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學評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文心雕龍】27體性
 瀏覽2,334|回應1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何偉

體性第二十七  劉勰

夫情動而言形,理發而文見,蓋沿隱以至顯,因內而符外者也。然才有庸俊,氣有剛柔,學有淺深,習有雅鄭,並情性所鑠,陶染所凝,是以筆區云譎,文苑波詭者矣。故辭理庸俊,莫能翻其才;風趣剛柔,寧或改其氣;事義淺深,未聞乖其學;體式雅鄭,鮮有反其習:各師成心,其異如面。

若總其歸途,則數窮八體︰一曰典雅,二曰遠奧,三曰精約,四曰顯附,五曰繁縟,六曰壯麗,七曰新奇,八曰輕靡。典雅者,熔式經誥,方軌儒門者也;遠奧者,馥采曲文,經理玄宗者也;精約者,核字省句,剖析毫釐者也;顯附者,辭直義暢,切理厭心者也;繁縟者,博喻釀采,煒燁枝派者也;壯麗者,高論宏裁,卓爍異采者也;新奇者,擯古競今,危側趣詭者也;輕靡者,浮文弱植,縹緲附俗者也。故雅與奇反,奧與顯殊,繁與約舛,壯與輕乖,文辭根葉,苑囿其中矣。

若夫八體屢遷,功以學成,才力居中,肇自血氣;氣以實志,志以定言,吐納英華,莫非情性。是以賈生俊發,故文潔而體清;長卿傲誕,故理侈而辭溢;子云沈寂,故志隱而味深;子政簡易,故趣昭而事博;孟堅雅懿,故裁密而思靡;平子淹通,故慮周而藻密;仲宣躁銳,故穎出而才果;公幹氣褊,故言壯而情駭;嗣宗俶儻,故響逸而調遠;叔夜俊俠,故興高而采烈;安仁輕敏,故鋒發而韻流;士衡矜重,故情繁而辭隱。觸類以推,表裡必符,豈非自然之恆資,才氣之大略哉!

夫才由天資,學慎始習,斫梓染絲,功在初化,器成采定,難可翻移。故童子雕琢,必先雅制,沿根討葉,思轉自圓。八體雖殊,會通合數,得其環中,則輻輳相成。故宜摹體以定習,因性以練才,文之司南,用此道也。

贊曰︰才性異區,文體繁詭。辭為肌膚,志實骨髓。雅麗黼黻,淫巧朱紫。習亦凝真,功沿漸靡。

【譯文】

情感如果激動了,自就形成了語言,道理如果要表達,便體現為文章。這是把隱藏在心中的情和理發表為明顯的語言文字,表裏應該是一致的。不過人的才華有平凡和傑出之分,氣質有剛強和柔弱之別,學識有淺薄及湛深之異,習慣有雅正跟邪僻之差。這些都是由人的情性所決定,並受後天的薰陶而成;這就造成創作領域內千變萬化,奇譎如天上流雲,詭秘似海上波濤。那麼,在寫作上,文辭和道理的平凡或傑出,總是同作者的才華相一致的;作品的教育作用和趣味的剛健或柔弱,難道會和作者的氣質有差別?所述事情和意義的淺顯或湛深,也不會和作者的學識相反;所形成的風格的雅正或邪僻,很少和作者的習慣不同。各人按照自己本性來寫作,作品的風格就像人的面貌一樣彼此互異。

要總結各種作品發展的道路,可概括在八種風格裡:第一種是「典雅」,第二種是「遠奧」,第三種是「精約」,第四種是「顯附」,第五種是「繁縟」,第六種是「壯麗」,第七種是「新奇」,第八種是「輕靡」。所謂「典雅」,就是向經書學習,與儒家走相同的路的。所謂遠奧,就是文采比較含蓄而有法度,說理以道家學說為主的。所謂精約,就是字句簡練,分析精細的。所謂顯附,就是文辭質直,意義明暢,符合事物,使人滿意的。所謂繁縟,就是比喻廣博,文采豐富,善於鋪陳,光華四溢的。所謂壯麗,就是議論高超,文采不凡的。所謂新奇,就是棄舊趨新,以詭奇怪異為貴的。所謂輕靡,就是辭藻浮華,情志無力,內容空泛,趨向庸俗的。這八種風格中,「典雅」和「新奇」相反,「遠奧」和「顯附」不同,「繁縟」和「精約」有異,「壯麗」和「輕靡」有別。文章的各種表現,都不出這個範圍了。

  至這八種風格屢常變化,其成功在於學問;但才華也是個關鍵,這是從先天的氣質來的。培養氣質以充實人的情志,情志確定文章的語言;文章能否寫得精美,無不來自人的情性。因此,賈誼性格豪邁,所以文辭簡潔而風格清新;司馬相如性格狂放,所以說理誇張而辭藻過多;揚雄性格沉靜,所以作品內容含蓄而意味深長;劉向性格坦率,所以文章中志趣明顯而用事廣博;班固性格雅正溫和,所以論斷精密而文思細緻;張衡性格深沉通達,所以考慮周到而辭采細密;王粲性急才銳,所以作品鋒芒顯露而才識果斷;劉楨性格狹隘急遽,所以文辭有力而令人驚駭;阮籍性格放逸不羈,所以作品的音調就不同凡響;嵇康性格豪爽,所以作品興會充沛而辭采犀利;潘嶽性格輕率而敏捷,所以文辭銳利而音節流暢;陸機性格莊重,所以內容繁雜而文辭隱晦。由此推論,內在的性格與表達于外的文章是一致的。這不是作者天賦資質和作品中所體現的才氣的大概嗎?

  才氣是由於一定的天賦,學習要一啟始時慎重;好比制木器或染絲綢,要在開始時就決定功效;若等到器具製成,顏色染定,那就不易再改變了。因此,少年學習寫作時,應先從雅正的作品開始;從根本來尋究枝葉,思路便易圓轉。上述八種風格雖然不同,但只要能融會貫通,就可合乎法則;正如車輪有了軸心,輻條自然能聚合起來。所以應該學習正確的風格來培養自己的習慣,根據自己的性格來培養寫作的才華。所謂創作的指南針,就是指的這條道路。

  總結地說,才華和性格各有區別,作品的風格也變化多端。文辭只是次要的枝葉,情志才是主要的骨幹。正如古代禮服上的花紋是華麗而雅正的,過分追求奇巧就會使雜色攪亂正色。經過學習,也可形成才氣,它的收效要賴逐漸地轉化而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5305337
 回應文章
《體性》大意
推薦1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何偉

《體性》大意

《體性》,從作品風格(體)和作者性格(性)的關係來論述文學作品的風格特色。劉勰以征聖、宗經的觀點來強調或貶低某種風格,這給他的風格論帶來一定局限。但在理論上,他正確地總結了風格形成的主要原因,明確了風格和個性的關係,強調後天學習的重要,這對古代風格論的建立和發展,都是有益的。全篇分三個部分。第一部分從文學創作的根本問題談起,指出創作是作者有了某種情感的衝動,才發而為文的。所以作者的才、氣、學、習等等,就都和作品所表現出來的風格特徵有著一定的關係。劉勰認為作品的風格是:「各師成心,其異如面。」因而,不同作者有不同的風格。他把各種風格大體上歸納為「典雅、遠奧等八種,並概括地總結了這八種風格的基本特點。在這八種中,劉勰對新奇和輕靡兩種比較不滿。不過他認為,一個人的風格不限於一種,而往往有參差錯綜或前後不同的發展變化。第二部分以賈誼、司馬相如、王粲、陸機等十多人的具體情況,來進一步闡明作者性格與作品的風格,完全是「表裏必符」的。第三部分強調作家的成功固然和他的才力有關,但更重要的是依靠長期刻苦地學習。八種風格雖然變化無窮,只要自己努力學習,就可融會貫通。因此,他主張要學習自小就應向雅正的作品學習。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5305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