不到自己,那個習慣被自己壓抑的自己。

我才開始學會「任性」一點,開始思考,自己真正在乎的、喜歡的是什麼?
要衝破那些「觀念」限制,真的不太容易,「屈服」反而是容易的,
這一點上要感謝我那個特殊孩子,他小時後完全不在乎,也不理解別人的「眼光」,只是單純作他自己,我反而在這件事上跟他學習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9&aid=3996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