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六十七
 瀏覽94|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六十七  妖怪九 

    東柯院 王守貞 彭顒 呂師道 崔彥章 潤州氣 黃極 熊勛 王建封 廣陵士人 張銿 宗孟徵 黃仁濬 孫德遵 人妖 東郡民 胡頊 烏程縣人 李宣妻 趙宣母 馬氏婦 楊歡妻 壽安男子 崔廣宗 許州僧 田瞫 元鎬 無足婦人 婁逞 孟嫗 黃崇嘏 白項鴉 

    東柯院

    隴城縣有東柯僧院,甚有幽致。高檻可以眺遠,虛窗可以來風。游人如市。忽一日,有妖異起。空中擲下瓦礫,扇揚灰塵,人莫敢正立。居僧晚夕不安,衣裝道具,有時失之復得。有道士者聞之曰:「妖精安敢如是?余能去之。」院僧甚喜,促召至。道士入門,於殿上禹步,誦天蓬咒,其聲甚厲。良久,失其冠。人見其空中擲過垣牆矣。復取之,結纓而冠,誦咒不已。逡巡。衣褫帶解,褲并失。隨身有小袱,貯符書法要,頃時又失之。道士遂狼狽而竄。累日后,鄰村有人,於藩篱之下掘土,獲其袱。縣令杜延范,正直之人也。自往觀之,曰:「安有此事。」至則箕踞而坐。妖於空中,拋小書帖,紛紛然不知其數。多成絕句,凌謔杜令。記其一二曰:「雖共蒿蘭伍,南朝有宗祖。莫打綠袍人,空中且歌舞。」又曰:「堪怜木邊土,非兒不似女。瘦馬上高山,登臨何自苦。」延范覺之,亦遽還。其不記者,絕句甚多。又有巡官王昭緯,恃其血氣方剛,往而詬詈,至則為大石中腰而回。(出《玉堂閒話》) 

  【譯文】隴城縣有一個東柯僧院,有很多幽雅別致的景觀。高高的欄杆可以眺望遠處,打開窗子可以迎來微風。院里的游人多如集市。忽然有一天,有妖魅出現。空中扔下來瓦礫,飄下紛紛揚揚的灰塵,人們沒有敢正面站立的。居住在院中的僧人早晚不得安寧,他們的衣裝用具有時候失而復得。有一位道士聽了之后說:「妖精哪敢如此?我能把它除掉!」院里的僧人非常高興,馬上把他找來。道士進了門,在大殿上走禹步,朗誦天蓬咒,他的聲音很高亢。許久,他的帽子不見了。有人看見他的帽子被扔到牆外去了。他又撿回來,把帽子系在頭上,不停地念咒。很快,衣帶解開了,衣服脫下了,褲子也一起不見了。他隨身帶有一個小包袱,裡面存放的是符書之類的重要東西,頃刻間也丟失了。道士於是就狼狽地溜走了。一連過去幾天之后,鄰村有一個人在篱笆下挖土,挖到了道士的小包袱。縣令杜延范是個正直之人,親自去看。他說:「哪有這种事!」到了以后就傲慢地坐在那里。妖怪從空中往下拋擲小書帖,亂紛紛地不計其數。書帖上寫的多數是絕句,取笑杜縣令。記得其中一二首,一首是:「雖共蒿蘭伍,南朝有宗祖。莫打綠袍人,空中且歌舞。」另一首是:「堪怜木邊土,非兒不似女。瘦馬上高山,登臨何自苦。」杜延范覺察了,也急忙回去了。那些沒記住的絕句有很多。還有一個叫王昭緯的巡官,依仗他血氣方剛,到東柯院來破口大罵,剛到就被大石頭打中了腰而灰溜溜地回去了。 

    王守貞

    徐州有寄褐道士王守貞,蓄妻子而不居宮觀。行極凡鄙。常游太滿宮,竊攜道流所佩之菉而歸,置於臥榻蓐席之下,覆以婦人之衣。褻黷尤甚。怪異數見:燈檠自行,貓兒語:「莫如此,莫如此。」不旬日,夫妻皆卒。(出《玉堂閒話》) 

  【譯文】徐州有一個不出家的道士叫王守貞,他有妻有子,不住在道觀里。他的行為極其卑鄙。他曾經游太滿宮,偷拿道士們佩帶的符菉回來,放在床上的褥子底下,用他老婆的衣服蓋上,褻黷得非常嚴重。他家里怪事屢屢出現:燈架自己行走,貓兒會說話:「不要這樣!不要這樣!」不到十天,夫妻二人都死了。 

    彭顒

    宣州鹽鐵院官彭顒,常病數月,恍惚不樂。每出外廳,輒見俳优樂工數十人,皆長數寸。合奏,百戲并作,朱紫炫目。顒視之,或時欣笑,或憤懣,然無如之何。他人不見也。顒后病愈,亦無復見。后十余年,乃卒。(出《稽神錄》) 

  【譯文】宣州鹽鐵院的長官彭顒,曾經病了幾個月,精神恍惚,郁郁不樂。他每次走出外廳,就看見歌妓樂工幾十人,都幾寸高。各种樂器合奏。各种戲曲一塊表演,五彩斑斕奪目。彭顒見了,有的時候欣然微笑,有的時候憤懣。但是沒有什麼辦法。別人看不見。彭顒後來病好了,也沒有再看見。後來過了十幾年他才死。 

    呂師造

    呂師造為池州刺史,頗聚斂。常嫁女於揚都,資送甚厚。使家人送之,晚泊竹筱江岸上。忽有一道士,狀若狂人,來去奔走。忽躍入舟,直穿舟中過。隨其所經,火即大發。復登后船,火亦隨之。凡所載之物,皆為煨燼,一老婢發亦盡,余人與船,了無所損。火滅,道士亦不復見。(出《稽神錄》) 

  【譯文】呂師造是池州刺史,很能勒索百姓財物。他曾經把女兒嫁到揚州,陪嫁的東西非常多。他派人往揚州送這些東西,晚上停泊在江岸上。忽然有一個道士,樣子像個狂人,來回地奔跑。忽然又跳到船上,直接從船中穿過,隨著他經過的地方,立刻著起大火。他又登上后一條船,火也跟過去。凡是船中裝載的東西,全都化為灰燼。一位老婢女的頭發也落光了。其余的人和船,絲毫沒有損壞。火滅,道士也不見了。 

    崔彥章

    饒州史崔彥章,送客於城東。方宴,忽有小車,其色如金,高尺余,巡席而行,若有求覓。至彥章前,遂止不行。彥章因即絕倒,輿歸州而卒。(出《稽神錄》) 

  【譯文】饒州刺史崔彥章,在城東送客。剛開宴,忽然有一輛一尺來高的金黃色小車巡著席而走,好像尋找什麼。小車走到崔彥章跟前就停止不前了。崔彥章於是就昏倒,用車運回去就死了。 

    潤州氣

    戊子歲,潤州有氣如虹,五彩奪目。有首如驢,長數十丈。環廳事而行,三周而滅。占者曰:「廳中將有哭聲,然非州府之咎也。」頃之,其國太后殂,發哀於此堂。(出《稽神錄》) 

  【譯文】戊子年,潤州出現了一股好像彩虹的氣體,五彩奪目。前頭像一頭驢,幾十丈長。氣體環繞著廳堂而行,繞了三圈之后才消失。占卜的人說:「這廳中將要出現哭聲,但不是州府的災禍。」不一會兒,他們的皇太后死了,在這座廳堂中發喪。 

    黃極

    甲午歲,江西館驛巡官黃極,子婦生子男,一首兩身相背,四手四足。建昌民家生牛,每一足,更附出一足。投之江中,翌日浮於水上。南昌新義里地陷,長數十步,廣者數丈,狹者七八尺。其年,節度使徐知詢卒。(出《稽神錄》) 

  【譯文】甲午年,江西館驛巡官黃極,他的兒媳婦生了一個男孩,一個腦袋,兩個身子背靠背,四只手四只腳。建昌一百姓家的牛生了一頭小牛,每條腿上又附有一條腿。把它扔到江中,第二天漂在水上。南昌新義里地陷,幾十步長,寬的地方幾丈,窄的地方七八尺。這一年,節度使徐知詢死了。 

    熊勳

    軍吏熊勳,家於建康長樂漫之東。常日晚出,屋上有二物,大如卵,赤而有光,往來相馳逐。家人駭懼。有親客壯勇,登屋捕之。得其一,乃辟繒綵包一雞卵殼也。剉而焚之,臭聞數里。其一走去,不復來矣。家亦無恙。(原闕出處。明抄本作出《稽神錄》) 

  【譯文】軍吏熊勳,家住在建康長樂漫的東面。曾經在天晚的時候出來,見屋上有兩個東西,雞蛋那麼大,色紅而有光,一來一往互相追逐。家人害怕。有一位壯勇的親近客人到屋上去捕捉那兩個東西,捉到一個,原來是用絲綢包著的一個雞蛋殼。打碎它用火燒,臭味傳出好幾里。那個跑掉的,不再來了。他家也安全無恙。 

    王建封

    江南軍使王建封,驕恣奢僭。筑大第於淮之南。暇日臨街,坐窗下。見一老嫗,攜少女過於前。衣服襤縷,而姿色絕世。建封呼問之。云:「孤貧無依,乞食至此。」建封曰:「吾納爾女,而給養爾終身,可乎?」嫗欣然。建封即召入,命取新衣二襲以衣之。嫗及女始脫故衣,皆為凝血,聚於地。旬月,建封被誅。(出《稽神錄》) 

  【譯文】江南軍使王建封,驕橫放縱,奢侈過度。他在淮水南面造了一處大宅第。一日閒來無事,他坐在臨街的窗下。看見一位老太太領一位少女從眼前走過。那少女衣服破爛,但是姿色絕世。王建封把她喊到跟前問話,她們說:「我們孤寡貧窮沒有依靠,要飯來到這里。」王建封說:「我納你的女兒為妾,供養你終身,可以嗎?」老太太很高興。王建封就讓她們到家里來,讓人取來兩套衣服給她們穿上。老太太和少女剛脫下舊衣服,二人全都變成凝血,聚集在地上。一個月之后,王建封被誅殺。 

    廣陵士人

    廣陵有士人,常張燈獨寢。一夕,中夜而寤。忽有雙髻青衣女子,資質甚麗,熟寐於其足。某知其妖物也,懼不敢近,復寢如故。向曉乃失,門戶猶故扃閉。自是夜夜恒至。有術士,為書符,施髻中。其夜,佯寢以伺之。果見自門而入,徑詣髻中,解取符。燈下視之,微笑。訖,復入置髻中,升床而寢。甚懼。后聞玉笥山有道士,符禁神妙,乃往訪之。既登舟,遂不至。途次豫章,暑夜,乘月行舟。時甚熱,乃盡開船窗而寢。中夜,忽復見。寐於床后。某即潛起,急捉其手足,投之江中,紞然有聲。因爾遂絕。(出《稽神錄》) 

  【譯文】廣陵有一位士人,常常點著燈獨自睡覺。一天晚上,睡到半夜就醒了。忽然有一位梳著雙髻的,姿色非常美麗的青衣女子,熟睡在他的腳下。他知道她是妖怪,嚇得不敢接近她,又像原來一樣睡了。天將亮的時候女子才不見了,門窗仍然關閉著。從此,這女子夜夜都來。有一位術士,為他寫了一道符,讓他放到了發髻之中。那天夜里,他裝睡等著她。果然見她從門進來,她徑直到發髻中拿出那符來,在燈下看,微笑。看完了,又放回發髻中,上床睡下。他非常害怕。後來聽說玉笥山上有一位道士,符咒禁語非常精妙,就前去求訪。上船之后,女子就不來了。中途停在豫章,夜里很熱,乘月行船。當時由於天熱,就全打開船窗睡覺。睡到半夜,那女子又出現了。她睡在床后,他就偷偷地起來,急忙捉住她的手腳,扔到江里去,發出打鼓一樣的聲音。於是這妖物就絕跡了。 

    張鏞

    兗州錄事參軍張鏞者,少年時,嘗居淄州。第中忽多鬼怪,唯不睹其形質。家僮輩捧執食饌,皆為鬼所搏,復置空器。或以器皿擲於空中,久之方墮。或舍自行於地,更相擊触。又飛火塊著人身,燒而不痛,若有詬詈之者,即磚石瓦礫,應聲而至。常有一儒生,不信其事,仗劍入宿於舍。其劍為瓦石所擊,鋒刃缺折。又有稱禁咒者,將入其門,倏見瓦石交下,不能復前。賓客來者,或被搏其巾幘,擲致他所,至有露頂而逸者。如是累旬方已,其家竟亦無他。(出《玉堂閒話》) 

  【譯文】兗州錄事參軍張鏞,年輕的時候,曾經住在淄州。他的宅第里忽然出現了許多鬼怪,只是看不到鬼怪的模樣。家僮們捧端著飯菜,全都被鬼奪去,又把空食器放回來。有時把器皿扔到空中,很長時間才掉下來。有時全都自己走在地上,還互相撞擊。還把火塊扔到人身上,燒而不痛。如果有詬罵鬼怪的,立即就會有磚瓦石塊應聲打來。曾經有一個儒生,不相信這件事,帶著劍住進來。那劍被瓦石打得鋒刃斷缺。又有一個自稱會符咒的,要進這門的時候,突然看到瓦石交加而下,不能再往前走。來過的賓客,有的被搶去了頭巾,扔到別的地方,以至有光著腦袋就逃的。如此連連折騰了十天才停止,他的家最終也沒有別的怪事。 

    宗夢征

    晉蔡州巡官宗夢征,善醫,居東京。開運二年秋,解玉巷東有病者,夜深來召,乘馬而至。將及四更,去解玉巷口民家門前,有一物,立而動,其形頗偉,若黑霧亭亭然。僕者前行,愕立毛豎,馬亦鼻鳴耳聳不進。宗則強定心神,策馬而去。比其患者之家,則不能診脈,尤覺恍惚矣。既歸伏枕,凡六七日方愈。(出《玉堂閒話》) 

  【譯文】晉朝蔡州巡官宗夢征,善長醫藥,住在東京。開運二年秋天,解玉巷東有一個有病的,深夜來找他看病,是騎馬來的。將近四更的時候,到解玉巷口平民家的門前,發現一個東西,站著而且會動,形體很大,像高高立起的黑霧。僕人走在前面,嚇得停步,毛發悚立。馬也鼻子翕張,耳朵豎起,不敢前進。宗夢征強定心神,驅馬走過去。等到了患者之家,已經嚇得不能診脈,感到特別恍惚。回家之后,一下子病倒,六七天之后才好。 

    黃仁浚

    舒州司士參軍黃仁浚,自言壬子歲,罷隴州汧陽主簿,至鳳翔城。有文殊寺,寺中土偶數十軀,忽自然搖動,狀如醉人,食頃不止。觀者如堵,官司禁止之。至今未知其應。(出《稽神錄》) 

  【譯文】舒州司士參軍黃仁浚,自己說,壬子年,他罷了隴州汧陽主薄的官職,到了鳳翔城。鳳翔城里有一座文殊寺,寺中有幾十個泥像。這些泥像忽然自己搖動,樣子像喝醉了的人,一頓飯的工夫沒停止。圍觀的人山人海,官府禁止圍觀。至今不知有什麼應驗。 

    孫德遵

    舒州都虞侯孫德遵,其家寢堂中鐵燈擎,忽自搖動,如人撼之,至明日,有一婢偶至燈擎所,忽然爾僕地,遂卒。(出《稽神錄》) 

  【譯文】舒州都虞侯孫德遵,他家寢室里的鐵燈架,忽然自己搖動,像人撼動了它。到了第二天,有一個婢女偶爾來到燈架旁邊,忽然倒在地上,於是就死了。 

人妖

    東郡民

    漢建安中,東郡民家有怪事。無故瓮器自發,訇訇作聲,若有人擊。盤案在前,忽然便失。雞生輒失子。如是數歲,人共惡之。乃多作美食,覆蓋著一室中,陰藏戶間伺之。果復來發。聞聲,便閉戶周旋。室中了無所見,乃暗以杖撾之。至久,於室隅聞有呻呼之聲,乃開戶視之。得一老翁,可百余歲,言語狀貌,頗類於獸。遂周問,及於數里外得其家。云,失來十余年,得之哀喜。后歲余,復失之。聞陳留界復有怪如此,時猶以為此翁。(出《搜神記》) 

  【譯文】漢朝建安年間,東郡一戶平民家里有怪事。無緣無故瓮、罐等器皿自己就打開了,發出訇訇的響聲,就像有人擊打似的。盤子、案子本來在眼前,忽然就沒了。雞生了蛋動不動就不見了。如此好幾年。人們都很討厭。就多做了些好吃的,覆蓋起來放在一個屋里,偷偷藏在門后等著。果然又來打開。一聽到聲音,便關了門窗和它周旋。屋里什麼也看不見,就暗自用木棒打它。打到很久,聽到屋角上有呻吟的聲音,這才打開門來看。見到一個老頭,能有一百多歲,說話和模樣,很像野獸。於是就到處打聽,在幾里外找到他家。家里人說,他丟失十多年了,找到他真是又悲又喜。後來一年多,他又丟失了。聽說陳留一帶又有這樣的怪物,當時人們還以為就是這個老頭。 

    胡頊

    夏縣尉胡頊,詞人也。嘗至金城縣界,止於人家。人為具食,頊未食,私出。及還,見一老母,長二尺,垂白寡發,据案而食,餅果且盡。其家新婦出,見而怒之,搏其耳,曳入戶。頊就而窺之,納母於檻中,窺望兩目如丹。頊問其故,婦人曰:「此名為魅,乃七代祖姑也。壽三百余年而不死,其形轉小。不須衣裳,不懼寒暑。鎖之檻,終歲如常。忽得出檻,偷竊飯食得數斗。故號為魅。」頊異之。所在言焉。(出《記聞》) 

  【譯文】夏縣縣尉胡頊,是個詞人。有一次他到金城縣去,住在一戶人家里。人家給他准備了吃的東西,胡頊沒吃,私自跑了出去。等到回來,他看見一位老女人,二尺高,垂著稀疏的白頭發,占著桌案正在吃,餅果將被她吃光。那家的新媳婦出來,見了她很生氣,揪著她的耳朵拽進屋里。胡頊走上前去窺視,見新媳婦把老女人裝進籠子里。老女人的兩只眼睛,向外窺望,紅如丹砂。胡頊問這是為什麼,婦人說:「這個人叫做『魅』,是上七輩祖奶奶,活了三百多歲而不死。她的身形變小了。不需要衣服,不怕冷熱,鎖在籠子里,四季如常。偶然從籠子里跑出來,偷飯吃能吃好幾斗,所以才叫做『魅』。」胡頊感到驚奇,奇就奇在婦人說的話里邊。 

    烏程縣人

    吳孫休時,(「時」字原闕,据明抄本補。)烏程有人,因重疾愈而能響言,音聞十數里外。所聞之處,即若座間。其鄰家,有子居外,久不歸省。其父假之,使為責詞。子聞之,以為鬼神,顛沛而歸。亦不知所以然也。(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三國東吳孫休的時候,烏程有一個人,因為重病痊愈后能喊出很響的話,聲音能傳出十幾里外。所能聽到的地方,就像他在座間。他的鄰居,有個兒子住外地,很長時間沒回來探家,鄰居就借助他來對兒子說了些責備的話。兒子聽到了,以為是鬼神,就風塵僕僕地回來了。也不知他為什麼能這樣。 

    李宣妻

晉安帝義熙中,魏興李宣妻樊氏,有娠,過期不孕。而額上有瘡,兒穿之而出。(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晉安帝義熙年間,魏興人李宣的妻子樊氏,懷了孕,過了期也沒生。而她額頭上有瘡,嬰兒從瘡口生出來。 

趙宣母

長山趙宣母,妊身,臂上生瘡,兒從瘡中出。(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長山趙宣的母親,懷了孕,臂上生了瘡,嬰兒從瘡里生出來。 

    馬氏婦

    後蜀李勢末年,馬氏婦妊身,兒從肋下出,母子無恙。其年,勢為桓溫所滅。(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後蜀李勢末年,一個姓馬的婦女懷了孕,孩子從胸側生出來,母子都安全無恙。那年李勢被桓溫滅亡。 

楊歡妻

宋孝武時,荊州人楊歡妻,於股中生女。及孝武崩,子業立。狂勃,被廢見害。所生女,至齊猶存。(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南朝宋孝武帝時,荊州人楊歡的妻子,從大腿上生了個女兒。到孝武帝死后,劉子業登基,因狂暴被廢除,被害死。楊歡妻所生的女兒到了齊朝還活著。 

壽安男子

壽安男子,不知姓名。肘拍板,鼻吹笛,口唱歌。能半面笑,半面啼。一烏犬解人語,應口所作,與人無殊。(出《朝野僉載》) 

  【譯文】壽安有一位男子,不知道他的姓名。他的肘能拍板,鼻能吹笛,口能唱歌,能半張臉笑,半張臉哭。一只黑狗能聽懂人語,答應后做的事情,和人沒什麼兩樣。 

    崔廣宗

    清河崔廣宗者,開元中為薊縣令。犯法,張守珪致之極刑。廣宗被梟首,而形體不死。家人舁歸。每饑,即畫地作饑字,家人遂屑食於頸孔中,飽即書止字。家人等有過犯,書令決之。如是三四歲,世情不替。更生一男。於一日書地云:「后日當死,宜備凶具。」如其言也。(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清河人崔廣宗,開元年間是薊縣縣令。他犯了法,張守珪判他極刑。崔廣宗被砍了頭,但是形體不死。家人把他抬回去。每當他餓了,就在地上寫一個「饑」字,家人就從脖孔中填加碎食,飽了就寫一個「止」字。家人有犯過錯的,他就寫字決定怎麼處治。如此三四年,世情沒有變化。他妻子又生了一個男孩。有一天他在地上寫道:「后天會死的,應該准備好凶具。」果然像他說的那樣。 

    許州僧

    許州有一老僧,自四十歲已后,每寢熟,即喉聲如鼓簧,若成韻節。許州伶人伺其寢,即譜其聲,按之絲竹,皆合古奏。僧覺,亦不自知。二十余年如此。(出《酉陽雜俎》) 

  【譯文】許州有一位老僧,從四十歲以后,每當睡熟,喉聲就像奏樂,好像有節奏。許州從事演唱的人等他睡了,就譜錄他的聲音,用樂器一奏,都合乎古樂。老僧醒了自己也不知道。二十多年都這樣。 

    田瞫

    秀才田瞫云,大和六年秋,涼州西縣百姓妻,產一子。四手四足,一身分兩面,頂(「頂」原作「項」,据明抄本改。)上發一穗,長至足。時朝伯峻為縣令。(《出酉陽雜俎》) 

  【譯文】秀才田瞫說,大和六年秋天,涼州西縣的一個百姓的妻子,生下一個兒子。四只手四只腳,一個身子兩張臉,頭頂上的頭發長成一穗,發長到腳。當時朝伯峻是縣令。 

    元鎬

    故京兆少尹元鎬,任虢縣令日,怒一獄子王行約者。命曳之,去巾,既無毛發,而有兩角,長三四寸。鎬曰:「真牛頭也。」遂舍之。(出《聞奇錄》) 

  【譯文】原京兆少尹元鎬,任虢縣縣令的時候,對一個叫王行約的獄卒很生氣。讓人上前拽他,除去他的頭巾,見他沒有頭發,卻有兩只角,角長三四寸。元鎬說:「真是牛頭。」就放了他。 

    無足婦人

    晉少主之代,有婦人,儀狀端嚴,衣服鉛粉,不下美人。而無腿足,繇帶以下,像截而齊,余皆具備。其父載之於獨車,自鄴南游浚都,乞丐於市,日聚千人。至於深坊曲巷,華屋朱門,無所不至。時人嗟異,皆擲而施之。后京城獲北戎間諜,官司案之,乃此婦為奸人之領袖。所聽察甚多,遂戮之。(出《玉堂閒話》) 

  【譯文】晉少主的時候,有一位婦人,儀表容貌端庄,衣服華麗,不比美人差。但是她沒有腿和腳,腰帶以下,像截的那麼齊,其余的都具備。她父親單獨用一輛車載著她,從鄴南游浚都,在市上要飯,每天都聚集上千人。至於深街曲巷、豪門大家,她沒有不去的地方。時人慨歎她的怪異,都投擲錢物施舍於她。後來京城抓獲一個北戎的間諜,官府一查,原來這婦人是奸人的領袖。她弄到的情報很多,於是就殺了她。 

    婁逞

    南齊東陽女子婁逞,變服詐為丈夫。粗會棋博,解文義。游公卿門。仕至揚州從事而事泄。明帝令東還,始作婦人服。歎曰:「有如此伎,還為老嫗,豈不惜哉。」史臣曰:「此人妖也。陰為陽,事不可。」后崔惠景舉事不成應之。(出《南史》) 

  【譯文】南齊東陽女子婁逞,變換服飾扮作男子,多少懂一些棋藝博戲,粗通文義,交游於公卿門第。做官做到揚州從事而事情泄漏了。齊明帝讓她東歸,才穿上女人的服裝。她歎道:「我有這樣的本事,回家當個老太太,難道不可惜嗎?」史臣說:「這是個人妖。陰變成陽。這樣的事是不可以的。」後來崔惠景舉大事不成應了這件事。 

    孟嫗

    彭城劉頗,常謂子婿進士王胜話,三原縣南董店,店東壁,貞元末,有孟嫗,年一百余而卒。店人悉曰張大夫店。頗自渭北入城,止於媼店。見有一媼,年只可六十已來。衣黃綢大裘,烏幘,跨門而坐焉。左衛李胄曹,名士廣。其嫗問廣何官,廣具答之。其媼曰:「此四衛耳,大好官。」廣即問媼曰:「何以言之。」媼曰:「吾年二十六,嫁於張察為妻。」察為人多力,善騎射。郭汾陽之總朔方,此皆部制之郡。靈夏邠涇岐蒲是焉。吾夫張察,為汾陽所任,請重衣賜,常在汾陽左右。察之貌,酷相類吾。察卒,汾陽傷之。吾遂偽衣丈夫衣冠,投名為察弟,請事汾陽。汾陽大喜,令替缺。如此又寡居一十五年。自汾陽之薨,吾已年七十二。軍中累奏,兼御史大夫。忽思煢獨,遂嫁此店潘老為婦。邇來復誕二子,曰滔,曰渠。滔五十有四,渠年五十有二。」是二兒也,頗每心記之。與子婿王胜,話人間之異者。(出《乾鐉子》) 

  【譯文】彭城的劉頗,曾經對他的女婿進士王胜說,三原縣南董店東面隔壁,貞元末年有一個姓孟的老太太,活了一百多歲才死。這個店人們都叫它張大夫店。劉頗從渭北入城,住在老婦人店里,見有一位老婦人,年齡約摸六十來歲。她穿黃綢子大皮襖,戴黑頭巾,跨門坐在那里。左衛李胄曹,名叫士廣,那老太太問李士廣做什麼官,李士廣作了詳細回答。那老婦人說:「這是四衛,大好官!」李士廣就問老婦人:「為什麼這麼說呢?」老婦人說:「我二十六歲的時候,嫁給張察為妻。張察很有力氣,善於騎馬射箭。郭子儀總鎮朔方,這都是他的部下轄制的郡,靈、夏、邠、涇、岐、蒲就是。我丈夫張察,就是郭子儀任用的,受到過許多賞賜,常在郭子儀的左右。張察的相貌,和我特別相像。張察死后,郭子儀很悲傷。我就穿了丈夫的衣服,戴了丈夫的帽子,假扮張察的弟弟,請求到郭子儀手下做事。郭子儀大喜,讓我頂替了空缺。這樣就又寡居了一十五年。郭子儀死時,我已經七十二歲。軍中連連奏請,讓我兼做御史大夫。我忽然覺得孤獨,就嫁給這個店潘老漢為婦。近來又生了兩個兒子,叫潘滔、潘渠。潘滔五十有四。潘渠五十有二。」這兩個兒子,劉頗常常在心中記起。他和女婿王胜,述說人間的怪異。 

黃崇嘏

王蜀有偽相周庠者,初在邛南幕中,留司府事。時臨邛縣送失火人黃崇嘏,才下獄,便貢詩一章曰:「偶離幽隱住臨邛,行止堅貞比澗松。何事政清如水鏡,絆他野鶴向深籠。」周覽詩,遂召見。稱鄉貢進士,年三十許,祗對詳敏。即命釋放。后數日,獻歌。周極奇之,召(「召」原作「名」,据明抄本改。)於學院與諸生侄相伴。善棋琴,妙書畫。翌日,荐攝府司戶參軍。頗有三語之稱,胥吏畏伏,案牘麗明。周既重其英聰,又美其風采。在任將逾一載,遂欲以女妻之。崇嘏又袖封狀謝,仍貢詩一篇曰:「一辭拾翠碧江涯,貧守蓬茅但賦詩。自服藍衫居扳椽,永拋鸞鏡畫蛾眉。立身卓爾青松操,挺志鏗然白璧姿。幕府若容為坦腹,愿天速變作男兒。」周覽詩,驚駭不已,遂召見詰問。乃黃使君之女,幼失覆蔭,唯與老奶同居,元未從人。周益仰貞潔,郡內咸皆歎異。旋乞罷,歸臨邛之舊隱,竟莫知存亡焉。(出《玉溪編事》) 

  【譯文】五代前蜀的偽相叫周庠。他當初在邛南幕府中,留下管理府事。當時臨邛縣送來一個叫黃崇嘏的失火人,才下獄便獻詩一首說:「偶離幽隱住臨邛,行止堅貞比澗松。何事政清如水鏡,絆他野鶴向深籠。」周庠讀完詩,就召見他。稱他是鄉貢進士。他年齡在三十歲左右,恭敬地回答問題詳細敏捷,周庠就下令釋放他。幾天后,他獻來一首歌。周庠認為他不一般,把他召入學院,與各位讀書的子侄為伴。黃崇嘏善長下棋和彈琴,妙於書畫。第二天,他被推荐代理府司戶參軍。很有「三語」的美稱,小官吏敬畏他,他辦的案牘文書漂亮清楚。周庠既器重他的聰明,又贊美他的風采。他在任將超過一年,周庠就想要把女兒嫁給他為妻。黃崇嘏又帶上一封辭謝信,仍獻詩一首說:「一辭拾翠碧江涯,貧守蓬茅但賦詩。自服藍衫居扳椽,永拋鸞鏡畫蛾眉。立身卓爾青松操,挺志鏗然白璧姿。幕府若容為坦腹,愿天速變作男兒。」周庠看完詩,驚駭不已,於是就召見她,盤問她。原來她是黃使君的女兒,從小失去母愛,只和老祖母同居,一直沒有嫁人。周庠更加仰慕她的貞潔,郡內全都歎她與眾不同。不久她請求免官,回到臨邛舊居,竟不知她是存是亡。 

    白項鴉

    契丹犯闕之初,所在群盜蜂起,戎人患之。陳州有一婦人,為賊帥,號曰白項鴉。年可四十許,形質粗短,發黃體黑。來詣戎王,襲男子姓名,衣中拜跪,皆為男子狀。戎王召見,賜錦袍銀帶鞍馬,署為懷化將軍。委之招輯山東諸盜,賜與甚厚。偽燕王趙延壽,召問之。婦人自云,能左右馳射,被雙鞬,日可行二百里。盤矛擊劍,皆所善也。其屬數千男子,皆役服之。人問有夫否,云,前后有夫數十人,少不如意,皆手刃之矣。聞者無不嗟憤。旬日在都下。乘馬出入。又有一男子,亦乘馬從之。此人妖也。北戎亂中夏,婦人稱雄,皆陰盛之應。婦人后為兗州節度使符彥卿戮之。(出《玉堂閒話》) 

  【譯文】契丹進犯京城之初,所在之地盜賊蜂起,戎人很擔憂。陳州有一個婦人,是盜賊之帥,外號白項鴉。年齡有四十來歲,形貌又粗又短,頭發黃,身體黑。她來拜見戎王,用的是男子的姓名,衣服、頭巾、拜跪,全是男子模樣。戎王召見她,賜給她錦袍、銀帶、鞍馬,讓她暫任懷化將軍。委派她招安山東的盜賊,賞賜非常豐厚。偽燕王趙延壽召問她,婦人自己說,她能左右騎著馬射箭,挎雙弓,一天能走二百里,舉槍擊劍,都是她善長的。她手下幾千男子,都聽她使喚。有人問她有丈夫沒有,她說,前后有丈夫幾十人,稍有不如意,全都讓她親手殺了。聽說的沒有不氣憤的。十天以后在都下,她騎著馬出入,又有一個男子,也騎著馬跟著她。這是個人妖。北戎叛亂中夏,這婦人稱雄,都是陰盛的表現。這婦人後來被兗州節度使符彥卿殺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68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