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四百四 寶五(雜寶下)
 瀏覽390|回應0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嵩麟淵明

    太平廣記卷四百四  寶五(雜寶下)          

    肅宗朝八寶 靈光豆 萬佛山 玳瑁盆 辟塵巾 浮光裘(有目無文)  重明枕 

三寶村 火玉 馬腦櫃 岑氏

    肅宗朝八寶    

    開元中,有李氏者,嫁于賀若氏。賀若氏卒,乃舍俗爲尼,號曰真如。家于鞏縣孝義橋。其行高潔,遠近宗推之。天寶元年,七月七日,真如于精舍戶外盥濯之間,忽有五色云氣,自東而來。云中引手,不見其形。徐以囊授真如曰:「寶之。慎勿言也?」真如謹守,不敢失墜。天寶末,祿山作亂,中原鼎沸,衣冠南走,真如展轉流寓于楚州安宜縣。肅宗元年,建子月十八日夜,真如所居,忽見二人,衣皂衣。引真如東南而行,可五六十步,值一城。樓觀嚴飾,兵衛整肅。皂衣者指之曰:「化城也。」城有大殿。一人衣紫衣,戴寶冠。號爲天帝。復有二十餘人,衣冠亦如之,呼爲諸天。諸天坐,命真如進。,而諸天相謂曰:「下界喪亂時久,殺戮過多,腥穢之氣,達于諸天。不知何以救之?」一天曰:「莫若以神寶壓之。」又一天曰:「當用第三寶。」又一天曰:「今厲氣方盛,穢毒凝固,第三寶不足以勝之,須以第二寶,則兵可息,亂世可清也。」天帝曰:「然」因出寶授真如曰:汝往令刺史崔侁,進達于天子。」復謂真如曰:「前所授汝小囊,有寶五段,人臣可得見之。今者八寶,唯王者所宜見之。汝慎勿易也。」乃具以寶名及所用之法授真如。已而復令皂衣者送之。翼日,真如詣縣。攝令王滔之,以狀聞州。州得滔之狀,會刺史將行。以縣狀示從事盧恒曰:「安宜縣有妖尼之事,怪之甚也,亟往訊之。」恒至縣,召真如,欲以王法加之。真如曰:「上帝有命,誰敢廢墜!且寶非人力所致,又何疑焉?」乃以囊中五寶示恒。其一曰「玄黃天符」,形如笏。長可八寸餘,闊三寸。上圓下方,近圓有孔。黃玉也。色比蒸栗,潭若凝脂。辟人間兵疫邪癘。其二曰「玉鶏」,毛文悉備,白玉也。王者以孝理天下則見。其三曰「谷璧」,白玉也。徑五六寸。其文粟粒自生,無異雕鐫之狀。王者得之,即五穀豐稔。其四曰「王母玉環」。二枚,亦白玉也。徑六寸,好倍于肉。王者得之,能令外國歸復。其玉色光彩益發,特異于常。盧恒曰:「玉信玉矣,安知寶乎?」真如乃悉出寶盤,向空照之,其光皆射日,仰望不知光之所極也。恒與縣吏同視,鹹異之。翌日侁至,恒白于侁曰:「寶蓋天授,非人事也。」侁覆驗無異,嘆駭久之,即具事白報節度使崔圓。圓異之,征真如詣府,欲曆觀之。真如曰:「不可。」圓固强之。真如不得已,又出八寶。一曰「如意寶珠」,其形正圓,大如鶏卵,光色瑩澈。置之堂中,明如滿月。其二曰「紅靺鞨」,大如巨栗,赤爛若朱櫻。視之可應手而碎,觸之則堅重不可破也。其三曰「琅王幹珠」,其形如環,四分缺一,徑可五六寸。其四曰「玉印」,大如半手,其文如鹿陷之印,中著物則形見。其五曰「皇后采桑鈎」,二枚,長五六寸,其細如筋。屈其末。似金又似銀,又類熟銅。其六曰「雷公石」,二枚,斧形。長可四寸,闊寸許。無孔。膩如青玉。八寶置之日中,則白氣連天;措諸陰室,則燭耀如月。其所壓勝之法,真如皆秘,不可得而知也。圓爲錄表奏之。真如曰:「天命崔侁,事爲若何。」圓懼而止。侁乃遺盧恒隨真如上獻。時史朝義方圍宋州,又南陷申州,淮河道絕,遂取江路而上,抵商山入關。以建巳月十三日達京。時肅宗寢疾方甚,視寶,促召代宗謂曰:「汝自(「自」原作「是」,據明抄本改)楚王爲皇太子,今上天賜寶,獲于楚州。天許汝也,宜保愛之。」代宗再拜受賜。得寶之故,即日改爲寶應元年。上既登位,及升楚州爲上州,縣爲望縣,改縣名安宜爲寶應焉。刺史及進寶官,皆有超擢。號真如爲「寶和大師」,寵錫有加。自後兵革漸偃,年谷豐登,封域之內,幾至小康。寶應之符驗也。真如所居之地得寶,河壖高敞,境物潤茂。遺址後爲六合縣尉崔珵所居。西堂之間,相傳云。西域胡人過其傍者,至今莫不望其處而瞻禮焉。(出《杜陽雜編》)

【譯文】    

開元年間,有一個姓李的女子嫁給一個姓賀若的爲妻。賀若死了。姓李的就出家當了尼姑,法號真如。她的家在鞏縣孝義橋,因爲她品行高潔,所以遠近聞名,人人敬佩。天寶元年七月七日,真如在精舍窗外洗漱,忽然有一團五色的云氣,從東方飄來。云霧中伸出一隻手,却看不到人的身形。那只手徐徐地把一個錦囊交給真如說:「珍藏它,千萬不要告訴別人。」真如謹守秘密,不敢有所閃失。天寶末年,安祿山作亂,中原一時間人心慌慌,人們一齊向南奔逃。真如也不例外,輾轉流落到楚州安宜縣。肅宗元年,建子月十八日夜間,真如在自己的住處,忽然看見兩個穿黑衣服的人。兩個黑衣人拉著真如向東南方向行走。走了五六十步,面前出現一城。城的建築雄偉壯觀,城下的兵衛齊整嚴肅。進到城裏之後,見城中有大殿。殿上,一人穿紫衣,戴寶冠,被稱作天帝。又有二十多人,衣冠和天帝差不多,被稱爲諸天。諸天入座之後,才讓真如進去。然後諸天互相議論道:「人世間喪亂的時間很久了,殺人太多了,腥臭污穢之氣直沖云天,不知如何才能拯救?」一個諸天說:「不如用神寶把邪惡之氣壓住。」又一個諸天說:「那就應該用第三件寶貝。」又一個諸天說:「現在邪惡之氣正盛,污穢之物會聚,第三件寶貝怕不能取勝,得用第二件寶貝才能息兵平亂。」天帝說:「說得對!」于是取出寶貝交給真如說:「你去讓刺史崔侁把這事奏明天子。」又對真如說:「以前交給你的小囊,裏邊裝有五件寶貝,一般官員可以觀看。現在給你的八件寶物,只有做帝王的可以看。你千萬不要弄錯了。」于是就詳細地將寶物的名稱、用法講授給真如。而後又讓黑衣人把真如送回來。第二天,真如到縣府向縣令王滔之言明此事。王滔之具狀向州裏告。州裏得到王滔之的狀子,正趕上刺史馬上就要出行,他便把縣裏的狀子交給從事盧恒說:「安宜縣有個妖怪尼姑的事兒,太怪了,你趕緊去過問一下。盧恒便來到安宜縣,審問真如,要按王法懲辦她。真如說:「上帝有命令,誰敢違抗?再說這些寶貝也不是人工所能做出來的,又何必多疑呢?」于是她就把錦囊中的五件寶貝展示給盧恒。第一件叫「玄黃天符」,形如笏板,長有八寸多,寬三寸,上圓下方,接近圓的地方有小孔,是黃玉做成的,顔色像蒸熟的栗子,深沉如凝脂。有此寶可避人間兵疫邪癘。第二件叫「玉鶏」,羽毛和花紋全都具備,是白玉做成的,做帝王的用孝道治理天下,這寶貝就能在人間出現。第三件叫「穀璧」,也是用白玉做成,直徑五六寸,上面米粒狀的花紋,和雕刻出的沒什麽兩樣,做帝王的得了它,能讓天下的五穀年年豐收。第四件叫「王母玉環」,兩隻,也是白玉製成,徑六寸,做帝王的得了它,能讓外國歸順。這些寶貝件件都光彩煥然,不同尋常。盧恒說:「這些玉都是真的,可怎麽知道它們是寶呢?」真如便把五件寶貝全都端出來,往空中一舉,寶光全都射向太陽,光芒萬丈,仰望望不到盡頭,盧恒和縣吏一塊觀看,都感到驚異。第二天崔侁來到,盧恒便對他說:「這些寶物可能是天賜的,不是人能辦到的。」崔侁又查驗一番和盧恒說的一樣。他驚嘆不已,就報告給節度使崔圓。崔圓覺得挺怪,把真如傳來,要一樣一樣地驗看寶貝。真如說不行,崔圓非看不可,真如拗他不過,只好又拿出那八件寶物給他看。第一件是「如意寶珠」,形狀是正圓形的,鶏蛋大小,光色晶瑩明澈,放在屋裏,明如滿月。第二件是「紅靺鞨」,像一個大栗子那麽大,像個紅色櫻桃那樣又紅又軟,看上去很容易弄碎,觸一下,才知道既堅硬又沉重,很難擊破。第三件是襖奴珠,其形狀像個圓環,四分缺一直徑足有五六寸。第四件是「玉印」,半隻手大小,上面的花紋像粗而凹陷的印文,中間填上東西便現出形來。第五件是「皇后采桑鈎」,二枚,長五六寸,筷子那麽粗,像金的,又像銀的,還像熟銅的。第六件是「雷公石」,兩枚,形狀像斧,長四寸,寬一寸左右,沒有孔,細膩光滑酷似青玉。把這八寶放在日下,只見白氣連天;把它們放到屋裏,則見燭光如月。至于那鎮壓邪惡腥穢的辦法,真如秘而不宣,誰也不知。崔圓要奏明天子,真如說:「天帝命崔侁去做此事,你硬要做是爲什麽呢?」崔圓恐懼而止。于是崔侁派盧恒隨真如一起前去獻寶。當時史朝義正圍困宋州,又向南攻下申州,淮河路不通,就取道長江而上。四月十三日到達京都。這時肅宗正臥病不起。他看了寶貝之後,急忙讓人把代宗召來,說道:「你從楚王立爲皇太子,現在上天賜寶,從楚州那邊送來,這是上天助你,你應該珍重這些寶貝才是。」代宗拜了兩拜,接受上天所賜。因此得寶當天就改年號爲寶應元年。他登基之後,就把楚州升爲上州,把縣升爲望縣,改安宜縣名爲寶應縣。刺史及獻寶者都有擢升。賜號真如爲「寶和大師」,受寵及賞賜都勝過他人。從此以後兵亂漸息,年年五穀豐登,天下百姓過上了小康生活,寶應之符果真應驗了。真如所居的得寶之地,風調雨順,萬物豐茂。遺址後來由六合縣尉崔珵居住。相傳說,至今西域胡人走到那裏,沒有不望著那住所下拜的。

    靈光豆    

    代宗大曆中,日林國獻靈光豆龍角釵。因其國有海,東北四方裏。國西怪石方數百里,光明澄澈,可鑒人五臟六腑。亦謂之仙人鏡。國人有疾,輒照之,使知起于某髒某腑。即自采神草餌之,無不愈焉。靈光豆,大小類中華之菉豆,其色殷紅,而光芒可長數尺。本國亦謂之詰多珠。和石上菖蒲葉煮之,即大如鵝卵。其中純紫。稱之可重一斤。帝啖一丸,嘆其香美無比,而數日不復言饑渴。龍角釵類玉,紺色,上刻蛟龍之形。精巧奇麗,非人所制。帝賜獨孤妃子。與帝同泛舟于龍池,有紫云自二上而生,俄頃滿于舟中。帝由是命置之于堂內,以水噴之,化爲二龍,騰空東去矣。(出《杜陽雜編》)

【譯文】    

代宗大歷年間,日林國獻來靈光豆和龍角釵。這個國家有個大湖,一裏見方那麽大。國西有怪石,方圓幾百里。怪石光明澄澈。可以照見人的五臟六腑。也叫「仙人鏡」。他們國家的人有病,總是先照仙人鏡,弄清楚某髒某腑什麽部位有病了,就去采草藥治療,沒有治不好的。靈光豆,大小像中國的綠豆,顔色殷紅,而發出的光芒長達數尺。他們本國人也叫它「詰多珠」。綠豆大小的一粒靈光豆,如果和石上菖蒲葉一塊煮,就能煮成鵝蛋那麽大。它裏邊是純紫色的,重量可達到一斤。皇上吃一丸,贊美它香味無比,而且好幾天不再感到饑渴。龍角釵類似一種玉,青紅色,上面刻有蛟龍的圖形,精巧奇麗,簡直不像人工做的。皇上把它賜給獨孤妃子。獨孤妃子和皇上同舟泛于龍池,二人頭上便生出一團紫云,頃刻間紫云便充滿舟中。皇上于是命人將此釵放到堂內,用水噴它,它便化成兩條龍,騰空向東飛去。

    萬佛山    

    上崇釋氏教,乃春百品香(「香」原作「山」,據明抄本改)和銀粉以塗佛室。遇新羅國獻五色氍毹,及萬佛山,可高一丈。上置于佛室,以氍毹籍其地。氍毹之巧麗,亦冠絕于一時。每方寸(「方寸」原作「放」,據《杜陽雜編》上改)之內,即有歌舞妓(「妓」原作「之」,據明鈔本改)樂,列國山川之狀。或微風入室,其上復有蜂蝶動搖,燕雀飛舞。俯而視之,莫辨其真假。萬佛山,雕沉檀珠玉以成之。其佛形,大者或逾寸,小者八九分。其佛之首,有如黍米者,有如菽者。其眉目口耳,螺髻毫相悉具。而辮縷金玉水精,爲蟠蓋流蘇。庵贍匐羅等樹,構百寶爲樓閣台殿。其狀雖微,勢若飛動。前有行道僧,不啻千數。下有紫金鐘,闊(「闊」原作「閣」,據《杜陽雜編》上改)三寸,以蒲牢銜之。每擊鐘,行道僧禮拜至地。其中隱隱,謂之梵聲。蓋關綟在乎鐘也。其山雖以萬佛爲名,其數則不可勝計。上置九光扇于岩巚間。四月八日,召兩街僧徒入內道場,禮萬佛山。是時觀者嘆非人工。及見有光出于殿中,鹹謂之佛光。即九光扇也。由是上命三藏僧不空,念天竺密語千口而退。(出《杜陽雜編》)

【譯文】    

皇上崇尚釋迦牟尼氏創立的佛教,就舂百品香和入銀粉塗刷佛室。趕上新羅國獻來一塊五色毛地毯和一尊萬佛山,皇上把萬佛山也放在佛室。用五色毛地毯鋪地。萬佛山高一丈。毛地毯之巧麗,也是冠絕一時的。每方寸之內,就有歌舞妓樂和各國山川的形象。有的可看出是微風入室,上面還有蜂蝶燕雀飛舞躍動。俯首看去,不能辨別真假。萬佛山,是雕刻沉檀和珠玉而成的。那些佛的形象,或大或小,大的有的超過一寸,小的只有八九分。再看那佛的頭,有的像米粒那麽大,有的像豆粒那麽大,但是眉眼口鼻耳樣樣具備,連螺髻毛髮也歷歷可見。而髮辮、衣縷、金玉、水精、蟠蓋、流蘇、沙石、草木以及樓閣亭台等等,形體雖然極小,但是栩栩如生,勢若能動。前面行道僧人數量不在一千以下。下邊有紫金鐘,三寸寬,由蒲牢獸銜之。敲一下鐘,行道僧便禮拜到地。同時還有隱隱的念經的聲音。大概機關技巧就在這鐘上。儘管這山以「萬佛」爲名,但是數量數不勝數。上方放一個九光扇于岩石之中。四月八日,召集兩街的僧衆到佛室來,以佛室爲道場,禮拜萬佛山。這時候人們都贊嘆萬佛山不是人工可以造的,等到他們看到有光從殿中發出,便異口同聲地說這是佛光。其實就是九光扇的作用。因此,皇上命一個叫不空的三藏和尚念了一千句天竺密語才退出。

    玳瑁盆    

    寶曆元年,南昌國獻玳瑁盆、浮光裘、夜明犀。云:其國有酒山紫海。蓋(「蓋」原作「而」,據《杜陽雜編》中改)山有泉,其味如酒,飲之甚醉則經日不醒。紫海水(「水」原作「太」,據明抄本、陳校本改),色如爛椹,可以染衣。其魚龍龜鱉、砂石草木,無不紫焉。玳瑁盆,可容十斛,外以金玉飾之。及盛夏,上置于殿內,貯水令滿,遣嬪禦持金銀杓,酌水相沃,以爲嬉戲。浮光裘,即紫海色染其地也。以五彩絲蹙成龍鳳,各一千三百,仍綴以九色真珠。上衣之,以獵于北苑,爲朝日所照,而光彩動搖。觀者皆眩其目,上亦不爲之貴。一日,馳馬從禽,勿際暴雨,而裘無纖毫沾濡。方嘆爲異物。夜明犀,其狀類通天犀,夜則光明,可照百步。覆繒十重,終不能掩其耀煥。上遂命解爲腰帶。每游獵,夜則不施其蠟炬,有如晝日。(出《杜陽雜編》)

【譯文】    

    寶曆元年。南昌國獻給皇帝一個玳瑁盆,一件浮光裘。還有一枚夜明犀。據說,這個國家有酒山紫海。所謂酒山,大概就是山中有泉,泉水味似酒。還說喝了酒山之酒可以醉得一天不醒。紫海水,顔色有如腐爛的桑椹。可以染衣物。其中的魚龍龜鱉、砂石草木,沒有不是紫色的。玳瑁盆,可容水十斛,外側用金、玉裝飾。到了盛夏,皇上把玳瑁盆放在殿內,裏邊裝滿水,讓宮中的女官拿著金銀勺,酌盆裏的水互相澆灑,以爲游戲。浮光裘。就是用紫海水染的地兒,用五彩絲綫蹙成龍鳳,各一千三百個,再綴上九色真珠構成的。皇上穿著它,到北苑打獵,朝陽一照,光彩閃動,看的人都感到耀眼奪目。皇上也不覺得貴重。有一天,馳馬追一隻飛禽,忽然間下起暴雨,但是浮光裘一點沒濕,皇上才贊嘆它是異物。夜明犀,形狀有點像通天犀,夜間發光,能照一百步遠,即使用十層布蒙上,也不能蒙住它的光耀。于是皇上就命人把它割碎成腰帶,每次出去打獵,夜晚就不用點蠟了,和白天一樣。

    辟塵巾    

    高瑀在蔡州。有軍將甲知回易,折欠數百萬,回之外縣。去州二百余裏,高方令錮身勘甲。甲憂迫,計無所出。其類因爲設酒食間解之。座客十餘。中有稱處士皇甫玄真者,衣白若鵝羽,貌甚都雅。衆皆有寬勉之辭。皇甫但微笑曰:「此亦小事。」衆散,乃獨留。謂甲曰:「余嘗游東,獲二寶物,當爲君解此難。」甲謝之,請具車馬。悉辭。行甚疾。甚晚至州,舍于店中。遂晨謁高。高一見,不覺敬之。因謂高曰:「玄真此來,特從尚書乞甲性命。」高遂曰:「甲欠官錢,非瑀私財。如何?」皇甫請避左右,言某于新羅獲巾子,可辟塵,欲獻此贖甲。即于懷探出授高。高才執,已覺體中清凉。驚曰:「此非人臣所有,且無價矣。甲之性命,恐足酬也。」皇甫請試之。翼日,因宴于郭外。時久旱,埃塵且甚。高顧視馬尾鬣及左右騶卒數人,並無纖塵。監軍使覺,問高:「何事尚書獨不沾塵坌?豈遭逢異人,獲至寶乎?」高不敢隱。監軍故求見處士。高乃與俱往。監軍戲曰:「道者獨知有尚書乎?更有何寶,願得一觀。」皇甫具述救甲之意。且言藥出海東,今餘一針,力差不及巾,可令一身無塵。監軍拜請曰:「獲此足矣。」皇甫即于巾上抽與之。針色如金。監軍乃扎巾試之,驟于塵中,唯身及馬鬃尾無塵。高與監軍旦具禮往謁,將請其道要(「要」原作「霎」,據明抄本、陳校本改)。一夕忽失所在。(出《酉陽雜俎》)

【譯文】    

高瑀在蔡州。有個叫甲知的軍將,因爲折欠幾百萬的錢款而逃避了。逃到外縣離州二百多裏,高瑀下令囚禁甲知,開始查辦他。甲知憂愁窘迫,寢食不安,也想不出什麽好辦法來。他的朋友們于是就爲他設酒宴藉以消愁。座間有客十幾人。其中有一個被稱爲處士的。姓皇甫,名玄真。穿一身白衣。白的像天鵝的羽毛,相貌極是倜儻儒雅。人們對這位皇甫先生極盡敬佩贊勉之辭。皇甫先生只是微笑說:「這不過是小事一樁。」宴罷人散之後,皇甫先生留了下來。他對甲知說:「我曾經游東海,在那裏得到兩件寶物。憑這兩件寶物,該能够爲你解除此難。」甲知感謝不盡,要爲他準備車馬。他全都拒絕,步行前往。他走得很快,當晚就到了蔡州,住進旅店裏。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拜見高瑀。高瑀一見到他的處士風度,不知不覺地就生出幾分敬意來。他對高瑀說:「我到尚書府上來,是特地向尚書請求饒過甲知性命的。」高瑀說:「甲知欠官府的錢,又不是欠我個人的錢。公事公辦,我幫得了他嗎?」皇甫玄真請高瑀揮退左右,說:「我在新羅得到一條巾子,能辟塵,想要獻上它贖甲知的性命。說著他伸手從懷中取出巾子交給高瑀。高瑀剛抓到巾子,就覺得體內清凉爽快,大驚道:「這不是做人臣的所能得到的,是無價之寶,甲知的性命,用它換是綽綽有餘的!」皇甫先生讓高瑀試驗一下,看避塵巾是否靈驗。第二天,就在城外設宴。當時天已久旱,塵埃極甚。騎馬從城中跑到城外,高瑀看自己馬尾馬鬃及左右飛騎幾人居然一塵不染。監軍使發覺了,便問高瑀道:「爲什麽唯獨尚書不染灰塵呢?難道是遇上了世外異人得到什麽無價之寶了?」高瑀不敢隱瞞,如實說給監軍。監軍堅决要拜見處士。高瑀只好陪他一塊去。見到皇甫玄真,監軍開玩笑道:「難道皇甫先生只知道有尚書嗎?還有什麽寶貝,拿出來看看行嗎?」皇甫玄真詳細述說救甲知的意思。還說游東海時得到一巾一針,針還在手,但是針不如巾,只能讓一人之身不染灰塵。監軍拜謝說:「能得到這針也就足了。」皇甫玄真就從巾上抽下針來遞給監軍。監軍馬上開始試驗。他騎飛奔馳,塵埃飛揚,但是他身與馬鬃馬尾都無塵土。第二天早晨。高瑀與監軍帶著禮物去見皇甫先生,要向他請教一些道術方面的要領。皇甫先生却于一夜之間不知去向了。

    浮光裘    (有目無文)

    重明枕    

    有海外國貢重明枕。長一尺二寸,高六寸。潔白類于水精。中有樓臺之形,四面有十道士,持香執簡,循環無已。謂之行道真人。其鏤木丹青,真人之首簪帔,無不悉具。仍通瑩焉。(出《廣德神異錄》)

【譯文】    

海外某一個國家進貢一個重明枕,長一尺二寸,高六寸,就像水精那樣潔白。中間雕刻了樓臺亭閣,四面雕刻了十個道士。道士有的拿著香,有的捧著書簡,循環不止。這叫「行道真人」。那雕刻和繪畫。連道士頭上的玉簪和霞帔,都非常逼真。誠乃通體晶瑩。

    三寶村    

    扶風縣之西南,有三寶村。故老相傳云,建村之時,有胡僧謂村人曰:「此地有寶氣,而今人莫得之,其啓發將自有時耳。」村人曰:「是何寶也?」曰:「此交趾之寶,數有三焉。」故因以三寶名其村,蓋識其事。開成元年春,村中民夜夢一丈夫者,黑簪幘,被廣袂之衣,腰佩長劍,儀狀峻古。謂民曰:「吾嘗仕東漢。當光武時,與飛將馬公,同征交趾,嘗得南人之寶。其後馬公遭謗,以爲多掠南貨,盡載以歸。光武怒,將命索其家。吾懼且及禍,故埋于此地。」言未訖而寤。民即以所夢具告于鄰伍中。是歲仲夏夕,云月陰晦,有牧竪望見西京原下,炯然有光,若曳練焉,久而不滅。牧竪驚告其父,即馳往視之。其光愈甚,至明夕亦然。于是裏人數輩,夜尋其光,俯而觀之。其光在土而出,若焰薪火。裏人乃相與植准以表之。其明日,携鍤具,窮表之下,深約丈餘,得一金龜。長二寸許,制度奇妙,代所未識。又得寶劍一,長二尺有四寸。又得古鏡一,徑一尺餘。皆塵迹蒙然。裏人得之,遂持以詣縣。時縣令沛國劉隨得之。發硎其劍,淡然若水波之色,雖利如切玉,無以加焉。其長二尺四寸者,蓋古以八寸爲尺,乃古三尺。其鏡皆文迹繁會,有異獸環繞鏡鼻,而年代綿邈,形理無缺。乃命磨瑩,其清若上水之潔。真天下之奇寶也。縣令劉君曰:「此爲古之珍玩,宜歸王府。可與天球和璧,焜耀于上庠。」遂緘膠其事。聞岐陽帥。願表獻天子。時陳君亦節度岐隴,得而愛之,因有其寶。由是人無知者。(出《宣室志》)

【譯文】    

扶風縣的西南,有個村子叫三寶村。據老年人傳說,建村的時候,有一個胡人和尚對村民說:「這地方有寶氣,但是現在的人得不到它。它的出現將有一定的時機。」村人問道:「是什麽寶?」胡僧說:「這是交趾的寶物,數量是三件。」因此,就以「三寶」爲村名了。開成元年的春天,村中有人夜裏做夢,夢見一個成年男子,頭戴黑色頭巾,身披大袖子衣裳,腰間佩一把寶劍,儀錶很是古雅。他對村民說:「我曾經在東漢的時候做過官,光武皇帝時,和飛將軍馬公一起征討交趾。那時候曾得到南方人的寶物。後來,馬公遭到誹謗,認爲他掠奪了許多南方的財物,全運回家中。光武皇帝大怒,要派人抄他的家。我怕禍及自己,就把自己得到的寶物埋到這裏。」話還沒說完,夢已經醒了。這人就把夢見的情形和鄰居們講了。這年五月的一個晚上,烏云遮月,天色灰暗,一個牧童望見西京原下,煥發出光芒,像當空一條白練垂挂在那裏,久久不滅。牧童吃驚地告訴他的父親,爺兒倆就跑去看,那光更亮。第二天晚上也這樣。于是村裏幾個人凑到一起,趁夜去尋找那光。一看,那光是從地裏發出的,像燃燒的柴火。人們便在這裏竪了一個記號。到了天明,大家帶著鍬鎬而來,從立有記號的地方往下挖,果然,挖了一丈多深,就挖出來三件寶貝。一是一隻金龜,長二寸左右做法奇妙,從未見過;二是一把寶劍,長二尺四寸;三是一面古鏡,直徑一尺還多。三樣東西都塵迹斑斑,陳舊不堪。村人們就帶著這些東西來到縣裏。當時的縣令沛國的劉隨收到了這些東西。他把劍放到磨石上一磨,那劍立刻就呈現出水波一樣的光色來,寒氣逼人。它長二尺四寸的原因,大概是因爲古人是以八寸爲一尺,二尺四寸就是古代的三尺。那鏡子花紋圖案繁多,有異獸的圖形環繞鏡鼻。年代久遠,保存完好。磨光之後,同樣潔如清水,果真是天下之奇寶。縣令劉隨說:「這些東西是古代珍玩,是應該入王府的,那樣便可以與天球合璧生輝,在大學講堂上照耀後人。于是就書寫文書上報,要把寶物獻給天子。當時陳君亦在岐隴任節度使,他得見幾樣寶物之後,特別喜歡。以後怎樣,就無人知道了。

    火玉    

    會昌元年,扶余國貢三寶:“曰火玉」,曰「澄明酒」,及「風松石」。火玉色赤,長半寸,上尖下圓。光照數十步。積之可以燃鼎。置之室內,冬則不復亦挾纊。宮人常用。澄明酒,亦異方所貢也。色紫如膏,飲之令人骨香。風松石方一丈,瑩澈如玉。其中有樹,形若古松偃蓋,颯颯焉而凉飈生于其間。至盛夏,上令置于殿內,稍秋氣颼颼,即令徹去。(出《宣室志》)

【譯文】    

會昌元年,扶余國貢入三樣寶物:一樣叫「火玉」;一樣叫「澄明酒」;還有一樣是「風松石」。火玉色紅,長半寸,上尖下圓。發光能照出幾十步遠。把火玉積攢起來,可以燒開鍋。放到屋裏,冬天就不用往衣服裏絮棉花了。宮裏的人常用這種東西。也是方國所獻,澄明酒,也是方國新獻,紫色,膏狀,喝起來讓人感到骨頭都有香味了。風松石方圓一丈,玉一樣晶瑩清澈。那上面有樹。它的形狀像一棵古松仰向天空,颯颯地凉風生于其間。到了盛夏,皇上就把它放到殿內,消暑納凉。到了秋季,寒氣一來,就讓把它撤出去。

    馬腦櫃    

    武宗好神仙術,遂起望仙台,以崇朝禮。更修隆真室,舂百寶屑以塗地。瑤楹金拱,銀欄玉砌,晶瑩炫耀,看之不足。內設玳瑁之帳,火齊之床。焚龍光之香,薦無憂之酒。此皆他國所獻也。帝每齋戒沐浴,召道士趙歸真以下,用探希夷之理。由是室內生靈芝二株,皆如紅玉。更遇渤海貢馬腦櫃,方三尺,深色如茜,所作工巧,無以爲比。帝用貯神仙之書,置之帳側。紫瑰盆,量容半斛,內外通瑩,其色純紫,厚可一寸,舉之則若鴻毛。帝嘉其光潔,遂處于仙室,以和藥餌。後王才人擲玉環,誤缺其半菽,上猶嘆惜久之。(出《杜陽雜編》)

【譯文】    

唐武宗喜好神仙之術,所以就建瞭望仙台。還修了隆真室。舂百寶爲屑用來塗地,用瑤做柱子,用金子做拱門,用銀子做門檻,用玉砌墻。瑩光閃爍,百看不厭。屋裏裝有用玳瑁做的帳子,用火齊做的床。焚燒的是「龍光」香,飲用的是「無憂」酒。這些東西都是外國貢獻來的。武宗常齋戒沐浴,召道士趙歸真來探討聽而不聞視而不見的道理。從此室內長出兩棵靈芝來,全都像紅玉一般。還趕上渤海國貢進馬腦櫃。這櫃三尺正方,顔色很深,像茜色,做工之精巧無以倫比。皇上用這櫃裝神仙之書,放在床頭,紫瑰盆,容量可達半斛,內外通體晶瑩,純紫色,厚有一寸,重量輕如鴻毛。皇上喜愛它的光潔,就把它放在仙室,用它和藥吃。後來王才人扔玉環,將紫瑰盆打掉了半個豆粒那麽大一塊兒,皇上還喟嘆惋惜了挺長時間呢。

    岑氏    

    臨川人岑氏,嘗游山。溪水中見二白石,大如蓮實,自相馳逐。捕而獲之,歸置巾箱中。其夕,夢二白衣美女,自言姊妹,來侍左右。既寤,蓋知二石之異也。恒結于衣帶中。後至豫章,有波斯胡人,邀而問之:「君有寶乎?」曰:「然。」即出二石示之。胡人求以三萬爲市。岑雖寶之而無用,得錢喜,即以與之。以錢爲生資,遂致殷贍。而恨不能問其石與其所用云耳。(出《稽神錄》)

【譯文】    

臨川有個姓岑的人,有一次游山,看見溪水中有兩塊大如蓮子的白色石頭,自相追逐奔跑。岑氏就把兩塊白石捉住了。回家把它放在箱子裏。那大晚上,他做了一個夢,夢見兩個穿白衣服的美女,自言她們是姐妹,侍立在他的左右。夢醒之後,大概知道這兩塊白石不尋常,就總藏在衣帶中。後來他到了豫章,有一個波斯胡人攔住他問:「你有寶貝帶在身上嗎?」他說:「是的。」說完他就把二石掏出來給胡人看。胡人要用三萬爲價購買。岑氏雖然珍愛二石,但是留著也沒用,就賣了。他用這錢做謀生的本錢,就逐漸致富了。但他一直爲沒有問那石頭的名字和用處而遺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94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