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學評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文心雕龍】37 夸飾
 瀏覽764|回應1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夸飾第三十七  劉勰

  夫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神道難摹,精言不能追其極;形器易寫,壯辭可得喻其真;才非短長,理自難易耳。故自天地以降,豫入聲貌,文辭所被,夸飾恆存。雖詩書雅言,風格訓世,事必宜廣,文亦過焉。是以言峻則嵩高極天,論狹則河不容舠,說多則子孫千億,稱少則民靡孑遺,襄陵舉滔天之目,倒戈立漂杵之論,辭雖已甚,其義無害也。且夫鴞音之醜,豈有泮林而變好;荼味之苦,寧以周原而成飴;並意深褒讚,故義成矯飾。大聖所錄,以垂憲章。孟軻所云說詩者不以文害辭,不以辭害意也。

  自宋玉景差,夸飾始盛,相如憑風,詭濫愈甚。故上林之館,奔星與宛虹入軒;從禽之盛,飛廉與鷦鷯俱獲。及揚雄甘泉,酌其餘波,語瑰奇,則假珍於玉樹,言峻極,則顛墜於鬼神。至東都之比目,西京之海若,驗理則理無不驗,窮飾則飾猶未窮矣。又子云羽獵,鞭宓妃以饟屈原;張衡羽獵,困玄冥於朔野。孌彼洛神,既非罔兩;惟此水師,亦非魑魅;而虛用濫形,不其疏乎!此欲誇其威而飾其事義暌剌也。至如氣貌山海,體勢宮殿,嵯峨揭業,熠燿焜煌之狀,光採煒煒而欲然,聲貌岌岌其將動矣。莫不因誇以成狀,沿飾而得奇也。於是後進之才,獎氣挾聲,軒翥而欲奮飛,騰擲而羞跼步,辭入煒燁,春藻不能程其豔;言在萎絕,寒谷未足成其凋;談歡則字與笑並,論慼則聲共泣偕,信可以發蘊而飛滯,披瞽而駭聾矣。

  然飾窮其要,則心聲鋒起,誇過其理,則名實兩乖。若能酌詩書之曠旨,翦揚馬之甚泰,使誇而有節,飾而不誣,亦可謂之懿也。

  贊曰:夸飾在用,文豈循檢。言必鵬運,氣靡鴻漸。倒海探珠,傾崑取琰。曠而不溢,奢而無玷。

〔譯文〕

超乎形象而抽象的叫做道理,有形象而具體的叫做器物。微妙的道理不易說明,即使用精確的語言也不能完全表達出來;具體事物雖容易描寫,用有力的文辭更能體現出它的真象。這並不是由於作者的才能有大有小,而是事理本身在描述上有難有易。所以從開天闢地以來,凡是涉及聲音狀貌的,只要通過文辭表達出來,就有誇張和修飾的方法存在;即使是《詩經》、《尚書》中那種雅正的語言,為了教育讀者,所談的事例一定要廣博,因而在文辭上也就必然有超過實際的地方。所以《詩經》裏面談到高就說「山高碰到天」,談到狹就說「黃河裏容不下一條小船」;談到多就說「子孫成千個憶」,談到少就說「周朝百姓沒有一個留下來」。《尚書》裏面講到洪水包圍丘陵,就有「淹沒天空」的話;講到殷王的前軍倒戈,就有「流血把舂木漂走」的記載。這些雖不免過甚其辭,但對於所要表達的基本意義卻並無妨害。再如貓頭鷹的叫聲本來是難聽的,怎能真像<詩經•魯頌•泮水》中說的,因為它棲在泮水邊的樹上而變得好聽起來了呢?苦菜的味道本來是苦的,怎能真像《詩經•大雅•綿》裏面說的,因為生長在周國的平原上而變得糖漿似的甜呢?實在因為作者有著深刻的讚揚的意圖,所以在文義上有所夸飾。偉大的聖人將它採錄下來,作為後世的典範。因此孟子曾說:「解說《詩經》的人,不要因為拘泥於辭藻而妨害了對詩句的理解,也不要因為拘泥於詩句本身而誤解了作者的用意。」

自從宋玉、景差以後,誇張開始在作品中大量運用。司馬相如繼承這種風尚,又變本加厲,怪異失實的描寫越來越嚴重。他寫到上林苑中的高樓,便說流星與曲虹好像進入了它的窗戶;寫到追逐飛禽的眾多,竟說龍雀、焦明等奇鳥樣樣都能捕到。到揚雄作《甘泉賦》,繼承了司馬相如的流風餘韻;他為了描寫的奇特,就借重玉樹這一珍寶;為了形容樓閣的高聳,就說鬼神也要跌下來。班固《西都賦》裏談到了比目魚,張衡《西京賦》中談到了海若神等等。這些說法在事理上既難於查考,在誇張上又不算竭盡能事。又如揚雄《羽獵賦》說「鞭撻洛水的宓妃,要她給屈原送酒菜」;張衡的《羽獵賦》說,「把水神玄冥囚禁在北方的荒野。」可是,那姣好的洛神,既不是什麼鬼怪;而這水神玄冥,也不是什麼妖魔;他們這樣不切實際地任意描寫,不是過於粗疏了嗎?這樣寫不過要想增加聲勢,便把事情寫得誇張一些,卻顯然違背了義理。

至於描繪山海的氣勢形狀,宮殿的格局形勢,都能充分表現出那種宏偉高大、光輝燦爛的壯觀;色彩的鮮豔有如融融的火光,樓臺的高聳富有飛動的氣勢:所有這些,都是依仗誇張手法來表現出事物的形狀,借助修飾文采來顯示事物的奇特。因此,後來許多才人發揚了這種風氣,憑藉著這種聲勢。他們振翼高舉,勢將奮飛;踴躍奔騰,恥於緩步。他們如果寫繁盛,即使是春日麗景也不如這般鮮豔;如果寫衰萎,即使是荒涼的寒穀也沒有這樣蕭條。寫到愉快,文字好像帶著歡笑一齊來到;寫到悲傷,音調好像和哭泣同時並至。這的確可以把深藏內心而不明顯的東西表達得十分鮮明而生動,簡直能使盲人睜開眼睛,聾子受到震驚的聲音了。

要增飾能夠盡量抓住事物的要點,就可把作者的思想感情有力地表達出來;要是誇張過分而違背常理,那就會使文辭與實際脫節。假如在內容上能夠學習《詩經》、《尚書》中深廣的涵義,在形式上避免揚雄和司馬相如辭賦中過度的增飾,做到誇張而有節制,增飾而不違反事實,這就可以算是美好的作品了。

總結地說,誇張在於得用,文辭哪有遵循一定的規則嗎?誇張的語言應該像大鵬矯健地高飛,而不要像鴻鳥著陸那樣氣勢緩慢。作家選擇這種語言時應該像翻倒大海去尋寶珠,推垮昆侖山去求美玉。標準在於誇張得不過分,增飾而無缺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5317372
 回應文章
《夸飾》大意
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夸飾》大意

《夸飾》,專論誇張手法的運用。劉勰不僅認為從開天闢地以來,有文辭就必有夸飾,甚至還鼓勵作家打破常規,以「倒海」、「傾昆」的精神,去努力探取夸飾的珠寶。這說明他並未死守儒家的一切教條,而對文學藝術的表現特點,有著較為正確的認識。全篇分三部分。第一部分論誇張描寫在文學創作中的必要。劉勰從《詩經》等儒家經書中舉一些運用誇張手法的例子,指出這種描寫雖然不免過分,但不僅無損於作品的教育作用,反而能追其極、喻其真,起到更為有力的教育作用。其實,不僅某些難以表達的事理,甚至普遍的形器,也正是借助於誇張的方法,才能突出其實質,發揮積極的藝術效果。因此,劉勰斷定「文辭所被,夸飾恒存」,凡是文辭描寫,就永遠存在著誇張的表現方法。

第二部分講誇張手法在兩漢的運用、發展情況及其藝術力量。劉勰舉漢賦中的一些例子,說明漢代辭賦家在誇張的運用上,雖有從盛行到過分的傾向,但都能在辭賦創作中「因夸以成狀,沿飾而得奇」,充分發揮了誇張描寫的藝術效果,甚至能使盲人睜開眼睛,聾子也受到驚駭。第三部分論誇張手法的基本原則。劉勰認為,一方面要繼承《詩經》等儒家經書的優良傳統,一方面要糾正漢代辭賦家誇張過分的偏向,做到「夸而有節,飾而不誣」;關鍵在於抓住要點,能有力地表達思想感情,而不要用不恰當的誇張,使「名實兩乖」。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5317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