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四百五 寶六(錢、奇物附)
 瀏覽486|回應0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嵩麟淵明


    太平廣記卷四百五  寶六(錢、奇物附)  

    錢  淯陽童子 文德皇后 岑文本 王清 建安村人 徐仲寶 邢氏 林氏 曹真  

奇物 徐景 中牟鐵錐 毒槊 集翠裘 謝靈 運須 開元漁者 楊妃襪 紫米

嘉陵江巨木 江淮市人桃核 玉龍膏 段成式 李德裕 夏侯孜 嚴遵仙槎錢

    淯陽童子    

    晉義熙十二載,淯陽縣群童子,浴于淯水。忽見側有錢出,如流沙,因競取之。手滿,放隨流去。又以衣盛裹,各有所得。又見流綫中有一銅車,小牛牽之,勢甚奔迅。兒等奔逐,掣得一輪。徑可五寸,猪鼻,轂有六輻,通然青色。缸內黃脫,狀如恒運。于時沈敞(「敞」原作「敝」,據陳校本改)守南陽,求得此物,然莫測之。(出《洽聞記》)

【譯文】    

(東)晉安帝義熙十二年,淯陽縣的一群兒童,在淯河裏洗澡,忽然發現身邊有錢涌出,像流沙一樣。于是孩子們就爭搶著撈取那些錢,手撈滿之後,許多錢順流而去。他們又用衣服裹錢,各有所得。又看到流錢中有一輛小銅車,由一頭小牛拉著,在水中跑得很快。孩子們追趕上去,拽下來一個車輪。車輪的直徑有五寸,猪形鼻,轂上裝有六根輻條,全是青色。從插軸的圓孔看,像是長久運轉的樣子。當時沈敞是南陽太守。他弄到此物,但是沒有弄清究竟是個什麽東西。

    文德皇后    

    錢有文如甲迹者,因文德皇后也。武德中,廢五銖錢,行開通元寶(應爲「開元通寶」--編譯作者注)錢。此四字及書,皆歐陽洵所爲也。初進樣日,後掐一甲迹,因是有之。(出《譚賓錄》)

【譯文】    

有一種錢的圖案像指甲掐出的痕迹似的,那是因爲文德皇后而形成的。武德年間,廢止五銖錢的流通,開始使用「開元通寶」錢。這四字的書寫,是歐陽洵完成的。當初將設計圖樣送給皇帝審查時,文德皇后在那上面掐出了一道指甲印兒,因此鑄錢的時候把指甲印兒也鑄出來了。

    岑文本    

    唐貞觀中,岑文本下朝,多于山亭避暑。日午時,寤初覺,忽有扣山亭院門者。藥竪報云,上清童子元寶,故此參奉。文本性素慕道,束帶命入。乃年二十已下道士,儀質爽邁,衣服纖異。冠淺青圓角冠,衣淺青圓用帔,履青圓頭履。衣服輕細如霧,非齊絝魯縞之比。文本與語。乃曰:「僕上清童子,自漢朝而果成。本生于吳,已得不凝滯之道,遂爲吳王進入,見漢帝。漢帝有事,擁遏教化,不得者無不相問。僕嘗與方圓行下,皆得通暢。由是自著(明抄本無“著」字,當下文爲句),文、武二帝,迄至哀帝,皆相眷。王莽作亂,方出外方,所至皆沐人憐愛。自漢成帝時,遂厭人間,乃尸解而去。或秦或楚,不常厥居。聞公好道,故此相謁耳。」文本詰以漢魏齊梁間君王社稷之事,了了如目睹。因言史傳間,屈者虛者亦甚多。文本曰:「吾人冠帔,何制度之異?」對曰:「夫道在于方圓之中,僕外服圓而心方正,相時之儀也。」又問曰:「衣服皆輕細,何土所出?」對曰:「此是上清五銖服。」又問曰:「比聞六銖者天人衣,何五銖之異?」對曰:「尤細者則五銖也。」談論不覺日晚,乃別去。才出門而忽不見。文本知是異人。乃每下朝,即令伺之,到則話論移時。後令人潜送,詣其所止。出山亭門,東行數步,于院墻下瞥然而沒。文本命工力掘之,三尺至一古墓。墓中無餘物,惟得古錢一枚。文本方悟,上青童子是青銅;名元寶,錢之文也;外圓心方,錢之狀也;青衣銅衣也;五銖服亦錢之文也;漢時生于吳,是漢朝鑄五銖錢子吳王也。文本雖知之,而錢帛日盛,至中書令。十年,忽失古錢所在,文本遂薨。(出《傳異志》)

【譯文】    

唐貞觀年間,岑文本下了朝多半都在山亭避暑。一日午時,剛睡醒,忽聽得有人在山亭院門外敲門。藥童報告說,是上清童子元寶求見。岑文本平素喜歡道教,一聽是道士求見,就急忙束帶讓他進來。進來的居然是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小道士,儀態氣質超凡脫俗,真可謂仙風道骨,衣服也與衆不同。戴淺青色圓角道士帽,披淺青色圓角帔,穿青色圓頭鞋。小道士的衣服輕細如霧,有名的齊絝魯縞也不能與它相比。岑文本和他說話。他便說:「我是上清童子,從漢朝時就修成正果。本來生于吳地,修得不凝滯之道之後,就被吳王送進京城,見到漢帝。漢帝有私心,阻塞教化,困惑不解的都求教于我。我嘗與方圓走下去,全能够通暢。所以自文武二帝,直到哀帝,都喜歡我。王莽作亂,我才到了外地,到哪里都受到人們的喜愛。從漢成帝時起,我就開始討厭人間了,就尸解而去,或秦地或楚地,不一定在哪落脚。聽說你好道教,所以來拜見你。」岑文本向道士問些漢魏齊梁之間君王社稷的事,道士有問必答,對答如流,事事都像他親眼見過。他對岑文本說,史傳之中,受委屈被冤枉了的以及虛有個好名聲其實並不好的很多。岑文本說:「人的穿戴爲什麽不同呢?」道士回答說:「道就在方圓之中。我的外形是圓的,但是心是方正的。這是相時的準則呀!」岑文本又問:「你身上穿的衣服都很輕細,是什麽地方出産的?」道士回答說:「這是上清五銖服。」岑文本又問:「聽說六銖服是天上人穿的衣服,它和五銖服有什麽不同?」道士回答說:「更輕細的就是五銖服。」他們談著談著,不覺很快談到日晚,道士就告別回去了。他剛出門就忽然不見了,岑文本便知道他不是個平常人。每次下朝,岑文本都讓人等候那道士,道士一來,他們就談論個沒完沒了。後來又讓人暗中跟踪他,看他究竟到什麽地方去。結果是他出山亭門,往東走不幾步,在墻下就眼睜睜地不見了。岑文本讓人就地挖掘,挖三尺挖到一個古墳墓。墓中沒有別的東西,只有一枚古錢。岑文本頓然大悟。「上清童子」是「青銅」的意思;名「元寶」是錢上的字;「外圓心方」是錢的形狀;青衣就銅衣;「五銖」服也是錢上的文字;「漢時生于吳」是漢朝在吳王那裏鑄了五銖一枚的錢。岑文本雖然知道這些,但他自己的錢財還是越來越多,官做到中書令。十年之後,忽然失去了那枚古錢,岑文本便死了。

    王清    

    元和初,洛陽村百姓王清,傭力得錢五鍰(「鍰」原作「錠」,據明抄本改),因買田畔一枯栗樹,將爲薪以求利。經宿,爲鄰人盜斫。創及腹,忽有黑蛇,舉首如臂。語人曰:「我王清本也,汝勿斫!」其人驚懼,失斤而走。及明,王清率子孫薪之,復掘其根下,得大瓮二,散錢實之。王清因是獲利如歸,十餘年巨富。遂甃錢成形龍,號王清本。(出《酉陽雜俎》)

【譯文】    

元和初年,洛陽村百姓王清,賣苦力賺了五鍰錢,就買了地邊上的一棵枯死的栗子樹,要把它加工成木柴出賣,賺幾個錢花。夜裏,有一個鄰人去偷砍這棵栗樹。砍入樹身,忽然有一條黑蛇,抬起像人的手臂那麽粗的頭來,對偷砍樹的人說:「我是王清的樹幹,你不要砍!」那人嚇得魂飛魄散,丟下斧子就跑。等到天明,王清率領子孫把枯樹砍倒,又往樹根底下挖,挖出來兩口大瓮,裏面裝滿了零散的錢。王清因此獲利而歸,十幾年之後成爲巨富。那事之後,瓮裏的錢就化作龍形,這錢稱作「王清本」。

    建安村人    

    建安有村人,乘小舟往來建(「建」原作「見」,據明抄本改)溪中,賣薪爲業。嘗泊舟登岸,將伐薪。忽見山上有數錢流下,稍上尋之,累獲數十。可及山半,有大樹。下有大瓮。高五六尺,錢滿其中。而瓮小欹,故錢流出。子是推而正之,以石搘之。以衣襟貯五百餘而歸。盡率家人復往,將盡取。既至,得舊路,見大樹而亡其瓮。村人徘徊,數日不能去。夜夢人告之曰:「此錢有主。向爲瓮欹,以五百顧爾正之。餘不可妄想也。」(出《稽神錄》)

【譯文】    

建安有個村人,撑著小船往返于建溪之上,賣柴爲生。有一天,他把船靠了岸,上山砍柴,忽然看見山上有幾枚錢滾下來。他往上尋找,一共拾到幾十枚。尋到山半腰,他看到一棵大樹,大樹下有一口大瓮,瓮高五六尺,裏邊裝滿了錢。但是瓮稍微歪斜一點,所以錢能流出來。于是他去把瓮推正,用石頭支住。然後他脫下衣服,包了五百多拿回家。他馬上就領著全家人返回去,要把那些錢全弄回來。來到山上,找到原先那條路,很快就又來到那棵大樹下。但是那口大瓮却不知哪里去了。那人悔恨得要死,徘徊了好幾天也不肯離開。一天夜裏他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人告訴他說:「那些錢是有主的。幾天前因爲瓮歪了,用五百錢雇你把瓮弄正罷了,其餘的錢不可妄想。」

    徐仲寶    

    徐仲寶者,長沙人。所居道南有大枯樹,合數大抱。有僕夫灑掃其下,沙中獲錢百餘,以告仲寶。仲寶自往,亦獲數百。自爾每須錢,即往掃其下,必有所得。如是積年,凡得數十萬。仲寶後至揚都,選授舒城令。暇日,與家人共坐地中,忽有白氣甚勁烈,斜飛向外而去。中若有物,其妻以手攫之,得一玉蛺蝶。製作精妙,人莫能測。後爲樂平令,家人復往,于厨側鼠穴中,得錢甚多。仲寶即率人掘之,深數尺,有一白雀飛出,止于庭樹。其下獲錢至百萬,錢盡,白雀乃去,不知所之。(出《稽神錄》)

【譯文】    

徐仲寶是長沙人。他家道南有一棵大枯樹,好幾抱粗。一個僕人灑掃樹下,從沙土中拾到一百多錢。僕人把這事告訴了徐仲寶,徐仲寶親自前往,也拾到幾百錢。從此以後,每當需要錢花,他就到樹下灑掃,總有不小的收穫。如此累計一年,共得錢好幾十萬。徐仲寶後來到了揚都,被選授爲舒城縣令。一天無事,與家人共同坐在院子裏閑談,忽然有一股猛烈的白色氣體向外斜飛而去,氣中好像有什麽東西。他的妻子伸手一抓,抓到一個玉蛺蝶。玉蛺蝶的做工十分精巧,誰也不能解釋這是怎麽回事。後來他又調任樂平令,家人又要跟著前往,搬家時在厨房旁邊的耗子洞中發現了不少錢。于是徐仲寶率領人往下挖掘,挖了幾尺深的時候,有一隻白色小鳥飛出來,落到院子裏的一棵樹上。于是在樹下得錢一百多萬。錢收完之後,小鳥飛去,不知飛向何方。

    邢氏    

    建業有庫子姓邢,家貧。聚錢滿二千,輒病,或失去。其妻竊聚錢,埋于地中。一夕,忽聞有聲如蟲飛,自地出,穿窗戶而去,有觸墻壁墜地者。明日視之,皆錢。其妻乃告埋瘞之處,發視皆亡矣。邢後得一自然石龜,其狀如真,置庭中石榴樹下。或見之曰:「此寶物也。」因收置筐篋中。自爾稍充足,後頗富矣。(出《稽神錄》)

【譯文】    

建業有個管庫的人姓邢,他家裏很窮。他攢錢攢到兩千就生病。他的錢有的就丟失了。他的妻子偷偷地攢錢,埋到地下。一天夜裏,忽然聽到有一種聲音象小蟲在飛,是從地裏鑽出來的,穿過窗戶飛去。有撞到墻上然後落到地上的,天亮一看,竟然都是錢。他的妻就把埋錢的地方告訴他,挖開一看,錢全沒了。姓邢的後來得到一個自然生成的石龜,形狀和真龜一樣。他把石龜放在院子裏的石榴樹下。有的人看到了就說這是寶物。于是就把石龜收放到筐篋之中。從此,他家稍稍充足了些,後來居然過得很富了。

    林氏    

    汀州有林氏,其先嘗爲郡守,罷任家居。一日,天忽雨錢,充積其家。林氏乃整衣冠,仰天而祝曰:「非常之事,必將爲禍。于此速止,林氏之福也。」應聲則止。所收已钜萬,至今爲富人云。(出《稽神錄》)

【譯文】    

汀州有個姓林的人,他的先人曾經做過郡守,罷任以後一直在家裏閑居。一天,天下的是錢雨,滿地是錢。全家老老少少都往家裏收錢,錢把家裝滿了。姓林的就整整衣冠仰天禱告說:「這是不正常的事,一定會帶來灾禍的。現在趕快停止,就是林氏家族的福氣啊!」錢雨應聲而止。而他家收取的做已經巨萬,至今還是富人。

    曹真    

    壽春人曹真。出行野外。忽見坡下有數十錢。自遠而來,飛聲如鈴。真逐之。入一小穴。以手掬之。可得數十而已。又舒州桐城縣雙戌港。有回風卷錢。經市而過。市人隨攫其錢。以衣襟貯之。風入古墓荊棘中。人不能入而止。所得錢。歸家視之。與常錢無異。而皆言亡八九矣。(出《稽神錄》)

【譯文】    

壽春人曹真,正在野外行走,忽然看到坡下有幾千錢從遠處飛來,發出鈴響一般的聲音。曹真就去追趕那些錢。那些錢落入一個小小的地洞中。他用手往外摳錢,只弄到幾十枚。另外,舒州桐城縣雙戌港,發生過旋風卷錢的事。風卷著錢從市場上掠過,市場上的人一齊跟著抓取風中之錢,用衣襟兜著。旋風進入古墓荊棘之中,人不能再追了,便停下來。回家一看,得到的錢與平常的錢沒什麽兩樣。但是大家都說錢少了百分之八九十。

    奇物    

    徐景    

    晉時有徐景,于宣陽門外得一錦麝袱。至家開視,有蟲如蟬。五色,後兩足各綴一五銖錢。(出《酉陽雜俎》)

【譯文】    

晉朝時有一個叫徐景的人。他在宣陽門外拾到一個綉有花樣噴有香氣的小包袱,回家打開一看,裏邊包著一個蟬一樣的小蟲,五色,後邊的兩條腿各綴有一枚五銖錢。

    中牟鐵錐    

    中牟縣魏任城王台下池中,有漢時鐵錐,長六尺,入地三尺,頭西南指,不可動。(出《酉陽雜俎》)

【譯文】    

中牟縣魏任城王台下池中,有一把漢朝那時候留下來的大鐵錐,長六尺,埋在地裏三尺,錐頭指向西南,不能動。

    毒槊    

    南蠻有毒槊,無刃,狀如朽鐵。中人無血而死。言從天雨下,入地丈餘,祭地方掘入。蠻中呼爲鐸刃。(出《酉陽雜俎》)

【譯文】    

南方有一杆有毒的長矛,沒有開刃,樣子就像朽爛的鐵。人如果被它刺中,不出血就死。人們說這長矛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扎進地裏一丈多深,舉行過祭祀的儀式才挖出來。當地少數民族稱它爲「鐸刃」。

    集翠裘    

    則天時,南海郡獻集翠裘。珍麗異常。張昌宗侍側,則天因以賜之。遂命披裘,供奉雙陸。宰相狄仁杰,時入奏事。則天令升坐,因命仁杰與昌宗雙陸。狄拜恩就局。則天曰:「卿二人賭何物?」狄對曰:「爭三籌,賭昌宗所衣毛裘。」則天謂曰:「卿以何物爲對。」狄曰,指所衣紫絁袍曰:「臣以此敵。」則天笑曰,卿未知。此裘價逾千金。卿之所指,爲不等矣。」狄起曰:「臣此袍,乃大臣朝見奏對之衣;昌宗所衣,乃嬖幸寵遇之服。對臣此袍,臣猶怏怏。」則天業已處分,遂依其說。而昌宗心赧神沮,氣勢索寞,累局連北。狄對禦,就脫其裘,拜恩而出。至光范門,遂付家奴衣之,促馬而去。(出《集異記》)

【譯文】    

武則天的時候,南海郡獻來一件集翠裘。此裘非常珍貴富麗。張昌宗侍奉在左右,武則天就把這件集翠裘賜給了他。然後就讓他當面穿上,和她玩一種叫做「雙陸」的賭博游戲。正趕上這時候宰相狄仁杰進來奏事,武則天就讓狄仁杰和張昌宗玩一玩「雙陸」。狄仁杰拜恩就座。武則天說:「你們兩小賭什麽東西?」狄仁杰回答說:「三局兩勝,賭昌宗身上穿的這件皮袍子。」武則天又說:「你用什麽東西相抵呢?」狄仁杰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的紫袍說:「我用這個。」武則天笑道:「你還不知道,他身上這件皮袍子價錢超過千金呢!可你那件,和它沒法對等!」狄仁杰站起來說:「我這件袍子,是大臣朝對天子的衣服,高貴無價;而張昌宗的這件,只不過是受到寵幸的衣服。兩件相對,我還不服氣呢!」武則天因爲已經把衣服給出去了,也就只好依他說。但是張昌宗却感到羞赧沮喪。所以他的氣勢不振,沉默無語,連連敗北。到頭來只好乖乖地脫下集翠裘交給狄仁杰。狄仁杰拜謝武則天離去。走到光范門,狄仁杰把集翠裘送給一個家奴穿上,策馬而去。

    謝靈運鬚    

    晉謝靈運鬚美,臨刑,施于南海祇洹寺,爲維摩詰須。寺人寶惜,初不虧損。中宗樂安公主,五月鬥百草,欲廣其物色,令馳取之。又恐他人所得,因剪弃其餘。今遂絕。(出《國史累纂》)

【譯文】    

晉代的謝靈運,鬍鬚很好看,被殺臨刑的時候,他把它施捨給南海郡的祇洹寺。祇洹寺把它做成了維摩詰的鬍鬚。寺中人一直很珍惜這鬍鬚,當初並不曾有所破損。到了唐朝,中宗的樂安公主五月鬥百草,爲了使物品種類繁多,就派人飛馬去取那鬍鬚。又怕別人也弄到這東西,就把多餘的全剪掉扔了。所以如今就一根也不復存在了。

    開元漁者    

    開元末,登州漁者,負擔行海邊。遙見近水烟霧朦朧,人衆填雜,若市里者。遂前。見多賣藥物,僧道尤衆。良久呻,悉無所睹。唯拾得青黛數十,鬥許大。亦不敢他用,而施之浮圖人矣。(出《逸史》)

【譯文】    

開元末年,登州有個打魚人,挑著擔子走在海邊上,遠遠望見近水處烟霧朦朧,亂哄哄地有許多人,就像一個市集似的。于是他就走上前去,看到那裏多數都是賣藥的,和尚道士特別多。其餘他什麽也沒看到,只拾到幾十塊青黛,都像鬥那麽大。他也不敢做別的用,都施捨給和尚道士了。

    楊妃襪    

    玄宗至馬嵬驛,令高力士縊貴妃于佛堂梨樹之前。馬嵬媼得襪一隻。過客求而玩之,百錢一觀,獲錢無數。(出《國史補》)

【譯文】    

唐玄宗率兵馬來到馬嵬坡,命高力士在佛堂梨樹前把楊貴妃勒死了。事後馬嵬坡的一位老婦人拾到一隻襪子,說是楊貴妃的襪子。打此路過的人都要求看看這只襪子,老女人就收費,一百錢一人次,賺錢無數。

    紫米    

    元和八年,大軫國貢碧麥紫米。上異之,翼日,出示術士白元佐、李元戢。碧麥粒大于中華之麥,表裏皆碧,香氣如粳米。食之令人體輕,久則可以禦風。紫米有類巨勝,炊一升,得飯一鬥。食之令人髭發縝黑,顔色不老。(出《杜陽雜編》)

【譯文】    

元和八年,大軫國進貢進的是碧麥和紫米。皇上覺得奇怪,第二天就拿出來給術士白元佐和李元戢看。碧麥的顆粒比中國麥粒大些,裏外全是碧色,香味和粳米差不多,食用之後可以减輕人的體重,長時間食用可以禦風。紫米有些像胡麻,一升米可以做出十升飯,食用之後可以令人鬚髮又密又黑,青春長駐,顔色不老。

    嘉陵江巨木    

    閬州城臨嘉陵江。江之滸有烏陽巨木,長百餘尺,圍將半焉。漂泊搖撼于江波者,久矣,而莫知奚自。閬之耆舊相傳云:堯時泛洪水而至。亦靡據焉。襄漢節度使勃海高元裕,大和九年,自中書舍人牧閬中。下車未幾,亦嘗見之,固以爲異矣。忽一日,津吏啓事曰:「江中巨木,由來東首。去夜無端,翻然西顧。」高益奇之,即與賓僚徑往觀焉。因廣召舟子,洎軍吏群民輩,則以大索羈而出之。初無艱阻,隨拖登岸。太半之後,屹而不前,雖千夫百牛。莫能引之。人力既竭,復如前時。自是日曝風吹,僵然沙上。或則寺僧欲以爲窣堵波之獨柱,或則州吏請支分剞劂,以備衆材。高以奇偉異常,皆莫之許。每擬還之于江,但慮勞人,逡巡未果。開成三年上元日,高准式行香于開元觀,僚吏畢至。高欲因衆力,得共牽復其木焉。及至,則又廣備縻索,多聚勇力。將作氣引拽之際,而巨木因依假籍,若自轉移,輕然已復于江矣。拒江尚余尺許,歘然驚迸。百支巨索,皆如斬截。其木則沿洄汨沒,徑去絕江。上及中流,寂然遂隱。高遣善泅者數輩,遽往觀之。江水清澈,毫髮可見。善游者熟視而回,皆曰:「水中別有東西二木,巨細與斯木無異。適自岸而至者,則南北叢焉(「焉」原作「馬」,據明抄本、許本改)。」高顧坐客,靡不駭愕。自是則不復得而見矣。有頃,高除諫議大夫。制到,詳其授官之日,即高役功之辰也。向使斯旬朔未獲移徙,高之新命既至,則那復留意乎轉遷,俾之仍舊。(出《集異記》)

【譯文】    

閬州城靠近嘉陵江。江的邊上有一根烏陽大木頭。大木頭長一百多尺,粗細將近總長的一半。這木頭在水上漂蕩衝撞已經多年了,誰也不知它是哪里來的。閬州的老年人相傳說,是堯帝的時候發大水,把這根木頭沖到這裏來的。也沒有什麽根據的。襄漢節度使渤海人高元裕,大和九年從中書舍人遷任閬州牧,來到不久就見過這根大木頭,覺得很稀罕。忽然有一天,江邊的官吏又來報告說,那江中的大木頭,從來都是頭向東,昨夜無緣無故地翻然向西了,高元裕便更加驚奇。他立即就和同僚們徑直趕到江邊觀看。于是就廣泛召集擺船的,再吸收一些軍吏群民,用大繩子挂住那大木頭往岸上拽。一開始還沒什麽阻礙,隨著大夥的一拖,那木頭就出水登岸了。但是出水大半以後,它就屹立在那裏不動了。即使是一千個人一百頭牛,也不能拽動它。人們的力氣竭盡之後,它就又恢復原樣了。從此,它便在風吹日曬之下,僵臥在沙灘上。有的和尚想要把這根大木頭做成大柱子,有的州吏想把大木頭鋸開,做木雕的原材料。高元裕因爲此木奇偉異常,所以全沒同意。他常打算把大木頭送還到江裏去。但是考慮到要許多勞力,就猶猶豫豫一直沒有定下來。開成三年正月十五日,高元裕依照先例到開元觀燒香,同僚官吏全部到了,高元裕想趁人多力衆共同拉動那木頭。于是就又弄來不少大繩子,召集了不少有力氣的人,準備把大木頭送還江中。就在大家將一鼓作氣拉它的時候,它却借著衆人的聲勢,好像自己轉移,很輕易地就又回到水裏去了。在它離江水還有一尺來遠的時候,轟然一聲巨響,上百條大繩子全都迸斷,像斬斷一樣。那大木頭則沿著漩渦沉沒了。江面上立刻出現了從來沒有過的寂靜。高元裕派了幾個善潜水的人下到水底觀瞧。江水很清澈,一根頭髮也看得清。善潜水的人們在水底觀察了許久才出來,都說:「水裏另有東西方向兩根木頭,大小和剛才下去的那根沒什麽兩樣,剛才下去的那根南北向摞在那兩根木頭上。高元裕環視在座的人們,沒有不驚駭的。從此那木頭再也沒人看見。過了些日子,高元裕出任諫議大夫。皇命送到之日,就是高元裕動身赴任之時。如果前幾天那大木頭沒有被弄回江中,高元裕的新命令送到之後,他就會留意于自己的升遷,使那大木頭仍然躺在那裏。

    江淮市人桃核    

    水部員外郎杜涉,嘗見江淮市人,桃核扇量米(「米」原作「來」,據明抄本改),止容一升。言于九嶷山溪中得。(出《集異記》)

【譯文】    

水部員外郎杜涉,曾經看到一個江淮一帶的買賣人,用桃核的半張殼量米,正好能裝一升,說是從九嶷山的山溪中拾到的。

    玉龍膏    

    安南有玉龍膏,南人用之,能化銀液。說者曰:「此膏不可持北來。苟有犯者,則禍且及矣。」大和中,韓約都護安南,得其膏。及還,遂持以歸。人有謂曰:「南人傳此膏不可持以北,而公持去。得無有悔于後耶?」約不聽,卒以歸焉。後約爲執金吾。是歲京師亂,約以附會鄭注,竟赤其族。豈玉龍膏之所歸禍乎?由士南去者不敢持以北也。(出《宣室志》)

【譯文】    

安南有一種叫做玉龍膏的東西,南方人使用它,能把銀子化成液體。說這事的人說:「這種藥膏不可拿到北方來。如果有人違犯了,那麽禍事就要發生了。」大和年間,韓約在安南做都護,得到了這種藥膏。等到他任滿要回去的時候,就要把這種藥膏帶回去。有人對他說:「南方人傳說這種藥膏不能拿到北方去,而你拿回去,只怕以後會後悔吧?」韓約不聽,到底把藥膏帶回去了。後來韓約做了執金吾。這一年京城裏發生了叛亂,韓約因爲和鄭注牽連到一起,竟被滅了族。敢情是玉龍膏給他帶來的灾禍吧?從此以後,所有到南方去的人都不敢把玉龍膏帶回北方來了。

    段成式    

    段成式群從有言,少時嘗毀鳥巢,得一黑石,大如雀卵,圓滑可愛。後偶置醋器中,忽覺石動。徐之,見有四足如綖。舉之,足亦隨縮。(出《酉陽雜俎》)

【譯文】    

段成式的衆隨從講過,段成式小時候曾經毀掉一個鳥巢,從中得到一塊黑色石頭,像鳥蛋那麽大,又圓又滑,很是可愛。後來偶然把這塊小石子兒扔到裝醋的罎子裏,忽然發覺那石子兒會動。慢慢地,見它長出四條像皇冠飄帶一樣的腿來。把它舉起來,四條腿也隨之縮回去。

    李德裕    

    李德裕在文宗武宗朝。方秉相權,威勢與恩澤無比。每好搜掇殊異,朝野歸附者,多求寶玩獻之。常因暇日休浣,邀同列宰輔及朝士晏語。時畏景爀曦,咸有鬱蒸之苦。軒蓋候門,已及亭午,縉紳名士,交扇不暇。時共思憩息于清凉之所。既延入小齋,不覺寬敞。四壁施設,皆有古書名畫,而炎鑠之患未已。及列坐開樽,煩暑都盡。良久,覺清飈凜冽,如涉高秋。備設酒肴,及昏而罷。出戶則火云烈日,熇然焦灼。有好事者,求親信察問之。云。此日以金盆貯水。浸白龍皮。置于坐末(龍皮有新羅僧得自海中,海旁居者,得自魚尾,有老人見而識之,僧知李好奇,因以金帛贖之,又暖金帶壁塵簪,皆希世之寶,及李南遷,悉于惡溪沉溺,使昆侖沒取之云在鰐魚穴中,竟不可得矣,旁原作勞,惡原作思,據明抄本改)。

東都平泉莊,去洛城三十里,卉木台榭,若造仙府。有虛檻,前引泉水,瀠回疏鑿,像巴峽洞庭十二峰九派,迄于海門,江山景物之狀。竹間竹徑,有平石,以手摩之,皆隱隱云霞龍鳳草樹之形。有魚肋骨一條。長二丈五尺八其上刻云,會昌二年,海州送到(莊東南隅,即征士韋楚老拾遺別墅,楚老風韵高邈。雅好山水,李居廊廟日。以白衣累擢諫署。後歸平泉。造門訪之,楚老避于山谷間,遠其勢也,)初德裕之營平泉也,遠方之人,多以土産異物奉之,求數年之間,無所不有。時文人有題平泉詩者,隴右諸侯供語鳥,日南太守送名花(「名花」原作「花錢」,據明抄本、陳校本改)。威勢之使人也。(出《劇談錄》)

【譯文】    

李德裕是唐文宗唐武宗時候的人。在他正執掌相時,威勢和恩澤無比。他喜歡搜求奇珍異寶。不管是當朝的還是在野的,凡是給他送禮的,多半都是搜求寶玩獻給他。他常常借著休假的日子,邀請同朝的宰輔及朝士宴聚。當時正是酷暑,烈日當頭,曬得大地宛如蒸籠,一近中午,縉紳名士就只顧扇扇子了。這時候,人們都在思求一個凉爽的去處。等人們被迎入小齋,立時感到寬敞。四壁懸有古書名畫。但是炎熱之患未除。等到開樽痛飲,就不知悶也不知熱了。喝上一會兒,便覺得清風凜冽,如同進入深秋。酒肴很豐盛,直喝到日近黃昏才罷。但是一出門又覺得風如火云如烟,焦灼難當。有好事的人就求親信之人打聽這是怎麽回事。回答說,是因爲用金盆裝滿水,把一張白龍皮浸泡在裏邊,放到了座位上(龍皮是新羅僧人從海中得到的,海旁居住的人,從魚群尾部得到,有一個老人見到知道是寶物。新羅僧知道李德裕喜歡奇物,就花錢買下,又送暖金帶避塵簪,都是稀世珍寶。到李德裕去南方時,都在惡溪沉沒。讓昆侖奴入水找它,說是在鰐魚穴中,竟拿不到它了)。    

東都的平泉莊,離洛城三十里。這裏的花卉草木,舞榭歌台,仙境一般。前引的泉水瀠回曲折,就像巴峽洞庭的十二峰和九川那樣的山河景象。竹間曲徑上有一塊平石,用手摸去,全是隱隱的云霞龍鳳草木之形。還有一條巨大的魚肋骨,長兩丈五尺,那上面刻道:「會昌二年,海州送到。」(在平泉莊的東南角,有韋楚老拾遺的別宅,楚老氣質清高,喜歡游戲于山水間。李德裕爲秀才時,多次以白衣的身份拜訪過韋楚老拾遺。李德裕做宰相後,來到平泉,又登門訪問,楚老躲避到山谷之中,以求躲避李德裕逼人的勢頭)李德裕營駐平泉的時候,因爲他是遠方之人,當地人多半都把一些土産異物贈送給他。所以數年之間,他無所不有。當時有的文人題了這樣的詩:「隴右諸侯供語鳥,日南太守送名花!」是李德裕的威勢太大才使人們這樣啊!

    夏侯孜    

    夏侯孜爲宣宗山陵使。開真陵,用功尤至。鑿皇堂,深及袤丈,于堅石中,得折金釵半股。其長如掌,余尚銜石中。工乃扶取以獻孜。孜以寢園方近,其事稍異,因隱而不奏。(出《唐闕史》)

【譯文】    

夏侯孜是宣宗朝的山陵使。他負責開掘真陵的施工,工程浩大。鑿皇堂鑿到一丈多深的時候,從堅石縫中,得到半股折斷的金釵,一巴掌那麽長。其餘的半股還銜在石縫中。石工就將它取出來交給夏侯孜。夏侯孜因爲寢園離得很近,他覺得這事不大正常,就隱瞞下來,沒有向皇上奏明。

    嚴遵仙槎    

    嚴遵仙槎,唐置之于麟德殿。長五十餘尺,聲如銅鐵,堅而不蠹。李德裕截細枝尺餘,刻爲道像,往往飛去復來。廣明以來失之,槎亦飛走。(出《洞天集》)

【譯文】    

嚴遵仙槎,唐朝時放在麟德殿。全長五十多尺,敲擊出聲有如銅鐵,質地堅硬,不怕蛀蟲侵害。李德裕截下細枝一尺多,刻成道士像。這道士像往往飛去又飛回。廣明以後這道士像失去了,嚴遵仙槎也相繼飛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95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