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六十六
 瀏覽246|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六十六  妖怪八 

    杜元穎 朱道士 鄭生 趙士宗 曹朗 秄兒 李約 張縝 馬舉 韋琛 張謀孫 李黃 宋洵 張氏子 僧十朋 宜春人 朱從本 周本 王宗信 薛老峰 歐陽璨 

    杜元穎

    杜無穎鎮蜀年,(「年」原作「平」。《說郛》卷七作「初到蜀年」。「平」當「年」字之訛。)資州方丈大石走行,盤礡數畝。新都縣大道觀老君旁泥人須生數寸,拔之,俄頃又出。都下諸處有栗樹,樹葉結實。食之,味如李。鹿頭寺泉水涌出,及貓鼠相乳之妖。蠻欲圍城,城西門水,有人見一龍與水牛斗,俄頃皆滅。又說,李樹上皆得木瓜,而空中不實。(出《戎幕閒談》) 

  【譯文】杜元穎鎮守蜀地的時候,資州有一塊一丈見方的大石頭能跑能走,盤据了幾畝地的地方。新都縣大道觀老君旁邊的泥人長出了幾寸的胡須,把它拔了,過一會兒又長出來。都城各地有栗子樹,樹葉上結果實,吃它,味道像李子。鹿頭寺的泉水涌出來,還有貓鼠互相吃奶的怪事。蠻夷想要圍城,城西門發水,有人見一條龍和水牛打斗,不一會兒全都消失。又說,李子樹上都結了木瓜,但是里邊是空的,沒有瓤。 

    朱道士

    朱道士者,大和八年,常游廬山。憩於澗石,忽見蛇蛇如堆繒錦,俄變為巨龜。訪之山叟,云是玄武。朱道士又曾游青城山丈人觀。至龍橋,見岩下有枯骨,背石平坐,接手膝上。鉤鎖,附苔絡蔓,色白如雪。云,祖父已常見。(出《酉陽雜俎》) 

  【譯文】朱道士大和八年曾經游廬山。他在澗石間歇憩,忽然看到一條大蛇蟠在那里像一堆絲綢,頃刻間變成了一頭大龜。他打聽山上的老翁,老翁說那是玄武帝君。朱道士還曾經游青城山的丈人觀。他走到龍橋,見岩下有一具枯骨,背著石頭平坐在那里,把手放在雙膝上,鉤曲成鎖,附著有苔蘚和藤蔓,顏色白得像雪。他說他祖父已經常常見過。 

    鄭生

    俗傳人之死,凡數日,當有禽自柩中而出者,曰「殺」。大和中,有鄭生者,常於韅川,與郡官略於野。有網得一巨鳥,色蒼,高五尺余。主將命解而視之,忽無所見。生驚,即訪里中民,訊之,民有對者曰:「里中有人死,且數日。卜人言,今日『殺』當去。其家伺而視之,有巨鳥色蒼,自柩中出。君之所獲,果是乎。」天寶中,京兆尹崔光遠因游略,常遇一妖鳥,事與此同也。(出《宣室志》) 

  【譯文】民間傳說人死了,大約幾天內,會有鳥從靈柩中飛出來,那鳥叫「殺」。大和年間,有一位姓鄭的年輕人,曾經在韅川和郡官到野外打獵。有人網到一只大鳥,蒼色羽毛,五尺多高。主將讓人把它解開看看,它忽然就不見了。鄭生很是吃驚,就到鄉民那里打聽。有的鄉民說:「鄉里有一個人死了將近幾天,占卜的人說,今天『殺』會離去的。這一家等候在那里看著,有一只蒼色大鳥,從靈柩中飛出來。你所捕獲的,就是這只鳥吧!」天寶年間,京兆尹崔光遠因為打獵,曾經遇到一只妖鳥,情形和這相同。 

    趙士宗

    會昌元年,戎州水漲,浮木塞江。刺史趙士宗召水軍接木段。公署卑小地窄,不復用,因并修開元寺。后月余日,有夷人,逢一人,如猴,著故青衣,亦不辯何制。云:「關將軍遣來采木,被此州接去,不知為計,要須明年卻來收。」夷人說於州人。至二年七月,天欲曙,忽暴水至。州城臨江枕山,每大水,猶去州五十余丈。其時水高百丈,漂二十余人。州基地有陷十丈外,大石如三間屋者,積堆於州基。水黑而腥,至晚方退。知州官虞藏□及吏,才及船投岸。旬月后,州水方干。除大石外,更無一物。唯開元寺玄宗真容,去舊處十余步,卓立沙上。其他鐵石,一無有者。(出《酉陽雜俎》) 

  【譯文】會昌元年,戎州漲水,水上的浮木堵塞了江流。刺史趙士宗讓水軍把木段打撈上來。公署低矮窄小,不再使用,就一塊去修開元寺。後來過了一個多月,有一個夷人碰到一個人,這個人像猴,穿舊青色衣服,也辨不出是何种服制。這人說:「關將軍派我來采木頭,被這州接了去,沒有辦法,要明年回來收。」夷人把這事報告給州人。到了第二年七月,天將亮,忽然大水來了。州城一面臨水,一面靠山,每次發大水,還離州城五十多丈。這時候水高一百多丈,漂走二十多人。州基地有陷下去十丈的地方。大石頭像三間房子那麼大,堆積在州基上。水又黑又腥,到了晚上才退。知州官虞藏□和其他官吏們,這時候才來到船上,投向岸邊。十天后,州城里的水才干。除了大石頭以外,沒有別的東西了,只有開元寺唐玄宗的雕像,離開舊地方十幾步,直立在沙上。其它鐵石器物,全都沒有了。 

    曹朗

    進士曹朗,文宗時任松江華亭令。秩將滿,於吳郡置一宅。又買小青衣,名曰花紅云。其價八萬,貌甚美,其家皆怜之。至秋受代。令朗(明抄本無「令」字。「朗」下有「乃」字。)將其家人入吳郡宅。后逼冬至,朗緣新堂修理未畢,堂內西間,貯炭二百斤。東間窗下有一榻,新設茵席,其上有修車細蘆席十領。東行,南廈。西廊之北一房,充庫。一房即花紅及乳母,一間充廚。至除前一日,朗姊妹乃親,皆辦奠祝之用。鐺中及煎三升許油,旁堆炭火十余斤。妹作餅,家人并在左右,獨花紅不至。朗親意其惰寢,遂召之至,又無所執作。朗怒,笞之,便云頭痛。忽有大磚飛下,幾中朗親。俄又一大磚擊油鐺,於是驚散。廚中食器,亂在階下。日已晚,俱入西舍,遂移入堂,并將小兒。及扃堂門,子母相依而坐,汗流如水,不諭其怪。朗取炭數斤燃火,俄又空中轟榻之聲,火又空中上下。忽見東窗下床上,有一女子,可年十四五。作兩髻,衣短黃襦褲,跪於床,似效人碾茶。朗走起擒之,繞屋不及。逡巡,匿蘆席積中。朗又踏之,啾然有聲,遂失所在。坐以至旦,雞鳴,方敢開門。乳母花紅熟寢於西室。朗召玉芝觀顧道士作法。數日,有人長吁曰:「吾是梁苑客枚皋。前因節日,求食於此。君家不知云何見捕。」朗具茶酒。引之與坐。(「坐」原作「求」,据明抄本改。)皋謂朗(「謂朗」原作「近文」,据明抄本改。)曰:「吾元和初,游上元瓦棺閣。第二層西隅壁上,題詩一首。」朗苦請,皋曰:「方心事無悰,幸相悉。他日到金陵,可自錄之。足下之祟,非吾所為。其人不遠,但問他人,當自知。」朗遂白顧道士,舍之。里中有女巫朱二娘,又召令占。巫悉召家人出,唯花紅頭痛未起。巫強呼之出,責曰:「何故如此?娘子不知,汝何不言。」遂拽其臂,近肘有青脈寸余隆起。曰:「賢聖宅於此。夫人何故驚之?」花紅拜,唯稱不由己。朗懼,減價賣之。歷二家,皆如此。遂放之。無所容身,常於諸寺紉針以食。后有包山道士申屠千齡過,說花紅本是洞庭山人戶,共買人家一女,令守洞庭山廟。后為洞庭觀拓北境二百余步,其廟遂除。人戶賣與曹時用,廟中山魅無所依,遂與其類巢於其臂。東吳人盡知其事。(出《乾鐉子》) 

  【譯文】進士曹朗,文宗的時候任松江華亭縣縣令,任期將滿的時候,在吳郡購置一處宅院。又買了一個小婢女,名叫花紅。她的價錢是八萬,容貌非常美,這一家人全部愛怜她。到了秋天,官職被別人接替,縣令曹朗就將他全家人遷入吳郡宅子里。後來將近冬至,曹朗因為新堂的修理沒有完畢,在堂內的西間,存放了二百斤炭。東間窗下有一張床,新舖設的席子,那上面有修車的細蘆葦席十領。往東走是南廈,西廊的北面有一房,當庫房用。一房是花紅和乳母的住處。一間是廚房。到除夕的前一天,曹朗的姊妹和母親都親自動手置辦奠祝用的東西。平底鍋里煎著三升左右的油,旁邊堆著十幾斤炭火,妹妹做餅,家人都在左右,只有花紅沒到。曹朗的母親以為她在睡懶覺,就把她找了來。她又沒什麼事做。曹朗生氣了,用鞭子打她。她便說她頭痛。忽然有一塊大磚飛下來,差一點打中曹朗的母親。不一會兒又有一塊大磚砸到油鍋里。於是人們驚散,廚房里的食器在階下亂作一團。天已經晚了,人們都來到西屋,於是就移到堂上,都抱著小孩。關上堂門,母子相依而坐,汗流如水,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曹朗拿來幾斤炭生上火。頃刻間空中又有轟塌的聲音,火又自己在空中上下飛動。忽然看到東窗下的床上,有一位女子,年齡能有十四五歲,梳兩個發髻,穿黃色短衣,跪在床上,好像模仿人碾茶。曹朗跑過去捉拿她,繞著屋子追也追不上她。她迅速地藏到蘆席堆中,曹朗又上去用腳踏她,踹得她啾啾有聲,於是就消失了。大家坐著到了天明。聽到雞叫,才敢開門。乳母和花紅在西屋熟睡。曹朗讓玉芝觀的顧道士來家作法。幾天后,有一個人長歎說:「我是從梁苑來的客人,我叫枚皋,以前趁著節日,我到這來要飯吃,你家不知為什麼把我捉起來了?」曹朗准備了菜和酒,拉枚皋入坐。枚皋對曹朗說:「我元和初年游過上元瓦棺閣,閣的第二層西牆壁上,題有一首詩。」曹朗苦苦請求枚皋告訴他那首詩的內容。枚皋說:「你正有心事不快樂,仍有幸相互了解。以后到了金陵,你可以抄錄。你家妖怪作祟,不是我干的。那人離此不遠,只要問一問別人,你會知道的。」曹朗就把這事告訴了顧道士。顧道士就舍棄不干了。鄉間有一個女巫叫朱二娘。曹朗又去求她占卜。女巫讓家人全都出去,只有花紅頭痛沒起來。女巫硬把她叫起來攆出去,責備她說:「為什麼這樣呢?娘子不知道,你咋不說?」於是就來拽她的胳膊。她的胳膊近肘處隆起一寸多長的青脈。女巫說:「賢聖就住在這兒,夫人為什麼吃驚了?」花紅下拜,連說自己是身不由己。曹朗害怕了,把她減價賣給了別人。她經過兩家,都這樣。於是就把她放了。她無處容身,常到各寺院去做些針線活維持生計。後來有一個叫申屠千齡的包山道士打此路過,說花紅本來是洞庭山人家共同買的一個女子,讓她守洞庭山廟。後來因為洞庭觀向北拓展了二百多步,那座廟就廢除了。那些人家把她賣給曹朗時,廟中的山妖鬼怪無所依存,就和它們的同類們在她的胳膊上巢居下來。東吳的人們都知道這件事。 

    籽兒

    彭城劉剌夫,會昌中,進士上第。大中年,授鄠縣尉卒。妻王氏,歸其家,居洛陽敦化里第,禮堂之后院。咸通丁亥歲,夜聚諸子侄藏鉤,食煎餅。廚在西廂。小童籽兒,持器下食。時月晦云慘,指掌莫分。籽兒者,忽失聲僕地而絕。秉炬視之,則體冷面黑,口鼻流血矣。擢發炙指,少頃而蘇。復令數夫束縕火循廊之北。於倉后得所持器。倉西則大廁。廁上得一煎餅,溷中復有一餅焉。(出《三水小牘》) 

  【譯文】彭城的劉剌夫,會昌年間考中進士,大中年授鄠縣縣尉他就死了。妻子王氏回到老家,住在洛陽敦化里的宅第的后院。咸通丁亥年,夜間聚集各位子侄來做「藏鉤」的游戲,吃煎餅。廚房在西廂。小僮籽兒,拿著食器來送飯。當時月色昏暗烏云低垂,伸手不見五指。籽兒忽然失聲摔倒而氣絕。人們拿來燈燭一看,只見他身體冰冷,面色發黑,口鼻流血。經過針灸拍打,過了一會他才蘇醒過來。又讓幾個男子捆綁破麻做成火把,順著廊檐向北去尋找。在庫房后邊找到了籽兒所拿的食器。庫房的西頭就是大廁所。在廁所找到了一張煎餅。糞坑里還有一張煎餅。 

    李約

    咸通丁亥歲,隴西李夷遇為邠州從事。有僕曰李約,乃夷遇登第時所使也。愿捷善行,故常令郵書入京。其年秋七月,李約自京還邠,早行數坊,鼓始絕。倦憩古槐下。時月映林杪,余光尚明。有一父皤然,傴而曳杖,亦來同止。既坐而呻吟不絕。良久謂約曰:「老夫欲至咸陽,則蹣跚不能良行。若有義心,能負我乎?」約怒不應,父請之不已。約乃謂曰:「可登背。」父欣然而登。約知其鬼怪也,陰以所得(明抄本「得」作「持」。)哥舒棒,自后束之而趨。時及開遠門,東方明矣。父數請下,約謂曰:「何相侮而見登?何相憚而欲舍?」束之愈急。父言語無次,求哀請命。約不答。忽覺背輕,有物墜地。視之,乃敗柩板也,父已化去。擲於里垣下,后亦無咎。(出《三水小牘》) 

  【譯文】咸通丁亥年,隴西李夷遇是邠州從事。他有個僕人叫李約,李約是李夷遇考中進士的時候就使用的僕人。朴實敏捷還善於走路,所以李夷遇常讓他進京城送信。那年秋天七月,李約從京城回邠州,早早起來,走過幾個住宅區,更鼓才不響了。他很疲倦,在一棵古槐樹下休息。當時月亮映在林梢,余光還比較明亮。有一個白頭發老頭,彎著腰拄著拐杖,也來到槐樹下停下來,坐下之后還呻吟不止。過了好一會兒,他對李約說:「老漢我想到咸陽去,但是腳步不靈不能長時間走路,你要是有義心,能背我嗎?」李約很生氣,堅決不答應。老頭不停地求請。李約就對他說:「你可以趴到我背上來啦!」老頭高興地趴到他背上。李約知道他是鬼怪,暗中把帶在身邊的「哥舒棒」拿出來,從后邊把他綁住往前走。當時到了開遠門,東方已經放亮了。老頭幾次請求下來。李約對他說:「你為什麼欺侮我而騎到我身上?為什麼害怕我又要離去?」捆綁得更緊了。老頭語無倫次,苦苦地哀求。李約就是不答應。忽然覺得背上變輕了,有東西墜落到地上。一看,是一塊爛棺材板子。老頭已變化而去。李約把棺材板子扔到里巷牆下,後來也沒什麼災禍。 

    張縝

    處士張縝,多能善琴。其妻早亡於江陵,納妾甚麗。未旬日,主庖小青衣於灶下得一銅人,長可一寸,色如火。須臾漸大,長丈余,形狀極異。走入縝室,取其妾食之,毛發皆盡。食訖漸小,復如舊形,入灶下而失。(出《聞奇錄》) 

  【譯文】處士張縝,有許多專長,尤其善於彈琴。他的妻子早亡在江陵,又納了一個妾,非常美麗。不到十天,負責做飯的小丫環在灶下拾到一個小銅人,約有一寸來高,顏色像火。不一會就漸漸長大,一丈多高,形狀容貌極其特別。它跑到李縝的屋里,抓住李縝的愛妾就吃,連頭發都吃光了。吃完了它就漸漸變小,又像原來那麼大,回到灶下就消失了。 

    馬舉

    馬舉,常為山南步奏官。間道入蜀,時兵后僻路,絕無人煙。夜至一館,聞東廊下有人語聲,因往告之。有應者云:「中堂有床,自往宿去。」舉至中堂,唯有土榻。求火,答云,無火。求席,隔屋擲出一席,可重十余斤。舉亦壯士,殊不介意。中夜,有一物如猴,升榻而來。舉以鐵椎急擊之,叫呼而走。及明告別,其人怒去。更云:「夜來見伊獨處,令兒子往伴,打得幾死。」舉推其門,不可開。自隙窺之,積壤而已。舉后為太原大將,官至淮南節度使。(出《稽神錄》) 

  【譯文】馬舉,曾經做過山南步奏官。他從小道到蜀地去,那時戰亂后的偏僻小路上,絕對沒有人煙。他夜晚來到一家旅館,聽到東廊下有人說話的聲音,就過去告訴人家。有人答應說:「中堂有床,你自己去睡吧。」馬舉來到中堂,見里邊只有土炕。他要火,有人回答說沒有火。他要席,隔屋扔出來一張席,能有十來斤重。馬舉也是個壯士,一點也不在意。半夜,有一個猴一樣的東西跑到炕上來。馬舉急忙用鐵椎打它,它大呼小叫地跑了。等到天明告別,那人生氣地離去,還說:「夜里見你獨自在那兒,讓兒子去跟你作伴,你打得他差點死了!」馬舉去推那門,推不開。從門縫往里一看,只是土堆而已。馬舉後來是太原大將,官位到淮南節度使。 

    韋琛

    昭義從事韋琛,幼年時,尚在學院。冬節夜,捧書以歸。及寢堂,絕無人,獨廚中有篝火烹油之所。因窺之,則鐺長數尺,久而復低,如是者三四。琛大恐,奔出於門,方見其家。悉於外寢,營享奠之所矣。琛神色慘栗,且告之故。家人咸叱之,以為稚子妄語也。俄頃,廚中有主庖青衣,就鐺作食。仍映小兒於懷抱間。兒踊身索哺,因誤墜鐺中。沸油涌溢,青衣大叫。火已及屋,長幼奔救。或沃以水,焰則轉熾,蓋膏水相激也。乃雜擲瓮盎茵毯之類,久之方滅。火滅,兒已焦矣。闔室驚怖,為之罷節。青衣亦以此發悸而死。(出《唐闕史》) 

  【譯文】昭義從事韋琛,幼年的時候,他還在學校讀書。冬至節那天晚上,他捧著書回家,走到寢堂里,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廚房里有籠火烹油的地方。於是他就向廚房里窺視,就見到有一個幾尺高的平底鍋。時間久了,這鍋又變低了。如此多次。韋琛很害怕,就跑出門來,這才看到自己的家。家人都集中在外寢,開始布置祭奠的場所了。韋琛的神情凄慘悸栗。他就向家人述說了剛才的事。家人全都呵叱他,以為是小孩子胡說八道。片刻之間,廚房里有一個負責做飯的婢女,在平底鍋前做飯,還映現一個小男孩在她懷抱間。小孩蹦蹦達達地要吃奶,於是就掉到平底鍋里。沸騰的油溢出來,婢女大叫。火已經燒到房子上了,男女老少都跑來救火。有的人用水澆,火焰卻變旺了,大概是油水相激的原因。於是就亂扔一些瓶子、罐子、墊子、毯子之類的東西,老半天才救滅。火滅了,那個小孩也燒焦了。全家人吃驚恐懼,因此不過節了。那婢女也因此驚悸成病而死。 

    張謀孫

    廣州副使張謀孫,雖出於闒葺,有口辯,善心計,累為王府參佐。咸通初。從交廣辟,遂為元寮。性貪侈,聚斂不倦。南海多奇貨,若犀像珠貝之類,不可胜計。及府罷北歸,止於汝墳。於郡西三十里,郁陽驛南,汝水之上,构別業,窮極華敞。常鑿一池,欲北引官渠水漲之。或曰:「此處今年太歲所在也。」謀孫誡役夫曰:「掘得太歲則止。」明日及泉,獲一土囊。破之,中有物升余,色白,如粟粒,忽跳躍四散而隱。謀孫遂中暴病,信宿而死。(原闕出處,明抄本作出《三水小牘》) 

  【譯文】廣州副節度使張謀孫,雖然出身貧寒,但是有口才,善心計,連連出任王府參佐。咸通初年,他廣泛地交游,於是成為幕僚。他性情貪婪奢侈,聚斂無厭。南海一帶奇貨很多,比如犀角、像牙、珍珠之類,多得不可胜數。等到他任期已滿,北歸故里,走到汝墳便止步。他在郡西三十里,郁陽驛站之南,汝水之上,建造了別墅,豪華至極。他曾經鑿一水池,想要從北面引官渠里的水灌滿它。有人說:「這地方今年是太歲所在的地方。」張謀孫告訴為他干活的工匠們說:「挖到太歲就停止。」第二天挖到黃泉,得到一個土囊。打破一看,里邊有一种東西,數量一升多一點,顏色是白的,像谷粒,忽然跳躍著四散而隱沒。張謀孫於是得了暴病,兩宿就死了。 

    李黃

    渠州刺史李黃,夏日憩於小廳。見鼠穴中有一人,長數寸,執篲,掃穴前而入。有二人,亦長三二寸,舁一鑊,添水爨薪。須臾,鑊前有一夜叉,執鐵杈,叉一人。披紫袍,執像笏,長三二寸,形色狀貌,乃李也。黃雖懼而不敢驚之。乃咄黃脫衣,入鑊中,須臾而出。黃衣服而入穴中。又見一婦人出火中,乃黃之孀婦,寓岳州久矣。主鑊者挹黃娣入鑊中,須臾,又出。娣服衣亦入穴中。主鑊者亦入。又二人舁鑊入。而擁篲者又掃去其灰盡。數日如此。黃大憂。遣訪其娣。亦無恙。數年方卒。黃十余年方卒。(出《聞奇錄》) 

  【譯文】渠州刺史李黃,夏天在小廳里休息,看到耗子洞里有一個小人,幾寸高,拿著掃帚,掃完了洞前就回去了。又有兩個人,也是二三寸高,抬著一口鍋,添上水,點上火。不一會兒,鍋前有一個夜叉,拿著鐵叉,叉起一個人。這個人穿著紫色袍子,拿著像牙笏板,高二三寸,身形、神色、狀貌,是李黃。李黃雖然害怕,但是不敢驚扰。夜叉呵叱李黃脫去衣服,進到鍋里,一會兒又出來。李黃穿衣就進入洞中。又看見一個婦人從火中出來,此人是李黃守寡的妻子,住在岳州很久了。看鍋的把李黃的小妾叉到鍋里,不多時又出來了。小妾的衣服也進到洞中。看鍋的也進去了。又有二人抬著鍋進洞里。拿掃帚的人又掃去那些灰燼。幾天都是這樣。李黃很愁。派人打聽他的小妾,也安全無恙,幾年后才死。李黃是十幾年之后才死的。 

    宋洵

    進士宋洵,下第南歸。兄波,為金州石泉令。洵以縣邑喧雜,於縣東數里葺一山居。未畢,役者聞山石中有婦人語云:「宋三郎來矣!」及洵居之,因月夜,於書堂側屣步。又自聞石中云:「宋三郎來矣!」駐步聽之,石門忽開。見婦人數輩,再拜笑曰:「請三郎入來。」洵欲走,為數輩所擒。入其室,石門遂閉。僕夫急告波。穿石求之,終不能得。(出《聞奇錄》) 

  【譯文】進士宋洵,當年落第之后取道向南回故鄉。他的哥哥宋波,是金州石泉縣縣令。宋洵因為縣邑里喧鬧嘈雜,在縣東幾里的地方蓋一所山居。還沒有蓋完,干活的人們聽到山石里有一個婦人說道:「宋三郎來了!」等到宋洵住進去之后,趁著月夜,在書堂旁邊散步,又自己聽到石中說:「宋三郎來了!」他停步一聽,石門忽然就開了。他看到里邊有好幾位婦人。婦人們連連下拜,笑著說:「請三郎進來吧!」宋洵想要跑開,被婦人們捉住了。進到里邊,石門就關上了。僕人們急忙告訴宋波,宋波鑿穿石頭尋找,始終沒能找到。 

    張氏子

    唐文德中,京官張,忘其名,寓蘇台。子弟少年,時往文人陸評事院往來,為一美人所悅。來往多時,心疑之,尋病瘠。遇開元觀道士吳守元,云,有不祥之氣。授一以符,果一盟器婢子,背書紅英字。在空舍柱穴中。因焚之,其妖乃絕。聞於劉山甫。(出《北夢瑣言》) 

  【譯文】唐朝文德年間,有一個姓張的京官(忘了他叫什麼名字),寓居在蘇台。與一些少年子弟,時常往來於文人陸平事的院子,被一個美人喜歡上了。來往很長時間了,他心里犯疑,不久便病得消瘦了。遇上開元觀的道士吳守元,他說有不祥之氣。他把一張符交給張氏。張氏一看,符上畫有一件盟器和一位婢女,背面寫了一個紅色的「英」字。地點是在空屋柱子的洞穴中。於是就把符燒了,那妖就絕滅了。這是從劉山甫那里聽來的。 

    僧十朋

    劉建封寇豫章,僧十朋,與其徒奔分寧,宿澄心僧院。初夜,見窗外有光。視之,見團火,高廣數尺。中有金車子,與火俱行。嘔軋有聲。十朋始懼。其主人云:「見之數年矣。每夜,必出於僧堂西北隅地中,繞堂數周,復沒於此。以其不為禍福,故無掘視之者。」(出《稽神錄》) 

  【譯文】劉建封進犯豫章時,僧人十朋和他的弟子們跑到分寧,宿到澄心僧院里。剛入夜,他們看見窗外有光。一看,見到一團火,高和寬各有幾尺。火中有輛飾金的車子,和火一塊行走,「嘔嘔呀呀」地發出響聲。十朋一開始時很害怕,僧院主人說:「這种現像出現多年了。每天夜里,必定出現在僧堂西北的牆邊上,繞著僧堂走幾圈,再在那地方熄滅。因為它不做禍事,所以沒有人挖開地看它是怎麼回事。 

    宜春人

    天祐初,有人游宜春,止空宅中。兵革之后,井邑蕪沒。堂西至梁上,有小窗,窗外隙荒數十畝。日暮,窗外有一物,正方,自下而上。頃之,全蔽其窗。其人引弓射之,應弦而落。時已夕,不能即視。明旦尋之,西百余步,有方杉板,帶一矢,即昨所射也。(出《稽神錄》) 

  【譯文】天祐初年,有一個人游宜春,住在一所空宅子里。戰亂之后,城鄉荒蕪破落。從堂西牆到梁上,有一個個窗。窗外是幾十畝荒地。天黑之后,窗外有一個東西,正方形,從下邊往上來。頃刻之間,把窗全擋上了。這人拉弓射它,它隨著弓弦聲落下去了。當時已是夜間,不能馬上出去看。第二天早晨一找,向西走了一百多步,有一塊方形杉木板,帶著一支箭。這就是昨夜他射中的東西。 

    朱從本

    李遇為宣州節度使,軍政委大將朱從本。本家廄中畜猴。圉人夜起秣馬,見一物如驢,黑而毛,手足皆如人。据地而食此猴,見人乃去,猴已食其半。明年,遇族誅。宣城故老云。郡中常有此怪。每軍城有變。此物輒出。出則滿城皆臭。田頵將敗,出於街中。巡夜者見之,不敢逼。旬月禍及。(出《稽神錄》) 

  【譯文】李遇是宣州節度使,軍政大事都委托大將朱從本去辦。朱從本家馬廄里養著一只猴子。養馬的人夜里起來喂馬,看到一個東西像驢,身上黑色而長毛,手腳都像人。那東西在那里吃那只猴子,見有人來就離開了。猴子已吃掉了一半。第二年,他家遭到滅族的災難。宣城的老人們說:「郡里常有這种怪物,每當軍變城陷的時候,這東西就出現。一出現就滿城都臭。田頵將要敗落的時候,它出現在街上。巡夜的看見了,不敢走近它。十來天禍就來臨。」 

    周本

    信州刺史周本入覲揚都,舍於邸第。遇私諱日,獨宿外齋,張燈而寐。未熟,聞室中有聲划然。視之,見火爐冉冉而升,直傅於屋,良久乃下,飛灰勃然。明日,滿室浮埃覆物,亦無他怪。(出《稽神錄》) 

  【譯文】信州刺史周本到揚都去覲見皇帝,住在官署里。遇上家諱的日子,獨自宿在外屋,他點著燈睡覺。還沒有睡熟,聽到屋里有聲划過。一看,見火爐慢慢地升起來,一直附著到屋頂上,很久才下來。飛灰紛紛揚起。第二天,滿屋浮灰覆蓋著東西,也沒發生別的什麼怪事。 

    王宗信

    唐末,蜀人攻岐還,至於白石鎮,裨將王宗信止普安禪院僧房。時嚴冬,房中有大禪爐,熾炭甚盛。信擁妓女十余人,各据僧床寢息。信忽見一姬飛入爐中,宛轉於熾炭之上。宗信忙遽救之。及離火,衣服并不焦灼。又一姬飛入如前,又救之。頃之,諸妓或出或入,各迷悶失音。有親吏隔驛牆,告都招討使王宗儔。宗儔至,則徐入,一一提臂而出。視之,衣裾纖毫不毀,(「毀」原作「假」,据明抄本改。)但驚悸不寐。訊之,云,被胡僧提入火中,所見皆同。宗信大怒,悉索諸僧立於前,令妓識之。有周和尚者,身長貌胡。皆曰,是此也。宗信遂鞭之數百,云有幻術。此僧乃一村夫,新落發,一無所解。又縛手足,欲取熾炭爇之。宗儔知其屈,遂解之使逸。訖不知何妖怪。(出《王氏見聞》) 

  【譯文】唐朝末年,蜀人攻打岐山回來,走到白石鎮,裨將王宗信住在普安禪院僧房里。當時正是嚴冬,房中有一個大禪爐,炭火燒得很旺。王宗信擁抱十幾個妓女,各自占好床位睡下。王宋信忽然看到一位女子飛進爐里,在炭火上扭曲翻滾。王宗信急忙上去救她。等到離開火一看,她的衣服并沒燒焦。又一位女子飛進去,又救出來。頃刻之間,妓女們有的飛進去,有的被救出來,一個個迷惑憋悶而失聲呻吟。有一位親隨的小吏隔著驛牆告訴都招討使王宗儔。王宗儔來到,就慢慢進屋,一一地提著胳膊拽出來。一看,衣服裙子絲毫也沒燒壞,只是嚇得不能睡覺。問她們,她們說,是被一個胡僧提進火里的。她們看到的都相同。王宗信大怒,把所有的僧人都找來站在眼前,讓妓女們認一認。有一個姓周的僧人,身高相貌像胡人,妓女們都說是他。王宗信就打了他幾百鞭子,說他有幻術。這個僧人其實是一個村民,剛落發當了和尚,什麼都不懂。王宗信又捆了他的手腳,想要拿炭火燒他。王宗儔知道他冤屈,就把他解開讓他跑了。到底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妖怪。 

    薛老峰

    福州城中有鳥石山,山有峰,大鑿三字,曰「薛老峰」。癸卯歲,一夕風雨,聞山上如數千人喧噪之聲。及旦,則薛老峰倒立,峰字反向上。城中石碑,皆自轉側。其年閩亡。(出《稽神錄》) 

  【譯文】福州城中有一座鳥石山,山上有一座峰,峰上鑿了三個大字,叫「薛老峰」。癸卯年,一天晚上風雨大作,人們聽到山上好像有幾千人喧嘩吵鬧的聲音。等到天亮,一看,原來是薛老峰倒立了。峰上的字反過來向上了。城里的石碑,全都自己轉換了方向。這一年閩國滅亡了。 

    歐陽璨

    三傳歐陽璨,住徐州南五十里。有故到城,薄晚方回。不一二里,已昏瞑矣。是夕陰晦。約行三十里,則夏雨大澍,雷電震發。路之半,有山林夾道,密林邃谷,而多鷙獸。生怖懼不已。既達山路,兩勢彌盛。俄見巨物出於面前,裁十余步。長丈余,色正白,亦不辨首足之狀,但導前而行。生恐悸尤極,口常諷大悲神咒,欲朗諷之,口已噤矣,遂心存念之,三數遍則能言矣。誦之不輟,俄失其妖。去家漸近,雨亦稍止。自爾,昏暝則不敢出庭戶之間矣。(出《玉堂閒話》) 

  【譯文】博知古事能寫會唱的歐陽璨,家住在徐州南五十里的地方。他有事到城里去,天傍晚才回來。走出不到一二里,天就已經昏暗了。這天晚上是陰天。大約走了三十里,就夏雨滂沱,雷電大作。路的一半處,有山林夾著道路,林密谷深,鷙禽猛獸很多。歐陽璨恐怖的心情不能自已。走上山路之后,雨勢更大。忽然見一個龐大的東西出現在面前,才離他十幾步遠。那東西一丈多高,純白色,也看不清手腳是什麼樣子。它只是在他前面引導著他往前走。他更加害怕,口里常常念道著大悲神咒。他想要大聲念,口已經念不出來了,於是只好在心里默默地念。念了三五遍就能說話了。他就不停地大聲念。片刻就不見了那妖物。離家漸漸近了,雨也漸漸停了。從此,他一黑天就不敢出門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67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