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學評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文心雕龍】12誄碑
 瀏覽771|回應1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誄碑第十二 劉勰

周世盛德,有銘誄之文。大夫之材,臨喪能誄。誄者,累也,累其德行,旌之不朽也。夏商以前,其詞靡聞。周雖有誄,未被於士。又賤不誄貴,幼不誄長,其在萬乘,則稱天以誄之。讀誄定謚,其節文大矣。自魯莊戰乘丘,始及於士;逮尼父之卒,哀公作誄,觀其憖遺之辭,嗚呼之嘆,雖非睿作,古式存焉。至柳妻之誄惠子,則辭哀而韻長矣。

暨乎漢世,承流而作。揚雄之誄元后,文實煩穢,沙麓撮其要,而摯疑成篇,安有累德述尊,而闊略四句乎!杜篤之誄,有譽前代;吳誄雖工,而他篇頗疏,豈以見稱光武,而改盼千金哉!傅毅所制,文體倫序;孝山、崔瑗,辨絜相參。觀其序事如傳,辭靡律調,固誄之才也。潘岳構意,專師孝山,巧於序悲,易入新切,所以隔代相望,能徽厥聲者也。至如崔駰誄趙,劉陶誄黃,並得憲章,工在簡要。陳思叨名,而體實繁緩。文皇誄末,百言自陳,其乖甚矣!

若夫殷臣詠湯,追褒玄鳥之祚;周史歌文,上闡后稷之烈;誄述祖宗,蓋詩人之則也。至於序述哀情,則觸類而長。傅毅之誄北海,云「白日幽光,淫雨杳冥」。始序致感,遂為后式,影而效者,彌取於工矣。

詳夫誄之為制,蓋選言錄行,傳體而頌文,榮始而哀終。論其人也,曖乎若可覿,道其哀也,淒焉如可傷:此其旨也。

碑者,埤也。上古帝王,紀號封禪,樹石埤岳,故曰碑也。周穆紀跡於弇山之石,亦古碑之意也。又宗廟有碑,樹之兩楹,事止麗牲,未勒勛績。而庸器漸缺,故後代用碑,以石代金,同乎不朽,自廟徂墳,猶封墓也。

自後漢以來,碑碣雲起。才鋒所斷,莫高蔡邕。觀楊賜之碑,骨鯁訓典;陳郭二文,詞無擇言;周胡眾碑,莫非精允。其敘事也該而要,其綴采也雅而澤;清詞轉而不窮,巧義出而卓立;察其為才,自然至矣。孔融所創,有摹伯喈;張陳兩文,辨給足采,亦其亞也。及孫綽為文,志在於碑;溫王郗庾,辭多枝雜;《桓彝》一篇,最為辨裁矣。

夫屬碑之體,資乎史才,其序則傳,其文則銘。標序盛德,必見清風之華;昭紀鴻懿,必見峻偉之烈:此碑之制也。夫碑實銘器,銘實碑文,因器立名,事先於誄。是以勒石贊勛者,入銘之域;樹碑述亡者,同誄之區焉。

贊曰︰寫遠追虛,碑誄以立。銘德纂行,光採允集。觀風似面,聽辭如泣。石墨鐫華,頹影豈戢。

【譯文】

周代的體制,有德行才能的士大夫,逝後就是贈與銘誄文字。誄,就是積累;累計死者生前的德行,加以表彰,使其不朽。夏代、商代以前的誄文,沒有流傳下來,所以其文辭也沒有聽到和見到過。周代雖然有了誄文,但並不用在士大夫身上;而且規定低賤的人不能給貴族作誄文,小輩的人不能給長輩作誄文。天子死了,只能說是上天來誄他。宣讀誄文,確定諡號,在禮節上是很重要的。自從乘丘之戰中卜國和縣賁父英勇戰死,魯莊公作誄表彰了他們,才開始對士人作誄。到了孔子死後,魯哀公親自為他作了誄文。裏面有「上天不願遺留下這樣老人」的哀切的文辭;「嗚呼」的歎息,雖然不是高明的作品,但古代誄文的格式卻由此保存下來了。到柳下惠的妻子為柳下惠作的誄文,那就文辭悲切而韻語深長了。

到了漢代,仍然接續這種習尚而寫誄文。揚雄的《元后誄》,內容實在是繁多而雜亂;「沙麓之靈」幾句只是摘要,而摯虞的《文章流別論》卻懷疑它是《元后誄》的全篇。哪有累列德行、敍述尊榮卻只用四句的?杜篤作的誄文,在前代有很高的聲譽;他作的《吳漢誄》雖然精巧,但其他的誄文卻多粗疏。難道因為他的《吳漢誄》受到過漢光武帝的稱讚,就對這些粗疏的誄文改變看法,都成了千金那麼珍貴嗎?傅毅作的誄,是符合誄文體制和次序的;蘇順和崔瑗作的誄,內容辯白,與文辭的簡約互相參照;看他們敍事如傳記一樣,文辭靡麗聲律協調,確實是作誄文的人才。潘岳作誄文的構思專門學習蘇順,很會敍述悲哀的感情,容易達到新穎貼切的意境,所以他和東漢的蘇順隔代並稱,能夠得到美好的聲譽。至於如像崔駰的《誄趙文》,劉陶的《誄黃文》,都得到後人的效法,它們好處在於簡明扼要。陳思王曹植虛得名氣,他的誄文實在辭繁冗而文氣迂緩,他在《文帝誄》的結尾百餘言完全是在自我陳述表白,這就遠離了作誄文的意義和要求。

再者殷代臣民,在《玄鳥》詠頌商湯,詩中追述上天的降福;周代的史官歌頌文王,在《生民》詩中追述先代後稷的勳烈。作誄累列敍述祖宗的功德,這是詩人的寫法。至於敍述哀情,那就要接觸到相關的事物來抒發。傅毅作的《北海王誄》中說「太陽的光被遮住,大雨使得天昏地暗」;開始在序中表達感情。於是它便成了後代寫誄文的樣式,仰慕而效法傅毅的,就越寫越好了。

仔細推求誄文的體式,特點是選錄逝者生前的可紀念的言論行事,體裁像紀傳,文辭像頌文的特徵。它以敍述死者光榮的過去開始,以抒發哀痛的感情而結束。講到死者的為人,仿佛能夠與之相見;講到對他的哀痛,淒淒切切好像使人悲傷。這些就是寫作誄文的要求。

碑者,就是增益的意思。上古的帝王記下告天地的話,進行告天地的典禮,要豎立一塊石碑來增加山嶽,所以叫做碑。傳說周穆王巡遊的時候,把功績銘刻在弁山石上,也是古代立碑的意思。還有,古代宗廟中也有碑,它們豎立在宗廟堂前的東西兩柱之間,只是作為祭祀前拴牲畜用,不在上面刻功勳。後來銘刻功績的金屬器物漸漸缺少,所以後代用碑來代替了。用石碑來代替金屬器物,同樣可以使功績永垂不朽。以後碑又從宗廟裏移到了墳墓上,在墳前立碑,猶如堆聚泥土而加高了墓地一樣,使其顯得高大而又能保持長久。

自漢代以來,碑文、碣文不斷出現。這些作者中,才華橫溢要首推蔡邕。看看他的《太尉楊賜碑》,骨力是從《尚書》中來的;《陳寔碑文》和《郭有道碑》這兩篇碑文,措辭沒有失當的;他的《汝南周勰碑》《太傅胡廣碑》等眾多的碑文,無不寫得清晰恰當。他敍事全面而扼要,文辭雅正而潤澤;清潤的文詞婉轉變化而沒有窮盡,巧妙的用意層出而突立。考察他寫碑文的才能,是自然達到好處。孔融的創作,摹仿蔡邕。他的《衛尉張儉碑銘》和《陳碑》兩篇碑文,明辨巧捷,富有文采,也算得上是僅次於蔡邕的作品了。到了孫綽作文,有志於寫作碑文。他的《溫嶠碑》《王導碑》《郗監碑》《庾亮碑》文辭繁多,段落複雜,只有《桓彝碑》這一篇,辨析裁斷算是最好的了。

碑文的寫作,須有史家的才華。碑文的敍事就是傳記,它的韻語就是銘文。標立敍述死者美好的德行,文辭必須猶如風采清涼的光耀;明白的記錄死者的鴻勳,必須顯現卓越宏偉的功績:這些就是寫作碑文的標準。碑實是刻銘文的器物,銘實是碑的文辭,因為在石碑上刻寫銘文而立下了碑文的名稱。碑的產生是先于誄文出現的,所以刻石記功的,就歸入銘這類文體的領域;樹碑敍述亡者事蹟的,就同於誄這種文體的範圍。

總結地說:追述功蹟追寫道德,碑文與誄文因而建立。銘刻功勳纂輯德行,使德行光彩的形象彙集。看那人的風采好像在眼前,聽到他的話像在悲泣。墨拓石碑上留下華彩,逝者的影像難道就這樣消失無蹤!?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5265911
 回應文章
《誄碑》大意
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誄碑》主要講述「誄」與「碑」這兩種文體。誄文是臨喪時列舉死者德行的文章。碑是石碑,碑文就是刻在石碑上的文章,主要指刻在石碑上記載、歌頌死者功德的文章。所以它和誄、銘二體都有一定的關係,一些刻在石上記載、歌頌死者的銘文就是碑文。全篇分兩部分:一、講誄的定義、源流、發展情況,側重於體制源流、形式技巧的發展和作家作品方面的得與失。二、講誄的寫作的基本特點,要求生動地刻畫死者的形象,文辭具有藝術感染力。三、講碑的定義、產生、發展情況及其寫作的要求。作為應用文,一般誄文和碑文和文學藝術的關係不大。但它們要記讚頌逝者的德行功績,因而和傳記文學有一定關係。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5265913