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四百 寶一
 瀏覽519|回應0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嵩麟淵明

    太平廣記卷四百 寶一          

    金 翁仲儒 霍光 陳爵 苻堅 雩都縣人 何文 侯遹 成弼 玄金 鄒駱駝  裴談 牛氏僮 宇文進 蘇遏 韋思玄 李員 虞鄉道士 趙懷正 金蛇

    金    

    西方日官之外,有山焉,其長十餘裏,廣二三裏,高百餘丈。皆大黃之金,其色殊美,不雜土石,不生草木。上有金人,高五丈餘,皆純金,名曰金犀。入山下一丈,有銀;又入一丈,有錫;又入一丈,有鉛;又入一丈,有丹陽銅。丹陽銅似金,可鍛以作錯塗之器也。《淮南子》術曰:「餌丹陽之爲金也。」(出《神異經》)

【譯文】    

西方日官城外,有座山。此山長十多裏,寬二三裏,高一百多丈,全都是又大又黃的金子。它的顔色特別美麗,不摻雜泥土和沙石,不生長花草和樹木。山上有一個金人,有五丈多高,全身都是純金的,名字叫金犀。進入山下一丈,有銀;再進入一丈,有錫;再進入一丈,有鉛;再進入一丈,有丹陽銅。丹陽銅象金子一樣,經過鍛制可以作爲鑲嵌塗飾器具的原料。《淮南子》的學說中談道:「把丹陽銅裏摻入餌料,就可以使它變成金子。」

    翁仲儒    

    漢時,翁仲儒家貧力作,居渭川。一旦,天雨金十斛于其家,于是與王侯爭富。今秦中有雨金(「雨」原作「兩」,「金」字原缺,據明抄本改補。)翁,世世富。(出《神異經》)

【譯文】    

漢朝的時候,翁仲儒因家境貧困而做苦力。當時他家住渭川。一天早晨,天上象下雨一樣落下十斛即一百鬥金子在他家裏。于是他可以和王侯比富。現在秦中地方還有象翁仲儒一樣能得到天降金雨的人,因而世世代代都很富有。

    霍光    

    漢宣帝嘗以皂蓋車一乘,賜大將軍霍光,悉以金鉸飾之。每夜,車轄上有金鳳凰飛去,莫如所,至曉乃還,守車人亦見之。南郡黃君仲,于北山羅鳥,得一小鳳子,入手便化成紫金。毛羽翅宛然具足,可長尺餘。守車人列云,車轄上鳳凰,常夜飛去,曉則俱還。今曉不還,恐爲人所得。光甚異之,具以列上。後數日,君仲詣闕,上金鳳凰子。帝聞而疑之,以置承露盤,倏然飛去。帝使人尋之,直入光家,至車轄上,乃知信然。帝取其車,每游行,輒乘之。故嵇康《游仙詩》云,翩翩鳳轄,逢此網羅」是也。(續《齊諧記》)

【譯文】    

漢宣帝曾經把一輛黑色蓋蓬的車賜給大將軍霍光。霍光把這輛車全都用金子裝飾起來。每到夜晚,車軸的插銷上就有一隻金鳳凰飛出去,不知飛到哪里,直到天亮才飛回來。看守車子的人也看見了。南郡黃君仲,在北山用網捕鳥,捕到了一隻小鳳凰,拿到手裏便變成了紫金,羽毛和翅膀都很完整,能有一尺多長。再說看守車子的人把那件事後報告了霍光,說:「車軸插銷上的金鳳凰,經常在夜晚飛出去,天亮才飛回來。今天天亮後還沒飛回來,恐怕被他人得到了。」霍光對這件事感到特別奇怪,就把守車人所說的事都報告了皇上。過了幾天,黃君仲到宮裏去拜見皇上,便將小金鳳凰獻給了皇上。宣帝聽說是他捕到的,很是懷疑。便把小金鳳凰放在承露盤中,小金鳳凰突然飛去。宣帝令人尋找,只見小金鳳凰一直飛進霍光家,落到車軸插銷上。宣帝這才信以爲真。宣帝取回了這輛車,每當外出巡游,都乘坐這輛車。所以嵇康在游仙詩中有「翩翩鳳轄,逢此網羅」一句。

    陳爵    

    漢永平十一年,廬江皖侯國有湖,皖氏小兒曰陳爵、陳挺,年皆十歲以上,相與釣于湖涯。挺先釣。爵往問挺曰:「釣寧得乎?」挺曰:「得。」爵歸取竿綸,去挺三十步所,見湖涯有酒樽,色正黃,沒水。爵以爲銅也,涉取之,滑重不能舉。挺望見,共取之,竟不能得。人入深淵中流,顧見如錢等正黃,數百千枚,即共掇摭,各得滿手。走歸示其家。爵父國故吏,字君賢,驚曰:「安得此。」爵言其狀。君賢曰:「此黃金也。」即馳與爵俱往,到金處,水中尚多。賢自涉水掇取,爵、挺鄰伍並聞,俱競采之,合得十餘斤。賢言于相,相言太守,遣吏收取。遣門下掾裕躬奉獻,且言得金狀。(出《論衡》)

【譯文】    

漢朝永平十一年,廬江皖侯國內有個湖。皖侯國人氏中有兩個小孩名字叫陳爵、陳挺,年齡都在十歲以上。這一天,兄弟倆一起到湖邊釣魚。陳挺先釣,陳爵過來問陳挺說:「釣到了嗎?」。陳挺說:「釣到了。」陳爵立刻走回去拿魚竿和魚綫。走到離陳挺有三十步遠的地方,忽然看見湖邊有個裝酒的器具,顔色純正而金黃,浸沒在水中。陳爵以爲是銅,便趟水進入湖中去取。因水下滑酒器重而拿不動。陳挺看見了,便過來和陳爵一起拿,仍然拿不動。這時他們二人已進到深水處的湖中央,忽然看見水中有象銅錢一樣的東西純正而金黃,有成百上千個,立刻一起去拾取。每個人兩隻手都抓滿了,拿回家去給家裏人看。陳爵的父親是皖侯國過去的官員,字君賢。他看到兒子得到那麽多金錢,驚奇地問道:「在哪里得到這些錢?」陳爵便把得到錢的經過說了一遍。君賢說「這是黃金啊。」立即和陳爵一塊兒奔向湖邊,來到有金子的地方,水中還有很多,君賢便自己下水去撿。陳爵、陳挺的鄰居們聽說之後,都爭著來撿金子。金子全被拾取上來,一共有十多斤。君賢將這件事告訴了府相,府相又告訴了太守。太守便派人到陳家收取揀到的金子。陳君賢立刻派家人將金子獻給官府,並講述了得到金子的經過。

    苻堅    

    前秦苻堅建元五年,長安樵人于城南見金鼎,走白堅。堅遣載取,到城,化爲銅鼎。(出《異苑》)

【譯文】    

前秦苻堅帝建元五年,長安一個砍柴的人在城南看見一隻金鼎,立刻跑回城去報告給苻堅。苻堅派人用車去拉金鼎,拉到城裏,金鼎變成了銅鼎。

    雩都縣人    

    南康雩都縣,跨江南出,去縣三裏,名夢口。有穴,狀如石室。舊傳嘗有神鶏,色如好金,出此穴中,奮翼回翔,長鳴響徹。見之輒形入穴中,因號此石爲鶏石。昔有人耕此山側,望見鶏出游戲。有一長人,操彈彈之。鶏遙見,便飛入穴。彈丸正著穴上石,徑六尺許,下垂蔽穴,猶有間隙,不復容人。又有人乘船,從下流還縣,未至此崖數裏。有一人,通身黃衣,擔兩籠黃瓜,求寄載之。黃衣人乞食,船主與之盤酒。食訖,至崖下。船主乞瓜,此人不與,仍唾盤內,徑上崖,直入石中。船主初甚忿之,見其入石,始知神異。取向食器視之,見盤上唾,悉是黃金。(出《述異記》)

【譯文】    

南康境內有個雩都縣,過江向南走,離縣城三裏路,有個地方名叫夢口。這裏有個岩洞,從外看形狀像石頭房子。很早的時候傳說這裏曾有神鶏,顔色象上好的金子,從這個洞穴中出來,展翅盤旋飛翔,長長的鳴叫聲非常響亮,被人看見它就將身體縮進入洞中。因此稱此岩石爲鶏石。過去有人在這座山旁邊耕種,看見鶏出來游戲,有一個身量高的人,手持彈弓射鶏。鶏遠遠地看見,便飛進洞裏,彈丸正打在洞上邊的岩石上。這塊岩石直徑六尺左右,向下垂正好遮住洞口,還留有一道縫,但不能再容下一個人。過去有人乘船,從下流回縣城,離這座山崖還有好幾裏時來了一個人,全身穿黃色的衣服,肩挑兩籠黃瓜,請求船主載上他。上船之後,穿黃衣服的人討要吃的,船主給了他一盤酒食。吃完,船到山崖。船主要瓜,黃衣人不給,並且向盤中唾唾沫。而後徑直奔上山崖,一直進入石洞中。船主起初對黃衣人很氣忿,見他進入石洞,才知道是神異。船主取過曾經裝過食物的器具觀看,只見吐在盤子上面的唾沫,全都變成了黃金。

    何文    

    張奮者,家巨富,後暴衰,遂賣宅與黎陽程家。程入居,死病相繼,轉賣與鄴人何文。文日暮,乃持刀,上北堂中梁上坐。至二更竟,忽見一人,長丈余,高冠黃衣,升堂呼問:「細腰,舍中何以有生人氣也?」答曰:「無之。」須臾,有一高冠青衣者,次之,又有高冠白衣者,問答並如前。及將曙,文乃下堂中,如向法呼之。問曰:「黃衣者誰也?」曰:「金也,在堂西壁下。」「青衣者誰也?」曰:「錢也。在堂前井邊五步。」「白衣者誰也?」曰:「銀也,在墻東北角柱下。」「汝誰也?」曰:「我杵也,在灶下。」及曉,文按次掘之,得金銀各五百斤,錢千余萬,仍取杵焚之,宅遂清安。(出《列異傳》)

【譯文】    

有一個叫張奮的人,家裏大富,後來突然衰落。于是將住宅賣給黎陽程家。程家住進來後,死亡生病的事相繼發生。程家又將此房轉賣給鄰居何文。何文在太陽落山之後,手中持刀,到北堂中房梁上坐定。到二更將盡的時候,忽然看見一人,身高有一丈多,頭戴高帽穿黃衣,升堂呼喚傳問:「細腰,房中爲什麽有生人的氣味?」回答說:「沒有生人的氣味。」不一會兒,有一個戴高帽穿藍色衣服的人,再過一會兒,又有一個戴高帽穿白色衣服的人,問話和回答都和第一個人一樣。快到天亮的時候。何文才從房梁上下到廳堂,象剛才聽到的那樣開始呼喚,問道:「穿黃衣服的是誰?」回答說:「是金,在廳堂西面墻壁下麵。」「穿蘭衣服的是誰?」回答說:「是錢,在廳堂前離井邊五步遠的地方。」「穿白衣服的是誰?」回答說:「是銀,在墻東北角的柱子下麵。」「你是誰?」回答說,「我是棒槌,在灶坑下。」到天亮,何文按次序挖開剛才說到的地方,得到金銀各五百斤,銅錢千萬枚,並拿過棒槌用火燒掉,于是這座宅院才清靜安寧下來。

    侯遹    

    隋開皇初,廣都孝廉侯遹入城,至劍門外,忽見四廣石,皆大如鬥。遹愛之,收藏于書籠,負之以驢。因歇鞍取看,皆化爲金。遹至城貨之,得錢百萬,市美妾十餘人,大開第宅,又近甸置良田別墅。後乘春景出游,盡載妓妾隨從。下車,陳設酒肴。忽有一老翁,負大笈至,坐于席末。遹怒而詬之,命蒼頭扶出。叟不動,亦不嗔恚,但引滿啖炙而笑云:「吾此來,求君償債耳。君昔將我金去,不記憶乎?」盡取遹妓妾十餘人,投之書笈,亦不覺笈中之窄,負之而趨,走若飛鳥。遹令蒼頭馳逐之,斯須已失所在。自後遹家日貧,却復昔日生計。十餘年,却歸蜀。到劍門,又見前者老翁,携所將之妾游行,儐從極多,見遹皆大笑,問之不言,逼之,又失所在。訪劍門前後,並無此人,竟不能測也。(出《玄怪錄》)

【譯文】    

隋朝開皇初年,廣都孝廉侯遹進城,到劍門外,忽然看見四塊石頭,全都象鬥一樣大。侯遹很喜愛這幾塊石頭,收起放在裝書的竹籠裏,馱在驢背上。趁著歇驢的時候抱出來觀看,四塊石頭全都變成了金子。侯遹到城裏把金子賣了,得錢百萬,便從市上買了十幾個美麗的女人,回去後擴建住房和宅院,又在城郊購置了良田和別墅。後來侯遹乘著春天的景色出城游玩,所有的妓妾都乘車跟隨他出游。下車後,一一擺上酒和做熟的魚肉。忽然有一個老頭兒,身背大書箱來到這裏,並在筵席的最後邊坐下。侯遹很生氣並辱駡他,命奴僕把老頭兒扶出去。老頭兒不動,也不嗔怪和憤怒,只取過來滿杯熱酒吃下去後笑著說:「我到這裏來,是求您償還欠債。您以前把我的金子拿去,您忘記了嗎?」說完,將侯的十幾個妓妾全都抓住,放到書箱裏,也不覺得書箱狹窄,背起書箱快步走去,行走的速度快如鳥飛。侯遹令奴僕騎馬去追,可一會兒已看不見老頭兒在哪里。自此以後侯遹家中日漸貧困。又退回到原來那樣的生活。十幾年後,侯遹去職歸蜀,來到劍門,又看見以前那個老頭兒,携帶那些被他背走的妓妾在悠閑地行走,跟從的人很多,看見侯遹都大笑。侯遹問他們笑什麽,他們却不說話;靠近他們,却又看不見他們到哪里去了。侯遹訪遍了劍門前後左右,也沒有看到這個老頭。最終也猜不出是怎麽回事。

    成弼    

    隋末,有道者居于太白山,煉丹砂,合大還成,因得道,居山數十年。有成弼者給侍之,道者與居十餘歲,而不告以道。弼後以家艱辭去,道者曰:「子從我久,今復有憂,吾無以遺子,遺子丹十粒。一粒丹化十斤赤銅,則黃金矣,足以辦葬事。」弼乃還,如言化黃金以足用。辦葬訖,弼有異志,復入山見之,更求還丹。道者不與,弼乃持白刃劫之。既不得丹,則斷道者兩手,又不得,則刖其足,道者顔色不變。弼滋怒,則斬其頭。及解衣,肘後有赤囊,開之則丹也。弼喜,持丹下山。忽聞呼弼聲。回顧,乃道者也。弼大驚,而謂弼曰:「吾不期汝(「汝」原作「與」,據明抄本改。)至此,無德(「德」原作「得」,據明抄本改。)受丹,神必誅汝,終如吾矣。」因不見。弼多得丹,多變黃金,金色稍赤,優于常金,可以服餌。家既殷富,則爲人所告,云弼有奸。捕得,弼自列能成黃金,非有他故也。唐太宗問之,召令造黃金。金成,帝悅,授以五品,敕令造金,要盡天下之銅乃已。弼造金,凡數萬斤而丹盡。其金所謂大唐金也,百煉益精,甚貴之。弼既藝窮而請去,太宗令列其方,弼實不知方,訴之。帝謂其詐,怒,脅之以兵,弼猶自列,遂爲武士斷其手。又不言,則刖其足。弼窘急,且述其本末,亦不信,遂斬之。而大唐金遂流用矣。後有婆羅門,號爲別寶。帝入庫遍閱,婆羅門指金及大毯曰:「唯此二寶耳。」問毯有何奇異,而謂之寶。婆羅門令舒毯于地,以水濡之。水皆流去,毯竟不濕。至今外國傳成弼金,以爲寶貨也。(出《廣異記》)

【譯文】    

隋朝末年,有一個道士居住在太白山,煉丹砂,配製九轉還丹成功,于是得道。道士居住在山上幾十年,有個叫成弼的人供給他飲食並侍奉他。道士與成弼共同在山上住了十幾年,而從不告訴成弼煉丹的方法。後來成弼因家中父母有喪,便向道士告辭回去。道士說:「你跟隨我這麽久,今天回去是家中有憂患。我沒有別的送給你,送你丹十粒。一粒丹化十斤紅銅,就是黃金,足够你辦葬事。」成弼于是回家,像道士說的那樣化黃金以滿足使用。辦完葬事,成弼有了邪惡的意圖,又進山去見道士,請求道士能再給他一些丹砂。道士不給,成弼竟持刀威逼道士,還是沒有得到丹砂,就用刀砍斷了道士的兩隻手。又沒有得到,就砍下了道士的雙脚,道士顔色不變。成弼更加惱怒,就用刀砍下了道士的頭。等到解開道士的衣服,見胳膊肘後面有紅色的口袋,打開口袋裏面就是丹砂。成弼很高興,拿著丹砂下山。忽然聽見喊他的聲音,回頭看,喊他的是道士,成弼大驚。道士對成弼說:「我沒想到你到這裏來,你沒有良好的品德享用這些丹砂,神必定會殺死你,最終就象我一樣。」說完就不見了。成弼得到了很多丹砂,用它變化了很多金子。那金子的顔色稍紅,優于平常的金子,可以用來服食。成弼家于是非常富裕。不久,他便被人告發,說成弼自己私自造錢。官府將成弼捕去。成弼禀報說自己能把銅變成金子,並沒有別的原因。唐太宗聽說了這件事,下詔令成弼製造黃金。黃金造成,太宗皇帝很高興,授以成弼五品官,命令他製造黃金,要將天下所有的銅都用完才能停止。成弼開始製造黃金。總共才造了幾萬斤黃金丹砂就用完了。這些黃金就是所說的大唐金。百煉而更加精粹,非常貴重。成弼已經技藝窮盡而請求離去,太宗令他禀告造金的方法。成弼實在不知道具體方法,訴說自己不知。太宗皇帝認爲他說謊,很生氣,就用兵刃威脅他。成弼仍然說不出方法,于是他的手被武士砍斷。還是不說,便砍掉了他的脚。成弼急得沒有辦法,只好述說了他能變化金子的來龍去脉。太宗也不相信,就殺死了成弼。而大唐金就在市上流通使用。後來有個印度僧人,自稱能爲人辨別寶貝。太宗皇帝把他帶進庫房一件件地察看。印度僧人手指大唐金和大毯說:「只有這兩件是寶貝。」太宗問大毯有什麽神奇和獨特的地方,而說它是寶?印度僧人讓人將大毯打開平鋪在地上,向大毯上潑水,水都從大毯上流走,大毯竟一點都不濕。到現在外國還流傳成弼金,並把它當作寶貨。

    玄金    

    太宗時,汾州言,青龍白虎吐物在空中,有光如火,墜地隱入二尺。掘之,得玄金,廣尺余,高七尺。(出《酉陽雜俎》)

【譯文】    

太宗時期,汾州地方傳言,青龍和白虎口吐一物在空中,發出的光象火一樣,墜落到地上面隱沒進地下二尺。在此物墜落的地方挖掘,得到一塊黑金,寬一尺多,高七尺。

    鄒駱駝    

    鄒駱駝,長安人,先貧,嘗以小車推蒸餅賣之。每勝業坊角有伏磚,車觸之即翻,塵土涴其餅,駝苦之。乃將鑊斫去十餘磚,下有瓷瓮,容五斛許。開看,有金數鬥,于是巨富。其子昉,與蕭佺交厚。(「交厚」原作「附馬」,據明抄本改。)時人語曰:「蕭佺附馬子,鄒昉駱駝兒。非關道德合,只爲錢相知。」(出《朝野僉載》)

【譯文】    

鄒駱駝,長安人,早先家中貧窮,曾經用小車推蒸餅賣來維持生活。每次越過勝業坊墻角埋的磚時,車輪碰上磚車子立即就翻,塵土把餅弄得很髒,鄒駱駝爲這很苦惱。于是他拿來大鋤刨去十幾塊磚。磚下面有一大瓷瓮,容量在五十鬥左右。打開蓋看,裏面有好幾鬥金子。于是鄒駱駝家巨富。鄒駱駝的兒子鄒昉,和蕭佺交情很深。當時有人談論說:蕭佺是駙馬的公子,鄒昉是鄒駱駝的兒子。他們的交情與道德品行無關,只因爲有錢才使他們相互知心。

    裴談    

    裴談爲懷州刺史,有樵者入太行山,見山穴開,有黃金焉,可數間屋。樵者喜,入穴取金,得五鋌,皆長尺餘。因以石窒穴,且志之。又數日往,則迷其處。樵者頗諳山谷。即于洛城懷州。造開石物錘鑿數車。州有崔司戶,知而助之。將往開,而談妻有疾,請道家奏章請命。奏章道士忽傳天帝詔曰:「帝詔語裴談,吾太行山天藏開,比有樵夫見之,吾已遺金五鋌,命其閉塞。而愚人貪得,重求不獲,乃興惡。將開吾藏,已造錘鑿數車。若開不休,或中吾伏藏。此若開錘鑿。此州人且死盡,深無所益。此州崔司戶,與其同心,但詣崔驗之,自當有見。急止之,汝妻疾自當瘳矣。」談大異之,即召崔子問故,果符所言。乃沒其開石具而禁止之,妻尋有間。(出《紀聞》)

【譯文】    

裴談做懷州刺史時,有個砍柴人進入太行山,看見一個敞開的山洞,裏面有黃金,可以裝滿好幾間屋子。砍柴人很高興,進洞去拿黃金,得到五錠,每錠都有一尺多長。于是砍柴人用石頭封死山洞,並記下了山洞的位置。過了幾天砍柴人又進山找那個山洞,就是找不到原來的地方。砍柴人對山谷特別熟悉,立即在洛城懷州,打造了開石用的工具錘子鑿子好幾車。州裏有個姓崔的司戶,知道了這件事並幫助砍柴人。他們將要到山中去開石,而裴談的妻子由于有病,請道士向天帝上奏章請求延長壽命。上奏章的道士忽然口傳天帝的告誡說:「天帝告訴裴談,我太行山天帝寶藏庫曾開,被挨山居住的砍柴人看見。我已經送給他黃金五錠,命他關閉堵塞了山洞。而這個愚蠢的人貪得無厭,重又去尋求而沒有得到,便心起邪念,要鑿開我的寶庫,已經打造了錘子鑿子好幾車。假若他開石不停,也許會找到我埋藏的寶藏。如果在這裏用錘、鑿開石,這一州的人就會死盡,實在沒有好處。這州的崔司戶和砍柴人是一條心,只要到崔司戶那裏去驗證這件事,自然會有所見。應立即制止他們去做這件事,你妻子的病自然會好的。」裴談聽後大感驚奇,立即召來崔司戶的兒子詢問原因,果然和那道士所說的一樣。于是沒收了他們的開石工具並禁止他們去開石。裴談妻子的病不久就有了好轉。

    牛氏僮    

    牛肅曾祖大父,皆葬河內,出家童二戶守之。開元二十八年,家僮以男小安,質于裴氏。齒牙爲疾,晝臥厩中。若有告之者曰:「小安,汝何不起,但取仙人杖根煮湯含之,可以愈疾。何忍焉!」小安驚顧,不見人而又寢。未久,告之如初。安曰:「此豈神告我乎?」乃行求仙人杖,得大叢,掘其根。根轉壯大,入地三尺,忽得大磚,有銘焉。揭磚已下,有銅鉢剅,于其中盡黃金鋌,丹砂雜(「雜」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其中。安不知書,既藏金,則以磚銘示村人楊之侃。留銘示人,而不告之。銘曰:磚下黃金五百兩,至開元二十八年五月十八日,有下賊胡人年二十二姓史者得之;澤州城北二十五裏白浮圖之南,亦二十五裏,有金五百兩,亦此人得之。諸人既見銘,道路喧聞于裴氏子。問小安,且諱,執鞭之,終不言。于是拷訊,萬端不對,拘而閉諸室。會有畫工來訪小安,市丹砂焉。裴氏子誘問之,畫工具言其得金所以。又曰:「吾昨于人處,用錢一百,市砂一斤。砂既精好,故來更市。」張氏益信得金。召小安,以畫工示之。安曰:「掘得銘後,下得數金丹砂,今無遺矣。」金寶不得,則又加棰笞治之,卒不言夜中亡去。會裴氏蒼頭,自太原赴河內,遇小安于澤州。小安邀至市,酒飲酣招去。意者小安便取澤之金乎!及蒼頭至裴言之,方悟。(出《紀錄》,明抄本作出《紀聞》)

【譯文】    

牛肅的曾祖父和祖父,死後都埋葬在河內郡。牛肅撥出兩個家童住在那裏守墓。開元二十八年,牛家用男僮僕小安,送到裴家作抵押。因小安牙齒有病,白天躺在馬圈內,好象有人告訴他說:「小安,你爲什麽不起來?只要取來仙人杖的根煮湯含在嘴裏,你的牙病就會好,爲什麽要忍苦呢?」小安吃驚地抬頭看,不見有人而又躺下。時間不長,同開始時告訴他的話一樣,又告訴他一遍。小安說:此話難道是神仙告訴我的嗎?于是出去尋找仙人杖,找到大灌木,挖它的根,根轉眼間壯大。挖進地下三尺,忽挖到一塊大磚,上面還刻著字。揭開磚,在磚的下麵,有個銅鉢鬥,在鉢鬥裏全都是黃金錠,有些丹砂摻雜在裏面。小安不認字,于是把黃金重新藏好,便把磚上刻的字拿給本村人楊之侃看。小安只留下刻的字給人看,而不告訴人是從哪里得到的。銘文說:磚下黃金五百兩,到開元二十八年五月十八日,有個流落四方的胡人賊子,二十二歲,姓史,得到它;澤州城北二十五裏白塔之南,也是二十五裏,有金五百兩,也爲這個人所得。衆人已經看到了銘文,走在路上互相談論而被裴氏的兒子聽到了,回去問小安,小安躲閃著不說這件事,用鞭子抽,始終不說。于是拷打逼問,任你怎麽樣小安就是不回答。他們便將小安拘禁起來鎖在屋裏。恰巧有位畫工來訪小安,爲的是買丹砂。裴氏的兒子引誘著問他,畫工便將他知道的小安得到金子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對裴氏兒子說了。又說:「我昨天在別人那裏,用一百枚錢,買了一斤丹砂。丹砂既精又好,所以來這裏想再買一些。」裴氏越加相信小安得到了金子。便把小安叫來,將畫工領給他看。小安說:「我挖到刻字的磚後,在下面得到些金子和丹砂,現在一點都沒有留下。」裴氏的兒子沒有得到金寶,就又對小安用棍棒進行懲治,小安死也不說。晚上小安逃了出去。正好裴氏的僕人,從太原到河內郡,在澤州遇到了小安,小安邀他到街上的酒館喝酒。二人酒正喝得盡情時,小安有人招呼就離開了,想來大概是去取澤州城北的金子吧。直到僕人回到裴家對他們說了這件事,他們才明白。

    宇文進    

    夏縣令宇文泰猶子進,嘗于田間得一昆侖子,洗拭之,乃黃金也。因寶持之。數載後,財貨充溢,家族蕃昌。後一夕失之,而産業耗敗矣。(出《紀聞》)

【譯文】    

夏縣縣令宇文泰的侄兒宇文進,曾經在田間揀到一個小玩具昆侖子,把它用水洗淨擦幹一看,是黃金,就把它當作寶貝保存起來。幾年之後,宇文進家中財産金錢充足,家族興旺昌盛。後來一天夜晚將昆侖子丟失,因而家中産業便消耗衰敗了。

    蘇遏    

    天寶中,長安永樂裏有一凶宅,居者皆破,後無復人住。暫至,亦不過宿而卒,遂至廢破。其舍宇唯堂廳存,因生草樹甚多。有扶風蘇遏,悾悾遽苦貧窮,知之,乃以賤價,于本主質之。才立契書,未有一錢歸主。至夕,乃自携一榻,當堂鋪設而寢。一更以後,未寢,出于堂,仿徨而行。忽見東墻下有一赤物,如人形,無手足,表裏通徹光明。而叫曰:「咄。」遏視之不動。良久,又按聲呼曰:「爛木,咄。」西墻下有物應曰:「諾。」問曰:「甚沒人?」曰:「不知。」又曰:「大硬鏘。」爛木對曰:「可畏。」良久,乃失赤物所在。遏下階,中庭呼爛木曰:「金精合屬我,緣沒敢叫喚。」對曰:「不知。」遏又問:「承前殺害人者在何處。」爛木曰:「更無別物,只是金精。人福自薄,不合居之,遂喪逝。亦不曾殺傷耳。」至明,更無事。遏乃自假鍬鍤之具,(「具」原作「徒」,據明抄本改。)先于西墻下掘。入地三尺,見一朽柱,當心木如血色,其堅如石。後又于東墻下掘兩日,近一丈,方見一方石,闊一丈四寸,長一丈八寸。上以篆書曰:夏天子紫金三十斤,賜有德者。遏乃自思:「我何以爲德。」又自爲計曰:「我得此寶,然修德亦可禳之。」沈吟未决,至夜,又嘆息不定,其爛木忽語曰:「何不改名爲有德,即可矣。」遏曰善,遂稱有德。爛木曰:「君子儻能送某于昆明池中,自是不復撓吾人矣。」有德許之。明辰更掘丈餘,得一鐵瓮,開之,得紫金三十斤。有德乃還宅價修葺,送爛木于昆明池。遂閉戶讀書,三年,爲范陽請入幕,七年內,獲冀州刺史。其宅更無事。(出《博異志》)

【譯文】    

天寶年間,長安永樂裏有一座很不吉祥的住宅,居住在這裏的人全都遭殃,以後便沒人再住。有人暫時到這裏住下,也不過夜就死去,終于使這座住宅荒廢破落,唯有房屋的廳堂還存留著。由于住宅荒廢因而生長了很多雜草和樹木。有個扶風人叫蘇遏,人很誠懇却被家中的貧窮所苦。知道有這座住宅,便以很便宜的價格,從房主那裏把房子抵押過來。才立完契書,房主並沒有得到一文錢。到了晚上,蘇遏就自己提過一張低矮的床,在廳堂當中鋪設好睡下。一更以後,沒睡著,便出了廳堂,漫無目的地走著。忽然看見東邊墻根有一個紅色的東西,像人的形狀,沒有手和脚,裏外透徹明亮,它喊叫:「咄!」蘇遏見那東西不動,過了很長時間,又按前次的聲音呼喊道:「爛木,咄!」西邊墻根下有東西應聲說「諾」。問道:「什麽人?」回答說:「不知道。」又說:「大硬鏘。」爛木回答說:「可怕。」又過了很長時間,紅色的東西就不見了。蘇遏走下臺階,在庭院當中叫爛木說:「金精應當注意我,爲什麽沒敢叫喚。」回答說:「不知道。」蘇遏又問:「在這之前殺害人的東西在什麽地方?」爛木說:「再沒有別的東西,只是金精。那些人自己的福分薄,不應該住在這裏,就死去,不曾殺傷。」直到天明,再沒什麽事。蘇遏就自己借來鐵鍬,先在西墻下挖。挖進地下三尺,見一根腐朽的柱子,柱子木心的顔色象血一樣,可它堅硬如石。後來又在東墻下挖了兩天,挖了將近一丈深,才看見一塊方形石塊,寬一丈四寸,長一丈八寸,上面用篆書寫道:「夏朝天子紫金三十斤,賜給有道德的人。」蘇遏自己心裏想:我以什麽爲德?又自己盤算道:我得了這些財寶,然後再修德,也可消灾。他沉吟不决。到了晚上,仍嘆息不定。那爛木忽然對他說:「你爲什麽不改名叫有德,這樣就可以了。」蘇遏說:「好。」于是稱作蘇有德。爛木說:「君子您倘若能把我送到昆明池中,從此就不會再擾亂人了。」蘇有德答應了它。第二天早晨,蘇有德又向下挖了一丈多深。挖到一個鐵罐,把鐵罐打開,得到紫金三十斤。蘇有德就把房錢還給了房主並重新修茸了宅院。把爛木送到昆明池。于是閉門讀書。三年後,被范陽節度使請去做幕僚。七年內,官獲冀州刺史。那座位宅再沒出過什麽事。

    韋思玄    

    寶應中,有京兆韋思玄,僑居洛陽。性尚奇,嘗慕神仙之術。後游嵩山,有道士教曰:「夫餌金液者,可以延壽。吾子當先學煉金,如是則可以肩赤松,駕廣成矣。」思玄于是求煉金之術,積十年,遇術士數百,終不能得其妙。後一日,有居士辛銳者,貌甚清瘦,偢然有寒色,衣弊裘。叩思玄門,謂思玄曰:「吾病士,(「士」原作「亡」,據明抄本改。)窮無所歸。聞先生好古尚奇,集天下異人方士,我故來謁耳,願先生納之。」思玄即止居士于舍。其後居士身疾,臞盡潰血且甚,韋氏一家盡惡之。思玄嘗詔術士數人會食,而居士不得預。既具膳,居士突至客前,溺于筵席上,盡濕。客怒皆起,韋氏家童亦競來駡之,居士遂告去,行至庭,忽亡所見。思玄與諸客甚異之,因是其溺,乃紫金也,奇光璨然,真曠代之寶。思玄且驚且嘆。有解者曰:「居士紫金精也。」征其名氏信矣,且辛者蓋西方庚辛金也。而「銳」字「兌」從「金」,兌亦西方之正位。推其義,則吾之解若合符然。(出《宣室志》)

【譯文】    

寶應年間,有個叫韋思玄的京城人,僑居在洛陽。生性崇尚寄異的事情,曾經羡慕神仙的法術。後來到嵩山游覽,有個道士教導他說:「吃金液的人,可以延長壽命。先生您應當先學煉金,若學會煉金就可以和仙人赤松子、廣成子並肩了。」韋思玄于是尋求煉金的方法。過了十年,韋思玄遇見的有道術的人幾百個,可始終沒有掌握煉金的技巧。後來有一天,有個叫辛銳的居士,相貌非常清瘦,看上去面帶寒色,穿一件破舊的毛皮衣服,敲韋思玄的家門,對韋思玄說:「我是個有病的居士,無家可歸。聽說先生喜好古怪崇尚奇異,結交天下有奇特本領和有神仙方術的人,所以我特來拜見,願先生能收留我。」韋思玄立即留居士住了下來。這以後居士身體患病,全身的肉都被血浸泡著且很嚴重。韋氏一家人全都厭惡他。韋思玄曾經邀請幾位有道術的人共同吃飯,而居士沒有被邀參加。飯菜已經準備好了,居士突然來到客人面前,把尿撒在筵席上,全都濕了。來客很憤怒都站了起來。韋氏家中的僕人也都過來駡他。居士于是告辭離去。走到廳堂,忽然不見。韋思玄與諸位客人都很驚奇。于是一看這尿,原來是紫金,並發出奇特明亮的光,真稱得上歷代所沒有的珍寶。韋思玄又是驚奇又是感嘆。有人解釋說:這個居士是紫金精。研究一下他的姓名也確實是紫金精。辛就是西方庚辛金,而「銳」字「兌」從「金」,兌也是西方的正位。按字義推測,我的解釋是符合其義的。

    李員    

    進士李員,河東人也,居長安延壽裏。元和初夏,一夕,員獨處其室。方偃于榻,寐未熟,忽聞室之西隅有微聲,纖而遠,鏘然若韵金石樂,如是久不絕。俄而有歌者,其音極清越,泠泠然,又久不已。員竊志其歌詞曰:「色分蘭葉青,聲比磬中鳴。七月初七日,吾當示汝形。」歌竟,其音闋。員且驚且異。朝日,命家童窮其迹,不能得焉。是夕,員方獨處,又聞其聲,凄越且久,亦歌如前。詞竟,員心知爲怪也,默然異之。如是凡數夕,亦聞焉。後至秋,始六日,夜有甚雨,隤其堂之北垣。明日,垣北又聞其聲,員驚而視之,于北垣下得一缶,僅尺餘,制用金成,形狀奇古,與金之缶甚異。苔翳其光,隱然有文,視不可見,蓋千百年之器也。叩之,則其韵極長。即令滌去塵蘚,方可讀之,字皆小篆書,乃崔子玉座右銘也。員得而異之,然竟不知何代所制也。(出《宣室志》)

【譯文】    

進士李員,河東人,居住在長安延壽裏。唐朝元和年間初夏的一天晚上,李員獨自在他的臥室裏,剛仰臥在床上,還沒睡熟,忽然聽見屋內西邊的角落有微弱的聲音,細小又象離得很遠,就好象撞擊金石樂器所産生的韵律,像這樣很長時間不斷。一會兒又有人唱歌,歌聲極其清遠、清脆,又長時間不停。李員暗暗記下了所唱的歌詞。歌中唱道:「顔色和秋蘭青青的葉子不同,聲音敢與石磬比鳴。七月初七這天,我要向你顯示出原形。」歌唱完,音樂也停止了。李員又驚又感到奇怪。到了早晨,命僕人徹底查找聲音的踪迹,可是找不到。這天晚上,李員自己單獨在屋中,又聽見了那聲音,歌聲凄凉幽遠且時間很長,歌詞也同前次一樣。歌詞唱完,李員心裏知道這是怪異,默默地驚奇,象這樣一連幾個晚上,都聽到了同樣的聲音。以後到了秋天,開始的前六天,夜晚雨很大,使李員家廳堂北墻倒塌。第二天,墻北面又聽見了那聲音。李員吃驚地觀看,在北墻下得到了件樂器是缶,僅一尺多,用黃金製成,形狀奇特古怪,與一般的金缶很不同。蘚苔遮住了它的光亮,上面隱約有文字,但看不清楚,大概是千百年前的樂器。用手敲打它,它的音韵特別悠長。李員立即令人洗去它上面的泥土和蘚苔,上面的字才可以閱讀。字全都用小篆書寫,原來是崔子玉的座右銘。李員得到了這件寶物感到很驚異,但始終不知它是哪個朝代製造的。

    虞鄉道士    

    虞鄉有山觀,甚幽寂,有滌陽道士居焉。大和中,道士嘗一夕獨登壇望。見庭忽有異光,自井泉中發,俄有一物,狀若兔,其色若精金,隨光而出,環繞醮壇。久之,復入于井。自是每夕輒見。道士異其事,不敢告于人。後因淘井,得一金兔,甚小,奇光爛然,即置于巾箱中。時禦史李戎職于蒲津,與道士友善,道士因以遺之。其後戎自奉先縣令爲忻州刺史,其金兔忽亡去,後月餘而戎卒。

【譯文】    

虞鄉有座山觀,非常幽靜清寂,有個滌陽道士住在這裏。大和年間,道士曾在一天晚上獨自登上祭壇瞭望,見庭院中忽然有奇異的光,從水井中發出。傾刻有一物,形狀象兔,它的顔色象精粹的黃金,隨光而出,環繞祭壇,很長時間,又進入井中。自這之後每天晚上就出現。道士覺得這件事奇怪,不敢告訴別人。以後由于淘井,得到一個金兔,很小,光亮奇特燦爛,道士立即將金兔放到巾箱中。當時禦史李戎在蒲津任職,與道士友好,道士就把金兔送給了他。這以後李戎從奉先縣令升爲忻州刺史,那個金兔忽然失去,以後一個多月李戎死。

    趙懷正    

    汴州百姓趙懷正,住光德坊。大和三年,妻賀,常以女工致鏹。(「鏹」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一日,有人携石枕求售,賀一環獲焉。趙夜枕之,覺枕中如風雨聲,因令妻及子各枕一夕,則無所覺。趙枕輒復舊,或喧悸不得眠。其子請碎視之,趙言:「脫碎之無所見,是弃一百之利也,待我死後,爾必破之。」經歲余,趙病死。妻令毀視之,中有金銀各一鋌,如模鑄者。所函挺處,其模似預曾勘入,無絲發隙,不知從何而入也。梃各長三寸餘,闊如巨指。遂貨之,辦其殮及償債,不余一錢。賀今住洛惠節坊,段成式家人雇其紉針,親見其說。(出《酉陽雜俎》)

【譯文】    

汴州百姓趙懷正,住在光德坊。那是大和三年的事。趙懷正的妻子賀氏,經常做些針綫活掙些錢。一天,有個人帶著一石枕來賣,賀氏用一隻玉環換下了石枕。趙懷正夜晚枕著石枕睡覺時,感覺到枕中好象有風雨聲。于是讓妻子和兒子各枕一晚,他們都沒什麽感覺,趙懷正枕著又有原來聲音,有時喧鬧聲讓他心跳而睡不著覺。他兒子請求他把石枕砸碎看裏面有什麽,趙懷正說:「如果砸碎它也不見裏面有什麽,這樣就白白丟弃了一百錢的利啊。等我死後,你一定要把它砸碎。」過了一年多,趙懷正得病而死。他妻子讓兒子砸毀石枕看裏面到底有什麽。石枕砸碎後,裏面有金銀各一錠,就象按模型澆注成的。好象是事先量好了再鑄造一樣,金銀錠在裏面沒有頭髮絲大的縫隙,不知金錠和銀錠是怎樣進入石枕中。金錠和銀錠各長三寸多,寬如大姆指。賀氏于是賣了金錠和銀錠,辦理了家中的喪事又償還了欠債,沒有剩下一個錢。賀氏現住在洛陽惠節坊,段成式家裏的人雇她做針綫活時,親耳聽見她說的。

    金蛇    

    開成初,宮中有黃色蛇,夜則自寶庫中出,游于階陛間,光明照耀,不可擒獲。宮人擲珊瑚玦以擊之,遂並玦亡去。掌庫者具以事告。上命遍搜庫內,得黃金蛇而玦貫其首。上熟視之,昔隋煬帝爲晉王時,以黃金蛇贈陳夫人,吾今不知此蛇得自何處。左右因視額下,有阿麽字。上蹶然曰:「果不失朕所疑,阿麽即煬帝小字也。」上之博學敏悟,率多此類。遂命取玻璃連環,系蛇于玉彘之前足。其後竟不復有所見,以彘食蛇也。(出《杜陽雜編》)

【譯文】    

開成初年,宮中有一條黃色的蛇,夜間便從寶庫中出來,在皇宮的臺階間游玩,光明照耀,而不能捉到。皇宮中的人用珊瑚玦打蛇,于是蛇和玦都不見了。掌管寶庫的人將這件事原原本本地報告了皇上。皇上命令把寶庫搜遍,得到一條黃金蛇而珊瑚玦則穿連在蛇頭上。皇上仔細看這條蛇,說:「從前隋煬帝做晉王的時候,把黃金蛇贈送給陳夫人。我現在不知道這條蛇是從哪里來的?」殿下文武大臣于是看蛇額下,有「阿麽」兩字。皇上急忙說:「果然不出我的猜疑,阿麽就是煬帝的小名。」皇上真是學問淵博而聰明,還有許多和這相類似的事情。于是皇上命人拿來玻璃連環,把蛇綁在玉猪的前脚上。從這以後宮中就再也沒有看見蛇,這是因爲猪吃蛇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91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