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七十七
 瀏覽411|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七十七  再生三  

    趙泰 袁廓 曹宗之 孫回璞 李强友 韋廣濟 郤惠連

    趙泰    

    晉趙泰字文和,清河貝丘人也。祖父京兆太守。泰郡察孝廉,公府辟不就。精思聖典,有譽鄉里。當晚乃仕,終中散大夫。泰年三十五時,嘗卒心痛,須臾而死。下尸于地,心暖不冷,屈申隨意。既死十日,忽然喉中有聲如雨,俄而蘇活。說初死之時,夢有一人,來近心下。復有二人,乘黃馬,從者二人,夾持泰腋,(「腋」原作「脹」,據明抄本改。)徑將東行。不知可幾裏,至一大城,崔峷高峻,城邑青黑色,遂將泰向城門八。經兩重門,有瓦室,可數千間。男女大小,亦數千人。行列而吏著皂衣,有五六人,條疏姓字。云:「當以科呈府君。」泰名在三十,須臾,將泰與數千人男女,一時俱進。府君西向坐,閱視名簿訖,復遣泰南入裏門。有人著絳衣,坐大屋下,以次呼名。問生時何作罪,行何福善,諦汝等以實言也。此恒遣六部使者在人間,疏記善惡,具有條狀,不可得虛。泰答:「父兄仕官皆二千石。我少在家,修學而已,無所事也,亦不犯惡。」乃遣泰爲水官監作吏,將二千餘人,運沙裨岸,晝夜勤苦。後轉泰水官都督,知諸獄事。給泰兵馬,令案行地獄,所至諸獄。楚毒各殊。或針貫其舌,流血竟體。或被頭露發,裸形徒跣,相牽而行。有持大仗,從後催促。鐵床銅柱,燒之洞然。驅迫此人,抱臥其上,赴即焦爛,尋復還生。或炎爐巨鑊,焚煮罪人,身首碎墜,隨沸翻轉。有鬼持叉,倚于其側。有三四百人,立于一面,次當入鑊,相抱悲泣。或劍樹高廣,不知限極,根莖枝葉,皆劍爲之。人衆相訾,自登自攀,若有欣競,而身體割截,尺寸離斷。泰見祖父母及二弟,在此獄中涕泣。泰出獄門,見有二人,賫文書來。說獄吏。言有三人,其家爲于塔寺中懸幡燒香,救解其罪,可出福舍。俄見三人,自獄而出,已有自然衣服,完整在身。南詣一門,名開光大舍。有三重門,朱彩照發。見此三人,即入舍中,泰亦隨入。前有大殿,珍寶周飾,精光耀目,金玉爲床。見一神人,姿容偉異,殊好非常,坐此座上。邊有沙門,立倚甚衆。見府君來,恭敬作禮。泰問此是何人,府君致敬。吏曰:「號名世尊,度人之師。」有頃,令惡道中人,皆出聽經。時有萬九千人,皆出地獄,入百里城。在此到者,奉法衆生也。行雖虧殆,尚當得度,故開經法。七日之中,隨本所作善惡多少,差次免脫。泰未出之頃,已見十人,升虛而去。出此舍,復見一城,方二百餘裏,名爲受變形城。地獄考治已畢者,當于此城,更受變報。泰入其城,見有土瓦屋數千區,各有房舍。正中有瓦屋高壯,欄檻采飾。有數百局吏,對校文書。云:殺生者當作蜉蝣,朝生暮死,劫盜者當作猪羊,受人屠割;淫逸者作鶴鶩鷹麋;兩舌作鴟梟鵂鶹;捍債者爲騾驢牛馬。泰案行畢,還水官處。主者語泰,卿是誰者子,以何罪過,而來在此。泰答:「祖父兄弟,皆二千石。我舉孝廉,公府辟不行。修志念善,不染衆惡。」主者曰:「卿無罪,故相使爲水官都督。不爾,與地獄中人無以異也。」泰問主者曰:「人有何行,死得樂報?」主者言:「唯奉法弟子,精進持戒,得樂報,無有謫罰也。」泰復問曰:「人未事法時,所行罪過。事法之後,得以除否?」答曰:「皆除也。」語畢,主者開藤篋,檢年紀,尚有餘算三十年在。乃遣泰還。臨別,主者曰:「已見地獄罪報如是,當告世人,皆令作善。善惡隨人,其猶影響,可不慎乎?」時親表內外候視泰者,五六十人,同聞泰說。泰自書記,以示時人。時晉太始五年,七月十三日也。乃爲祖父母二弟,延請僧衆,大設福會。皆命子孫,改意奉法,課觀精進。士人聞泰死而復生,多見罪福,互來訪問。時有太中大夫武城孫豐、關內侯常山郝伯平等十人,同集泰會。款曲尋問,莫不懼然。皆即奉法。(出《冥祥記》)

   【譯文】

    西晉,清河貝丘人趙泰,字文和。他祖父任京兆太守。郡府打算舉薦他爲孝廉,欲徵召任職,但趙泰躲在家裏不願做官。他精心鑽研聖人經典,在鄉里百姓中很有名望。直到晚年時才做官,臨終時任中散大夫。趙泰三十五歲時,曾突然心痛,片刻而死,尸體停放在地上,但心仍熱而不冷,四肢可隨意屈伸。在他死後第十天的時候,忽然聽到他喉嚨中有如下雨的聲音,傾刻便蘇醒活過來。他說他剛死的時候,夢見有一個人來到他心下,又有兩人騎黃馬,兩個隨從夾扶著趙泰的兩臂徑直向東走。不知走了多少裏,走到一座大城,城鎮高大險峻,青黑色,他們便夾扶趙泰進入城門。經過兩重門後,看到數千間瓦房,還有數千男女老少排列成行,有五六個小吏身穿皂衣,按順序排列每個人的姓名,並說要分門別類地呈報給府君。趙泰排在第三十名。一會兒,將趙泰和數千名男女一齊帶進地府,府君面西而坐,閱視名册後,又讓趙泰向南進入裏門。見有人穿著深紅色衣服坐在大屋下,按順序呼叫名字,並問活著時犯過什麽罪,行過什麽善事,要詳細的如實說明。地府一直派遣六部使者在人間,逐條記錄了每個人的善惡,不能說假話。趙泰回答說:「我父親和我哥哥當官時都是兩千石的俸祿,我年少時在家讀書,沒有做事,也沒犯過什麽罪惡。」于是便任趙泰爲水官監作吏,率兩千多人,運沙石修堤岸,晝夜忙碌。後來又讓趙泰任水官都督,掌管各地獄中的事務,給他兵馬,命他巡視地獄。他所到的各獄,各種毒刑各有不同。有的針穿舌頭,遍身流血;有的披頭散髮,赤身裸足,相互牽引而行。有人拿著大木棒,在後邊催促。鐵床銅柱用火燒得能看見火苗,逼迫著有罪的人抱住鐵床趴在上面,身體馬上被火燒得焦爛,隨即又活過來。還有火爐和大鍋燒煮罪人,身首粉碎,隨著沸水翻轉,有拿著叉的鬼站在旁邊。有三四百人站在一邊,按順序該進入鍋內時,互相擁抱哭泣。有非常高大的劍樹,樹的根莖枝葉都是用劍做成,人們互相怨恨,各自攀登,好像很高興似的互相比賽,而身體却被割截成一段一段的。趙泰看見他的祖父祖母和二弟,在這個獄中哭泣。趙泰走出了獄門,看見了兩個人抱著文書走來,告訴獄吏說,有三個人,他們家在塔寺中懸挂招魂幡、燒紙,解救他們的罪過,可以走出福舍。不一會兒,見三人從獄中走出,穿著原來的衣服,很齊整,向南進入一門,名叫開光大舍,有三重門,紅色發光。只見這三人進入開光大舍中,趙泰也隨著進去。前面有一大殿,用珍寶裝飾,精光耀眼,用金玉做的床。看見一個神人,身姿容貌魁偉與衆不同,坐在殿中座上,旁邊有許多和尚站在那裏。府君走來,恭敬地行禮。趙泰問座中人是誰,府君都向他施禮?獄吏說,法號世尊,超度人的法師。一會兒,命令作惡的人出來聽經,當時有一萬九千多人,全都走出地獄,進入百里城。到這裏的人,大都是世間守法的人,雖然他們的作爲尚有不足之處,還是可以得到超度的,所以請僧人來講經說法。七天之中,由本人所做的善惡多少,分別給予超脫。趙泰還沒出去時,見十個人升空而去。走出大舍後又見一座城,方圓二百多裏,名爲受變形城。在地獄中受完懲罰的人才能到這座城,接受變形報應。趙泰進入這座城內,看見土瓦房數千處,各處都有房舍,正中的瓦房非常高大,欄檻都用彩色裝飾。有數百名小吏,正在校閱文書,說,前世殺生的人應變作蜉蝣(一種昆蟲),早晨生晚間死;前世搶劫偷盜者應變成猪羊,任人宰割;前世淫亂放蕩的人應變成飛禽走獸;搖舌拔弄是非的人應變成叫聲難聽的鳥;抗債不還的人變成任人使役的牛馬騾驢。趙泰看完之後又回到了他的水官督府,主事的人問趙泰,你是誰的兒子?因爲什麽罪過到這裏來的?趙泰回答說,我的祖父和兄弟,都是兩千石俸祿的官。我被鄉里推舉爲孝廉,公府召我任職我沒去。專心做善事,從不做各種惡事。」主事人說:「你無罪,所以才派你做水官都督。不然的話,你和地獄中的人沒什麽不同。」趙泰又問主事人:「怎樣爲人才能得到好的報應?」主事人說:「唯有尊奉佛法的弟子,精心進取,不做壞事的人才能得到好報,而不受懲罰。」趙泰又問:「人在不懂佛法時所犯的罪過,懂佛法以後能免除嗎?」回答說:「都可以免除。」說完,主事人打開了藤箱,檢視趙泰年紀還有三十年陽壽,便叫趙泰回還人世。臨別時主事人說:「你已經見過地獄中犯罪報應的情形,你應當告訴世上的人,都要做善事。善惡與人相隨,就像影子和回聲一樣,能不謹慎嗎?」當時來探視趙泰的有五六十人,都聽到了趙泰這樣說,趙泰自己親筆書寫此事,用以告示世人。當時正是西晉武帝泰始五年七月十三日。他又爲祖父母、二弟請了很多和尚大擺福會,又叫自己的子孫改奉佛法,並經常觀察督促。一些讀書人聽說趙泰死而復生,在陰間見到了許多因果報應的事,便都來訪問。當時有太中大夫武成人孫豐、關內侯常山人郝伯平等十余人,一齊來會見趙泰,誠懇地尋問,聽後都很懼怕,都能立即奉法行善。


    袁廓    

    宋袁廓字思度,陳郡人也。元徽中,爲吳郡丞。病經少日,奄然如死,但餘息未盡。棺衾之具並備,待畢而殮。三日而能轉動視瞬。自說云:有使者稱教喚,廓隨去。既至,有大城池,樓堞高整,階闈崇麗。既命廓進。主人南面,與廓溫凉畢,命坐。設酒炙,果粽菹者等味,不異世中。酒數行,主人謂廓曰:「主簿不幸有缺,以君才穎,故欲相屈,當能顧懷不?」廓意知是幽途,乃固辭凡薄,非所克堪。加少窮孤,兄弟零落,乞蒙恩放。主人曰:「君當以幽顯異方,故辭耳。此間榮祿服禦,乃勝君世中,甚貪共事。想必降意,副所期也。」廓復固請曰:「男女藐然,並在齠齔,僕一旦供任,養視無托。父子之戀,理有可矜。」廓因流涕稽顙。主人曰:「君辭讓乃爾,何容相逼?願言不獲,深爲嘆恨。」就案上取一卷文書,勾點之。既而廓謝恩辭歸。主人曰:「君不欲定省先亡乎?」乃遣人將廓行,經歷寺署甚衆,末得一垣門,蓋囹圄也。將廓入中,叙趣一隅有諸屋宇,駢闐相接。次有一屋弊陋,見其所生母羊氏在焉,容服不佳,甚異平生。見廓驚喜。戶邊有一人,身面傷疾,呼廓。廓驚問誰,羊氏曰:「此王夫人,汝不識耶?」王夫人曰:「吾在世時,不信報應。雖無餘罪,正坐鞭撻婢僕過苦,受此罰。亡來痛楚,殆無暫休。今特小時寬隙耳。前喚汝姊來,望以自代,竟無所益,徒爲憂聚。」言畢涕泗。王夫人即廓嫡母也,廓娣時亦在側。有頃。使人復將廓去,經涉巷陌,閭裏整頓,似是民居。末有一宅,竹籬茅屋,見父憑案而坐。廓入門,父揚手遣廓曰:「汝既蒙罷,可速歸去,不須遲也。」廓跪辭而歸,至家即活。(出《法苑珠林》)

    【譯文】

    北宋陳郡人袁廓,字思度,南朝宋後廢帝元徽年間任吳郡丞。病不多日,像死了似的,只有一息尚存。棺椁被子等物已準備好,只等死後入殮。三天后却能轉動眼珠看視,他自己說:有個使者說有人叫他,他便跟了去。到了時看到一座大城,城樓和城墻高大整齊,臺階和小門都很華麗,就叫袁廓進去。見主人面南而坐,與袁廓寒喧後讓袁廓坐。擺設酒席,酒、肴、瓜果等物和世間一樣。酒過數巡後,主人對袁廓說:「我這裏缺少一個掌管文書典籍的人,知道你很有才華,所以想請你屈尊任此職,不知你是否願意?」袁廓知道這是在陰間,于是堅决推辭此事,並說:「這不是能勝任的,我少年時孤苦貧窮,兄弟也都死亡飄零,請求你開恩放我回去。」主人說:「你可能認爲陰間與陽世很不相同,所以才推辭。這裏的榮華富貴吃穿使用,要比你在世間强的多,我很想和你共事,我想你必然會同意,不負我的期望。」袁廓又堅持請求說:「家中兒女尚小,正是幼稚的年齡,我要在這任職,靠誰來養育他們。父子之愛,理應得到憐憫同情。」袁廓痛苦流涕跪在地上磕頭作揖。主人說:「你既然這樣推辭,我也不能逼迫你,我的願望沒有實現,我深感遺憾。」主人從案桌上取出一卷文書,用筆勾點。這時,袁廓要謝恩回去。主人說:「你不想看一看先死去的人嗎?」便派人領袁廓走,一路上寺廟衙署很多,最後到了一個衙署的門前,是一座監獄。把袁廓領進去,在一邊按順序建有很多房屋,並排相接。後又有一屋比較簡陋,袁廓看見了自己的生母羊氏在這裏,面容很髒,衣服很亂,和活著時很不一樣。看見袁廓又驚又喜。門邊還有一人,臉上和身上都有傷痕,她招呼袁廓,袁廓很吃驚問這人是誰?羊氏說:「這是王夫人,你不認識了嗎?」王夫人說:「我在世的時候,不相信報應,雖然沒有別的罪,却因爲鞭打丫環僕人太厲害,才受到這樣的懲罰,死後遭受這樣的痛苦,恐怕暫時不能停止,今天特別給了一點時間的寬限。前些天喚你姐姐來,本想我自己代替你們受刑罰,看來也是不可能的,也只能在這裏痛苦的見見面。」說完便痛哭流涕。王夫人是袁廓父親的正妻,袁廓的妹妹也在旁邊。一會兒,來人又將袁廓帶走,經過了很多街巷,房舍建築很整齊,好像似民房。最後有一個宅院,竹籬笆草房,袁廓看見了父親坐在案桌前。袁廓走進門,父親揮手告訴他說:「你對這裏的情况都明白了,應該急速回去,不能遲誤。」袁廓跪下辭別了父親便回去了,到家中便復活了過來。


    曹宗之    

    高平曹宗之,元嘉二十五年,在彭城,夜寢不寤,旦亡。晡時氣息還通。自說所見:一人單衣幘,執手板,稱北海王使者,殿下相喚。宗之隨去。殿前中庭,有輕云,去地數十丈,流蔭徘徊。帷幌之間,有紫烟飄搖。風吹近人,其香非常。使者曰:「君停階下,今入白之。」須臾,傳令謝曹君。「君事能可稱,久懷欽遲,今欲相屈爲府佐。君今年幾,曾經鹵簿官未?」宗之答:「才幹素弱,仰慚聖恩。今年三十一,未曾經鹵簿官。」又報曰:「君年算雖少,然先有福業,應受顯要,當經鹵簿官。乃辭身,可且歸家,後當更議也。」尋見向使者送出門,恍惚而醒。宗之後任廣州,年四十七。明年職解,遂還州病亡。(出《述巽記》)

【譯文】

高平人曹宗之,南朝宋元嘉二十五年時在彭城,晚間睡覺沒醒過來,天亮死了,到了下午氣息相通,又活了過來。自己述說見聞。他說,見一個人身穿單衣,扎頭巾,手拿竹板,自稱是北海王的使者,說北海王要招喚曹宗之,曹宗之便隨他去了。殿前的中庭,離地數十丈處有輕云飄蕩,帷幔之間有紫氣飄搖,風吹到人前,陣陣異香。使者說,「你在階下等著,我進去告訴一聲。」一會兒,傳令讓曹宗之進去,並對他說:「你很有才幹和能力,已經欽佩很久了,今天想委屈你在府中任職。你今年多大年齡?曾經做過官沒有?」曹宗之回答:「我的才幹不强,愧對聖賢的恩德。今年三十一歲,沒當過官。」又對曹宗之說:「你的年齡還小,但祖先有福業,應得到顯要的職務,先去做個官。你現在可以起身回家,以後再說吧。」一會兒,那個使者便把曹宗之送出門,曹宗之恍惚間醒來。曹宗之後來在廣州任官,年齡四十七歲,第二年解職,從廣州回來便病故。


    孫回璞    

    唐殿中侍醫孫回璞,濟陰人也。貞觀十三年,從車駕幸九成宮三善谷,與魏征鄰家。嘗夜二更,聞外有一人,呼孫侍醫者。璞謂是魏征之命,既出,見兩人謂璞曰:「官喚。」璞曰:「我不能步行。」即取馬乘之。隨二人行,乃覺天地如晝日光明,璞怪而不敢言。出穀,歷朝堂東,又東北行六七裏,至苜蓿穀。遙見有兩人,持韓鳳方行。語所引璞二人曰:「汝等錯追,所得者是,汝宜放彼。」人即放璞。璞循路而還,了了不異平生行處。既至家,系馬,見婢當戶眠,喚之不應。越度入戶,見其身與婦並眠,欲就之而不得。但著南壁立,大聲喚婦,終不應。屋內極明光,壁角中有蜘蛛網,中二蠅,一大一小。並見梁上所著藥物,無不分明,唯不得就床。自知是死,甚憂悶,恨不得共妻別。倚立南壁,久之微睡,忽驚覺,身已臥床上,而屋中暗黑,無所見。喚婦,令起然火,而璞方大汗流。起視蜘蛛網,曆然不殊。見馬亦大汗。鳳方是夜暴死。後至十七年,璞奉敕,驛馳往齊州,療齊王佑疾。還至洛州東孝義驛,忽見一人來問曰:「君子是孫回璞。」曰:「是。君何問爲?」答:「我是鬼耳,魏太監(「監」原作「師」據明抄本改)追君爲記室。」因出書示璞。璞視之,則魏征署也。璞驚曰:「鄭公不死,何爲遣君送書?」鬼曰。已死矣,今爲太陽都錄太監,令我召君。」回璞引坐共食,鬼甚喜謝。璞請曰:「我奉敕使未還,鄭公不宜追。我還京奏事畢,然後聽命,可乎?」鬼許之。于是晝則同行,夜便同宿,遂至閿鄉。鬼辭曰:「吾今先行,度關待君。」次日度關,出西門,見鬼已在門外。復同行,到滋水。鬼又與璞別曰:「待君奏事訖,相見也。君可勿食葷辛。」璞許諾。既奏事畢,訪征已薨。校其薨日,則孝義驛之前日也。璞自以必死,與家人訣別。而請僧行道,造像寫經。可六七夜。夢前鬼來召,引璞上高山,山巔有大宮殿。既入,見衆君子迎謂曰:「此人修福,不得留之,可放去。」即推(「推」原作「隨」,據明抄本改)璞墮山,于是驚悟。遂至今無恙矣。(出《冥祥記》)

    【譯文】

    唐朝宮中侍醫孫回璞,濟陰人。唐太宗貞觀十三年時,他伴駕皇上到九成宮三善谷,與魏征家相鄰。當夜二更天,聽到外面有一人呼喚孫侍醫,孫回璞以爲是魏征的命令,便出來了。見兩個人對孫回璞說:「當官的叫你。」回璞說:「我不能步行。」便牽來馬騎上隨二人走,竟覺得天地間像和白天一樣明亮,孫回璞感覺奇怪,但不敢說。出了三善穀,經過朝堂東側,又往東北走了六七裏,到了苜蓿穀。遠遠地看見兩個人夾持韓鳳方在走,並對領孫回璞的這兩個人說:「你們追錯了,我們得到的這個才是,你們應放了他。」這兩人便放了孫回璞。孫回璞順著原路往回走,和原來走過的地方一樣。到了家拴好馬,看見丫環在門旁睡覺,招呼也不答應。他越過丫環進了屋裏,看到他的身體和妻子一齊躺著,想上床却上不去。只好靠著南墻站著,大聲叫他婦人,却始終不應聲。室內特別亮,墻角有蜘蛛網,網上有兩個蒼蠅,一大一小,還看見了房梁上挂著的藥物,樣樣分明,可就是上不去床。他自己知道是死了,很憂愁,怨恨不能和妻子告別。他倚在南墻上慢慢睡著了,忽然驚醒,身體已躺在床上,屋裏很暗很黑,什麽也看不到。叫他婦人起來點燃燈火,孫回璞身上在流汗,起來看蜘蛛網,和原來一樣,看到馬也在流汗。韓鳳方就是在這夜暴病而死。後來,到了貞觀十七年,孫回璞奉命騎馬去齊州,爲齊王治病。回來時直到洛州東孝義驛站時,忽然見到一個人來問:「你是孫回璞嗎?」孫回璞回答:「是。你問我有什麽事?」那人說:「我是鬼,魏太監讓你去當記室。」並拿出文書給孫回璞看。孫回璞一看,確是魏征的署名。孫回璞吃驚地說:「魏太監沒有死,爲什麽派你來送文書?」鬼說:「他已經死了,現在任陰間太陽都錄太監,讓我來召你。」孫回璞給鬼讓坐一齊吃飯,鬼很高興很感謝。孫回璞請求說:「我是奉皇上的命令出使還沒有回去,魏太監不應追我,等我回京向皇上禀奏之後再聽命,可以嗎?」鬼允許了。于是孫回璞和鬼白天同行,夜間同宿。到了閿鄉,鬼告辭說:「我先走了,過了關等你。」第二天過關後出了西門,看見鬼已等在門外。到了滋水,鬼又和孫回璞告別說:「等你回京奏事後再見,你可不要吃葷腥辛辣的東西。」孫回璞答應了。孫回璞回京奏事後,訪到魏征確實已死,查對魏征死的日期,正好是孫回璞到孝義驛站的前一天。孫回璞自己認爲必然要死了,便和家裏人訣別,並請和尚做道場,請人畫像寫經文。過了六七夜,孫回璞夢見以前遇見的鬼來召他,把他領上高山,山頂上有大宮殿。他們進去,看到很多君子迎上來並說:「這個人是行善有福的人,不能留在這裏,可放他回去。」立即一推,孫回璞便跌落山下,于是驚醒,至今天無病無灾。


    李强友    

    李强友者,禦史如璧之子。强友天寶末,爲剡縣丞。上官數日,有素所識屠者,詣門再拜。問其故,答曰:「因得病暴死,至地下,被所由領過太山。見大郎做主簿,因往陳訴。未合死至,蒙放得還。故來拜謝。」大郎者,强友也。强友聞,惆悵久之。曰:「死得太山主簿,辦復何憂?」因問職事何如?屠者云:「太山有兩主簿,于人間如判官也,儐從甚盛。鬼神之事,多經其所。」後數日,强友親人死,得活。復去被收至太山。太山有兩主簿,一姓李,即强友也。一姓王。其人死在王下,苦自論別。年尚未盡,忽聞府君召王主簿,去頃便回。云,官家設齋,須漆器萬口。謂人曰,君家有此物,可借一用。速宜取之,事了即當放。此人來詣强友云。被借(「被借」原作「彼著」,據明抄本改)漆器,實無手力。强友爲囑王候,久之未决。又聞府君喚李主簿,走去却回。謂親吏曰:「官家嗔王主簿不了事,轉令與覓漆器。此事已急,無可至辭,宜速取也。」其人不得已,將手力來取。揀閱之聲,家人悉聞。事畢,强友領過府君,因而得放。既愈,又爲强友說之。强友于官嚴毅,典吏甚懼。衙後多在門外。忽傳贊府出,莫不罄折。有竊視,見强友著帽,從百餘人,不可復識。皆怪訝之。如是十余日,而强友卒。(出《廣異記》)

    【譯文】

    李强友是禦史李如壁的兒子,在唐玄宗天寶末年時任剡縣縣丞。他上任不久,便有一個他平日熟悉的屠夫來登門拜謝。他問爲什麽謝他,屠夫回答說:「我因得病暴死,到了陰間,被人領過太山,看見了大郎你在那作主簿,我向你請求,還沒到死的時候,蒙你開恩放我回來,所以才來向你拜謝。」大郎就是李强友,强友一聽感到很傷感,說:「死後能在太山當主簿,也沒什麽可憂慮的。」又問屠夫,在那裏主簿都幹些什麽事?屠夫說:「太山有兩個主簿,和人間的判官一樣,手下隨從很多,鬼神的事大都由他辦。」以後又過了幾天,强友的一個親人死了後復活了,又死去,被收到太山。太山有兩個主簿,一個姓李,就是强友;一個姓王,强友的親人就是死在王主簿手下。他向王主簿苦訴,自己的陽壽還沒到頭。忽然聽到府君召王主簿,去了一會兒便回來了,說,官家要設齋,需要一萬多隻漆器。王主簿對强友親人說,你家有這種器皿,可借來用一用,你快回去取來,事辦完後就放你。此人來找强友說,借用這麽多漆器。實在沒有人手取。强友聽說是王主簿的囑咐,便猶豫了很久。又聽到府君召喚李主簿,强友去了後回來對親人說:「官家責怪王主簿不會辦事,又讓我去尋找漆器。這事很急,不能推辭,應該馬上去取。」這人不得已帶領衆人回家去取,家裏人都聽到了搬動器皿的聲音。事辦完後,强友領親人去見府君,此人被放還。病愈後,又對强友說了這件事。强友爲官嚴厲果斷,手下官吏都很懼怕他。衙役都站在門外,忽傳强友要出府,都彎腰低頭。有人偷看,見强友衣帽整齊,後跟百多人,再看却不見了,都感到奇怪和驚訝。就這樣過了十幾天,强友便死去了。


    韋廣濟    

    韋廣濟,上元中,暴死。自言初見(「見」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使持帖,云,閻羅王追己爲判官,己至門下,而未見王。須臾,衢州刺史韋黃裳復至。廣濟拜候。黃裳與廣濟爲從兄弟,問汝何由而來。答云:「奉王帖,追爲判官。」裳笑曰:「我已爲之,汝當得去。」命坐久之,命所司辦食。頃之食至,盤中悉是人鼻手指等。謂濟曰:「此鬼道中食,弟既欲還,不宜復吃。」因令向前人送廣濟還。及蘇,說其事。而黃裳猶無恙,後數日而暴卒。其年,呂延爲浙東節度,有術士謂曰:「地下所由云,王追公爲判官。速作功德,或當得免。」延之惶懼,大造經像。數十日,術者曰:「公已得免矣,今王取韋衢州,其牒已行。」延之使人至信安,遽報消息。後十日,黃裳競亡也。(出《廣異記》)

【譯文】

韋廣濟在唐肅宗上元年間突然死去。自己說他當初看見一個使者拿著帖子對他說,閻王要他去當判官,他到了閻王門前,却沒看到閻王。不一會兒,衢州刺史韋黃裳也到了這裏,韋廣濟上前拜見問候,黃裳和廣濟是堂兄弟。黃裳問廣濟爲什麽來到這裏,廣濟答道:「奉閻王的帖子,追我爲判官。」黃裳笑說:「我已經當了,你應當回去。」叫廣濟坐一會兒,命人去辦伙食。頃刻之間飯菜已到,盤中都是人的鼻子、手指等物。黃裳對廣濟說:「這是鬼道中的食物,你既然想回去,不應再吃。」又叫帶廣濟來的那人把廣濟送回去。到他醒來時,便說了他的見聞,而韋黃裳却平安無事,幾天後才突然暴死。那年,呂延任浙東節度使,有個江湖術士對他說:「地獄的差役說,閻王追你爲判官,你應該速設道場誦經念佛,或許能免除。」呂延很害怕,大設道場造像誦經,數十天后,那術士對他說:「你已經得到免除,閻王去召韋衢州,文書已經發出。」呂延派人到信安,命其急速報告消息,十天后,韋黃裳死去。


    郤惠連    

    大曆中,山陽人郤惠連,始居泗上,以其父嘗爲河朔官,遂從居清河。父歿,惠連以哀瘠聞。廉使命吏臨吊,贈粟帛。既免喪,表授漳南尉。歲餘,一夕獨處于堂,忽見一人,衣紫(「衣紫」二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佩刀,趨至前,謂惠連曰:「上帝有命,拜公爲司命主者,以册(「册」字原空缺,據許本、黃本補。)立閻波羅王。」即以錦紋箱貯書,進于惠連曰:「此上帝命也。」軸用瓊鈿,標以紋錦。又象笏紫綬,金龜玉帶,以賜。惠連且喜且懼,心甚惶惑,不暇顧問。遂受之。立于前軒,有相者趨入,贊曰:「驅殿吏卒且至。」已而有數百人,綉衣紅額,左右佩兵器,趨入,羅爲數行,再拜。一人前曰:「某幸得爲使之吏,敢以謝。」詞竟又拜。拜訖,分立于前。相者又曰:「五岳衛兵主將。」復有百餘人趨入,羅爲五行,衣如五方色,皆再拜。相者又曰:「禮器樂懸吏,鼓吹吏,車輿乘馬吏,符印簿書吏,帑藏厨膳吏。」近數百人,皆趨而至。有頃,相者曰:「諸岳衛兵及禮器東懸車輿乘馬等,請使躬自閱之。」惠連曰:「諸岳衛兵安在?」對曰:「自有所自有所耳。」惠連即命駕,于是控一白馬至,具以金玉。其導引控禦從輩,皆向者綉衣也。數騎夾道前驅,引惠連東北而去,傳呼甚嚴。可行數裏,兵士萬余,或騎或步,盡介金執戈,列于路。槍槊旗飾,文繍交煥。俄見朱門外,有數十人,皆衣綠執笏,曲躬而拜者。曰:「此屬吏也。」其門內,悉張帷帟幾榻,若王者居。惠連既升階,據幾而坐。俄綠衣者十輩,各賫簿書,請惠連判署。己而相者引惠連于東廡下一院,其前庭有車輿乘馬甚多,又有樂器鼓簫,及符印管鑰。盡致于榻上,以黃紋帊蔽之。其榻繞四墉。又有玉册,用紫金填字,以篆籀書,盤屈若龍鳳之勢。主吏白曰:「此閻波羅王之册也。」有一人具簪冕來謁,惠連與抗禮。既坐,謂惠連曰:「上帝以鄴郡內黃縣南蘭若海悟禪師有德,立心畫一册。有閻波羅王禮甚,言以執事有至行,故拜執事爲司命主者,統册立使。某幸列賓掾。故得侍左右。」惠連問曰:「閻波羅王居何?」府掾曰:「地府之尊者也。摽冠岳瀆,總幽冥之務。非有奇特之行者,不在是選。」惠連思曰:「吾行册禮于幽冥,豈非身已死乎?」又念及妻子,怏怏有不平之色。府掾已察其旨,謂惠連曰:「執事有憂色,得非以妻子爲念乎?」惠連曰:「然。」府掾曰:「册命之禮用明日,執事可暫歸治其家。然執事官至崇,幸不以幽顯爲恨。」言訖遂起。惠連即命駕出行,而昏然若醉者。即據案假寐,及寤,已在縣。時天才曉,驚嘆且久。自度上帝命,固不可免。即具白妻子,爲理命。又白于縣令。令曹某不信。惠連遂湯沐,具紳冕,臥于榻。是夕,縣吏數輩,皆聞空中有聲若風雨,自北來,直入惠連之室。食頃,惠連卒。又聞其聲北向而去,嘆駭。因遣使往鄴郡內黃縣南問,果是蘭若院禪師海悟者,近卒矣。(出《宣室志》)

    【譯文】

    唐代宗大歷年間,山陽人郤惠連,初住在泗水上游地區,因爲他父親曾在河朔爲官,他便隨從父親住在清河。他父親死後,他由于過分悲痛形容消瘦而聞名,巡察使者到此地派人前去吊唁,贈以糧食布匹。守孝結束之後,皇帝下旨,授他爲漳南尉。一年多後,一天晚上,他一人獨坐堂前,忽然看見一個人,身穿紫衣腰佩刀,到他面前對他說:「天神有命,任你爲司命主者是爲了册封閻波羅王。」從錦紋箱中取出文書遞給惠連說:「這是天神的命令。」軸是用美玉金銀做成,用帶花紋的錦綉裝裱,又把象牙笏板綬帶和金龜玉帶,賜給惠連。他又喜又怕,心裏很惶恐,沒有時間細問,便接受了。他立在廊前,有個主持禮儀的人上前來說:「驅殿的官吏和士卒到。」這時有身穿綉衣左右佩兵器的幾百人走向前來,站成數行,再拜。有一人上前說:「我有幸爲你的下屬,表示謝意。」說完又拜,拜完分別立在前面。司儀又說:「五岳衛兵主將。」又有一百多人走向前來,站成五行,衣服也分五種顔色,都再拜。司儀又說,「掌管禮儀用品的官、管鼓樂的官、管車轎馬匹的官、掌符文書簿網的官、管庫藏伙食的官。」將近幾百人,都走向前來。過了一會兒,司儀說:「各岳衛兵禮儀器皿車轎馬匹等請你親自檢閱。」惠連說:「諸岳衛兵在哪?」回答說:「各在各的住所。」惠連馬上命令出發,于是有人牽一匹白馬來,馬具都是鑲金嵌玉。前面導引的,後面跟從的都穿著綉衣。好幾個騎兵夾道前導,引領惠連往東北方而去,傳遞命令非常嚴格。隊伍走出幾裏路,一萬多士兵,有的騎馬有的步行,都金甲執戈站在路旁。槍矛旗幟,交相輝映。不久,看見朱門外有數十人,都穿著綠衣,手執笏板,彎腰而拜。說:「都是你屬下的官吏。」門內,懸挂著帷幔,擺設著桌幾床榻,好似王爺的居室。惠連走到階上,坐在桌幾旁,馬上有十多個穿綠衣的人,各自帶著册簿文書,請惠連判處簽署。以後,司儀又領惠連到東厢的一個院內,前庭有很多車轎馬匹,又有樂器鼓簫,以及符印鑰匙等,都擺放在木案上,用帶花的黃綾布蓋著,木案四周都有護欄。又有一個玉册,用紫金寫的字,好像篆書,每個字都有龍飛鳳舞之勢。主管的官吏說:「這是閻波羅王受册封的文書。」有一人頭戴冠冕前來拜見,惠連與他見過禮後就坐。他對惠連說,天神說要以鄴郡內黃縣南邊的佛寺中的海悟禪師最有功德,天神心中早有謀劃,想立他爲閻波羅王。因爲這個儀式非常重大,我說你有很高的品德,因此拜你爲司命主者,統管册立使臣的大權,我有幸列在你的屬下,所以能侍奉在你的左右。”惠連問道:「閻波羅王管什麽事?」府掾說:「他是地府中最尊貴的人,威震山河,總管陰間一切事物,沒有奇特品行的人是不能選上的。」惠連自己想道:「我在陰間掌握册封禮儀,莫非我的身體已死了嗎?」又想到了妻子兒女,流露出怏怏不樂的神色。府掾已經覺察出他的心思,對惠連說:「我看你面色憂鬱,是不是挂念家中的妻子兒女?」惠連說:「對。」府掾又說:「册封的禮儀在明天舉行,你可以暫時回家看看。這裏的執事官權力是至高無上的,你不要以爲這是在陰間而悔恨。」說完起身走了。惠連便命令車馬出行,他覺得昏沉沉像醉酒了似的。便伏在案上睡著了,等到醒來已經是在縣內。當時天剛亮,他回想起這段經歷驚嘆很久。他也想到,這是天神的命令,是不可免除的,便把這事告訴了妻子,讓她趕快準備後事。他又告訴了縣令,縣令曹某却不相信。惠連便用熱水沐浴,穿戴好衣冠,躺臥在床上。這天晚上,縣裏的好幾個官吏,都聽到了空中有颳風下雨的聲音,從北邊來,直到惠連住的屋內。吃頓飯的時間惠連便死了,又聽到了聲音往北去了。大家都感到驚駭,因此又派人到鄴郡內黃縣南面詢問,果然是蘭若院禪師海悟最近死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74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