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九十五 雷三
 瀏覽571|回應0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嵩麟淵明


    太平廣記卷三百九十五  雷三          

    百丈泓 楊詢美從子 高郵人 王忠政 史無畏 張應 天公壇 申文緯  法門寺 陳絢 彭城佛寺 歐陽氏 廬山賣油者 李誠 茅山牛 番禺村女   江西村嫗 甘露寺 南康縣

    百丈泓    

    唐河東郡東南百餘裏,有積水,謂之百丈泓。清澈,纖毫必鑒。在驛路之左,槐柳環擁,烟影如束,途出于此者,乃爲憩駕之所。大和五年夏,有徐生自洛陽抵河東,至此水。困殆既甚,因而暫息,且吟且望。將午,忽聞水中有細聲,若蠅蚋之噪。俄而纖光發,其音稍響,轟若擊轂,其光如索而曳焉。生始異之。聲久益繁,遂有雷自波間起,震光爲電,接云氣。至旅次,遽話其事。答曰:「此百丈泓也。歲旱,未嘗不指期而雨。今旱且甚,吾師命屬官禱焉。」巫者曰:「某日當有甚雨。」果是日矣。(出《宣室志》)

【譯文】    

唐朝河東郡東南方向二百餘裏處,有個水池,叫百丈泓。池水清徹透明,極細小的東西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百丈泓位于驛道旁邊,周圍有槐樹和柳樹簇擁環繞著,烟波與樹影交相輝映。路過這裏的人,便把此地當做歇脚的優美處所。唐文宗太和五年(公元831年)夏天,有個徐生從洛陽去河東,走到百丈泓水邊時,感到十分困乏,于是停下來暫時休息。他一邊吟誦詩句一邊觀望景色,將近中午時,忽然聽到水中有細微的聲響,好象蒼蠅蚊子在喧鬧。不一會兒,又見細微的光亮從池水放出,水裏的聲音也漸漸大了起來,轟轟隆隆猶如車輪撞擊的聲音,那光綫也象一條繩索被牽動著一樣。徐生開始驚異起來。過了好長時間,聲音越來越繁雜,便有雷聲從波浪間響起來,雷聲發出閃電與云氣相接。徐生趕到旅店後,急忙向別人講起這件事,那人回答:「這個水池就是百丈泓。大旱年頭,沒有不指望向百丈泓求雨的。如今旱情特別嚴重,我的老師正讓下屬向百丈泓祈雨呢。」一位施行法術求雨的巫師說:「某日一定有大雨。」結果正是這一天。

    楊詢美從子    

    唐禦史楊詢美,居廣陵郡。從子數人皆幼,始從師學。嘗一夕風雨,雷電震耀。諸子俱出戶望,且笑且詈曰:「我聞雷有鬼,不知(「知」原作「諸」,據明抄本改)鬼安在,願得而殺之,可乎?」既而雷聲愈震,林木傾靡。忽一聲轟然,若在于廡。諸子驚甚,即馳入戶,負壁而立,不敢輒動。復聞雷聲,若大呵地吼,廬舍搖動。諸子益懼。近食頃,雷電方息,天月清霽。庭有大古槐,擊拔其根而劈之。諸子覺兩髀痛不可忍,具告詢美。命家僮執燭視之,諸髀咸有赤文,橫布十數,狀類杖痕。似雷鬼之所爲也。(出《宣室志》)

【譯文】    

唐朝禦史楊詢美,住在廣陵郡,幾個侄兒年齡都小,剛剛開始跟隨教師學習。有一天傍晚,風雨大作,雷鳴電閃,幾個孩子都到屋外觀望,邊笑邊駡道:「我聽說打雷時有鬼,不知鬼究竟在哪里。我願意捉到後殺掉它,可以嗎?」他說完後,雷聲更大了,樹木都倒在地上,忽然一聲轟鳴,好像發生在堂屋的游廊,孩子們十分吃驚,立即跑進屋內,背告墻壁站著,不敢隨便行動。又聽到一聲雷鳴,宛如天呼地吼,房屋震得直晃動,孩子們更加害怕起來。將近一頓飯的時間,雷鳴電閃才停息了,天空晴朗,月光皎潔。院子裏有一棵挺大的老槐樹,被連根拔起而劈爲兩半。孩子們都覺得兩條大腿疼痛難忍,都來告訴詢美。詢美讓家僮拿來蠟燭照著察看,只見每人的大腿上全有紅色條紋,條紋橫向排列著,有十幾條之多,好象是棍子抽打的痕迹,大概是雷鬼幹的吧!

    高郵人    

    唐進士鄭翬家在高郵,親表盧氏莊近水。鄰人數家,共殺一白蛇。未久,忽大震雷,雨發,數家陷溺無遺。盧宅當中,唯一家無恙。(出《因話錄》)

【譯文】    

唐朝有個進士叫鄭翬,家住高郵,表親盧氏住的村莊靠近河水,幾家鄰居一起殺死了一條白蛇,沒過多久,忽然有大雷雨降臨,河水暴漲,這幾家鄰居全被淹沒了,沒有一家幸免。盧家的房子處在他們中間,却只有他一家安然無恙。

    王忠政    

    唐泗州門監王忠政云,開城中,曾死十二日却活。始見一人,碧衣赤幘,引臂登云曰,「天召汝行,汝隸于左落隊。」其左右落隊,各有五萬甲馬,簇于云頭。偏向下,重樓深室,囊櫃之內,纖細悉見。更異者,見米粒長數尺。凡兩隊,一隊于小項瓶子,貯人間水。一隊所貯如馬牙硝,謂之乾雨。皆在前,風車爲殿。每雷震,多爲捉龍。龍有過者,謫作蛇魚,數滿千,則能淪山。行雨時,先下一黃旗,次下四方旗,乃隨龍所在。或霆或雷,或雨或雹,若吾傷一物,則刑以鐵杖。忠政役十一日,始服湯三甌,不復饑困。以母老哀求,得歸。(出《唐年小錄》)

【譯文】    

唐朝泗州城的守門官王忠政說,在開成年間,他曾死了十二天又復活了。當時,他先是看見一個人,穿綠衣服戴紅頭巾,拉著他的胳膊飛上云端,並說:「天帝召喚你跟我走,你隸屬于左落隊。」那左、右兩個落隊,各有五萬披著鎧甲的馬匹,聚集在云端。俯身向下,只見下麵有重重樓閣和深宅大院,屋內口袋和箱櫃裏的東西無論多麽細小,都能看得見。更爲奇異的是,看到米拉有幾尺長。這兩隊中,一隊在短脖瓶子裏裝入人間的水,另一隊所裝的東西好象馬牙硝,把它稱爲幹雨。這兩隊都排在前面,而風車排在最後。每次發生雷震,大多是爲了捉龍。龍有過錯的,被貶爲蛇或魚,被貶的數目達到一千時,就能把山淹沒。在行雨的時候,先落下一面黃旗,然後是四面方形旗,要依龍所在的位置而確定:或者施暴雷或者普通的雷,或者下雨或者下冰雹。如果我們傷害了一樣東西,天帝就用鐵棒來懲罰。忠政在那裏服了十一天役。剛去時喝了三小杯湯。便不再饑餓困乏。他以母親年邁需要服侍爲由哀求放他回來,這才得以回家。

    史無畏    

    唐史無畏,曹州人也,與張從真爲友。無畏止耕壟畝,衣食窘困。從真家富,乃謂(「謂」原作「爲」,據《小說大觀》本改)曰:「弟勤苦田園,日夕區區。奉假千緡貨易,他日但歸吾本。」無畏忻然賫緡,父子江淮射利,不數歲,已富。從真繼遭焚熱,及罹劫盜,生計一空。遂詣無畏曰:「今日之困,不思弟千緡之報,可相濟三二百乎。」聞從真言,輒爲拒扜,報曰:「若言有負,但執券來。」從真恨怨填臆,乃歸。庭中焚香,泣泪詛之,言詞慷慨,聞者戰慓。午後,東西有片黑云驟起,須臾,霪雨雷電兼至。霹靂一震,無畏遽變爲牛,朱書腹下云:「負心人史無畏。」經旬而卒。刺史圖其事而奉奏焉。(出《會昌解頤錄》)

【譯文】    

唐代有個叫史無畏的,是曹州人,與張從真是朋友。無畏只能種田,生活窘迫困頓。從真家裏很富有,便對無畏說:「賢弟勤勞辛苦地種田,從早到晚忙忙碌碌收穫却很少。我借給你一千串錢去做生意,日後只還我本錢就可以。」無畏高興地拿了這些錢,父子一起到江淮一帶做生意賺錢,沒有幾年便已富裕起來。從真家在遭受火灾之後,又遇到强盜搶劫,財産蕩然一空,生活毫無著落,他便到無畏那裏去說:「今天我有困難,不想要你那一千串錢的回報,你可以接濟我二三百串嗎?」無畏聽了從真的話,當即拒絕了,答復他道:「如果說我欠你錢,請拿憑據來!」從真怨恨滿腹,只好回去了。他在院裏燒起香,邊哭泣邊詛咒無畏,言辭激昂慷慨,聽到的人都渾身戰抖。中午過後,東西兩面有大片烏云驟然升起,不大一會兒便有暴雨雷電一起來到。霹靂一聲巨雷響過,無畏頓時變成一頭牛,腹部有紅色字迹寫道:「負心人史無畏。」過了十天便死了。刺史知道後,將這件事情記錄下來上表報告給皇帝。

    張應    

    唐張應,自滎陽被命至河內郡。涉九鼎渡,所乘小駟驚逸。及北岸,視後足有物縈繞,狀如大螾,絳色。乃抽佩刀,斷于地,輒復相續,堅縮如白色角櫛,紅影若縷,橫絡之。遂置諸囊中。事畢而還,復渡河,至平陰。天景歊蒸,憩于園井,就之盥濯。因與園叟話之,取角櫛置盆水上。忽然黑氣勃興,濃云四合,狂電震霆,雨雹交下。食頃方霽,盆涸而櫛已亡。(出《三水小牘》)

【譯文】    

唐代有個人叫張應,奉命從滎陽到河內郡。從九鼎渡涉水過河時,所騎的小馬受驚跑了。到了北岸,看見馬腿上有東西纏繞著,形狀象只大蚯蚓,深紅色。他就拔出佩刀,把它砍斷在地上,斷了之後它又自行連接起來,緊緊地蜷縮著好象一枚白色的牛角梳子,上面有紅色花紋,好象絲綫一樣橫向纏繞著,他便撿起來放到口袋裏。辦完事情往回走時,又渡過那條河,到了平陰。歲時,天氣晴朗,烈日當空,地上的熱氣直往上冒。他便在茶園的水井旁邊休息,到井前洗洗手臉,順便與園內的老頭說起這件事,並拿出白色獸骨梳子放在盆裏水上。忽然黑氣勃然興起,濃云從四面合攏過來,電閃雷鳴,暴雨與冰雹傾瀉而下,過一頓飯的功夫才雨過天晴。此時,盆裏的水幹了,那個白色梳子也已經無影無踪。

    天公壇    

    巴蜀間,于高山頂或潔地,建天公壇。祈水旱。蓋開元中上帝所降儀法,以示人也。其壇或羊牛所犯,及預齋者飲酒食肉,多爲震死。新繁人王蕘,因往別業,村民烹豚待之。有一自天公齋回,乃即席食肉。王謂曰:「爾不懼雷霆耶?」曰:「我與雷爲兄弟,何懼之有?」王異之,乃詰其所謂。曰:「我受雷公籙,與雷同職。」因取其籙驗之,果如其說。仍有數卷,或畫壯夫,以拳扡地爲井,號拳扡井。或畫一士負薪枿,號一谷柴。或以七手撮山箕之,號七山箕。江陵東村李道士舍,亦有此籙。或云,三洞法箕外,有一百二法,爲天師子嗣師所禁。唯許救物,苟邪用,必上帝考責陰誅也。(出《北夢瑣言》)

【譯文】    

巴蜀境內,常常看到在高山頂上或者乾淨的地方建有天公壇,用以祈禱解除水旱之灾,這大概是開元年間天帝所降下的禮儀辦法,用來昭示人們的。那天公壇如果有牛羊去觸犯,以及有原先吃素的人又喝酒吃肉的,多數被雷擊死。新繁有個人叫王蕘,因爲要離家到他的別墅去,本村人便煮了猪肉款待他。有個人從天公壇齋戒回來,便坐到桌前吃肉,王蕘對他說:「你不怕遭雷擊?」答道:「我和雷公是兄弟,有什麽可怕的!」王感到奇怪,便追問他原因,他說:「我接受了雷公籙,與雷公的職位相同。」于是拿出他的雷公籙讓人檢驗,果然象他說的那樣。除了畫著他之外,還有好幾卷,有的畫著强壯的男子用拳把平地扠成一口井,號稱「拳扠井」;有的畫著壯士背負著柴禾,號稱「一谷柴」;有的則用七隻手撮起山來顛簸,號稱「七山箕」。江陵東村的李道士家,也有這樣的籙。有人說:三洞法籙之外,還有一百零二法,爲天師的後代所嚴加看管,只允許用來拯救生靈,如果用于不正當的事情,必定受到天帝嚴厲拷問責罰乃至暗中殺戮。

    申文緯    

    尉氏尉申文緯,嘗話,頃以事至洛城南玉泉寺。時盛夏,寺左有池,大旱,村人祈禱,未嘗不應。池之陽有龍廟,時文緯俯池而觀,有物如敗花,葉大如蓋,因以瓦礫擲之。僧曰:「切不可,恐致風雷之怒。」申亦不以介意。逡巡,白霧自水面起,才及山趾。寺在山上,石路七盤。大雨,霆雷震擊,比至平地,已數尺,溪壑暴漲。驢乘洎僕夫,隨流漂蕩,莫能植足。晝日如暮,霆震不已。申之口吻皆黑,怖懼非常。俄至一村,尋亦開霽。果中傷寒病,將曉有微汗,比明無恙。豈龍之怒,幾爲所斃也。(出《玉堂閑話》)

【譯文】    

尉氏縣的縣尉申文緯,曾經說過,不久前他因有事到洛陽城南的玉泉寺。當時正是盛夏,寺的旁邊有個水池,大早時節,村裏人前來祈禱求雨,沒有不應驗的。水池的北面有座龍王廟。這時,文緯哈腰對著池水觀看,見裏面有個東西好象殘敗的花,大葉子猶如傘蓋,他便投擲瓦片去打它。旁邊有個僧人說:「切切不可如此,這樣會招致風雷發怒的。」申文緯也沒把此事放在心上。不一會兒,白茫茫的霧氣從池水中升起,剛剛彌漫到山脚。玉泉寺座落在山上,有石頭鋪成的路盤繞七匝才到山下。這時大雨滂沱,電閃雷鳴。等他走到山下時,大水已有數尺深,河流溝壑都已漲滿,驢車及車夫都泡在水裏隨著水流漂蕩,不能站穩脚跟。大白天就象黃昏一樣迷蒙昏暗,暴雷一直響個不停。申文緯非常恐怖懼怕,嘴唇全都變成了黑色。他很快來到一個村莊,過了一會兒天也晴了。他果然受了寒,將近拂曉時出了少許汗,等到天亮已全好了。難道是龍發怒了?差點爲此葬送了性命!

    法門寺    

    長安西法門寺,乃中國伽藍之勝境也,如來中指節在焉。照臨之內,奉佛之人,罔不歸敬。殿宇之盛,寰海無倫。僖、昭播遷後,爲賊盜毀之。中原蕩櫛,人力既殫,不能復構,最須者材之與石。忽一夕,風雷驟起,暴澍連宵。平曉,諸僧窺望,見寺前良材巨石,阜堆山積,亘十餘裏,首尾不斷,有如人力置之。于是鳩集民匠,復構精藍,至于貌備。人謂鬼神送來,愈更欽其聖力。育王化塔之事,豈虛也哉。(出《玉堂閑話》)

【譯文】    

座落在長安西邊的法門寺,乃是中國佛寺建築的佼佼者,如來佛中指的一節就供奉在這裏。在很大的範圍之內,凡是信奉佛教的人,無不歸從崇敬。宮殿堂舍之宏偉,四海之內無與倫比。唐僖宗、唐昭宗流離在外,寺廟爲盜賊破壞。由于中原一帶被洗劫一空,人力也已耗盡,所以不能重新修建。其中最爲需要的物資便是木材與石頭。忽然有一天晚上,風雷頓時出現,暴雨下了一宿。天亮時,僧人們都從屋內向外觀望,只見寺廟前面的優質木材與大塊石頭堆積如山,綿延十多裏,首尾相接,連續不斷,就象用人工搬放在那裏的。于是糾集民工匠人,重新修造精美的寺院,達到外觀上十分完備的程度。人們說這些木材和石料是鬼神送來的,便更加敬佩佛教的神聖力量。由此看來,阿育王化佛塔的事,怎能是假的呢?

    陳絢    

    僞蜀王氏彭王傅陳絢,常爲邛州臨溪令。縣署編竹爲藩而塗之,署久,泥忽陊落,唯露其竹。侍婢秉炬而照,一物蟠于竹節中,文彩爛然,小蛇也。俄而雷聲隱隱,絢疑其乖龍,懼罹震厄,乃易衣炷香,抗聲祈于雷曰:「苟取龍,幸無急遽。」雖狂電若晝,自初夜迨四更,隱隱不發。既發一聲,俄然開霽。向物已失,人無震驚,有若雷神佑乎懇禱。(出《北夢瑣言》)

【譯文】    

前蜀彭王的師傅陳絢,曾經任過邛州臨溪縣令。縣衙裏將竹子編成的籬障塗上泥巴作爲墻。時間久了,泥巴脫落,裏面的竹子露了出來。婢女拿著蠟燭去照時,見有個東西盤曲在竹節裏面,身上的花紋色彩斑爛,是一條小蛇。不一會兒,有雷聲隱隱作響。陳絢懷疑這小蛇是孽龍,擔心遭受雷震的灾難,便更衣焚香,大聲對雷祈禱道:「如果要抓龍,請不要過分急躁。」雖有閃電照耀亮如白晝,但從天黑直到四更,雷却始終悶聲悶氣而不發作,後來響過一聲,天即頓然轉晴。原來那條小蛇已經消失,人們也沒有受到雷震的驚嚇,好象雷神因陳絢的誠懇祈禱而保佑了他們。

    彭城佛寺    

    國某楊汀自言,天祐初,在彭城,避暑于佛寺。雨雹方甚,忽聞大聲震地。走視門外,乃下一大雹于街中,其高廣與寺樓等,入地可丈餘。頃之雨止,則炎風赫日。經月,雹乃消盡。(出《稽神錄》)

【譯文】    

京城有個叫楊汀的人自己講,天祐年間,他在彭城的一座佛寺裏避暑。雨和冰雹下得正急,忽聽巨大的聲響震動大地。走到門外察看,原來下了個大冰雹落在街當中,雹子的高度與寬度,跟寺廟的塔樓相等,砸進地裏有一丈多。很快雨便停了,接著是烈日炎炎熱風陣陣。過了一個月,這個大冰雹才完全溶化。

    歐陽氏    

    廣陵孔目吏歐陽某者,居决定寺之前。其妻少遇亂,失其父母。至是有老父詣門,使白其妻,我汝父也。妻見其貧陋,不悅,拒絕之。父又言其名字及中外親族甚悉,妻竟不聽。又曰:「吾自遠來,今無所歸矣。若爾,權寄門下信宿可乎?」妻又不從。其夫勸之,又不可。父乃去曰:「吾將訟爾矣。」左右以爲公訟耳,亦不介意。明日午,暴風雨從南方來,有震霆入歐陽氏之居,牽其妻至中庭,擊殺之。大水平地數尺,鄰里皆震蕩不自持。後數日,歐陽之人至後土廟,神座前得一書,即老父訟女文也。(出《稽神錄》)

【譯文】    

廣陵孔目吏歐陽某,住在决定寺的前面。他妻子少年時遇到變亂,與父母失散了。如今有個老大爺來到他家門前,讓人告訴他妻子,說:我是你父親。妻子見他窮困肮髒,很不高興,拒絕了他。老父又說出他的名字和家裏家外親屬的情况,他對這些是那樣熟悉,妻子竟然不聽。老父又說:「我從遠處來,現已無處投奔了!若不行,暫且寄居在門下住上兩夜可以嗎?」妻子又不答應。丈夫勸說她,還是不同意。老父便告辭:「我要去告你狀了!」大家以爲是去公堂訴訟罷了,也不把此事放在心上。第二天中午,從南面來了暴風雨,有暴雷進入歐陽氏的房間,把他妻子拉到院子中間擊死了。平地上的大水有幾尺深。鄰居都被震得站立不穩。幾天後,歐陽家的人到後土廟裏去,在神像前撿到一紙文書,這就是老父親控告女兒的狀子。

    廬山賣油者    

    廬山賣油者,養其母甚孝謹,爲暴雷震死。其母自以無罪,日號泣于九天使者之祠,願知其故。一夕,夢朱衣人告曰:「汝子恒以魚膏雜油中,以圖厚利。且廟中齋醮,恒用此油。腥氣熏蒸,靈仙不降。震死宜矣。」母知其事,遂止。(出《稽神錄》)

【譯文】    

廬山有個賣油的,奉養自己母親特別孝敬特別用心,後被雷擊死了。他母親認爲兒子無罪,每天都到九天使者的祠廟前哭號,想要知道兒子死的緣故。一天晚上,夢見個穿紅衣服的人告訴她道:「你兒子經常把魚油摻在豆油裏賣,以圖多掙錢。况且寺廟的齋飯和祭祀時也都用這種油,腥氣熏得神靈不降臨了。震死他是應該的。」母親知道這些事後,就再不去哭號了。

    李誠    

    江南軍使蘇建雄,有別墅,在毗陵,恒使傔人李誠來往檢視。乙卯歲六月,誠自墅中回,至句容縣西。時盛暑赫日,持傘自覆。忽值大風,飛石拔木,卷其傘蓋而去,唯持傘柄。行數十步,云雨大至,方憂濡濕,忽有飄席至其所,因取覆之。俄而雷震地,道傍數家之中,卷一家屋室,向東北而去。頃之遂霽,其居蕩然,無復遺者。老幼十餘,皆聚桑林中,一無所傷。舍前有足迹,長三尺。誠又西行數裏,遇一人,求買所覆席,即與之。又裏餘。復遇一人,求買所持傘柄。誠乃異之,曰:「此物無用,爾何爲者而買之。」其人但求乞甚切,終不言其故。隨行數百步,與之乃去。(出《稽神錄》)

【譯文】    

江南軍使蘇建雄有一處別墅在毗陵,常常派遣侍從李誠往返檢查巡視。乙卯年六月,李誠從別墅往回返,走到勾容縣西邊。時值盛夏烈日,他便撑起傘來遮蔽陽光。突然起了陣大風,刮起了石頭,拔起了樹木,把他的傘蓋也卷跑了,李誠只好拿著刮剩的傘柄趕路。走了幾十步,來了大雨,正擔心被雨水淋濕,忽有一塊席子飄到跟前,于是取來遮在身上。不一會兒又有雷聲震動大地,道旁幾戶人家之中,有一家的房屋被卷走,直向東北而去。很快便雨過天晴了。那家的房子蕩然無存,什麽也沒留下,老老小小十餘口人,全聚集在桑樹林裏,沒有一人受傷。在房舍前面有脚印,有三尺長。李誠又往西走了幾裏,遇到一個人,懇求著要買他遮身的席子,李誠立即給了他。又走了一裏多地,又遇到一個人,此人懇求著要買他手裏拿的傘柄,李誠感到奇怪,問他道:「這件東西並無用處,你買了它去幹什麽?」此人只是很懇切地求他,始終不說買傘柄的原因。他跟著李誠走了幾百步,把傘柄給了他這才離去。

    茅山牛    

    庚寅歲,茅山有村中兒牧牛。洗所著汗衫,暴于草上而假寐。及寤失之,唯一鄰兒在傍。以爲竊去,因相喧競。鄰兒父見之,怒曰:「生兒爲盜,將安用之。」即投水中。鄰兒匍匐出水,呼天稱冤者數四。復欲投之,俄而雷雨暴至,震死其牛,汗衫自牛口中嘔出,兒乃得免。(出《稽神錄》)

【譯文】    

庚寅年,茅山上有個鄉村小孩在放牛,他把自己穿的汗衫洗完後曬在草地上,便躺下來閉目休息。等到醒來時汗衫不見了,當時只有一個鄰居的小孩在旁邊,以爲是他偷去了,于是兩人爭吵起來。鄰居小孩的父親見了,憤怒地說:「生養了兒子成爲盜賊,要他有什麽用!」說完就把他扔到河裏。這個小孩從水裏爬了出來,連連呼天喊地說冤枉。他父親又要把他往水裏扔,轉眼間雷雨突然降臨,擊死了那頭牛,汗衫從牛嘴裏吐了出來,鄰居的小孩才得以免除責罰。

    番禺村女    

    庚申歲,番禺村中有老姥,與其女餉田。忽云雨晦冥,及霽,乃失其女。姥號哭求訪,鄰里相與尋之,不能得。後月余,復云雨晝晦,及霽,而庭中陳列筵席,有鹿脯乾魚,果實酒醢,甚豐潔。其女盛服而至。姥驚喜持之,女自言爲雷師所娶,將至一石室中,親族甚衆。婚姻之禮,一同人間。今使歸返回,他日不可再歸矣。姥問:「雷朗可得見耶?」曰:「不可。」留數宿,一夕復風雨晦冥,遂不復見。(出《稽神錄》)

【譯文】    

庚申年,番禺村裏有個老婦人,與她女兒一起去田裏送飯,突然云雨到來,天色昏暗。等雨過天晴時,她女兒不見了。老人家連哭帶喊四處尋訪,鄰居們也都幫她尋找,結果沒有找到。一個多月後,又來了云雨使白天變得非常昏暗。等到雨過天明,發現院子裏擺放著筵席,有鹿肉、幹魚、水果、酒肉之類,十分豐盛潔淨。她女兒身穿盛裝走了過來,老人家又驚又喜上去抱住了她。女兒自己說被雷師娶爲妻子,她被領到一所石頭屋裏,親屬特別多,婚禮與人間完全相同。現在讓回家與家人見見面,往後就不能再回來了。老人問道:「雷郎可以見見嗎?」女兒答道:「不可。」在家住了幾宿後,一天晚上又來了風雨,天色非常昏暗,女兒便再也看不到了。

    江西村嫗    

    江西村中霆震,一老婦爲電火所燒,一臂盡傷。既而空中有呼曰:「誤矣。」即墜一瓶,瓶有藥如膏。曰:「以此傅之,即差。」如其言,隨傅而愈。家人共議,此神藥也,將取藏之。數人共舉其瓶,不能動。頃之,復有雷雨,收之而去。又有村人震死,既而空中呼曰:「誤矣。可取蚯蚓爛搗,覆臍中,當差。」如言傅之,遂蘇。(出《稽神錄》)

【譯文】    

江西村中發生雷震,一位老婦被電火燒傷一隻胳膊。事後空中有呼喊聲道「錯了」,馬上降下一個瓶子,內有藥物呈膏狀,空中的聲音又喊道:「用此藥敷傷,立即痊愈。」照著說的去用藥,敷上之後立即痊愈了。家裏人共同議論,以爲這是神藥,要把它拿來收藏著。幾個人一起去拿這個瓶子,却拿不起來。不一會兒,又有雷雨到來,收起瓶子離去了。又有個村裏人被雷震死,緊接著聽見空中喊道:「錯了!可拿蚯蚓來搗爛了,覆蓋在肚臍上,就會好的。」照著說的敷上後,那人便蘇醒了。

    甘露寺    

    道士范可保,夏月獨游浙西甘露寺。出殿后門,將登北軒。忽有人衣故褐衣,自其傍入,肩帔相拂。範素好潔,衣服新,心不悅。俄而牽一黃狗,又駕肩而出。範怒形于色,褐衣回顧張目,其光如電。範始畏懼。頃之,山下人至曰:「向山下霹靂取龍。不知之乎?」范故不聞也。(出《稽神錄》)

【譯文】    

有個道士叫范可保,這一年五月獨自一人去游覽浙西的甘露寺。他從大殿後門出來,要上北面的小屋,忽然有個身穿破舊褐色衣服的人從他身旁進了屋,兩人肩上的服飾互相擦了一下。范可保一向愛潔淨,衣服又很新鮮,所以心裏不高興。不大一會兒,那人牽著一條黃狗,又擦著肩頭走出去了。範可保頓時怒形于色,穿褐衣的那人回過頭來瞪著眼看他,目光炯炯如閃電,範可保開始懼怕起來。過了一會兒,山下人來到這裏說:「剛才山下有霹靂震響在捉拿龍,你不知道嗎?」范可保可從來沒聽說過。

    南康縣    

    辛酉五月四日,有使過南康,縣令胡侃置酒于縣南蓮花館水軒。忽有暴風吹沙從南來,因手掩目。聞(「聞」原作「開」,據明抄本改。)盤中器物,蔌蔌有聲,若有物過。良久開目,見食器微仄,其銀酒杯與杯之舟,皆挾長如東西形。壁旁大桐樹,亦拔出墻外。時一裏外皆此風雨,常遙聞館中迅雷,而館中初不聞也,胡亦無恙。(出《稽神錄》)

【譯文】    

辛酉年五月四日,有個使者路過南康縣,縣令胡侃在縣衙南邊蓮花館水亭擺酒席招待。忽有暴風卷著沙土從南面刮來,他們便用手捂住眼睛。聽見盤中的器物發出沙沙的響聲,好象有東西爬過。過了好久他們才睜開眼睛,看到飲食用的器皿微微傾斜,其中銀酒杯與托酒杯的盤子,都被夾成東西長的形狀;墻壁旁邊的大桐樹,也被拔出來扔到墻外。當時一裏之外的地方也都有這場風雨,人們曾遠遠地聽到蓮花館內迅雷的響聲,而在館中的人當時却沒有聽見,胡侃也平安無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87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