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四百三 寶四(雜寶上)
 瀏覽590|回應0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嵩麟淵明

    太平廣記卷四百三  寶四(雜寶上)          

    馬腦 犀 月鏡 秦寶 珊瑚 四寶宮 延清室 玉如意 七寶鞭 犀導  玉清三寶

 寶骨 紫羜羯 紫貝 魏生

    馬腦    

    帝顓頊時。丹丘之國獻馬腦瓮,以盛甘露。帝德所被,殊方入貢,以露充于厨也。馬腦石類也,南方者爲上。令善別者,馬死則扣其腦而視。其色如血者,則日行萬里,能騰飛空虛;腦色黃者,日行千里;腦色青者,嘶聞數百裏外;腦色黑者,入水毛鬣不濡,日行五百里;腦色白者,多力而駑。今爲器多用赤色者。若是人功所制者,多不成器,成器亦拙。其國人聽馬鳴,別其腦色。(出王子年《拾遺》)

【譯文】    

帝顓頊時,丹丘國獻來一個馬腦瓮,用來盛甘露。顓頊的威德所及的地方,都進貢甘露,甘露便充滿厨房。馬腦屬于石類,南方産的爲上。如今善于辨別馬腦的人,馬死之後就要取出馬腦看一下。腦色如血的,就能日行一萬里,能騰飛空中;腦色發黃的,日行一千里;腦色發青的,嘶鳴起來數百里之外就可以聽見;腦色發黑的,入水之後鬃毛不濕,日行五百里;腦色發白的,力氣大而速度慢。如今製作器具多半用紅色的。像這種人工製作的器具,多半不能令人滿意,即使做出來也顯得笨拙。丹丘國的人聽到馬鳴,就知道馬腦的顔色。

    犀    

    犀牛,大約似牛而猪頭。脚似象。蹄有三甲。首有二角,一在額上爲兕犀;一在鼻上校小,爲胡帽犀。鼻上者皆窘束而花點少,多有奇文。牯犀亦有二角,皆爲毛犀,俱粟文,堪爲腰帶。千百犀中,或偶有通者。花點大小奇異,固無常定。有偏花路(明抄本、陳校本路作漏)者。有項花大而根花小者。謂之倒插通。此二種亦五色無常矣。若通白黑分明,花點奇異(“異」原作「差」,據明抄本改),則價計巨萬,乃希世之寶也。又有墮羅犀,犀中最大,一株有重七八斤者,云是牯牛額上者。必花多是撒頭豆點。色(「色」原作「也」,據明抄本改)深者堪爲銙;散而淺。即拍爲盤碟器皿之類。又有駭鶏犀。(群鶏見之驚散)。辟塵犀(爲婦人簪梳,塵不著也)辟水犀、(云此犀行于海水爲之開,置于霧之中不濕矣,「置」原作「色」,據明抄本改)、明犀,(處于暗室則有光明)。此數犀但聞其說,即不可得而見也。(出《嶺表異錄》)

【譯文】    

犀牛,大體上像牛而長了一個猪腦袋。脚似象,蹄子上有三片趾甲。頭上有兩隻角。一隻較大,長在額上,叫「兕犀」;一隻較小,長在鼻上,叫「胡帽犀」。鼻上的都較細而且花點少,多半都有奇異的花紋。公犀牛也有兩隻角,都是毛犀,都有疙疙瘩瘩的花紋,能做腰帶。千百隻犀角中,或許偶然能遇上中空而通的。花點的大小各異,本沒有一定。有花紋偏在一側的;有頂上花點大根上花點小的,叫做「倒插通」。這兩種犀角也是五色無常的。如果中空兩通,白黑分明,花點奇異,就價值巨萬,是稀世之寶。又有一種叫做「墮羅犀」的,是犀角中最大的一種,有一隻就有七八斤重的,說這是公犀牛額上長的。那上面的花紋多半都是散落的圓點。色深的能做腰帶上的飾物,散而淺的,就可以做成盤碟器皿之類的東西。還有「駭鶏犀」(群鶏見了就驚散)、「辟塵犀」(做梳子簪子,灰塵不染)、「辟水犀」(置于海,水爲之開;置于霧,霧不濕犀)、「明犀」(處于暗室裏能發光)。這幾種犀角只聽說過,却不曾得到它們。

    月鏡    

    周靈王起處昆昭之台,有侍臣萇弘,巧智如流,因而得侍。長夜宴樂,或俳諧儛笑,有殊俗之伎。百戲駢列,鐘石並奏。亦獻異方珍寶。有如玉之人,如龍之錦,亦有如鏡之石,如石之鏡。此石色白如月,照面如雪,謂之月鏡。玉人皆有機類,自能轉動,謂之機妍。萇弘言于王曰:「聖德所招也。」故周人以弘媚諂而卒殺之。流血成石,或言成璧,不見其尸矣。(出王子年《拾遺》)

【譯文】    靈王起居在昆昭台。有一個侍臣叫萇弘,他乖巧機智,口若懸河,因而能侍奉靈王。他們長夜飲酒作樂,滑稽詼諧,演技非凡。各種戲齊演,各種樂器齊奏。也獻上一些異地的珍寶。有像玉的人,像龍的錦。也有像鏡子的石頭,象石頭的鏡子。這種石頭色白如月,照面如雪,叫做「月鏡」。玉人都有機關,自己能轉動,叫做「機妍」。萇弘對靈王說:「這些都是因爲大王有聖德而招來的。」所以周朝人認爲萇弘諂媚而終于殺了他。他的血化成石頭,有的說化成碧玉,看不到他的尸體了。

    秦寶    

    漢高祖初入咸陽宮,周行府庫。金玉珍寶,不可稱言。其所驚異者,有玉五支燈,高七尺五寸,下作蟠螭,以口銜燈。燈燃則鱗甲皆動,煥炳若列星而盈室焉。復鑄銅人十二枚,皆高三尺,列在一筵上。琴築笙竽,各有所執。皆結華彩,若生人。筵下有二銅管,上口高數尺,出筵後。其一管空,一管內有繩,大如指。使一人吹空管,一人紐繩,則琴築笙竽皆作,與真樂不異焉。玉琴長六尺,上安十三弦,二十六徽,皆用七寶飾之,銘曰璵璠之樂。玉笛長二尺三寸,六孔,吹之則見車馬山林,隱嶙相次(「次」原作「攻」,據明抄本改),吹息則不復見,銘曰昭華之管。有方鏡,廣四尺,高五尺九寸,表裏洞明。人直來照之,影則倒見;以手掩心而來,即見腸胃五臟。歷歷無疑。人有疾病在內者,則掩心而照之,必知病之所在。又女子有邪心,則膽張心動。秦始皇帝常以照宮人,膽張心動,則殺之也。高祖悉封閉,以待項羽。羽並將以東。後不知所在。(出《西京雜記》)

【譯文】    

漢高祖初進咸陽宮的時候,走遍所有的府庫。庫裏的金玉珠寶,多得無法說全。最讓他驚異的,有五支玉燈,此燈高七尺五寸,下麵是一條蟠龍,用口銜燈。把燈點燃,蟠龍的鱗甲就全都會動,煥然閃光就像群星充滿屋子。還有銅鑄的十二個人,都三尺高,擺在一張席上。每人持一種樂器,或琴,或築,或笙,或竽。個個華彩一身,就像活人。席下有兩根銅管,上邊的管口離地數尺,從席後伸出來。其中一根管是空的,一根管裏裝有一根繩子,手指那麽粗。讓一個人吹空管,一個人扭動那繩子,就會琴築笙竽一齊鳴奏,和真人所奏的音樂沒什麽兩樣。玉琴長六尺,上邊有十三根弦,二十六條系琴弦的繩子,全都用金、銀、琉璃、瑪瑙、玫瑰等寶物裝飾而成,刻名叫做「璵璠之樂」。玉笛長二尺三寸,有六孔,吹奏起來就能出現車馬山林,怪石嶙嶙。吹完也就不再出現。刻名叫「昭華之管」。有一面方形鏡子,寬四尺,高五尺九寸,裏外通明。人直接來照,影像就是倒的;用手捂著心來照,就能看見腸胃五臟,清清楚楚,沒有遮礙。體內有病的人,就捂著心口來照,一定能知道病在什麽部位。另外,女子有邪心,一照就膽張心跳。秦始皇常用來照宮中美人,凡膽張心跳的,就一律處死。漢高祖把這些寶物全都封存,等待項羽前來。項羽將這些寶物全都帶走了。以後不知這些寶物哪里去了。

    珊瑚    

    漢宮積草池中,有珊瑚,高一丈二尺,一本三柯。上有四百六十三條。是南越王趙佗所獻,號曰烽火樹。夜有光,常欲然。(出《西京雜記》)

又郁林郡有珊瑚市,海客市珊瑚處也。珊瑚碧色,一株株數十枝,枝間無葉。大者高五六尺,尤小者尺餘。蛟人云,海上有珊瑚宮。漢元封二年,郁林郡獻珊瑚婦人,帝命植于殿前,謂之女珊瑚。忽柯葉甚茂,至靈帝時樹死,鹹以爲漢室將衰之征也。(出《述異記》)

又柫箖國海,去都城二千里,有飛橋。渡海而西,至且蘭國。自且蘭有積石,積石南有大海。海中珊瑚生于水底。大船載鐵網下海中,初生之時,漸漸似菌。經一年,挺出網目間,變作黃色,支格交錯。小(「小」原作「高」,據明抄本改)者三尺,大者丈餘。三年色青。以(「以」原作「似」,據明抄本改)鐵鈔發其根,于舶上爲絞車,舉鐵網而出之。故名其所爲珊瑚洲。久而不采,却蠹爛糜朽。(出《洽聞記》)

【譯文】    

漢宮的積草池中有珊瑚一株,高一丈二尺,一干三枝。上面有四百六十三個枝條。這是南越國王趙佗獻來的。名叫「烽火樹」。夜間發光,總像要燃燒的樣子。    

郁林郡有珊瑚市,是下海人賣珊瑚的地方。這裏的珊瑚呈碧綠色,一株株各有幾十個枝杈,枝間沒有葉。大的高五六尺,小的只有一尺多。善于潜水的人說,海裏有個珊瑚宮殿。漢元封二年的時候,郁林郡獻來一個珊瑚婦人。皇帝讓人把它擺放在殿前,稱它爲「女珊瑚」,一時間居然枝繁葉茂。到靈帝時,這株珊瑚樹便死了。人們都認爲這是漢室將要衰敗的徵兆。

柫箖國靠大海,離都城兩千里,有飛橋。渡海向西,到且蘭國。且蘭國有積石山,積石山南有大海。海中珊瑚生于水底。用大船把鐵網投入海中,珊瑚初生像竹笋,一年左右的時間,它就從網眼挺出來,變成黃色,枝丫交錯。小的三尺左右,大的一丈有餘。三年以後變成青色。用鐵器斬斷它的根部,在船上準備一個絞車,把鐵網絞上來,珊瑚便采上來了。所以這裏名叫「珊瑚洲」。長時間不采,珊瑚就會朽爛。

    四寶宮    

    武帝爲七寶床、雜寶按屏風、雜寶帳,設于桂宮。時人謂之四寶宮。(出《拾遺錄》)

【譯文】    

武帝做了「七寶」床、「雜寶」按屏風、「雜寶」帳,都放在桂宮裏。當時人們稱桂宮爲「四寶」宮。

    延清室    

    董偃常臥延清之室,以畫石爲床,蓋石文如畫也。石體盛輕,出郅支國。上設紫琉璃帳,火齊屏風,列靈麻之燭,以紫玉爲盤。如屈龍,皆雜寶飾之。視者于戶外扇偃。偃曰:「玉石豈須扇而後清凉耶?」侍者屏扇,以手摹之,方知有屏風也。偃又以玉精爲盤,貯冰于膝前。玉精與冰同潔徹,侍者言以冰無盤,必融(「融」原作「翮」,據明抄本改)濕席,乃和玉盤拂之。落階下,冰玉俱碎。偃更以爲樂。此玉精千塗國所貢也,武帝以此賜偃。哀平之世,民皆猶有此器,而多殘破。王莽之世,不復知所在。(出《拾遺錄》)

【譯文】    

董偃常臥于延清室,用畫石做床。之所以叫「畫石」,大概石的花紋像畫。這種石頭體大而輕,出自郅支國。床上有紫色的琉璃帳幔,有用火齊寶石做的屏風,排列著用靈麻做的蠟燭,還有用紫玉做的盤子。床似一條彎曲的龍,全都用雜色寶物裝飾起來。侍者在窗外給董偃扇風。董偃說:「難道玉石也需要扇風之後才清凉嗎?」侍者收攏扇子,用手一摸,才知道有屏風。董偃又用玉精做的盤子,盤子裏盛滿冰塊放在膝前。玉精與冰都是潔白透明的物品,侍者見了忙說:「冰塊不用盤盛著,一定會化了濕席的!」說著他急忙伸手一拂,玉盤與冰全都落地摔碎。董偃便開懷大笑。這種玉精是千塗國貢進的,漢武帝又賜給董偃。哀帝建平年間,百姓家還都有這種器物,但多半已經殘破。王莽的時候,不再知道哪兒有了。

    玉如意    

    吳孫權時,有掘得銅匣,長二尺七寸,以琉璃爲蓋。又一白玉如意。所執處皆刻龍虎及蟬形。莫能識其由。使人問綜。綜,博物者也。曰:「昔秦皇以金陵有天子氣,平諸山阜,處處埋寶,以當王氣。」此蓋是乎?(出《酉陽雜俎》)

【譯文】    

東吳孫權的時候,有人從地下挖出一個銅匣,長二尺七寸,用琉璃做的蓋。還有一枚白玉如意。凡是用手拿的地方,都刻有龍、虎和蟬的形象。誰也不知這是爲什麽。于是就派人去問綜。綜就是一位博學多識的人。他說:「過去秦始皇因爲金陵有天子氣,平了許多山嶺,到處埋寶,用來鎮壓王氣。」這種說法可能是對的吧?

    七寶鞭    

    晉明帝單騎潜入,窺王敦營。敦覺,使騎追之。帝奔。仍以七寶鞭顧逆旅嫗,扇馬屎。王敦追之人,見馬屎,以爲帝去已遠。仍寶鞭,不復前追。(出《中說》,黃本作「出《世說》」)

【譯文】    

晉明帝單槍匹馬潜入王敦的兵營窺探敵情,被王敦發覺,王敦就派騎兵追他。他在奔逃的路上,就用他的七寶鞭雇客棧裏的老婦把馬屎用扇子扇凉。王敦派來追趕他的人見馬屎都凉了,以爲他已經跑遠了,又艶羨這寶鞭十分珍貴,便不再追他。

    犀導    

    晉東海蔣潜,嘗至不其縣。見林下踣一尸,已臭爛。烏來食之。輒見一小兒,長三尺許,來驅烏。烏乃起。如此非一。潜異之,乃就看之。見死人頭上著通天犀導,價數萬錢,乃拔取之。既去,衆烏爭集,無復驅者。潜後以此導上晉武陵王。王薨。以襯衆僧。王武剛以九萬錢買之。後落褚太宰處。褚以餉齊故丞相豫章王。王死後。內人江夫人遂斷以爲釵。每夜,輒見一兒繞床頭啼叫云:「何爲見屠割?必當相報:終不獨受枉酷。」江夫人惡之。月餘遂薨。(出《續齊諧記》)

【譯文】    

晉朝東海郡的蔣潜,有一次來到不其縣。見林下有一具尸體。尸體已經腐爛,烏鴉來啄食死人肉。總能看到一個三尺來高的小孩前來驅趕烏鴉,烏鴉才飛起。如此往復好幾次。蔣潜覺得奇怪,就走近去看。他看到死人頭上佩戴一枚通天犀導。價值數萬錢。他就拔取了這枚犀導。他走後,一群烏鴉爭集而來,沒有人再來驅趕。後來蔣潜把這一犀導獻給晉武陵王。武陵王死後,此犀導又被施捨給僧人。王武剛用九萬錢把它買下。後來又落到褚太宰手裏。褚太宰又把它送給齊國前丞相豫章王。豫章王死後,其妻江夫人就把它弄斷做成釵。每天夜裏,總能聽見一個男孩繞床頭啼叫道:「你爲什麽要殺害我?我一定要報復的!無論如何也不能忍受這樣的冤枉和殘酷!」江夫人對此又膩煩,又畏懼,一個多月以後就死了。

    玉清三寶    

    杜陵韋弇,字景昭。開元中,舉進士第,寓游于蜀。蜀多勝地。會春末,弇與其友數輩,爲花酒宴。雖夜不殆。一日,有請者曰:「郡南去十里,有鄭氏亭,亭起苑中,真塵外境也。願偕去。」弇聞其說,喜甚,遂與俱南。出十里,得鄭氏亭。端空危危,橫然四峙,門用花辟,砌用烟矗。弇望之不暇他視。真所謂塵外境也。使者揖弇入。既入,見亭上有神仙十數,皆極色也。凝立若伫,半掉云袂,飄飄然。其侍列左右者,亦十數。紋綉杳眇,殆不可識。有一人望弇而語曰:「韋進士來。」命左右請上亭。斜欄層去,既上且拜。群仙喜曰:「君不聞劉阮事乎?今日亦如是。願奉一醉,將盡春色。君以爲何如?」弇謝曰:「不意今日得爲劉阮,幸何甚哉!然則次爲何所?女郎又何爲者?願一聞知。」群仙曰:「我玉清之女也,居于此久矣。此乃玉清宮也。向聞君爲下第進士,寓游至此,將以一言奉請,又懼君子不顧,且貽其辱。是以假鄭氏之亭以命君。果副吾志。雖然,此仙府也。雖云不可滯世間人,君居之,固無損耳。幸不以爲疑。」即命酒樂宴亭中,絲竹盡舉,飄然泠然,淩玄越冥,不爲人間聲曲。酒既酣,群仙曰:「吾聞唐天子尚神仙。吾有新樂一曲,曰『紫云』,願授聖主。君唐人也,爲吾傳之一進,可乎?」曰:「弇一儒也,在長安中,徒爲區區于塵土間,望天子門且不可見之,又非知音者,曷能致是?」群仙曰:「君既不能,吾將以夢傳于天子可也。」又曰:「吾有三寶,將以贈君。能使君富敵王侯,君其受(“受」字原闕。據明抄本、許本補。)之!」乃命左右取其寶。始出一杯,其色碧而光瑩洞澈。顧謂弇曰:「碧瑤杯也。」又出一枕,似玉微紅,曰紅蕤(「曰紅蕤」三字原作「麩」。據陳校本改。)枕也。又出一小函,其色紫,亦似玉,而瑩澈則過之,曰紫玉函也。已而皆授弇。弇拜謝別去。行未及一裏,回望其亭,茫然無有。弇異之,亦竟不知何所也。遂挈其寶還長安。明年下第,東游至廣陵,因以其寶集于廣陵市。有胡人見而拜曰:「此天下之奇寶也。雖千萬年,人無得者。君何得而有?」弇以告之。因問曰:「此何寶乎?」曰:「乃玉清真三寶也。」遂以數千萬爲值而易之。弇由是建甲第,居廣陵中爲豪士。竟卒于白衣也。(出《宣室志》)

【譯文】    

杜陵人韋弇,字景昭,開元年間考進士,寄居在蜀地。蜀地名勝很多。恰是春末,韋弇和他的幾位朋友辦了一個花酒宴會。玩到半夜也不肯作罷。一天,有人來請他,說:「郡南十里處,有個鄭氏亭。亭子建在花園裏,真正是世外佳境啊。請你和我一塊去一趟。」韋弇聽他講完,特別高興,就和那人一起向南而行。走出十里,來到鄭氏亭前。亭子高高聳立,四面環山,鮮花盛開成門,烟纏霧繞爲墻。韋弇簡直都要看傻了。心裏嘆道:「可真是世外之境啊!」這時候使者說了聲「請進」。進去後,見亭上有十幾位仙女,都有傾城傾國的姿色。仙女們亭亭玉立,衣袖飄飄。那些侍奉在左右的,也是十來個人。所飾紋綉影影綽綽,幾乎不能看清。有一位仙女望著韋弇說:「韋進士來啦!」于是讓左右快請韋弇上亭。韋弇順著斜欄一層層上去,立即就拜。衆仙女高興地說:「你聽說過劉阮的事吧?現在你也象劉阮那樣了。我們願意陪你喝個一醉方休,風流盡致,你以爲如何?」韋弇說:「沒想到今天我也成了劉阮,真是太幸運了。但是這是什麽地方?你們都是幹什麽的?請告訴我好嗎?」衆仙女說:「我們是玉清之女,在這居住很久了。這地方叫玉清宮。聽說你是落第的進士,客游至此,想去請你,又怕你不理而受到羞辱,所以假借鄭氏之亭讓你來。果然如我們所願。雖然這是仙府,雖然說凡人不能在仙界久留,但是你在這裏,保你沒有任何損害。虧請你不要懷疑。」于是就讓人在亭中設宴。絲竹齊奏,樂聲清娓婉轉,悠悠然不絕于耳,不是人間所能聽到的曲調。酒到酣處,衆仙女說:「我們聽說大唐天子崇尚神仙。我們有一支新樂曲,名叫『紫云』,想送給唐天子。你是唐人,替我們把曲子交給天子,可以嗎?」韋弇說:「我是一個普通書生,在長安城中,只是個區區小人物,連天子的大門口都看不到,我又不懂音樂,怎麽能辦得到呢?」衆仙女說:「既然你辦不到,我們托夢傳給他也是可以的。」又說:「我們有三件寶貝,要贈送給你。這幾件寶貝能讓你富比王侯,請你笑納!」于是就讓左右取來那三件寶貝。首先拿出來的是一隻杯子。杯子呈碧綠色,光亮透明。仙女看著韋弇說:「這是碧瑤杯。」接著拿出來的是一個枕頭,樣子像玉,微微發紅,說:「這是紅蕤枕。」又拿出一個小匣,紫色,也像玉,但是比玉瑩澈光亮,說:「這是紫玉匣。」然後就全送給韋弇。韋弇拜謝之後便離去。走了不到一裏地。回頭望亭,茫茫然什麽都沒有了。韋弇感到非常奇怪。到底也不知道這是什麽地方。于是他帶著三件寶物回到了長安。第二年又落第,東游到廣陵,就把三件寶貝拿到市場上出賣。有一個胡人見到便下拜說:「這是天下的奇寶啊!儘管千萬年了,但是從來沒人得到過它。你是怎麽得到的?」韋弇就告訴了他。接著問道:「這是什麽寶呢?」胡人說:「這是真正的玉清三寶啊!」于是胡人用數千萬的價錢買去三寶。韋弇從此開始建宅院,成爲廣陵的大富豪,到老也沒有做過官。

    寶骨    

    長安平康坊菩提寺,緣李林甫宅在東,故建鐘樓于西。寺內有郭令玳瑁鞭,及郭令王夫人七寶帳。寺主元意,多識故事。云,李相每至生日,常轉請此寺僧,就宅設齋。有一僧嘗贊佛,施鞍一具,賣之,價直七萬。又僧廣有聲,口經數年,次當贊佛。因極祝林甫功德,冀獲厚襯。畢,簾下出彩篚;香羅帊籍一物,如朽釘,長數寸。僧歸,大失所望,慚惋數日。且意大臣不容欺已,遂携至西市,示于胡商,索價一千。胡見之,大笑曰:「未也。」更極意言之,加至五百千。胡人曰:「此寶價直一千萬。」遂與之。僧訪其名。曰:「此寶骨也。」(出《酉陽雜俎》)

【譯文】    

長安平康坊菩提寺,因爲李林甫宅院在東,所以鐘樓就建于西。寺裏頭有郭令的玳瑁鞭,以及郭令、王夫人的七寶帳。寺主元意知道許多過去的事。他說,李林甫每次過生日的時候,往往轉請這寺裏的和尚,就在本宅設齋。有一回,一個和尚去念經,李林甫施捨給他一個馬鞍。拿出去賣,價值七萬。又一和尚廣有名聲,誦經多年,也被請到李林甫家念經。于是這位和尚極力稱頌李林甫的功德,希望得到優厚的施捨。但是他得到的是一個長數寸,樣子頗像一個朽爛釘子的東西。他大失所望,沮喪了多日。他想到李林甫這樣的大官不至于欺哄他,就帶著那東西到西市上,給一個胡商看。他要價一千。胡人大笑道:「要低了。」他使了個大勁,要到五百千。胡人說:「此寶價值一千萬!」說完就付錢給他。他打聽寶物的名稱。胡人說:「這是寶骨。」

    紫羜羯    

    乾元中,國家以克復二京,糧餉不給。監察禦史康云間,爲江淮度支。率諸江淮商旅百姓五分之一,以補時用。洪州,江淮之間一都會也,云間令錄事參軍李惟燕典其事。有一僧人,請率百萬。乃于腋下取一(「一僧人」至「取一」十三字原「作波斯胡人者率一萬五千貫腋下」,據明抄本改)小瓶。大如合拳。問其所實。詭不實對(明抄本「實」作「肯」,原本「對」下有「請率百萬」四字,據明抄本删),惟燕以所納給衆,難違其言,詐驚曰:「上人安得此物?必貨此,當不違價。」有波斯胡人見之如其價以市之而去,(「有波斯」至「而去」十五字原作「僧試求五千而去」。據明抄本改)胡人至揚州。長史鄧景山知其事,以問胡。胡云:「瓶中是紫羜羯。人得之者,爲鬼神所護,入火不燒,涉水不溺。有其物而無其價,非明珠雜貨寶所能及也。」又率胡人一萬貫。胡樂輸其財,而不爲恨。瓶中有珠十二顆。(出《廣異記》)

【譯文】    

乾元年間,國家因爲克復「二京」,糧餉供給不足。監察禦史康云間是淮度支使。他對江淮一帶的商旅百姓提出了加收五分之一的要求,用以補充當時急用。洪州是江淮之間的一大都會,康云間讓錄事參軍李惟燕掌管洪州之事。有一個和尚,請求加收他一百萬。說完他就從腋下掏出一個小瓶來。小瓶有拳頭大小。問他瓶裏裝的是什麽,他只是詭秘地笑笑,並不回答。李惟燕因爲要用收入的供給許多人,不能不照他說的去做,就裝作吃驚地說:「您是如何得到這東西的?一定要賣它,可不能違背它的價格呀!」有一個波斯胡人見了就如其價買了小瓶而去。胡人來到揚州。長史鄧景山知道這件事,就問那胡人是怎麽回事。胡人說:「瓶中裝的是羜羯。人得了它,就能受到鬼神的保護,走進火裏不能被燒,掉進水裏不能被淹。這是一種無價之寶,不是明珠珍寶可以達到的。」于是,又加收胡人一萬貫。胡人樂于輸散其財,並不爲恨。其實瓶中裝的是十二顆珍珠。

    紫貝    

    紫貝即砑螺也。儋振夷黎海畔,采以爲貨。《南越志》云:「土産大貝,即紫貝也。」(出《嶺表錄異》)

【譯文】    

紫貝就是砑螺。儋振夷黎海邊,采紫貝當錢財。《南越志》說:「土産大貝,即紫貝也。」

    魏生    

    唐安史定後,有魏生者,少以勛戚,歷任王友,家財累萬。然其交結不軌之徒,由是窮匱,爲士旅所擯。因避亂,將妻入嶺南。數年,方寧後歸。舟行至虔州界,因暴雨息後,登岸肆目。忽于砂磧間,見一地,氣直上沖數十丈。從而尋之,石間見石片如手掌大,狀如瓮片,又類如石,半青半赤,甚辨焉。試取以歸,致之書篋。及至家,故舊蕩盡,無財賄以求叙錄,假屋以居。市肆多賈客胡人等。舊相識者哀之,皆分以財帛。嘗因胡客自爲寶會。胡客法:每年一度與鄉人大會,名閱寶物。寶物多者,戴帽居于坐上,其餘以次分列。召生觀焉。生忽憶所拾得物,取懷之而去。亦不敢先言之,坐于席末。食訖,諸胡出寶。上坐者出明珠四,其大逾徑寸。余胡皆起,稽首禮拜。其次以下所出者,或三或二,悉是寶。至坐末,諸胡鹹笑,戲謂生:「君亦有寶否?」生曰:「有之。」遂所出懷以示之,而自笑。三十余胡皆起,扶生于座首,禮拜各足。生初爲見謔,不勝慚悚。後知誠意,大驚異。其老胡見此石,亦有泣者。衆遂求生,請市此寶,恣其所索。生遂大言,索百萬。衆皆怒之,「何故辱吾此寶?」加至千萬乃已。潜問胡:「此寶名何?」胡云:「此是某本國之寶。因亂遂失之,已經三十餘年。我王求募之,云,獲者拜國相。此歸皆獲厚賞,豈止于數百萬哉?」問其所用。云:「此寶母也。但每月望,王自出海岸,設壇致祭之,以此置壇上。一夕,明珠寶貝等皆自聚。故名『寶母』也。」生得財倍其先資也。(出《原化記》)

【譯文】    

唐朝安史之亂被平定以後,有一個姓魏的讀書人,人稱魏生。小時候,因爲他家是王族親戚,本來財産累萬,但是由于他交結不軌之徒,因此家境日衰,遭到當地士族的排斥,他不得不到外地避一避。他帶妻子避到江南。幾年之後,事情平靜了,他才歸鄉,船走到虔州地界。一場暴雨下過之後,他離船登岸,觀賞當地風光,忽然望見河岸沙灘上有一塊地方,熱氣蒸騰,高達數丈,便走上前細看。他看到的是,亂石之間有一塊狀如瓮片手掌那麽大的石片,顔色半青半赤。他覺得這塊石頭與衆不同,就把它撿了回來,扔到書箱裏。回到家鄉一看,原先的財産已蕩然無存,沒有財物用來謀求官職,便只好租借一處房子住下來。這裏的市場店鋪之中有許多胡人商客。舊相識可憐他,都分一些吃穿的東西給他。他家的轉機,是借著一次胡人客商的「寶會」發生的。按照胡人的習俗,每年都有一次與鄉人相聚的大會。會上,每個人都要展示自己的寶物。寶物多的人就戴著帽子坐在上首。其餘的依次排列。今年的寶會他們邀請魏生參加,其實是讓他去參觀開眼界。他忽然間就想到了拾到的那塊石片,就把它揣到懷裏去參加胡人的寶會。到會之後,他並不敢說他帶來寶物了,自覺地坐到了最末席。酒飯之後,胡人們開始展示寶貝。坐在最上座的拿出來的是四顆寶珠,每一顆都有徑寸之大。在場的胡人全都站起來,一齊向首席胡人稽首禮拜。其餘依次展示出來的,或者三枚,或者兩枚,全是珍寶。輪到坐末,胡人們全都笑了,和他開玩笑道:「您也有寶貝嗎?」他半真半假地說:「有!」于是就把石片拿出來展示,三十位胡人全都站起來,把他推到首席上去,一齊下拜。他以爲自己被捉弄了,很不好意思。後來才知道,胡人們是誠心誠意的,這才感到驚奇。那些老一點的胡人見到此石,有的都流下眼泪。于是衆胡人就和魏生商量,要買這件寶貝,讓他隨便要價。他也就沒客氣,要一百萬。衆胡人嗔怒道:「爲什麽要侮辱我們的寶貝呢?」于是再加價,一直加到一千萬才算完。他悄悄問一個胡人這寶貝叫什麽名字。胡人說:「這是我們國家的國寶。因爲戰亂已經丟失了三十多年了。我們的國王下令尋求它,說,能找到此寶的人拜爲國相。這次我們回去,都能得到重賞,何止幾百萬!」他又問有什麽用。胡人說:「這是寶母啊!每月的十五日,國王親自來到海岸,把此寶放到一個事先設好的祭壇上祭奠,到了晚上,各種珍珠寶貝就會自動聚攏而來。所以叫做『寶母』。」魏生這一次獲得的錢財成倍于原先的家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93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