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四十四
 瀏覽313|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四十四  鬼二十九 

    王裔老 張弘讓 寇鄘 呼延冀 安鳳 成叔弁 襄陽選人 祖價 

    王裔老

    華州下邽縣東南三十余里,曰延年里,里西南有故蘭若,而無僧居。唐元和八年,翰林學士白居易丁母憂,退居下邽縣。七月,其從祖兄曰皞,自華州來訪居易,途出于蘭若前。及門,見婦女十許人,衣黃綾衣,少長雜坐,會語于佛屋下,聲聞于門。皞熱行方渴,將就憩,且求飲。望其從者蕭士清未至,因下馬,系韁于門柱。舉首,忽不見,自意其退藏于窗闥之間。從之不見,又意其退藏于屋壁之后。從之,又不見。周視其四旁,則堵牆環然無隙缺。復視其聚談之所,塵埃冪然,無足跡。由是知(「知」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補。)其非人,悸然大異之。上馬急驅,來告居易。且聞其所言,云云甚多,不能殫記。大抵多云王裔老如此,觀其詞意,若相與數其過者。厥所去居易舍八九里,因同往訪焉。其地果有王裔者,即其里人也。方徙居於蘭若之東北百余步,葺牆屋,筑場藝樹僅畢,明日而入。既入。不浹旬而裔死,不越月而妻死,不逾時而裔之二子二婦及一孫亦死。止余一子,曰明進,大恐懼,不知所為。意新居不祥,乃撒屋拔樹。夜徙去,遂免。(出《白居易集》) 

  【譯文】華州下邽縣東南三十余里,叫延年里。里西南有一舊廟,而無僧人居住。唐元和八年,翰林學士白居易母喪,返回下邽縣居住。七月,他的堂兄名皋從華州來探訪白居易。途經廟前,到廟門,看見婦女十人左右,穿著黃綾衣,年少年長的雜亂而坐,正在佛屋下說話,于門前就能聽到聲音。皞走的又熱又渴,要在那休息,想要點水喝。看他隨從的人蕭士清沒到,于是下馬,在門柱上系好韁繩。抬頭,那些人忽然都不見了,自己心想她們退藏在窗門之間,跟著進去也不見。又想她們退藏到屋牆的后面。進去,又沒看見。環視四周,牆壁環繞沒有空缺,再看她們聚集談話的地方,塵埃覆蓋,沒有足跡。因此知道她們不是人,惊悸感到很奇異,上馬急馳,來告訴白居易。又聽他說的話,說了很多,不能全記,大概多數說的王裔如此。看他的詞意,好象相互之間有多次的來往。那地方距離白居易的住舍有八九里,于是共同前往尋訪。那地方果然有叫王裔的,就是那里的人,才搬到廟東北百余步的地方居住。修理房屋、筑場植樹將近完畢,第二天搬進去,進入后,不過十天王裔就死了。不過一個月妻子死了,不過一個季節王裔的二個兒子二個兒媳婦和一個孫子也死了。只剩一個兒子,叫明進。他非常恐懼,不知該怎麼辦,心想新居不吉利,就撒屋拔樹,夜間搬遷離去,于是幸免。 

    張弘讓

    元和十二年,壽州小將張弘讓,娶兵馬使王暹女。淮西用兵方急,令狐通為刺史。弘讓妻重疾累月,每思食,弘讓與具。后不食,如此自夏及秋,乍進乍退,弘讓心終不怠。冬十月,其妻忽思湯餅,弘讓與具之。工未竟,遇軍中給冬衣,弘讓遂請同志王士征妻為饌。弘讓乃去。士征妻饌熟,就床欲進,忽然弘讓妻自額鼻中分半,一手一股在床,流血殷席。士征妻惊呼,告營中。軍人妻諸鄰來,共觀之,競問莫知其由。俄而吏報通,使人檢視。其日又非昏暝,二婦素無嫌怨,遂為吏所錄。弘讓奔歸,及喪所,忽聞空中婦悲泣云:「某被大家喚將看兒去。煩君多時,某不得已,君終不見棄。大家索君懇求耳。」先是弘讓營居后小圃中,有一李樹,婦云:「君今速為某造四分食,置李樹下。君則向樹下哀祈,某必得再履人世也。」弘讓依其言,陳饌,懇祈拜之。忽聞空中云:「還汝新婦。」便聞王氏云:「接我以力。」弘讓如其言接之,俄覺赫然半尸薄下,弘讓抱之。遽聞王氏云:「速合床上半尸。」比弘讓拳曲持半尸到床,王氏聲聲云:「勘其剖處,無所參差。」弘讓盡力與合之,令等其舊。王氏云:「覆之以衾,無我問三日。」弘讓如其教。三日后,聞呻吟,乃云:「思少饘粥。」弘讓以飲灌其喉,盡一杯。又云:「具無相問。」七日則泯如舊,但自項及脊徹尻,有痕如刀傷。前額及鼻,貫胸腹亦然。一年,平復如故。生數子。此故友龐子肅親見其事。(出《乾鐉子》) 

  【譯文】元和十二年,壽州小將張弘讓。娶兵馬使王暹女兒為妻。淮西用兵正危急,令狐通此時為淮西剌史。弘讓的妻子重病已有好幾個月,每當想吃什麼,弘讓就給她准備齊全,後來又不吃。象這樣從夏天到秋天,忽然好忽然壞,弘讓的心意終究不懈怠。冬十月,他的妻子忽然想吃湯餅,弘讓給她准備,工夫沒到,遇到軍中發放冬衣,弘讓于是請志趣相同的王士征的妻子給做食品,弘讓才離開。士征的妻子做好了食品,靠床要給她進食,忽見弘讓的妻子從額鼻中間分為兩半,一手一大腿在床上,流血染紅了床席。士征的妻子吃惊喊叫,報告到軍營里。軍人的妻子和各位鄰居前來,共同觀看,爭相探問沒有知道那原因的。一會兒吏急速通報,派人檢驗。那天又不昏暗,二位婦人平素沒有仇怨,于是被官吏帶走。弘讓跑回來,到喪亡的地方,忽然聽到空中婦人悲傷哭泣說:「我被婆婆叫去看小孩,煩勞你多時,我沒有辦法,你終究不拋棄我,婆婆要你懇求。」先讓弘讓住在營房的后小園中,那里有一棵李子樹。婦人告訴他:「你現在赶緊給我送四分飯,放到李子樹下,你就向樹下哀求祈禱,我就能再踏上人間。」弘讓按著他說的,擺好食品,懇切地祈禱跪拜。忽然聽到空中說:「還給你新媳婦。」就聽到王氏說:「用力接我。」弘讓按照她說的接她,片刻發覺明顯的半具尸體輕輕落下,弘讓抱住她。立刻聽到王氏說:「赶快與床上半尸合上。」等弘讓蜷曲身子持半尸到床,王氏一聲接一聲說道:「看准那剖開的地方,不要有長短不齊。」弘讓盡力給合上,讓她恢復原樣。王氏說:「用被蓋上,三日不要問我。」弘讓象她教的那樣,三日后,聽到呻吟聲,說:「想少喝點稠粥。」弘讓往她嘴里灌使其喝下。喝完一碗,又說:「全都不要再問。」七日就完全如舊,只是從頸項到脊背臀部,有象刀傷的痕跡,前額到鼻貫空到胸腹也是這樣。一年后,平復得象原來一樣。生了幾個孩子。這是故友龐子肅親眼看見的事情。 

    寇鄘

    元和十二年,上都永平里西南隅,有一小宅,懸榜云:「但有人敢居,即傳元契奉贈,及奉其初價。」大曆年,安太清始用二百千買得,后賣與王姁。傳受凡十七主,皆喪長。布施與羅漢寺,寺家賃之,悉無人敢入。有日者寇鄘,出入于公卿門,詣寺求買,因送四十千與寺家。寺家極喜,乃傳契付之。有堂屋三間,甚庳,東西廂共五間,地約三畝,榆楮數百株。門有崇屏,高八尺,基厚一尺,皆炭灰泥焉。鄘又與崇賢里法明寺僧普照為門徒。其夜,掃堂獨止,一宿無事。月明,至四更,微雨,鄘忽身體拘急,毛發如碟,心恐不安。聞一人哭聲,如出九泉。乃卑聽之,又若在中天。其乍東乍西,無所定。欲至曙,聲遂絕。鄘乃告照曰:「宅既如此,應可居焉。」命照公與作道場。至三更,又聞哭聲。滿七日,鄘乃作齋設僧,方欲眾僧行食次,照忽起,于庭如有所見,遽厲聲逐之,喝云:「這賊殺如許人。」繞庭一轉,復坐曰:「見矣見矣。」遂命鄘求七家粉水解穢。俄至門崇屏,洒水一杯,以柳枝扑焉。屏之下四尺開,土忽頹圯,中有一女人,衣青羅裙紅褲錦履緋衫子。其衣皆是紙灰,風拂,盡飛于庭,即枯骨籍焉。乃命織一竹籠子,又命鄘作三兩事女衣盛之。送葬渭水之沙州,仍命勿回頭,亦與設洒饌。自后小大更無恐懼。初郭汾陽有堂妹,出家永平里宣化寺,汾陽王夫人之頂謁其姑,從人頗多。后買此宅,往來安置。或聞有青衣不謹,遂失青衣。夫人令高筑崇屏,此宅因有是焉。亦云,青衣不謹,洩漏游處,由是生葬此地焉。(出《乾鐉子》) 

  【譯文】元和十二年。長安永平里西南角,有一個小宅院,懸挂榜文說,只要有人敢居住,就把房契奉贈給他,只要給他當初的房價。大曆年,安太清始用二百千買到,後來賣給王姁,傳賣共十七個主人,都死了長者,布施給羅漢寺,寺家出租它,全都無人敢入住。有個占卜的人叫寇鄘,在公卿之家出入,到寺院要買,于是送四十千給寺家。寺家非常高興,就把方契給他。有正房三間,很低矮,東西廂房共五間,土地大約三畝,榆樹楮樹幾百棵;門前有高大屏風,八尺高,基厚一尺,都是用炭灰抹的。鄘又成為崇賢里法明寺僧普照門徒。那天夜里,打掃了屋子獨自休息,一宿無事。月明,到四更天,下了小雨,鄘忽然感到身體拘束緊張,毛發象要分裂,心里恐懼不安。聽到一個人的哭聲,好象出自地下。再細聽,又好象在空中。那聲音忽東忽西,沒有固定的地方。要到天亮時,聲音才斷絕。鄘告訴普照:「房子即使這樣,還是可以居住的。」讓普照給作道場。到了三更,又聽到哭聲。滿七天,鄘作齋飯招待僧人。剛要讓眾僧坐定吃飯,普照忽然起來,在院子好象看見了什麼,就厲聲叫喊追逐,喝道:「這賊殺了這麼多人!。」在院子里繞了一圈,又坐下說:「看見了看見了。」于是讓鄘要七家的髒水糞便,一會兒到門的高大屏風前,洒水一杯,用柳枝扑在上面,屏風下邊四尺裂開,土突然掉落,中間有一女人,穿著青羅裙紅褲子黃鞋紅衫子,那衣都是紙灰,風一吹,在院里飛盡,就露出了紛亂的枯骨。讓編織一個竹籠子,又讓鄘作三兩件侍女衣服裝上,送到渭水的沙洲安葬,仍然命令不須回頭,也給擺設了酒食。從那以后大人小孩再沒有恐懼。當初郭汾陽有個堂妹,出家在永平里宣化寺。汾陽王夫人摩拜她的小姑子,跟隨的人很多,後來買了這個宅第,安置來往的人。有人聽說有個婢女不謹慎,就失去了婢女,夫人讓修筑高大的屏風,此宅于是就有這些事;也有的說,婢女不謹慎,泄漏這個游覽的地方,因此活埋在這里。 

    呼延冀

    咸和中,呼延冀者,授忠州司戶,攜其妻之官。至泗水,遇盜。盡奪其財物,乃至裸衫。冀遂與其妻於路旁訪人煙。俄逢一翁,問其故,冀告之。老翁曰:「南行之數里,即我家,可與家屬暫宿也。」冀乃與老翁同至其家。入林中,得一大宅,老翁安存一室內,設食遺衣。至深夜,親就冀談話。復具酒肴,曰:「我家唯有老母。君若未能攜妻去,欲且留之,伺到官再來迎,亦可。我見君貧,必不易相攜也。」冀思之良久,遂謝而言曰:「丈人既憫我如是,我即以心素托丈人。我妻本出官人也,能歌,仍薄有文藝。然好酒,多放蕩。留之后,幸丈人拘束之。」老翁曰:「無憂,但自赴官。」明日,冀乃留妻而去。臨別,妻執冀手而言曰:「我本與爾遠涉川陸,赴一薄官,今不期又留我于此。君若不來迎我,我必奔出,必有納我之人也。」泣淚而別。冀到官,方謀遠迎其妻。忽一日,有達一書者,受之,是其妻書也。其書曰:「妾今自裁此書,以達心緒,唯君少覽焉。妾本歌妓之女也,幼入宮禁,以清歌妙舞為稱。固無婦德婦容。及宮中有命,掖庭選人,妾得放歸焉。是時也,君方年少,酒狂詩逸,在妾之鄰。妾即不拘,君亦放蕩。君不以妾不可奉苹蘩,遂以禮娶妾。妾既與君匹偶,諸鄰皆謂之才子佳人。每念花間同步,月下相對,紅樓戲謔,錦闈言誓。即不期今日之事也。悲夫!一何義絕。君以妾身,棄之如屣,留于荒郊,不念孤獨。自君之官,淚流莫遏。思量薄情,妾又奚守貞潔哉。老父家有一少年子,深慕妾,妾已歸之矣。君其知之。」冀覽書擲書,不胜憤怒,遂拋官至泗水。本欲見老翁及其妻,皆殺之。訪尋不得,但見一大塚,林木森然。冀毀其塚,見其妻已死在塚中,乃取尸祭,別葬之而去。(出《瀟湘錄》)。 

  【譯文】咸和年間,呼延冀,被授予忠州司戶,攜帶他的妻子上任,到達泗水,遇到強盜,把他們的財物全都奪去,致使他們赤身露體。冀就和他的妻子在路旁尋找人家。一會兒遇見一個老翁,問他們原因,冀告訴了他。老翁說:「向南走幾里,就是我家,可以和家屬暫住。」冀就和老翁一同到他家。進入林子里,看見一大宅院。老翁把他們安排在一屋內,擺設飯食贈送衣服。到了深夜,親自與冀談話,又准備了酒菜。說:「我家只有老母,你如果不能攜帶妻子離去,要暫且留下她,等到任再來迎接,也是可以的。我看你貧窮,一定不适合攜帶家眷呀。」冀想了很久,于是拜謝說道:「丈人既然如此怜憫我,我就誠心誠意托付于丈人。我妻本來出自官宦人家,能歌,還略微有些文藝才能,可是喜歡酒,放蕩成性,留下她以后,希望丈人約束她。」老翁說:「不用擔心,你自管去赴任。」第二天,冀就留下妻子而離開。臨分別時,妻子拉著冀的手說道:「我本來與你遠涉水陸,奔赴一小官,現在沒想到又留我在這里。你如果不來接我,我一定私奔離開,一定有要我的人。」哭泣洒淚而別。冀到任,正想遠道去接他的妻子,忽然一天,來了一個傳達信的人,接受了,是他妻子的信。那信中說:「我現在親自寫這封信,來表達我的心緒,希望你慢慢地看。我本來是個歌妓的女兒,幼時進入宮廷,憑著清歌妙舞而出名,本來就沒有婦德婦容,直到宮中有了命令,選入宮中旁舍,才得以放出回家。那時,你正年少,喝酒縱情寫詩豪放,在我的鄰舍,我既然不拘謹,你也放蕩不羈。你不因為我不會做家務,就按照禮儀娶我。我與你成為配偶,各位鄰里都認為是才子佳人。每當想起在花間共同散步,月下相對,紅樓戲笑,錦闈中發誓,就沒想到今天的事情,可悲呀!因何情義絕斷,你把我的身體象鞋一樣拋棄,留在荒郊野外,不考慮我孤獨。從你上任,眼淚流的不能制止,想到你的薄情,我又為什麼堅守貞潔呢?老父家有一個少年兒子,很愛慕我,我已經歸他了,現在讓你了解這一切。」冀看完信扔掉信,無比憤怒。于是棄官到泗水,本來想看見老翁和他的妻子,都殺掉,卻尋找不著,只見一個大墳,林木繁密。冀毀掉那墳,看見他的妻子已死在墳中,就取出尸體祭奠,另外安葬而離開。 

    安鳳

    安鳳,壽春人,少與鄉里徐侃友善,俱有才學。本約同游宦長安,侃性純孝,別其母時,見母泣涕不止,乃不忍離。鳳至長安,十年不達,恥不歸。后忽逢侃,攜手敘闊別,話鄉里之事,悲喜俱不自胜。同寓旅舍數日,忽侃謂鳳曰:「我離鄉一載,我母必念我,我當歸。君離鄉亦久,能同歸乎?」鳳曰:「我本不勤耕鑿,而志切於名宦。今日遠離鄉國,索米於長安,無一公卿知。十年之漂蕩,大丈夫之氣概,焉能以面目回見故鄉之人也?」因泣謂侃曰:「君自當寧親,我誓不達不歸矣!」侃留詩曰:「君寄長安久,恥不還故鄉。我別長安去,切在慰高堂。不意與離恨,泉下亦難忘。」鳳亦以詩贈別曰:「一自離鄉國,十年在咸秦。泣盡卞和血,不逢一故人。今日舊友別,羞此漂泊身。離情吟詩處,麻衣掩淚頻。淚別各分袂,且及來年春。」鳳猶客長安。因夜夢侃,遂寄一書達壽春。首敘長安再相見,話幽抱之事。侃母得鳳書,泣謂附書之人曰:「侃死已三年。」卻到長安,告鳳,鳳垂泣歎曰:「我今日始悟侃別中『泉下亦難忘』之句。」(出《瀟淚錄》)。 

  【譯文】安鳳是壽春人,年少時與鄉里徐侃友好,都有才學。本來約定一起到長安去做官,徐侃本性非常孝順,告別他母親時,看見他母親泣涕不止,就不忍心離開。鳳到了長安,十年未得通達,認為恥辱不回家。後來忽然遇見徐侃,攜手共敘闊別之情,談論鄉里的事情,一同住在旅館里多日。忽然徐侃對安鳳說:「我離開家鄉一年了,我母親一定想念我,我應該回去了。你離開故鄉也很久了,能和我一起回去嗎?」鳳說:「我本來就不勤于耕作,卻志向懇切于功名官位,現在遠離故鄉,求富貴于長安,沒有一個公卿了解,十年的漂泊流蕩,大丈夫的氣概,怎麼能憑這面目回去見故鄉的人呢?」于是哭泣對侃說:「你自己應該回去看望親人,我發誓不達目的決不回去!」徐侃留詩道:「君寄長安久,恥不還故鄉。我別長安去,切在慰高堂。不意與離恨,泉下亦難忘。」安鳳也以詩贈別道:「一自離鄉國,十年在咸秦。泣盡卞和血,不逢一故人。今日舊友別,羞此漂泊身。離情吟詩處,麻衣掩淚頻。淚別各分袂,且及來年春。」鳳還客居長安。因為夜夢徐侃,于是寄一封信送到壽春,先敘述了長安再次相見,談論遠大抱負的事情。徐侃的母親得到安鳳的信,哭著對寄遞書信的人說,徐侃已死三年了。送信人回到長安,告訴安鳳,鳳垂淚歎道:「我今天才明白徐侃贈詩中『泉下亦難忘』這句話。」 

    成叔弁

    元和十三年,江陵編戶成叔弁有女曰興娘,年十七。忽有媒氏詣門云:「有田家郎君,愿結姻媛,見在門。」叔弁召其妻共窺之,人質頗不愜,即辭曰:「興娘年小,未辦資裝。」門外聞之,即趨入曰:「擬田郎參丈人丈母。」叔弁不顧,遽與妻避之。田奴曰:「田四郎上界香郎,索爾女不得耶?」即笑一聲,便有二人自空而下,曰:「相呼何事?」田曰:「成家見有一女,某今商量,确然不可。二郎以為何如?」二人曰:「彼固不知,安有不可?幸容言議。況小郎娘子魂識已隨足下,慕足下深矣。黎庶(「庶」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補。)何知?不用苦怪。」言訖,而興娘大叫于房中曰:「嫁與田四郎去。」叔弁既覺非人,即下階辭曰:「貧家養女,不喜觀矚。四郎意旨,敢不從命。但且坐,與媒氏商量,無太匆匆也。」四人相顧大笑曰:「定矣。」叔弁即令市果實,(「實」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補。)備茶餅,就堂垂帘而坐。媒氏曰:「田家意不美滿,四郎亦太匆匆。今三郎君總是詞人,請聯句一篇然後定。」眾皆大笑樂曰:「老嫗但作媒,何必議他聯句事。」媒氏固請,田郎良久乃吟曰:「一點紅裳出翠微。秋天云靜月離離。」田請叔弁繼之,叔弁素不知書,固辭,往復再四。食頃,忽聞堂上有人語曰:「何不云:『天曹使者徒回首,何不從他九族卑?」言訖,媒與三人絕倒大笑曰:「向道魔語,今欲何如?」四人一時趨出,不復更來。其女若醉人狂言,四人去后,亦遂醒矣。(出《河東記》) 

  【譯文】元和十三年。江陵普通百姓成叔弁有個女兒叫興娘。十七歲。忽然有個媒人進門說:「有個田家公子,愿與你家結成姻緣。現在門外。」叔弁召呼他的妻子一起看他,長相很不滿意,就推辭說:「興娘年齡小,沒有備辦資產嫁妝。」門外聽說了,就急忙走進屋說:「田郎參拜丈人丈母。」叔弁不看,就與妻回避他。田奴說:「田四郎是上界香郎,要你的女兒還不行嗎?」就笑了一聲,便有兩個人,從空中落下來,說:「招呼我們有什麼事?」田說:「成家現有一女兒,我現在和他們商量,确實不愿意,二位公子認為如何?」二人說:「他本來不知道,怎麼能不可以,希望讓我和他們談談。況且小公子和小娘子靈魂已相識,已經跟隨了你,深深地愛慕你,黎民百姓怎麼能明白,不要太責備他。」說完,興娘在房中大叫道:「嫁給田四郎去!。」叔弁已經感覺到不是正常人,就下階辭謝道:「貧家養活的小女兒,不喜歡觀看,四公子的旨意,怎敢不從命?只是暫且坐下,和媒人商量商量,不要太匆忙。」四人相看大笑道:「定了。」叔弁就讓人去買果品,准備茶飯,在堂上垂帘而坐。媒人說:「田家認為也不美滿,四公子也太匆忙,現在三公子畢竟是個詞人,請聯句一篇然後再定。」眾人都大笑樂道:「老太婆只是作媒何必說讓他聯句的事。」媒人堅持請聯句,田公子過了很久才吟道:「一點紅裳出翠微,秋天云靜月離離。」田請叔弁接著聯。叔弁本來不知書,堅決推辭,往復再三,一頓飯的工夫,忽然聽到堂上有人說道:「為什麼不說,天曹使者徒回首,何不從他九族卑。」說完,媒婆與三人笑得前仰后合道:「才剛說鬼話,現在要怎麼辦?」四人同時急忙走出。沒有再來,他女兒象醉人說胡話。四人離開后,也就醒了。 

    襄陽選人

    于頔鎮襄陽時,選人劉某入京,逢一舉人,年二十許,言語明朗,同行數里,意甚相得,因籍草。劉有酒,傾數杯。日暮,舉人指歧徑曰:「某弊止從此數里,能左顧乎?」劉辭以程期,舉人因賦詩曰:「流水涓涓長芹牙,織烏雙飛客還家。荒村無人作寒食,殯宮空對棠梨花。」至明,劉歸襄陽州,因往尋訪舉人,惟有殯宮存焉。(出《酉陽雜俎》)。 

  【譯文】于頔鎮襄陽時,選人劉某進京,遇到一個舉人,年齡二十歲左右,言談明了響亮。一起走了幾里,想法很合得來,于是坐在草地上。劉有酒,倒了幾杯。天黑,舉人指著岔道說:「我的住處距離這里只有幾里,能夠光顧嗎?」劉推辭要赶路。舉人于是賦詩道:「流水涓涓長芹牙,織鳥雙飛客還家。荒村無人作寒食,殯宮空對棠梨花。」到天亮,劉回襄陽州,就去尋找舉人,只有殯宮在那里。 

    祖價

    進士祖價,詠之孫也。落第后,嘗游商山中,行李危困。夕至一孤驛,去驛半里已來,有一空佛寺,無僧居,價與僕夫投之而宿。秋月甚明,價獨玩月,來去而行。忽有一人,自寺殿后出,揖價共坐,語笑說經史,時時自吟。價烹茶待之,此人獨吟不已。又云:「夫人為詩,述懷諷物。若不精不切,即不能動人。今夕偶相遇,后會難期,輒賦三兩篇,以述懷也。」遂朗吟云:「家住驛北路,百里無四鄰。往來不相問,寂寂山家春。」又吟:「南岡夜蕭蕭,青松與白楊。家人應有夢,遠客已無腸。」又吟:「白草寒路里,亂山明月中。是夕苦吟罷,寒燭與君同。」詩訖,再三吟之。夜久,遂揖而退。至明日,問鄰人,此前后數里,并無人居,但有書生客死者,葬在佛殿后南岡上。價度其詩,乃知是鬼。為文吊之而去。(出《會昌解頤錄》) 

  【譯文】進士祖價。是祖詠的孫子。落第后。嘗游覽到商山里。行囊窘困,晚上來到一個驛館。距離驛站半里左右,有一空佛寺。無僧居。祖價與補人投奔去住宿。秋月很明亮,祖價獨自欣賞月光,來回地走動。忽然有一個人,從寺殿后面出來,與價作揖共同坐下。談笑說經史,時時自己吟誦。祖價煮茶招待他。這人獨自吟誦不停,又說:「人作詩,抒發情懷諷喻時物,如果不精粹不确切,就不能感動人。今晚偶然相遇,以后相會就很有日子了,就賦三兩篇,用來表達我的胸懷。」于是朗頌道:「家住驛北路,百里無四鄰。往來不相問,寂寂山家春。」又吟道:「南岡夜蕭蕭,青松與白楊。家人應有夢,遠客已無腸。」又吟:「白草寒路里,亂山明月中。是夕苦吟罷,寒燭與君同。」詩吟完,又再三吟誦。夜深,于是作揖而退去。到了第二天,尋問鄰居,回答說:「這前后幾里,并沒有人住,只有一個客死的書生,葬在佛殿后邊的南岡上。」祖價猜度他的詩,才知道是鬼,寫了祭文吊唁后離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5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