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四百七 草木二
 瀏覽573|回應0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嵩麟淵明




    太平廣記卷四百七 草木二          

    異木(兩門凡四十目)

    主一州樹 偃桑 不晝木 蚊子樹 聖鼓枝 鹿木 倒生木 黝木 桄榔樹

    怪松 楓人 楓鬼 楓生人 靈楓 破木有肉 江中楓材 河伯下材 鬥蚊船木

    交讓木 千歲松 汗杖 化蝶樹 涪水材 端正樹 崇賢裏槐 三枝槐 癭槐

    荊根枕 五重桑 蜻蜓樹 無患木 醋心樹 登第皂莢 辨白檀樹

    藟蔓  藤實杯 鐘藤 人子藤 蜜草蔓 胡蔓草 野狐絲異木

    主一州樹     

    東方荒外。有豫章焉。此樹主一州。其高千丈,圍百丈。本上三百丈,始(「始」原作「本」,據陳校本改)有枝條,敷張如帳。上有玄狐黑猿。樹主一州,南北並列,面向西南。有九力士,操斧伐之,以占九州吉凶。斫復,其州有福;創者州伯有病;積歲不復者,其州滅亡(「亡」言州伯死,「復」者木創復也,出《神異經》。「伯」字原闕。出《神異經》四字原在「者」字下,據陳校本補改)。

    【譯文】    

    東方荒野之外,有一棵豫章樹。這棵樹主一州的吉凶禍福。樹高一千多丈,樹圍一百多丈。樹幹往上三百多丈的地方才開始有枝條。枝條四下敷張像幔帳一樣。樹上有黑色的狐狸和猿猴。樹主一州的吉凶禍福,南北並列,面向西南。曾有九個大力士,拿著斧子來砍伐它,用這種辦法來占卜九個州的吉凶。砍完又平復的,這個州就有福;使樹受到創傷的,這個州的首領就會生病;砍完之後好長時間也不平復的,這個州的首領就會死亡。

    偃桑    

    東方有樹焉,高八十丈。敷張自輔。其葉長一丈,廣六七尺。名曰桑。其上自有蠶,作繭長三尺。繰一繭,得絲一斤。有椹焉,長三尺五寸,圍如長(桑是偃桑,但樹長大耳)。(出《神異經》)

【譯文】    

東方有一棵大樹,高八十丈。樹枝全都張開,自相輔助。樹葉長一丈,寬六七尺。樹名叫桑。樹上自然生長著蠶。此蠶作出來的繭,長三尺。只繰一個繭,就可以繰出一斤絲來。還結有桑椹,長三尺五寸,圍長也是三尺五寸(這種桑叫偃桑,比一般的桑樹高大)。

    不晝木    

    荒外有火山,其中生不晝之木,晝夜火燃,得曝風不猛,猛雨不滅。(出《神異經》)

    【譯文】    

    很遠的地方有一座火山,山中生長著一種不分白天黑夜的樹木,白天黑夜都在燃燒,受到日曬和風吹火勢也不變得猛烈,受到大雨的澆潑火也不滅。

    蚊子樹    

    有樹如冬青,實生枝間,形如枇杷子。每熟即坼裂,蚊子群飛,唯皮殼而已。土人謂之蚊子樹。(出《嶺南異物志》)

【譯文】    

有一種樹很像冬青,果實生在樹枝之間,外形像枇杷子。果實每到成熟期就裂開,一群蚊子從中飛出,所謂果實只是個空殼罷了。當地人叫它蚊子樹。

    聖鼓枝    

    含洭(「含洭」原作「舍溯」,據《酉陽雜俎》十改)縣 水口下東岸,有聖鼓,即楊山之鼓枝也,橫在川側。沖波所激,未嘗移動。衆鳥飛鳴,莫有萃者。般人誤以篙觸,以患瘧。(出《酉陽雜俎》)

【譯文】    

含洭縣 水口下東岸,有一根聖鼓枝--也就是楊山的鼓枝--橫臥在山川之側。山洪的沖激,不曾使它移動過。各種鳥在附近飛來飛去,鳴叫不已,但是沒有往這聖鼓枝上群集的。撑船的誤把船篙觸到聖鼓枝上,就一定會患上瘧疾。

    鹿木    

    武陵郡北,有鹿木二株,馬伏波所種。木多節。(出《酉陽雜俎》)

【譯文】    

武陵郡北面,有兩棵鹿木,是伏波將軍當年栽種的。這種樹木身上多節。

    倒生木    

    倒生木,此木依山生,根在上。有人觸則葉翕,人去則葉舒。出東海。(出《酉陽雜俎》)

【譯文】    

倒生木,依傍著山崖而生,根在上,頭在下。如果有人觸到它,它的葉子就收攏;人離開之後,葉子又展開。它出在東海。

    黝木    

    黝木,節以盅獸,可以爲鞭。(原闕出處,今見《酉陽雜俎續》十)

【譯文】    

黝木,樹節像毒蟲猛獸,可以用來做鞭子。

    桄榔樹    

    古南海縣有桄榔樹,峰頭生葉,有面。大者出面,乃至百斛。以牛乳啖之,甚美。(出《酉陽雜俎》)

【譯文】    

古代南海縣有一種桄榔樹,最頂上生葉。樹葉上有面。一棵大一點的桄榔樹,出的面可達一百斛。這面和牛奶一起吃,特別好吃。

    怪松    

    南康有怪松。從前刺史,每令畫工寫松,必數枝衰悴。後因一客與妓,環飲其下,經日松死。(出《酉陽雜俎》)

【譯文】    

南康有一棵很怪的松樹。從前,刺史每次讓畫工畫這棵松,就一定有幾個樹枝衰敗憔悴。後來因爲一個客人和一名歌妓在樹下環繞著它飲酒作樂,一日之後,這松樹居然死了。

    楓人(種田)    

    嶺中諸山多楓樹。樹老多有瘤癭。忽一夜遇暴雷驟雨,其樹贅則暗長三數尺。南人謂之楓人。越巫云,取之雕刻神鬼,異致靈驗。(出《嶺表錄異》)

【譯文】    

嶺中各山中楓樹很多。樹老之後,很多都長有瘤子。忽然有一天夜裏,遇上一場暴雷驟雨,一棵楓樹上的瘤子就暗長了好幾尺。南方人叫它「楓人」。越地的女巫說,用這種楓樹上的瘤子雕刻神鬼,特別靈驗。

    楓鬼    

    《臨川記》云,撫州麻姑山,或有登者,望之,廬岳彭蠡,皆在其下。有黃連厚樸,恒山楓樹。數千年者,有人形,眼鼻口臂而無脚。入山者見之,或有砟之者,皆出血。人皆以藍冠于其頭,明日看失藍,爲楓子鬼。(出《十道記》)

【譯文】    

《臨川記》說,撫州的麻姑山,有攀登的人,往四外望去,廬、岳、彭蠡,都比不上它。山上有黃連、厚樸和恒山楓樹。有棵活了幾千年的老樹,已經化成人形,眼、鼻、口、臂全有,但是沒有脚。進山的人見到它,如果有人從它身上弄掉一小塊兒,全都出血。人們都把藍草像戴帽子那樣蓋到它的頭上,第二天去看就全都沒了,是楓子鬼。

    楓生人    

    江東江西山中,多有楓木人,于楓樹下生,似人形,長三四尺。夜雷雨,即長與樹齊,見人即縮依舊。曾有人合笠于首(「首」字原闕,據明抄本、陳校本補),明日看,笠子挂在樹頭上。旱時欲雨,以竹束其頭,禊之即雨。人取以爲式盤,極神驗。楓木棗地是也。(出《朝野僉載》)

【譯文】    

江東江西的山中,有許多楓木人,生長在楓樹之下,像人形,高三四尺。夜間有雷雨,它就長得和樹一般高。見到人它就依舊縮回去。曾經有人把竹笠扣到它的頭上,第二天去看,竹笠居然挂到樹頭上去了。旱天的時候想要下雨,用竹針扎它的頭,然後舉行求雨的儀式就下雨了。人們把它從山上弄回來做成占卜用的盤子,極其靈驗。楓樹長在棗地上,就能出現這種情况。

    靈楓    

    南中有楓子鬼,楓木之老者人形,亦呼爲靈楓焉。(出《述異記》)

【譯文】    

南中有「楓子鬼」,樹齡極大的老楓樹可以化作人形,也稱之爲「靈楓」。

    破木有肉    

    有人破大木,木中有肉,可五斤,如熟猪肉。(出《稽神錄》)

【譯文】    

有人破一根大木頭,發現木頭裏邊有肉,能有五斤重,像是熟猪肉。

    江中楓材    

    循海之間,每構屋,即命民踏木于江中,短長細大,唯所取。率松材也。彼俗常用,不知古之何人斷截。埋泥沙中,既不朽蠹,又多如是。事可異者。(出《嶺南異物志》)

【譯文】    

循海之間,每有人蓋房子,就讓村民到江中踩尋木材,長短粗細,需要什麽樣的就找什麽樣的。大致都是松材。那裏的百姓常用它。也不知古時候是誰采伐的。埋在泥沙當中,既不朽爛,沒有蟲子叮咬,又有如此之多,這事可真够奇的。

    河伯下材    

    中宿縣山下有神宇,溱水至此,沸騰鼓怒。槎木泛至此淪沒,竟無出者,世人以爲河伯下材。(出《酉陽雜俎》)

【譯文】    

中宿縣山下有供奉神像的房屋,溱水流到這裏,波浪翻滾如怒。木筏泛到這裏就沉沒,再也不能露出水面,世人認爲這是河神截下來的木材。

    鬥蛟船木    

    樟木,江東人多取爲船。船有與蛟龍鬥者。(出《酉陽雜俎》)

【譯文】    

樟木,江東人大多用它做船。這種船有和蛟龍爭鬥的。

    交讓木    

    武陵郡記,白雉山有木,名交讓。衆木敷榮後,方萌芽;亦更歲迭榮也。(出《酉陽雜俎》)

【譯文】    

據武陵郡記載,白雉山上有一種樹,名叫「交讓」,各種樹木普遍茂盛之後,它才萌芽;並且每隔一年才繁榮一次呢。

    千歲松    

    《玉策記》稱,千歲松樹,四邊披越,上杪不長。望而視之,有如偃蓋。其中有物,如青犬,或如人。皆壽萬歲。(出《抱樸子》)

【譯文】    

《玉策記》說,千歲之松,樹皮破裂,凹凸不平,樹梢長年不長,遠遠望去,樹冠如偃仰的車蓋,那裏面有東西,像青色的狗,有的像人,凡是這樣的,都有一萬年的壽命了。

    汗杖    

    東方朔西那汗國回。得聲木十枚。帝以賜大臣。人有疾則杖汗,將死則折。裏語:「生年未半杖不汗。」(出《酉陽雜俎》)

【譯文】    

東方朔從西那汗國回來,帶回來十根聲木。皇上把這些聲木賜給大臣。人有病,木杖就出汗;人將死,木杖就折斷。俚俗有這樣的諺語:「生年未半杖不汗。」

    化蝶樹    

    長安城禁苑內一大樹,冬月雪中,忽花葉茂盛。及雕落結實,其子光明璨爛,如火之明焉。數日,皆化爲紅蛺蝶飛去。至明年,唐高祖自唐國入長安。此必前兆也。(出《瀟湘錄》)

【譯文】    

長安城禁苑中有一棵大樹,在冬天的風雪裏,忽然間它就長出茂盛的花葉來。等到花落結果,那些果都光燦燦的,像火一樣光明。幾天之後,這些果子都變成蝴蝶飛去。到了第二年,唐高祖從唐國進入長安。這一定是前兆。

    涪水材    

    梓童郪縣,唐大曆七年,夏六月甲子,涪水泛溢,流木數千條。梁棟欀桷具備。補內城屋,悉此木。喬林爲之記。(出《洽聞記》)

【譯文】    

梓童郪縣,唐大曆七年夏天六月甲子日,涪水暴漲,沖下來幾千根木頭,大大小小做梁做柁的都有。補修城內的房屋,全都用這些木材。喬林把這事記了下來。

    端正樹    

    長安西端正樹,去馬嵬一舍之程,乃唐德宗皇帝幸奉天,睹其蔽芾,錫以美名。後有文士經過,題詩逆旅,不顯姓名。詩曰:「昔日偏沾雨露榮,德皇西幸賜嘉名。馬嵬此去無多地,合向楊妃冢上生。」風雅有如此焉。(出《抒情詩》)

【譯文】    

長安之西的端正樹,離馬嵬坡三十里路程,是唐德宗皇帝駕臨奉天,看到它葱蘢茂盛才賜給它美名的。後來有一個文士從這裏經過,在客棧裏題了詩,沒有署名。詩說:「昔日偏沾雨露榮,德皇西幸賜嘉名。馬嵬此去無多地,合向楊妃冢上生。」竟是如此風雅!

    崇賢里槐    

    唐陳樸者,元和中,崇賢里此街大門外,有槐樹,嘗黃昏徙倚窺外。見若婦人及老狐異鳥之類,進入樹中。遂伐視之。樹凡三槎,並空中,一槎中有獨頭栗一百二十一枚,中繈一死兒,長尺餘。(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元和年間,一個叫陳樸的人,從崇賢里北街大門外自己的家裏,依著門往外看。這正是黃昏時候,他看見一些好像婦人及老狐異鳥之類的東西,飛入一棵大槐樹裏。于是他就把大槐樹砍倒,看到底是怎麽回事。大槐樹一共三個杈,中間都是空的,一個杈中裝有獨頭栗子一百二十一個,中間用布包著一個死孩子,一尺多長。

    三枝槐    

    唐相國李石,河中永樂有宅。庭槐一本,抽三枝,直過堂前屋脊,一枝不及。相國同堂昆弟三人,曰石,曰而(陳校本「而」作「程」),皆登宰執;唯福一人,曆七鎮使相而已。(原闕出處,今見《酉陽雜俎續》十)

【譯文】    

唐相國李石,在河中永樂有一所宅子。庭中有一棵槐樹,三個枝,其中有兩枝直過堂前的屋脊,有一枝達不到。李石兄弟三人,他和一個叫李而的都登相位,而一個叫李福的只做過七鎮使相而已。

    癭槐    

    華州三家店西北道邊,有槐甚大,葱郁周回,可蔭數畝。槐有癭,形如二猪,相趁奔走。其回顧口耳頭足,一如塑者。(出《聞奇錄》)

【譯文】    

華州三家店西北的道邊上,有一棵槐樹,特別高大,枝葉葱郁,環繞縈回,可以蔭蓋好幾畝地。槐樹上有瘤子,形狀就像兩頭猪在互相追逐奔跑。反復地看那兩頭猪的口、耳、頭、足,全都象用泥塑的。

    荊根枕    

    賈人張弘者,行至華岳廟前,忽昏懵,前進不可,系馬于一金荊樹而酣睡。馬驚,拽出樹根而去。寤,逐而及之。樹根形如獅子,毛爪眼耳足尾,無不悉具。乃于華陰縣,求木工修之爲一枕,獻于廟。守廟者常以匱鎖之。行人聞者,賂守廟者百錢,始獲一見。(出《聞奇錄》)

【譯文】    

商人張弘,走到華岳廟前,忽然感到暈眩,不能繼續前進,就把馬拴到一棵金荊樹上,自己就地酣睡。馬好像受到驚嚇,拽出樹根來拖著就跑。張弘醒來,追上馬,發現那樹根形狀很像一隻獅子,毛、爪、眼、耳、足、尾,全都具備。于是他就到華陰縣,找木工修理加工成一個獅形的枕頭,獻給廟裏。守廟的常用櫃子鎖著它。聽說這事的行人,要拿一百錢送給守廟的,才能獲准看一看。

    五重桑    

    洛中願會寺,魏中書侍郎王翊舍宅立也。佛堂前生桑樹一株,直上五尺,枝條橫繞,柯葉旁布,形如羽蓋。復高五尺,又然。凡爲五重。每一重,葉椹各異。京師道俗,謂之神桑。觀者甚衆。帝聞而惡之,以爲惑衆,命給事黃門侍郎元紀,伐殺之。其日云霧晦冥,下斧之處,流血至地,見者莫不悲泣。(出《洛陽伽藍記》)

【譯文】    

洛中的願會寺,是魏時中書侍郎王翊舍宅建起來的。佛堂前長出一棵桑樹,直上五尺,枝條橫出,樹葉旁生,葱蘢茂密,形如羽蓋。又高五尺,又是這樣一重枝葉,共是五重。每一重的葉和椹都不一樣。京城的人們,不管是道是俗,都說這是神桑。前來觀看的人很多。皇帝聽了這事很厭惡,認爲這是惑衆,就命令給事黃門侍郎元紀前去砍伐這棵桑樹。這一天云低霧重,陰沉昏暗。斧子砍到樹上,被砍之處立刻就流血到地,在場觀看的人,沒有不感到悲傷而哭泣的。

    蜻蜓樹    

    昔婁約居常山,據禪座。有一野嫗,手持一樹。植之于庭,言此是蜻蜓樹。歲久芬芳鬱茂。有一烏,身赤尾長,常止息其上。(出《酉陽雜俎》)

【譯文】    

過去婁約住在常山,坐在座上。有一個村野中的老女人,手持一棵小樹,把它栽到婁約的庭院當中,說這是蜻蜓樹。年頭多了,這樹枝葉繁茂,氣味芬芳。有一種身體赤紅尾巴很長的鳥雀,常常止息在這棵樹上。

    無患木    

    無患木,燒之極香,避惡氣。一名噤婁,一名桓。昔有神巫曰瑤眊,能符劾百鬼,擒魑魅,以無患木擊殺之。世人競取此木爲器,用却鬼,因曰無患木。(出《酉陽雜俎》)

【譯文】    

無患木,把它點燃,氣味極香,避邪惡之氣。一名叫「噤婁」,一名叫「桓」。過去有個神巫叫瑤眊,能用符咒降伏百鬼,擒妖捉怪,用無患木擊殺這些鬼怪。世人爭搶著弄這種木頭做器縣,用它驅鬼避邪,因而就叫無患木。

    醋心樹    

    杜師仁嘗賃居。庭有巨杏樹。鄰居老人,每擔水至樹側,必嘆曰:「此樹可惜。」杜詰之。老人云:「某善知木病,此樹有疾,某請治。」乃診樹一處,曰:「樹病醋心。」杜染指于蠹處嘗之,味若薄醋。老人持小鈎披蠹,再三鈎之,得一白蟲,如蝠。乃傅藥于瘡中。復戒曰:「有實,自青皮時,必標之。十去八九,則樹活。」如其言,樹益茂盛矣。又云:「嘗見《栽植經》三卷,言木有病醋心者。(出《酉陽雜俎》)

【譯文】    

杜篩仁曾經租房子住。庭院裏有一棵大杏樹。鄰居的一位老人,每當挑水走到樹旁,一定會嘆息說:「這樹可惜了!」杜師仁問老人怎麽回事。老人說:「我會給樹木看病。這棵樹病了,讓我給它看看吧。」于是他就診視樹的一處,然後說,樹得的是醋心病。杜師仁用手指在蟲咬處醮一下放到嘴裏一嘗,味道確實像薄醋。老人拿著一把小鈎子往外鈎蟲子,再三地鈎,鈎出一條小白蟲,樣子像蝙蝠。于是就在樹的瘡中敷了藥。又警告說:「結了果之後,從青皮的時候起,就要標有記號,除去十分之八九,樹就能活。」杜師仁照他說的去做,果然那樹更加茂盛了。又說,杜師仁曾經讀過《栽植經》三卷,那上面說樹木確實有患醋心病的。

    登第皂莢    

    泉州文宣王廟,庭宇嚴峻,學校之盛,冠于藩府。庭中有皂莢樹,每州人將登第,則生一莢。以爲常矣。梁真明中,忽然生一莢有半,人莫諭其意。乃其年,州人陳逖,進士及第;黃仁穎,學究及第。仁穎耻之,復應(「應」原作「登」,據明抄本改)進士舉。至同光中,舊生半莢之所,復生全莢。其年,仁穎及第。後數年,廟爲火焚。其年,閩自稱尊號,不復貢士,遂至于今。(出《稽神錄》)

【譯文】    

泉州的文宣王廟,庭院屋宇莊嚴高峻,開辦學校的盛况,在藩府是數第一的。庭院中有一棵皂莢樹,每當州中將有人登第,它就生出一莢。人們都習以爲常了。梁貞明年間,它忽然生出一個半莢來,人們不知道這是什麽意思。就在這一年裏,本州人陳逖,進士科及第;黃仁穎,學究科及第。黃仁穎感到羞耻,又去參加進士科考試。到了同光年間,原先生半莢的地方,長出一個完整的莢來。就是這一年,黃仁穎及第了。以後過了幾年,文宣王廟被火燒。那一年閩地自稱尊號,不再向朝廷舉薦人才,直到如今。

    辨白檀樹    

    劍門之左峭岩間(「間」原作「聞」,據明抄本改)有大樹,生于石縫之中,大可數圍,枝幹純白。皆傳曰白檀樹。其下常有巨虺,蟠而護之,民不敢采伐。又西岩之半,有志公和尚影,路人過者,皆西向擎拳頂禮,若親面其如來。王仁裕癸未歲入蜀,至其岩下,注目觀之,以質向來傳說。時值晴朗,溪穀洗然,遂勒轡移時望之。其白檀,乃一白栝樹也。自曆大小漫天。夾路溪穀之間,此類甚多,安有檀香蛇繞之事?又西瞻志公影,蓋岩間有圓柏一株,即其笠首也;兩面有上下石縫,限之爲身形;斜其縫者,即袈裟之文也;上有苔蘚斑駁,即山水之毳文也。方審其非白檀。志公不留影于此,明矣。仍知人之誤傳者何限哉!(出《玉堂閑話》)

【譯文】    

劍門左邊的峭岩之間,有一棵大樹,生長在石縫中,好幾圍粗,枝幹純白色。人們都傳說這是一棵白檀樹。樹下常常有一條大毒蛇,蟠踞在那裏守護著,村民不敢去采伐它。又說西岩壁的半腰處,有志公和尚的影像。路人從這裏走過的時候,都要朝西方擎起雙手頂禮膜拜,就像親眼見到了如來一樣。王仁裕于癸未年進入蜀地。他走到那岩下時,尤其注意地觀察了一番,來判斷向來的傳說是否屬實。這時候正趕上天氣晴朗,溪谷青翠,就像用水洗過的樣子。于是他就勒住馬轡久久觀望。那白檀,原來竟是一棵白栝樹!他親自經歷的大小事情漫天皆是。道路被夾在溪穀中,這類情形特別多,哪有什麽毒蛇盤繞香檀樹的事!他又向西看那志公和尚的影像。在岩間有圓柏一棵,那就是志公戴著竹笠的頭;兩邊有上下走向的石縫,畫出了志公的身形;斜向的石縫,就是袈裟上的花紋了;那上面有斑斑駁駁的苔蘚,就勾勒描畫出山水圖案來。這才審定,那樹不是白檀樹,那影也不是志公的留影。弄明白了,才知道人們的誤傳沒有邊際呢!

    藟蔓藤實杯    

    藤實杯出西域。藤大如臂。葉似葛花實如梧桐。實成堅固,皆可酌酒。自有文章,映澈可愛。實大如杯,味如豆蔻,香美消酒。士人提酒,來至藤下,摘花酌酒,乃以其實消醒。國人寶之,不傳于中土。張騫入宛得之。事在《張騫出關志》。(出《炙轂子》)

【譯文】    

藤實杯來自西域。藤有胳膊那麽粗。葉子像葛花的葉,果實像梧桐的果。果實成熟之後堅硬結實,都可以酌酒。那上面自然生有花紋,明澈可愛。果實有杯子那麽大,味道像豆蔻,既香美又有消酒的功效。士人提著酒來到藤下,摘花舀酒,竟然又用它的果實解酒。國人把它當成寶貝,不傳給東土。張騫通西域的時候入大宛而得之。這事記在《張騫出關志》裏。

    鐘藤    

    松楨,即鐘藤也。葉大者,晉安人以爲盤。(出《酉陽雜俎》)

【譯文】    

松楨就是鐘藤。晉安人用較大的鐘藤葉做盤子。

    人子藤    

    安南有人子藤,紅色,在蔓端有刺。其子如人狀。昆侖燒之集象。南中亦難得。(出《酉陽雜俎》)

【譯文】    

安南有一種叫做人子藤的植物,紅色,藤蔓的頂端有刺。它的籽實有如人形。昆侖島一帶焚燒它的籽實召集大象。即使在南中,人子藤也是難得的。

    蜜草蔓    

    北天竺國出蜜草,蔓生大葉,秋冬不死。因重霜露,遂結成蜜,如塞上蓬鹽。(出《酉陽雜俎》)

【譯文】    

北天竺國出産一種植物叫蜜草,蔓生,大葉,秋冬也不雕落。由于屢經霜露,便積結成蜜,就像塞外大地上的蓬鹽。

    胡蔓草    

    胡蔓草,此草在邕間,叢生。花偏如栀子,稍大,不成朵,色黃白。葉稍異。誤食之,數日卒死。飲白鵝白鴨血(「血」字原闕,據明抄本補)則解。或以物投之,祝曰:「我買你,食之不死。」(出《酉陽雜俎》)

【譯文】    

胡蔓草生在邕間,是叢生植物。花偏,像栀子花,比栀子花稍大,不成朵,黃白色。葉與栀子葉略有不同。誤吃了胡蔓草,幾天之內就死。喝白鵝白鴨血就能解。有的人把什麽東西扔向它,禱告說:「我買你,吃了別讓我死。」

    野狐絲    

    有草蔓生,色白,花微紅,大如粟。秦人呼爲野狐絲。(出《酉陽雜俎》)

【譯文】    

有一種草,蔓生,色白,花微紅,大小如同米粒,秦地人叫它野狐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96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