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學評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文心雕龍】45 時序
 瀏覽3,253|回應1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時序第四十五 劉勰

  時運交移,質文代變,古今情理,如可言乎!昔在陶唐,德盛化鈞,野老吐何力之談,郊童含不識之歌。有虞繼作,政阜民暇,薰風詩於元后,爛云歌於列臣。盡其美者,何乃心樂而聲泰也!至大禹敷土,九序詠功;成湯聖敬,猗歟作頌。逮姬文之德盛,周南勤而不怨;太王之化淳,邠風樂而不淫;幽厲昬而板蕩怒,平王微而黍離哀。故知歌謠文理,與世推移,風動於上,而波震於下者。

  春秋之後,角戰英雄,六經泥蟠,百家飈駭。方是時也,韓魏力政,燕趙任權,五蠹六蝨,嚴於秦令;唯齊楚兩國,頗有文學:齊開莊衢之第,楚廣蘭臺之宮,孟軻賔館,荀卿宰邑;故稷下扇其清風,蘭陵鬱其茂俗;鄒子以談天飛譽,騶奭以雕龍馳響;屈平聯藻於日月,宋玉交彩於風雲。觀其豔說,則籠罩雅頌,故知暐燁之奇意,出乎縱橫之詭俗也。

  爰至有漢,運接燔書,高祖尚武,戲儒簡學;雖禮律草創,詩書未遑,然大風鴻鵠之歌,亦天縱之英作也。施及孝惠,迄於文景,經術頗興,而辭人勿用;賈誼抑而鄒枚沉,亦可知矣。逮孝武崇儒,潤色鴻業,禮樂爭輝,辭藻競騖:栢梁展朝讌之詩,金堤製恤民之詠,徵枚乘以蒲輪,申主父以鼎食,擢公孫之對策,歎倪寬之擬奏,買臣負薪而衣錦,相如滌器而被繡;於是史遷壽王之徒,嚴終枚臯之屬,應對固無方,篇章亦不匱,遺風餘采,莫與比盛。越昭及宣,實繼武績,馳騁石渠,暇豫文會,集雕篆之軼材,發綺縠之高喻;於是王褒之倫,底祿待詔。自元暨成,降意圖籍,美玉屑之諫,清金馬之路,子云銳思於千首,子政讐校於六藝,亦已美矣。爰自漢室,迄至成哀,雖世漸百齡,辭人九變,而大抵所歸,祖述楚辭,靈均餘影,於是乎在。

  自哀平陵替,光武中興,深懷圖讖,頗略文華,然杜篤獻誄以免刑,班彪參奏以補令,雖非旁求,亦不遐棄。及明帝疊耀,崇愛儒術,肄禮璧堂,講文虎觀;夢堅珥筆於國史,賈逵給札於瑞頌,東平擅其懿文,沛王振其通論,帝則藩儀,輝光相照矣。自安和已下,迄至順桓,則有班傅三崔,王馬張蔡,磊落鴻儒,才不時乏,而文章之選,存而不論。然中興之後,羣才稍改其轍,華實所附,斟酌經辭,葢歷政講聚,故漸靡儒風者也。降及靈帝,時好辭製,造羲皇之書,開鴻都之賦,而樂松之徒,招集淺陋,故楊賜號為驩兠,蔡邕比之俳優,其餘風遺文,葢篾如也。

  自獻帝播遷,文學蓬轉,建安之末,區宇方輯。魏武以相王之尊,雅愛詩章;文帝以副君之重,妙善辭賦;陳思以公子之豪,下筆琳琅:竝體貌英逸,故俊才云蒸。仲宣委質於漢南,孔璋歸命於河北,偉長從宦於青上,公幹狥質於海隅,德璉綜其斐然之思,元瑜展其翩翩之樂;文蔚休伯之儔,於俶德祖之侶,俊雅觴豆之前,雍容袵席之上,灑筆以成酣歌,和墨以藉談笑。觀其時文,雅好慷慨,良由世積亂離,風衰俗怨,竝志深而筆長,故梗槩而多氣也。至明帝纂戎,制詩度曲,徵篇章之士,置崇文之觀,何劉羣才,迭相照耀。少主相仍,唯高貴鄉英雅,顧盼合章,動言成論。於時正始餘風,篇體輕澹,而嵇阮應繆,竝馳文路矣。

逮晉宣始基,景文克構,竝跡沉儒雅,而務深方術。至武帝惟新,承平受命,而膠序篇章,弗簡皇慮。降及懷愍,綴旒而已。然晉雖不文,人才實盛:茂先搖筆而散珠,太沖動墨而橫錦,岳、湛曜聯璧之華,機、雲摽二俊之采,應、傅、三張之徒,孫、摯、成公之屬,竝結藻清英,流韻綺靡。前史以為運涉季世,人未盡才,誠哉斯談,可為歎息!

  元皇中興,披文建學,劉刁禮吏而寵榮,景純文敏而優擢。逮明帝秉哲,雅好文會,升儲御極,孳孳講藝,練情於誥策,振采於辭賦;庾以筆才逾親,溫以文思益厚,揄揚風流,亦彼時之漢武也。及成康促齡,穆哀短祚;簡文勃興,淵乎清峻,微言精理,函滿玄席,澹思濃采,時灑文囿。至孝武不嗣,安恭已矣;其文史則有袁、殷之曹,孫、干之輩,雖才或淺深,珪璋足用。自中朝貴玄,江左稱盛,因談餘氣,流成文體。是以世極迍邅,而辭意夷泰,詩必柱下之旨歸,賦乃漆園之義蔬。故知文變染乎世情,興廢繫乎時序,原始以要終,雖百世可知也。

  自宋武愛文,文帝彬雅,秉文之德,孝武多才,英采云搆。自明帝以下,文理替矣。爾其縉紳之林,霞蔚而飈起;王、袁聯宗以龍章,顏、謝重葉以鳳采,何、范、張、沈之徒,亦不可勝也。葢聞之於世,故略舉大較。

  暨皇齊馭寶,運集休明:太祖以聖武膺籙,高祖以睿文纂業,文帝以貳離含章,中宗以上哲興運,竝文明自天,緝遐景祚。今聖曆方興,文思充被,海岳降神,才英秀發。馭飛龍於天衢,駕騏驥於萬里,經典禮章,跨周轢漢,唐虞之文,其鼎盛乎!鴻風懿采,短筆敢陳;颺言讚時,請寄明哲。

  贊曰:蔚映十代,辭采九變。樞中所動,環流無倦。質文沿時,崇替在選。終古雖遠,曠焉如靣。

【譯文】

時代風氣在交替中推移,崇尚文采或者質樸各代不同,古往今來的情理發展,似乎可以談一談吧!從前在唐堯的時代,道德高尚,教化普及,田野的老人吐出了「堯對我們有什麼貢獻「的言談,郊外的兒童口裏唱著「不識不知「的歌謠。虞舜繼承唐堯的事業,政治清明,百姓安閒,元首大舜唱出了《南風歌》,列位臣子相和歌唱起了《卿雲歌》。這些作品為什麼都極其美好?乃是因為大家心裏快樂聲音和暢啊!到了夏禹治理水土有了成就,有九種有益民生的事物發揮作用而被加以歌頌;成湯聖哲英明,尊敬賢德,《商頌•那》篇作出了「美啊「的頌辭。到了周文王姬昌的德政盛行,《周南》的民歌便反映了勤勞而不怨恨的精神;周的太王教化淳厚,《邠風》的民歌便充滿了歡樂而不過分的情調。周幽王、周厲王昏庸無能,所以《詩經•大雅》裏的《板》詩和《蕩》詩便表達了憤怒的感情,周平王東遷後宗室衰微,《王風•黍離》便表現了哀怨的感情。所以我們知道歌謠的文采與情理隨著時世轉變,政治教化像風那樣在上面吹動,歌詩就像水波在下面震盪起來。

春秋以後,戰國七雄用戰爭來爭勝,六經被拋棄,諸子百家風起雲湧像狂飆一樣使人吃驚。那個時候,韓國、魏國使用武力征戰,燕國、趙國任用權謀;商鞅、韓非反對儒家,把文學看做「五種蛀蟲」、「六種蝨子」之一的法治主張,命令嚴加禁止;只有在齊楚兩國裏,富有文化學術。齊國在四通八達的大街上開設了府第招待學者,楚國廣建蘭台宮,用來延納文人學士,孟軻作為齊國的貴賓住在客館,荀卿當了蘭陵縣令;所以齊國的稷門之下掀起了清新的學風,楚國的蘭陵地方培養成了美好的風俗,鄒衍因為能談天說地而聲名遠揚,騶奭因為有「雕龍「似的文采馳騁文壇,屈原的作品可與日月爭光,宋玉色彩相交的作品可與風雲輝映。看看他們豔麗的文辭,就要籠罩住《詩經》中的雅頌,所以我們知道文采照耀的詭異文思,是從戰國時詭異風俗中產生的。

到了漢朝,處於秦始皇焚書之後,漢高祖劉邦崇尚武功,戲弄儒生怠慢學者。雖然禮法和律法已經開始創作,但還沒有來得及去整理《詩經》《尚書》這些經典,儘管如此,但漢高祖的《大風歌》和《鴻鵠歌》,也算得上是天才的傑作了。漢高祖的尚武影響到孝惠帝,直到漢文帝、漢景帝時,經學稍稍興起,可是文人還是不受重用,這只要看看賈誼遭到貶抑,鄒陽和枚乘的地位低下不得志,也可以知道了。到了漢武帝尊崇儒家學說,要用文采來粉飾他鴻大的功業,制禮做樂,爭放光輝,文辭與華藻競相紛馳。漢武帝在柏梁臺上與群臣開宴聯句而成《柏梁詩》,在瓠子河堤上作了憂民的《金堤詠》,用安穩的蒲輪車去徵聘枚乘,給主父偃以鼎食高官的待遇,公孫弘的對策好,就擢升為第一加以任用,讚歎倪寬擬寫的奏書非同凡俗,賣柴為生的朱買臣,讓他穿上了官服錦衣,開酒館洗杯碗的司馬相如,讓他披上了皇家繡袍做使節,於是司馬遷、吾丘壽王這些人,嚴安、終軍、枚皋一類人,他們的回應對答確實靈活沒有一定,他們寫的文章也並不匱乏,風流文采遺傳下來,沒有比那時更興盛的了。越過漢昭帝到了漢宣帝的時代,確實繼承了漢武帝的事業,他召集群儒在石渠閣展開對經學的辯論,文士在文會上從容討論,既聚集了創作辭賦的傑出人才,又發出貶低辭賦尊重經書的高論。在這個時候,王褒這些有文才的人,憑著文采等待皇帝的詔令得到高官厚祿。從漢元帝到漢成帝,都很重視收集整理圖書典籍,讚美像珠玉般美好的言辭,為文人們掃清了通向金馬門的道路,因此揚雄在上千首的賦上用盡心思,劉向父子整理校訂了包括《六藝略》的群書目錄《七略》,做得很到家。自從漢家王朝建立以來,到漢成帝、漢哀帝為止,雖然時代經歷了一百餘年,文人寫作的變化很多,然而他們仍然繼承了《楚辭》的傳統,屈原留下的影響,在這些作品裏就可以看到。

自從哀帝、平帝時漢朝趨向沒落衰微,到光武帝中興,他非常推崇圖籙讖緯之學,而對文辭卻頗為忽略。然而杜篤因獻《大司馬吳漢誄》而讓光武帝免去了他的刑罰;班彪為西河大將軍竇融寫的奏章寫得好,也被增補為徐縣的縣令。雖然不是廣泛的搜求人才,然而也可以看到漢光武帝對文人也並不遠遠的拋棄。到了漢明帝和漢章帝時期,在文章寫作方面可算得是東漢疊璧雙耀的時代,他們都崇尚經學,明帝在大學裏學習了禮儀,章帝在白虎觀裏講論經書。班固帽側插上筆桿,撰寫出漢代的國史;賈逵接到紙劄,寫作了瑞祥的頌文;東平王劉蒼發揮專長,寫下了許多美好的禮文;沛獻王劉輔振揚筆桿,寫出了闡述「五經」的《沛王通論》。皇帝立下準則,藩王做出規範,像光輝般互相輝映。自和帝、安帝以下,到順帝、桓帝為止,在文壇上便有班固、傅毅和崔駰、崔瑗、崔寔、王延壽、馬融、張衡和蔡邕,眾多的大學者時時產生,並不缺乏,對他們的文章作品的選錄,我們暫且不談。然而自從光武帝中興之後,歷代眾多的文人在文章寫作上漸漸改變了從前的道路,在文采和內容的結合中,酌量採用經典中的辭藻,這大概是因為幾代以來都聚集學者儒生講經,所以便逐漸受了儒家風氣影響的緣故。下傳到了漢靈帝,當時的風尚愛好是寫作辭賦,他也親自寫作了《皇羲篇》五十章,開放鴻都門來接待寫作辭賦的文人。後來樂松之徒,招集了些淺俗鄙陋的文人,也在那裏寫辭作賦,所以楊賜把他們稱為害人的驩兜,蔡邕把他們比為小丑。他們餘留下來的習氣和文字,是不值得說的。

自漢末獻帝流離遷徒,文士像蓬草一樣隨風飄散四方,到了建安末年,北方地區方才安定。魏武帝曹操以丞相和魏王的崇高地位,一向愛好詩歌辭章;魏文帝曹丕以太子的重要地位,善於寫作精妙的文辭詩賦;陳思王曹植以大家公子的豪華,文采像珠玉般美好。他們都殷勤地接待傑出的文士,所以一時文采極盛。王粲從漢水之南來歸順,陳琳從黃河之北來歸附,徐幹從青州來做官,劉楨從海邊來投奔,應 綜合他辭采華美斐然的文思,阮瑀施展了他風度翩翩的書記才能。還有路粹、繁欽這類文人,邯鄲淳、楊修這些文友,他們都常在酒杯前吟詠詩篇,在座席上從容談藝,揮灑毫筆便寫成了酣暢的歌,調和墨汁便可藉以言談歡笑。觀察那時的文章,一向都喜歡慷慨激昂,實在因為當時長期戰亂,風氣敗壞,人們仇怨,這些作者都感慨深沉,下筆沉重,所以他們的作品便慷慨激昂而又富有氣勢!到了魏明帝繼承祖業,製作詩辭,譜度樂曲;召集會做文章的人士,設置崇文觀作為講學作文的地方,於是何晏、劉劭這一群有才華的文人,文采互相照耀。以後年少的君主相繼即位,其中唯有高貴鄉公曹髦,有才華學問,他顧盼之間就形成文章,一發言就成為議論。在這個時期,受到正始餘風的影響,文體輕浮淡泊,只是嵇康、阮籍、應璩、繆襲這些作家顯得不同,都在文學的大路上奔跑前進了。

到了司馬懿開始打下開國的基礎,晉景帝司馬師、晉文帝司馬昭繼承父業;他們在行動上忽略儒學和風雅,致力於鑽研篡奪皇位的陰謀權術。至晉武帝司馬炎建立新王朝,在太平時代稱帝,但是學校和辭章,還沒有引起他的注意。下傳到晉懷帝和晉湣帝,皇帝只成了裝飾品罷了,哪里談得上提倡文章事業!然而,晉代的皇帝雖然不重視文學事業,但有才華的文人實際上很多;張華搖動筆桿像會落下珍珠,左思揮灑墨汁創作作品就像展開錦繡,潘岳、夏侯湛的文章像雙璧般光彩照耀,陸機、陸雲顯示出兩位才人的文采,應貞、傅玄、張載、張協、張亢之徒,孫楚、摯虞、成公綏之輩,文章辭藻清新英俊,有風韻而華豔細密。以前史學家認為時代進入末世,這些人都沒有發揮才華,確實是這樣啊,這個話很正確,這些人的遭遇真可以使人們歎息!

東晉元帝中興提倡文章寫作的事業,興建了經學考試的制度。文人劉隗、刁協由於是精通禮法的官吏而受到皇帝的尊敬;郭璞因為文思敏捷而被皇帝從優提拔。到了晉明帝的時候,天資聰明,向來愛好文人學士的會聚,他從立為太子到繼承皇位,都孜孜不懈地講求六經,在寫作誥書、策書上注意研討,在辭賦上發揮文采,庾亮因為有寫作的才華越發得到親近,溫嶠因文思敏捷而越發受厚待。晉明帝這樣對待文才,確實算得上那個時代的漢武帝了。到了孝成帝康帝壽命短促,穆帝哀帝的在位時間也不長。簡文帝時文學事業勃然興起,氣度深沉,風格清俊,微妙的語言,精深的道理,常常充滿了玄學清淡的講席;道家的思想,濃厚的文采,時時流布到文學園地上來。到了孝武帝的時候,政權逐步被劉裕篡奪,沒有人繼承,到安帝和恭帝,東晉就完結了。這段時期文學家兼史學家的有袁宏、殷仲文諸人,孫盛、幹寶等輩,他們的才智雖然有淺有深,但也像寶貴的玉器一樣,足夠朝廷使用了。自從晉朝看重文學清談,到東晉偏安長江以南便更為流行了,這種清談玄學的風氣影響到了文學,便形成了一種新的文風。所以世道雖然極度的艱難,而文辭卻寫得平靜寬緩,詩歌一定以老子莊子的思想作為宗旨和歸宿,辭賦只能是老子莊子著作義理的解釋。所以知道文章的變化受到時代情況的感染,不同文體的興衰和時代的興衰有關,探究它的開始,總歸它的終結,也是可以推知的百世的文學流變。

自從南朝宋武帝愛好文學,宋文帝也儒雅彬彬倡導文學,宋武帝具有宋文帝的德才,多才多藝,辭采豐富。從宋明帝以下,文辭儒學便衰廢了。在劉宋時代的士大夫中,文士像雲霞般眾多,狂風般突起。王姓、袁姓宗族中接連地出現文才;顏姓、謝姓世家也有好幾代以文采著名;還有何遜、范雲、張邵、沈約等,多得都不可全部列舉。這裏只就在當時著名的,約略說個大概。

到大齊建國,國運昌盛:齊太祖以他聖明的武功膺受天命而繼位,齊世祖以他的深通文學繼承了父親的大業,齊文帝以他的明智使文章得以孕育,齊高宗以他上等的智慧使國運因之興盛。他們的文雅明智都是天生的,光照皇位。現在國運正在昌隆,文教遍及各地,四海五嶽都降下了神明,人才突出,像駕馭飛龍在天上飛,駕馳駿馬跑萬里路。現在的經書、典籍、禮樂、文章,可說是跨過了周朝,壓倒了漢代,唐堯虞舜時代的文風,是正在興盛了吧!當今宏偉的文風,美好而豐富的辭采,拙劣之筆豈敢陳述,揚言評贊當代文章的這個任務,請交給明智的人!

總結地說:文采照耀十個朝代,文章的發展歷來多變。時代就像門樞為中心,文學環繞它變化不斷演變。文風的質樸和華麗沿時代發展,文學的興盛衰亡和時代緊連。往古的時代雖然相去久遠,通過文章卻清楚,又彷彿在面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5321663
 回應文章
《時序》大意
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何偉

《時序》的時是時代,序是順序。時序即時代發展。本篇就從歷代文學創作的發展變化情況,來探討文學與社會現實的密切關係。全篇分五部分:一、講先秦時期的文學情況。二、講兩漢時期的文學情況。三、講建安、正始文學情況。四、講晉代文學情況。五、講南朝宋、齊文學情況。本篇是一篇文學簡史或文學簡史論,集中討論了各代文學的發展變化和原因。劉勰提出「十代九變」,可以看出他是用發展的觀點來看待文學的;更重要的是在探討各代文學發展變化的原因時提出了精到的見解。首先,他認為文學創作和社會現實之間有複雜的關係,作出了「文變染乎世情,興廢系乎時序」的科學論斷。又其次,從各代文學的繼承發展中看到了文學一經產生,即有其相對的獨立性,對文學的發展具有重要的影響在於文學自身發展規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5321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