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八十九
 瀏覽296|回應0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嵩麟淵明

    太平廣記卷三百八十九 冢墓一  

    聰明花樹 相思木 廣川王 袁安 丁姬 渾子 王粲 孫鐘 吳綱 陸東美  潘章 胡邕 戴熙 王伯陽 羊祜 閭丘南陽 古層冢 隋王 楚王冢 舒綽  李德林 郝處俊 徐績 韋安石 源乾曜 楊知春 唐堯臣 陳思膺

    聰明花樹    

    李正字弘卿,學道。見東王父,教之。十七年後,正(「正」原作「言」,據明抄本改)身死,家人埋之于武陵,而冢上生花樹,高七尺。有人遇見此花,皆聰明,文章盛。(出《武淩十仙傳》)

【譯文】

李正的字叫弘卿,想要學習道家學說,請東王父來教授他。十七年後,李正死去,家人把他埋葬在武淩。後來他的墳上長出一顆花樹,高七尺。凡是看到過這棵花樹的人,都變得很聰明,文章寫得非常好。

    相思木    

    晉戰國時,衛(「衛」原作「謂」,據明抄本改)國苦秦之難,有民從征,戍秦不返。其妻思之而卒,既葬,冢上生木,枝葉皆向夫所在而傾,因謂之相思木。(出《述異記》)

【譯文】

戰國時代地處晉地的衛國,飽受秦國的威脅。有一平民應徵入伍,戍守在與秦國接壤的邊界處,一直沒有回來。他的妻子因思念他而死去。把她埋葬以後,她的墳上長出一棵樹,枝葉都指向丈夫所在的方向,被人們稱爲「相思木」。

    廣川王    

    廣川王去疾,好聚無賴少年游獵,罼弋無度,國內冢藏,一皆發掘。爰猛說,大父爲廣川王中尉,每諫王不聽,病免歸家,說王所發掘冢墓,不可勝數,其奇異者百數。爲劉向說十許事,記之如左。魏襄王冢,以文石爲椁,高八尺許,廣狹容三十人。以手捫椁,滑易如新。中有石床石屏風,宛然周正,不見棺柩明器踪迹,但見床上玉唾盂一枚,銅劍二枚,金雜具皆如新,王自取服之。襄王冢,以鐵灌其上,穿鑿三日乃開。黃氣如霧,觸人鼻目皆辛苦,不可入。以兵守之,七日乃歇。初至戶,無扇鑰。石床方四尺,上有石幾,左右各三石人立侍,皆武冠帶劍。復入一戶,石扇有關鎖,扣開,見棺柩,黑光照人,刀斫不能入。燒鋸截之,乃漆雜兕革爲棺,厚數寸,累積十餘重,力少不能開,乃止。復入一戶,亦石扇,開鑰,得石床,方六尺。石屏風,銅帳葉一具,或在床上,或在地下。以幬帳糜朽,而銅葉墮落。床上石枕一枚,床上塵埃朏朏甚高,似是衣服。床左右婦人各二十,悉皆立侍。或有執巾梳鏡鑷之象,或有執盤奉食之形。無餘異物,但有鐵鏡數百枚。魏王子且渠冢,甚淺狹,無柩,但有石床,廣六尺,長一丈。(「丈」原作「尺」,據明抄本改。)石屏風。床下悉是云母,床上兩尸,一男一女,皆二十許,俱東首裸臥,無衣食,肌膚顔色如生人。鬢髮齒牙爪,不異生人。王懼,不敢侵,還擁閉如舊。袁盎冢,以瓦爲棺椁,器物都無,唯有銅鏡一枚。晉靈公冢,甚瑰壯。四角皆以石爲鷹犬,捧燭。石人男女四十餘,皆立侍。棺器無復形兆,尸猶不壞,九竅中皆有金玉。其餘器物,皆朽爛不可別。唯玉蟾蜍一枚,大如拳,腹空,容五合水,光潤如新。王取以成水書滴。幽公冢,甚高壯。羨門既開,皆是石堊。撥除丈餘,乃得云母。深尺所,乃得百餘尸,縱橫相枕,皆不朽。唯一男子,餘悉女子。或坐或臥,亦有立者,衣服形色,不異生人。欒書冢,棺柩明器,朽爛無餘。有白狐兒,見人驚走。左右逐戟之,莫能得,傷其左脚。夕,王夢一丈夫,鬢眉盡白,來謂王曰:「何故傷吾脚?」仍以杖叩王左脚,王覺,脚腫痛生瘡。至此不差。(出《西京雜記》)

【譯文】

廣川王劉去疾,喜好聚集一些無聊少年一起游玩打獵。做事放蕩無羈,沒有節制。封國內的古墓,全都被他挖掘過。爰猛說,祖父在廣川王手下做中尉時,經常規勸廣川王,但廣川王不聽,只好稱病還家。據他講述廣川王挖掘的古墓多得無法統計,其中墓葬豐富奇異的不下一百多座。他給劉向列舉了十多件,被劉向記錄如下。魏襄王墓,是用帶紋理的石料做成的外椁,高八尺,寬窄能容納三十人,用手觸摸,光滑得像新的一樣,外椁中間有石床,石屏風,依然擺放周正。棺柩和陪葬的珍寶全部不見踪影,只是床上還有一個玉痰盂,兩把銅劍,幾件日常應用的金器象新的一樣,廣川王拿起來佩帶在自己的身上。襄王墓,上面是用鐵水灌注的,開鑿了三天才打開。墓穴裏冒出的又苦又辣的黃色氣體濃得象霧一樣,强烈地刺激人們的眼睛和鼻子,使人無法進入,只好暫時用兵把守,七天以後氣才出淨了。最初進到一個門裏,門上沒鎖。裏面的石床長寬四尺,上面有石幾,左右各有三個石人站立侍奉,都是武士裝扮,身佩刀劍。再入一室,石門上有鎖。推開門就看到了棺材,黑亮亮的可以照人。用刀砍不進去,用鋸截開,才知道是用生漆雜以犀牛皮做成的棺材,有好幾寸厚,摞了十多層。力量小是打不開的,只好作罷。再進一室,也有石門,打開鎖,看到一張六尺見方的石床。有石屏風,裝飾銅葉的帳幔一具。銅葉有的散落在床上,有的掉在地上,顯然是因爲帳子腐爛了,所以銅葉墜落到地上。床上還有一個石枕,旁邊很厚一層黑乎乎的灰塵,好象是衣服腐爛後形成的。床的左右各有二十個站立的侍女,有的是拿著面巾、梳子、鏡子的形象,有的是端著盤子送飯的姿態。沒有其他的器物,只有鐵鏡數百面。魏王的兒子且渠的墓,既淺又窄。沒有棺材,只有一張石床,寬六尺,長一丈,還有一面石屏風。床下全都是云母。床上有兩具尸體,一男一女,全都二十來歲。兩具尸體頭朝東裸身躺臥,沒有蓋被和穿衣服。他們皮膚的顔色象活人一樣,鬢髮、牙齒和手指也看不出同活人有什麽差異。廣川王非常恐懼,不敢觸動他們。退出去後象當初那樣將墓穴掩蓋。袁盎墓,用陶瓦做棺椁,裏面只有一面銅鏡,沒有其它的器物。晉靈公墓,非常瑰麗壯觀。四角都放置用石頭雕刻成的鷹犬。捧著蠟燭。男女石人四十多個,捧著燈燭站立在周圍。棺椁已經朽爛不成原形,但尸體還沒有壞,九竅之中都放入金玉。墓穴內其它的器物全都朽爛得無法辯認,唯有一個拳頭大的玉蟾蜍,腹中是空的,可盛水,光潔潤滑象新的一樣。廣川王拿它用作儲水供磨墨用的水盂。幽公的墓,很高大。墓道的門打開以後,再下去一尺左右裏面全是白堊土。將白堊土鏟除一丈多深以後,見到云母,再下去一尺左右就是一百多具尸體,橫七竪八相互枕壓,都沒有朽爛。只有一個是男子,其餘全是女子。有的坐著,有的躺臥,也有站著的。衣服的形色同活人一樣。欒書墓,棺椁和器物全都朽爛了。墓穴中有一隻白色的狐狸,看見有人來嚇跑了。隨從們追趕著去刺它,沒能抓到,只把它的左脚刺傷了。當天晚上,廣川王夢見一個男子,鬢髮眉毛都是白的,走進來對他說,「爲什麽刺傷我的脚。」並用手杖敲打他的左脚,廣川王睡醒後,脚腫痛生瘡,一直也沒有痊愈。

    袁安    

袁安父亡,母使安以鶏酒詣卜貢問葬地。道逢三書生,問安何之,具以告。書生曰:「吾知好葬地。」安以鶏酒禮之,畢,告安地處。云:「當葬此地,世爲貴公。」便與別。數步顧視,皆不見。安疑是神人,因葬其地。遂登司徒,子孫昌盛,四世五公。(出《幽明錄》)

【譯文】

袁安的父親死了,他的母親讓袁安帶著鶏和酒去請看風水的人,爲其選擇埋葬父親的墓地。他在途中碰到三個書生,問袁安幹什麽去,袁安把事情告訴給他們。書生說:「我知道一個好墓地。」袁安立即用携帶的鶏和酒招待他們。吃喝完畢,他們將墓地的具體地點告訴了袁安,說:「應當葬在此地,世世代代能作大官。」然後同他分別。袁安剛走出幾步,回頭再看三個書生都不見了。袁安懷疑他們是神仙,于是袁安把父親葬在那個地方。後來果然當官做到司徒,子孫昌盛,四代出了五個大官。

    丁姬    

王莽秉政,貶丁姬號,開其椁戶。火出,炎四五丈。吏卒以水沃滅,乃得入,燒燔冢中器物。公卿遣子弟及諸生四夷十余萬人,操持作具,助將作,掘平恭王母傅太后墳及丁姬冢,二旬皆平。又周棘其處,以爲世戒。云:「時(「時」原作「將」,據明抄本改)有群燕數千,銜土投丁姬穿中。今其墳冢,巍然尚秀。隅阿相承,列郭數周,面開重門。(出《水經》)

【譯文】

王莽執政期間,貶除了丁姬的稱號,並下令掘開她的墳墓。掘墓時有火從墓道裏噴出,火焰達五丈遠。士兵用水澆滅後才能進入,燒掉了墓中的器物。王公大臣派遣子弟、學生和家奴等十余萬人,拿著工具,幫助掘開恭王母親傅太后墓和丁姬墓,二十多天全部挖平,又在四周圍上棘黎,用來警戒世人。有人說,當時有數千隻燕子,銜土投到丁姬的墓穴。如今丁姬的墳墓高大壯美,建築互相承接,似城郭排列數層,幾重門相對大開。

    渾子    

    昆明池中有冢,俗號渾子。相傳昔居民有子名渾子者,嘗違父語,若東則北,若水則火。父病且死,欲葬于高陵之處,矯謂曰:「我死,必葬于水中。」及死,渾子泣曰:「我今日不可更違父命。」遂葬于此。盛弘之《荊洲記》云:「固城臨洱水,水之北岸,有五女墩。西漢時,有人葬洱北,墓將爲所壞。其人有五女,共創此墩以防墓。」又云:「一女嫁陰縣佷子,家資萬金。自少及長,不從父言。臨死,經意欲葬山上,恐子不從,乃言必葬我渚下磧上。佷子曰:“我由來不取父教,今當從此一語,遂盡散家財,作石冢,以土繞之,遂成一洲。長數百步。元康中,始爲水所壞。今余石如半榻許數百枚,聚在水中。」(出《酉陽雜俎》)

【譯文】

昆明池中有座墳,俗名叫作渾子。相傳過去有一個住戶有個兒子名叫渾子,曾經經常違背他父親的話。他父親如果叫他到東面去,他一定去北面;如果讓他提水,他一定去燒火。他父親有病快要死了,想要死後葬到高處,特意把話顫倒著對兒子說:「我死後,一定要把我葬在水中。」等到父親死了,渾子哭著說:「我這次不能再違反父命了。」于是將父親葬到這裏。盛弘的《荊州記》記載:固城靠近洱水,水的北岸,有座五女墩。西漢時,有人葬于洱水北岸,墓將被水侵蝕。這個人共有五個女兒,共同造了這座土堆用來防止洱水侵蝕墓地。上面還記載:一個女子嫁給陰縣一個狠毒的人。這個人有萬貫家財,從小到大,從不聽父親的話。父親臨死想葬在山上,恐怕兒子不聽,就說一定把我葬到水中的河丘上。這個人說:「我從來不聽從父親的教誨,如今應該聽他一句話。」于是賣掉家中所有的財産,造了一座石墳,用土圍住四面,就成了一塊水中大陸地,有幾百步長。元康年間,才被水沖壞。現在還留下象半張床那麽大的石頭數百塊,堆在水中。

    王粲    

    魏武北征蹋頓,升嶺眺矚,見一崗不生百草。王粲曰:「必是古冢。此人在世,服生礜石,死而石氣蒸出外,故卉木焦滅。」即令鑿看,果大墓,有礜石滿塋。一說,粲在荊州,從劉表登鄣山,而見此異。曹武之平烏桓,粲猶在江南,此言爲當。(出《異苑》)

【譯文】

魏武帝北征烏桓時,登山遠眺。看到一個小山岡,上面什麽草也不長。王粲說:「那一定是座古墓。這個人在世的時候,一定服用過生礜石。死後石氣揮發到外面,花草不能生長。」隨即讓人鑿開來看,果然是個大墓,裏面填滿礜石。還有一種傳說是,王粲在荊州時,跟隨劉表登上鄣山,看見了上述怪異現象。魏武帝平滅烏桓時,王粲還在江南,所以後一種說法比較可信。

    孫鐘    

    孫鐘家于富春,幼失父,事母至孝。遭歲荒,以種瓜自業。忽有三少年詣鐘乞瓜,鐘厚待之。三人謂曰:「此山下善,可葬之,當出天子。君下山百許步,顧見我去,即可葬處也。」鐘去三四十步,便反顧,見三人成白鶴飛去。鐘記之,後死葬其地。地在縣城東,冢上常有光怪。云五色,氣上屬天。及堅母孕堅,夢腸出,繞吳閶門。以告鄰母,曰:「安知非吉祥!」(出《祥瑞記》)

【譯文】

孫鐘家住富春,幼年喪父,侍奉母親非常孝順。灾荒年頭,他以種瓜爲生。一天忽然有三個少年到孫鐘瓜地要瓜吃,孫鐘很熱情地招待他們。三人對孫鐘說:「這山下地勢非常好,人死後葬在這裏,後代能够做皇帝。你下山走一百多步,回頭看到我們離去時的那塊地方,就是可以埋葬的地點。」孫鐘走了三四十步便回頭觀看,看到三個少年變成白鶴飛走了,于是記住了那個地方,孫鐘死後就葬在那裏。那地方在縣城的東面,墳墓上常有一些光環如五光十色的云氣,直沖云天。到孫堅的母親懷孫堅時,做夢夢到腸子出來了,環繞吳國的閶門。她把這個夢告訴了鄰居老太太,老太太說:「怎麽知道不是吉祥的預兆呢!」

    吳綱    

魏黃初末,吳人發吳芮冢取木,于縣立孫堅廟。見芮尸,容貌衣服並如故。吳平後,預發冢人,于壽春,見南蠻校尉吳綱,曰:「君形貌何類長沙王吳芮乎?但君微短耳。」綱瞿然曰:「是先祖也。」自芮卒至冢開四百年,至見綱,又四十餘年矣。(出《水經》)

【譯文】

三國時魏國黃初末年,吳國人挖掘吳芮的墳墓取木料,準備在縣裏建一座孫堅的廟。打開墓穴後,見到吳芮尸體的面目、衣服都同活的時候一樣。吳國被消滅以後,過去挖掘墳墓的人在壽春見到南蠻校尉吳剛,對他說:「你的形貌爲什麽非常象長沙王吳芮呢?只是身材矮小一些。」吳綱驚訝地說:「吳芮是我的祖先。」從吳芮死去到墳墓被打開,前後四百年,再看到吳綱又四十多年。

    陸東美    

吳黃龍年中,吳都海鹽有陸東美,妻朱氏,亦有容止。夫妻相重,寸步不相離,時人號爲比肩人。夫婦云:「皆比翼,恐不能佳也。」後妻卒,東美不食求死。家人哀之,乃合葬。未一歲,冢上生梓樹,同根二身,相抱而合成一樹。每有雙鴻,常宿于上。孫權聞之嗟嘆,封其裏曰「比肩」,墓又曰「雙梓」。後子弘與妻張氏,雖無異,亦相愛慕。吳人又呼爲「小比肩」。(出《述異記》)

【譯文】

吳國黃龍年間,都城海鹽有個人陸東美。他的妻子朱氏,儀容舉止很好。夫妻間互相敬重,形影相隨寸步不離,被人稱爲「比肩人」。夫妻二人都說:「比翼雙飛,恐怕不會長久。」後來妻子死去,陸東美也絕食而死。家裏人非常悲傷,就把他們合葬在一起。不到一年,墳墓上長出一棵梓樹,同根雙幹,相互擁抱合成一棵樹。經常有一對鴻雁栖身于樹上。孫權聽到這件事深有感慨,封這個地方叫「比肩」,墓叫「雙梓」。後來其子陸弘和他的妻子張氏,雖無奇異,也一樣相親相愛,吳人又稱他們爲「小比肩」。

    潘章    

    潘章少有美容儀,時人競慕之。楚國王仲先,聞其美名,故來求爲友,章許之。因願同學,一見相愛,情若夫婦,便同衾共枕,交好無已。後同死,而家人哀之,因合葬于羅浮山。冢上忽生一樹,柯條枝葉,無不相抱。時人異之,號爲共枕樹。

【譯文】

潘章少年時容貌氣質十分出衆,人們都很羡慕他。楚國的王仲先,聽到他的美名,特地趕來同他交朋友。潘章同意與他相交,與他結爲同學關係。兩人一見如故,互相敬重愛護,感情好象夫妻一樣。于是兩人同床共枕,不分彼此。後來兩人一起死去,家人哀憐他們,就將他倆合葬在羅浮山。墳墓上忽然長出一棵樹,枝條樹葉全都相互擁抱纏繞在一起。人們都感覺奇特,就把這棵樹稱爲「共枕樹」。

    胡邕    

    吳國胡邕,爲人好色,娶妻張氏,憐之不舍。後卒,邕亦亡。家人便殯于後園中,三年取葬,見冢上化作二人,常見抱如臥時。人競笑之。(出《笑林》)

【譯文】

吳國的胡邕非常好色,娶張氏爲妻子,十分愛憐,不忍分離。後來張氏死去,很快胡邕也死了。家裏人便把他們靈柩停放在後園中。三年後要埋葬他們時,看見靈柩上化作兩個人,有時相互擁抱好象躺臥睡覺時一樣,人們都嘲笑他們。

    戴熙    

    武昌戴熙,家道貧陋,墓在樊山南。占者云:「有王氣。」桓溫仗鋮西下,停武昌。鑿之,得一物,大如水牛,青色,無頭脚。時亦動搖,砍刺不陷。乃縱著江中,得水,便有聲如雷,響發長川。熙後嗣淪胥殆盡。(出《異苑》)

【譯文】

武昌戴熙,家境貧寒,墳墓在樊山南面。會算命的人說:「這座墓有君王的氣象。桓溫領兵西去,在武昌停留時。挖開戴熙的墳墓,得到一個東西,有水牛那麽大,黑色,沒頭沒脚。有時候也動一下身子,用刀砍不進去。就把他拋到江中,一到水中,便發出象雷鳴那樣的響聲,響聲震動山川。從此戴熙的後代相繼潦倒死亡。

    王伯陽    

    王伯陽家在京口,宅東有一冢,傳云是魯蕭墓。伯陽婦,郗鑒兄女也,喪,王平墓以葬。後數日,伯陽晝坐廳上,見一貴人乘肩輿,侍人數百,人馬絡繹。遙來謂曰:“身是魯子敬,君何故毀吾冢?」因目左右牽下床,以刀鐶擊之數百而去。絕而復蘇,被擊處皆發疽潰。數日而死。

一說,伯陽亡,其子營墓,得二漆棺,移置南岡。夜夢肅怒云:「當殺汝父。」尋復夢見伯陽云:「魯肅與吾爭墓,吾日夜不得安。」(「吾日」六字原作「若不如不復得還」,據明抄本改)後于靈座褥上見數升血,疑魯肅之故也。墓今在長廣橋東一裏。(出《搜神記》)

【譯文】

    王伯陽家住京口,房屋的東面有一座墳,相傳是魯肅墓。王伯陽的妻子,是郗鑒哥哥的女兒。死後,王伯陽平掉那座墳墓來埋葬她。幾天以後,王伯陽白天坐在廳裏,看見一個貴人乘坐轎子來到,侍衛有數百名,人馬絡繹不絕。貴人遠遠走過來對王伯陽說:「我是魯子敬,你爲什麽毀壞我的墳墓?」于是用眼睛示意左右把他拖下床。用刀頭上鐵環打了他數百下離去。他從昏迷中蘇醒,被擊打的地方全部生瘡潰爛,幾天後死去。

另一種說法是,王伯陽死後,他的兒子營造墳墓。掘出二具漆畫棺材,便移到南岡上安放。夜裏夢到魯肅發怒說:「應當殺了你的父親。」一會又夢見王伯陽說:「魯肅同我爭墳墓,我日夜不得安寧。」後來在靈座褥上發現很多血。懷疑是魯肅搞的名堂。墓現在在長廣橋東一裏外。

    羊祜    

    晉有相羊祜墓者云:「後應出受命君。」祜惡其言,遂掘斷以壞其相。相者云:「墓勢雖壞,猶應出折臂三公。」俄而祜墮馬折臂,果至三公。(《幽明錄》曰:羊祜工騎乘,有一兒,五六歲,端明可善。掘墓之後,兒即亡。羊時爲襄陽都督,因乘馬落地,遂折臂。于時士林咸嘆其忠誠。此出《世說新語》)

【譯文】

晉朝有個會看風水的人看過羊祜家的墓地後說:「以後能够出受命于天的君主。」羊祜討厭這個說法,就讓人掘斷祖墳地脉,以破壞這個風水。風水先生又說:「墓地的地勢雖然被破壞了,還是要出摔斷胳膊的三公。」不久,羊祜就墜馬摔折了胳膊,以後做官果然是達到三公的高位。

    閭丘南陽    

    范陽粉水口有一墓,石虎石柱,號文將軍冢。晉安帝隆安中,閭丘南陽將葬婦于墓側,是夕從者數十人,皆夢云:「何故危人以自安?」覺說之,人皆夢同。雖心惡之,耻爲夢回。及葬,但鳴鼓角爲聲勢。聞墓上亦有鼓角及鎧甲聲,轉近,及至墓,死于墓門者三人。既葬(「既葬」原作「即殪」,據明抄本改)之後,閭丘爲楊佺期所誅族。人皆爲以文將軍之祟。(出《荊州記》)

【譯文】

范陽粉水口有一座墓,墓前有石虎石柱,人們稱作文將軍墓。晉安帝隆安年間,南陽閭丘想把死去的妻子葬在墓側。這天晚上隨從數十人都夢見有人說:「爲什麽騷擾別人來使自己安寧?」睡醒覺之後大家都說做了同樣的夢。儘管人們心裏厭惡這件事,但是都認爲因做夢而改變主意是不光彩的。到安葬的時候,便采用敲鑼打鼓吹號角來壯聲勢。這時也聽到文將軍墓上也有鼓角和鎧甲碰撞的聲音。以後來到墓地,竟有三人突然死在墓前。安葬婦人之後,閭丘及其家族被楊佺期所誅殺。人們都認爲是文將軍在作祟。

    古層冢    

    古層冢,在武陵縣北一十五裏二百步,周回五十步,高三丈,亡其姓名。古老相傳云,昔有開者,見銅人數十枚,張目視。俄聞冢中擊鼓大叫,竟不敢進。後看冢土,還合如初。(出《郎州圖經》)

【譯文】

古層墓,在武陵縣北面一十五裏又二百步的地方,周圍五十步,高三丈,已經不知道埋葬者的姓名了。很早就傳說:「過去有人掘開墓穴,看到有銅人數十個,瞪著眼睛向外看。片刻又聽到墓中擊鼓喊叫,竟不敢進去。後來掘開的墳墓,又自動合攏成先前的樣子。

    隋王    

    齊隋王嘗率佐使,上樊姬墓酣宴。其夕,夢樊姬怒曰:“獨不念封崇之義,奈何混我,當令爾知。」詰旦,王被病,使巫覡引過設祀,積日方愈。(出《渚宮舊事》)

【譯文】

齊隋王曾率隨從人員,到樊姬墓前喝酒喧鬧。當天晚上,夢樊姬生氣地對他說:「難道就不想想加高墳墓的意義,爲什麽這樣擾亂我?應當讓你受到教訓。」第二天早,隋王就病了。隋王讓巫師代替自己設祭認錯,過了許多天才痊愈。

    楚王冢    

南齊襄陽盜發楚王冢,獲玉屐玉屏風青絲編簡,盜以火自照,王僧虔見十余簡,曰:「是科鬥書《考工記》、《周官》》闕文。」

【譯文】

南齊襄陽的盜墓賊挖開楚王墓,得到玉鞋,玉屏風,和書籍。盜賊拿火把照看,王僧虔看到十多卷。他說:「這是用科鬥文書寫的《考工記》、《周官》中短缺的文字。

    舒綽    

    舒綽,東陽人,稽古博文,尤以陰陽留意,善相冢。吏部侍郎楊恭仁,欲改葬其親。(“其親」原作「觀王」,據明抄本改)求善圖墓者五六人,並稱海內名手,停于宅,共論藝,互相是非。恭仁莫知孰是,乃遣微解者,馳往京師,于欲葬之原,取所擬之地四處,各作曆,記其方面,高下形勢,各取一鬥土,並曆封之。恭仁隱曆出土,令諸生相之,取殊不同,言其行勢,與曆又相乖背。綽乃定一土堪葬,操筆作曆,言其四方形勢,與恭仁曆無尺寸之差。諸生雅相推服,各賜絹十匹遣之。綽曰:「此所擬處,深五尺之外,有五穀,若得一穀,即是福地,公侯世世不絕。」恭仁即將綽向京,令人掘深七尺,得一穴,如五石瓮大,有粟七八鬥。此地經爲粟田,蟻運粟下入此穴。當時朝野之士,以綽爲聖。葬竟。賜細馬一匹,物二百段。綽之妙能,今古無比。(出《朝野僉載》)

【譯文】

東陽人舒綽,通古博今,尤其喜好研究陰陽之術,精通看風水。吏部侍郎楊恭仁想要改葬他的父母,請來五六位擅長選擇墓地的風水先生。這些人並稱爲海內名手,住在他家共同論證,互相評說對方的正確與否。楊恭仁不知道誰對誰非,便暗中派人趕往京城,到預選的四處墓地,分別測量記錄各個墓地的方向,地形,並各取一鬥土,然後全部封存起來。楊恭仁把記錄的資料藏起來,拿出采來的土樣,讓各位風水先生仔細觀察,結果是意見完全不同;談到取土地點的地形情况,又與記錄的資料完全不符。舒綽認定其中的一個地點可以選作爲墓地,並拿筆寫出那地方四周的地形、地貌,同楊恭仁記錄的一點不差,其他人都表示服氣。楊恭仁賞給其他幾人每人十匹絹讓他們走了。舒綽說:「選定的這地方,五尺深以下有五穀,如果得到其中的一種穀物,就證明是福地,世世代代不斷公侯那樣的高官。于是楊恭仁帶著舒綽來到京城,讓人在選定的墓地向下挖了七尺,看到一個洞穴,有裝五石糧的瓮那麽大,裏面有七八鬥穀子。這個地方曾經是谷地,螞蟻把穀子運到地下穴洞中。無論官員和民衆,都把舒綽當做聖人。安葬結束,楊恭仁賜給舒綽一匹駿馬,紡織品二百段。舒綽的超人才能,古今沒有能與之相比的。

    李德林    

    隋內史令李德林,深州饒陽人也。使其子卜葬于饒陽城東,遷厝其父母。遂問之,其地奚若。曰:“蔔兆云,葬後當出八公。其地東村西郭,南道北堤。」林曰:「村名何?」答曰五公。林曰:「唯有三公在,此其命也,知復云何。」遂葬之。子伯藥,孫安期,並襲安平公。至曾孫,與徐敬業反,公遂絕。(出《朝野僉載》)

【譯文】

隋朝內史令李德林是深州饒陽人,他讓兒子去請教風水先生,想要在饒陽城的東面選擇一處墓地,用來遷移父母的靈柩。風水先生爲他選定地點以後他問:「那地方怎麽樣?」風水先生回答:「根據我占卜得出的結論,葬後能出八個公侯。那地方東有村、西有城、南有道、北有堤。」李德林問:「村名叫什麽?」回答說:「五公。」李德林說:「只剩三個公了,這是命中注定的,知道又怎樣呢?」于是將父母的靈柩葬在那裏。兒子伯藥和孫子安期,世襲安平公。至曾孫一代因和徐敬業謀反,公侯的襲爵從此斷絕。

    郝處俊    

唐郝處俊,爲侍中死。葬訖,有一書生過其墓,嘆曰:「葬壓龍角。其棺必斫。」後其孫象賢,坐不道,斫俊棺,焚其尸。俊發根入腦骨,皮托毛著骷髏,亦是奇毛異骨,貴相人也。(出《朝野僉載》)

【譯文】

唐朝郝處俊在做侍中時死去。埋葬後,有一個書生經過他的墓地時感嘆說:「墳地壓住了龍角,棺木將來一定會被砍斷的。」後來他的孫子郝象賢,因犯罪被誅殺,朝廷派人砍開郝處俊的棺木,燒了他的尸體。人們看到郝處俊的發根都扎到了頭骨裏去了,皮托著毛附在骷髏上。真是奇毛異骨,貴人之相。

    徐勣    

唐英公徐績初蔔葬,繇曰:「朱雀和鳴,子孫盛榮。」張景藏聞之,私謂人曰:「所占者過也,此所謂『朱雀悲哀,棺中見灰』。」後孫敬業揚州反。弟敬貞答款曰:「敬業初生時,于蓐(“蓐」原作「葬」,據明抄本改)下掘得一龜,云大貴之象。英公今秘而不言,果有大變之象。」則天怒,斫英公棺,焚其尸。「灰」之應也。(出《朝野僉載》)

【譯文】

唐英公徐績當初向算命先生請教選擇墓地,算命先生寫的卜詞說:「朱雀和鳴,子孫盛榮。」張景藏聽到了,私下裏對別人說:「這是算命先生的過錯。應該是『朱雀悲哀,棺中見灰』。」後來其孫敬業在揚州造反,弟弟敬貞說:「敬業剛出生時,在草墊子下麵挖到一隻龜,說是大貴之象。英公徐績一直保密不說。果然是大變故的徵兆。」後來觸怒了武則天,命人砍開英公徐績的棺材,焚燒了他的尸體。棺中見灰的說法得到了應驗。

    韋安石    

神龍中,相地者僧泓師,與韋安石善。嘗語安石曰:「貧道近于鳳栖原見一地,可二十餘畝,有龍起伏形勢。葬于此地者,必累世爲台座。」安石曰:「老夫有別業,在城南。待閑時,陪師往詣地所,問其價幾何。同游林泉,又是高興。」安石妻聞,謂曰:「公爲天子大臣,泓師通陰陽術數,奈何一旦潜游郊野,又買墓地,恐禍生不測矣。」安石懼,遂止。泓嘆曰:「國夫人識達先見,非貧道所及。公若要買地,不必躬親。」夫人曰:「欲得了義,兼地不要買。」安石曰:「舍弟縧,有中殤男未葬,便與買此地。」泓曰:「如賢弟得此地,即不得將相,位止列卿。」已而縧竟買其地,葬中殤男。縧後爲太常卿禮儀使,卒官。(出《戎幕閑談》)

【譯文】

唐中宗神龍年間,看風水的僧泓師,同韋安石是好朋友。他曾經對韋安石說:「我最近在風栖原看見一塊地,大約有二十多畝,有龍起伏的樣子,葬在這個地方的人,一定會連續幾代都做宰相。韋安石說:「我有個別墅在城南。等到閑暇時,陪法師到那地方看看。問問他賣多少錢。我們還可同游林泉,更是件高興的事。」韋安石的妻子聽說了,對他說:「你身爲天子的大臣,僧泓師精通陰陽法術,你怎麽能同他一起偷偷到郊外野游?還要買墓地,恐怕會引來不可預測的大禍啊。」韋安石心裏害怕,就打消了這一念頭。僧泓師感嘆說:「還是夫人見識高,看得遠,我是趕不上的。您要買地,不必親自去。」安石說:「我弟弟韋縧,有個中年死去的兒子,現在還沒安葬,可以給他買這塊地。」僧泓師說:「如果賢弟得到這塊地,就不能得到將相那樣高的官位。只能做到卿一級的官職。」後來韋縧買了那塊地,把中年死去的兒子葬了。韋縧後來果然做到太常卿禮儀使,死在任職期間。

    源乾曜    

泓師自東洛回,言于張說,缺門道左有地甚善,公試請假三兩日,有百僚至者,貧道于簾間視其相甚貴者,付此地。說如其言,請假兩日,朝士畢集。泓云:「或已貴,大福不再。或不稱此地;反以爲禍。」及監察禦史源乾曜至,泓謂說曰:「此人貴與公等,試召之,方便授以此。」說召乾曜與語。源云:「乾曜大塋在缺門,先人尚未啓袝。今請告歸洛。赴先遠之期。故來拜辭。」說具述泓言,必同行尤佳。源辭以家貧不辦此,言不敢煩師同行。後泓復經缺門,見其地已爲源氏墓矣。回謂說曰:「天贊源氏者,合窪處本高,今則窪矣;合高處本窪,今則高矣。其安墳及山門角缺之所,皆作者。問其價,乃賒買耳。問其蔔葬者,村夫耳。問其術,乃憑下俚鬥書耳。其制度一一自然如此。源氏子大貴矣。」乾曜自京尹拜相,爲侍中近二十年。(出《戎幕閑談》)

【譯文】

泓師從東洛回來,對張說講:「缺門道左有塊地非常好。您可請二三天的假,待同僚來看您時,我在簾後察看他們,如果有長相十分富貴的人,就把那塊地交給他。」張說按照他的說法,請了二三天假。來探望他的朝中官員全到了,泓師說:「有的已經很富貴了,太大的福份不會再來了。有的不適合葬在那裏,否則反而會因此帶來灾禍。」等到監察禦史源乾曜來到時,漲師對張說:「這個人的富貴相同您一樣,把他請過來,好把那塊地交給他。」張說將源乾曜請來同他提出這件事。源乾曜說:「乾曜家的墓地在缺門。對先人還未進行祭祀,現在來請求回歸洛川,去祭奠死去的先輩,特意前來辭行。」張說把泓師的話詳細述說了一遍,認爲一同去查看墓地爲好。源乾曜以家裏貧困不能做這事來推辭,並說不敢麻煩法師同行。後來泓師又經過缺門,見到這個地方已經成爲源家的墓地了。回來對張說說:「老天保祐幫助源家,應當是窪地的地方原來本是高岡,現在窪下去了,應當是高岡的地方本來窪現在高起來了。那墓門缺角的地方,全都修補了。問價錢,才知是賒買的。瞭解那看風水的人,原來是個村夫。問他師門流派,原來是憑藉鄉村流傳的一本書罷了,那規則制度却是如此自然。源家子孫必然大富大貴。」後來源乾曜從京尹升爲丞相,做侍中近二十年。

    楊知春    

開元中,忽相傳有僵人在地一千年,因墓崩,僵人復生,不食五穀,飲水吸風而已。時人呼爲地仙者,或有呼爲妄者,或多知地下金玉積聚焉,好行吳楚齊魯間。有二賊,乘僵人言,乃結凶徒十輩,于濠壽開發墓。至盛唐縣界,發一冢,時呼爲白茅冢。發一丈,其冢有四房閣,東房皆兵器,弓矢槍刃(「刃」原作「人」,據明抄本改)之類悉備;南房皆繒彩,中奩隔,皆錦綺,上有牌云,周夷王所賜錦三百端。下一隔,皆金玉器物;西房皆漆器,其新如昨;北房有玉棺,中有玉女,儼然如生。綠發稠直,皓齒編貝,穠纖修短中度,若素畫焉。衣紫帔,綉襪珠履,新香可愛。以手循之,體如暖焉。玉棺之前,有一銀樽,滿。凶徒競飲之,甘芳如人間上樽之味。各取其錦彩寶物,玉女左手無名指有玉環,賊爭脫之。一賊楊知春者曰:「何必取此,諸寶已不少。」久不可脫,競以刀斷其指,指中出血,如赤豆汁。知春曰:「大不仁。有物不能贖,卒斷其指,痛哉。」衆賊出冢,以知春爲詐,共欲殺之。一時舉刀,皆不相識,九人自相斫,俱死。知春獲存,遂却送所掠物于冢中,相以土瘞之而去。知春詣官,自陳其狀,官以軍人二十余輩修復。復尋討銘志,終不能得。(出《博異志》)

【譯文】

唐玄宗開元年間,傳說有一個埋在地下一千年的僵尸,由于墳墓崩塌,而得以復活。這復活的僵尸,不吃五穀雜糧,只需喝水吸風。人們叫他地仙,也有人叫他爲狂人。他似乎知道地下金玉珠寶埋藏的地點,經常活動在吳、楚、齊、魯一帶。有兩個盜賊,根據他說的話,召集了十多個歹徒,在濠壽開掘古墓。他們在盛唐縣界挖掘一座被人們稱爲白茅墓的古墓。挖到一丈深,看到墓穴中有四間墓室。東室全是兵器,弓、箭、槍、刀齊全。南室全是絲織品,中間梳妝檯上全是上等布匹。上面有塊牌子寫著,「周壽王所賜錦三百端。」下麵一隔,全是金玉寶物。西室全是漆器,新得就像是昨天才做好的一樣。北室中有玉棺一口,棺中有一美女,好象活的一樣。頭髮烏黑稠密,牙齒潔白整齊,胖瘦高矮適中,好象是畫上的美人一樣。身著紫色的帔巾,脚穿綉花襪子和鑲嵌珍珠玉石的鞋子。用手撫摸一下,好象還有體溫。玉棺的前面,有一個銀杯,裏面盛滿酒。歹待們竟將酒喝了,酒味甘甜芬香,和人間的美酒一樣。歹徒們各取錦緞寶物。玉女的左手無名指上戴著一個玉環,賊人爭著去摘。一個叫楊知春的盜賊說:「何必拿它,各種寶物已經不少了。」盜賊由于長時間摘不下玉環,竟用刀砍斷了美人的手指。手指中竟流出好象赤豆汁一樣的血來。楊知春說:「太不仁義了!這麽多的寶物難道不能換取一個玉環嗎?砍斷她的手指難道不痛心嗎!」衆盜賊走出墳墓,認爲楊知春這個人不可靠想共同殺死他。舉刀時,忽然互相之間不認識了。九個人自相殘殺,全都死去,只有楊知春沒死。他把搶掠來的寶物又送回墓中,草草用土埋上離去。楊知春去見地方官,向官員陳述了這次作案的情况。官員派二十多名士兵去修復這座古墓,並去尋找墓志銘,但始終沒有找到。

    唐堯臣    

張師覽善卜冢,弟子王景超傳其業。開元中,唐堯臣卒于鄭州,師覽使景超爲定葬地。葬後,唐氏六畜等皆能言,駡云:「何物蟲狗,葬我著如此地?」家人惶懼,遽移其墓,怪遂絕。(出《廣異記》)

【譯文】

張師覽擅長看風水選擇墓地,弟子王景超繼承了他這一行。開元年間,唐堯臣死在鄭州,張師覽讓王景超給他選定埋葬的地方。葬後,唐家的六畜等動物全都會說話了。他們駡道:「什麽蟲子猪狗,將我葬到這個地方?」家裏人都很驚恐,急忙遷走了墳墓,怪事從此沒有了。

    陳思膺    

陳思膺,本名聿修,福州龍平人也。少居鄉里,以博學爲志。開元中,有客求宿。聿修奇其客,厚待之。明日將去,乃曰:「吾識地理,思有以報。遙見此州上裏地形,貴不可言,葬之必福昆嗣。」聿修欣然,同詣其處視之。客曰:「若葬此,可世世爲郡守。」又指一處曰:「若用此,可一世爲都督。」聿修謝之。居數載,喪親。遂以所指都督地葬焉。他日拜墓,忽見其地生金笋甚衆,遂采而歸。再至,金笋又生。及服闋,所獲多矣。因携入京,以計行賂。以所業繼之,頗致聞達。後有宗人名思膺者,以前任誥牒與,因易名幹執政。久之,遂除桂州都督。今壁記具列其名,亦有子孫仕本郡者。(出《桂林風土記》)

【譯文】

陳思膺的本名叫聿修,是福州龍平人。年輕時居住在鄉里,以博學作爲自己的志向。開元年間,有客人來投宿,聿修見客人的相貌奇特,非常熱情地接待了他。第二天客人離開時對聿修說:「我懂得風水地理,想要報答你的盛情招待。」我從遠看此州上裏那地方的地形,好得不容隨便說出來。如果作爲墓地,一定能降福于後代。」聿修非常高興,同他一起去那地方察看。客人說:「假如能葬在這個地方,可以世世代代做郡守。又指一個地方說:「如果采用這個地方,可一世爲都督。」聿修向他表示感謝。過了數年,聿修的父母死去,便葬在當初所說的可以做都督的地方。有一天,祭墓對,聿修忽然看見墓地上長出很多金笋。于是采了回去。再去時,金笋又長了出來。到守孝三年期滿,得到的金笋已經很多了。聿修携帶金笋進京,設計行賂,再以自己的學識水平作爲輔助,很快交了官場中的要人。後來同宗有叫陳思膺的,將以前朝廷發給自己的任命文書送給聿修,聿修便冒名頂替求請于執政官員。過了一段時間,改名後的聿修果然被任命爲桂州都督。如今《壁記》上還記載有他的名字,也有子孫在本郡做官。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83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