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六十一
 瀏覽247|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六十一  妖怪三 

    崔季舒 安陽黃氏 齊後主 王惠照 獨孤陀 楊素 滕景貞 元邃 劉志言 素娥 張易之 李承嘉 泰州人 梁載言 范季輔 洛陽婦人 裴休貞 牛成 張翰 南鄭縣尉 李泮 元自虛 

    崔季舒

  北齊崔季舒,位至侍中特進。忽爾其家池中蓮,皆化為人面,著鮮卑帽。又其妻曾晝寢,見一神人,身長丈餘,黑體黑毛,前來逼己。巫曰:「此是五道將軍,入宅者不祥也。」又庭中忽流血,有一白物,大如斛,自天而下,當其子首,未至尺餘,乃滅。季舒又見其家內廳中,有一大手,長丈餘,從地而出,滿室光耀。問左右,皆云不見,尋以非罪見誅。(出《北史》) 

  【譯文】北齊的崔季舒,官位達到侍中特進。忽然有一天,他家池裏的蓮花,全變成人的模樣,戴著鮮卑人的帽子。而且,他妻子曾經大白天睡覺,見到一個神人。神人身高一丈多,滿身黑毛,向前來走近她。巫師說,那神人是五道將軍,他來到宅第裏是不吉祥的。而且,院子裏忽然間流出血水,有一個象斛那麼大的白東西,從天而降,當掉到離他兒子的頭還不到一尺多遠的時候,那白東西就消失了。崔季舒還看到他家的內廳中,有一隻大手,一丈多長,從地裏長出來,滿屋光亮。他問左右的人看見什麼了,左右都說沒看見什麼。不久,他沒罪而被殺。

  安陽黃氏 

  北齊武成時,安陽縣有黃家者,住古城南。其先累世巨富,有巫師占君家財物欲出,好自防守。若去,家即大貧。其家每夜使人分守。夜有一隊人,盡著黃衣,乘馬,從北門出。一隊白衣人,乘馬,從西門出。一隊青衣人,乘馬,從東園門出。悉借問趙虞家此去近遠。當時並忘,去後醒覺,撫心懊悔,不可復追。所出黃白青者,皆金銀錢貨。良之,復見一人,跛腳負薪而來,亦問趙虞,家人念極,命奴擊之。就視,乃家折腳鐺也。自此之後,漸貧,死亡都盡。(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北齊武成時,安陽縣有個叫黃家的人,住在古城南。他的祖先輩輩都巨富。有一個巫師給他占卜,說他家的財物要離去,應該好好防守,如果財物離去了,他家馬上就會很窮。他家每夜都派人分別看守。夜裏,有一隊人,全都穿黃色衣服,騎著馬,從北門走出來;一隊白衣人,騎著馬,從西門走出來;一隊青衣人,騎著馬,從東園門走出來。他們都打聽趙虞家離這多遠。當時人們都忘了財物要離去的事,幾隊人馬離去之後才明白過來。人們非常後悔,但是已經不能去追趕了。走出去的黃、白、青幾隊人,全都是金銀錢貨。很久以後,又見到一個瘸腿人背著柴薪走出來,也打聽趙虞。家人非常憤怒,讓奴僕們打他。走近一看,原來是他家的折了一條腿的鍋。他家漸漸窮了,到他死的時候就什麼都沒有了。

  齊後主 

  北齊後主武平五年,如晉陽,在路,兵人於幕下忽(「忽」原作「無」,據許本改。)唱叫,訊之曰:「見無數人,皆騎小馬如狐,爭揮刀梢,故叫之。」(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北齊後主武平五年的時候,有一次他到晉陽去,正在路上,兵卒們在帳下忽然高聲叫喊。他問兵卒們為什麼叫喊,兵卒們說,他們看見有許多人,都騎著狐狸那麼大的小馬,爭相揮舞著刀槍棍棒,所以他們就大叫。

    王惠照 

  武平末,廣平都省主事王惠照。息休為郡學生,刻木作一小兒,盛衣帶裡,每食必食之,告云:「奴啖。」方自食,自此後迷,為魍魎著之,時餉不飼,則病友垂死。漸不饗菜蔬,要索酒肉。休兄竊取,以火焚之,休病轉困。其家事急,顧工匠刻木,妙寫形狀,為置靈床之處。下語云:「燒燬我如此,重刻何益?」歲餘,休成狂病卒。(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北齊後主武平末年,廣平都省主事是王惠照。息休是郡裏的秀才。他用木頭刻了一個小孩兒,裝在衣袋裏,每頓飯都一定要給它東西吃。告訴它說:「你吃!」它才自己吃。從此以後,息休就變得癡迷了,是鬼怪附體,一旦吃飯的時候忘了給木孩兒東西吃。他就病得要死。漸漸地,他不吃蔬菜,要吃肉喝酒。息休的哥哥偷偷地把小木孩兒拿出來,用火燒了。息休的病變得更重了。他家裏見事情緊急,就雇工匠重新刻了個木孩兒,放在他的靈床下。息休下床說道:「把我燒成這個樣了,重刻有什麼用?」一年多之後,息休變成瘋病病死了。

  獨孤陀 

  隋獨孤陀,字黎邪,文帝時,為延州刺史。性好左道,其外家(「家」原作「甥」,據明抄本改。)高氏,先事貓鬼,已殺其舅郭沙羅,因轉入其家,帝微聞之而不信。其姊為皇后,與楊素妻鄭氏俱有疾。召醫視之,皆曰:「此貓鬼疾。」帝以陀後之異母弟,陀妻乃楊素之異母妹也,由是疑陀所為。陰令其兄穆以情喻之,上又遣左右諷陀。言無有,上不悅,左遷陀,陀遂出怨言。上令左僕射高穎、納言蘇威、大理楊遠、皇甫孝緒雜按之。而陀婢徐阿尼供言,本從陀母家來,常事貓鬼。每以子日夜祀之,言子者鼠也。貓鬼每殺人,被殺者家財遂潛移於畜貓鬼家。帝乃以事問公卿,奇章公牛弘曰:「妖由人興,殺其人,可以絕矣。」上令犢車載陀夫妻,將死,弟詣闕哀求,於是免死除名,以其妻楊氏為尼。先王有人訴其母為貓鬼殺者,上以為妖妄,怒而遣之。及是,乃詔赦訴行貓鬼家焉。陀亦未幾而卒。(出《北史》) 

  【譯文】隋朝的獨孤陀,字黎邪。隋文帝時,他是延州刺史。他喜歡旁門左道。他外祖父家姓高,以前供奉貓鬼,已經害死了他的舅父郭沙羅,於是就搬到他家裏來了。隋文帝暗中察訪到這件事不肯相信。獨孤陀的姐姐是皇后,和楊素的妻子鄭氏都有病,找來醫生一看,都說這是貓鬼病。隋文帝因為孤獨陀是皇后的異母弟,獨孤陀的妻子是楊素的異母妹,因此懷疑是獨孤陀幹的,暗中下令讓獨孤陀的哥哥獨孤穆用親情開導他。皇上又派左右的人去勸他。他說沒有。皇上不高興,降低了他的官職。獨孤陀於是便有了怨言。皇上派左僕射高穎、納言蘇威、大理楊遠、皇甫孝緒一塊去審察他。他的婢女徐阿尼供認,她本來是從獨孤陀的母親家來的,曾經侍奉貓鬼,常常在子日的夜間祭祀貓鬼。說「子」就是老鼠。貓鬼常常殺人,被殺者家裏的財物就暗中移到養貓鬼的人家。隋文帝就向公卿們訊問這件事應該怎麼辦。奇章公牛弘說:「妖由於人而興起,殺了那個人,妖也可以滅絕了。」皇上下令用牛車拉著獨孤陀夫妻,要處死刑。他的弟弟到宮中哀求,於是免他一死,除了他的名,讓他妻子楊氏出家做了尼姑。在這以前,有人說自己的母親是被貓鬼害死的,皇上認為是胡說八道,一怒之下把他遣送到外地去了。到這時,才下詔書赦免了這一家。獨孤陀也不久就死了。

  楊素 

  大業五年,尚書令楊素於東都造宅。潛於宮省,遣人就衛尉少卿蕭吉,請擇良日入新宅。吉知其不終,乃以書一卷付之。此書專是述死喪之事,素開而惡之,乃焚於前庭。素宅內造沉香堂,甚精麗。初成,閉之三日,然後擇日,始開視之,四壁如新血所灑,流於地,腥氣觸人,素甚惡之,竟遇鴆而死。九年,素長子禮部尚書楊玄感,庭中無故有血灑地,玄感懼,遂舉兵反,伏誅。(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隋煬帝大業五年,尚書令楊素在東都建宅院,暗中到宮中,派人到衛尉少卿肖吉那去,求他選個好日子遷入新居。肖吉知道楊素不得善終,就把一卷書交給他。這卷書是專門述說死喪之事的。楊素打開一看很厭惡,就在前庭把它燒了。楊素在宅內建了一個沉香堂,非常精麗。剛建成時,關了三天,然後選日子。剛打開時一看,四壁上灑有鮮血,流在地上,腥氣襲人。楊素非常討厭這事。他終於遇毒酒而死。大業九年,楊素的長子禮部尚書楊玄感的院子裏無緣無故有血灑地。楊玄感恐懼,就起兵造反,終於伏法被殺。

  滕景貞 

  滕景貞在廣州七層寺,永徽中,罷職歸家。婢炊,釜中忽有聲如雷,米上芃芃隆起。滕就視,聲轉壯。甑上生花數十,長似蓮花,色赤如金,俄頃萎滅。旬日,景貞卒。(出《酉陽雜俎》) 

  【譯文】滕景貞住在廣州七層寺。永徽年中,他罷職回到家中。一次,他的婢女做飯,鍋裏忽然有雷一樣的聲響,米眼看著就鼓起來。滕景貞走近去看,聲音變得更響。甑子上生出幾十朵小花,長得象蓮花,顏色象金一樣赤紅,不一會兒就枯萎消失了。十天后,滕景貞死了。

  元邃

  永淳初,同州司功元邃,其母白日在堂坐,忽見屏外有小人騎小馬入來,人長二三尺,馬亦相稱,衣甲具裝,光彩輝日,於庭內巡牆馳走,良久方滅。此後每常欲自殺,合家守之,經年稍怠。母夜臥,以衣置被中自代,便即走出。侍者覺之,分覓,以投於井,比及出之,殆亦絕矣。(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唐高宗永淳初年,陝西同州司功元邃,他的母親大白天在屋裏坐著,忽然看見有一個小人騎著一匹小馬走進來。小人高二三尺,馬也和他相稱,衣服、鎧甲全有,光彩映日,在院子裏沿著牆奔跑,很久才消失。以後她常常想自殺,全家人看守著她。過了一年,人們對她的人看護稍微懈怠了。他母親夜裏睡覺,把衣服放在被子裏代替她自己,就跑了出去。侍候她的人發覺之後,分頭去尋找,她已經投到井裏。等到把她救出來,幾乎已經絕命了。

  劉志言  

  長安劉志言任華州下邽縣尉,此廨素凶,遂於裡內借宅,然宅內不免有怪。婢晨起理髮,梳墮地,婢俯取梳,見床下有布袋,中似有數歲小兒。婢引手取之,袋內跳出。婢驚懼走出,舉家就視,了無所見。志言秩滿而卒。(出《五行記》) 

  【譯文】長安人劉志言任華州下邽縣的縣尉。他住的這所宅第一向不吉利,他就在鄉里借房住。然而宅院裏不免有鬼怪。婢女早晨起來梳頭,梳子掉到地上,婢女彎腰取梳,見床下有一個口袋,裏邊好象有一個幾歲的小孩。婢女伸手去取,小孩從口袋裏跳出來,婢女驚懼地跑出來。全家走近去看,什麼也沒見到。劉志言任期剛滿就死了。

  素娥 

  素娥者,武三思之妓人也。三思初得喬氏青衣窈娘,能歌舞。三思曉知音律,以窈娘歌舞,天下至藝也。未幾,沉於洛水,遂族喬氏之家。左右有舉素娥曰:「相州鳳陽門宋媼女,善彈五弦,(」弦「原作」言「,據明抄本、許本、黃本改。)世之殊色。」三思乃以帛三百段往聘焉。素娥既至,三思大悅,遂盛宴以出素娥。公卿大夫畢集,唯納言狄仁傑稱疾不來。三思怒,於座中有言。宴罷,有告仁傑者。明日謁謝三思曰:「某昨日宿疾暴作,不果應召。然不睹麗人。亦分也。他後或有良宴,敢不先期到門。」素娥聞之。謂三思曰:「梁公強毅之士。非欵狎之人。何必固抑其性?再宴不可無,請不召梁公也。」三思曰:「儻阻我宴,必族其家。」後數日,復宴,客未來,梁公果先至。三思特延梁公坐於內寢,徐徐飲酒,待諸賓客。請先出素娥,略觀其藝。遂停杯,設榻召之。有傾,蒼頭出曰:「素娥藏匿,不知所在。」三思自入召之,皆不見。忽於堂奧隙中聞蘭麝芬馥,乃附耳而聽,即素娥語音也,細如屬絲,才能認辨,曰:「請公不召梁公,今固召之,不復生也。」三思問其由,曰:「某非他怪,乃花月之妖,上帝遣來,亦以多言蕩公之心,將興李氏。今梁公乃時之正人,某固不敢見。某嘗為僕妾,敢無情?願公勉事梁公,勿萌他志。不然,武氏無遣種矣。」言迄更問。亦不應也。三思出。見仁傑。稱素娥暴疾。未可出。敬事之禮。仁傑莫知其由。明日,三思密奏其事,則天歎曰:「天之所授,不可廢也。」(出《甘澤謠》) 

  【譯文】素娥,是武三思的歌妓。武三思當初得到一個姓喬的丫鬟叫窈娘,能歌舞。武三思懂得音樂,他認為窈娘的歌舞,是天下最好的藝術。不久,窈娘淹死在洛水。於是喬氏家族全被殺。有人向武三思推薦素娥說:「相州鳳陽有一家姓宋的一個老太太有一個女兒,善於彈琴,是世上最佳的美人。」武三思就用三百段帛去聘。素娥來到之後,武三思非常喜歡她。於是他舉辦盛大宴會讓素娥出來亮相。公卿大夫全都聚集來了,只有納言狄仁傑稱病不來。武三思很生氣,在席間說了些不滿的話。宴會結束之後,有人告訴狄仁傑。第二天,狄仁傑去拜見式三思,道歉說:「我昨天老病突然發作,不能到會。然而沒有見到麗人,也是我沒有這福分。以後如果還有良宴,我敢不提前到門上來?」素娥聽說了,對武三思說:「狄仁傑是個剛毅之士,不是個輕薄狎狹之人,何必一定罷壓抑他的性情呢?不可能不再舉辦宴會,請不要讓他來了。」武三思說:「如果他敢拒絕我的宴請,我一定殺他全家!」幾天之後,又辦宴會,客人們還沒到,狄仁傑果然先到了。武三思特意把狄仁傑迎進內室,慢慢地飲酒,等待眾賓客。狄仁傑請求讓素娥提前出來,他要領略一下素娥的技藝。於是就放下酒杯,擺好座榻叫素娥出來。過了一會兒,奴僕出來說,素娥藏起來了,不知她在哪里。武三思親自進屋去叫她,全都沒見到。忽然在堂屋深處牆縫中嗅到蘭麝的香氣,就附耳去聽,是素娥說話的聲音。她的聲音象絲一樣細,剛剛可以辨清。她說:「我請你不要找狄仁傑,現在已經把他請來了,我不能再活了。」武三思問為什麼,她說:「我不是別的精怪,是花月之妖,上帝派來的。也是要我用言語迷蕩你的心志,要興李氏天下。如今,仁傑是當代的正直之人,我根本不敢見他。我曾經做過你的僕妾,哪敢無情!希望你好好對待狄仁傑,不要萌生別的想法。不然,你老武家就沒有傳人了。」她說完了,武三思又問,她亦不再答應了。武三思出來,見到狄仁傑,說素娥突然病了,不能出來盡恭敬客人的禮節。狄仁傑不知其中原因。第二天,武三思秘密地向武則天奏明此事。武則天歎道:「上天的安排,不能廢除。」

  張易之 

  張易之將敗也,母韋氏,號阿藏,在宅坐,家人報雲,有車馬騎從甚多,至門而下,疑其內官也。藏出迎之,無所見,又野狐數擎飯甕牆頭而過。未旬日而禍及。垂拱之後,諸州多進雌雞化為雄雞者,則天之應也。(出《朝野僉載》) 

  【譯文】張易之要敗毀的時候,他的母親韋氏,叫阿藏,在家裏坐著,家人報告說,有很多車馬和騎馬的隨從,來到門前就下車下馬,可能是宮內的官員。阿藏出去迎接,什麼也沒看到。另外,野狐幾次擎著飯甕從牆頭上越過。不到十天禍事就到了。武則天垂拱年之後,各州有許多把母雞變成的公雞進獻到宮中來的,這是武則天當政的徵兆。

  李承嘉 

  唐神龍中,戶部尚書李承嘉,不識字,不解書,為御史大夫,兼洛州長史。名判司為狗,罵御史為驢,威振朝廷。西京造一堂新成,坊人見野狐無數,直入宅。須臾堂舍四裂,瓦木一聚,判事筆管,手中直裂。別取筆,復裂如初。數日,出為藤州員外司馬卒。(出《朝野僉載》) 

  【譯文】唐朝中宗神龍年間,戶部尚書季承嘉,不認識字,不懂書,卻是御史大夫,兼洛陽長史。他叫判司是狗,罵禦史是驢,威振朝廷。西京建造一所堂屋剛建成,街坊有人看到無數的野狐直跳進宅中。不一會堂舍四下裂開,瓦木堆積到一起。判事的筆管,在手裏直接就裂開了。他另取一管筆,又裂了。幾日後,貶為藤州員外司馬而死。

  泰州人 

  太定年中,泰州赤水店,有鄭家莊。有一兒,年二十餘,日晏,於驛路上,見一青衣女子獨行,姿容殊麗,問之,云:「欲到鄭縣,待二婢未來,躊躇伺候。」此兒屈就莊宿,安置廳中,供給酒食,將衣被同寢。至曉,門久不開,呼之不應。於窗中窺之,惟有腦骨頭顱在,餘並食訖。家人破戶入,於樑上暗處,見一大鳥,衝門飛出,或云是羅剎魅也。(出《朝野僉載》) 

  【譯文】太定年間,泰州赤水店,有個鄭家莊。莊裏有一個年輕男子,二十多歲,日暮時分,走在驛道上,看見一位青衣女子獨自走路。女子姿容特別美麗。他上前一問,女子說要到鄭縣去,正在等兩個婢女,婢女還沒來,她便躊躇等候。這個年輕人讓女子到莊上住宿,把她安置在廳中,供給她酒飯,拿來衣被與她同寢。到天明,門很久不開,喊他他也不應。從窗子往裏一看,見他只剩下頭骨了,其餘的都吃完了。家人破窗而入,在梁上的黑暗處,見到一隻大鳥,沖著門飛出去。有的人說,這是羅刹鬼。

  梁載言 

  唐懷州刺史梁載言,晝坐廳事,忽有物如蝙蝠,從南飛來,直入口中,翕然似吞一物,腹中遂絞痛,數日而卒。(出《朝野僉載》) 

  【譯文】唐朝懷州刺史梁載言,白天坐在廳堂裏,忽然有一個象蝙蝠的東西,從南邊飛來,一直飛入他的口中,一張一合象吞下一個東西,肚子裏於是就絞痛,幾天後就死了。

  范季輔 

  鄜城尉范季輔,未娶。有美人崔氏,宅在永平裡,常依之。開元二十八年二月,崔氏晨起下堂,有物死在階下。身如狗,項有九頭,皆如人面,面狀不一,有怒者,喜者,妍者,丑者,老者,少者,蠻者,夷者,皆大如拳,尾甚長,五色。崔氏恐,以告季輔。問諸巫,巫言焚之五道,災則消矣。乃於四達路積薪焚之,後數日,崔氏母殂,又數日,崔氏死,又數日,季輔亡。(出《記聞》) 

  【譯文】陝西鄜城縣尉范季輔,沒有娶。有個姓崔的美人,家在永平裏,常常依靠范季輔。開元二十八年二月,崔氏早晨起來走下堂來,見有個東西死在階下,身體象狗,脖子上有九個腦袋,都象人的模樣,面相各不一樣,有怒的、喜的、俊的、醜的、老的、少的、野蠻的、溫和的,都象拳頭那麼大。那東西尾巴很長,五色。崔氏害怕,把這事告訴了范季輔。范季輔向巫師打聽這件事,巫師說把它焚燒在道口,就可以消災。於是就在十字路口堆起柴火燒那東西。過了幾天,崔氏的母親死了。又過了幾天,崔氏死了。又過了幾天,范季輔死了。

  洛陽婦人 

  玄宗時,洛陽婦人患魔魅,前後術者治之不癒。婦人子詣葉法善道士,求為法遣。善云:「此是天魔,彼自天上負罪,為帝所譴,暫在人間。然其譴已滿,尋當自去,無煩遣之也。」其人意是相解之詞,故求祐助,善云:「誠不惜往,乃攜人深入陽翟山中。」絕嶺有池水,善於池邊行禁,久之,水中見一頭髻,如三間屋,冉冉而出,至兩目,睒如電光。須臾雲霧四合,因失所在。(出《廣異記》) 

  【譯文】唐玄宗時,洛陽有一婦人患魔魅之症,前後經許多術士治療都沒治好。婦人的兒子拜見葉法善道士,求他為母親作法除邪。葉法善說:「這是天魔,它在天上犯了罪,被玉帝譴責,暫時留在人間。但是它的譴責期已滿,不久將自動離去,不必特意打發它。」那人認為這是推脫的話,所以要求祐助。葉法善說:「我確實不是不肯去。」於是就帶著人深入到陽翟山中。絕嶺上有一個水池,葉法善在池邊作禁妖邪的法術。作了很久,水中出現一個頭髻,象三間屋那麼大,慢慢露出來。露到兩眼,眨動如電光。不一會兒雲霧四起,就不知它哪里去了。

  裴休貞 

  金吾將軍裴休貞,微時,居教業裡。有客過之,休貞飲客,其弟皆預。日晚客去,休貞獨臥廳事。昏後,休貞醒,繞床有聲曰:「哥哥去娘子。」如此不絕。休貞視呼者,狀甚可畏,繞之不止。休貞懼,跳門呼奴,奴以燈來,其弟亦至。於是怪依燈影中,狀若崑崙,齒大而白,長五尺。休貞弟休元,素多力,擊之以拳,應手有聲,如擊鐵石,怪形即滅。其歲,休貞母殂。(出《記聞》) 

  【譯文】金吾將軍裴休貞,地位低下的時候,住在教業裏。有一客人來拜訪他,裴休貞給那客人酒喝,他的弟弟們都參加了。天晚了客人離去,裴休貞獨自躺在廳堂裏。黃昏後,裴休貞醒了,聽到床周圍有聲音說:「哥哥讓娘子離去。」這樣的聲音不斷出現。裴休貞看那說話的人,樣子很可怕,繞床不止。裴休貞害怕了,跳到門外喊奴婢,奴婢捧著燈來,他的弟弟也來了。於是那怪物依在燈影中,樣子象昆侖山,牙齒很大而且白,五尺長。裴休貞的弟弟裴休元,平素很有力氣,用拳打那怪物。隨著打出去的手有回聲,象打在鐵石之上。那怪物的形狀就不見了。那年,裴休貞的母親死了。

  牛成 

  京城東南五十里,曰孝義坊,坊之西原,常有怪。開元二十九年,牛肅之弟成,因往孝義,晨至西原,遇村人任杲,與言。忽見其東五百步,有黑氣如轜車,凡十餘。其首者高二三丈,餘各丈餘,自北徂南,將至原窮。又自南還北,累累相從。日出後,行轉急,或出或沒。日漸高,皆失。杲曰:「此處常然,蓋不足怪。數月前,有飛騎者,番滿南歸,忽見空中有物,如角馱之像。(」如角「五字原闕,據明抄本補。)飛騎刀刺之,角馱湧出為人,身長丈餘,而逐飛騎。飛騎走,且射之,中。怪道少留,又來踵,飛騎又射之,乃止。既明,尋所射處,地皆有血,不見怪。因遇疾,還家,數日而卒。」(出《記聞》) 

  【譯文】京城東南五十裏,叫孝義坊。孝義坊西邊的原野上,常常有怪物。開元二十九年,牛肅的弟弟牛成,因為要到孝義坊,早晨來到西原,遇到村裏人任杲,就跟他說話。忽然見他以東五百步的地方,有黑氣象喪車似的,一共十幾輛。那為首的一輛有兩三丈高,其餘的各一丈多高。從此往南走,要走到原野的盡頭時,又從南回頭向北來,一輛一輛地跟隨著。日出後,車速較快,有時出現,有時隱沒。太陽漸漸升高,車輛全都消失。任杲說:「這地方常常這樣,不足為怪。幾個月之前,有個騎馬飛奔的人,急速向南歸去。忽然見空中有一個東西,象長角的馱馬。飛騎用刀刺它。長角的馱馬湧出來,變成人,身高一丈多,反而來追飛騎。飛騎跑了,並且回頭射它。射中了。那怪物就停留了一會兒,又來跟隨飛騎。飛騎又射它,它才停止。天亮之後,找到射它的地方,滿地都是血,沒見到怪物。於是得了病,回到家裏幾天就死了。」

  張翰  

  右監門衛錄事參軍張翰,有親故妻,天寶初,生子,方收所生男,更有一無首孩子,在傍跳躍。攬之則不見,手去則復在左右。按《白澤圖》曰。其名曰「常」。依圖呼名。至三呼。奄然已滅。(出《記聞》) 

  【譯文】右監門衛錄事參軍張翰,有一個親友的妻子,在天寶初年生孩子,剛把生下的男孩收起來,又有一個沒頭的孩子在旁邊跳躍。用手去抓他就不見了,手離開就又出現在左右。按照《白澤圖》的說法,無頭的孩子叫「常」。依照圖上的說法喊它的名字,喊到第三遍,就忽然消失了。

  南鄭縣尉 

  南鄭縣尉孫旻,為山南採訪支使,嘗推覆在途,舍於山館。忽有美婦人面,出於柱中,顧旻而笑。旻拜而祈之,良久方滅,懼不敢言也。後數年,選授桑泉尉,在京疾,友人問疾,旻乃言之而卒。(出《記聞》) 

  【譯文】南鄭縣尉孫旻,是山南採訪支使,曾經因複勘獄訟行於旅途,住在山館裏。忽然有一個美麗的婦女從柱子裏出來,看著孫旻笑。孫旻下拜並禱告了很久,那女子才消失。孫旻害怕,沒敢說。幾年之後,他被選授為桑泉縣尉,在京城得了病,朋友問他是怎麼病的,孫旻就說了這件事而死去。

  李泮 

  咸陽縣尉李泮,有甥勇而頑,常對客自言,不懼神鬼,言甚誇誕。忽所居南牆,有面出焉,赤色,大尺餘,跌鼻睔目,鋒牙利口,殊可憎惡。甥大怒,拳毆之,應手而滅。俄又見於西壁,其色白。又見東壁,其色青,狀皆如前,拳擊亦滅。後黑面見於北牆,貌益恐人,其大則倍。甥滋怒,擊數拳不去,拔刀刺之,乃中。面乃去牆來掩,甥手推之。不能去,黑面遂合於甥面,色如漆,甥僕地死。及殯殮,其色終不改。(出《記聞》) 

  【譯文】咸陽縣尉李泮,有個外甥勇猛頑皮,曾經對客人說自己不怕鬼神,說得非常誇張荒唐。忽然有一天,他住室裏的南牆,出來一張臉,紅色,大小有一尺多,趴鼻子,瞘眼,牙齒尖利,非常可惡。李泮的外甥大怒,揮拳打過去,那臉應手而滅。不一會兒,它又出現在西牆上,是白色的,又出現在東牆上,是青色的。樣子都象先前的那個。用拳打,也消失了。後來又有一個黑色的出現在北牆上,樣子更嚇人,大小是先前的一倍。外甥更怒,連擊幾拳也沒離去。拔刀刺它,才刺中。那臉面竟離開牆壁過來遮掩他。他用手推它,不能把它推開。黑臉於是就長到了他的臉上,色如黑漆。他倒地而死。一直到出殯,他的臉色始終不改。

  元自虛 

  開元中,元自虛為汀洲刺史。至郡部,眾官皆見,有一人,年垂八十,自稱蕭老,「一家數口,在使君宅中累世,幸不占廳堂。」言訖而沒。自後凡有吉凶,蕭老為預報,無不應者。自虛剛正,常不信之。而家人每夜見怪異,或見有人坐於簷上,腳垂於地;或見人兩兩三三,空中而行;或抱嬰兒,問人乞食;或有美人,濃妝美服,在月下言笑,多擲磚瓦。家人乃白自虛曰:「常聞廚後空舍是神堂,前人皆以香火事之。今不然,故妖怪如此。」自虛怒,殊不信。忽一日,蕭老謁自虛云:「今當遠訪親舊,以數口為托。」言訖而去。自虛以問老吏,吏云:「常聞使宅堂後枯樹中,有山魈。自虛令積柴與樹齊,縱火焚之,聞樹中冤枉之聲,不可聽。月餘,蕭老歸,縞素哀哭曰:」無何遠出,委妻子於賊手。今四海之內,孑然一身,當令公知之耳。「乃於衣帶,解一小合,大如彈丸,擲之於地,云:」速去速去。「自虛俯拾開之,見有一小虎,大才如繩,自虛欲捉之,遂跳於地,已長數寸,跳擲不已。俄成大虎,走入中門,其家大小百餘人,盡為所斃,虎亦不見。自虛者,亦一身而已。(出《會昌解頤錄》)

  【譯文】開元年間,元自虛是汀州刺史。他來到郡部,眾官都來拜見。有一個人,年近八十,自稱蕭老,說:「我一家幾口人,住在這宅中許多輩子了,還好,沒有侵佔您的廳堂。」說完就不見了。從此以後,凡是有吉凶之事,蕭老一定提前來報告,沒有不應驗的。元自虛為人剛正,常常不信。然而家人常常在夜裏見到怪異現象。或者看到有人坐在房檐上,腳垂到地上來;或者看到三三兩兩的人,在空中行走。有的抱著孩子,向人家要東西吃;有的是美人,化著濃妝,穿著美服,在月下說笑,總是投擲磚瓦。家人就向元自虛說明道:「曾聽說廚房後面的空屋子是神堂,以前的人都用香火敬奉,如今不這樣做,所以妖怪才如此的。」元自虛很生氣,更不信。忽然有一天,蕭老來拜見元自虛說:「我現在要出遠門去訪一位親友,把數口之家託付給您了。」說完就走了。元自虛向老吏請教這件事。老吏說「曾聽說,大人堂後的枯樹中,有山怪。」元自虛讓人堆積柴薪和樹一般高,點火焚燒。聽到樹裏有喊「冤枉」的聲音,慘不忍聞。一個多月之後,蕭老回來了,穿著白色衣服哀哭道:「出遠門不幾天,把妻子兒女委託在賊人之手。如今四海之內,只我孑然一身了。我應該讓你知道知道我啦!」於是就從衣帶上解下一個小盒,象彈丸那麼大。他把盒扔到地上說:「快離開,快離開!」元自虛俯身把盒拾起來打開,見裏面有一隻小老虎,才蒼蠅那麼大。元自虛想捉到它,於是它跳到地上,已經長到幾寸長。它連跳不止,不多時變成一隻大虎,跑到中門裏,將元家大小一百多口人全都咬死。虎也不見了。元自虛也只剩下孑然一身而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63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