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六十 妖怪二
 瀏覽170|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六十  妖怪二 

    庾翼 庾謹 商仲堪 壽頒 李勢 郗恢 庾寔 乞佛熾盤 姚紹 桓振 賈弼之 江陵趙姥 諸葛長民 鹽官張氏 王愉 朱宗之 虞定國 丁譁 富陽王氏 樂遐 劉斌 王徵 張仲舒 蕭思話 傅氏女 郭仲產 劉順 王譚 周登之 黃尋 荊州人 田騷 鄧差 司馬申 段暉 

    庾翼

    庾翼為南蠻校尉南郡太守,夜登廁,忽見廁中一物,頭如方相。兩眼大而有光,從土中出。庾乃攘袂,以拳擊之,應拳有聲,忽失所在。(出《渚宮故事》) 

  【譯文】庾翼當南蠻校尉南郡太守時,有次夜里上廁所,發現廁所里有個怪物,頭像出殯時紙扎的方相神,兩眼很大閃閃發光,慢慢從土里鑽出來。庾翼就赶緊整好衣裳,揮拳向怪物打去,怪物挨打后叫了一聲,頓時消失。 

    庾謹

新野庾謹母病,兄弟三人,悉在侍疾。忽聞床前狗斗聲非常,舉家共視,了不見狗。只見一死人頭在地,猶有血,兩眼尚動,其家怖懼,夜持出於后園中埋之。明旦視之,出在土上,兩眼猶爾。即又埋之,后旦已復出。乃以磚著頭,令埋之,不復出。后數日,其母遂亡。(出《幽冥錄》) 

  【譯文】河南新野縣有個庾謹,母親生病,兄弟三人都在侍護。忽然聽見床前一片狗打架聲,但誰也看不見狗,卻看見地上有個死人的頭,頭上有血,兩眼還在動。家人們十分害怕,趁天黑拿到后園子里埋掉。第二天去看,那人頭又鑽出土來,兩眼還在閃動,就又埋了。后天那人頭又出來了,就用土坯壓在人頭上再埋入土里,這回人頭不出來了。幾天后,母病死去。 

    商仲堪

    晉商仲堪曾從桓玄行,至鶴穴,逢一老公,驅一青牛,形色瑰異。堪即以所乘牛,易而取之。行至零陵溪,牛忽駿駃非常,因息駕顧之,牛乃徑走入江,伺之終日不出。堪心以為怪。未幾玄敗,堪亦被誅戮矣。(出《幽冥錄》) 

  【譯文】晉代時,有個商仲堪曾隨從江州刺史桓玄出行,走到鶴穴時遇見一個老人赶著一頭青牛,商仲堪見那牛長得不同一般,就把自己駕車的牛和老人換了。走到零陵溪那牛忽然飛跑起來,商仲堪就把牛卸下來看看,那牛一直跑進江水中,等了很久也沒有出來。商仲堪感到十分奇怪。不久桓玄起兵失敗,商仲堪也被殺。 

    壽頒

    晉孝武大元十二年,吳郡壽頒道志,邊水為居。渚次忽生一雙物,狀若青藤,而無枝葉,數日盈拱。試共伐之,即有血出,聲在空中,如雄鵝叫,兩音相應,腹中得一卵,形如鴨子,其根頭似蛇面眼。(出《異苑》) 

  【譯文】晉孝武帝大元十二年,吳郡有個叫壽頒的人立志學道,靠江邊住著,看見江邊忽然長出一對奇怪的東西,好像青藤又沒有枝葉,幾天就長到一抱多粗。找人來一齊砍它,一砍就流出血來。這時空中還傳來一种怪叫聲,像公鵝的聲音,兩音相應后,就在怪物的肚子里產了一個卵,像鴨蛋大小,它的根像蛇,還長著蛇的眼睛。 

    李勢

    蜀王李勢宮人張氏,有妖容,勢寵之。一旦,化為大斑理蛇,長丈余。送於苑中,夜復求寢床下。勢懼,遂殺之。復有鄭美人,勢亦寵之,(「之」字原空闕,据明抄本補。)化為雌虎,一夕食勢寵姬。未幾,勢為桓溫所殺。(出《獨異志》) 

  【譯文】蜀王李勢宮中有個宮女張氏,生得很妖艷,李勢十分寵愛她。一天,張氏忽然變成一條大斑紋蛇,有一丈多長。把這蛇送到御苑里,到了夜晚張氏又來要求睡在李勢的床下,李勢害怕,就把她殺了。還有一個鄭美人,李勢也很寵愛,後來鄭美人變成一只母老虎,把李勢寵愛的妃子吃了。過了不久,李勢就讓桓溫殺死了。 

    郗恢

    安帝隆安初,雍州刺史高平郗恢家內,忽有一物如蜥蜴,每來,輒先扣戶,則便有數枚,便滅燈火。兒女大小,莫不驚懼,以白郗,不信,須臾即來。至龍安二年,郗恢與殷仲堪謀議不同,下奔京師,道路遇害,并及諸子。(出《幽冥錄》) 

  【譯文】晉安帝隆安年初,高平人郗恢在陝西雍州當刺史,他家中忽然發現一個像壁虎的怪物。怪物每次來都先敲門,一來就是好幾只。家里人只好吹滅了燈,都十分害怕。家里人把這事告訴郗恢,郗恢不信,說話間怪物就又來了。龍安二年時,郗恢因為和殷仲堪在政見上發生了分歧,就去了京城,走到半路就被殺了,他的兒子們也受到株連被害。 

    庾實

    義熙中,新野庾實妻滎陽毛氏。五月暴晒葦席,忽有三歲女在席下臥,驚怛乃滅,女真形在別床如故。不旬日而女夭。(出《五行記》) 

  【譯文】東晉安帝義熙年間,河南新野縣有個庾實,娶了滎陽女子毛氏為妻。五月的一天,毛氏把床席拿到外面晒晾,忽然看見三歲的女兒在席下躺著,毛氏驚訝的時候那女孩就不見了,這時毛氏的女兒正在另一個床上好好地睡著。不到十天,女兒就死了。 

乞佛熾盤

西秦乞佛熾盤,都長安。端門外又有井,人常宿汲亭水之下,而夜聞磕磕有聲,驚起照視,瓮中如血。中有丹魚,長可三寸,而有寸光。時東羌西虜,互相攻伐,國尋滅亡。(出《異苑》) 

  【譯文】西秦太祖乞佛熾盤,以長安為都城。當時長安端門外有一口井,井上有汲水亭,人們在汲水亭歇息時,夜里常常聽到井里有咯咯的聲音。驚起后點上燈照視,缸里都是如血的紅水,裡面還有三寸長的紅魚,而且發出一寸多長的光。當時東方西方的一些少數民族不斷地互相攻伐,後來西秦終於滅亡。 

    姚紹

    後秦姚泓義熙十三年,遣叔父大將軍紹帥眾攻函谷關。廚人為紹炊飯,氣蒸汗溜輒成血,腥甚。如此積日,紹心惡之,令勿復炊,乞飯於諸軍。后八十日,紹病死,泓為晉將劉裕所擒,斬於建康市。(出《五行記》) 

  【譯文】晉安帝義熙十三年,後秦的姚泓派他的叔父、大將軍姚紹攻打函谷關。當時,廚師為姚紹作飯,飯湯的蒸氣升起后都凝結成了血,腥氣難聞,連著幾天都是這樣。姚紹心里十分厭惡,不准廚師再作飯,每次吃飯都到各部隊去討要。八十天后,姚紹病死,姚泓也被晉軍將領劉裕活捉后在建康(今南京市)的街上斬首。 

    桓振

    桓振在淮南,夜聞人登床聲,振聽之,隱然有聲。求火看之,見大聚血。俄為義師所滅,桓振,玄從父之弟。(出《異苑》。) 

  【譯文】桓振在淮南時,夜里聽見有人上床的聲音。點上燈一看,只見一大堆血。不久,桓振就被義軍殺死。桓振是桓玄的叔伯弟弟。 

    賈弼之

    河東賈弼之,晉義熙中,為琊琅府參軍。夜夢一人,面查丑甚,多須大鼻,詣之曰:「愛君之貌,欲易頭可乎?」弼曰:「人各有頭面,豈容此理?」明晝又夢,意甚惡之,乃於夢中許之。明朝起,不覺,而人見悉驚走。弼取鏡自看,方知怪異。還家,家人悉驚。入內,婦女走藏,曰:「那得異男子。」弼自陳說良久,并遣至府檢閱,方信。后能半面笑,兩手各執一筆俱書,辭意皆美,俄而安帝崩,恭帝立。(出《西明雜錄》,陳校本作出《幽明錄》) 

  【譯文】晉安帝義熙年間,河東人賈弼之在琅琊府當參軍。一天夜里,他夢見一個人,面貌丑惡,鼻子大胡子多。這人對賈弼之說,「我真喜歡你漂亮的臉孔,咱倆換頭,怎麼樣?」賈弼之說,「人各有自己的頭臉,怎麼能換?真是豈有此理!」第二天,賈弼之又作了同樣的夢,心中十分厭惡,就在夢中答應和那人換臉。第二天起來,自己并沒什麼別的感覺,但別人一看見他就嚇得逃走。他回來對鏡子一看,才知自己的臉真的被夢中人換去。回到家里,家中僕人也都大驚,進到屋里,婦女們都嚇得躲起來,說,「那兒來了這麼個又怪又丑的男人?」賈弼之只好解釋了很久,家中的人又派僕人到他供職的府衙里去察問,才相信真是賈弼之。後來,他只有半面臉會笑,還能兩手各拿一支筆寫文章,詞語都很美。不久晉安帝駕崩,恭帝繼位。 

江陵趙姥

江陵趙姥,以酤酒為業。義熙中,屋內土忽自隆起。察為異,朝夕以酒酹土。嘗見一物出,頭似驢,而地初無孔穴。及姥死,鄰人聞土下朝夕有聲,如哭。后人掘宅,見一異物,蠢而動,不測大小,須臾失之,謂土龍。(出《異苑》) 

  【譯文】湖北江陵有個姓趙的老太太以賣酒為生。晉安帝義熙年間,老太太屋里的土地忽然鼓了起來,覺得很怪,就早晚用酒祭洒土地。曾看見土里鑽出一個怪物,頭像驢,當時地上并沒有洞穴。後來老太太死了,鄰居聽見屋中地下總有聲音像在哭。老太太的兒女們掘開宅基地,挖出一個怪物,一會大一會小,還蠢蠢而動,不一會就消失不見了。有人說那怪物叫土龍。 

    諸葛長民

    安帝時,諸葛長民為豫州刺史。有搗衣杵相與語,如人聲,不可解。令移各一處,俱遙相喚。又長民在豫州時,見屋中柱及椽梠間,悉見有如(「如」字原空闕,据明抄本補。)蛇頭。令人以刀砟之,應刃藏隱。或一月,或數十日,輒於夜眠中,驚起跳踉,如與人相打。毛修之嘗與之同宿,駭愕不達此意。長民曰:「此物奇健,非我無以制之。」毛曰:「是何物?」長民曰:「我正見一物甚黑,而有手足,不分明,莫知其形狀。而來輒共斗,深自懼焉。」長民俄而伏誅。(出《五行記》) 

  【譯文】晉安帝時,諸葛長民當豫州刺史。有一次,有幾個搗衣棒棰忽然說了話,聲音和人一樣,但說的是什麼聽不懂。把它們互相分開,隔著很遠棒槌仍然互相招呼談話。還有一次,諸葛長民看見屋里的中柱和椽梁上好像有個蛇在探頭,讓人拿刀砍去,蛇頭立刻躲起來。從那以后,長民常常在睡夢中驚起,又跳又蹦,好像和什麼人打架,這樣鬧騰了好幾十天。當時毛修之曾和諸葛長民同住,見他夢中起來蹦跳,心里很害怕,不知是怎麼回事,就問他。他說,「我是在和怪物打斗。這怪物特別有力氣,除了我別人制不住它。」毛修之問是什麼怪物,諸葛長民說,「這怪物很黑,有手有腳,但看不清它是什麼形狀。每次它來和我斗,我心里也挺害怕。」過了不久,諸葛長民就被殺了。 

    鹽官張氏

    晉末有張氏,在鹽官,閒居端坐,忽聞煎食香。斯須,風吹一盤食至,酒肉肴饌畢備。有黃袍人乘輿來,上床,與張共食。問其姓,含笑不答,久之,登輿而去。后張為孫恩所害而已。(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晉朝末年有個姓張的鹽務官,有一天在家中閒坐,忽然聞到炸食品的香氣。不一會,風吹來一盤吃食放到他面前,盤里酒肉佳肴俱全,接著來了個穿黃袍的人乘車而來,上床和張某一同吃起來。張某問他的姓名,黃袍人笑而不答。過了很久,黃袍人才登車而去。後來姓張的鹽官被孫恩殺害。 

    王愉

    王愉字(「字」原作「自」,据明抄本、陳校本改。)茂和,義熙初,愉在庭中行,帽忽自脫,仍乘空,如人所著。及愉母喪,月朝上祭,酒器在幾上,酒器須臾下地,覆還登床。尋而第三兒綏懷(「綏懷」原作「懷緩」,据陳校本改。)貳伏誅。(出《異苑》) 

  【譯文】王愉,字茂和。晉安帝義熙初年時,有一天王愉在院子里走路,帽子忽然飛上空中,好像空中有人戴著它。後來王愉母親死了,當月的初一設祭品祭奠,供桌上的酒具忽然落到地上,然後這酒具又上了床。不久,王愉的三兒王綏以對朝廷心懷反意被誅殺。 

    朱宗之

    會稽國司理令朱宗之,常見亡人殯,去頭三尺許,有一青物,狀如覆瓮。人或當其處則滅,人去隨復見。凡尸頭無不有此青物者,又云,人殯時,鬼無不暫還臨之。(出《幽冥錄》) 

  【譯文】會稽國的司理令朱宗之,常常看別人家出殯。他每次都看見死人三尺多高的地方有一個青色的東西,像是一個扣著的盆,人一來就不見了,人走了那東西就又出現了,凡是死人的頭上都有這個東西。据說,每當死人入殯時,他的鬼魂都會到場參加。 

    虞定國

    余姚虞定國,有好儀容,同縣蘇氏女,亦有美色,定國嘗見,悅之。后見定國來,主人留宿。中夜,告蘇公曰:「賢女令色,意甚欽之,此夕寧能令暫出否?」主人以其鄉里貴人,便令女出從之。往來漸數,語蘇公:「無以相報,若有官事,其為君任之。」主人喜,自爾后有役召事,往造定國,定國大驚曰:「都未嘗面命,何由便爾。此必有異。」具說之,定公曰:「僕寧當請人之父而 人之女?君復見來,便斫之。」后果得怪。(出《搜神記》) 

  【譯文】浙江余姚人虞定國生得英俊瀟洒,同縣有位蘇氏女子也十分美貌,定國曾見過蘇氏,心里非常喜歡。有一次定國到蘇家去作客,蘇家主人留他住下。夜晚時,定國對主人說,「你家小姐十分美麗,我很敬慕,今晚能不能請小姐出來見一見呢?」主人覺得定國是鄉間很受尊敬的人,就讓女兒出來相見。從此定國和蘇氏女常常來往。定國對蘇氏女的父親說,「你對我如此厚愛,我沒有可報答的,以后你有什麼公事要辦,可以盡管找我。」蘇公聽后很高興。後來蘇公家被派給官府出差役,就來求定國說情。定國大驚說:「我從來沒跟你提過能幫你辦理公事,你為什麼來求我呢?這裡面一定有問題。」蘇公就說了定國和他女兒來往并答應幫忙疏通官府的事。定國氣念地說,我怎麼能既求人之父而又亂人之女呢?以后你只要再看見我到你家,你盡管拿刀砍!」後來蘇公家里果然捉住了那個冒充定國的妖怪。 

    丁譁

    東陽丁譁出郭,於方山亭宿。亭渚有劉散騎,遭母艱,於京葬還。夜中,忽有一婦,自通云劉女(「女」字原闕,据明抄本、陳校本補。)郎,「患瘡,聞參軍統治,故來耳。」譁使前,姿形端媚。從婦數人,命僕具肴饌。酒酣歎曰:「今夕之會,令人無復貞白之操。」丁云:「女郎盛德,豈顧老夫。」便令婦(「婦」原作「婢」,据明抄本改。)取琵琶彈之。歌曰:「久聞忻重名,今遇方山亭。肌體雖朽老,亦足(「亦足」原作「故是」,据明抄本改。)悅人情。」放琵琶,上膝抱頭。又歌曰:「女形雖薄賤,愿得忻作婿。繾綣覯良宵,(「覯」原作「觀」,「宵」原作「覿」,据明抄本改。)千載結同契。」聲氣婉媚,令人絕倒。便令滅火,共展好情。比曉,忽不見。吏云,此亭舊有妖魅。(出《幽冥記》) 

  【譯文】山東東陽人丁譁有一次出了城游玩,在方山亭住下。亭下江邊有位姓劉的散騎官,母親剛去世,從京城奔喪回家。這天深夜,忽然有一個女子,自稱姓劉,來見丁譁說,「我身上生了瘡,聽說你能治,就找你來了。」丁譁讓她往前站,見這女子美麗端庄,身后有幾個侍女跟著,立刻就讓僕從擺上酒宴,和丁譁對飲。酒喝得半醉時,那女子說,「今天和你相會,真擔心自己會失去自持丟失了貞潔的名聲啊!」丁譁說,「像你這樣才貌俱佳的貴人,還會顧慮我這個老頭子會有什麼失禮舉動嗎?」說罷就取來了琵琶,女子邊彈邊唱道,「久聞忻重名,今遇方山亭。肌體雖朽老,亦足悅人情。」唱完就放下琵琶,坐在丁譁腿上,抱著他的頭,又接著唱道:「女形雖薄賤,愿得忻作婿。繾綣覯良宵,千載結同契。」唱得婉轉動人,令人陶醉。唱完,那女子就讓閉了燈,和丁譁同床。天亮時,那女子忽然不見。据有的官員說,這個方山亭過去就常有鬼怪出現。 

    富陽王氏

    宋元嘉初,富陽人姓王,於窮瀆中作蟹斷。旦往視之,見一材,長二尺許,在斷中,而斷裂開,蟹都出盡。乃修治斷,出材岸上。明往視之,材復在斷中,斷敗如前,王又治斷出材,晨視所見如初。王疑此材妖異,乃取內蟹籠中,束頭擔歸,云:「至家,當斧斫然之。」未至家三里,聞籠中窸窣動。轉頭,見向材頭變成一物,人面猴身,一手一足,語王曰:「我性嗜蟹,比日實入水,破君蟹斷,入斷食蟹,相負已爾。望君見恕,開籠出我。我是山神,當相祐助,并令斷大得蟹。」王曰:「汝犯暴人,前后非一,罪自應死。」此物懇告苦(「懇告苦」原作「种類專」,据明抄本改。)請乞放,王回顧不應。物曰:「君何名?我欲知之。」頻問不已,王遂不答。去家轉近,物曰:「既不放我,又不告我何姓名,當復何計,但應就死耳。」王至家,熾火焚之,后寂然無復異。土俗謂之山猱。云,知人姓名,則能中傷人。所以勤勤問王,欲害人自免。(出《搜神記》) 

  【譯文】宋代元嘉初年,富陽有個王某,在河汊里安置了捉蟹的竹柵欄。早上去看,見一塊二尺長的木頭在柵欄里,柵欄卻被弄斷,已攔在柵中的螃蟹全都跑了。王某就把柵欄修好,把那塊木頭扔出去,第二天去看,那塊木頭又在柵欄里,柵欄又被弄壞了,只好又把那塊木頭扔出去。把柵欄修好。第三天早上再去看,又和前一天一樣。王某懷疑那塊木頭是妖物,就把它裝進蟹籠里挑回去,一面走一面說,「到家我就把你這塊木頭劈了燒火!」離家還有三里地時,聽見籠子里有響動,回頭一看,看見那塊木頭變成了一個人面猴身、一手一腳的怪物,對王某說,「我愛吃蟹,前幾天我弄壞你的柵欄進去吃蟹,實在對不起你,請你原諒,把我放走。我是山神,會報答你,讓你今后柵欄中天天都抓住滿滿的蟹。」王某說,「你禍害人,而且前后不是一次,就應該把你弄死。」怪物苦苦哀求放掉他,王只回頭看看不答應。怪物問,「你叫什麼名字?我想知道。」一再地追問,王某就是不出聲。離家不遠時,怪物又說,「你不放我,也不告訴我姓名,我還有什麼辦法呢。看來今天是必死無疑了。」王某到家后,立刻把那塊木頭燒了,以后再也沒出什麼怪事。當地人把這种怪物叫「山猱」,說它如果知道人的姓名,就能加害中傷,所以它才一再問王某姓名,是為了害人來解脫自身。 

    樂遐

    元嘉九年,南陽樂遐嘗在內坐,忽聞空中有人,呼其夫婦名甚急,半夜乃止,殊自驚懼,后數日,婦屋后還,忽舉體衣服悉是血。未一月,夫婦相繼病卒。(出《幽冥記》,明抄本、陳校本作出《幽明錄》) 

  【譯文】宋元嘉九年時,有個南陽人樂遐在家中閒坐,忽然聽見空中有人呼叫他們夫婦的名字,一直喊到半夜才停,樂遐又驚又怕。幾天后,樂遐的妻子從屋后回來,忽然全身的衣服上都是血。沒出一個月,夫妻倆先后病死。 

    劉斌

    劉斌在吳郡時,婁縣有一女,忽夜乘風雨,恍恍至郡城內。自覺去家正一炊頃,衣不沾濡,曉在門上求通,言:「我天使也,府君宜起延我,當大富貴。不爾,必有凶禍。」劉問所來,不自知。后二十許日,劉被誅。(出《幽冥錄》) 

  【譯文】劉斌在吳郡時,婁縣有一個女子夜里忽然乘著風雨恍惚地進了郡城。她自己覺得離家只有一頓飯工夫,雖在風雨中,衣服卻一點也不濕。這女子清晨來到劉斌家門外要求通報拜見劉斌,并說,「我是天使,如果主人請我進去接待我,就會有大富貴,如果不見我,就有凶禍。」劉斌問那女子是從哪里來的,女子自己也不知道。二十多天后,劉斌被殺害。 

    王徵

    元嘉中,交州刺史太原王徵,始拜,乘車出行,聞其前錚錚有聲,見一輛車當路,而余人不見,至州遂亡。(出《幽冥記》,明抄本、陳校本作《幽明錄》) 

  【譯文】宋元嘉年間,太原人王征出任交州刺史,剛拜官時乘車出門,聽見前面發出錚錚的聲音,一看,是一輛車在前面擋住了去路,然而和他同行的人誰也看不見那輛車。結果王征一到了州里就死了。

    張仲舒

    張仲舒,元嘉十七年,七月中,晨夕間,輒見門側有赤氣赫然,后空中忽雨絳羅於其庭,廣七八寸,長五六寸,皆以箋系之。紙廣長亦與羅等,紛紛甚駃。仲舒惡而焚之,信宿,暴疾而死。(出《異苑》) 

  【譯文】宋元嘉十七年七月中,每到早晨和晚上,張仲舒就會看見自家門側有一大團紅色的氣體。後來空中忽然像下雨一樣降下來很多紅色綾羅,都是五六寸長,七八寸寬,用紙帶捆著。紙的長寬和綾羅一樣,從天上往下落時非常快。張仲舒很討厭,就把這些東西都燒了。過了一宿,張仲舒就得了急病突然而死。 

    蕭思話

    蕭思話在清州,常所用銅升,覆在藥廚下。忽於其下,得二死雀。思話歎曰:「升覆雀殯,其不祥乎?」既而被系。(出《宋書》) 

  【譯文】蕭思話在河北清州時,常常把所用的銅升扣在藥櫥下面。這天,他忽然在銅升下發現兩只死雀,他歎息道,「銅升扣著,成了死雀的墳墓,莫非是個不祥的預兆嗎?」不久他就被逮捕入獄。

    傅氏女

    北地傅尚書小女,嘗拆荻作鼠,以狡獪,放地,荻鼠忽能行,徑入戶限。(「限」原作「眼」,据明抄本改。)土中。又拆荻更作,咒之云:「汝若為家怪者,當更行,不者不動。」放地,便復行如前,即掘限內覓,入地數尺,了無所見。后諸女相繼喪亡。(出《列異傳》) 

  【譯文】北地郡傅尚書的小女兒,有一次用蘆葦編了個很狡猾的小老鼠,放在地上那老鼠竟跑了起來,一直鑽進門坎下的土中。她又編了一只,編好以后念咒說,「你如果是要到我家作怪,就再跑,如果不是,你就別動。」放在地上,老鼠又跑了。家里人挖開門坎下的土,入地數尺什麼也沒找到。後來傅尚書家的幾個女兒都先后死去。 

    郭仲產

    郭仲產宅在(「在」原作「見」,据明抄本改。)江陵枇杷寺南。宋元嘉中,起齋屋,竹以為窗欞,竹遂漸生枝葉,長數丈,郁然成林,仲產以為吉祥。及孝建中,被誅。(出《述異記》) 

  【譯文】郭仲產的府宅在江陵枇杷寺的南邊。宋元嘉年間,又蓋了一間齋屋,用竹子作窗欞。後來窗欞上的竹子漸漸生出枝葉,長了好幾丈長,形成個竹林,郭仲產以為這是吉祥的預兆。但到了孝建年間,郭仲產卻被誅殺了。 

    劉順

    宋大明(「明」原作「元」,据陳校本改。)中,頓丘令劉順,酒酣,蚤入妾許眼。晨起,見榻上有一聚凝血,如覆盆形。劉是武人,了不驚怪,乃令作薺,親自切血,染薺食之,棄其有余。后十許載,至元徽二年,為王道隆所害。(出《述異記》) 

  【譯文】宋大明年間,河南頓丘縣令劉順喝醉了酒,早早進入了小妾的屋里睡下。早上起來,看見床上有一灘干血,像是一個扣著的盆。劉順是個勇武的漢子,毫不奇怪,就讓把那塊干血拿去作菜的調料。他親自把血切碎,拌了菜吃,剩下的就都扔掉了。過了十幾年,到元徽二年,劉順被王道隆殺害。 

    王譚

    大明中,琅琊王譚,字思玄,為南陽太守。母喪去職,寄郡城南,設廬位於庭。有一光,大如鴨卵,黃色分明,從東來,入廳事上。俄頃,又二枚續至,其狀如前,良久乃去。自此夕夕來往,或單至雙來,久停則滅,一夜或四五來,如此十許日不見。其年,譚二婢死,明年弟亡,譚患疾,至都而卒。(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宋大明年間,琅琊人王譚,字思玄,任南陽太守。後來因為母親去世,王譚離職,在郡城南邊母親的墳旁蓋了草房,按當時的禮制為母守孝。有一天他看見從東面來了一個像鴨蛋大的東西,閃著黃色的光,進了屋里。不一會又接著來了兩個,和前一個一樣,很久才飛走。從此這怪物夜夜都來,有時是單數,有時是雙數,來後停久了就滅,有時一夜來四五次,後來十幾天不再來了。這一年,王譚的兩個婢女死了,第二年王譚的弟弟死了,他自己也生了病,到京城后去世。 

    周登之

    周登之家在都,宋明帝時,統諸靈廟,甚被恩寵。母謝氏,奉佛法。泰始三年,夏月暴雨,有物形隱煙霧,垂頭,屬廳事前地,頭如大赤馬,飲庭中水。登之驚駭,謂是善神降之。汲水益之,飲百余斗,水竭乃去。二年而謝氏亡,后半歲而明帝崩,登之自此事業衰敗。(出《述異記》) 

  【譯文】周登之家住京城,宋明帝時,派他管理靈廟,對他很寵信。他的母親謝氏,尊奉佛法。泰始三年,夏天的一次暴雨中,煙霧中有一個怪物向堂屋前走來。這怪物低著頭,頭大像個紅馬,飲院子里的雨水。周登之大驚,認為是個吉祥的天神下凡來了,就打了水給它喝。那怪物喝了一百多斗水,喝光就走了。二年后,周登之的母親謝氏去世。過了半年后,宋明帝駕崩,周登之的家業也從此衰敗。 

    黃尋

    後魏宣武帝景明年中,海陵人黃尋,先居家單貧,忽風雨飛錢於其家,后巨富,錢至數萬,其年被誅。(出《五行記》) 

  【譯文】後魏宣武帝景明年中,海陵有一個很窮的人叫黃尋。有一天,忽然風雨把很多的錢吹到他家中,一下子成了富翁,然而就在這年他就被誅殺了。 

    荊州人

    梁元帝天監元年,荊州刑人,殺了,其人不僵,首(「首」原作「手」,据明抄本改。)墮於地,動口張目,血如箭,直上丈余,然後如雨細下。是歲荊州大旱,與晉愍帝督運令史淳於伯同。(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梁元帝天監元年,荊州執行一名犯人死刑。頭砍去后,犯人身子不僵倒,頭掉到地上后,嘴動口張,血像箭似地向上沖了一丈多高,然後像細雨一樣落下來。這一年荊州發生了大旱,和晉愍帝時的督運令史淳於伯的那次一樣。 

    田騷

    田騷,南陽人,梁末,晚暮執弓箭,從婦家還。去余十里,無伴畏懼。遙望前路板頭,有緋衣小兒,急逐之,及到,問曰:「汝何村小兒?」小兒曰:「家在樹頭。」騷謂欺己,謂之曰:「吾長者,與爾童稚共語,何為輕薄見報?」更行百許步,至板頭,道邊有極大樹,小兒徑上樹,狀如猿猴。心以為異,乃張弓繞樹覓,見一物如幡,長數丈高而滅。至家,困病幾死。(出《五行記》) 

  【譯文】梁朝末年,南陽人田騷有天晚上帶著弓箭從妻子家往回走。離家十里地以后,由於沒有同伴,心里有點怕。這時,他遠遠看見前面的坡上有一個穿紅衣的小孩子,就急忙赶上去問,「你是哪個村的孩子?」小孩說:「我家在樹頂上。」田騷以為小孩騙他,就說,「我是個大人,跟你說話,你為什麼不好好回答呢?」走了一百多步,到了坡上,道邊有一棵極大的樹,只見那小孩飛快地上了樹,像猿猴那樣敏捷,田騷十分驚奇,就張起弓搭上箭繞著樹尋找,見樹上有一個像旗幡似的東西,長了幾丈高以后就消失了。田騷回家后就得了病,差點病死。 

    鄧差

    梁鄧差,南郡臨沮人,於麥城耕地,得古銅數斛,因此大富。行值雨,止於皂莢樹下。遇一老公,謂差曰:「君雖富,明年舍神若出。方衰耗之后,君必因火味獲殃。」差以為此叟假稱邪術,妄求施與,都不采錄。明年,宅內見一物,青黑色,似鱉而非,可長二尺許。自出自入,或隱或見,伸縮舉頭,狗見,輒圍繞共吠,吠則縮頭,家人亦不敢触。如此者百余日。后有人种作,黃昏從外入,見之,謂是蚖,乃以鐮砟之,傷其足血,曳腳入稻積下,因失所在。自后遭火。兒侄喪亡,官役連及。差又於道逢估人,先不相識,道邊相對共食,羅布甘美,味皆珍味。二人呼差同飲,謂曰:「觀君二人,游行商估,勢在不豐,何為頓爾珍差美食?」估人曰:「寸光可惜,人生在世,終止為身口耳。一朝病死,安能復進甘美乎。終不如臨沮鄧生,平生不用,為守錢奴耳。」差亦不告姓名,默然歸,至家,宰鵝以自食,動筋咬骨,哽其喉,病而死。(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梁朝時,南郡臨沮人鄧差在麥城耕田時,得到了好幾斛古銅,因而大富。有一次他走路遇雨,在一棵皂莢樹下避雨,遇見一個老者,對鄧差說,「你雖然富了,明年舍神如果出來,你就會衰敗下去,而且會因火而遭災。」鄧差認為這老人是用邪術騙他的錢,根本不理睬他。第二年,鄧差在家里看見一個東西,有點像鱉,青黑色,有二尺多長,自己隨便爬進爬出,時隱時現,伸頭縮腦。狗看見后,都圍著它狂叫。狗一叫它就縮頭,家里人都不敢碰它。這樣過了一百多天后,有一個种田人黃昏回來看見了那怪物,說是「蚖(蜥蜴)」。就用鐮刀去砍,砍傷了它的腳,流出了血,然後把它扔到稻子堆下,後來就不見了。接著家里就著了火,鄧差的兒子和侄子先后死去,官府又接連向鄧差派勞役。後來,鄧差又在路上遇見了兩個商人,在路旁對坐著用餐,看他們羅列的食品都是些珍肴美味。鄧差不認識他們,但兩個商人卻主動招呼鄧差一起喝酒。鄧差說,「我看二位是在外奔波的行商,并不很豐足,怎麼竟這樣大吃豪飲這些美味佳肴呢?」商人說,「一寸光陰一寸金,人生在世,說到底是為了吃穿,一旦病死,還能再吃美味嗎?我們可不像臨沮的那個叫鄧差的人,平生舍不得享用,甘心作守財奴。」鄧差聽了這番話,也沒說自己的姓名,默默地往回走。到家以后,宰了鵝煮了吃,結果讓鵝骨卡住喉嚨憋氣而死。 

    司馬申

    陳後主時,幸臣司馬申任右衛將軍,常譖毀朝臣。后於尚書省晝寢,有鳥啄其口,流血及席。時論以譖毀之效,而陳漸微之征,後主竟降。(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南北朝時,陳後主的近臣司馬申任右衛將軍,常常讒毀朝中的大臣。有一天,司馬申在尚書省的府衙里睡午覺,忽然飛來一只鳥啄他的嘴,血流的滿席都是。對這件怪事,當時的人們議論說這是對讒毀他人的報應,也是朝庭衰敗的預兆。果然不久陳後主投降,國家衰亡。 

    段暉

    段暉,字長祚,有一童子辭歸,從暉請馬。暉戲作木馬與之,童子謂暉曰:「吾泰山府君子,謝子厚贈。」言終,乘木馬,騰空而去。(出魏收《後魏書》) 

  【譯文】段暉,字長祚。有一次,他的一個小僕人辭工回家,向段暉要一匹馬,段暉開玩笑,作了個木馬送給他。那小僕人說,「我是冥府泰山神的兒子,謝謝你贈我這麼重的禮物。」說罷,騎上木馬,騰空而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63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