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九十三
 瀏覽185|回應0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嵩麟淵明

    太平廣記卷三百九十三  雷一  

    李叔卿 楊道和 石勒 虢州人 封元則 僧道宣 蘇踐言 狄仁杰 偃師 雷鬥 漳泉界 包超 張須彌 蔡希閔 徐景先 歐陽忽雷 宣州 王幹  華亭堰典 李師道 李鄘 徐誗

    李叔卿    

    漢河南李叔卿,爲郡工曹,應孝廉。同輩疾之,宣言曰:「叔卿妻寡妹。」以故不得應孝廉之目,叔卿遂閉門不出。妹悲憤,乃詣府門自經,叔卿亦自殺,以明無私,既而家人葬之。後霹靂,遂擊殺所疾者,以置叔卿之墓。所震之家,收葬其尸。葬畢。又發其冢。(出《列女傳》)

【譯文】

漢代河南有個叫李叔卿的人,是郡府的工曹,被舉薦爲「孝廉」。同事們忌妒他,散布流言說叔卿和他寡居的妹妹通奸,因此沒有資格得到「孝廉」的名銜。于是叔卿便閉門不出。他的妹妹非常悲憤,就到官府門前自縊。接著,叔卿也自殺了,以表明自己沒有做見不得人的事。不久,家裏人就把他們埋葬了。有一天,霹靂大作,把造謠中傷叔卿的人擊死,並將這人的尸體拋在叔卿的墳墓旁。其家屬將他收葬。埋葬完畢,這個人的墳墓又被霹靂擊開了。

    楊道和    

    晉扶風楊道和,夏于田中,值雷雨,至桑樹下。霹靂下擊之,道和以鋤格,折其肱,遂落地不得去。唇如丹,目如鏡,毛角長三尺餘。狀如六畜,頭似獼猴。(出《搜神記》)

【譯文】

晉代扶風有個叫楊道和的人,夏天在田裏勞動,正趕上雷雨,便到桑樹下躲避。霹靂來擊他,他便用鋤頭與它格鬥,並將其胳膊打斷。那霹靂隨即落到地上不能逃走。它的嘴唇象丹砂一樣紅,眼睛似鏡子一樣亮,頭上的兩隻角有三尺多長,長著毛。它的身子非驢非馬,頭象獼猴。

    石勒    

    後趙石勒時,暴風大雨雷雹。建德殿端門、襄國市西門倒。殺五人。雹起西河介山,大如鶏子,平地三尺,洿下丈餘。行人禽獸,死者萬數。曆千余裏,樹木摧折,禾稼蕩然。勒問徐光,曰:「去年不禁寒食,介推帝鄉之神也,故有此灾。(出《五行記》)

【譯文】

晉及十六國時,後趙石勒當政年間,暴雨大風雷雹成灾,使建德殿的端門和襄國市西門倒塌,砸死五個人。雹灾發生于西河介山,鶏蛋般大小,平地積三尺多厚,低窪處過丈,致使行人及飛禽走獸被砸死數以萬計。在千餘裏範圍內,樹木被折斷摧毀,禾苗莊稼蕩然無存。石勒問徐光這是爲什麽?徐光回答說:「去年寒食節那天,沒有按老規矩禁火寒食;而介之推乃帝鄉之神,因此才有這場灾禍。」(寒食節,相傳晉文公爲悼念介之推所定。)

    虢州人    

    唐虢州有兄弟析居,共分堂宇。至顯慶元年夏夜,雷震烈風可畏。其兄甚懼,欲于弟舍避之,將去復止。門前十數步,先有長坑。風雨拔住屋及老小十一口,皆投坑死。所拔之處,盡坑也。仍卷數千巨細家用物,咸入于坑,訖無遺者。惟墻壁不動。庭槐大可數圍,枝條甚茂,拔其根莖。洪纖俱盡,遂失所在,終尋不得。先是一年,其妻見樹有羊,但共怪之,後遂遭此變。而弟所居,但拔露椽瓦,有似人拆之,餘無所損。有子衛士,在京番直,刺史于立政奏之,敕放子還,仍賜物三十件。時桓思緒爲司功,親檢其事。(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唐代虢州有兄弟二人分家後,各住在老屋的一頭。顯慶元年夏天的一個夜晚,狂風霹靂驟起,令人生畏。哥哥非常害怕,想去弟弟房間躲避,可剛一起身又止住脚步。原來門前十幾步遠處有一個大長坑,暴風雨把住房連同他的全家十一口人捲進大坑內,全都摔死了。拔除之處,全是大坑,數千件大小家用器物,全被捲入坑中,一件也未剩下,只有墻壁沒有動。院內有一棵大槐樹,需幾個人才能圍攏,枝條非常繁茂,也被連根帶葉拔走,最終也未找到。事情發生的前一年,他的妻子看見樹上有只羊,只是覺得奇怪,後來就遇到了這場變故。而弟弟所住的房屋,只是露出了椽子和瓦,象被人拆過一樣,其他一點也沒有受到損壞。他有一個兒子在京城服役擔住宿衛,刺史于立政上奏了這件事,皇帝下詔放其子回家,還賜給三十件物品。當時桓思緒做司功,親自處理了這件事。

    封元則    

    唐封元則,渤海長河人。顯慶中,爲光祿寺太官掌膳。時于闐王來朝,食料餘羊,凡數十百口,王並托元則送僧寺長生。元則乃竊令屠家烹貨收直。龍朔元年夏六月,洛陽大雨,雷震殺元則于宣仁門外街中,折其項,血流灑地。觀者盈衢,莫不驚愕。(出《法苑珠林》)

【譯文】

唐代有個封元則,是渤海郡長河人。顯慶年間,他給光祿寺大官掌管膳食。正值于闐王前來朝拜,用做膳食的羊剩餘有近百隻。于闐王委托元則把它們送給寺裏的僧人飼養,元則却偷偷地讓人宰殺、烹製,收取錢財。龍朔元年六月,洛陽大雨滂沱,雷電把封元則擊死在宣仁門外的大街上,他的脖子斷了,血流遍地,看熱鬧的人擠滿了大街,沒有不感到驚愕的。

    僧道宣    

    唐劉禹錫云,道宣持律第一。忽一旦,霹靂繞戶外不絕。宣曰:「我持律更無所犯,若有宿業,則不知之。」于是褫三衣于戶外,謂有蛟螭憑焉。衣出而聲不已,宣乃視其十指甲,有一點如油麻者,在右手小指上。疑之,乃出于隔子孔中,一震而失半指。黑點是蛟龍之藏處也。禹錫曰:「在龍亦尤善求避地之所矣,而終不免。則一切分定,豈可逃乎?」(出《嘉話錄》)

【譯文】

唐代劉禹錫講:道宣執戒律最嚴。忽然有一天,霹靂在道宣的屋外繞來繞去,響聲不斷。道宣說:「我堅守戒律沒有發生違犯之事;但有沒有前生的罪業,就不知道了。」于是便脫下三件衣服放到屋外,說蛟龍可以在裏面躲藏。但衣服送出之後,霹靂聲仍然不止。道宣觀看自己的十個手指甲,只見在右手的小指上有一個象芝麻似的小黑點,頗爲疑惑,就把那手指從窗戶眼中伸出,結果一聲霹靂,小手指被震掉半截。原來那黑點是蛟龍的藏身之處啊。劉禹錫說:「儘管蛟龍特別善于尋找躲避之處,但最後還是不能幸免。這一切都是由早已注定的,怎麽能够逃脫呢?」

    蘇踐言    

    司禮寺蘇踐言,左相溫國公良嗣之長子,居于嘉善裏。永昌年六月,與其弟崇光府錄事參軍踐義,退朝還第。弘道觀東,猝遇暴雨。震雷電光,來繞踐言等馬,回旋甚急,雷聲亦在其側。有頃方散。其年九月,元肅言與趙懷節謀逆,踐言妻妾並被縲紲數月,仍各解職。及良嗣薨,並放流荒裔。(出《五行記》)

【譯文】

司禮寺蘇踐言,是左丞相溫國公蘇良嗣的長子,住在嘉善裏。唐代永昌年間六月的一天,踐言與其在崇光府任錄事參軍的弟弟踐義一起退朝回府。行至弘道觀的東面,突然遇到暴雨,雷鳴電閃,在他們身前馬後隆隆作響,一聲緊似一聲,半晌才停。這一年九月,元肅言和趙懷節謀反,踐言和妻妾們一起被關押數月,還被解除了職務。父親死後,他們全家又被流放到了邊遠的地方。

    狄仁杰    

    唐代州西十餘裏,有大槐,震雷所擊,中裂數丈。雷公夾于樹間,吼如霆震。時狄仁杰爲都督,賓從往觀。欲至其所,衆皆披靡,無敢進者。仁杰單騎勁進,迫而問之。乃云:「樹有乖龍,所由令我逐之。落勢不堪,爲樹所夾。若相救者,當厚報德。」仁杰命鋸匠破樹,方得出,其後吉凶必先報命。

【譯文】

唐時代州西面十多裏處有一株大槐樹,被雷所擊,中間裂開好幾丈長的口子,將雷公夾于其間,疼得它吼聲如雷。當時狄仁杰任都督,帶著賓客和隨從前去觀看。快要到達那地方時,衆人都紛紛驚退,沒有敢向前走的。仁杰獨自騎馬前行。靠近大樹後問雷公這是怎麽回事,雷公回答說:「樹裏有個孽龍,上官讓我把它趕走;但因我擊下的位置不佳,被樹夾住了,如果能够將我救出,我一定重重地報答你的恩德。」仁杰讓木匠把樹鋸開,雷公才得以解脫。從此之後,凡有吉凶禍福之事,他都預先向狄仁杰報告。

    偃師    

    唐元和元年六月,偃師縣柏李村,震雷于民家。地裂,闊丈餘,長十五裏,測無底。所裂之處,井厠相通;所沖之墓。棺出地。亦不知所由也。

【譯文】

唐代元和元年六月,在偃師縣的柏李村,雷電擊中了老百姓的家,地裂開了一丈多寬,十五裏長,探測不到底。凡是裂開之處,水井和厠所相連通;受到衝擊的墳地,棺木都被掀到了地面上,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

    雷鬥    

    唐開元末,雷州有雷公與鯨鬥。鯨身出水上,雷公數十,在空中上下。或縱火,或詬擊,七日方罷。海邊居人往看,不知二者何勝,但見海水正赤。(出《廣異記》)

【譯文】

唐代開元末年,在雷州發生了雷公與鯨格鬥的事。鯨的身體躍出水面,雷公有好幾十個,在天空中上下翻騰。有的施放雷火,有的邊駡邊打,經過七天才結束。在海邊的居民都前去觀看,不知它們誰取得了勝利,只是看到海水都變成了紅色。

    漳泉界    

    唐開元中,漳泉二州,分疆界不均,互訟于台者,制使不能斷。迨數年,辭理紛亂,終莫之决。于是州官焚香,告于天地山川,以祈神應。俄而雷雨大至,霹靂一聲,崖壁中裂。所競之地,拓爲一徑。高千尺,深僅五裏,因爲官道。壁中有古篆六行,二十四字,皆廣數尺。雖約此爲界,人莫能識。貞元初,流人李協辯之曰:「漳泉兩州,分地太平。永安龍溪,山高氣清。千年不惑,萬古作程。」所云永安龍溪者,兩郡界首鄉名也。(出《錄異記》)

【譯文】

唐代開元年間,漳州和泉州因爲疆界劃分不均而訴訟到府台,制置使不能判定此案。等到幾年之後,這案子越來越亂,最終也沒有個結果。于是,二州官便焚香禱告,祈求天地山川之神給予回答。不久大雷雨來到,霹靂一聲,將懸崖峭壁從中間劈裂。裂開之處,開闢出一條小路,有一千多尺高,只有五裏深,因而將其作爲一條官道。峭壁上有六行古篆字,一共二十四個,每個都有好幾尺長,二州雖以此爲界,但那些字無人能識。貞元初年,流亡在外的李協辨認出這些字,說是:「漳泉兩州,分地太平。永安龍溪,山高氣清。千年不惑,萬古作程。」這上面所說的永安、龍溪,就是兩州交界處第一鄉的名字啊。

    包超    

    唐安豐尉裴翾,士淹孫也。云:玄宗嘗冬月,詔山人包超,令致雷聲。對曰:「來日午當有雷。」遂令高力士監之。一夕,醮式行法,及明至巳,曾無纖翳。力士懼之。超曰:「將軍視南山,當有黑氣如盤矣。」力士望之,如其言。有頃風起,黑氣彌漫,疾雷數聲。上令隨哥舒翰西征,每陣嘗得勝風。(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代安豐縣尉裴翾,是裴士淹的孫子。他說,玄宗皇帝曾經在農曆十一月裏,召見山人包超,讓他引來雷聲。包超回答說:「明天中午應該有雷。」于是,玄宗命令高力士前去監督。一天傍晚,包超開始祭祀、祈禱,施行法術,一直到天亮又近中午,天空仍然沒一絲云彩。高力士十分擔心。包超說:「將軍請往南山看,那裏應當有黑氣盤旋不散啊。」高力士望去,果然正象他說的那樣。不一會刮起風,黑云擴散開來,響起幾聲霹靂。後來皇帝命令包超跟隨哥舒翰征討西方,每仗都取得了勝利。

    張須彌    

    唐上元中,滁州全椒人蒼督張須彌,縣遣送牲詣州。山路險阻,淮南多有義堂及井,用庇行人。日暮暴雨,須彌與沙門子鄰,同入義堂。須彌驅馱人(「人」原作「又」,據明抄本改)王老,于雨中收驢。頃之,聞云中有聲墮地,忽見村女九人。共扶一車。王有女阿推,死已半歲,亦在車所。見王悲喜,問母妹家事,靡所不至。其徒促之乃去。初扶車漸上,有云擁蔽,因作雷聲,方知是雷車。(出《廣異記》)

【譯文】

唐代上元年間,滁州府全椒縣倉督叫張須彌。一次,縣官派遣他押送牲畜去滁州,山路崎嶇難行。淮南一帶很多地方都有不收費的房屋和水井,用來庇護過往的行人,故將這種房屋稱爲義堂。太陽落山時下起了暴雨,須彌和佛門弟子們一起進了義堂。須彌督促趕馱子的王老漢冒雨把驢圈起來。有頃,聽見云裏有聲音落在地上,王老漢忽然看見九個鄉村女子共扶著一輛車。他有個女兒叫阿推,死了已經半年,竟然也站在車子旁邊!見到王老漢,她悲喜交加,便詢問母親和妹妹等家裏的事情,沒有她問不到的。和她一起的人再三催促,她才離去。她剛剛扶住車子,那車子就漸漸升起,有云在周圍遮蔽,並發出響雷聲,才知道是雷車。

    蔡希閔    

    唐蔡希閔,家在東都。暑夜,兄弟數十人會于廳。忽大雨,雷電晦瞑。墮一物于庭,作颯颯聲。命火視之,乃婦人也,衣黃綢裙布衫,言語不通,遂目爲天女。後(「後」原作「使」,據明抄本改)五六年,能漢語。問其鄉國,不之知。但云:「本鄉食粳米,無碗器,用柳箱貯飯而食之。」竟不知是何國人。初在本國,夜出,爲雷取上,俄墮希閔庭中。(出《廣異記》)

【譯文】

唐代有個叫蔡希閔的人,家住東都洛陽。一個天氣炎熱的夜晚,他們兄弟數十人聚在廳前,忽然下起了大雨,雷鳴電閃一片昏暗。這時,天上掉下一個東西落在院子裏,颯颯作響。希閔讓人拿來燈火觀看,原來竟是一個婦人,穿著黃綢子做的裙衫,說話聽不懂,于是便把她視爲天上來的仙女。五六年之後,她懂得了漢語,可問起她的故國家鄉來,仍一無所知。只是說她的老家吃粳米,沒有碗,用柳木製成的容器盛飯吃,竟然不知道是哪國人。她說,當年她在自己家裏,夜晚出門時被雷抓上天空,俄頃掉落在希閔家院子裏。

    徐景先    

    唐徐景先,有弟阿四,頑嚚縱佚,每(「每」原作「母」,據明抄本改)誨辱之。而母(「母」原作「每」,據明抄本改)加愛念,曲爲申解,因厲聲應答。云雷奄至,曳景先于云中。有主者,左右數十人。呵詰。景先答曰:「緣弟不調,供養有缺,所心詬辱。母命釋之,非當詈母。」主者不識其言。尋一青衣。自空(「空」原作「肩」,據明抄本改。)躍下,爲景先對。曰:「若爾放去,至家,可答一辯。釘東壁上,吾自令取之。」遂排景先墮舍前池中,出水,了無所損。求紙答辯,釘東壁,果風至而辯亡。(出《廣異記》)

【譯文】

唐代有個叫徐景先的人,他有個弟弟叫阿四,遇頑凶暴,放蕩無羈。每當景先開導他時都要駡他一頓。可他的母親却倍加溺愛之,曲意爲他申辯。因此,他對母親也一點不客氣。一天,雷雨突然而至,把徐景先拽到空中。有個主持人,還有幾十人隨從,開始責問訓斥他。景先回答說:「由于弟弟不聽教導,在供養母親方面做得很差,所以我感到耻辱。母親總是原諒他,我有氣,但也不當駡母親。」主持人聽不懂他的話,隨即有一婢女從空中跳下,與景先對話。她說:「如果放你回去,到家之後可寫一申辯詞。釘在東面墻壁,我自有辦法取它。」于是把景先推落入房前水池中。出水後,他一點損傷也沒有。他找紙寫好答辯詞,釘在東墻上。果然一陣風刮來,那申辯詞就不見了。

    歐陽忽雷    

    唐歐陽忽雷者,本名紹,桂陽人,勁健,勇于戰鬥。嘗爲郡將,有名,任雷州長史。館于州城西偏,前臨大池,嘗出云氣,居者多死。紹至,處之不疑。令人以度測水深淺,別穿巨壑,深廣類是。既成,引决水,于是云興,天地晦冥,雷電大至,火光屬地。紹率其徒二十餘人,持弓矢排鏘,與雷師戰。衣並焦卷,形體傷腐,亦不之止。自辰至酉,雷電飛散,池亦涸竭。中獲一蛇。狀如蠶。長四五尺,無頭目。斫刺不傷,蠕蠕然。具大鑊油煎。亦不死。洋鐵汁。方焦灼。仍杵爲粉。而服之至盡。南人因呼紹爲忽雷。(出《廣異記》)

【譯文】

唐代有個人叫歐陽忽雷,本名叫紹,桂陽人氏,强健有力,善于打鬥。曾經當過郡府的武官,有名氣,後任雷州長史。他的寓所坐落在州城的西面,對面有個大池塘,經常溢出云氣,在這居住的人死了不少。歐陽紹來此之後,毫不遲疑地治理它。他讓人測量水的深度,又開闢出一大片窪地,深和寬都和那個大池塘一樣;然後,把大池塘裏的水放出。于是黑云滾滾而來,天地一片昏暗,雷鳴電閃,火光連地。歐陽紹帶領部下二十多人,拉弓射箭,與雷公交戰。衣服燒焦了,身體受傷了,也不罷休。從早晨一直打到傍晚,雷電散去,池塘也乾涸了。從裏面抓出一條象蠶的蛇,四五尺長,沒有頭和眼睛,砍刺均不傷,仍然在蠕動。拿來大鍋用油煎炸也不死,最後放在鐵水裏才焦糊。歐陽紹把它搗成粉末,全部喝了進去。因此,南方人稱歐陽紹爲歐陽忽雷。

    宣州    

    唐貞元年,宣州忽大雷雨,一物墮地,猪首,手足各兩指,執一赤蛇嚙之。俄頃云暗而失,時皆圖而傳之。(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代貞元年間,宣州忽然下了一場大雷雨。一個東西落到地上,長著猪頭,手脚各有兩個指頭,在抓著一條紅蛇吃。不一會兒,云變暗了,這東西也不見了,當時有人畫成圖傳揚這件事。

    王幹    

    唐貞元初,鄭州王幹,有膽勇。夏中作田,忽暴雷雨,因入蠶室中避之。有頃,雷電入室中,黑氣陡暗。幹遂掩戶,荷鋤亂擊。雷聲漸小,云氣亦斂。幹大呼,擊之不已。氣復如半床,已至如盤。忽然墮地,變爲慰鬥折刀小折足鐺焉。(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代貞元初年,鄭州有個人叫王幹,膽大而勇猛。夏天中午他正在田裏勞作,忽然來了大雷雨,因此進入蠶房躲避。不一會兒,雷電射入室內,一團黑氣,天地頓時昏暗起來。王幹急忙關上房門,拿起鋤頭到處亂打。雷聲逐漸變小,云氣也收斂了。王幹大聲呼喊,仍不停地打。云氣漸漸變得像半張床那麽大,又變成盤子那麽大,最後忽然墮地,變爲熨斗、折刀、斷腿小鍋等物。

    華亭堰典    

    唐貞元中,華亭縣界村堰典,妻與人私,又于鄰家盜一手巾。鄰知覺,至典家尋覓。典與妻共諱詬駡,此人冤憤,乃報曰:「汝妻與他人私,又盜物。仍共諱駡,神道豈容汝乎?」典曰:「我妻的不奸私盜物,如汝所說,遣我一家爲天霹。」既各散已。至夜,大風雨,雷震怒,擊破典屋,典及妻男女五六人並死。至明,雨尤未歇,鄰人但見此家屋倒,火燒不已。衆共火中搜出,覓得典及妻,皆燒如燃燭狀。爲禮拜,求乞不更燒之,火方自熄。典肋上題字云:「痴人保妻貞(「貞」原作「真」,據明抄本改)將家口質。」妻肋上書:「行奸仍盜。」告縣檢視,遠近鹹知。吳越聞震死者非少,有牛及鱔魚樹木等。爲雷擊死者,皆聞于縣辯識。或曰:「人則有過,天殺可也。牛及樹木魚等,豈有罪惡而殺之耶?」又有弑君弑父殺害非理者,天何不誅?請爲略說。洞庭子曰:昔夏帝武乙,射天而震死。晉臣王導,寢柏而移灾。斯則列于史籍矣。至于牛魚,以穿踏田地,水傷害禾苗也。或曰,水所損亦微,何罰之大?對曰:五穀者,萬人命也,國之寶重,天故誅之,以誡于人。樹木之類,龍藏于中,神既取龍,遂損樹木耳。天道懸遠,垂教及人,委曲有情,不可一概。余曾見漳泉故事。漳泉接境,縣南龍溪,界域不分,古來爭競不决。忽一年大雷雨,霹一山石壁裂,壁口刻字:「漳泉兩州,分地太平。萬里不惑,千秋作程。南安龍溪,山高氣清。」其文今猶可識。天之教令,其可惑哉!且《論語》云:迅雷風烈必變。又《禮記》曰:若有疾風迅雷甚雨,則必變。雖夜必興,衣服冠而坐。又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懼修省。」夫聖人奉天教,豈妄說哉!今所以爲之言者,序述耳。因爲不爾,豈足悲哉!夫然弑君弑父殺害無辜,人間法自有刑戮,豈可以區區之意,而責恢恢之網者歟。(出《原化記》)

【譯文】

唐代貞元年間,華亭縣界村有個叫堰典的人,其妻子與人私通,又偷了鄰居的一條手巾。鄰居知道了,到堰典家裏尋找。堰典和妻子都不承認並辱駡他,他感到冤屈憤怒,于是就對堰典說:「你妻子和別人私通,又偷東西,你們還都不認帳並且駡人,上天怎麽能容忍你們呢?!」堰典說:「我妻子沒有和別人通奸也沒偷東西!如果象你說的那樣,讓我們全家遭雷擊!」然後各自散去。到了晚上,大風雨來了,霹靂震怒,擊破了堰典家的房屋,他們夫妻及家人男女五六口全被劈死了。到天亮時,雨還未停,鄰居見他家房倒屋塌,大火燃燒不止。便在火中搜尋,找到堰典和他妻子的尸體,都燒成了點燃的蠟燭狀。鄰居急忙跪禮求拜,祈求不要再燒他們,火才自己熄滅。堰典的肋上寫著這樣一行字:傻子想保妻子貞操的名聲,拿全家人的性命作抵押。」他妻子的肋上寫道:「與人通奸並偷東西。鄰居報告到縣裏來驗尸,弄得遠近皆知。聽說吳越一帶被雷震死的人不少,還有牛、鱔魚和樹木等。被雷震死者的家屬,聽說此事後都到縣裏辯白。有的說:人若有過錯,老天殺他是可以的;但牛和樹木、魚之類,難道也有罪惡而該殺麽?另外,還有殺害君王、殺害父親和無故殺人的,老天爲什麽不殺死他們呢?請給大概地講講這個道理。洞庭子說:當年夏帝武乙,因射天而被雷震死;晉代大臣王導,因臥在柏樹上而躲避了灾禍,這些都記載于史書典籍中。至于牛魚等,在水田裏穿來穿去,踐踏不已,傷害了禾苗啊。又有人說:水所損害的很小,爲什麽懲罰得這麽重?回答說:五穀是百姓的命根子,是國家最重要的財寶,因此上天要殺死它們,以此告誡人們。至于樹木之類,龍藏身其中,天神既然要殺死龍,就必然損害樹木呀。天之道深奧高遠,教訓下面的人,事情的來龍去脉都有情理,不可以一概而論。你可曾聽到過漳泉的故事嗎?漳泉二州邊界相連,縣南面的龍溪,邊界劃分不清,自古以來爭而不决。有一年,忽然一陣霹靂,將峭壁劈裂,上刻:「漳泉兩州,分地太平。南安龍溪,山高氣清。萬里不惑,千秋作程。」這些文字現在還可以辯認。上天的意志,難道是可以疑惑的嗎?而且《論語》中也說:「迅雷風烈必變。」還有《禮記》說:「若有疾風迅雷甚雨,則必變。縱然在夜間也必須起來,和衣戴冠而坐。」又說:「反反復復的雷震,君子們應當感到震驚而不斷地反省自己。」孔聖人是根據天意教誨我們的,難道是瞎說嗎?現在之所以講這些,說說而已;因爲不這樣,難道不是很悲哀的嗎?何况殺害君王、父親及無辜的人,有人間法律對他們進行懲治。我們怎麽能够以個人的懷疑去指責疏而不漏的天網呢?

    李師道    

    唐元和中,李師道據青齊,蓄兵勇銳,地廣千里,儲積數百萬,不貢不覲。憲宗命將討之,王師不利。而師道益驕,乃建新宮,擬天子正殿(「殿」原作「衙」,據明抄本改),卜日而居。是夕云物遽晦,風雷如撼,遂爲震擊傾圮。俄復繼以天火,了無遺者。青齊人相顧語曰:「爲人臣而逆其君者,禍固宜矣;今謫見于天,安可逃其戾乎?」旬余,師道果誅死。(出《宣室志》)

【譯文】

唐代元和年間,李師道占據青、齊二州,屯集了大批驍勇精銳的兵馬,地廣千里,蓄積金銀數百萬兩,不向朝廷納貢,也不進京朝見皇帝。憲宗皇帝派軍隊討伐他,結果却打了敗仗。而李師道從此越發驕橫,甚至模仿皇宮正殿的樣子建造宮殿,卜算吉日搬進去居住。當天傍晚,烏云驟起,天地昏暗,狂風霹靂撼天動地,結果把這座宮殿震塌了。不一會兒又燃起天火,燃得片瓦無存。青齊二州的百姓奔走相告說:「臣子背叛君主,自然要遭此灾禍;現在天已經怪罪下來,怎麽能逃脫懲罰呢?」過了十多天,李師道真的被殺死了。

    李鄘    

    唐李鄘,北都介休縣民。送解牒,夜止晉祠宇下。夜半,聞人叩門云:「介休王暫借霹靂車,某日至介休收麥。」良久,有人應曰:「大王傳語,霹靂車正忙,不及借。」其人再三借之。遂見五六人秉燭,自廟後出,介山使者亦自門騎而入。數人共持一物,如幢,扛上環綴旗幡,授與騎者曰:「可點領。」騎即數其幡,凡十八葉,每葉有光如電起。民遂遍報鄰村,令速收麥,將有大風雨,悉不之信,乃自收刈。至日,民率親戚,據高阜,候天色。乃午,介山上有云氣,如窑烟,須臾蔽天,注雨如綆,風吼雷震,凡損麥千餘頃。數村以民爲妖,訟之。工部員外郎張周封親睹其推案。(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代有個叫李鄘的人,是北都介休縣的平民。一天他解送文書,夜裏住在晉祠內。半夜,聽見有人敲門說:「(我是介山使者),介休王要臨時借用霹靂車,某天到介休來收麥子。」過了很久,有人回答說:「大王讓我轉告你,霹靂車現在正忙,不能借。」那人再三要借。于是,就見五六個人拿著蠟燭從廟後走出來,介山使者也騎著馬自門而入。好多人共同抬著一件東西,象儀仗用的旗子,旗杆上環綴旗幡。他們將其交給騎馬的那位使者,並說:「清點一下你就可以拿走。」使者數數這些旗幡,共十八面,每一面都閃閃發光,象放電一樣。李把此事告訴了鄰村百姓,讓他們趕緊收麥,不久將有大風雨。人們都不相信,李鄘就獨自收割。第二天,李鄘帶領親屬站在高高的土山上,等待天色。到了中午,介山上出現了云氣,象窑裏冒出的烟,一會兒就布滿了天空,隨即大雨傾盆,風吼電閃,共損壞麥子一千多頃。不少村民認爲李鄘是妖人,向官府告他。工部員外郎張周封親自見到縣官斷這件案子。

    徐誗    

    唐潤州延陵縣茅山界,元和春,大風雨。墮一鬼,身二丈餘,黑色,面如猪首,角五六尺,肉翅丈餘,豹尾。又有半服絳裩,豹皮纏腰,手足兩爪皆金色。執赤蛇,足踏之,瞪目欲食,其聲如雷。田人徐誗,忽見驚走,聞縣。尋邑令親往睹焉,因令圖寫。尋復雷雨,翼之而去。(出《錄異記》)

【譯文】

唐代,潤州府延陵縣有個叫茅山界的地方。元和年春天,在一陣狂風暴雨中,從天上掉下個怪物,身長二丈多,黑色,臉象猪頭,角長五六尺,肉質的翅膀一丈多,長著豹子尾。它穿著紅褲子,腰間纏豹皮,手脚和爪子全是金色。它抓著一條紅蛇,用脚踩住,瞪著眼睛要吃蛇,聲音如雷。種田人徐誗見狀,轉身就跑。這事很快就報到縣裏。縣令立即親自前往觀看,並令人把它畫下來。一會兒又來了雷雨,那怪物便展開翅膀飛走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86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