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八十七
 瀏覽329|回應0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嵩麟淵明

    太平廣記卷三百八十七 悟前生一  

    羊祜 王練 向靖女 崔彥武 岐王范 太華公主 馬家兒 采娘 劉三復 圓觀

    羊祜    

    晉羊祜三歲時,乳母抱行。乃令于東鄰樹孔中探得金環。東鄰之人云:「吾兒七歲墮井死,曾弄金環,失其處所。」乃驗祜前身,東鄰子也。(出《獨異記》)

【譯文】

晉朝人羊祜三歲的時候,乳母抱著他出去游玩,他在東鄰的樹洞中找到一隻金環。東鄰說,「我兒子七歲的時候落到井裏淹死了,他活著的時候曾經玩弄過這只金環,但不知道他丟到哪里去了。」于是請算命先生推算羊祜的前身,結果正是東鄰人家的兒子。

    王練    

    王練字玄明,琅琊人,宋侍中。父瑉,字悉琰,晉中書令。相識有一胡沙門,每瞻瑉風采,甚敬悅之,輒語同學云:「若我後生,得爲此人作子,于近願亦足矣。」瑉聞而戲之曰:「法師才行,正可爲弟子耳。」頃之,沙門病亡,亡後歲餘而練生焉。始能言,便解外國語。及絕國奇珍,銅器珠貝,生所不見,未聞其名,即而名之,識其産出。又自然親愛諸胡,過于漢人。鹹謂沙門審其先身,故瑉字之曰阿練,遂爲大名云。(出《冥祥記》)

【譯文】

王練的字叫玄明,是琅琊人,南北朝時任宋代的侍中。王練的父親叫王瑉,字季琰,東晉時做過中書令。王瑉認識的人中有一個胡人和尚。這個和尚每當看到王瑉的風采,都十分崇敬和欣喜。他經常對他的師兄弟說:「如果我生得晚,能給王瑉作兒子,就心滿意足了。」王瑉聽說後同他開玩笑說:「法師的才能和品行,正可以作我的兒子。」過了不長時間,和尚就病死了,和尚死後一年多王練出生。王練剛會說話,就懂得外國的語言。國內少見的奇珍異寶,銅器珠貝,王練生下來從沒有見過,也沒有聽說過,但他却能立即叫出名字來,而且能够說出這些東西出産在什麽地方。王練還非常願意親近各國的胡人,超過了親近漢族人。王瑉感悟到兒子的前身就是那個胡人和尚,于是找了一個代表閱歷豐富的意思的「練」字,爲兒子起名叫「王練」。

    向靖女    

    向靖字奉仁,河內人也。在吳興郡有一女,數歲而亡。女始病時,弄小刀子,母奪取不與,傷母手。喪後一年,母又産一女。女年四歲,謂母曰:「前時刀子何在?」母曰無也。女曰:「昔爭刀子,故傷母手,云何無耶?」母甚驚怪,具以告靖。靖曰:「先刀子猶在不?」母曰:「痛念前女,故不錄之。」靖曰:「可更取數個刀子,合置一處,令女自識。」女見大喜,即取先者。(出《冥詳記》)

【譯文】

向靖的字叫奉仁,是河內人。他住在吳興郡的時候,有一個女兒,活了幾歲就死了。他女兒剛得病的時候,有一次玩一把小刀,她母親奪刀她不給,爭奪中小刀刺傷了她母親的手。女兒死後一年,她母親又生下一女。女孩四歲那年,對他母親說:「從前那把小刀在哪?」她母親說沒有了。女兒說:「過去爲爭奪小刀,還刺傷了母親的手,怎麽說沒有了呢?」她母親感到非常驚奇,便把這件事告訴了向靖。向靖問:「先前那把小刀還在不在?」女孩的母親回答說:「因爲思念從前那個女兒心裏很悲痛,所以那把小刀一直沒再使用。」向靖說:「你可以拿幾把同樣的小刀,同原來那把混放在一起,讓女兒辯認。」女孩見到小刀非常高興,立即從中找出了先前那把小刀。

    崔彥武    

    隋開皇中,魏州刺史博陵崔彥武,因行部至一邑,愕然驚喜。謂從者曰:「吾昔常在此中爲婦人,今知家處。」因乘馬入修巷,屈曲至一家,命叩門。主人公年老,走出拜謁。彥武入家,先升其堂,視東壁上,去地六七尺,有高隆處。客謂主人曰:「吾者所讀《法華經》並金釵五隻,藏此壁中高處是也。其經第七卷尾後紙,火燒失文字。吾今每誦此經,至第七卷尾,恒忘失,不能記得。」因令左右鑿壁,果得經函,開第七卷尾及金釵,並如其言。主人涕泣曰:「己妻存日,常誦此經,釵亦是其物(「物」原作「處」,據明抄本改)。」彥武指庭前槐樹:「吾欲産時,自解發置此樹空中。」試令人探樹中,果得發。于是主人悲喜。彥武留衣物,厚給主人而去。(出《冥雜錄》)

【譯文】

隋朝開皇年間,魏州刺史博陵人崔彥武,巡視所管轄的部屬來到一個市鎮,突然又驚又喜,對跟隨他的人說:「我從前曾經在這裏做過女人,現在仍記得原來的住處。」于是騎馬走進深長的小巷,拐彎抹脚來到一家門前,命人敲門。這家的男主人年齡很大,走出來拜見客人。崔彥武走進門去,先來到客廳,向東墻上看,離地七八尺高,有一處隆起的地方。他對主人說:「我過去讀的《法華經》和五隻金釵一起藏在這面墻壁中隆起的地方。那部經書第七卷最後一頁,被火燒去幾行文字。我現在每當背誦這部經書,到第七卷的末尾,總是想不起來失去的文字。」于是他令人鑿開墻壁,果然得到了一個裝經書的匣子。打開經書查看第七卷的末尾和拿到的金釵,同他說的一樣。主人哭泣著說:「我妻子在世的時候,經常讀這部《法華經》,金釵也是她的東西。」崔彥武來到庭前的槐樹下說:「我快要生孩子的時候,自己剪下了一縷頭發放在了這棵槐樹的樹洞中。」試著叫人在樹洞中尋找,果然找到了頭髮。主人見此情景悲喜交集。崔彥武留下一些衣物,又給了主人很多錢,然後離開了。

    岐王範    

    開元初,岐王範以無子,求葉道士淨能爲奏天曹。聞天曹報答云:「範業無子。」淨能又牒天曹,爲範求子。天曹令二人取敬愛寺僧爲岐王子,鬼誤至善慧寺大德房。大德云:「此故應誤,我修兜率天業,不當爲貴人作子。當敬愛寺僧某乙耳。」鬼遂不見,竟以此亡。經一年,岐王生子。年六七歲,恒求敬愛寺禮拜,王亦知其事。任意游歷,至本院,若有素。及年十餘,竟不行善,唯好持彈,彈寺院諸鴿迨盡耳。(出《廣異記》)

【譯文】

唐朝開元初年,岐王李范因爲沒有兒子,請道士淨能爲他奏請天曹,求上天賜給他一個兒子。上天回答說,李範命中無子。淨能又第二次奏請天曹,爲李範求子。上天命令兩個小鬼去敬愛寺索取一個和尚作岐王李范的兒子,可是兩個小鬼竟錯誤地來到善慧寺大德和尚的房中。大德說:「這一定是弄錯了,我研究的是清心寡欲,知足常樂的學問,不應當作富貴人家兒子,應當是敬愛寺的另一個和尚。」兩個小鬼于是不見了,同時敬愛寺的一個和尚突然死去。過了一年,岐王生了個兒子。這孩子到了六七歲時,總是要求到敬愛寺去朝拜。岐王也知道這其中的原因,就任憑他隨便到那裏去。他兒子來到寺院,像是對這裏的一切都很熟悉並很有感情。到了十多歲時,這孩子竟然性情大變,不行善事,只是喜歡玩彈弓,把寺院裏的鴿子全都用彈弓打光了。

    太華公主    

    世傳太華公主者,高宗王皇后後身,雖爲武妃所生,而未嘗歡顔,見妃輒嗔。年數歲,忽求念珠。左右問何得此物,恒言有,但諸人不知。始皇后雖惡終,然其所居之殿,及平素玩弄俱在。後保母抱公主從殿所過,因回指云:「我珠在殿寶帳東北角。」使人求之,果得焉。(出《廣異記》)

【譯文】

傳說太華公主的前身是唐高宗的王皇后,所以她雖然是武妃所生,可是從來沒有露出過笑容,見了武妃就生氣。她幾歲的時候,忽然要念珠。服侍她的人問她哪里有念珠,她堅持說有。但服侍她的人不知道放在哪里。雖然當年王皇后死的很慘,但生前所居住的宮殿,以及平時的一些玩物還保存著。後來保姆抱著公主從王皇后住過的宮殿經過,公主回頭指著宮殿說:「我的念珠就在殿內寶帳的東北角。」派人去尋找,果然找到了。

    馬家兒    

    相州滏陽縣智力寺僧玄高,俗姓趙氏。其兄子,先身于同村馬家爲兒,至貞觀末死。臨死之際,顧謂母曰:「兒于趙宗家有宿因緣,死後當與宗爲孫。」宗即與其同村也。其母弗信,乃以墨點兒右肘。趙家妻又夢此兒來云:「當與娘爲息。」因而有娠。夢中所見,宛然馬家之子。産訖,驗其黑子,還在舊處。及兒年三歲,無人導引,乃自向馬家,云:「此是兒舊舍也。」(出《法苑珠林》)

【譯文】

相州滏陽縣智力寺的和尚玄高,俗家姓趙。他哥哥的兒子,前世是同村馬家的兒子,貞觀末年死去。臨死的時候,他對母親說:「兒子與趙宗家命中有緣,死後應當給同村的趙宗作孫子。」他母親不信,就用墨在兒子的右胳膊時上點了一個記號。趙宗的兒媳婦也夢見馬家的兒子來說:「我應當給娘做兒子。」因此而懷孕。她夢中見到的人,和馬家的兒子一樣。孩子生下來後,檢驗他胳膊上的黑色墨迹,還在原來的地方。這個孩子長到三歲時,沒人引導,便自己走向馬家,並說:「這是我原來住的地方。」

    采娘    

    鄭氏肅宗時爲潤州刺史,兄侃,嫂張氏。女年十六,名采娘。淑慎有儀。七夕夜,陳香筵,祈于織女。是夜,夢云輿羽蓋蔽空,駐車命采娘曰:「吾織女,汝求何福?」曰:「願工巧耳。」乃遺一金針,長寸余,綴于紙上,置裙帶中。令三日勿語,汝當奇巧。不爾,化成男子。經二日,以告其母。母異而觀之,則空紙矣(「矣」原作「以」,據明抄本改),其針迹猶在。張數女皆卒,采娘忽病而不言。張氏有娠,嘆曰:「男女五人矣,皆夭(「夭」原作「幼」,據明抄本改),復懷何爲?」將服藥以損之,藥至將服,采娘昏奄之內,忽稱殺人。母驚而問之,曰:「某之身終,當爲男子,母之所懷是也。聞藥至情急,是以呼耳。」母異之,乃不服藥。采娘尋卒,既葬,母悲念,乃收常所戲之物而匿之。未逾月,遂生一男。人有動所匿之物,兒啼哭。張氏哭女,其兒亦哭。罷即止。及能言,常收戲弄之物。官至柱史。(出《史遺》)

【譯文】

有一個姓鄭的人在唐肅宗時做潤州刺史,他的哥哥叫鄭侃,嫂子姓張。哥嫂有個女兒十六歲,名叫采娘,賢淑而又美麗。七月初七的夜晚,采娘擺上香案,向織女祈禱。當天夜裏,她夢見仙人乘坐的用羽毛裝飾的車蓋遮蔽了天空。車子停下來以後有人對采娘說:「我是織女,你請求得到什麽福分?」采娘說:「願我能獲得高超的針綫活技藝。」于是織女送給采娘一根金針。針長一寸多,綴在紙上,放在采娘的裙帶裏,並告訴采娘,只要你三天不說話,你就會變得特別巧,如果做不到,就會變成男人。過了兩天,采娘把這件事告訴了母親。母親感到奇怪要看那根針,見只是空紙,但針迹還在。張氏原有幾個兒女都已經先後死了,采娘自發生這件事後又忽然病得不能說話。張氏這時又有了身孕,她嘆息說:「男女五個孩子,都沒有養大,我還要孩子幹什麽?」就要吃藥打掉胎兒。她端起藥碗正要喝下去的時候,采娘在昏迷之中,突然喊殺人。母親驚異地問采娘爲什麽喊殺人,采娘說:「我的女身死去後,當成爲男子,母親懷著的就是。我知道母親就要服藥,情急之下,就那樣喊了。」母親感到奇怪,就不再吃藥,采娘不久就死了。埋葬了采娘,她母親十分悲痛非常想念她,就把她平常玩耍的物品收拾好保存起來,不到一個月,就生下一個男孩。有人動那些收藏起來的東西,男孩就哭。張氏思念女兒哭時,男孩也哭,張氏不哭了男孩也不哭了。到了男孩能說話的時候,經常拿起采娘原來玩過的東西。後來這男孩官做到柱史。

    劉三復    

    劉三復者,以文章見知于李德裕。德裕在浙西,遣詣闕求試。及登第,歷任台閣。三復能記三生事,云,曾爲馬,馬常患渴,望驛嘶,傷其蹄則連心痛。後三復乘馬,磽確之地,必爲緩轡,有石必去之。其家不施門限,慮傷馬蹄也。其子鄴,敕賜及第。登廊廟,上表雪德裕。以朱崖靈樞,歸葬洛中,報先恩也。士大夫美之。(出《北夢瑣言》)

【譯文】

劉三復這個人,因爲文章寫得好得到李德裕的賞識。李德裕在浙西的時候,推薦他到朝廷去考試,他考中後被錄用,曾經多次擔任尚書。劉三復能記住三輩子的事。他說:「我前世曾經做過馬,馬經常口渴,遠遠地看見驛站就因高興而嘶鳴。如果傷了蹄子就痛得連心。」後來劉三復騎馬時,遇到堅硬而貧瘠的土地,必然放慢速度,如果遇到石頭多的道路,必然下馬步行。他家不設門檻,害怕傷了馬蹄。他兒子劉鄴,皇上下詔賜他做官。到了朝廷後,上表爲李德裕昭雪。用珠崖産的珍珠裝飾的棺材,將李德裕歸葬洛中,以報李德裕對他父親的恩惠。朝中的官員無不稱贊劉鄴。

    圓觀    

    圓觀者,大曆末,洛陽惠林寺僧。能事田園,富有粟帛。梵學之外,音律貫通。時人以富僧爲名,而莫知所自也。李諫議源,公卿之子,當天寶之際,以游宴歌酒爲務。父憕居守,陷于賊中,乃脫粟布衣,止于惠林寺,悉將家業爲寺公財。寺人日給一器食一杯飲而已。不置僕使,絕其知聞。唯與圓觀爲忘言交,促膝靜話,自旦及昏。時人以清濁不倫,頗招譏誚。如此三十年。二公一旦約游蜀州,抵青城峨嵋,同訪道求藥。圓觀欲游長安,出斜穀;李公欲上荊州,出(「出」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三峽。爭此兩途,半年未訣。李公曰:「吾已絕世事,豈取途兩京?」圓觀曰:「行固不由人,請出從三峽而去。」遂自荊江上峽。行次南洎,維舟山下。見婦女數人,鞗達錦鐺,負瓮(「瓮」原作「人」,據明抄本改)而汲。圓觀望而泣下曰:「某不欲至此,恐見其婦人也。」李公驚問曰:「自此峽來,此徒不少,何獨泣此數人?」圓觀曰:「其中孕婦姓王者,是某托身之所。逾三載,尚未娩懷,以某未來之故也。今既見矣,即命有所歸。釋氏所謂循環也。」謂公曰:「請假以符咒,遣某速生。少駐行舟,葬某山下。浴兒三日,亦訪臨。若相顧一笑,即其認公也。更後十二年,中秋月夜,杭州天竺寺外,與公相見(「公相見」原作「相見公」,據明抄本改。)之期也。」李公遂悔此行,爲之一慟。遂召婦人,告以方書。其婦人喜躍還家,頃之,親族畢至。以枯魚酒獻于水濱,李公往爲授朱字,圓觀具湯沐,新其衣裝。是夕,圓觀亡而孕婦産矣。李公三日往觀新兒,繈褓就明,果致一笑。李公泣下,具告于王。王乃多出家財,厚葬圓觀。明日,李公回棹,言歸惠林。詢間觀家,方知已有理命。後十二年秋八月,直詣余杭,赴其所約。時天竺寺,山雨初晴,月色滿川,無處尋訪。忽聞葛洪川畔,有牧竪歌竹枝詞者,乘牛叩(「叩」原作「叱」,據明抄本改。)角,雙髻短衣,俄至寺前,乃圓觀也。李公就謁曰:「觀公健否?」却問李公曰:「真信士矣。與公殊途,慎勿相近。俗緣未盡,但願勤修,勤修不墮,即遂相見。」李公以無由叙話,望之潸然。圓觀又唱竹枝,步步前去。山長水遠,尚聞歌聲,詞切韵高,莫知所謂。初到寺前歌曰:「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又歌曰:「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緣恐斷腸。吳越溪山尋己遍,却回烟棹上瞿塘。」後三年,李公拜諫儀大夫,二年亡。(出《甘澤謠》)

【譯文】

唐朝大曆末年,洛陽惠林寺有個叫圓觀的和尚會耕種田地,有很多糧食和布匹。他除了研究佛學之外,對音樂也很精通,當時人們都叫他富和尚,但不知道他的來歷。諫議大夫李源,本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天寶年間,他整天吃喝玩樂,沉醉于歌舞之中。他的父李憕鎮守邊關,被賊兵俘虜。李源被迫吃粗糧穿粗布衣服,落脚在惠林寺,將全部家産捐獻給寺院。寺裏的和尚每天給他一份飲食,不給他僕人使用,並且不告訴外界的消息。他只和圓觀和尚結爲知心朋友。兩個人經常促膝談話,從早晨能談到黃昏。當時的人認爲他們兩個人一個清白一個渾濁,在一起不合道理。所以經常譏諷和嘲笑他倆。這樣過了三十年,兩個人都老了。一天,兩位老人相約要同游蜀州,到青城峨嵋去訪仙求藥。圓觀想要游經長安,從斜谷出去,李源想要經過荊州,從三峽出去。他們不停地爲這兩條路綫爭論,半年時間也沒有取得一致意見。李源說:「我已經斷絕了塵世的事情,怎麽能從兩朝的京城路過呢?」圓觀說:「走哪條路本來由不得個人意願的,就從三峽出去吧。」于是二人從荊江上三峽。船行到南洎時停在山脚下。他們看見有幾個婦女,衣裙艶麗,背著水罐到江邊打水。圓觀見到她們流著泪說:「我不想到這裏,就是怕見到這幾個婦人啊。」李源驚奇地問:「我們從此峽出來,見到不少這樣的婦女,你爲什麽只哭這幾個女人?」圓觀說:「他們當中有一個姓王的孕婦,是我來世托身的處所。她懷孕三年,還沒有把孩子生下來,就是因爲我沒死的緣故。今天既然見到了她,是我命有所歸,也就是佛教所說的循環輪回。」然後又對李源說:「請您爲我念誦咒語,使我快點投生。你的行船小駐幾天,把我埋葬在山下。嬰兒出生三天后,你到那家去尋訪,要是嬰兒見到你一笑,就是他認識你。十二年以後,中秋月夜,在杭州天竺寺外,是與你相見的日子。」李源這時對這次出行很後悔,並對這件事感到極度悲哀。于是將那個婦人叫過來,告訴她做好生孩子的準備。那個婦人高興地回到家裏。不一會,婦人的親屬都到了,把魚幹和酒祭獻于江邊。李源前往爲授朱字。圓觀沐浴後,換了一身新衣服。當晚,圓觀死了而孕婦生下了孩子。李源過了三天去看新生的嬰兒。繈褓中的嬰兒就能認人,果然朝李源一笑。李源的泪水流了下來,把這件事詳細地告訴了王氏。于是王氏拿出很多錢來埋葬了圓觀。第二天,李源上船,返回惠林寺。他向算命先生請教。才知道這件事是命中注定的。到了第十二年的秋天八月,李源直接來到杭州,赴圓觀的約會。中秋節這天夜晚,天竺寺附近,山雨初晴,灑滿月色,他正不知道到哪里去尋找圓觀,突然看見葛洪川畔,有牧童唱著竹枝詞,騎在牛背上敲打著牛角,扎著兩個髮髻,穿著一身短衣,一會就到了天竺寺前,原來正是圓觀。李源拜見說:「觀老可健康嗎?」牧童却對李源說:「你真是有信譽的人。我與你走的道路不同,小心不要相互接近。你俗緣未盡,但願能勤奮修行。如果你勤奮修行不懶惰,我們還會很快相見。」李源因爲不能同圓觀暢叙以往的友情。不由得望著圓觀流泪。圓觀又唱起竹枝詞,一步步向前走去。山長水遠,還能聽見歌聲,歌聲深切韵律高亢,不知唱的什麽。初到寺前時唱的是:「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還有一段唱的是:「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緣恐斷腸。吳越溪山尋己遍,却回烟棹上瞿塘。」又過了三年,李源當上了諫議大夫,做官三年死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81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