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五十九
 瀏覽296|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五十九  妖怪一 

    武都女 東方朔 雙頭雞 張遺 翟宣 臧仲英 頓丘人 王基 應璩 公孫淵 諸葛恪 零陵太守女 滎陽廖氏 陶璜 趙王倫 張騁 懷瑤 裴楷 衛瓘 賈謐 劉嶠 王敦 王獻 劉寵 桓溫府將軍 郭氏 

    武都女

    武都有一丈夫,化為女子,美而艷,蓋女(明抄本「女」作「山」)精也。蜀王納為妃,不習水土,欲去,主留之。乃為東平之歌以樂之。無幾物故,王哀之,乃遣五丁之武都。擔土為妃作冢,蓋地數畝,高七丈,上有石鏡。今成都北角(「角」原作「商」,据明抄本改。)武擔是也。(出《華陽國志》) 

  【譯文】甘肅武都有一個男人變化成女子,十分嬌艷美麗,實際上是個女妖。蜀王把這女妖納為妃子。女妖不服水土,想走,蜀王再三挽留,并讓歌伎演唱東平之歌來討她的歡心。沒有多久,那女妖死了,蜀王非常悲哀,派了五名大力士,從那妃子的家鄉武都挑來土為她作墳。墳墓占了好幾畝地,高七丈,上有石鏡。現在成都北城根上的武擔,就是那女妖妃子的墓地。 

    東方朔

    漢武帝東游,至函谷關,有物當道,其身長數丈,其狀像牛。青眼而曜精,四足入土,動而不徙。百官驚懼,東方朔乃請酒灌之,灌之數十斛而消。帝問其故,答曰:「此名憂,患之所生也。此必是秦之獄地。不然,罪人徙作地聚。夫酒忘憂,故能消之也。」帝曰:「博物之士,至於此乎?」(出《搜神記》) 

  【譯文】漢武帝劉徹東巡走到函谷關時,被一個怪物擋住了道。這怪物身長好幾丈,形狀像牛,黑色的眼睛閃閃發光,四只腳深深陷進土中誰也挪不動它,官員們又驚又怕。東方朔出主意讓拿酒灌那怪物,灌了幾十斛酒后,那怪物終於消失。漢武帝問是什麼怪物,東方朔說,「這怪物叫『憂』,是『患』所生的。此地必然是秦監獄的所在地,罪犯們在這里聚在一起,只有喝醉了酒才能忘『憂』,所以我才讓人用酒消除這怪物。」皇帝贊歎說,「你可真是比誰都博學多才的人啊!」 

    雙頭雞

    漢太初二年,大月氏貢雙頭雞,四足一尾,鳴則俱鳴。武帝致於甘泉館,更有余雞媲之,得种類也。而不能鳴,非吉祥也,帝乃送還西域。至西關,雞返顧,望漢宮而哀鳴,言曰:「三七末,雞不鳴,犬不吠。宮中荊棘亂相移,當有九虎爭為帝。」至王莽篡位,將軍九虎之號。其后喪亂弘多,宮掖中并生蒿棘,家無雞犬。此雞未至月支,乃飛,而聲似鶤雞,翱翔云里。(出《拾遺錄》) 

  【譯文】漢朝太初二年,西域的大月氏(讀肉支)國進貢了一只雙頭雞。這雞四只腳一只尾巴,兩只頭如果打鳴時都叫。武帝把它放在甘泉館里,心想如果有其它的母雞和它交配,雙頭雞不就會越來越多了嗎。然而雙頭雞卻從此不再打鳴,武帝認為不吉利,命人送回西域。到了嘉峪關,那雙頭雞突然回頭望著漢家的宮殿哀叫起來,像人言道,「三七末,雞不鳴,犬不吠,宮中荊棘亂相移,當有九虎爭為帝。」後來果然有號稱九虎將軍的王莽篡位。從那以后,戰亂不斷發生,宮庭中荒涼得生出了野草荊棘,老百姓逃荒失所,家中雞犬皆無。那雙頭雞沒到月支就飛走了。聽聲音像是天上的仙鳥鶤雞,一直飛上了云端不見了。 

    張遺

    (《搜神記》「遺」作「遼」) 

  【譯文】桂陽太守江夏張遺,字叔高,居傿(「居」上原有「隱」字,据明抄本刪。「傿」字原闕,据《法苑珠林》三一補。)陵。田中有大樹,十圍余,蓋六畝,枝葉扶疏,蟠地不生谷草。遣客斫之,斧數下,樹大血出。客驚怖,歸白叔高,叔高怒曰:「老樹汗出,此等何怪?」因自斫之,血大流出,叔高更斫之。又有一空處,白頭發翁長四五尺,突出趁(「趁」原作「稱」,据《法苑珠林》三一改。)叔高,叔高以刀迎斫,殺之,四五老翁并出。左右皆驚怖伏地,叔高神態恬然如舊。諸人徐視之,似人非人,似獸非獸,此所謂木石之怪。夔魍魎者乎。其伐樹年中,叔高辟司空御史兗州刺史。(出《法苑珠林》,《法苑珠林》四二作出《搜神記》)桂陽太守張遺,是江夏人,字叔高,家住在傿陵。家附近的田中有株十幾圍粗的大樹,樹蔭能蓋住六畝地,枝葉茂密。樹下的土地不能長庄稼,張遺就派人想把樹砍掉。剛砍了幾斧,樹忽然流出鮮血,砍樹人大驚,跑回去告訴張遺。張遺生氣地說,「這是老樹出汗,有什麼奇怪的?」說罷自己跑去砍,果然一砍就出血。張遺不理繼續砍,樹突然出了個大洞,裡面是空的,從洞時鑽出一個四五尺高的老頭直扑張遺而來,張遺迎面一斧把他砍死。接著又鑽出來四五個老頭,人們嚇得都伏在地上,張遺毫不畏懼,泰然自若地看著。大家仔細看那些老頭,不像人也不像獸,大概就是人們常說的夔龍魍魎之類的木石之怪吧。張遺砍樹這年,被提升為司空御史兼兗州刺史。 

    翟宣

    王莽居攝,東郡太守翟義,知其將篡也,謀舉兵。兄宣,教授諸生滿堂,群雁數十中庭,有狗從而嚙之。皆驚,比救之,皆斷頭。狗走出門,求不知處。宣大惡之,數日,莽夷其三族。(出《搜神記》) 

  【譯文】王莽篡位當政之前,東郡大守崔義知道他將篡位,打算興兵討伐。翟義的哥哥翟宣,當時正在教學生讀書,突然有幾十只雁落在學堂的院中,接著闖進來一條狗扑咬大雁。大家都很吃驚,跑去救雁,救下的雁已經都被狗咬斷了頭,狗跑出門后不知去處。翟宣越想心里越厭惡。果然幾天后,王莽篡位后,誅殺了翟宣、翟義的三族老少。 

    臧仲英

    扶風臧仲英為侍御史,家人作食,有塵垢在焉;炊熟,不知釜處;兵弩自行。火從篋中起,衣盡燒而篋簏如故;兒婦女婢使,一旦盡亡(「亡」原作「之」。据明抄本改。)其鏡,數日后,從堂下投庭中。言:「還汝鏡。」女孫年四歲,亡之,求之不知處,二三日,乃於圊中糞下唬。若此非一。許季山上之曰:「家當有青狗,內中御者名蓋喜,與共為之,誠欲絕之。」殺此(「此」原作「之」,据明抄本改。)狗,遣蓋喜歸鄉里,從之遂絕,仲英遷太尉長史魯相。(出《搜神記》) 

  【譯文】陝西扶風人臧仲英曾任侍御史,他家中常出怪事。作飯時,飯里會被拌上灰土,有時飯作熟了,飯鍋卻不見了。兵器會自己到處走,衣箱會突然起火,裡面衣服全燒毀了但箱子卻完好無損。有時家中女眷們用的鏡子會一齊丟失,幾天后那些鏡子又從房上扔進院子里,同時空中還有聲音說,「還你們鏡子!」這家孫女四歲時突然不見,到處找不到,兩三天后竟發現孫女在廁所糞坑中啼哭。像這樣的怪事不斷出現,臧仲英十分煩惱。後來有個下屬許季山說,「大概你家里有個青狗成了精在作妖。宮內有個車夫叫蓋喜,他也和那青狗一起作怪。」臧仲英非常想除掉禍患,就殺了家中的青狗,并把那個叫蓋喜的車夫遣送回鄉,從此才太平了。後來臧仲英升任為太尉長史、兼任魯相。 

    頓丘人

    黃初中,頓丘界騎馬夜行者,見道中有物,大如兔,兩眼如鏡。跳梁遮馬,令不得前。人遂驚懼墮馬,魅便就地犯之。人懼驚怖,良久得解,遂失魅,不知所往。乃更上馬,前行數里,逢一人相(「相」字原「闕」,据明抄本補。)問訊,(「問」下原有「曰」字,据明抄本刪。)因說向者之事變如此,今相得甚歡。人曰:「我獨行,得君為伴,快不可言。君馬行疾前,我在后相隨也。」遂共行,乃問:「向者物何如,乃令君如此怖?」對曰:「身如兔,眼如鏡,形狀可惡。」人曰:「試顧我眼。」又觀視之,猶復是也,魅就跳上馬,人遂墮地,怖死。家人怪馬獨歸,即行推索,於道邊得之,宿昔乃蘇,說事如此狀。(出《搜神記》) 

  【譯文】魏文帝黃初年間,河南頓丘縣有個人騎馬夜行,看見大道當中有個像兔子般大的東西,兩只眼像鏡子一樣閃光,不斷地蹦跳著擋在馬前,那人被嚇得掉下馬來。那怪物就上去扑咬那騎馬人,過了好久那人才得脫身,怪物也不見了。那人又上馬,往前走了幾里地,遇見一個行人,就向他說了剛才的事,兩個人談得很融洽。行人對頓丘人說,我能和你作伴真是太好了。你現在騎在前面快些跑,我在后面跟著。」於是兩個人一起走。那個行人又問,「剛才你遇見什麼東西把你嚇成那樣?」頓丘人說,「那怪物身子像兔子,眼睛像鏡子,形貌非常丑惡。」那人說,「現在你看看我的雙眼。」頓丘人回頭一看,那人果然就是那怪物變的。說話間怪物就跳上馬,頓丘人一下子被推跌到地下,嚇死了。家人見只有那馬獨自回來了,非常奇怪,就回去找,只見頓丘人躺在道邊。過了一夜他才復蘇,說了他遇見怪物的事。 

    王基

    安平太守王基,家數有怪,使管輅筮之。卦成,輅曰:「君之卦,當有一賤人生一男,墮地,便走入灶中死;又床上當有一大蛇銜筆,大小共視,須臾便去;又鳥來入室,與燕斗,燕死鳥去。有此三卦?」王基大驚曰:「精義之致,乃至於此。幸為處其吉凶。」輅曰:「非有他禍,直以官舍久遠,魑魅魍魎,共為妖耳。兒生入灶,宋無忌之為也;大蛇者,老書佐也;鳥與燕斗者,老鈴下也。夫神明之正者,非妖能亂也;萬物之變,非道所止也;久遠之浮精,必能之定數也。今卦中不見其凶,故知假托之類,非咎妖之征。昔高宗之鼎,非雉所雊;太戊之階,非桑所生。然而妖并至,二年俱興,安知三事不為吉祥?愿府君安神養道,勿恐於神奸也。」后卒無他,遷為安南將軍。(出《搜神記》) 

  【譯文】安平太守王基家里常常出些怪事,就找來會算卦的管輅,讓他算算都發生過什麼怪事。管輅算完后對王基說,「你們家曾有一個女僕生了個孩子,孩子一落地就跑到灶房里死了。你家床上還有過一條大蛇口里銜著筆,看見人們來,大蛇就不見了。還有一次屋里進來一只鳥和燕子斗,鳥把燕子咬死,鳥也飛走。有這樣三卦吧?」王基大驚說,「你的卦算得太准了,真是不可思議。那就再請你算算是吉是凶?」管輅說,「沒有什麼大禍,都因為你的房宅太古老了,就會有很多妖魔鬼怪出來興妖作怪。孩子生下來鑽進了爐灶,這是火神宋無忌干的。大蛇是過去一個老書佐的精魂。鳥和燕子爭斗,是一個早已死去的老門官的魂在作怪。原來神明如果有威嚴,妖物就不敢作怪,萬物的千變萬化,就是多高的道術也不能使它停止。年代久遠的精怪們,它們的能耐是有限的。現在我給你算的卦中并沒有凶卦,可以說明這些小妖小怪不會給你帶來什麼災禍,它們只不過本能地假托蛇、鳥等動物,玩一點小妖術而已。當年漢高祖的天下,雖然有呂雉弄權,但終於還是被消滅掉了。商朝君王太戊的大殿台階上是不會長出桑樹的。然而如果群妖都一齊作怪,鬧上二年,就不敢說剛才給你算的卦中三件怪事都是吉祥的了。唯愿大人安神養道,不要怕那些妖魔作怪。」後來王基一直沒出什麼事,還升任為安南將軍。 

    應璩

    朱建平善相,相應璩曰:「君年六十二,位為常伯。先此一年,當獨見白狗也。」璩年六十一,為侍中,直內省,忽見白狗。眾人悉不見。作急游觀,飲宴自娛,六十二卒。(出《魏志》) 

  【譯文】朱建平很會相面,他給應璩看相后說,「你壽命是六十二歲,那時可以官作到常伯(皇帝的近臣),死的前一年,你會獨自看見一只白狗。」應璩六十一歲時果然當了宮內省的侍中。後來有一次他果然獨自看見一只白狗,別人都看不見。他知道自己只能活到六十二歲,就抓緊時間吃喝玩樂,六十二歲時果然去世。 

    公孫淵

    魏司馬太傅懿平公孫淵,斬淵父子。先時淵家有犬,著朱幘絳衣。襄平城北市,生肉,有頭目,無手足而動搖。占者曰:「有形不成,有體無聲,其國滅亡。」(出《搜神記》) 

  【譯文】三國時,魏國的太傅司馬懿平定公孫淵,殺了公孫淵父子。在這之前,公孫淵家有一條狗,穿著絳衣扎著紅頭巾。還有人在襄平市的街上看見一塊生肉,肉上有頭有眼卻沒有手腳,這塊生肉到處晃蕩。根据這些怪事,算卦的人說:「有形不成,有體無聲,這個國家必亡。」 

    諸葛恪

    諸葛恪為丹陽太守,出獵兩山之間。有物如小兒,伸手欲引人。恪令伸之,仍引去故地,去故地即死。既而參佐問其故,以為神明,恪曰:「此事在《白澤圖》內。曰:『兩山之間,其精如小兒,見人則伸手欲引人,名曰『俟』,引去故地則死。』無謂神明而異之,諸君偶未之見耳。」(出《搜神記》) 

  【譯文】諸葛恪當丹陽太守時,到西山之間去打獵,遇見一個怪物像個小孩,伸手要拉他,諸葛恪就讓他伸手來拉,拉他離開原地,怪物馬上就死了。當時旁邊的官員們問那小孩是不是神靈,諸葛恪說,「這事在《白澤圖》里有,上面說『兩山之間,有一种妖怪像小孩,見人就伸手來拉,名字叫俟,使之離開原來的地方怪物就死。』千萬不要把它當成什麼神靈,你們只是少見多怪罷了。」 

    零陵太守女

    零陵太守史,(闕其名)有女,悅書吏,乃密使侍婢,取吏盥殘水飲之。遂有孕,十月而生一子。及晬,太守令抱出門,兒匍匐入吏懷,吏推之,僕地化為水。窮問之,省前事,太守遂以女妻其吏。(出《搜神記》) 

  【譯文】零陵太守史某的女兒看上了府中的書吏,就偷偷派丫環將書吏洗嗽的剩水喝了,喝了后竟懷上了孕,十月后生了個孩子。孩子滿周歲后,太守讓把孩子抱出門。孩子一見到書吏,就爬到他的懷中,書吏把他推開,倒在地上化為一灘水。太守追問女兒,女兒說了實情,太守就把女兒嫁給了書吏。 

    滎陽廖氏

    滎陽郡有一家,姓廖,累世為盅,以此致富。后取新婦,不以此語之。曾遇家人咸出,唯此婦守舍。忽見屋中有大缸,婦試發之,見有大蛇,婦乃作湯,灌殺之。及家人歸,婦具白其事,舉家驚惋。未幾,其家疾疫,死亡略盡。又有沙門曇游,戒行清苦。時剡縣有一家事盅,人啖其食飲,無不吐血而死。曇游曾詣之,主人下(「下」原作不,据明抄本改。)食,游便咒焉。見一雙蜈蚣,長尺余,於盤中走出,游因飽食而歸,竟無他。(出《靈鬼志》及《搜神記》) 

  【譯文】河南滎陽有個姓廖的人家,輩輩以養殖毒虫為生,并以此致富。後來廖家娶進來一個新媳婦,事先沒告訴她家中養有毒虫。這天家里人都外出了,留新媳婦看家。她見屋里有個大缸,打開一看,見裡面有大蛇,就跑去燒了一鍋開水倒缸里把大蛇燙死了。等家里人回來,新媳說了這事,全家又驚又惋惜。沒過多久,全家就得了瘟疫,幾乎全都病死了。還有一個法名叫曇游的和尚,持戒很嚴恪守清規。當時剡縣也有一家專養毒虫,凡是到他家去的客人,吃了他家的飯喝了他家的水,就會吐血而死。曇游和尚聽說后就到這家去看。主人給他端來食物,他就念起咒來。不一會就見一雙尺多長的蜈蚣從飯碗中爬出來,和尚這才把飯吃了,而且什麼事也沒有。 

    陶璜

    盧王將陶璜掘地,於土穴中得一物,白色,形似蚕,長數丈。大十圍余,蠕蠕而動,莫能名。(「名」原作「多」,据明抄本改。)剖腹,內如豬肪,遂以為臞。甚香美,璜啖一杯,於是三軍盡食之。《臨海異物志》云,土肉正黑,如小兒臂大,長(「大」,「長」原作「長大」,据明抄本、陳校本改。)五寸,中有腸,無目,有三十足,如釵股。大者一頭長尺余,中肉味。又有陽遂虫,其背青黑,腸下白。有五色,長短大小皆等,不知首尾所在。生時體軟,死則干脆。(出《感應經》) 

  【譯文】盧王的部將陶璜,有一次挖地時在地洞中挖出一個東西,這東西白色,形狀像蚕,有好幾丈長十幾圍粗,還不斷地蠕動,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切開它的肚子,內面像豬的脂肪,就用它作了肉羹,很好吃。陶璜先吃了一碗,於是三軍將士們都吃光了。《臨海異物志》這本書里曾說過,有一种名叫「土肉」的東西,顏色是純黑的,像小孩手臂那樣大,五寸長,裡面有腸子,沒有眼睛,有三十只像女人頭釵樣子的腳。「土肉」最大的有一尺多長,可以吃它身子里的肉,和別的肉味一樣。還有一种陽遂虫,背是青黑色,腸下白色,這种虫子有五种顏色,長短大小都一樣,活著時虫子是軟的,死后則變得又干又脆了。 

    趙王倫

    永康初,趙王倫篡位。京師得一鳥,莫能名。倫使人持出,周旋城邑以問人。積日,有一小兒見之,自言曰:「鵂鶹。」即還白倫,倫使更求,又見之,乃將入宮。密籠鳥,并閉小兒。明日視之,封閉如故,悉不見。時倫有目瘤之疾,故言鵂鶹。倫尋被誅。(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東漢恒帝永康年初,趙王倫篡位。當時宮中得了一只怪鳥,不知叫什麼。趙王倫叫人拿出宮去在城里到處問,看誰知道這是個什麼鳥。過了幾天,有個小孩說那鳥叫「鵂鶹」,就回來告訴趙王倫。又命令把那小孩找到宮中,把鳥裝進籠子,把小孩也關押起來。第二天一看,籠子關著,關小孩的門也鎖著,但小孩和鳥都不見了。當時趙王倫眼睛上長個瘤子,所以很討厭那鳥名叫「鵂鶹」(「羞瘤」的諧音)。趙王倫不久就被殺死。 

    張騁

    晉大安中,江夏功曹張騁,乘車周旋,牛言曰:「天下方亂,吾甚極為,乘我何之?」騁及從者數人,皆驚懼,因紿之曰:「令汝還,勿復言。」乃中道還。至家,未釋駕,牛又言曰:「歸何也?」騁益憂懼,秘而不言。安陸具有善卜者,騁從之,卜之曰:「大凶,非一家之禍,天下將有起兵。一郡之內,皆破亡乎。」騁還家,牛(「牛」字原空闕,据明抄本、許本、黃本補。)又人立而行,百姓聚觀。其秋,張昌賊起,先略江夏,誑曜百姓,以漢祚復興,有鳳凰之瑞,聖人當世。從軍者皆絳抹額,以彰火德之祥。百姓波蕩,從亂如歸。騁兄弟并為將軍都尉,未期而敗。於是一郡殘破,死傷者半,而騁家族矣。京房《易妖》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凶。」(出《搜神記》) 

  【譯文】晉代大安年間,江夏縣(今南京)當功曹的張騁有一次乘車出游,拉車的牛忽然說了話,「天下這麼亂,我也賣盡了力氣,你們還坐我的車干什麼?」張騁和同行的人都十分驚恐,就騙那牛說,「我們放你走,你別再說話了行不行?」於是駕著牛車半路上就返了回去。到家后還沒把牛卸下來,牛又說,「回來干什麼?」張騁更加害怕擔憂,但沒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安陸縣有一個善於算卦的,張騁去請他給算一算。算卦的說,「你將有大災難,而且不是一家的禍。天下將有人起兵造反,全郡百姓都要家破人亡了。」張騁回家后,又見那牛站起來用兩條腿走路,很多人圍觀。果然,這年秋天,張昌起兵造反,先占領了江夏,蒙騙百姓說要復興漢朝皇室,并說有鳳凰為他們預兆祥瑞,將有新王降世。造反的軍隊都用紅色抹額頭,說是借火神助威。百姓們人心浮動,不少人投了叛軍。張騁兄弟也都當了叛軍的將軍都尉,不久就都被打敗,全郡都遭到戰亂的蹂躪,百姓死傷了一半,而張騁家被誅滅了九族。西漢易學的創始者京房曾在他的《易妖》中說,「如果牛說了話,就可以按它的話來預卜吉凶禍福。」 

    懷瑤

    晉元康中,吳郡婁縣懷瑤家,聞地中有犬子聲隱隱。其聲上有小穿,大如蚓。懷以杖刺之,入數尺,覺如有物。及掘視之,得犬,雌雄各一,目(「目」原作「穴」,据明抄本改。)猶未開,形大於常犬也。哺之而食,左右咸往觀焉。長老或云,此名犀犬,得之者家富昌,宜當養活。以為目未開,還置穿中,覆以磨礱。宿昔發視,左右無孔,而失所在,瑤家積年無他福禍也。(出《搜神記》) 

  【譯文】晉代元康年間,吳郡婁縣懷瑤家的地下能隱隱聽到小狗的叫聲,聲音是從一個小洞傳上來的,洞有蚯蚓那麼粗。懷瑤用棍往下試探,深入幾尺后,覺得碰到個東西,就把地挖開,挖出了一公一母兩只小狗,眼睛尚未睜開,身形和平常的狗一樣,於是就喂它們吃食。鄰居們都跑來看,其中一位長老說,「這東西叫犀犬,得到它的家里就會富裕興旺,應該好好養活著它。」懷瑤看它們眼還沒睜開,就又放回洞里,用磨石蓋上。第二天揭開看,左右都沒有洞,但犀犬卻不見了。不過懷瑤家以后多年也沒有什麼大福大禍的事發生。 

    裴楷

    晉裴楷家中炊,黍在甑,或變為拳,或化為血,或作蕪菁子。未幾而卒。(出《五行記》) 

  【譯文】晉時有個叫裴楷的人,他家里作飯,把米下鍋里以后,不是變成拳頭就是化成血,有時還變成蔓青菜。過了不久,裴楷就死了。 

衛 瓘

衛瓘家人炊,飯墮地,悉化為螺,出足而行。尋為賈后所誅。(出《五行記》) 

  【譯文】衛瓘家里人作飯,飯洒在地上立刻變成了田螺,而且伸出腳來爬行。過了不久,他就被賈后殺了。 

    賈謐

    賈謐字長淵,元康九年六月,夜暴雷電。謐齋柱陷,壓毀床帳。飄風吹其服,上天數百丈,久乃下。(出《異苑》) 

  【譯文】賈謐字長淵。晉惠帝元康九年六月的一天夜里,突然天降暴雨,雷電交加。賈謐家里屋中的柱子坍倒,把床帳都砸壞了,狂風把他的衣服吹到幾百丈高的天空,過了很久才落下來。 

    劉嶠

    永嘉末,有劉嶠居晉陵。其兄早亡,嫂寡居。夜,嫂與婢在堂中眠,二更中,婢(「婢」原作「嫂」,据明抄本改。)忽大哭,走往其房。云:「嫂屋中及壁上,奇怪不可看。」劉嶠便持刀然火,將婦至。見四壁上如人面,張目吐舌,或虎或龍,千變萬形。視其面長丈余,嫂即亡。(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晉懷帝永嘉年末,有個叫劉嶠的人住在晉陵,他的哥哥早年死了,嫂子寡居。一天夜晚,嫂子和婢女在堂屋里睡覺,二更時分,婢女忽然大哭著跑到劉嶠屋里,說他嫂子屋里和牆上有可怕的怪物。劉嶠點上燈拿著刀跟著丫環來到嫂子屋里,只見四面牆上都有人臉,瞪眼吐舌,一會又出現了龍虎,不斷變化。看那面孔都有一丈多長。嫂子馬上就死了。 

    王敦

    元帝時,王敦在於武昌。鈴下儀杖生花,如蓮花,五六日而萎落。干寶曰:「榮華之盛,如狂花之不可久也。」敦以逆命自死,加戮其尸焉。(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東晉元帝時,王敦在武昌作官。有一天,發現大門前的儀杖上長出花來,形狀像荷花,過了五六天凋謝了。干寶說,「這就像富貴榮華都像盛開的花一樣不會永不衰落。」果然,後來王敦因違抗聖命自殺,還被皇帝派人用刀砍碎了尸體。 

    王獻

    王獻失鏡,鏡在罌中,罌才數寸,而鏡尺余。以問郭璞,曰:「此乃邪魅所為。」使燒車轄以擬鏡,鏡即出焉。(出《搜神記》) 

  【譯文】王獻的鏡子丟了,後來發現鏡子在酒瓮里。瓮口才有幾寸,而鏡子一尺多大。王獻問郭璞這是怎麼回事,郭璞說,「這是妖怪干的。」讓王獻燒了車軸上的銅閂做成一面銅鏡,掉在瓮里的鏡子自己就出來了。 

    劉寵

    東陽劉寵字道弘,居姑熟。每夜,門庭自有血數斗,不知所從來,如此三四日。后寵為折沖將將軍,見遣北征,將行而炊飯盡變為虫,其家蒸炒亦為虫,火愈猛而虫愈壯。寵遂北征,軍敗於檀丘,為徐龕之所殺。(出《搜神記》) 

  【譯文】東陽縣有個劉寵,字道弘,住在姑塾(今江蘇吳縣)。每天夜里他家門口都有好幾斗鮮血,不知從何而來。這樣連續過了三四天。後來劉寵當了折沖將軍,被派到北方打仗。軍隊要開拔時,軍營中作好的飯都變成了虫子,他家人作的飯炒的菜也變成虫子,火越旺虫子長得越大。劉寵北征中,在檀丘被打敗,被徐龕之殺死。 

    桓溫府參軍

    穆帝末年,桓溫府參軍夜坐,忽見屋梁上有伏兔,張目切齒向之,兔來轉近。以刀砟之,見正中兔,而實及傷膝流血。復以刀重砟,又還自傷。幸刀不利,不至於死。(出《幽明錄》) 

  【譯文】晉穆帝末年,大司馬桓溫的公府中有個參軍官夜里值班,忽然看見屋梁上趴著一只兔子,對他瞪著眼睛磨牙發狠。那兔子漸漸爬近了參軍,參軍舉刀砍去,明明看見砍中了兔子,卻把自己的膝蓋砍傷血流不止。參軍又舉刀再砍,還是砍傷自己。幸虧刀不快,沒能把自己砍死。 

    郭氏

    畢修之外祖母郭氏,嘗夜獨寢,喚婢,應而不至。郭屢喚猶爾。后聞蹋床聲甚重,郭厲聲呵婢,又應諾諾不至。俄見屏風上有一面。如方相,兩目如升,光明一屋。手中如簸箕,指長數寸。又挺動其耳目。郭氏道精進,一心至念,凡物乃去。久之,婢輩悉來,云:「向欲應,如有物鎮壓之者,體輕便來。」(出《幽明錄》) 

  【譯文】畢修的外祖母郭氏有一次夜晚獨自睡在屋里,她召喚婢女,不見婢女來。郭氏又喊了幾聲,還是如此。就聽見有很重的腳踏床板的聲音,郭氏大聲呵斥,婢女只是應聲而不來。這時她突然看見屏風上有一個大臉,好像是民間送喪時舉的方相神,兩眼像升那麼大,目光照得屋里通亮,手像簸箕,手指好幾寸長,還不時地扇動耳朵眨巴眼睛。郭氏向來修煉道術,這時心中專注的默念道經,那怪物就消失了。不久婢女來說,「我剛才就想起來侍護你,但覺得有個很重的東西壓著我。現在身子輕爽了我才來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62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