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七十九
 瀏覽354|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七十九  再生五  

    劉薛 李清 鄭師辯 法慶 開元選人 崔明達 王掄 費子玉 梅先

    劉薛

    晉太元九年,西河離石縣有胡人劉薛者,暴疾亡,而心下猶暖。其家不敢殯殮,經七日而蘇。言初見兩吏錄去,向北行,不測遠近。至十八重地獄,隨報輕重,受諸楚毒。忽觀世音語云:「汝緣未盡,若再得生,可作沙門。今洛下、齊城、丹陽、會稽,並有阿育王塔,可往禮拜。若壽終,不墮地獄。」語竟,如墜高岩,忽然醒寤。因此出家,法名惠達,遊行禮塔。次至丹陽,未知塔處。乃登越西望,見長干(「干」原作「十」,據明抄本改)里有異氣色,因就禮拜,果是先阿育王塔之所也。由是定知必有舍利,乃聚眾掘之。入地一丈,得石牌三,下有鐵函,函中復有銀函,函中又有金函,盛三舍利及爪發。薛乃於此處造一塔焉。(出《塔寺記》)

    【譯文】 東晉孝武帝太元九年,西河離石縣有個胡人叫劉薛,患暴病死亡,心窩處卻很溫熱。家中人不敢殯殮,七日後復活。他說,起初看見兩個小吏帶他向北走,不知走多遠,到了十八重地獄,隨從報告輕罪重罪,受各種刑罰。忽然觀世音說:「你的塵緣未盡,你若再生,可作和尚。洛下、齊城、丹陽、會稽都有阿育王塔,都要去禮拜。死了以後,就不用進地獄。」說完,就像從高山上墜下,忽然醒來。從此出家,法名惠達。到處遊走,禮拜塔廟。到了丹陽時,不知塔在何處。他便登高向西望,見長干里一帶有特殊色彩的氣,他便禮拜,果然是阿育王塔所在地方。由此斷定這裏必有舍利子。召集人挖掘,入地一丈,得到三個石碑,下面有鐵匣子,其中有銀匣,銀匣中有金匣,盛著三個舍利子和指甲、頭髮。劉薛便在這裏建了一座塔。

    李清

    李清者,吳興于潛人也,仕桓溫大司馬府參軍督護。于府得病,還家而死,經夕蘇活。說雲,初見傳教,持信幡喚之,雲:「公欲相見。」清謂是溫召,即起束帶而去。出門,見一竹輿,便令入中,二人推之,疾速如馳。至一朱門,見阮敬。時敬死已三十年矣。敬問清曰:「卿何時來?知我家何似?」清雲:「卿家暴惡。」敬便雨淚。言知吾子孫如何。答雲,且可。敬雲:「我今令卿得脫,汝能料理吾家不?」清雲:「若能如此,不負大恩。」敬言:「僧達道人是(「是」原作「在」,據明抄本改)官師,甚被敬禮,當苦告之。」還內良久,遣人出雲:「門前四層寺,官所起也。僧達常以平旦入寺禮拜,宜就求哀。」清往其寺,見一沙門語曰:「汝是我前七生時弟子,已經七世受福,迷著世樂,忘失本業。背正就邪,當受大罪。令可改悔。和尚明出,當相助。」清還先輿中,夜寒噤凍。至曉門開,僧達果出。清便隨逐稽顙。僧達雲:「汝當革為善,歸命佛、法,歸命比丘僧。受此三歸,可得不橫死。受持勤者,亦不經苦難。」清便奉受。又見昨所遇沙門,長跪請曰:「此人僧達宿世弟子,忘正失法,方將受苦。先緣朱所追,今得歸餘,願垂慈愍。」答曰:「先是福人,當易拔濟耳。」便還向朱門,俄遣人出雲:「李參軍可去。」敬時亦出,與清一青竹杖,令閉眼騎之。清如其言,忽然至家。家中啼哭,及鄉親塞堂,欲入不得。會買材還。家人及客,赴監視之,唯屍在地。清入至屍(「屍」原作「村」,據明抄本改)前,聞其屍臭,自念悔還。得外人逼突,不覺入。少(明抄本作「屍」)時,於是而活。即營理敬家,分宅以居。於是歸心法寶,勸信法教,遂作佳流弟子。(出《冥祥記》)

    【譯文】李清是吳興於潛人。任桓溫大司馬府參軍都護。在府中得病,回家便死了,過了一夜又復活了。他說,起初看見來傳他的差役,手拿信幡叫他,並說:「公想見你。」李清以為桓溫召他,他便起來紮好腰帶跟著走了。一出門看見一竹車,讓他坐車,兩個人推車很快地奔跑。到了一座紅門前,見了阮敬。當時阮敬已經死了三十年。阮敬問李清:「你什麼時候來的?知道我家的情況嗎?」李清說:「你家突然遭到不幸。」阮敬便流下淚來。他又問:「知道我的子孫如何?」答道:「還可以。」阮敬說:「我現在叫你回去,你能管理好我家嗎?」李清說:「若能這樣,我不能辜負了你的恩德。」阮敬說:「僧達道人是個官師,很受尊重,把我的苦處告訴他。」阮敬進去很久,派人出來說:「門前的四層寺,是官府建造的。僧達常在每天清晨入寺禮拜,應求他解除苦哀。」李清就去了那個寺,見一個和尚說:「你是我前七代時的弟子,已經享了七代福,你迷戀世間的歡樂,忘記了本業,背正親邪,應當受大罪,現在可以改悔。和尚明天出來,定能相助。」李清又回到竹車中,夜間寒冷凍的打哆嗦。天亮時門開了,僧達道人果然出來了,李清便伏地長拜。僧達說:「你應該改惡行善,信奉佛、法,信奉比丘僧,你接受這三條,就能免除橫死,經常拜佛也不會遇到苦難。」李清便接受了。又看到昨天遇見的和尚,長跪請求說:「這是僧達前七世弟子,忘了正路,失掉了佛法,正要受苦,蒙僧達師父所助,才得以歸命,願你以慈悲之心解除他的痛苦。」和尚道:「原先是有福之人,應當容易援救。」說完便走回紅門,一會兒派人出來說:「李參軍可以回去了。」阮敬這時也走出來了,給李清一根青竹杖,叫他閉眼騎上。李清照辦,忽然到家了。家人正在啼哭,鄉親擠滿了屋,想進卻進不去。趁買棺材回來的機會,家人和客人都去看棺材。只剩屍體在地。李清到屍體前,聞到了屍臭味,心裏後悔回來。外邊的人突然回來,不自覺的進去,於是又活了。立即操勞管理阮敬的家業,各支分宅而居。於是心歸佛法,並勸人信奉法教,以後便成了上流弟子。

    鄭師辯

    唐東官右監門兵曹參軍鄭師辯,年未弱冠,暴死三日而蘇。自言初有數人見收,將人入官府大門。有見囚百餘人,皆重行北面立,凡為六行。其前行者,形狀肥白,好衣服,如貴人。復行漸瘦惡,或著枷鎖,或但去巾帶,偕行連袂,嚴兵守之。師辯至,配入第三行,東頭第三立,亦巾帶連袂。辯憂懼,專心念佛。忽見平生相識僧來。入兵團內,兵莫之止。囚至辯所,謂曰:「平生不修福,今忽如何?」辯求請救。僧曰:「吾今救汝得出,可持戒耶?」「諾。」須臾,吏引入諸囚至官前,以次詰問。尋于門外,僧為授五戒,用瓶水灌其額。謂曰:「日西當活。」又以黃帔一枚與辯,曰:「披此至家,置凈處也。」仍示歸路,辯披之而歸。至家掖(「掖」原作「晚」,據明抄本改)帔至床角上,既而目開身動,家人驚散,謂死欲起。唯母不去,問曰:「汝活耶。」辯曰:「日西當活。」辯意時疑日午,問母。母曰:「夜半。」方知死生相違,晝夜相及。既到日西,能食而愈,猶見帔在床頭。及辯能起,帔形漸滅,而尚有光。七(「七」原作「亡」,據明抄本改)日乃盡。辯遂持五戒。后數年,有友人勸食豬肉。辯不得已,食一臠。是夜。夢己化為羅剎,爪齒各長數尺,捉生豬食之。既曉,覺口醒唾血。使人視口,儘是凝血。辯驚,不敢復食肉。又數年,娶妻。家逼食,后乃無驗。然而辯自五六年來,身臭有大瘡,潰爛不愈。或恐以破戒之故也。唐臨昔與辯同直東宮,見其自說。(出《冥報記》)

    【譯文】唐朝,東宮右監門兵曹參軍鄭師辯,年齡不到二十,暴死三日後又復活了。他自己說,當初有很多人集在一起,把人帶進官府大門。看見囚徒百多人,排成行向北面站著,共六行。前行的人個個身體肥胖白晰,穿好衣服,像富貴之人。第二行身體瘦削麵相兇惡,有的戴枷鎖,有的沒戴頭巾腰帶,他們一起行動,有士兵嚴加看管。師辯去了,排在第三行。東數第三位,也是個挨個的連在一起。師辯很憂慮恐懼,專心念佛,忽然看到一個生時認識的僧人走過來,進入兵團內,兵沒阻止他,像囚犯似的規矩地走到師辯所在的地方,對師辯說:「你生時不修福,現在怎麼樣?」師辯請求救他。僧說:「我現在救你出去,你能堅持戒律嗎?」師辯答應了。片刻,差役領各囚犯到官前,按次序盤問,又到了門外,僧人為他們傳授五戒,用瓶中的水澆他的額頭。對他說:「日落西山時就可以活了。」又拿一件黃披巾給師辯,說:「披著這個到家,然後放在潔靜的地方。」告訴他回去的路,師辯披著回去了。到家,把黃帔掖在床角上。然後,他就睜開了眼睛,身子也會動了,家裡人被嚇咆了,說要詐屍,只有他母親沒走,問:「你活啦?」師辯說:「日落西山時就活了。」師辯認為當時是正午,問他母親,母親說:「現在是半夜。」他才知道生和死是相違的,白天黑夜是相反的。了到日頭西落時能吃了,便痊癒了。好像看見黃帔在床頭上。等到師辯能起來時,黃帔的形象逐漸沒有了,可是光卻仍在,七天後才完全沒有。師辯便堅持五戒。數年後,有朋友勸他吃豬肉,師辯不得已吃了一塊,當夜,夢見了自己變成了一個羅剎惡鬼,爪子、牙齒好幾尺長,捉生豬吃。天亮時,覺得口腥吐血,叫人看口,都是凝結的血塊。師辯很吃驚,不敢再吃肉了。又過了數年,娶了妻,家人逼他吃肉,雖然沒出現什麼徵兆,然而師辯這五六年以來,身上發臭生大瘡,潰爛不愈,這恐怕是破戒的緣故吧。唐時,臨昔和師辯同在東宮,聽他自己說的。

    法慶

    凝觀寺有僧法慶。造丈六挾紵(「紵」原作「柱」,據明抄本改。)像未成暴死。時寶昌寺僧大智,同日亦卒。三日並蘇。雲,見官曹,殿上有人似王者,儀仗甚眾。見法慶在前,有一像忽來,謂殿上人曰:「慶造我未成,何乃令死?」便檢文簿,雲:「慶食盡,命未盡。」上人曰:「可給荷葉以終壽。」言訖,忽然皆失所在,大智便蘇。眾異之,乃往凝觀寺問慶,說皆符驗。慶不復能食,每日朝進荷葉六枝,齋時八枝。如此終身。同流請乞,以成其像。(出《兩京記》)

    【譯文】法慶是凝觀寺的僧人,在建造一丈六尺高夾麻布的塑像時,沒完成便暴死了。當時寶昌寺的僧人大智,也在同天死去。三日後又都蘇醒。說,看見官署大殿上有個像閻王的人,儀仗很多。看見法慶在前,有一尊像忽然走來,對殿上的人說:「法慶造我的像未成,為什麼叫他死?」便檢視文簿,說:「法慶的飯食已盡,但壽命沒盡。」對殿上人說:「可給他荷葉吃讓他壽終。」說完,忽然什麼都沒有了,大智便蘇醒了。眾人感到驚異,便去凝觀寺問法慶,說法都一樣。法慶不能吃飯了,每天早晨吃六枝荷葉,進齋時吃八枝,就這樣度過終生。請同流幫助,完成了塑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75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