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九十六 雨(風虹附)
 瀏覽456|回應0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嵩麟淵明

    太平廣記卷三百九十六 雨(風虹附)  

    房玄齡 不空三藏 一行 無畏三藏 玉龍子 狄惟謙 子朗    

風  秦始皇 王莽 賈謐 張華 劉曜 劉裔 徐羨之 柳世隆 崔惠景  許世宗 徐妃 李密   

虹 夏世隆 陳濟妻 薛願 劉義慶 首陽山 韋皋雨

    房玄齡    

唐貞觀末,房玄齡避位歸第。時天旱,太宗將幸芙蓉園,觀風俗。玄齡聞之,戒其子曰:「鑾輿必當見幸,亟使灑掃,兼備饌具。」有頃,太宗果先幸其第,便載入宮。其夕大雨,咸以爲優賢之應。(出《大唐新語》)

【譯文】    

唐太宗貞觀末年,房玄齡辭官回家。時值大旱,太宗皇帝要去芙蓉園,借機觀察當地的民俗。玄齡聽到這件事後,告誡他的兒子道:「鑾駕一定會來我家,趕緊讓人打掃衛生,並且備齊餐具。」時間不大,太宗果然首先到了他的府第,並順便用車載著他進入皇宮。當天夜裏下了大雨,人們都以爲這是對天子優待賢人的報應。

    不空三藏    

    唐梵僧不空,得總持門,能役百神,玄宗禮之。歲旱,命祈雨。不空言可過某日,今祈之必暴。上乃命金剛三藏,設壇請雨。果連淋注不止,坊市有漂溺者,遽召不空止之。遂于寺庭,建泥龍五六。乃溜水,胡言詈之。良久,復置之大笑。有頃雨霽。玄宗又嘗詔術士羅公遠與不空祈雨,互陳其效。俱召問之,不空曰:「臣昨焚白檀香龍。」上命左右掬庭水嗅之,果有檀香氣。每祈雨,無他軌則,但設數綉座,手旋數寸木神,念咒擲之,自立于座上。伺木神口角牙出,目瞚,雨輒至。(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代有個佛門僧人叫不空,得任總持門,能够役使百神,玄宗皇帝對他以禮相待。有一年天旱,玄宗命他祈雨,不空說要過了這一天才行,現在祈雨必然下得又猛又急。皇帝便命金剛三藏設壇請雨,果然連降大雨不止,大街上有被水漂流和淹死的。于是急忙召喚不空要他把雨止住。不空就在寺廟的院子裏,用泥土建造了五六條龍,往龍身上潑水,並胡言亂語地駡它,過了許久,又對著它們大笑,不一會兒雨停天晴。玄宗還曾詔命術士羅公遠與不空祈雨,他倆互相陳述自己求雨的效果。玄宗把他倆叫來詢問,不空說:「昨天求雨時,燒的是白檀香龍。」玄家讓近侍用手捧起院子裏的雨水嗅了嗅,果然有檀香氣味。不空每次祈雨時,沒有其他規則,只是擺幾個漂亮的座位,用手旋轉數寸長的木制神像,念著咒語把神像拋起來,它就會自行站立在座位上。等到神像口角間冒出牙齒,眼睛直眨巴,雨就降臨了。

    一行    

    僧一行,開元中嘗旱,玄宗令祈雨。曰:「當得一器,上有龍狀者,方可致之。」命如內府遍視,皆言不類。後指一鏡鼻盤龍,喜曰:「此真龍矣。」持入道場,一夕而雨。或云,是揚州新進。初范模時,有異人至,請閉戶入室。數日開戶,模成,其人已失。有圖並傳,見行于世。此鏡。五月五日于楊子江心鑄之。(出《酉陽雜俎》)

【譯文】    

有個僧人叫一行,唐玄宗開元年間曾經大旱,玄宗命他祈雨,他說:「需要弄一件器物,器物上有龍的形象,才可以求來雨。」皇帝讓他在宮內四處察看,各樣東西他都說不象。後來指著一面鏡子的盤龍鏡鼻高興地說:「這是真龍啊!」便把這件東西拿著進了祈雨的道場,時間不大就下起雨來。有人說:「此物是揚州進獻的。當初製作鑄造模子時,有個異人來到跟前,要求進入內室關閉門戶。幾天之後打開房門,模子便做成了,而那個人却不見了。現有圖紙與文字說明,流傳于世間。這面鏡子是五月五日在揚子江江心鑄成的。」

    無畏三藏    

    玄宗嘗幸東都,大旱。聖善寺竺乾國三藏僧無畏善召龍致雨術,上遣力士疾召請雨。奏云:「今旱數當然,召龍必興烈風雷雨,適足暴物,不可爲之。」上强之曰:「人苦暑病久矣,雖暴風疾雷,亦足快意。」不得已,乃奉詔。有司陳請雨之具,幡幢像設甚備。笑曰:「斯不足以致雨。」悉命撤之,獨盛一鉢水,以小刀子攪旋之,胡言數百祝之。須臾有龍,狀類其大指,赤色。首撤水上,俄復沒于鉢中。復以刀攪咒之三,頃之,白氣自鉢中興,如爐烟,徑上數尺,稍稍引出講堂外。謂力士曰:「亟去,雨至矣。」力士絕馳去,還顧白氣,旋繞亘空,若一匹素。既而昏霾大風,震雷而雨。力士才及天津之南,風雨亦隨馬而至,天衢大樹多拔。力士比復奏,衣盡沾濕。(出《柳氏史》)

【譯文】    

唐玄宗曾經駕臨東都洛陽,正值那裏大旱。聖善寺的竺乾國大和尚無畏,長于召龍致雨的法術,玄宗皇帝派遣高力士急速召他進宮求雨。無畏回奏道:「現在的乾旱是理應出現的,如果召龍必然引來暴風和雷雨,恰好要造成很大的破壞,所以不能這樣做。」玄宗固執地說:「百姓苦于酷暑已經很久了,雖然是暴風疾雷,也是令人痛快的。」無畏出于不得已,便接受了玄宗的旨意。有關人員擺好請雨所用的器具,旗幡經幢以及神像之類全都備齊。無畏笑著說:「這些東西不能把雨請來。」讓他們全部撤了下去。他只盛了一鉢水,用小刀旋轉攪動,隨便說了好多話祝禱著。不一會兒有一條龍出現,形狀象他的大拇指,紅色,頭貼在水面上,接著又沉沒在鉢子的水中。他又用刀攪動著念了三遍咒語。不大一會兒,有白氣從鉢子裏升起,好象爐子裏冒出的烟,徑直向上數尺之高,慢慢地飄出講堂之外。他對力士說:「趕快離開,雨到了!」力士騎馬跑出很遠,回頭看看白氣,已經旋繞連綿到天空,象一匹白色絲絹。接著便是烏云遮天大風呼嘯,雷聲隆隆大雨傾盆。力士剛趕到天津橋南面,風雨也跟著他的奔馬來到這裏,大街上的高大樹木大都連根拔起。等到力士上朝回禀時,衣服全被澆濕了。

    玉龍子    

    唐玄宗至渭水,侍者得玉龍子進。上皇曰:「吾爲嬰兒時,天后召諸孫,坐于殿上,觀其嬉戲。因出西國所貢玉環兼杯盤,羅列殿上,縱令爭取,以觀其志。莫不奔競,厚有所得。時吾在其中獨坐,略不爲動。後撫吾背曰:『此兒當爲太平天子。』因取玉龍子賜吾。本太宗于晉陽宮得之,文德皇后嘗置之衣中。及大帝載誕日,後以珠絡衣褓並玉龍子賜焉,其後嘗藏于內府。雖廣不數寸,而溫潤精巧,非人間所有,以爲國瑞,帝帝相傳。上皇即位初,每京師憫雨,即禱之,必有霖注。逼而視之,苦奮鱗鬣。開元中,三輔大旱。上皇復祈禱,而涉旬無應。乃密投于南內(「內」原作「山」,據明抄本改)龍池。俄而云物暴起,風雨隨作。及上皇幸西蜀,車駕回次渭水,將渡,駐蹕于水濱。左右侍者,因臨流濯弄,沙中得之。自後夜中必有光彩,輝煥一室。上皇還京,爲小黃門私竊,以遺李輔國,常致櫃中。輔國將敗,夜聞櫃中如有聲,開而視之,已亡所在。人有詩曰:「聖運潜符瑞玉龍,自興云雨更無縱。不如渭水沙中得,爭保鑾輿復九重。」(出《神異錄》)

【譯文】    

唐玄宗來到渭水,侍者得到一枚玉龍子進獻給他,玄宗皇帝說:「在我是小孩子時,則天皇後召集各個皇孫進官,她自己坐在殿上觀看他們游戲玩耍。于是拿出西方國家進貢的玉環和杯盤等物擺在殿上,慫恿他們隨意拿取,藉以察看他們每人的志向。皇孫們一個個爭先恐後,都拿到許多東西。當時只有我坐在他們中間沒有動手,絲毫也不被這些東西動心。天后撫摸著我的後背說:『這個孩子能成爲太平天子。』于是拿出玉龍子賜給了我。這玉龍子本是太宗在晉陽宮得到的,文德皇后常常把它放在衣服裏面。等到大帝周歲生日時,皇后將珠子竄兒、衣服、嬰兒被子等物,與玉龍子一起賜給了他。這以後,玉龍子就時常珍藏在皇宮的內室裏。此物雖然不過有幾寸大,但模樣兒溫和潤澤十分精巧,並非人工所能製造,所以成爲國家的珍寶和祥物,由皇帝們一代代傳授下來。」玄宗即位初期,每當京城一帶缺雨就向它祈禱,必有充足的雨水降下,當靠近玉龍子密看時,見它好象在奮力抖動鱗甲。開元中年,京城附近的三輔境內大旱,玄宗又向它祈禱,然而過了十天仍沒有反應,于是悄悄把它扔進了宮內南邊的龍池裏,不一會兒便突然出現了云彩,風雨也相隨著來臨。等玄宗巡視西蜀,車駕返回到渭水,過河之前停在河邊暫時休息,身邊的侍者乘機來到河旁洗濯戲耍,在沙子裏面撿到一枚玉龍子。從此之後,每到夜半更深它就發出光彩,照得滿屋子通亮。玄宗回到京城後,此物爲宮內的小太監悄悄偷去,拿去送給了李林甫相國,經常放在櫃子裏。李相國將要死時,夜間聽到櫃子裏好象有響聲,打開櫃子去看,在原來放它的地方已經不見了。有人寫詩道:「聖運潜符瑞玉龍,自興云雨更無縱。不如渭水沙中得,爭保鑾輿復九重。」

    狄惟謙    

    唐會昌中,北都晉陽令狄惟謙,仁杰之後。守官清恪,不畏强禦。屬邑境亢陽,自春徂夏,數百里田,皆耗璪。禱于晉祠,略無其應。時有郭天師,暨(明抄本「暨」作「即」)並州女巫,少攻符術,多行厭勝。監軍使携至京國,因緣中貴,出入宮掖,遂賜天師號。旋歸本土。僉曰:「若得天師一至晉祠,則不足憂矣。」惟謙請于主帥,(「主帥」原作「天師」,據明抄本改。)初甚難之。既而敦請,主帥遂親往迓焉。巫者唯唯。乃具車輿,列幡蓋,惟謙躬爲控馬。既至祠所,盛設供帳,磬折庭中。翌日,語惟謙曰:「我爲爾飛符上界請雨,已奉天地命,必在至誠,三日雨當足矣。」繇是四郊士庶云集,期滿無征。又曰:「灾沴所興,良由縣令無德。我爲爾再告天,七日方合有雨。」惟謙引罪,奉之愈謹,竟無其效。乃驟欲入州,復拜留曰:「天師已爲萬姓來,更乞至心祈請。」悖然而詈曰:「庸瑣官人,不知天道。天時未肯下雨,留我將復奚爲。」乃謝曰:「非敢更煩天師?俟明相餞耳。」于是宿戒左右:「我爲巫者所辱,豈可復言爲官耶?詰旦有所指揮,汝等鹹須相禀。是非好惡,予自當之。」迨曉,時門未開,郭已嚴飾歸騎,而狄酒肴供設,一無所施。郭乃坐堂中,大恣呵責。惟謙遂曰:「左道女巫,妖惑日久,當須斃在此日,焉敢言歸?」叱左右,于神前鞭背二十,投于漂水。祠後有山,高可十丈。遽命設席焚香,從吏悉皆放還,簪笏立其上。于是闔城駭愕,云邑長杖殺天師,馳走紛紜,觀者如堵。時砂石流爍,忽起片云,大如車蓋,先覆惟謙立所,四郊云物會之。雷震數聲,甘雨大澍,原野無不滂流。士庶數千,自山擁惟謙而下。州將以殺巫者,初亦怒之,既而精誠感應,深加嘆異。表列其事,詔書褒異云:「惟謙劇邑良才,忠臣華胄。睹茲天厲,將癉下民,當請禱于晉祠,類投巫于鄴縣。曝山椒之畏景,事等焚軀。起天際之油云,情同剪爪。遂使旱風潜息,甘澤旋流。昊天猶監克誠,予意豈忘褒善。特頒朱紱,俾耀銅章。勿替令名,更昭殊績。」乃賜錢五十萬。(出《劇談錄》)

【譯文】    

唐武宗會昌年間,北都晉陽縣令狄惟謙,是狄仁杰的後代,爲官清廉,忠于職守,不畏强暴。所轄境內,從春到夏烈日炎炎,出現了旱灾,數百里農田的莊稼全部乾枯壞死,到晉祠裏祈禱請雨又毫無反應。當時有個郭天師,就是並州的一個女巫。她自小攻習符籙之術,經常用符咒制勝。監軍使把她帶到京城後。由于攀結官中的權貴,時時出沒于皇宮,便被賜給了「天師」的稱號。不久又回到了並州老家。衆人都說:「如能請天師來一趟晉祠,那就不愁求不下雨來了!」狄惟謙請求北都府主帥出面去請,開始他很爲難,惟謙又一再誠懇請求,主帥便親自前去迎接。女巫連聲應諾,便準備車馬,排列旌旗傘蓋之類儀仗,由惟謙親自爲她駕馬。接到晉祠後,隆重地擺設祭禮用的供品與帳幔等物,惟謙等人則在院子裏彎腰致敬,恭恭敬敬地侍候。第二天,女巫對惟謙說:「我爲你飛一道符到天上去請雨,現已接到天帝的旨意,你們必須心意至誠。三天之後就會降下足够的雨來的。」于是,四面八方的士官與百姓都聚集到這裏。三天期滿了,毫無降雨的迹象。女巫又說:「因陰陽之氣不知而産生的灾害,實因縣令無德所致。我爲你再一次禀告天帝,七天之後才應當有雨。」惟謙感到內疚,對她供奉得更加恭謹。七天之後,竟然還是沒有生效。女巫便突然要回並州。惟謙再三挽留道:「天師既然爲了萬民百姓已經來到這裏,那就再次求您盡心盡力祈雨。」女巫勃然大怒,駡道:「好個平庸無知的官人,根本不知道上天的道理。天時氣候不肯下雨,還要留我在此幹什麽?」惟謙拜射道:「並非還要麻煩天師,只是要您等明天,以便爲您餞行而已。」于是,惟謙在當晚就告誡手下人道:「我爲女巫所羞辱,怎能再提當官的事呢?明天早上我有所安排,你們都必須服從。是對是錯,是好是壞,由我自己承擔。」等到天亮,門還沒打開時,郭天師已把回並州的馬備好了,而狄惟謙却酒飯菜肴一樣也沒給她送來。郭天師便坐在堂屋裏大肆呵斥責備。惟謙便說:「好個邪道女巫!你妖言感衆多日,理當死在今天,怎麽敢說要回去!」他喝令手下人在神像前抽打其後背二十鞭子,然後扔到河流中。祠廟後面有座山,有十丈高。他即刻令人設供燒香,又將跟隨他的吏卒全部打發回家,自己穿上官服手持笏板站立在山上。于是全城人爲之震驚,都說縣令用棍子打死了天師,奔走相告,紛紛來看,圍觀群衆擠到一起象一堵大墻。此時砂石飛滾,大風呼嘯,一片烏云突然升起,大小猶如車蓬。這片烏云先遮在惟謙獨立的上方,四面的云彩又匯合到一起。幾聲雷響之後,渴望已久的雨便傾倒下來,原野到處大水涌流。幾千名官紳百姓從山上簇擁著惟謙走了下來。州府將領因爲惟謙殺死女巫,開始也很惱怒,後來爲他的精誠所感動,又大加贊賞,就將這件事上表陳述給朝廷。皇帝頒布詔書褒獎這件奇異之舉道:「狄惟廉是治理縣邑的良才,忠臣貴族的後代。眼見如此嚴重的天灾即將殘害百姓,理當去晉祠祈禱求雨;他又效法西門豹在鄴縣投巫于水中之舉,將女巫投在河裏。他站在山頂忍受烈日之曝曬,這事等于火中焚身;這種舉動喚來了天邊的浮云爲之降雨,就象商湯剪爪求雨而感動上天一樣。于是,致使乾旱的熱風潜踪平息,潤澤萬物的甘霖頓時流下。蒼天猶能體察他的精减,我怎能忘記褒獎他的善舉。特發大紅官服,以增添其銅質官印的光彩。不許革除其縣令的名份,更要表彰其非凡的業績。」于是賜給他五十萬錢。

    子郎    

    僞蜀王氏,梁州天旱,祈禱無驗。僧子郎詣州,云能致雨。乃具十石瓮貯水,僧坐其中,水滅于頂者,凡三日,雨足。州將王宗儔異禮之,檀越云集,後莫知所適。僧令藹,他日于興州見之,因問其術。曰:「此閉氣耳,習之一月就。本法于湫潭中作觀,與龍相系。龍爲定力所制,必致驚動,因而致雨。然不如瓮中爲之,保無他害。」(出《北夢瑣言》)

【譯文】    

王氏在西蜀自立爲王時,梁州大旱,祈禱求雨也不應驗。有個叫子朗的和尚來到州府,自稱能够招來雨。于是準備了一口能裝十擔水的大缸,裏面裝滿了水。子郎坐在裏面,水深淹沒了他的頭頂。總共過了三天,雨便下足了。梁州守將王宗儔大爲驚異,對他以禮相待,各處施主也如云涌般趕了來。以後不知他到什麽地方去了。有個叫令藹的和尚後來在興州見到了他,便問他求雨的法術,他說:「這是極簡單的閉氣功而己,修習一月即成。這個法術是在很深的水池中施行,與龍相系在一起,龍因被固定的力量所制約,必然會驚動,于是就引來了雨。但是不如在缸裏施行,這樣可以保證沒有其他危害。

    風

    秦始皇    

    秦始皇二十八年,渡淮至衡山,浮江至湘,遇大風。博士云:“堯女舜妻葬于此。」始皇怒,使刑徒三千人,伐湘山樹。(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秦始皇二十八年,他渡過淮河到了衡山,又乘船從江上到湖南,遇上了大風。一個博士官說:「堯帝的女兒、舜帝的妻子就葬在這個地方。」秦始皇大怒,命令服刑的囚徒三千人把湘山上的樹都砍伐了。

    王莽    

    王莽地皇四年,大風,毀路堂。其年,司徒王尋、司空王邑守昆陽,光武起兵南陽,至昆陽,敗之。風雷屋瓦皆飛,雨下如注,滍川盛溢。尋、邑乘死人而渡,王尋見殺,軍人皆散走。王邑還長安,莽敗,俱被誅。(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王莽地皇四年,發生一場風灾,大風摧毀了道路與房屋。這一年,司徒王尋和司空王邑駐守昆陽,光武帝從南陽起兵到了昆陽,打敗了王尋與王邑。當時,大風與雷電將屋瓦刮得到處亂飛,大雨傾盆,池塘與河流裏的水因暴漲而流了出來。王尋與王邑踏著死者的尸體過了河,王尋被殺,士兵全部逃散。王邑逃回了長安,王莽失敗,他們都被殺死了。

    賈謐    

    西晉八年六月,飄風吹賈謐朝衣,飛數百丈。明年,謐誅。其年十一月,京都大風,髮屋折木。十二月,湣懷太子幽廢,死于許昌。三子幽于金墉,殺太子母謝氏,喪還洛,又大風雷電,帷蓋風裂。(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西晉八年六月,大風吹走賈謐的官服,飛出幾百丈遠。第二年賈謐就被殺死。這年十一月京都刮大風,揭走了房頂刮折了樹木。到了十二月,湣懷太子便被囚禁、免職,死在許昌。三子被囚禁在金墉,太子母家謝氏也被殺害,安葬在洛陽。喪葬之日又出現了大風雷電,帷帳傘差都被風撕破了。

    張華    

    西晉永康元年,大風,飛石沙折木。其年四月,張華舍,風飄起折木,飛繒軸六七枚。是月,趙王倫矯制廢賈後,害張華、裴頠等。(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西晉永康元年(公元300年),起了大風,石沙飛起,樹木折斷。這年四月,張華住的房子被大風刮折了梁木,飄散在四處,還有六七軸絲綢也被刮飛了。就在這個月內,趙王司馬倫假傳聖旨廢了賈後,殺死了張華、裴顧等人。

    劉曜    

    前趙劉曜,葬父母,費用億計。發掘古冢。暴骸骨原野,哭聲盈衢。大霖雨。震曜父墓門屋,大風飄散(「散」字原缺,據明抄本改),發父寢堂于外垣五十余步。松柏植已成林,至是悉枯死。曜竟爲石勒所擒。(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前趙劉曜,在安葬他父母時,花的錢以億計算,還把墓地上的一些古墳掘開,將裏面的尸骨扔在原野上,弄得大街上到處都有哭聲。一狂風暴雨襲來,雷電劈碎了劉曜父親墳墓的門屋,被大風刮得四處飄散,還把其爲的寢堂掘出來扔到墻外五十余步。墓地上栽種的松柏樹本已成林,到這時也都枯死了。劉曜後來也終于被石勒擒獲。

    劉裔    

    東晉成帝時,劉裔鎮守潯陽。有回風從東來,入裔船中,狀如匹練,長五六丈。術人戴洋曰:「有刀兵死喪之亂。」頃爲郭默所殺。(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東晉成帝時,劉裔鎮守潯陽。一天,從東面刮來一股旋風,進入劉裔所乘坐的船中。這旋風的形狀就象一匹白色的絲絹,有五六丈長。術士戴洋曰:「要有刀兵死喪之類禍亂出現。」過了不長時間,劉裔便被郭默殺死了。

    徐羨之    

    宋徐羨之,文帝初,任揚州。有飄風起自西門,須臾合,直至廳事,繞帽及席,徑造西際。尋而羨之爲文帝所誅。(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南朝宋代有個人叫徐羨之,文帝初年,他在揚州任職。一天,有一股旋風從西門刮起,不一會兒便合攏在一起,一直刮到廳堂上,繞著徐羨之的帽子與座席轉了一圈,直奔西邊去了。事過不久,羨之便被文帝殺死了。

    柳世隆    

    宋孝武時,柳太尉世隆,乘車行還。于庭中洗車,有大風從門而入,直來沖車有聲,車蓋覆向天。是年,明帝立,合門被殺。(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南朝宋代孝武帝時,太尉柳世隆一次乘車外出回來,在院子裏洗刷車子時,有一陣大風從門口刮進來,一直沖到車上並發出聲響,車上的傘蓋也被刮翻朝了天。就在這一年,明帝登位,柳世隆滿門被殺。

    崔惠景    

宋崔惠景圍台城,有五色幡,風吹,飛在云中,半日乃下。衆見驚異,相謂曰:「幡者事當翻覆。」數日而惠景敗。(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南朝宋代崔惠景率兵圍攻台城,軍中有一面五色旗幡,被風吹到了天空,過了半天才落下來。衆人見了大爲驚異,互相說:「幡者翻也,這件事預示著戰事要失敗。」幾天之後,崔惠景就被打敗了。

    許世宗    

    北齊北海王許世宗,時轉爲錄尚書,拜命。其夜暴風震雷,拔庭中桐樹六十圍者,倒立本處。識者知其不終。竟爲高肇所譖。旬日處死。(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北齊時北海王許世宗,遷調爲錄尚書,謝恩受命。當天夜裏暴風震雷,把庭院中有六十圍粗的大桐樹拔出來倒立在原來的地方。懂得的人知道他不得善終。後來許世宗終于被高肇進讒言所害,十天后被處死。

    徐妃    

    梁元帝妃徐妃,初嫁夕,車至西州,而疾風大起,髮屋折木。無何,雪霰交下,帷簾皆白。及長還之日,又大雷電,西州廳事,兩柱俱碎。帝以爲不祥。妃竟以淫穢自殺。不中之應。(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梁元帝有個妃子徐妃,當初出嫁的那天,車走到西州,突然起了大風,刮倒了房子摧折了樹木。不大一會兒又一並下起了雪霰,車上的簾幕全成了白色。等到回家探親的那天,又有大雷電,西州廳堂的兩根柱子都被雷擊碎了。元帝認爲這都是不祥之兆。徐妃後來因淫蕩失德而自殺,是不應爲妃的應驗。

    李密    

    隋大業十三年二月,李密于鞏縣南設壇,刑白馬祭天,稱魏公,置僚佐。改元升壇時,黑風從西北暴至,吹密衣冠及左右僚屬,皆倒于壇下。沙塵暗天,咫尺不相見,良久乃息。賊軍惡之,俄而密敗。(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隋朝大業十三年二月,李密于鞏縣縣城南面擺設祭壇,殺白馬祭天,自稱魏公,並任命了官僚將佐。在改變紀元年號登壇拜天時,一股黑風突然從西北刮來,直吹李密的衣服帽子和兩邊的官僚部屬,把他們全都刮倒在壇下。風沙塵土遮暗了天空,咫尺之近都看不見,過了好長時間才停息。賊軍預感到不好,李密很快就失敗了。

    虹夏世隆    

    故越王無諸舊宮上,有大杉樹,空中,可坐十餘人。越人夏世隆,高尚不仕,常之故宮。因雨霽欲暮,斷虹飲于宮池,漸漸縮小,化爲男子,著黃赤紫之間衣而入樹,良久不出。世隆怪異,乃召鄰之年少十數人,往視之,見男子爲大赤蛇盤繞。衆懼不敢逼,而少年遙擲瓦礫。聞樹中有聲極異,如婦人之哭。須臾,云霧不相見,又聞隱隱如遠雷之響。俄有一彩龍,與赤鵠飛去。及曉,世隆往觀之。見樹中紫蛇皮及五色蛟皮,欲取以歸,有火生樹中,樹焚蕩盡。吳景帝永安三年七月也。(出《東甌後記》)

【譯文】    

已故越王無諸的舊宮殿上有一棵大杉樹,中間是空的,可以坐十多個人。越人夏世隆,道德品質崇高不願作官,經常到舊宮殿來。有一次雨過天晴日將落山時,他看半截彩虹伸向宮池飲水,並逐漸縮小,最後變成一個男子,穿黃紅紫色之間的衣服進入樹內,很久不出來。世隆感到很奇異,就召喚十幾個鄰居的小孩,一起去看。見那個男子被一條大紅蛇纏繞住。衆人害怕不敢靠近,小孩遠遠的向那投擲瓦礫。聽見樹中發出像婦人哭一樣的奇怪聲音。不一會兒,出現了云霧使大家互相看不見,又隱隱約約聽到好象在遠處打雷的聲音,時間不大有一條彩龍和一隻紅色的天鵝一起飛走了。到天明,世隆前去察看,見樹中有一張紫蛇皮和一張五色蛟龍皮,想要把它們拿回去。突然樹中起了火,把樹燒得乾乾淨淨。這件事發生在吳景帝永安三年七月。

    陳濟妻    

    廬陵巴丘人陳濟,爲州吏。其婦秦在家,一丈夫長大端正,著絳碧袍,衫色炫耀,來從之。後常相期于一山澗,至于寢處,不覺有人道相感接。如是積年。村人觀其所至,輒有虹見。秦至水側,丈夫有金瓶,引水共飲,後遂有身。生兒(「兒」原作「而」,據明抄本改)如人,多肉。濟假還,秦懼見之,內于盆中。丈夫云:「兒小,未可得我去。」自衣,即以絳囊盛。時出與乳之時,輒風雨,鄰人見虹下其庭。丈夫復少時來,將兒去,人見二虹出其家。數年而來省母。後秦適田,見二虹于澗,畏之。須臾,見丈夫云:「是我,無所畏。」從此乃絕。(出《神異錄》)

【譯文】    

陳濟是廬陵巴丘人,做州吏。其妻秦氏在家時,一個長得高大端正、穿色彩耀眼大紅綫綠兩色袍子的男人來追求她。以後經常在一個山澗中相會,一起睡覺時,沒有男女交合的感覺。象這樣過了一年多。村裏人看他們所到的地方,總是有虹出現。秦氏來到水邊,那男人有一個金瓶,取來水一起喝,以後就有了身孕。生的小孩象人一樣,長的挺胖。後來陳濟回家,秦氏害怕讓他看見,就把小孩藏在室內盆中。那個男人說:「這孩子太小,怎麽跟我去呢?」親自給他穿上衣服,裝進一個大紅色的口袋中。秦氏給他喂奶時,總是要起風雨,鄰人就看見有虹下到他家院子裏。過了不長時間,那男人又來,把小孩帶走,有人看見有兩條虹從他家出來。數年以後回來探望母親。以後秦氏到田地裏去,見兩條虹在山澗,很害怕。不一會兒,看見那男人說:「是我,沒有什麽可怕的!」從此以後就斷絕了來往。

    薛願    

    東晉義熙初,晉陵薛願,有虹飲其釜鬲,噏響便竭。願輦酒灌之,隨投隨竭,乃吐金滿器,于是日益隆富。(出《文樞鏡要》)

【譯文】    

東晉義熙初年,晉陵有個叫薛願的人,有一次一條虹伸到他家的鍋裏飲水,發出一陣吸水的聲音就把水吸幹了。薛願又拿來酒倒進裏面,結果也是邊倒邊吸幹,並吐出黃金裝滿了鍋。于是薛願一天天地富裕起來。

    劉義慶    

    宋長沙王道鄰子義慶,在廣陵臥疾。食粥次,忽有白虹入室,就飲其粥。義慶擲器于階,遂作風雨聲,振于庭戶,良久不見。(出《獨異志》)

【譯文】    

南朝宋代長沙王劉道鄰的兒子義慶,病臥在廣陵。在他吃粥的時候,忽然有一條白虹進入他的房間,去喝他的粥,義慶就把盛粥的碗扔到臺階下,于是便發出風雨聲震動門窗,過了很長時間那虹就不見了。

    首陽山    

    後魏明帝正光二年,夏六月,首陽山中,有晚虹下飲于溪泉。有樵人陽萬,于嶺下見之。良久,化爲女子,年如十六七。異之,問不言。乃告蒲津戍將宇文顯,取之以聞。明帝召入宮,見其容貌姝美。問云:「我天女也,暫降人間。」帝欲逼幸,而色甚難。復令左右擁抱,聲如鐘磬,化爲虹而上天。(出《八廟窮經錄》,明抄本作《八廟怪錄》,疑當是《八朝窮怪錄》)

【譯文】    

後魏明帝正光二年復六月,在首陽山中,傍晚有一虹伸入一個溪泉中。有個砍柴人叫陽萬在嶺下看見了。過了很長時間,虹變爲一個女子,年齡有十六七歲,覺得很奇怪,問她,也不說話。于是人們把這件事告訴給蒲津守將宇文顯,他把這女子帶回並報告給明帝,明帝把她召入宮中。見她容貌嬌美,就問她,回答說:「我是天女,暫時來到人間。」明帝想要和她親近,她面露難色。明帝又讓手下的人擁抱她,她發出鐘磬一樣的響聲就化爲一條虹升上了天空。

    韋皋    

    唐宰相韋皋,鎮蜀。嘗與賓客從事十餘人,宴郡西亭。暴風雨,俄頃而霽。方就食,忽虹霓自空而下,直入庭,垂首于筵。韋與賓偕悸而退,吸其食飲且盡。首似驢,霏然若晴霞狀,紅碧相靄。虛空五色,四視左右,久而方去。公懼且惡之,遂罷宴。時故河南少尹豆盧署,客于蜀。亦列坐。因起曰:「公何爲色憂乎?」曰:「吾聞虹霓者,妖沴之氣。今宴方酣而沴氣止吾筵,豈非怪之甚者乎?吾竊懼此。」署曰:「真天下祥符也,固不爲人之怪耳。夫虹霓天使也,降于邪則爲戾,降于正則爲祥。理宜然矣。公正人也,是宜爲慶爲祥。敢以前賀。」于是具以帛書其語而獻,公覽而喜。後旬餘,有詔就拜中書令。(出《祥驗集》)

【譯文】    

唐宰相韋皋,在他鎮守四川時,曾經和賓客隨從十多個人在郡西亭設宴。來了暴風雨,不一會兒又雨過天晴。就在吃飯的時候,忽然虹霓從空中落了下來,直入庭堂,把頭垂向筵席。韋皋和賓客都害怕地向後退,而虹霓却把酒席吸的乾乾淨淨。它的頭象驢,飄然好似紅綠相間的云霞,五光十色,不停地向四周環顧,很長時間才離去。韋皋又怕又厭惡,于是停止了酒宴。當時過去在河南任少尹現客居四川的豆盧署也在坐,他站起來說:「您爲什麽臉色憂鬱啊?」回答說:「我聽說虹霓是妖邪之氣。今天我們正喝得酣暢的時候而這妖邪之氣來到宴筵上,難道不是十分奇怪嗎?我心裏對這個感到恐懼,」豆盧署回答說:「這是天下真正的吉祥之兆啊,本來不應該讓人感到奇怪。虹霓本來是天使,降臨到邪惡的人那裏就是怪戾,降臨到正直人那就是吉祥的徵兆。道理就是這樣。您是正直的人,應該爲這個吉祥慶賀。」于是準備了帛在上面書寫了他說的話獻給了韋皋,韋皋看後很高興。過了十幾天,皇帝有詔書下,任命韋皋爲中書令。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88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